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公正翻译 超级签证、新移民探亲旅游保险 Mauve Hair 陈雷:素里房地产专家 兰里地产经纪JennyMa 王瑶:专精西温、北温 DavidPan:温哥华地产经纪 Mandy Xie CIBC贷款顾问 地产经纪:赵瑞超 平价、全职、温哥华 地产经纪:Tony 张 温哥华地产经纪:TonyChen

冷眼:又一跨国巨头连夜撤离!

2016-08-21
1,097
549
2018-01-09
#1
冷眼:又一跨国巨头连夜撤离 苏州成最大赢家!
原创 2018-01-09 冷眼 海外自由录





在大陆、台资和美资企业因为生产成本等问题跑路美国、东南亚建厂的大背景下,当前日资企业也加快了撤资、转移的步伐。


2018年1月7日,中国南方制造业重镇苏州,寒风凛冽,异常阴冷。也就是在这一天,世界五百强的日资巨头——日东电工苏州工厂宣布将于1月份停产,2月份开始解除合同。这一在高峰时近6000多人的巨型工厂,将裁掉最后的1000多名中方员工,正式退出中国市场,1000多个家庭将在春节前失业,迎接史上最冷的冬天。



而根据网上论坛消息,日方早已组织中方课长以上管理层谈判,由于条件没有谈拢,才导致该消息被中方人员提前曝光。否则,日方的资产和设备会在春节期间全部转移,实现胜利大逃亡。而这种一夜搬空厂房和设备的方式,被冷眼成为的“日资撤离模式”,曾经在2016年内多次上演,如今又开始重现。


目前,工厂员工在网上广泛发起求助,闹翻了天,厂区到处都是“要工作、要糊口”的维权横幅和员工,没有裁员都是“岁月静好”,裁到自己头上,才能体会到天塌地陷。然而动静闹再大也于事无补,日资去意已决无法挽留,让人联想到去年元旦后美国硬盘巨头希捷裁员千人的躲避非法征税大逃亡,也让人联想到两月前尼康无锡工厂裁员2000人后的关闭。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曾经辉煌的世界工厂,曾经不可一世的苏州,也将会在南方冬天的雨雪中默然零落。



巨人转身 日东电工退出中国!



苏州,作为仅次于北上广深的中国经济第五强城市,作为实力媲美深圳的另一个中国制造业之都,曾经是世界五百强企业的聚集地,新加坡工业园城市成为跨国之间园区建设的样本,上升到了两个国家层面。苏南模式红遍全国,开经济风气之先,一时风头无二。



然而,在乡镇企业退潮后,自2009年以下,在这里的外资企业却相继拔起营寨,向东南亚打马而去。耐克、阿迪达斯、联建、宏晖、飞利浦、普光、华尔润、诺基亚、紫兴、希捷、及成.....这一长串曾经让苏州人骄傲的名字,个个都曾经是声名赫赫,员工动辄上万的企业,如今已是门庭破败,孔雀东南飞。



根据相关资料介绍,日东电工株式会社是一家拥有94家分公司的企业巨头,曾经先后在中国的北京、上海、厦门、香港、深圳、苏州和台湾设立了分公司。而刚刚出事的这家企业于2001年7月5日在苏州工业园区注册成立,是一个制造柔性电路板(FPC)、偏振光片的生产基地。公司投资总额达130亿日元,鼎盛时期员工达5500名左右,占地面积70,000 ㎡。



而这也是中国加入世贸前夕,中国低廉的土地、资源和人口红利,即将和世界资本、技术风云际会,中国即将成为世界工厂闪耀全球。选择在这个时候布点,日资的眼光之毒辣和嗅觉之敏锐可见一斑。而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世界上美日欧韩日台外资才真正开启投资中国的大时代。而15年过去,这个时代已经悄然谢幕,外资敏锐的嗅觉引导他们撤离。



目前,全球偏光片生产企业主要集中在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和中国大陆,其中日本日东电工、住友化学和韩国LG化学主导偏光片市场。目前日东电工是全球第一大偏光片制造商,其生产的液晶电视用多层光学补偿膜更是占国际市场份额的40%以上。2017年,日东电工还被高工新材料研究所(GGII)评为2017年中国市场偏光片企业当中最具竞争力的企业(排名第一)。



从营业收入上看,日东电工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7930.54亿日元,实现净利润816.83亿日元,整体毛利率达30.86%。而苏州工厂虽然受到中国新兴企业的竞争,但是仍然处于盈利状态, 由于掌握了核心材料技术,在中国行业地位也相当稳固。而且整个偏光片和FPC市场需求也是在增长当中的。那么日东电工为何要关闭苏州厂呢?




苏州要高大上 底端企业滚出去!


“苏州不需要底端产业!这种低附加值的制造业被淘汰了活该!租不起工厂的滚出苏州!苏州是历史古城,发展旅游业,再卖卖房子,完全可以做金融中心!房地产和金融业才是未来!底端产业快点滚!”这样的言论,算是对苏州近年来在产业升级、房地产立市的大旗下,外资和实业撤退凋零现象的一种反讽。



一、产业升级。


确实,“供给侧改革”、“产业转型升级”、“工业4.0”、“智能制造”已经成为了近两年来非常热的话题,不提这些口号,不赶走几家低端外资工厂,你都不好意思说是一线二线城市。


土地财政让地方政府吃饱了,高速的经济增长让市民吃饱了,他们觉得脏乱差的制造工厂已经影响了环境,不能代表城市的形象,工厂的去留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们沉浸在房地产和金融的海市蜃楼中,忘记了这个城市的兴旺之本——制造业,也忘记了来时的路。



事实上,从2012年苏州的工业增速坠崖式的下跌开始,苏州的产业升级口号喊了多年,但是增速反而逐渐消失,转成了跌势。而在这些政策“口号”的背后,与之相伴的则是中国人口红利的消退,企业用工成本、土地成本的不断提升以及综合税率居高不下。这也正是促使不少企业被被迫撤离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



二、高房价。


就拿苏州的房价为例,这两年苏州的房价用暴涨来形容毫不为过。回顾2016这一年,成为了苏州楼市名副其实的“地王年”。2016年全国七个城市土地出让超过千亿,苏州领跑,今年土地出让金约1773亿元,是2015年全年数额的3倍不止!限价之前地王频出,豪宅话题引发朋友圈围观。苏州、南京、厦门、合肥被称为“楼市四小龙”。


而这种暴涨的状况在2017年才有所改观,但是房价仍然维持在高位,无形拉高了制造业的生产成本,这是不争的事实。



三、物价飞涨。


苏州不仅房价飞涨,给实业加稻草,物价这两年也跟坐飞机一样。冷眼认为:特别是供给侧改革和环保的双重打压下,原材料价格暴涨,企业生产成本直线上升,为了减少成本只能选择关闭工厂,高端的直接回流本土,中低端的转移到东南亚国家,苏州已经被空心化。


有好事的网友还算了一笔帐,苏州工业园区工人税后基本上到手平均大约是5000多,若算上五险一金,则公司供养一个员工需要12000元/月。这样的成本跟越南工人1000多一月相比,根本没办法竞争。而且,同样一件商品,中国生产成本原料加人工成本加税费是100块,越南加起来才70块。同样出口,越南报价100,中国企业怎么跟人家竞争?



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海外华人都能感觉到在美国看到的“made in china”的产品越来越少的重要原因。要不了多久,我们这个未老先衰的世界工厂就将被东南亚、墨西哥、印度替代,剩下的只是到处的无业人员和一地鸡毛!


四、高税收。



当前美国、欧洲、日本都在减税,吸引全球资本回流投资的大背景下,我们要不要减税,成为很多自媒体关注的重点。而冷眼一直认为:我们已经没有了减税的空间,增税是新常态。



2017年年初的因为苏州税务局对希捷补收税款,导致希捷大逃亡。不管谁是谁非,税务成为驱赶外资撤离的一个重要因素,无可辩驳。




被嫌弃的制造业 封闭的年轻人


危险的是,很多地方政府,并没有意识到正在靠近的灰犀牛。十多年的土地财政,已经让地方政府失去商行个世纪90年代招商引资的动力,他们只需要大手一挥,批地卖地,就有有滚滚财源,让财政充足无忧。对于他们来说,制造业那点微薄的税收,已经瞧不上眼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爱来不来”,“好走不送”,已经成为他们对待外资的态度。



虽然那些一连串响当当的外资企业都在苏州成为了历史,但这一切似乎并没有影响到苏州的“繁华”。房价还在飞涨,每个人计算资产时都变成了千万富翁;金融业还在继续爆发,只要有钱买点理财,一年的收入都很可观;服务业还在爆炸式增长,各种灯红酒绿,海外旅游度假,朋友圈里的美食和晒娃,都是一片岁月静好,苏州经济展现出了另一番繁荣昌盛的景象。



然而,更让人担忧的是,面对支撑起大国改革开放和世界工厂半壁江山的外资撤退,新一代的年轻显得事不关己,有些还莫名兴奋,100个年轻人中,至少有70个人是乐见这种外资撤离的,“华为XXX,欧美企业吓尿了”这种题材的文章在网上大量传播就是一个证明。



在很多90后年轻人看来,这些外资撤走了,就会有成百上千个华为、中兴、美的、格力、京东、腾讯、阿里站起来,中国民族品牌就可以彻底占领中国市场,和欧美日韩五百强企业在世界范围内竞争,一决高下,外资的撤离是国家强盛、民族复兴的证明,而不是被抛弃的信号。



在他们看来,中国现在经济已经是世界第二,已经开始对外大规模投资,需要引进外资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更有甚者认为,离开了中国,世界就会失去一个大市场,欧美日都会陷入衰退……



97金融危机以前,众多日美企业为了降低成本把企业纷纷从印尼泰国迁移到成本低的大陆,当年泰国人收入是我们的三倍。二十年风水轮流转,现在因为这里高房价、高人工成本和税务成本,这些外资企业又慌不择路大逃离,比当年逃离东南亚更甚。而这些流失的,正是40年改革开放沉淀的精华部分。



而他们很少能意识到,这些外资企业撤离后,不仅意味着该企业的员工失业,更意味着依靠其生存的整条产业链被斩断,大一片同胞将要失去饭碗;他们也看不到,目前很多高端制造业核心技术,其实都被欧美日企业所掌握垄断,经过40年的发展,我们还仅仅是学到了皮毛,处于卖苦力、代工的水平,产业升级远远没有完成,外资的撤离,让我们失去了最后学习的机会,成为闭门造车、夜郎自大的梦想家。



更可怕的是,外资撤离让我们失去了一种兼容并蓄的心态和思维,从狭隘到开放很难,但是从开放到狭隘就在一瞬间!


失业不可怕,冬天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正在越来越封闭,越来越愚昧,这是无法治愈的硬伤!我们都沉浸在印钞机的轰鸣声中,沉浸在钢筋混凝土的虚假繁荣中,长睡不醒!
 

chief_zhang

家园贵宾
2010-05-04
832
444
2018-01-09
#2
说得很真!
 

Aidemengdun

The Oil Capital of Canada
2017-10-31
261
366
2018-01-09
#8
就说一个:。昨天在金拱门买儿童套餐。拿到的玩具随意一瞥:越南制造
 

tototo

知名园友
2005-11-10
5,848
5,027
2018-01-09
#10
《纽约时报》外企热情消退,继续留在中国变成一种磨练和战斗

北京——去年,当亚马逊(Amazon)宣布进入中国云计算市场时,中国国有媒体将之誉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表明“只要符合当地法规,外资企业在中国市场上就有极大的扩张空间”。

如今,云计算成了日益沮丧的全球公司与中国发生争执的又一个领域。

3月底,50多位美国议员致信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直接抨击中国对云计算领域的限制。他们写道,现行条例和条例草案将会强制把有价值的知识产权转让给中国企业,并在实质上禁止外国云服务提供商“在中国经营或公平竞争”。

“在我们看来,”《纽约时报》查阅的这封信中写道,“这些限制从根本上是保护主义和反竞争的。”许多写信的议员都来自亚马逊和微软这两个主要云计算公司开展业务的州。

大型全球性公司长期以来一直努力避免在中国惹是生非,如今已经可以容忍掀起一些风浪。代表他们的企业团体对中国的产业政策与野心提出愈来愈多的批评。企业也日渐向那些友好的议员们抱怨,而议员们也愈来愈愿意为他们发声。

勇敢的人物依然难以找到,因为企业如果直接抱怨或是抱怨的声音太大,就会担心中国人的报复。就拿那些可能从中国云计算规则转变中获益最大的公司来说,微软通过发言人拒绝置评,亚马逊并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自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来,中国会越来越开放的承诺在渐渐褪色,这一转变也开始渐渐发生。在中国的商界人士表示,对中国业务前景的失望之感还在增长。

“热情已经消失了,”咨询公司安可公关顾问公司(APCO Worldwide)的大中华区董事长麦健陆(James McGregor)说。“这里的外国企业过去对中国感到兴奋,他们相当热心。现在,这里成了一种磨练和战斗。”

对于外国品牌汽车、iPhone、高价值工程设备和其他昂贵物品来说,中国市场仍然利润丰厚。然而,越来越多的挫折,令企业对特朗普总统的强硬反华言辞的看法复杂起来。

“在华盛顿,有些公司前几年一直是中美关系的坚定支持者,现在他们变得更加安静,甚至在观望更强硬的做法是否能够在中国取得更多成果,”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中国区事务副会长彭捷宁(Jake Parker)说。

周二,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主席蔡瑞德(William Zarit)发表批评,他担忧特朗普总统提出贸易让步,以换取中国在迫使朝鲜放弃核野心方面给予更多支持。

“如果美国在贸易领域做出让步,令我们不能在各种领域内努力推进,争取平等的竞争环境,”周二,蔡瑞德在北京的记者招待会上说:“我认为这令人遗憾。”

企业在公开场合要强颜欢笑。去年十一月,在中国举行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根据中国国有媒体的中文发言记录,亚马逊全球企业事务高级副总裁、前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Jay Carney)完全没有提到公司面临的挑战。

这样的三缄其口令一些美国官员感到沮丧。2015年,一个名为商业圆桌会议(Business Roundtable)的商业集团对中国有不少怨言,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对他们说,“不要总是悄悄跟我们说,‘我们有这个问题,你需要关注一下,不过——不要把我们公司的名字卷进来。’”

然而,公司高管们仍然说投诉可能会产生影响。同年早些时候,奥巴马公开批评中国在规定提案中要求技术公司将加密密钥交给中国当局。他的行政部门也对中国的条例草案表示担忧,其中要求中国金融部门只能从“安全可控”的供应商那里采购,而贸易团体认为“安全可控”其实意味着中国企业。在这两个案例里,中国都让步了,暂时取消了相关银行法,并在反恐怖主义法中缓和了措辞。

一些企业与中国之间的中介机构正在推动政府做更多的工作。

“国家需要被说服,言辞是做不到这一点的,”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卡斯(Max Baucus)说,美国需要使用“正中要害”的影响力。

“我不认为美国在这方面做得太多了,”鲍卡斯说。“我们需要对中国采取更具战略性的经济手段。”

他说,奥巴马曾一再向北京提出过美国公司不能平等进入中国市场的问题,但这些恳切的要求“还不够”。

在中国重点监管的所有行业中,科技行业面临最大的压力。像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服务一直遭到封锁。去年11月,中国通过了一项网络安全法,对金融和通信等行业的公司进行安全检查,强制规定数据在国内存储。2015年,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公司(Qualcomm)表示,公司将因违反中国的反垄断法而支付9.75亿美元。2016年,苹果的iBooks Store和iTunes电影在中国的业务仅仅开始了六个月就遭关闭。同年,中国方面表示,将就微软在该国开展业务中出现的新问题向其提出质询。

在云计算方面,中国要求外国公司必须与当地伙伴合作,外国公司将受到股权限制,以阻止他们拥有这家云公司的控股权。新的条例草案将使得他们更难获得运营许可证,阻止他们在推广自己的服务时使用自己的品牌和标识,要求他们“终止传输”并举报用户上传或传输的任何“违反中国有关法律法规”的信息。

据咨询组织贝恩公司(Bain)称,2013年,中国的云计算市场价值15亿美元,到2020年估计将达到20亿美元。亚马逊和微软都通过与当地公司的合作在中国经营。相比之下,中国网络巨头阿里巴巴的云服务部门阿里云在美国拥有自己的数据中心。

几十年来,西方公司即使在中美关系充满动荡的时期也站在中国一边。1990年代,当国会因为对人权的担忧而威胁要撤销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时,美国商会曾前往华盛顿捍卫北京。

最近,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加之“中国制造”2025计划推动若干行业内实现更大的自给自足,西方公司对北京未能履行其对外国公司开放市场的承诺感到日益不安。西方公司的怨言也越来越多。中国美国商会2016年的成员调查显示,其中81%的公司感到在中国不如以前受欢迎,这一数字高于2015年的77%。调查还显示,31%的成员表示投资环境正在恶化——这是美国商会自2011年开始提出这个问题以来收到的最悲观的反馈。

“中国对通过产业政策打造全球事业的重视,让人进一步担心中国能否信守互惠关系的承诺,”美国商会大中华地区高级主任王杰(Jeremie Waterman)说。

美国商会的蔡瑞德说,来自“各领域”的许多公司对中国的投资环境并不满意,还说“他们害怕一旦实现这一目标,原有的秩序会被彻底打乱。”

二月,蔡瑞德率领一个由八名前中国美国商会主席组成的代表团与华盛顿特朗普政府官员会晤,他表示,华盛顿产生了一个新的认识:“这种不对称的商业关系需要以某种方式来解决。”

麦健陆也参与了那次会晤,他说代表团会见了负责贸易和产业政策的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他是一位强硬的中国批评者,此外还有特朗普政府的亚洲政策负责人马修·波廷格(Matthew Pottinger)。会面时,代表团强调了互惠的概念,这意味着如果美国公司受到中国的限制,中国同行在美国也应该受到同样的限制。

麦健陆说,这个想法得到了“不少认同”,他补充说:“我们的态度是应该平等地对待中国,平等的关系是需要互惠的。”
 

邪恶联盟

知名园友
2015-03-17
4,779
6,764
2018-01-09
#12
想要平等去找中共就是南辕北辙,作为老子党的中共,啥时候和其他所有被阉掉的政党平等过?
 

多空

最爱妹的小和尚
2010-03-08
3,099
3,403
2018-01-09
#14
那些工人呢?即使现在工资能拿5000元,在苏州还是底层生活,别说现在5000也没得拿了。
京东方现在是全球面板老大,整个产业在大陆属于增长阶段。
偏振片新工厂不会少,我前面链接就是一座。
 

nndvd

园友
2015-12-14
1,218
777
2018-01-09
#18
那些工人呢?即使现在工资能拿5000元,在苏州还是底层生活,别说现在5000也没得拿了。
组长都拿不到5000吧,普通员工不加班2000多就不错了我估计,因为一汽马自达生产线加班才3000,实习工人才900一个月累死累活的,大专毕业呢,人民币哦
 
最后编辑: 2018-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