蒙特利尔 地产经纪 朱梅 蒙特利尔英才学院 欧孝美:蒙城资深地产经纪 加拿大MATCI学院 蒙特利尔半岛家庭旅馆 蒙特利尔拉拉驹之家 蒙特利尔温馨家庭旅馆 天天家庭旅馆 蒙特利尔半岛家庭旅馆 投资移民服务中心 枫唐客栈 蒙特利尔接待站--窝窝家

【求证真伪】警告海外华人:吃美国猪肉等于自杀

2014-01-05
220
131
2014-09-02
#1
[FONT=微软雅黑]千万不要以为美国食品安全,其实美国食品安全令人堪忧![/FONT]

为什么一来美国就长痘,为什么回到“食品问题严重”的国内痘痘就不长了?
华人生活为你揭开美国猪肉内幕:
普通美国食品超市里卖的2到5美金一磅的猪肉基本上生长激素,多巴胺类的激素(瘦肉精),抗生素,抗真菌药,重金属(主要是镉汞铅)含量都非常高,根本无法在中国作为食品出售。正是因为使用大量的激素,所以美国猪肉才这么便宜。中国卖的猪肉的养殖方式,大概跟美国卖的30美金一磅的猪肉类似。中国猪肉大概不超过人民币20圆,美国猪肉(同档次)在15-30美金左右。  

目前美国整体蓄业药物用量美国全年的用量是中国的10万倍,不排除中国的较大的规模饲养场的产品的含毒量接近美国水准,但全国平均来看,中国肉类含毒水平应该低于美国的100000分之一。

大家都知道美国肉类根本达不到中国食品级。中国目前的主要猪肉来源还是农民的生猪存栏,在中国生活的人大概都知道中国农民自家养猪没人成天喂昂贵的抗生素,生长激素和抗寄生虫药,除非生病,中国的猪很少服药,而且怎么也要1-3年才能长大(美国猪只长七个月,这个数字请行家鉴定)。这种猪肉是中国的主要猪肉源(也就是大家常听到的所谓:农民的生猪存栏)。这种方法养的猪在美国属于比organic pork等级更高的猪肉,至少在20美金一磅(一磅大致一市斤左右)。

苏丹红,至少在中国还算是违禁的,但在美国苏丹红基本添加于所有食品:让番茄酱更 红,让葡萄汁紫色更浓郁,让三文鱼的粉色更粉嫩,让果汁饮料更亮丽。美国1998年决定禁止使用苏丹红 ,在美国人吃苏丹红吃了50多年之后,用磺酸基苏丹红来代替,换个马甲RED40就可以了。欧洲大约在2000左右改用RED40。现在大家只好吃RED40。最常用的红色染料red40的准确名字是“酸基苏丹红, NIH的毒理研究表明在小白鼠身上和苏丹红毒性一样,其毒性中心是偶氮基团。磺酸基增强了苏丹红的水溶性。至于yellow5啦什么的,就别再说了 (三文鱼用的偶氮染料,也是苏丹红。有时候为了增进苏丹红的水溶性,又修饰了一个磺酸基。) 另外yellow3,blue5也都是跟苏丹红毒理一样的偶氮染料。在人体内的还原酶和 NADH还原剂的作用下,都代谢成苯
胺类,萘胺类和氮杂环类的胺,全是强烈致癌的。更可笑的是,red40(磺酸基苏丹红)在体内的脱磺酸基酶(还原剂NADH同时存在)的催化下,又变成苏丹红四了。

如果美国的big mac采用类似中国的big mac的原料的等级的话,15美金都会亏的。美国的big mac用的肉的等级按中国的观点看,就是垃圾等级肉。美国牛肉抗生素用量已公布,每年用量达到3亿磅, 其中80%为人类通用的抗生素,每个美国人平均一年一磅抗生素当饭吃。 参观过中国农家的养猪的农户,发现他们养猪的方式是美国这边卖价钱 20美金一磅才能买到的等级(该等级高于美国organic等级,2002-2004年美国FDA改变
organic guideline,允许抗生素抗寄生虫药的应用)。 老美的激素相关类癌症发病率从牛肉工业化生产以来是直线上升,有同学在北欧做博士论文得到的结论是北欧50,60年代后出生的人身材高大跟畜牧业大规模养殖中大量使用激素密切相关。

很多食品添加剂根本是不必要的,比如把三文鱼染成粉色的磺酸基苏丹红,我才不关心三文鱼肉是不是粉色的呢。美国所有的水产品虾鱼蟹都泡在亚硫酸钠或焦亚硫酸钠的溶液里。还有磷酸铝作为发泡剂,学术界对磷酸铝跟Alzhimer可能中译为老年性痴呆症联系并不100%确定,单建议有关联,FDA认为是不安全的,但FDA仍然允许廉价食品使用磷酸铝作为发泡剂:比如非常便宜的面包,便宜的带面粉糊的的油炸小零食。贵些酒会用天然酵母和小苏打来发泡。所以,消费者自己做决定。

今天第一次从农场定猪肉:
Naturally raised pork - fed 100% vegeterian feed and no hormones or
antibiotics.每磅 $20 - $40.

美国饲料是转基因类的饲料(为大规模使用除草剂glyphosate,所有玉米和豆类都要加入 抗除草剂glyphosate的基因),所以肉用家禽家畜(牛猪鸡)都因食用转基因饲料患有慢性肠胃炎,这会影响饲料吸收,降低肉产出率,所以抗生素在美国大规模使用,美国抗生素用量2001年200 million pounds,其实这是最保守估计,Amy Goodman 主持的一个节目中估算2005年牛肉业美国抗生素用量 300 million pounds(3亿磅)是完全合理的。总体抗生素用量美国政府作为机密,所以大家只能猜来猜去。

美国的养殖业不但拌药在饲料里,还都要给猪牛鸡打针注射的(抗生素,生长激素,抗真真菌药,抗寄生虫药)。中国农民办不到,顶多也就喂一些在饲料里而已。屠宰场屠宰剩余的所有废料,烘干后作为饲料添加的“蛋白质“成分,说的难听,美国猪是吃同类的尸体长大的。虽说欧洲的疯牛病教训(欧洲牛吃同类的尸体)迫使美国在上世纪末立法禁止用畜类同类的尸体干粉喂养该种牲畜,但根本禁止不了,牛稍微管的严些,但
猪鸡根本没人管。说什么美国低价肉有毒,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美国猪饲料添加有瘦肉精。这个瘦肉精是Paylean (培林),其成分为Ractopamine。在猪体内的无法代谢,残留量高。 在肉猪上市前二十八天加二十ppm的培林于饲料中,可使每头猪只增加瘦肉五公斤,降低脂肪三公斤,节省饲料十八点五公斤,并且可提早四天达到上市的体重,又可减少十八公斤的排泄物,对养猪业者而言,既可降低成本,又有好的猪肉品质,可说是一项利多。 但是食用含有瘦肉精的肉会对身体产生巨大危害
,常见的有恶心、头晕、四肢无力、手颤等中毒症状,特别对心脏病、高血压患者危害更大。另外长期食用则可能导致染色体基变,诱发多种恶性肿瘤并遗传给下一代。

类似的,美国的FDA已经警告12岁以下儿童不可食用北美产的养殖三文鱼。不光是汞超标的问题,该三文鱼(占北美市场99%)是转基因鱼,用偶氮染料染成粉色,泡在亚硫酸钠中出售,成长过程中大量使用激素,抗真菌化学药品,抗寄生虫化学药品。吃了会 中毒。

在国外的兄弟们如果是经济上没有问题还是尽买 organic foods 吃吧, 尤其是家里有正在发育小孩的, 那些激素如果说对大人影响不明显的话,对正在发育期的小孩毒性是很大的,每喝一杯美国产的奶,摄入的乳房增长激素(喂给奶牛以刺激产奶量)约
为成年女性的96分之一,如果是个小女孩的话,一天两杯奶,小小年纪摄入女性激素相当于成人的48分之一。

(性早熟跟吃激素肉激素奶的关系向来是FDA发布的信息中的引人注目的部分,甚至连非科学性的报纸杂志都会转载,大家去google 一下)和一个犹太佬谈过这个话题, 他就认为老黑、老墨聚居区女中学生那么大比例的怀孕食品就是主要原因之一, 有钱的美国人是不吃这些垃圾食物的, 这就是为什么克林顿路边吃汉堡包会成为新闻,Fast Food Nation: The Dark Side of the All-American Meal 的作者在书中就描述了他作为美国精英 为写这本书第一次吃麦当劳炸薯条的感受, 这本书是 New York Times 的
best sellers之一,值得一读, 回国时在广州北京路看到那么多小孩在麦当劳前为吃垃圾食物排队排到门外真是不知说什么好。

吃那些垃圾食物长大的, 女的不会是淑女, 男的看上去十分健壮, 读起书来脑袋象装满浆糊, 11、12 岁性欲强得象色狼, 有机会你到老黑、老墨聚居区中学开开眼界 , 据说光是 NYC 专为怀孕女孩开设的 P-School 就有六所。

其实呢,吃激素抗生素肉也没什么,美国劳动人民不是都吃着么,吃了还可以让我们华人女孩子身材更火,男孩子能力更强,反正我有个朋友舍不得给儿子买 ORGANIC食品的借口就是‘我长得太矮,让他吃点激素长高大些’。而且现在医学发达,30岁得了乳腺癌什么的做个手术,化疗一下,在吃上几年药就没事了,运气不好的也就是少活10来年 而已。

大家要争当有钱人,吃好的,穿好的,由被剥削阶级爬到剥削阶级的地位嘛。 这话听着难听,但确实无可奈何的事实。 如果爬不到有钱人地步,经济能力较差,多留心也可以弥补:买吃的时候多看看标签,有RED40的能不买就不买,举个例子:买酸奶时
,如果经济能力限制在只能买普通的含有乳房增长激素奶制成的酸奶,你是有选择的,你可以选没加色素的,那些美国流行的花花绿绿的酸奶,上的都是偶氮染料的颜色,你完全可以买原色的,虽然灰灰土土不好看。

在美国时间长了,自动就变的吃肉少,吃蔬菜多了,就是吃饲料养殖猪肉太多的原因。请转告身边的朋友,尽量少吃猪肉!

原文地址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idx=1&sn=ba3bb546805318c21646a0177f475dd9#rd


附1:

附2:
刚才找到的另一篇文章
加拿大何时堵上滥用抗生素的“黑洞”?
RCI的,地址http://www.rcinet.ca/zh/2014/04/20/18450/加拿大何时堵上滥用抗生素的黑洞?/


你知道谁买起抗生素来量以吨计吗? 是加拿大各地的家畜家禽饲养场。

加拿大制药公司的报告显示,它们每年卖给加拿大饲养场的抗生素达1600吨。而这个数字只包括本国的采购记录。根据加拿大耐药性病毒监测机构的估计,加拿大饲养场每年还另外从国外购买大约30%的抗生素。粗略计算一下,加拿大各地的鸡猪牛羊每年吞下和被注射的抗生素应在两千吨以上。

玛格丽特.芒罗发表在《埃德蒙顿日报》上的报道说,加拿大在牲畜饲养业的抗生素管理方面是国际上的“落后分子”。根据最新的欧洲统计数据,每生产一公斤肉食禽蛋等动物产品,法国和荷兰使用的抗生素为100多毫克,德国使用200多毫克,美国使用300多毫克。加拿大没有这方面的统计数据,但专家们根据其他资料测算,应比美国更高。加拿大四分之三的抗生素用于牲畜饲养。

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世界各国医学界和卫生部门都对滥用抗生素的危害提出了警告。抗生素的滥用造就了一些“百毒不侵”的超级病菌,它们不仅出现在医院里,而且出现在饲养场、屠宰场和超市的肉食柜台,对人类健康造成严重威胁。

丹麦的先进经验

在限制抗生素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是丹麦:每生产一公斤肉食所使用的抗生素不到50毫克。芒罗不久前走访了那里的饲养场主和有关官员。

其中有迈克尔.尼尔森。他在哥本哈根北部开了一个大型养猪场,每年出产的生猪超过两万头。和用卡车运抗生素的加拿大饲养场不同,他购买抗生素需要处方,并且被政府有关部门记录在案。一旦过量,他会受到“黄牌警告”。如果在接到警告后的九个月以内没有降低用药量,他就必须减少猪存栏数。

丹麦政府制定了一套全世界最完善的监测牲畜饲养业抗生素使用的系统。“黄牌警告”自2010年开始实施。2011年,丹麦饲养场的抗生素使用下降了10%,从此保持在每生产一公斤肉食50毫克以下的水平。

但是成千上万头猪生活在一起,生了病肯定是会迅速传染的。尼尔森说:“就像幼儿园的小孩儿,一个病,个个病。”对付的方法也不外乎是尽早隔离治疗。如果一间屋里生病的猪超过四分之一,他可以在猪群的饮水中添加抗生素。兽医每个月来巡查一次,增减处方,登记已用药量。

要想避免给所有的猪喝抗生素水的情况发生,第一步当然是为它们提供清洁、健康的生活环境。走进尼尔森的养猪场以前要先脱下外衣和鞋子,换上白大褂。他手下的五名雇员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密切观察猪群的健康状况,有谁打个喷嚏发一会儿呆,都要立刻去查个究竟。

还要给猪崽提供断奶后、吃固体食物之前的“过渡期猪食”,内有奶粉、鱼粉和谷物。小猪吃这种食物不容易拉肚子。饲养场停止使用促进生长抗生素后,猪崽断奶后腹泻正是它们求助于治疗性抗生素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并不是什么尖端技术。尼尔森说,他相信他能够做到的事,加拿大的同行应该也能做到。事实上,北美饲养场对抗生素的使用除了治病以外,一个重要的用途是弥补生长环境和条件的不足,预防疾病的发生。

其他有效措施

早在十多年前,丹麦饲养场已经被禁止使用促进生长的抗生素。丹麦政府设立了一个名为“VETSTAT”的系统,用来监测全国每一个饲养场、每一个牲畜群的抗生素用药量。

另一项关键措施是立法禁止兽医直接出售抗生素。兽医从此不能靠多开抗生素获利。丹麦农业与食品委员会的兽医学专家达赫尔说,这项法律实施后,全国抗生素销量大跌。

丹麦是全世界最大的猪肉出口国之一。过去二十年来,随着全国饲养业抗生素使用的大幅度下降,它的猪肉产量上升了50%。

加拿大何时堵上滥用抗生素的“黑洞”?

加拿大圭尔夫大学的兽医学专家约翰.普莱斯考特说,在加拿大饲养场进口的抗生素中,有些甚至未经加拿大卫生部评估和登记。多年来,他和一些同行一直在敦促政府修改有关法律,堵住牲畜饲养业进口和滥用抗生素的黑洞。他同时也希望加拿大禁止兽医从抗生素销售中获利,因为“这里面存在利益冲突。”

加拿大卫生部官员格利高里.泰勒在接受Postmedia采访时说,抗生素耐药性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问题,亦是相关政府部门最重视的问题之一。联邦卫生部正在制定一个要求牲畜饲养业逐步停用促进生长抗生素的“三年计划”。

泰勒同时也表示,由于牵涉到农业部门和卫生部门、联邦政府和省级政府,监控抗生素使用是个复杂的问题。加拿大的联邦体制决定了它不可能和仅有560万人口的丹麦采取同样的措施。

但是丹麦兽医学和微生物专家弗兰克.安雷斯特洛普的观点和农场主内尔森一样,认为丹麦能做到的,加拿大没有理由做不到。他回忆说,丹麦政府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抗生素改革”时各方的阻力也很大,引起的争议不亚于今天加拿大的油砂矿。“一个国家能做到,别的国家也能做到。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意愿。”




附3:
“抗生素肉”入侵美国餐桌 每年致2.3万人死亡
原文地址:
http://www.iask.ca/news/world/2014/09/286659.html

美国联邦食品和药品局(FDA)决定从2014年开始,用3年时间禁止在牲畜饲料中使用预防性抗生素。



FDA此番之所以痛下决心,原因在于美国畜牧业对抗生素的滥用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美国高达80%的抗生素被使用在畜牧业养殖上。长期摄入“抗生素肉”令人体産生抗药性,每年大约有2.3万美国人因此而死亡。



现状:滥用催生“抗生素肉”



美国联邦政府2012年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高达80%的抗生素被使用在畜牧业养殖上。抗生素进入了鷄、猪、牛和其他肉类动物的体内。但是另一方面,养殖家禽家畜的农民却不需要上报使用抗生素的详情,究竟用了哪几种抗生素、用在什麽动物的身上、用量是多少,这些细节都不得而知。



美国畜牧业农民使用抗生素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帮助牲畜少生病;二是帮助牲畜增加体重。根据农民的说法,在大型工业化的养殖场内,牲畜一般都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这使得它们很容易感染各类疾病,而在饲料里添加各种抗生素可以增强牲畜的免疫力。



此外,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美国很多农场主发现,经常给牛、猪或者鷄喂低于治疗剂量的抗生素,不仅可以降低饲料喂养量,还能实现加速它们增加体重的神奇效果,可谓一举两得。因此这种做法很快得以推广开来。



在美国,各种肉类无论是猪肉、牛肉、鷄肉,还有乳製品等,不仅种类丰富,价格也很便宜。这是因为,美国人对肉类的需求量大,促使肉类生産和加工高度机械化和批量化,供大于求,价格就下去了。



症结:企业势力大政府难监管



事实上,整个美国的肉类生産已经被几个巨型跨国公司所垄断,美国超市里肉类産品的标籤也许写着不同的农场,但溯其源头都是来自于同一个跨国企业旗下的养殖场和屠宰场。这些大型公司垄断了美国的肉类、乳製品,玉米和大豆等産品的生産,决定了美国消费者无论在哪里购买哪些食品,实际上都跳不出这些企业的掌控范围。消费者不仅实际上没有选择权,甚至连知情权没有。



例如,美国的大豆生産主要由一家名叫Monsanto的公司控制,而且全是转基因大豆,种植大豆的农民也被这个公司控制而没有话语权,至于消费者可能连知情权都没有。此外,由于这些企业财大气粗,势力庞大,有时连美国农业部都很难对其生産过程和质量进行严格的监管。



除了来自畜牧业公司的阻力,美国医药産业的大型企业同样不想失去丰厚的销售利润,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地让抗生素继续在畜牧业使用。



危害:慢慢让人体産生抗药性



在现代药学领域,抗生素的使用几乎是不可避免,但是,这显然是把双刃剑。动物经饲料长期采食抗生素后其体内的微生物産生抗药性,然后通过食物链致使人类医学中使用该抗生素时也发生抗药性。过分滥用使得抗生素正在慢慢使得人体産生抗药性,令抗生素失去它的效力,每年大约有2.3万美国人因此而死亡。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新兴病原体研究所主任格伦·莫里斯表示,“在今天的传染病领域,人类面对的一个最大问题就是对抗生素的抗药性在迅速增加。一方面,这是人类滥用抗生素所致;另一方面,人类所吃的肉类中含有抗生素在人体内残留,也是一个原因。



影响:欧洲人怕“抗生素肉”流入



相较于大洋彼岸的欧洲,美国的食品安全政策显得宽鬆。一直以来,欧盟有着严格的食品安全标准,对转基因食品、瘦肉精、抗生素、农药残留等方面的监管和控制非常严格。此外,由于欧洲近年来爆发了数次食品安全危机,欧洲消费者纷纷要求食品生産商提高信息透明度。



上世纪70年代,欧盟就开始暂停批准将几种主要的抗生素加入动物饲料中。1986年,瑞典全面禁止在畜禽饲料中使用抗生素,成为第一个不准使用抗生素作为饲料添加剂的国家。从2006年1月起,欧盟禁止黄霉素、效美索、盐霉素和莫能霉素等最后四种抗生素作为促生长饲料添加剂使用。如今,欧盟已经基本实现动物饲料中不添加抗生素。



如今,欧美之间正致力于打造“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业内专家担心,如果美国与欧盟之间达成新的贸易协定之后,欧洲消费者将面临吃上“抗生素肉”的风险。



对策:三年内将禁用



2010年,FDA曾呼吁减少养殖业对抗生素的使用。2013年年底,FDA公佈一份行业指导性档案,计划从2014年起,用3年时间禁止在牲畜饲料中使用预防性抗生素,从而最大限度地避免食用畜禽産品的消费者出现对抗生素的抗药性问题。







根据这份档案,FDA将敦促美国动物药业公司自愿性删除抗生素産品中有关促进动物生长、提高饲养效率的说明,今后这些抗生素産品将只能用于给动物治病,且需要接受相关监管才能使用。同时,FDA将给予动物药业公司3个月时间提交有关意愿书,接下来这些公司将有3年的过渡调整时间。



此外,档案规定,农场主想要得到某类抗生素,必须要先得到兽医的处方。

[FONT=宋体]

个人结论:
不管怎么说,我始终认为加拿大的食品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健康,但是身在加拿大的各位,能吃有机最好吃有机食品。[/FONT]
 
最后编辑: 2014-09-04

盘古

知名园友
2012-06-20
11,583
7,524
2014-09-02
#5
国内的富人花大价钱吃美国猪肉,你以为那些人都有病?

大家都知道美国肉类根本达不到中国食品级

能说这种话的人,呵呵,得有多脑残啊,中国食品级有多高啊?你可别把普通美国肉类和特供的肉比较哦。
 
2010-01-19
1,963
612
2014-09-02
#8
不知道大家听说过一氧化二氢么?
一氧化二氢的危险包括:

又叫做“氢氧基酸”,是酸雨的主要成分;
对泥土流失有促进作用;
对温室效应有推动作用;
它是腐蚀的成因;
过多的摄取可能导致各种不适;
皮肤与其固体形式长时间的接触会导致严重的组织损伤;
被吸入肺部可以致命;
处在气体状态时,它能引起严重烫伤;
在不可救治的癌症病人肿瘤中已经发现该物质;
对此物质上瘾的人离开它168小时便会死亡;
将它请到高处时,常常得费体力或电力;
使人类陷入战争;
尽管有如此的危险,一氧化二氢常常被用于:

各式各样的残忍的动物研究;
美国海军有秘密的一氧化二氢的传播网;
全世界的河流及湖泊都被一氧化二氢污染;
常常配合杀虫剂使用;洗过以后,农产品仍然被这种物质污染;
在一些“垃圾食品”和其它食品中的添加剂;
已知的导致癌症的物质的一部分;
一些屠宰场为了逐利,过度在肉中充入一氧化二氢,使消费者利益受损。
然而,政府和众多企业仍然大量使用一氧化二氢,而不在乎其极其危险的特性。
澳大利亚著名的科学频道 ABC Science 也曾以“神秘的致命化学物质”刊登过一篇文章介绍一氧化二氢的危害,
这里是原文链接 http://www.abc.net.au/science/articles/2006/05/17/1631494.htm
 
楼主
楼主
9
2014-01-05
220
131
2014-09-02
#11
加拿大的猪肉也是来自于美国吗?如果是的话,那不吃能怎么办?自己养猪么?不能自己养猪的话,还不是得吃,不然就饿着,结果是还没毒发身亡自己先饿死了。
我觉得很多加拿大食品都来自美国,但是不知道猪肉是不是。。其实没办法,不知道有机怎么样。。
 
楼主
楼主
9
2014-01-05
220
131
2014-09-02
#12
国内的富人花大价钱吃美国猪肉,你以为那些人都有病?

大家都知道美国肉类根本达不到中国食品级

能说这种话的人,呵呵,得有多脑残啊,中国食品级有多高啊?你可别把普通美国肉类和特供的肉比较哦。
我也觉得是,北美的食品肯定总体上比我朝健康得多
 

confiture

熊猫出没注意
2010-02-04
7,720
3,720
2014-09-02
#14
危言耸听。现代大规模的养殖业,抗生素和其他兽药的使用不是秘密,即使文中说到的中国养殖业也一样,概莫能外,也正是这些东西保证了每个人都能吃上肉。如果要说安全问题,只要最后的检测合格不超标就不是问题。
 

0706

自定义头衔
2008-02-02
6,943
3,609
2014-09-02
#19
不知道大家听说过一氧化二氢么?


澳大利亚著名的科学频道 ABC Science 也曾以“神秘的致命化学物质”刊登过一篇文章介绍一氧化二氢的危害,
这里是原文链接 http://www.abc.net.au/science/articles/2006/05/17/1631494.htm
听说过,是非常危险的物质。其中的氢元素是核聚变的重要材料,一痒化二氢如果超标会让人无法呼吸而很快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