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话题 不寒而栗的一个案件,消失的夫妻

Aidemengdun

The Oil Capital of Canada
2017-10-31
252
356
27 天前
#1
原文链接https://m.hupu.com/bbs/15697988.html

看完手都发抖。愤怒的不知道说什么。

和谐社会!

ctv12天网节目有讲这个案子,链接在此http://www.iqiyi.com/w_19rtdkgwbl.h...rceUrl=http://www.iqiyi.com/w_19rtdkgwbl.html

不过节目里很多细节都没有讲清楚,看了当时办案警察的说法,真令人太不寒而栗了!

前言:我也说一说消失夫妻吧,从警七年都是在刑侦岗位上的,见惯了各种各样的犯罪分子,杀人的贩毒的抢劫的强奸的,这七年亲手抓获的犯罪嫌疑人最起码也得装几卡车了。他们大多数没给我留下什么深刻印象,但有两起案件让我见识了人性的恶,现在想起来也如鲠在喉,一起是破获的跨省系列抢劫盗窃强奸案(在此就不详谈了),还有一个就是消失的夫妻了,不对按照我们的叫法叫515专案。当时参与侦查抓捕审讯逮捕起诉意见书,主犯张学军我审讯了17个小时(防止有喷子,我先声明保障了他的休息和饮食,他睡觉我们看着全程监控),记完材料我回宿舍后没睡觉,真的睡不着,感到的是绝望,悲哀等等各种负面情绪。当时写了一篇日志,因为牵扯案情写完之后加密了,现在案子已经审判完了,有些细节我可以说说了,希望同行们看见不要笑话。关于未成年,我已用赵某,案情天网节目讲的很丰富了,我在讲一下也不是泄密,再说这个案子也宣判完了。写这么多只想给大家一点思索,人性究竟有多恶,我们心怀美好的同时,不要忘记那些眼泪。
第一部分:发案
2015年5月15日我局某派出所接到报警称其儿子、儿媳打架后可能离家出走了,要求帮助。接报民警赶到现场后发现报案人儿子院内狗被砍死了,丢在墙角落,屋内打扫比较的干净,床单被罩都是新铺放的。出警民警感觉出异常,在查看床垫时发现床垫背面有血渍,意识到时态严重,及时向领导汇报,领导指令刑警队赶赴现场勘验。中午时分勘验民警发现院外树林中的滴落血迹,顺着遗留的蛛丝马迹追踪到被害人家旁边的山洞门口,山洞离地两米左右。法医进入后一模就说是人。事态升级,答主也和其他兄弟赶赴现场增援。当时正好五月,天气比较热,被害人家在村外,门口是一片树林,西边紧靠温凉河(前不靠村后不靠店),风(阴)景(森)秀(可)丽(怖),答主一到这个林子就打了一个寒颤。答主当时负责视频追踪,具体过程就不说了。就按照电视上放的,当时丢卡的那个是付刚,拿着被害人卡取钱的是未成年,当晚大致确定了最少是俩人。
第二部分:抓捕
其实15号的时候答主一直工作到凌晨一点,回去草草睡了一觉,16号早上五点多(夏天天长)就到现场继续工作了。中午九点多答主接到领导电话回临时指挥所,领导电话里也没说干啥的,就说别告诉别人,答主其实猜到是去抓人的。抓捕阵容比较庞大,局长和刑警支队政委带一辆迈腾,我们一辆瑞风商务,一辆桑塔纳志俊,又借了两辆别克GL8,当时答主就在其中一辆GL8上。我们接到消息嫌疑人坐车要跑路到新泰,赶赴济宁汽车站后经查询该车已经发了二十分钟了,车早走一分钟要追都费劲了。我们一路狂飙,结果志俊和瑞丰掉队了,这两个车是我们公车,年岁比较长了,回去后听那俩车上的同志说瑞丰开到130差点翻车(后怕)。到新泰县城的时候我们几辆车追上了那辆大巴车,经过短暂的电话沟通,局长和政委的迈腾在前面别住大巴,答主所在的GL8冲上车抓人,另一辆GL8在外面埋伏防止跳车。迈腾别住车之后驾驶员迅速下车帮我们,我们打开大巴车车门车上还有十几个乘客(答主也瞬间懵逼了,不知先抓哪个),张学军看见有人上车了,鞋都没穿就跳车了,正好跳我们局长迈腾车上,被外面埋伏的同志擒获,局长司机上车之后立刻控制住了付刚(最胖,200斤,好认),另一位同志控制住了未成年(年龄小,有照片好认),答主当时是第一个上车的,所以在大巴车的最后部,就在答主观察的时候,答主旁边的小青年(事后知道是王吉营)站起来说我不是和他们一伙的,答主当时就笑了,孙子你知道我们抓谁的??说着这个小青年就摸后腰,答主也不是吃干饭的直接用警用甩棍捣在他腰上,一个擒拿把他干翻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抓捕过程也就一分钟都不到,想想真后怕,嫌疑人都带着匕首的,要是我们慢了一步他们劫持人质就惨了。控制好车内三名嫌疑人后让大巴司机把车开到新泰一个派出所去了(因为当时确实不知道几人作案,怕有遗漏的同伙),去的路上答主还是比较忐忑的,怕还有其他同伙暴起伤人,真心谢谢当时在车上的其他乘客,很配合我们工作,都去了派出所协助调查。抓捕这个事情上我们局长还是很仗义的,不但车让张学军踩坏了,抓的时候还亲自动手了。
第三部分:来自张学军的陈述

问:继续交待?
答:在费县抢完那个女的之后,我们在蒙阴待了几天后又回了新泰市了,赵某的哥哥正好要结婚,就回去帮忙了,我和王吉营两个人白天在汶南镇的飞宇网吧上网,晚上回飞宇网吧附近的大众宾馆睡觉。在上网的期间碰到了付刚,我们聊了一会,付刚问我“是不是准备干大的?”我说“抢呗”。付刚也就再没说什么,跟我一块上网了。当天晚上我、付刚二人在飞宇网吧了上了通宵,王吉营回大众宾馆睡觉了。第二天下午我们三人又去飞宇网吧上网,赵某来找我们和我们一起上网,上到下午五点多,王吉营喊着我们到蒙阴,我们就去了蒙阴并在蒙阴的鸿运宾馆住了一晚上。当天晚上,我说“明天我们到上回去的那个地方,去把他家抢了”,他们三个人都同意了。第二天我们睡到12点多,起床后我们就坐车来了费县,到费县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两点多,下车之后找了一个电动三轮车,王吉营对司机说到南外环,到了南外环司机问怎么走,王吉营指挥着司机到了上次我们偷东西的那家北边一段距离后,我们四个人才下车。下车后我们没敢走大路,绕着带有军队标志的一个大院子后面过来,穿过小树林有个扬水站,我们在扬水站北边等着这家主人回家。我们在小树林里聊天抽烟,我对他们说这个女主人长的很漂亮,我们一会进去把这个女的强奸了,付刚说“我就算不抢也要看看这个女的长的到底多漂亮”。我们就在扬水站等着他们的, 我还在扬水站废弃的房子里解了个大手,他们三个人在小树林里解的大手。下午三点多的时候,王吉营站在扬水站上边的一个台子上看见我们准备要抢的这户人家有人了,当时附近很多人,我们也不敢下手。我们在扬水站附近等着,到了下午六点左右我们看见周围没人了,准备要进这家的时候,这家出来一男一女,骑着一辆踏板式的电动车出去了。我们看他们走远了后,走到他家门前准备爬墙,发现这家院子里装了两个监控探头,付刚主动说“我上去把那个监控弄了”,付刚从院墙西南角上墙走到了平房上,从平房上去后先把西边监控线用匕首割断了,又走南墙把东边的监控线也割断了,割完之后付刚直接进了院,我们三个翻的南墙入的院。进去之后我们发现上次撬断的护栏还没修上,我们四个人就从这钻进堂屋,钻进去之后找值钱的东西,我看见客厅的茶几上堆着很多盘子剩菜和一块西瓜,我就到冰箱里找西瓜,在冰箱里找到一半西瓜,西瓜上有切口,我就把西瓜掰开分着吃了,付刚到主卧室里找到电脑主机,打开电脑后开始看监控,发现自己剪断监控的事被录下来,付刚不知道怎么删除录像,就说明天走的时候把电脑一起抱走,我在这家厨房里找到一把菜刀,拿到主卧室里放在电脑桌上让付刚拿着的,付刚当时没拿。我们四个只有付刚手里没有东西,我们三个都拿着匕首,我就对付刚说“要不我把菜刀拿来你使吧”,付刚说行,我就把菜刀从主卧室拿过来交个付刚使了。我们还在冰箱里找到一些雪糕,我们边吃雪糕边在小卧室里等着他们回来。等到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我们听到门响了,我们就都站了起来,我站在门后,女主人推开小卧室的门进来了,这个女的进来就被我们四个人拿着刀子围住了,赵某攥着这个女的两个胳膊把这个女的按在地上,我、王吉营、付刚冲到客厅里准备控制男主人,男主人拿起马扎子砸我,我用左手挡了一下,付刚和王吉营冲过来拿着刀威胁这个男的,把这个男的逼在东南角上了,他俩让这个男的老实点别动,我问王吉营手铐在哪,王吉营说在小卧室的床上,我跑到小卧室把铐子拿回来把这个男的反铐上了。拷上这个男的之后,王吉营在这男的身上翻出一个钱包,在钱包里找到三个银行卡,王吉营问这个男的银行卡密码是多少,这个男的一开始不说,王吉营把这个男的踹到了,又在这个男的胸部跺了七八脚。这个男的说了一个密码,王吉营用这个男的的手机查了一下,发现密码不对,又在这个男的身上一顿乱踹,当时我就想杀了这个男的。我在主卧室找了到了一个插电脑的插排,我用匕首把线割断,我把用割断电线把男主人的双腿绑住了。王吉营转身去了小卧室,我知道他是要求强奸女主人的,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商量好要强奸女主人的。王吉营走之前让我把男主人的裤子脱了。我让这个男的坐在沙发上过了一会,我拿着匕首、付刚拿着菜刀也沙发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个男的的。坐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当时我考虑着要把这个男的杀了的时候在卧室方便动手,我就架着这个男的,这个男的蹦着去了大卧室了,进大卧室之前我看去小卧室看了一下,王吉营躺在小卧室的床上,女主人跪在床上为他*河蟹*,赵某站在旁边看的,但是这时候在女主人还是穿着衣服的,看完我就去大卧室了,进大卧室后我把给男的绑腿的电线解开了,把他的裤子脱下来了。我问付刚会炒菜吧,付刚说会炒菜,付刚就去炒菜了。我在主卧室里看着这个男的,这个男坐在床上一直在向我求饶,我没有理他。过了一会付刚进来说他炒好菜了,我让他看着人,我到客厅看看他炒了什么菜。付刚炒了一锅猪头肉,连锅一块摆在茶几上的,我看完付刚炒的菜后,进小卧室看了一眼,看见女主人的衣服已经被脱光了,只穿了肉色的短丝袜,正跪在床上为王吉营*河蟹*,过了一会王吉营又趴在这个女主人身上,强奸了女主人,张文峰就站在床边旁边看着的,我看了一会就回大卧室了。我回去后问付刚吃了吗,付刚说还没吃,我就让他去吃饭,付刚就出去了。付刚尝了尝自己炒的菜说不好吃,我就对男主人说“你不是厨师吗,炒点菜给我们吃”,男主人说行,我就让他炒点去了,我让付刚把他领到厨房去了,我把手铐解开了铐在男主人右手上了,付刚拿着菜刀看着他去厨房炒的菜,男主人把付刚炒的猪头肉重新加工了一下,我让付刚先吃顺便在客厅看着男主人,我到小卧室去了。我进去的时候看见王吉营躺在床上女主人半跪在床沿上为他*河蟹*,赵某光着身在站在地上,正从后面强奸女主人,我看了一下就走了。我走到客厅的时候听见王吉营在小卧室里喊着“操”的粗话,男的在客厅坐着的也不敢说话。我看付刚没吃晚饭就去浴室冼澡了,冼了大约十几分钟,我冼完澡听见外面的小狮子狗一直在叫唤,我就让付刚出去把狗弄死。付刚拿菜刀出去了,我让男主人进卧室坐着了,五六分钟后付刚回来说把狗弄死了。我走到小卧室的时候,王吉营出来了,我推门进去看见女主人光着身子盖着被子,靠着墙坐着的,赵某正穿衣服的,我让赵某出来,赵某穿好衣服和他一起出去了。出来以后我把他们都喊过来,我说“今晚把他们俩都弄死”,我问赵某几点了,赵某说十二点多了,我说“三点行动”,另外三个人都答应了,我也就没再多说。商量完杀人的事后,我又回小卧室了,女主人问我“你们什么时候走”,我说很快就走了。我说“你陪陪我吧”(意思就是强奸她),女主人说考虑考虑,女主人想了一会说“我陪完你,你们马上就走吗?”,我说“行,你陪陪我,等他们吃完饭,我们马上就走”。我让女主人给我脱的衣服,然后这个女的头向东仰面朝上躺在床上,我趴在这个女的身上,*河蟹*插入她的*河蟹*,来回抽插了二十分钟,我快要射精的时候拔出来射在她的下阴附近了。我用床上的红色的被子擦了擦*河蟹*,这个女的也是用这床被子把我的精液擦掉了,我穿上衣服就出去了。我出来的时候男主人已经被他们押到卧室里了,我到主卧室里看了看,男主人打了背铐,坐在床上的,付刚看见我来了他就说自己要去冼澡,出门后他也没去冼澡,而是去了小卧室,也是去强奸那个女的去了。王吉营和赵某到客厅看电视去了。卧室里很乱,衣服都扔在地上的,床头柜也倒了,地上还有一个碎啤酒瓶,我看见男主人的右胳膊破了,就问他怎么弄的,他说被地上的啤酒瓶扎破的,我找了个毛巾给他擦了擦血。我问男主人银行卡密码是多少,男主人给我说了两个卡的密码,我就让赵某和王吉营骑着男主人家中的踏板电动车出去取钱。我打开主卧室和小卧室的门,主卧室和小卧室和对门的,我站在两个门之间,既能看见付刚强奸女主人又能看见主卧室的男主人,付刚一边强奸女主人一边发出“啪啪啪”撞击声的,女主人哭的很厉害,我在主卧室也听得很清楚,男主人在主卧室回脸向南坐着的,一句话也不说。我回主卧室的时候,男主人对我说听见我们强奸女主人的声音就求我们不要伤害人,我就哄他说行。半个小时以后,王吉营和赵某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还买了四瓶饮料分别是黑卡、冰红茶、绿茶、脉动,小面包,小饼干,瓶装的娃娃酸奶,火腿肠,两包玉溪香烟,三包苏烟。王吉营说一共取了一万一千元,说买东西的花了一百元,我数了下还剩下一万零九百元,我把钱随手装在身上了。付刚还在小卧室强奸女主人的,我带着赵某、王吉营进了大卧室,王吉营在主卧室里找到一条黑布,把男主人的眼睛蒙上了,用割断的插排电线捆住了男主人的双腿,捆好以后我们把卧室的灯关上了,王吉营和赵某去客厅看电视了,我去小卧室看付刚强奸女主人,我看了一会赵某也进来看了,付刚就从女主人身上起来了,说“不行,不射”,付刚穿着内裤去冼澡去了。我和赵某就在小卧室里和那个女的聊天,这个女的光着身子盖着被坐靠在墙边上,女主人说她小时候的事,说“你们什么时候走,你们快走把,我不报警”,我问王吉营几点了,王吉营说快一点了。我问女的还有车吗,女的说好像没有,我要那今晚就在这住下了,女的又问我我们什么时候走,我说明早就走。付刚冼完澡就躺在客厅南边的沙发上了,我和赵某躺在小卧室的床上,女主人一直光着身子用被子盖着坐靠在的墙边的,王吉营躺在东边的沙发上的。一点半左右的时候,王吉营把我和赵某喊道客厅沙发上了,王吉营说“胖子想搂着那个女的睡觉”,我说你去吧。付刚进去没几分钟小卧室里传出来女主人痛苦的尖叫声,我就跑进去看了,我进去后看见付刚趴在女的身上正在强奸女主人,我说小点声,说完我就走了,走的时候把门给他关上了,我刚关上门,小卧室的灯就熄了,小卧室里还是传出来付刚强奸女主人的啪啪啪的声音。王吉营和赵某听到小卧室的动静后,说咱也进去看看,付刚就出来了出去冼澡了,王吉营和赵某进小卧室一会就出来了,没再强奸这个女的。付刚冼完澡回来后,王吉营对付刚说“这个女的已经答应了,你去吧”,付刚说“不去了”就到沙发上躺着了。我就进小卧室里了,这个女的还是光着身子盖着被子坐靠在墙上的,我就到床上躺着了,女主人还是问我什么时候走,我一直没理他。我在小卧室的床上躺到凌晨三点多,王吉营把屋子里的灯都拉开了,我对女的说把衣服穿上吧,这个女的穿上了牛仔裤,又套上了一个长袖体恤衫,里面没穿内裤也没带胸罩。我让赵某进来看着女的,我喊着付刚、王吉营到主卧室杀这个男的,王吉营在电脑旁边找了一截黑色的电脑上的电线,王吉营让这个男的趴在床上,王吉营站在床上搬起这个男的的头,我把电线在男主人的脖子上缠了一圈,我和付刚一人拽着一头使劲勒他脖子,我们用劲太大把电线拽断了。我三个人出来找勒男主人的东西,我在院子里的电动三轮车找了一个铁链锁,我跟王吉营说“用这个行吧”,王吉营说“试试吧”,我把铁链锁给付刚了,付刚拿着铁链锁和王吉营进卧室了,我去卫生间解小便了。解完小便我回卧室看见王吉营和付刚正那链锁勒男主人的脖子。勒了一阵后感觉男主人上不来气了,付刚又从主卧室找到两个装衣服的红色塑料袋,付刚先用一个一塑料袋捂住男主人的口鼻,塑料袋破了,又用加了上一个塑料袋捂住男主人的口鼻,直到他不喘气了。然后我们到了小卧室,我们把女的放在床西头处,半躺在床上,双脚搭在地上,赵某压着女主人的腿,王吉营拿毛巾捂着女主人的口鼻,我进去之后看见还没捂死,就让王吉营换上塑料袋捂女的。这时候付刚进来了,王吉营坐在床南沿,两只手掐女主人的脖子,付刚用塑料袋蒙住她的口鼻,我用右腿跪住她的两条大腿,刚开始我的手按在她的大腿上,她挣扎时手从绳子里抽出来了,我又按住她的两只手。
(犯罪嫌疑人提出吃早饭,民警为其准备早饭,时间大约过了十分钟了)
问:你吃饱了吗?
答:吃饱了。
问:你还有其他的要求吗?
答:没有了。
问:继续交待交代吧?
答:好的。刚开始付刚用的装小面包的塑料袋捂的,塑料袋很硬,捂不死这个女的,后来就我又在房间里找了一个白色的软塑料袋给付刚了,付刚用把这个白塑料袋垫在下面,上面还是那个装小面包的塑料袋,我把女主人的手和腿按住,王吉营用一只脚踩着她肚子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赵某在旁边看着的,又捂了一会,直到这个女的不再挣扎,付刚用烟头烫了一下这个女的胸部,这个女的挣扎了一下,我对付刚说你别折磨这个女的了,付刚说我不烫她怎么知道她是不是死了,说完继续捂住女主人的口鼻,知道女的不再挣扎,王吉营和付刚摸了下这女的心脏部位,发现没有心跳了才确定把捂死了。捂死以后我们就商量着抛尸了。
问:张学军,你究竟是何时预谋杀这夫妇二人的?
答:在抢劫的时候。
问:张学军,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情况,你对我们还是有所已隐瞒.你要如实答。
答:(经过十分钟的政策教育)第二次偷这家人的时候,发现这家女主人的婚纱照很漂亮,就产生了想强奸她的意思。在回去的路上,我说哪天把这个女的强奸了,再把这家抢了。在费县第一次抢劫成功回大众宾馆的时候,我、张文峰、王吉营我坐在蒙阴回汶南镇的车上的,我们三个偷偷的商量找一天把这家抢了,再把女的强奸了,在把他们杀死。后来付刚上完通宵在我家那睡觉的时候,王吉营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付刚非要跟着我们来。我们到这家前面的小树林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又商量了一次怎么实施强奸、抢劫、杀人。我们一开始商量着杀完人后把尸体扔到水里,王吉营说水太浅了藏不住,我说要不杀完人后把人藏到附近的一个山洞里,挖个坑把他们埋了,一时半会也没人发现。当时我还把随身携带的手铐交给了王吉营让他拿着拷上男主人。
问:这个山洞你是怎么发现的?
答:我第一次来他家盗窃的时候,在他家附近发现了这个山洞,当时我还上去了,山洞离地有一米多高,脚踩着缺口能爬进去。洞口是圆形的,入口窄里面比较宽敞,里面有烧过的一堆玉米秸。
问:把你们抛尸的过程讲一下?
答:我们商量着我和赵某弄这个女的,王吉营和付刚弄男的,按提前我们商量好的把尸体藏到洞里。我先扛着这个女的尸体出来门,去了西南方向的扬水站。我和赵某走到扬水站上面,扬水站有个大斜坡,有两层楼那么高,斜坡下面还有个小台阶,下了这个小台阶向南走十米左右就是那个山洞。我把这个女的尸体放在斜坡上滚下去了,滚到扬水站废弃的房子的那个位置,我们顺着台阶走下来了,继续搬着尸体穿过废弃的房子,抬到房子南侧的台阶处,顺着台阶把尸体滚下去了,这时付刚给赵某打电话说他们俩搬不动男的尸体,让我们俩回去帮忙,我们回去后付刚和王吉营搬前面的胳膊,我和赵某搬他的两条腿,我们四个人抬着把尸体抬到扬水站大斜坡上面,然后把尸体滚下去了,尸体滚到废弃的房子,我们把尸体抬着穿过废弃的房子,把尸体抬到台阶那,顺着台阶滚下去了。我们四个人把男主人的尸体抬到山洞口,赵某和王吉营先爬进了山洞,我和付刚在下面托着尸体,赵某拉和王吉营拉着尸体的手把尸体拉进了山洞,我和付刚也爬进山洞了,我们进去后把尸体抬到山洞的北侧的宽敞处放下。然后我们四个人一起去台阶把女尸抬到了山洞口,用同样的方式把女尸体拉进了山洞。我们四个进去后把女尸放在男尸的外侧,男尸当时平躺在山洞中,头东脚西,女尸就在男尸的外侧,面朝男尸头东脚西侧躺着。王吉营和赵某先回这对夫妇家中打扫卫生去了,我和付刚留在山洞处找东西遮挡尸体。我们在山洞前面的树林里找了一些玉米秸,我又到山洞上面找到一个玉米秸垛,我在这抱了一捆玉米秸。我和付刚用玉米秸把尸体盖住了,盖完我们就回去打扫卫生去了。我们回去的时候,赵某和王吉营已经把主卧室和小卧室的床都铺好了,把脏被子放进了壁橱,把新被子拿出来铺好,我把屋子里的烟头都扫走了,付刚去厨房和外面那间屋子打扫卫生。王吉营在他家找了三个的塑料袋,我们把打扫出来的垃圾装在塑料袋,把银行卡、手机,我们买的零食,吃的西瓜皮,几件衣服,拉花都装进塑料袋了,早上五点左右的时候,我们顺着河沿向北走的,我和赵某、付刚分别提了一个垃圾袋,王吉营提着电脑主机,我们沿河走了一段距离后把垃圾和电脑主机箱扔到河里了。扔完东西后我们就上大路分头走了,我和付刚直接打的坐车到平邑县了,他俩怎么走的我就不知道了,当天早上八点我们在平邑县碰的头,我们又一起坐车去了济宁,我们在济宁买了一身衣服和鞋子,把作案的时候穿的衣服和鞋子扔掉。我们当时打算出去躲着的,结果被你抓获了。
第五部分:答主的内心世界珍爱生命 珍惜家人
明天是5.15专案表彰会议,仅看筹备工作就知道是会议的规格不低。案子虽然破了,但是却高兴不起来,始终让人觉得如鲠在喉,两条鲜活的人命就这样消失在眼前,从来没有这么恨过嫌疑人,从警的第一天起就记得不要把个人感情带到破案审讯工作中,不要让主观因素影响了客观事实。但这次我愤怒了,从晚上9时至第二天下午14时,我不止一次的愤怒,在我眼前的绝对不是一个人,是一个畜生,甚至连畜生都不如。男死者和我同龄,是家中独子,父母年近六十,和女死者才新婚半年多,小两口日子过的很省俭也很勤快,甚至就在灾难降临的那个下午,小两口还上商量着开一个夜市,多赚些钱养家。“这次执法局没批,明天我们在找找看”,5月14日下午,小两口和表姐走出执法局后,男死者对表姐说的最后一句话便带着爱人的回家了,谁曾想在他家门前早已潜伏了四只畜生。“我第二次到她家中偷东西时,看见女主人的婚纱照很漂亮,就想着哪天找机会来强奸了她,在抢了她家的钱,杀了他俩”坐在审讯椅上的嫌疑人说出这句话时,我不由自主的走到他跟前,眼前这个小伙子是88年出生的,但是却是个二进宫的两劳释放份子,我真的怀疑坐在我眼前的这个人不是我的同龄人,而是一头吃人的畜生。“你有罪吗”,“有罪,我该死”,“你后悔吗?”,“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真话”,“后悔,但是后悔我还是一个死,我什么时候能判下来?”,他双目赤红,眼泪滚滚而下,浑身战栗,甚至戴着的手铐脚镣都在颤抖,这一刻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仿佛在祈求着大人的原谅,但法律会给他最公正的判决。“儿子死了,我可怎么办啊”死者的母亲坐在床上嚎啕大哭,以致于写笔录的时候几次不得不放下笔安抚老人,但是什么样的安抚才能弥补一个母亲失去儿子的痛苦呢,我有时候痛恨刑警这个职业,我在这写材料无疑是给老人伤口又撒了一把盐。“别哭了,咱再去抱养一个”死者的父亲在沉默了许久后终于说了一句,“小孩还没养大,咱又死了,小孩咋办啊。等你们抓到杀人犯,等他们枪毙了我就死,我活着还能干啥啊”母亲继续哭喊着儿子的名字,但是却再也唤不回自己的孩子。“你没事吧”妻子问自己的丈夫,丈夫没有回答而是问“你没事吧”,妻子扑在丈夫怀中大哭“我没事”,丈夫哭着抚慰自己的妻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一小时后就夫妻二人双双殒命。“杀他俩之前让他两口子见一面吧”军师建议到,“就这样办”,这三分钟的相聚便成了夫妻二人的诀别。半小时后,惊恐的妻子带着一丝侥幸问道“我丈夫呢”,但她却高估了这群畜生的良心,“我们把他杀了,该杀你了”,悲痛欲绝的妻子放声大哭,一夜的屈辱,惨遭畜生蹂躏,最终确还是活不下,妻子甚至忘记了怎么挣扎,简简单单的就被一条塑料袋捂死了。她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对面的房间里死前没有吭一声,就像一只弱小的羔羊,放弃了挣扎呼喊,心如死灰。有什么能比目睹自己妻子被四个人强奸更绝望,或许那时候丈夫就已经死了,活下的只是一个空壳,原想陪妻子走到最后,但不想两人还是不得活命,受尽折磨只是让人更绝望。
 
楼主
楼主
Aidemengdun

Aidemengdun

The Oil Capital of Canada
2017-10-31
252
356
27 天前
#3
国内这原来央视12放过。现在已经禁播。发生在山东泰安
 
楼主
楼主
Aidemengdun

Aidemengdun

The Oil Capital of Canada
2017-10-31
252
356
27 天前
#4
这家人在第一次家里遭窃后,已经安装了两个摄像头。但是依然没有作用。
 

cncba

活跃园友
2009-06-14
754
1,055
27 天前
#5
年轻人,荷尔门多,读书不多,没工作,没媳妇,几个人聚在一起,一时精虫上脑就会干坏事。
 

popiston

活跃园友
2006-06-13
7,108
2,522
27 天前
#6
这种随机案件关键连预防都无法预防。简直就是看运气
这种案不少,和环境绝对有关。
文中地名我很熟悉。我的老家周围。和于欢辱母案也是隔不远。义务教育形同虚设。老师打人,村干部打人,警察更打人,流氓说:电棍我都挨过,我怕您!?这群小流氓已经不知暴力犯罪多少次了。
打人不是新闻,打死人才是新闻! 其实在北京上海不是一样的吗?杨佳,雷洋都是一样被流氓强奸抢劫杀人。
 

cncba

活跃园友
2009-06-14
754
1,055
27 天前
#7
国内的黑社会跟这里的不同,这里的黑社会基本是毒品,自己人互相杀,不扰民。国内就不同了,特别是小城市,随时都碰到,而且打110也没用,警察来得也慢,当警察面也敢砍。
 
楼主
楼主
Aidemengdun

Aidemengdun

The Oil Capital of Canada
2017-10-31
252
356
27 天前
#9
这种案不少,和环境绝对有关。
文中地名我很熟悉。我的老家周围。和于欢辱母案也是隔不远。义务教育形同虚设。老师打人,村干部打人,警察更打人,流氓说:电棍我都挨过,我怕您!?这群小流氓已经不知暴力犯罪多少次了。
打人不是新闻,打死人才是新闻! 其实在北京上海不是一样的吗?杨佳,雷洋都是一样被流氓强奸抢劫杀人。
我就是北方小城镇长大的。感同身受。像打架,小流氓这些事情根本不算什么。有时候打死的人有钱也能摆平,最多就是进去几年。
 
楼主
楼主
Aidemengdun

Aidemengdun

The Oil Capital of Canada
2017-10-31
252
356
27 天前
#10
国内的黑社会跟这里的不同,这里的黑社会基本是毒品,自己人互相杀,不扰民。国内就不同了,特别是小城市,随时都碰到,而且打110也没用,警察来得也慢,当警察面也敢砍。
这个完全赞同这头的帮派犯罪。只要你不在那段时间在那个地段,不会有什么问题。
在国内这就是不一样的,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只是出去买个西瓜吃碗面,可能一个口角一个眼神,你的命运就改变了。
 
2017-01-30
687
595
27 天前
#14
所以说要走两个极端:平时小小不然的事不要随便和人起冲突,而一旦有这种事了,就放手一搏,防卫过当杀了对方也行,在被杀前给罪犯留个记号也行。希望配合对方而大事化小是天大的赌博,因为对方本来就不是正常人。
 

shi-ma-he

狮马鹤
2005-12-26
5,332
6,591
27 天前
#19
人性的恶一旦呼唤出来,就有很多是撒旦。解决办法只有一个,创造平等健康的生活环境,尽量少产生恶人。恶人多了,不是到处危机混乱,就是战争破坏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