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灌水 与时俱进的兲朝马克思主义

楼主
楼主
oldbei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483
14,585
15 天前
#82
呵呵,别人因地制宜顺应发展你说是篡改扭曲,别人如果原版招搬你应该又会说是固步自封了吧?!反正总是有话说,因为无论怎样(反对)这一论点已经先期确定了。

你说反的是土共现行的意识形态,指的是什么呢?是中共改版后的名叫马克思主义的一套非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
是啊,马克思辣么反对政治迫害,那么反对出版控制,那么反对资本的邪恶,那么推崇淫的解放,淫的自由,国际主义,现在兲朝全部反着来。

兲朝现行的意识形态类似于法西斯主义,国家政权高于一起,政治上莫自由,个淫权利被践踏,本民族和其它民族是敌对关系。
 
楼主
楼主
oldbei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483
14,585
15 天前
#83
我的一位邻居好友本来学马克思哲学,后来转教授经济学。我告诉他我们的讨论,他一如既往地劝我读原著,康德、尼采的。他没忘但是肯定不和我提。
酱紫有造诣的邻居,你也拉他上家园网来贡献一点儿心得嘛。:love::love::love:
 
楼主
楼主
oldbei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483
14,585
15 天前
#85
看来你是支持辨证唯物论的,那你发这个帖子的目的是什么呢? 难道是给未尝挖个坑?

马克思的理论去掉阶级斗争那部分是不是还是有价值的?
有,现代最伟大的思想家不是吹滴:
marx-einstein.jpg
 

C-C

知名园友
2009-09-29
4,557
5,914
15 天前
#86
是啊,马克思辣么反对政治迫害,那么反对出版控制,那么反对资本的邪恶,那么推崇淫的解放,淫的自由,国际主义,现在兲朝全部反着来。

兲朝现行的意识形态类似于法西斯主义,国家政权高于一起,政治上莫自由,个淫权利被践踏,本民族和其它民族是敌对关系。
还不都是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民主斗士给挤兑的?!

要我看,如果大家都能心平气和按部就班的商量着来,中共也不至于那么走极端。就是因为一堆无聊的所谓公知和海外民运轮之流恨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像中共搞大跃进一般希冀中国飞进所谓的民主社会,忽悠的一帮脑子不太灵光的人跟着呐喊,才搞得中共如临大敌。

至于中共搞得所谓"本民族和其它民族是敌对关系"则是你老背的眼光不好头脑不清,分不清是非曲直罢了。西方国家不停的妖魔化中国(要知道不仅仅是妖魔化中共,而是中国),你也跟着摇旗呐喊。你作为一个加拿大人,西方国家的一份子,也不能说你的做法是错误的。把心目中的敌人忽悠乱了本来就是你们的工作内容之一,不然怎么显示你民主自由普世价值的伟光正呢?

看看每年久国冻死的那些流浪汉,看看加国作为一个所谓的发达国家,成熟的民主社会中那些吃不饱的孩子,那些看病排不上队的人,还有那些挣扎在温饱边缘却沾沾自喜自以为生活在世外桃源的淳朴的加拿大人,你多自豪啊!嘘,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他们的生活其实并不比中国这个所谓的恶魔更好,否则他们的内心一定很崩溃。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6
9,326
15 天前
#87
还不都是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民主斗士给挤兑的?!

要我看,如果大家都能心平气和按部就班的商量着来,中共也不至于那么走极端。就是因为一堆无聊的所谓公知和海外民运轮之流恨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像中共搞大跃进一般希冀中国飞进所谓的民主社会,忽悠的一帮脑子不太灵光的人跟着呐喊,才搞得中共如临大敌。

至于中共搞得所谓"本民族和其它民族是敌对关系"则是你老背的眼光不好头脑不清,分不清是非曲直罢了。西方国家不停的妖魔化中国(要知道不仅仅是妖魔化中共,而是中国),你也跟着摇旗呐喊。你作为一个加拿大人,西方国家的一份子,也不能说你的做法是错误的。把心目中的敌人忽悠乱了本来就是你们的工作内容之一,不然怎么显示你民主自由普世价值的伟光正呢?

看看每年久国冻死的那些流浪汉,看看加国作为一个所谓的发达国家,成熟的民主社会中那些吃不饱的孩子,那些看病排不上队的人,还有那些挣扎在温饱边缘却沾沾自喜自以为生活在世外桃源的淳朴的加拿大人,你多自豪啊!嘘,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他们的生活其实并不比中国这个所谓的恶魔更好,否则他们的内心一定很崩溃。
心平气和地讲道理、摆事实,挺好。理想需要接地气才可能实现。面对历史的包袱,我还是佩服那些有政治智慧的领导人,毕竟那时中国前进了。
 
2008-04-07
1,532
345
15 天前
#88
糜烂至极——马列恩斯的淫乱史
马克思:搞大陪嫁女仆肚子的犹太伪君子

马克思生于一个德国犹太家庭,少年时改信基督教,并彻底地与犹太人划清了界限,成为一个与希特勒相似的激烈的反犹太分子,他咒骂犹太人的脏话比泼妇骂街更胜十分,是个地地道道的“犹奸”。

他青年时屡屡酗酒闹事而被收审处罚,且负债累累,又从不打工挣钱,只知道伸手向父母要。父亲死后,母亲度日艰难,不能再满足其贪欲,老马大怒,宣布与其母断绝关系,转而追求大他四岁的贵族女郎燕妮,遭到燕妮家人的激烈反对。但老马登龙有术,终赢得芳心,娶了燕妮,同时得到一笔丰厚的嫁妆,财色双收。更让老马色心大快的是燕妮还带来一个陪嫁环海伦,只要有机会就背着燕妮拉海伦上床,直到把海伦的肚子搞大,燕妮才发觉,于是火山爆发,一场大闹,之后更是冲突不断,让老马非常头疼。

不久,海伦生了个儿子,取名亨利,因不见容于燕妮,老马就与恩格斯商量,让恩格斯对外承认亨利是他与海伦私通所生,因恩格斯是单身且常到老马家串门,外界能接受这一说法。为了平息燕妮的怒火,也是为了维护老马光辉的领袖形象,恩格斯就咬牙背了这个黑锅,领走了亨利,花钱寄养在一个工人家里。亨利也偶尔会回家探亲,但只有从厨房的边门偷偷溜进去,以免被燕妮发现。可怜海伦为老马一家做牛做马使唤了一辈子,连一个铜板的工钱也未拿到,不仅所有的“剩馀价值”被榨取殆尽,还沦为老马的性奴隶。马克思这个以解放无产阶级为己任的伟大导师,一贯痛恨剥削和雇佣劳动,就是这样对待最彻底的无产者海伦的。

老马一生既然从未打过工挣过钱,又不能喝西北风,只得靠乞讨度日,让海伦从她娘家弄钱。海伦母亲去世时,给海伦留下一大笔遗产,海伦叔叔去世时又捞到一笔钱,老马喜出望外,立即搬到上流住宅区,很神气了一段时间。但坐吃山空,钱越来越少,只得搬回贫民区,不久又没米下锅了。幸好有好友恩格斯相助,每年给他300英镑,成了他的衣食父母。300英镑对一般普通人家已绰绰有馀,但却不够老马的花销,还得不断地向恩格斯要,有时竟伤了和气。

恩格斯的女友玛丽去世时,恩格斯很悲痛,写信给马诉说哀思。不料老马回信时仅敷衍式地安慰了老恩一句,马上开始诉苦,说生活困难,要老恩寄钱来。老恩很愤怒,两人就翻了脸。过了好几天,没米下锅,老马扛不住了,只得去信沉痛检讨自己,同时哭穷,老恩不记前嫌,寄给他100英镑,解了燃眉之急,老马也从此学乖,嘴巴变得甜多了。

马克思最恨资本家,说凡是资本家都是喝工人血的,资本的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是马克思一家连同他的理论都是靠资本家养活的,先是靠燕妮家的施舍吃软饭,后来靠恩格斯。恩格斯本人就是个资本家,经营着好几家纺织厂。一边喝着工人的血,一边把血又输进马克思身上。马克思号称是无产阶级的导师,但一生中从未去过一家工厂实地考察体验一下工人阶级的实际生活状况,只是闭门造出一个乌托邦的奇妙理论,为祸人间100多年。至于他如何抄袭,纂改,编造数据已见到有专文评论,兹不赘述。据马克思说他自己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换句话说,他的那套理论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恩格斯:享受一龙三凤的快乐生活

与马克思不同,恩格斯出生于一个富商家庭,从未为钱发过愁。他很务实,亲手管理着好几家工厂,压榨工人,积累财富。其父死后,他得到一笔巨款,还有他父亲所有企业利润的20%,是个大阔少。虽然是个社会既得利益者,他却是个反传统反社会的叛逆分子。在他与马克思合著的《共产党宣言》中宣称要消灭家庭,实行共产制和共妻制。恩格斯更进一步阐述:私有制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家庭是私有制的产物,也是私有制的最后堡垒,必将随着私有制的灭亡而灭亡。到了共产主义,没有了家庭,人们就有了最自由的性交方式。

恩格斯既发明了伟大的理论,就身体力行,付诸实践,从我做起,宣称一生不结婚,不要家庭。并在曼彻斯特就与玛丽,玛丽的妹妹莉西(Lizzie)还有她们的侄女同居一室,进入了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玛丽姊妹系爱尔兰人,都是恩格斯的纺织厂里的女工,革命导师与阶级姐妹水乳交融,鱼水情深。不像马克思口是心非,只爱资产阶级阔小姐。玛丽姊妹虽然日夜接受着导师的薰陶和滋润,但思想境界和阶级觉悟与导师相比,还有这十万八千里的差距。尤其是玛丽,一心想嫁给恩格斯,当个幸福的妻子和资本家的阔太太。但恩格斯党性是何等坚定,决不拿原则作交易,此事成了玛丽心中永远的痛,终于积郁成疾,命归黄泉。临咽气前,玛丽最后一次恳求恩格斯给她一个妻子的名分,否则死不瞑目。面对挚爱自己十多年的爱人,恩格斯终于作了革命的妥协,违心地答应了,且以玛丽希望的宗教仪式举办了婚礼,于是玛丽含笑撒手人寰,由其妹莉西继承遗志,完成她未竟的事业。但莉西没有她姐姐幸运,当了恩格斯一世的情人,从未得到恩格斯的婚姻许诺,玛丽的侄女就更不用说了,但恩格斯在遗嘱中留给她一笔遗产,也算没白忙乎。

恩格斯十分敬重马克思,当马克思与女仆私通生下亨利而发生家庭危机时,就挺身而出,不惜自污名誉,承认自己是亨利的父亲并承担养育费用。虽然瞒过了世人耳目,但心中颇不自安,亨利明明是马克思辛勤劳动的果实,自己却掠人之美,不劳而获,甚为愧疚。但碍于马克思的请求,又不便说破。后来马克思,燕妮相继去世,自己也是疾病缠身,来日无多,才下决心把真相告诉世人。可那时他的食道癌已到了晚期,已不能说出话来。就挣扎着用笔在一个盘子上写道:“法拉第(即亨利)是马克思的儿子,托西把她的父亲理想化了。”托西是马克思的女儿,在她的心目中父亲是个圣洁高尚的完人,想不到竟会干这种事!



列宁:可怜的梅毒患者

马克思和恩格斯虽然是共产主义的教父,但本质上只是学者而已。而把他们的暴力革命理论付诸实践的则是列宁。列宁缔造了布尔什维克党和苏维埃政权,是苏联的国父。

他掌权的年代(1918—1922)极为动荡,他建立的秘密警察组织——契卡,推行红色恐怖,屠杀了28万反革命,包括末代沙皇全家,而他自己也在一次刺杀行动中被视力只有0.2的女刺客卡普兰击中,一颗子弹留在体内,因而致命。苏联解体后,大量绝密文件公诸于世,才发现列宁从25岁起即接受性病梅毒的治疗,去世前仍大剂量使用碘化钾和沙尔凡森这两种在当时专治梅毒的药物。

因此有专家根据解密的病历和处方推断说,列宁是死于神经性梅毒造成的脑功能严重受损而陷入痴呆。为维护列宁的光辉形象,当年的验尸报告说列宁死于遗留于体内的子弹和脑动脉硬化。但列宁医疗团的27名医生中,只有8人签名,另外19人不同意上述结论,拒绝签名,包括两名列宁的私人医生。合理的解释是列宁青少年时就因滥交和嫖妓患上梅毒,终身未愈,最后侵犯神经系统而致命,而留在列宁体内的那颗子弹也许加速了这一过程。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列宁28岁就与克鲁普斯卡娅结婚,但却终身没有子嗣。

斯大林:霸人妻女的乱伦爱好者

列宁缔造了苏联,但从1922年即陷入痴呆,斯大林开始跋扈弄权,封锁列宁遗嘱,辱骂列宁夫人,枪毙了80%的中央委员和红军将领,成为苏联新沙皇。他的床事也充满传奇,为世人瞩目。

斯大林23岁时看上了漂亮的奥莉佳,遂引诱上床,勾搭成奸。虽然奥莉佳已婚,却不妨碍斯大林与她频繁做爱。因奥莉佳丈夫老实胆小,斯大林只要在他面前把刀子比划一下,他就乖乖地躲到一边,把床让给斯大林。后来斯大林娶了战友阿廖沙的妹妹卡佳,感情还不错,卡佳为斯大林生了个儿子雅沙之后病逝,斯大林很伤心。但在后来的大清洗中,斯大林毫不留情地枪毙了他的好朋友,卡佳的哥哥阿廖沙。

斯大林在卡佳死后与安娜秘密结婚,但这段婚姻只维持了6年(1912—1918)又秘密结束,其中的隐情和秘辛至今仍是个谜。(可能因为安娜是犹太人,当时苏联有强烈的排犹情绪。)不久斯大林娶了第三任妻子娜捷塔,比她小25岁,是他原来的老情人奥莉佳的女儿。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这话对斯大林不适用,它不仅吃窝边草,而且知道娜捷塔是他的亲生女儿!娜捷塔开始并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他们激烈争吵时,斯大林突然说:“你知道吗,你是我的女儿!”这给了娜捷塔当头一棒,这不是乱伦吗?!乱伦?在斯大林的字典里是查不到这个字的。从此娜捷塔情绪忧郁,失去了快乐。

斯大林的儿子雅沙(雅可夫)比娜捷塔小十岁,那时已十七,八岁,很喜欢年轻的后母,两人常常在一起,至于有没有乱伦,未见记载,但斯大林对他们的关系很忌妒,父子关系非常紧张,斯大林经常痛骂雅沙,最后雅沙终于不堪虐待而开枪自杀,但未击中要害,又被救活。斯大林毫不痛心,反而大骂儿子笨蛋,“连自杀都办得不成个样子!”雅沙愤而从军,官至上尉。在卫国战争中,雅沙没有像毛岸英那样留在彭德怀身边做“太子监军”,而是冲锋在第一线。后被德军俘虏,希特勒曾想用他换回被苏军俘虏的鲍罗斯元帅,被斯大林一口回绝:“拿上尉换元帅,做梦!”后来雅沙在战俘营触电网自杀成功,使斯大林不能再骂他笨蛋。

1919年斯大林娶了16岁的娜捷塔,过了14年,生个儿子瓦夏,但斯大林不爱他,从小就灌他格鲁吉亚烈酒,以致瓦夏终身酗酒,成为废人。为此娜捷塔与斯大林经常吵闹。娜捷塔待人和睦,友好,所以,警卫人员都很爱戴她。可他们却经常看见她暗自落泪。因为斯大林生性好色,沾花惹草,并经常当着妻子的面在公开场合开一些下流的玩笑,做出一些猥亵的流氓动作,娜捷塔为此感到耻辱。1932年11月7日是苏联15周年庆典,斯大林站在列宁墓上检阅三军仪仗队和盛大阅兵式,接受万众欢呼。娜捷塔也在主席台上,但看上去苍白,疲惫,完全不像一个30岁的风华少妇。她俩眼茫然,对红场上的激情视若无睹,毫无兴趣。因为近来斯大林与一个叫罗莎的女人好上了,娜捷塔略示不满就被斯大林当众羞辱,使她颜面尽失。晚上在伏罗希洛夫家酒会狂欢,罗莎也去了,因她的哥哥冈察诺维奇是政治局里灸手可热的人物,她丈夫卡塞夫是红军高级将领,虽然带了绿帽子,但能与伟大领袖共享一个女人,仍深感荣幸。酒会当中,娜捷塔发现斯大林和罗莎不见了,就到处找,后来据说一个很笨,没有经验的卫兵告诉她,斯大林和罗莎在一个别墅里。娜捷塔气急败坏,在伏罗希洛夫陪同下回到克里姆林宫的家中。

据女仆娜特利亚回忆,伏罗希洛夫送娜捷塔回来后就走了,娜捷塔情绪很不稳定,自言自语了很久,然后去了浴室,突然晕倒了,女仆急忙打电话给伏罗希洛夫,让他找斯大林立刻回家。斯大林到家后,娜捷塔已恢复知觉,坐在地板上不起来。透过半敞的门,女仆听见两人激烈的争吵和咒骂,一会儿就听见斯大林的咆哮:“住嘴!你这婊子!”接着一声枪响,有东西倒下,女仆急忙冲进浴室,只见斯大林跨在娜捷塔身上,两手卡住娜捷塔的脖子,歇斯底里地叫着:“我教你,我教你!” (You would,would you!)娜捷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太阳穴上的伤口血流满地,血泊中有一支瓦尔特手枪。女仆大惊,去抓电话,被斯大林挡住,叫她去擦地板上的血。不久有人来用纱布,冷霜和粉把娜捷塔的面容整好,头发重新梳理,掩住伤口的部位。

两天之后举行了追悼会,发布公告说娜捷塔死于突然事故,究竟什么突然事故,当然没有人敢问。通常遗体是放在一个一米高的平台上供人瞻仰遗容,但娜捷塔的遗体却是放在棺材里,头部鲜花簇拥,在化妆师的妙手下,娜捷塔俊俏的面孔洁白如玉,美丽动人。追悼会上,斯大林表情沉痛,内心如何则无人得知,也许他的心在流血,虎毒尚不食子,何况是自己柔弱的亲生女儿。
 
楼主
楼主
oldbei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483
14,585
15 天前
#89
还不都是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民主斗士给挤兑的?!

要我看,如果大家都能心平气和按部就班的商量着来,中共也不至于那么走极端。就是因为一堆无聊的所谓公知和海外民运轮之流恨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像中共搞大跃进一般希冀中国飞进所谓的民主社会,忽悠的一帮脑子不太灵光的人跟着呐喊,才搞得中共如临大敌。

至于中共搞得所谓"本民族和其它民族是敌对关系"则是你老背的眼光不好头脑不清,分不清是非曲直罢了。西方国家不停的妖魔化中国(要知道不仅仅是妖魔化中共,而是中国),你也跟着摇旗呐喊。你作为一个加拿大人,西方国家的一份子,也不能说你的做法是错误的。把心目中的敌人忽悠乱了本来就是你们的工作内容之一,不然怎么显示你民主自由普世价值的伟光正呢?

看看每年久国冻死的那些流浪汉,看看加国作为一个所谓的发达国家,成熟的民主社会中那些吃不饱的孩子,那些看病排不上队的人,还有那些挣扎在温饱边缘却沾沾自喜自以为生活在世外桃源的淳朴的加拿大人,你多自豪啊!嘘,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他们的生活其实并不比中国这个所谓的恶魔更好,否则他们的内心一定很崩溃。
兲朝干的辣些烂事儿不能批评?批评奏是妖魔化?凭神马呀?正常淫对邪恶的事情自然奏会批评。土共要不是堵住兲朝淫的嘴,兲朝淫自己也会批评。这岂止是歪果淫妖魔化兲朝的问题?

兲朝穷的时候最稀饭让大家忽视物质享受,如今最稀饭提的奏是物质享受。讽刺啊,极大滴讽刺。
 
2017-04-10
681
969
14 天前
#90
还不都是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民主斗士给挤兑的?!

要我看,如果大家都能心平气和按部就班的商量着来,中共也不至于那么走极端。就是因为一堆无聊的所谓公知和海外民运轮之流恨不能一口吃个胖子,像中共搞大跃进一般希冀中国飞进所谓的民主社会,忽悠的一帮脑子不太灵光的人跟着呐喊,才搞得中共如临大敌。

至于中共搞得所谓"本民族和其它民族是敌对关系"则是你老背的眼光不好头脑不清,分不清是非曲直罢了。西方国家不停的妖魔化中国(要知道不仅仅是妖魔化中共,而是中国),你也跟着摇旗呐喊。你作为一个加拿大人,西方国家的一份子,也不能说你的做法是错误的。把心目中的敌人忽悠乱了本来就是你们的工作内容之一,不然怎么显示你民主自由普世价值的伟光正呢?

看看每年久国冻死的那些流浪汉,看看加国作为一个所谓的发达国家,成熟的民主社会中那些吃不饱的孩子,那些看病排不上队的人,还有那些挣扎在温饱边缘却沾沾自喜自以为生活在世外桃源的淳朴的加拿大人,你多自豪啊!嘘,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他们的生活其实并不比中国这个所谓的恶魔更好,否则他们的内心一定很崩溃。
毛主席在世的时候,多次在全党全国发动批评与自我批评运动,要求党的高级干部虚心接受群众批评,背老师作为一位普通人民群众,本着对党对国的珍爱,提出一点批评意见,C-C兄如何能横加指责呢? C-C兄忘记了毛主席的嘱托,这倒是应该指责的。
 

C-C

知名园友
2009-09-29
4,557
5,914
14 天前
#91
兲朝干的辣些烂事儿不能批评?批评奏是妖魔化?凭神马呀?正常淫对邪恶的事情自然奏会批评。土共要不是堵住兲朝淫的嘴,兲朝淫自己也会批评。这岂止是歪果淫妖魔化兲朝的问题?

兲朝穷的时候最稀饭让大家忽视物质享受,如今最稀饭提的奏是物质享受。讽刺啊,极大滴讽刺。
有人说过不让批评吗?你别把自己的想法加诸别人。

不过你的行为咱们可以举个例子,让你自己看看舒服不舒服。

假设你小时候曾经欺负过邻居家小孩,你们村的左邻右舍来批评你,应该正常吧?我也觉得挺正常的。但几十年以来,你们村有些人看到你就说你是个坏蛋,小时候欺负小孩。你后来为村里做的那些事,他们一概无视,只是说你欺负小孩,就是坏蛋。以至于你的孩子也天天替你承担这种批评,说他是坏蛋的孩子。

这种情况,老背你心里很舒服吗?

虽然我也不认同中共的一些行为,当然也不认可文革时期的那些行为乃至罪行,但我也不主张天天盯着那些事不放。那很无聊。就像上面的例子中一样,你们村那些几十年如一日坚持批评的人,也很无聊。

可惜的是,似乎你老背就是其中之一。

客观的批评指正,当然很有意义,也很有必要,但有些为了批评而批评或者不怀好意的批评,我就觉得没啥意义,有时候让人恶心。不是批评本身恶心,而是那些一直批评的人,恶心。
 

C-C

知名园友
2009-09-29
4,557
5,914
14 天前
#92
毛主席在世的时候,多次在全党全国发动批评与自我批评运动,要求党的高级干部虚心接受群众批评,背老师作为一位普通人民群众,本着对党对国的珍爱,提出一点批评意见,C-C兄如何能横加指责呢? C-C兄忘记了毛主席的嘱托,这倒是应该指责的。
我是跟他探讨,什么时候横加指责了?

另外你也说了,是批评和自我批评,但是你背老师从来都是批评别人,而没有自我批评。

所以我批评他。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6
9,326
14 天前
#93
有人说过不让批评吗?你别把自己的想法加诸别人。

不过你的行为咱们可以举个例子,让你自己看看舒服不舒服。

假设你小时候曾经欺负过邻居家小孩,你们村的左邻右舍来批评你,应该正常吧?我也觉得挺正常的。但几十年以来,你们村有些人看到你就说你是个坏蛋,小时候欺负小孩。你后来为村里做的那些事,他们一概无视,只是说你欺负小孩,就是坏蛋。以至于你的孩子也天天替你承担这种批评,说他是坏蛋的孩子。

这种情况,老背你心里很舒服吗?

虽然我也不认同中共的一些行为,当然也不认可文革时期的那些行为乃至罪行,但我也不主张天天盯着那些事不放。那很无聊。就像上面的例子中一样,你们村那些几十年如一日坚持批评的人,也很无聊。

可惜的是,似乎你老背就是其中之一。

客观的批评指正,当然很有意义,也很有必要,但有些为了批评而批评或者不怀好意的批评,我就觉得没啥意义,有时候让人恶心。不是批评本身恶心,而是那些一直批评的人,恶心。
其实在平常人的现实生活中提意见也是要讲方法的。如果别人听不进怎么办?
 
2017-04-10
681
969
14 天前
#94
我是跟他探讨,什么时候横加指责了?

另外你也说了,是批评和自我批评,但是你背老师从来都是批评别人,而没有自我批评。

所以我批评他。
你的爱党爱国的热情我是肯定的,我只是要求你再虚心一些,不要把人民内部矛盾当成敌我矛盾来处理。
 
楼主
楼主
oldbei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483
14,585
14 天前
#95
我是跟他探讨,什么时候横加指责了?

另外你也说了,是批评和自我批评,但是你背老师从来都是批评别人,而没有自我批评。

所以我批评他。
俺时不时批评米国,也算自我批评乐吧?俺批评起床铺来特别狠。:p:p:p
 
楼主
楼主
oldbei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483
14,585
14 天前
#96
其实在平常人的现实生活中提意见也是要讲方法的。如果别人听不进怎么办?
辣奏花言巧语。:giggle::giggle::giggle:

俺注重说理,不求心理按摩。:cool::cool::cool:
 
楼主
楼主
oldbei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483
14,585
14 天前
#97
有人说过不让批评吗?你别把自己的想法加诸别人。

不过你的行为咱们可以举个例子,让你自己看看舒服不舒服。

假设你小时候曾经欺负过邻居家小孩,你们村的左邻右舍来批评你,应该正常吧?我也觉得挺正常的。但几十年以来,你们村有些人看到你就说你是个坏蛋,小时候欺负小孩。你后来为村里做的那些事,他们一概无视,只是说你欺负小孩,就是坏蛋。以至于你的孩子也天天替你承担这种批评,说他是坏蛋的孩子。

这种情况,老背你心里很舒服吗?

虽然我也不认同中共的一些行为,当然也不认可文革时期的那些行为乃至罪行,但我也不主张天天盯着那些事不放。那很无聊。就像上面的例子中一样,你们村那些几十年如一日坚持批评的人,也很无聊。

可惜的是,似乎你老背就是其中之一。

客观的批评指正,当然很有意义,也很有必要,但有些为了批评而批评或者不怀好意的批评,我就觉得没啥意义,有时候让人恶心。不是批评本身恶心,而是那些一直批评的人,恶心。
几十年来,兲朝这个邻居老对家里淫拳打脚踢,大家看不过去,认为说说会好些。开始大家比较有耐心,看他穷,以为他富裕之后,道德水平自然奏会提升,仓廪实而那啥。莫想到他富了之后愈加不可一世,不但不改野蛮陋习,还向村里其他穷淫输出野蛮,说,跟俺学吧,野蛮是致富快速通道。兲朝现在整天摩拳擦掌,时刻准备有朝一日要用实力强迫全村淫都像他家淫辣样对他歌功颂德。大家为此感到受到鸟威胁,更加需要说说兲朝的负面,以警醒世淫。
 
楼主
楼主
oldbei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483
14,585
14 天前
#98
糜烂至极——马列恩斯的淫乱史
马克思:搞大陪嫁女仆肚子的犹太伪君子

马克思生于一个德国犹太家庭,少年时改信基督教,并彻底地与犹太人划清了界限,成为一个与希特勒相似的激烈的反犹太分子,他咒骂犹太人的脏话比泼妇骂街更胜十分,是个地地道道的“犹奸”。

他青年时屡屡酗酒闹事而被收审处罚,且负债累累,又从不打工挣钱,只知道伸手向父母要。父亲死后,母亲度日艰难,不能再满足其贪欲,老马大怒,宣布与其母断绝关系,转而追求大他四岁的贵族女郎燕妮,遭到燕妮家人的激烈反对。但老马登龙有术,终赢得芳心,娶了燕妮,同时得到一笔丰厚的嫁妆,财色双收。更让老马色心大快的是燕妮还带来一个陪嫁环海伦,只要有机会就背着燕妮拉海伦上床,直到把海伦的肚子搞大,燕妮才发觉,于是火山爆发,一场大闹,之后更是冲突不断,让老马非常头疼。

不久,海伦生了个儿子,取名亨利,因不见容于燕妮,老马就与恩格斯商量,让恩格斯对外承认亨利是他与海伦私通所生,因恩格斯是单身且常到老马家串门,外界能接受这一说法。为了平息燕妮的怒火,也是为了维护老马光辉的领袖形象,恩格斯就咬牙背了这个黑锅,领走了亨利,花钱寄养在一个工人家里。亨利也偶尔会回家探亲,但只有从厨房的边门偷偷溜进去,以免被燕妮发现。可怜海伦为老马一家做牛做马使唤了一辈子,连一个铜板的工钱也未拿到,不仅所有的“剩馀价值”被榨取殆尽,还沦为老马的性奴隶。马克思这个以解放无产阶级为己任的伟大导师,一贯痛恨剥削和雇佣劳动,就是这样对待最彻底的无产者海伦的。

老马一生既然从未打过工挣过钱,又不能喝西北风,只得靠乞讨度日,让海伦从她娘家弄钱。海伦母亲去世时,给海伦留下一大笔遗产,海伦叔叔去世时又捞到一笔钱,老马喜出望外,立即搬到上流住宅区,很神气了一段时间。但坐吃山空,钱越来越少,只得搬回贫民区,不久又没米下锅了。幸好有好友恩格斯相助,每年给他300英镑,成了他的衣食父母。300英镑对一般普通人家已绰绰有馀,但却不够老马的花销,还得不断地向恩格斯要,有时竟伤了和气。

恩格斯的女友玛丽去世时,恩格斯很悲痛,写信给马诉说哀思。不料老马回信时仅敷衍式地安慰了老恩一句,马上开始诉苦,说生活困难,要老恩寄钱来。老恩很愤怒,两人就翻了脸。过了好几天,没米下锅,老马扛不住了,只得去信沉痛检讨自己,同时哭穷,老恩不记前嫌,寄给他100英镑,解了燃眉之急,老马也从此学乖,嘴巴变得甜多了。

马克思最恨资本家,说凡是资本家都是喝工人血的,资本的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是马克思一家连同他的理论都是靠资本家养活的,先是靠燕妮家的施舍吃软饭,后来靠恩格斯。恩格斯本人就是个资本家,经营着好几家纺织厂。一边喝着工人的血,一边把血又输进马克思身上。马克思号称是无产阶级的导师,但一生中从未去过一家工厂实地考察体验一下工人阶级的实际生活状况,只是闭门造出一个乌托邦的奇妙理论,为祸人间100多年。至于他如何抄袭,纂改,编造数据已见到有专文评论,兹不赘述。据马克思说他自己就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换句话说,他的那套理论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翻脸不翻脸的,恩格斯给马克思的女儿留下巨额遗产(相当于如今的480万美元)。

所谓的马克思私生子,似为不实传言:
There are allegations that Marx also fathered a son, Freddy,[196] out of wedlock by his housekeeper, Helene Demuth.[197]Although it has been claimed since 1962 that Marx was the father of Helene Demuth's illegitimate son, according to Terrell Carver, "this [claim] is not well founded on the documentary materials available".[198]
对惊世骇俗的革命者来说,有个婚姻之外的孩子实在算是最不出位的事情鸟。在如今腐朽的西方社会,婚外的孩子到处都是,见怪不怪鸟。

资本的罪恶是个社会学的判断,正如说宗教是鸦片一样。钱对个淫来说是另外一码事儿,奏像宗教信仰对每个个淫来说是不一样的。不排除宗教给狠多个淫带来鸟正面的影响。
 

风平浪静

知名园友
2015-11-08
5,286
9,326
14 天前
#99
辣奏花言巧语。:giggle::giggle::giggle:

俺注重说理,不求心理按摩。:cool::cool::cool:
你太自我了,甚至忘了初心:你不是要说理吗?说了不管人家听不听,不是鸵鸟政策吗?所以你是一个只为自己说理的理想主义者。:cool::(:D
 
楼主
楼主
oldbei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483
14,585
14 天前
你太自我了,甚至忘了初心:你不是要说理吗?说了不管人家听不听,不是鸵鸟政策吗?所以你是一个只为自己说理的理想主义者。:cool::(:D
听不听,俺无法强迫,但俺不能挂羊头卖狗肉。

讲道理恰恰不是鸵鸟政策,而是诚实地面对问题本身。奏好比你的初心推广善良,为鸟让淫家听得进去,你说善良可以上天堂,不善良奏会下地狱,这样做,你推广的其实不是善良,而是一笔核算的买卖,和你的初心莫鸟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