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财务顾问:天涯 密西沙加明理驾驶学校 理财中心:乔峻 汽车保险 厂家直销床垫 MaxMa 分红式保险 地产经纪名录 家庭旅馆口碑平台 新移民探亲医疗保险

历史关头,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为改革奋身呐喊

2017-06-13
383
458
24 天前
#21
习大大称帝时,大部分知识分子沉默,大家心里明白,除非改革体制,否则就是你整我我整你,事后只有称帝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对手干掉。
 

温东仔

活跃园友
2010-08-13
11,133
3,310
24 天前
#22
民进党的大惨败,就是没有做好经济!就是蔡英文再如何做政治化的急先锋,最后还不是被势利的草根民众踢下主席的位子!
 

hechun

活跃园友
2016-12-18
1,823
2,467
24 天前
#23
(二)做人要特别小心 自己身边的 狗头军师

也就是说 13 是 物质世界某一个特定时间周期 的 终结数(特别是与重大宗教体系的根本变革)而 13 的 反数 31 是 生命数, 认识 31神 上帝的 数。

同理GOD 是 神 性, 赋予人 生命, 自由,理性, 逻辑性

而相反 DOG 就是 反 神性 在 埃及中 代表 天狼星信仰

DOG 代表 兽性赋予人愚忠, 偶像崇拜, 死亡, 和 狼性,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崇拜暴力 和 强权。

当然, 天狼星 崇拜 不仅仅 是 埃及信仰 的 一个组成部分, 阿努比斯是古埃及神话中狗头人身的死神(DOG)阿努比斯神是帮助死者通往地下世界的神,主管死人灵魂转世与往生, 也是冥界之王(我分析 很可能就是中国人称之为的 阎王爷)。与奈芙蒂斯(Nephthys,又称奈弗丝, 或者阿弗洛狄忒)在埃及神话中是死者的守护神,同时也是生育之神,我分析应该是《圣经》中指的巴比伦大淫妇,她主管生育, 丰饶与繁荣(物质世界管理繁殖,生育,风云雷电的卫生与农业部长)!?以色列人在迦南地的时候,为了好收成,人丁兴旺常常崇拜巴力和亚舍拉(阿弗洛狄忒)。 这些埃及神与希腊神都是一些低维度空间的管理具体事务,家庭事务,社会或者地狱的管理员(太阳神,天空,海洋,爱与性,冥界之王,等等)。这些所谓的“神”,人品很不好! 有一些属于兽性, 也有一些属于魔性,有一些则是败坏和堕落的天使,也都是《圣经》讲的假神,都是上帝的受造物。 所以,我们要小心。

DOG,就是属于兽性, 是索取人性命的灵魂, 也是世俗文化的本质

而且, 狗性 与 奴性, 狼性, 兽性都是 其标志性 代表一种类型的生命体

这些属于 兽性的生命属性的本质的内在都是一致性的. 人们常说 狗眼看人低,狗常常是势利眼!仗势欺人,欺善怕恶,欺软怕硬, 没有正义感,没有理性,是非观,和价值观!西方很多白左,也不同程度受到 DOG 属性的影响,没有理性,没有是非观,和价值观。他们不分辨事实和追求真理,只追求好处,甚至于唯利是图,唯权是图!



我们要特别小心,身边那些“狗头军师”,这些人善于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常常给人出一些鬼主意,鬼点子(占小便宜呀,耍小聪明呀,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人)。这种人看起来表现“忠于”你!?处处给你表忠心,甚至为你冲锋陷阵,摇尾乞怜的?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很忠心,很爱国,爱自己? 事实上是把人,把国家和民族往沟里面带!往坑里面推!



所以说,西方人普遍认为, 13 这个数 不是很 吉利, 往往是一种物质世界中,某一时间循环相关事情的终结数。 当然, 这是一种世俗的观点。也有一定的道理, 或者说是一种生活经验。 13对于世俗化的日常生活,意义并不是十分明显,维度数不同,影响的因数更多,不确定性更大一些。

有人提问为什么称之为狗头军师,而不是龟头,马头军师?为什么 称之为 狗官? 狗头军师? 良心被狗吃了? 等等。。。。。天狼星,狼和狗 代表一同类人性的两面,指这些人 没有良心, 没有公平正义的人。严格讲这些人 是 属于 阎王爷的人。龟 没有掌握 像 阎王爷那么大的权柄(地狱)。灵魂 属于阎王爷的人,他们的死亡 归属 就是 地狱!
灵魂 属于魔的人,他们的死亡 归属 就是 火狱!只有灵魂属于 上帝 的人,他们的死亡以后 归属 才是 天国!
 

hechun

活跃园友
2016-12-18
1,823
2,467
24 天前
#24
为什么不提倡饲养宠物

首先,我们提倡要善待动物,不要故意劣待,残杀动物。也就是说,要按照《圣经》原则和方法处理和宰杀动物。但是,我们也不能够去像 爱人, 爱神一样的方式去爱动物,这是不可以的。《圣经》教导我们要“爱人如己”, 路加福音 - 第 10 章 第 25 节有一个律法师,起来试探耶稣说,夫子,我该作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对他说,律法上写的是什么?你念的是怎样呢?他回答说,你要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耶稣说,你回答的是。你这样行,就必得永生。

然而,《圣经》上看不到上帝教导人们要“爱”动物之类的表达。为什么? 因为人是有人格与灵魂的生命体。一个人的心在那里,他死亡以后的灵魂归属就在那里。一个人在社会上生活,为人做人做事都要承担后果与责任,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爱人如己”,你如何对待别人,对待邻舍? 同理, 你一样也得到他人,或者邻舍一样的方式对待自己。 所以,一定要“爱人如己”,“文明礼貌”“与人为善”地对待人,对待事物。

但是,对待畜生,或者野兽不可以用人“心”与它们交换“情感”。不能够与动物“交心”与私人关系与情感。如果,要饲养宠物,一定要注意“分寸”。特别是在饲养“狗,狼,蛇,豺狼虎豹的大型动物”,“交心”建立私人关系与情感的话? 一个人的灵魂是会被“偷窃”的! 也就是“良心”确实是会被狗吃了的。而丧失人的理性,是非,对错,善恶的价值观与判断力。

一个人如果能够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常常祷告,遵循神的典章与律法。这一个人的生命就会慢慢被改变,就会慢慢具有神的品信,与人格。 与好人,善良,诚实而且正直人交朋友, 自己也会被变的有教养,有知识和好的品格。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天天与狗,蛇,猫在一起良心就会被狗吃了。

如果一个人不能够把握自己的情感与“分寸”!?也就不要饲养宠物!如果一个人有时间,有精力就首先尽心,尽性,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然后爱自己的家庭,丈夫与妻子,还有子女,又要爱邻舍如同自己。这样就很好了。

如果想交朋友,也尽可能与好人,善良,诚实而且正直的人交朋友!尽量避免,甚至于不要与狗官,狼心狗肺,狗头军师,给他人做走狗的人交朋友! 这种人虽然很符合和满足人性,常常察言观色,摇尾乞怜,忠心而讨主人喜欢。 但是,这种交往使得自己会丧失生命和高尚的人性与人格。

兽性的生命属性的本质的内在都是一致性的.这一类人 狗眼看人低,仗势欺人,欺善怕恶,欺软怕硬, 没有正义感,没有理性,是非观,和价值观!他们不分辨事实和追求真理,只追求好处,甚至于唯利是图!而且,他们会用他们自己的意识与判断来影响环境与自己,例如,中国一位罗援少将军(军人往往被培养和训练成为,走狗型人格,崇尚暴力,缺乏理性,缺乏独立思维和判断,服从命令,冲锋陷阵,当然这是一种职业需要)常常给领导人出谋划策,炸沉他美国两艘航空母舰,让美国害怕! 日本的军国主义就是军人干政,把日本带上军国主义道路的。

我在前面一篇文章《做人要特别小心自己身边的狗头军师》中阐述我们要特别小心身边和周围那些“狗头军师”,这些人善于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常常给人出一些鬼主意,鬼点子(占小便宜呀,耍小聪明呀,挑拨离间,搬弄是非的人)。这种人看起来表现“忠于”你!?处处给你表忠心,甚至为你冲锋陷阵,摇尾乞怜的?这些人表面上看起来很忠心,很爱国,爱自己? 事实上是把人,把国家和民族往沟里面带!往火坑里面推!看看日本军人主导下的军国主义道路,还有纳粹法西斯主导下的德国!
 

温东仔

活跃园友
2010-08-13
11,133
3,310
24 天前
#25
习大大称帝时,大部分知识分子沉默,大家心里明白,除非改革体制,否则就是你整我我整你,事后只有称帝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对手干掉。
称帝可以搞君主立宪嘛,日本天皇已经历经和三代天朝打过交道了——满清,民国,红朝,后面是什么?天皇还在等!
 

周雅

活跃园友
2009-09-07
2,057
3,410
24 天前
#27
小玫红为自己身为新四军的第三代和接班人而骄傲。作曲家吕其明老先生的父亲也是新四军的,我突然觉得吕老很亲切:)

新四军军歌
小玫红原来是红三代啊!!一颗红心时刻献给党,失敬!失敬!
 

ccyyyycc

知名园友
2012-01-31
6,454
5,245
24 天前
#28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格局莫过于敬畏上帝和尊重人性。

西方社会已经把这一理念提升到极致,作为人是无法超越的。中国人接受这一理念也是早,晚的事。中共的那一套只是螳臂挡车,不足挂齿。
帝哥就是因为不尊重人性把俩娃哄出家门了。
 

j0n6dj2y2w

知名园友
2016-01-11
32,302
17,069
24 天前
#35
谁说书生百无一用
谈笑那风生
只靠那三寸不烂
莫笑文人迂腐寒酸
大肚能容
偏有那义胆忠肝
义胆忠肝

也知道自古漫漫人生路
只不过这人间世道不该贫的贫
不该富的富
也知道难得糊涂才是福
却忍不住要为天下
天下苍生登高一呼

一副铁齿 嚼烂那层层叠叠你来我往的人情关系网
一口铜牙 咬断那肮肮脏脏尔虞我诈的权力斗争路
一个烟袋 装满了许许多多嘻笑怒骂的风趣幽默事
一支秃笔 写出那风风雨雨恩恩怨怨千古传奇一部部
谁说书生百无一用

 
2008-04-07
1,453
287
24 天前
#36
原标题:神木少女被杀案背后:少年江湖与叛逆青春

  澎湃新闻记者 朱莹 段彦超 实习生 江敏学 唐超男

  10月初,14岁少年张浩告诉朋友刘云菲,自己杀人了,很后悔。

  说这些时,他声音有些抖,脸上浮现出害怕的表情。想到身患尿毒症的父亲知道后可能撑不过去,他哭了起来,说“想多陪陪父母”。

  9月23日,在强迫一名15岁女孩卖淫、将其殴打致死后,他和几位同伴将女孩分尸、掩埋。这之后,他总感觉背上有东西压着自己,肚子痛,想着是不是女孩来找他复仇了。

  杀人后,他曾陪父亲到西安看病。11月12日,就在父亲接受第二次肾移植那天,他跟同伴去延安偷盗。被捕后供述,曾在神木杀人。

  此前一天,刘云菲干哥哥带着她,还有两个朋友去找被杀女孩遗体。他们给张浩打QQ电话,问掩埋地址,一个陌生的声音在电话中让他们“别多管闲事”。

  因为去错地方,遗体没有找到。当晚,刘云菲干哥哥报了警。

  八天后,女孩遗体被挖出,是失踪近两个月的初三女生吴婷。

吴婷吴婷
  “谁不动手,下场就跟她一样”

  刘云菲说,张浩告诉她,9月23日那天,他刚交往几天的女友杨静约吴婷到东山路果园见面,之后把吴婷带到金鹏商务宾馆,强迫她卖淫。

  再之后,吴婷被带到杨静前男友的家——位于燕合茆渠居民区的一栋两层房子。案发前,杨静借住在二楼。

  张浩和杨静下楼买零食还有一瓶酒,上来后,发现吴婷衣服被脱光,白天宇、乔力、何文丽三人打了她。

  他们给吴婷灌了一大玻璃杯白酒。有人说“谁不动手,下场就跟她一样”,张浩害怕,和其他人上前踢了几脚,打她。

  打了一个多小时,五人去另一间卧室。第二天早上发现吴婷死了。当晚,他们叫来李晓伟,将吴婷埋到附近一处土坡墙角。做这些时,张浩心里怕,怕坐牢。

  11月19日,五六辆警车开进狭窄的小巷。近百人的围观中,四名嫌犯从车上下来。案发地一楼租户记得,那天上午10点,杨静身穿蓝色囚服、黑色打底裤,被两位民警押着上楼,她“看上去特别平静,没什么表情”。

  没多久,另一名身穿囚服的少年上楼指认现场。随后,警方在附近土坡里挖出少女的遗体——被一个绿色货用蛇皮袋包裹着,上面系有麻绳。

吴婷遗体掩埋处周边 澎湃新闻记者 朱莹 图吴婷遗体掩埋处周边 澎湃新闻记者 朱莹 图
  作案工具——一把10多公分长的小刀,也被警方从房主谢辉家对面的旱厕里捞出。

  11月27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看到,谢辉家二楼右侧房间为套间。进门就是客厅,再往里是卧室。揭开客厅沙发上的铺单,可以看到,沙发头部一块足球面积大小的海绵已被警方割走,边缘隐隐能看到血痕。

  案发后,谢辉将家中能洗的物品洗了个遍,还请来法师做法,在大门、床头贴上了黄色符咒。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好心收留”杨静,却引来血光之灾。

  “长大出去就只能由着她了”

  谢辉第一次见杨静,是在去年下半年。17岁的儿子谢勇领她回家,介绍说是女友。谢家人不支持两人处对象,但管不了。

  杨静老家距神木县城约二十公里,村庄坐落在连绵的山坡间,所在镇约有16000人,留守的2000多人主要是“老弱病残”。放眼看去,村庄里大多是旧窑洞和简易平房。

杨静老家村庄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杨静老家村庄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
  杨静老家只有一口窑洞,不到25平方米,一张堆满杂物的土炕占去三分之一。

  两岁时,杨静患羊癫疯的母亲跑了,奶奶将她带大。7岁时,她到县城上学,跟着父亲在校外租房住,很少回老家。父亲在煤矿干活,平时很忙。

  刘云菲和杨静小学同校。她印象里,杨静读小学时很听话,性格偏内向,成绩不太好。父亲管得严,经常打她。初一上半年她就辍学,之后在一家汉堡店发过传单。再之后,她听说杨静名声不好。

  “我们劝她爸不要打,不打又管不住。”杨静大妈说,十二三岁开始,杨静就不怎么听管教。前年10月,杨静辍学被送回老家,和奶奶生活到去年3月。她嫌奶奶“手黑”,不爱吃她做的饭。坑头被花布罩住的黑白电视,是她在老家唯一的消遣。后来,电视也坏了。

杨静老家窑洞内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杨静老家窑洞内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
  夜里,山村寂静且黑,杨静要靠着奶奶睡,“才感觉安全”。

  在老家“吃不好、睡不好”,有一天,她告诉83岁的奶奶,要去市里玩几天。这一走,再没回来。她在老家唯一留下的东西,是一顶白帽,帽顶和帽沿缀着挂有小铃铛的银色铁圈。

  “就像养神一样,长大出去就只能由着她了。”杨静父亲说,他曾教训女儿别带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回家,女儿不听。去年,女儿离家出走,就再也联系不上。

  今年7月左右,他接到榆林市佳县警方电话,说女儿盗窃摩托车、砸汽车,由于未满16岁,让把她带回家教育。一起被抓的还有谢辉儿子谢勇。后者年龄够,被关了起来。

  回来后,杨父问女儿在哪儿上班,她说在火锅店、食堂,但不说具体地方。

  谢辉记得,杨静和父亲打电话时,说话很冲,埋怨比较多。

  今年8月,杨静给谢辉打电话,让去西安一家派出所找她。谢辉赶去后被民警告知,杨静报警说被几个男孩强奸后逼迫卖淫,因为不从被打。

  11月26日,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负责该起案件的民警,对方回复称,杨静的案件已经到了检察院,“认定不构成强奸”,但他没有回应“被迫卖淫”的说法。

  谢辉妻子回忆,那次杨静被打得全身乌青,腿、脚、胳膊上都是烟头烫的伤。全身除了一个斜挎包,身上那件衣服,晚上洗了白天穿。

  报警后,谢辉带杨静回神木。家中二楼没人住,见她可怜没地方去,谢辉便让她暂住那儿。

  邻居回忆,杨静画着浓妆,打扮成熟,“一看就是混社会的人”。那段时间,她经常带朋友回家,嬉闹到凌晨两三点,凳子声、玻璃瓶声不断。

  中秋节前夕,杨父打电话问母亲,杨静有没打电话回去,母亲说没有。他不知道,那个中秋节,包括女儿在内的7个未成年孩子,人生命运就此改写。

  “逆反心理”

  “不用太管我,管的太严,逆反心理。”

  8月31日,吴婷微信上跟母亲李秀娟说。李秀娟回“你说我跟你爸哪里对不起你,你说出来,我们会改,但你要从你的立场上想想你有错么”、“有啥事你尽管说出来,不要一句也不说”。

  吴婷没有回复。

  微信聊天记录中,李秀娟常常一连发好几条消息,问女儿什么时候回家,女儿回以“嗯”、“哦”、“呵呵”等,有时干脆不回。

  这种疏离持续了一段时间。

  11年前,李秀娟和丈夫吴峰从山西兴县老家来到神木安家。吴峰跑运输拉货,李秀娟在家带孩子,今年开始去KTV做保洁,晚6点干到次日凌晨2点,除了周末,几乎没什么时间陪伴女儿,跟女儿沟通也很少。

  吴婷小学同学张雪如记得,吴婷小时候很乖,跟同学关系不错,“不喝酒,不和社会上的人混,也不谈对象”。上初中后,她开始偶尔逃课,有时一下午甚至一整天不去学校。

  一名初中同学介绍,吴婷很少说话,学习成绩在班上属于中等。

  好友周瑶听说吴婷在班上几乎没有关系好的同学。她对同学说:“赶在初三之前,我要全班人看见我绕着走。”

  去年年底,吴婷有了自己的手机。她申请了好几个QQ号,在网上认了些干哥哥干姐姐,有的没念书。

  早已辍学的张超比吴婷大2岁,今年四月,两人相识于一个有700多人的QQ交友群。吴婷主动加他,找他聊天,互发照片,之后认他做干哥哥,约他见面。

  两小时后,两人在二郎山见面。张超发现,网上主动活跃的吴婷,线下话不多,不太爱笑。她喜欢走在张超后面偷拍他,然后将照片发到QQ空间。张超问她为什么,她说喜欢就拍了。

吴婷吴婷
  在他看来,吴婷性格倔强,心思单纯,喜欢黏人,对朋友好。有一段时间,他失业没钱,吴婷便经常请他吃饭。

  周末时,一群人经常逛街、唱歌、去游戏厅。唱歌时,吴婷从来不唱,在一旁聊天、玩手机或是拍照。她QQ空间里,有不少KTV里拍摄的视频,男孩们吐着烟圈、喝着酒。

  吴婷也问张超要过烟,张说“你会抽烟我怎么不知道”,吴婷回“你不知道的还有很多”。

  张超曾看到吴婷胳膊上有数道刀痕,吴婷说,自己以前吃过安眠药,甚至想过跳楼。

  周瑶也听说,升初二时,吴婷曾喝肥皂水自杀。这事被人传出后,吴婷给她发消息“我好难过,竟然有人背叛我”。周瑶安慰她,她不回消息、不说话,“像个自闭症很严重的孩子”。

  吴婷还曾让她帮忙开家长会,说爸妈不让她玩手机,骂她不争气、成绩不好,“她说每次听到这个,感觉像个木偶人一样,要努力听完,再努力掩藏。”

  “孤独”

  7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吴婷跑去找张超,之后不愿回家。当时张超住在朋友店里,便让她睡一间,自己和朋友挤一间。

  第二天一早,他送吴婷到她家附近的学校。刚分开不久,李秀娟打电话说女儿失踪,给她报案了,让他去趟派出所。张超过去后,李责怪他把女儿带坏,张超觉得冤,便和她吵了起来。之后去学校找吴婷,训了她一顿。

  张超记得,那次吴婷说父母打了她。但李秀娟表示,自己打孩子,只是在她背上拍一下,并不是真打。

  一个多月后,吴婷再次离家出走,被张超收留。李秀娟打电话询问,张超说她想第二天早上回。次日下午,李秀娟看到女儿和另一个女孩在奶茶店,以为是那个女孩拐走了女儿,要报警。女孩气哭了,张超一怒之下删了吴婷QQ,说不再跟她联系。

  他记得,李秀娟让他离女儿远点。

  张雪如说,吴母也埋怨过是她把吴婷带坏了。找不到吴婷时,经常打她电话询问女儿下落。今年九月快开学时,吴婷问她能否收留自己,她说得看吴母是否同意,吴婷回“别管我妈”。

  张雪如记忆中,吴婷至少谈过三四个对象,最长的处了一两个月,最短的才一天,有的没读书。这些,李秀娟夫妇并不知道。

  张超觉得,吴婷将自己包裹得很紧,很少流露内心。只一次,张超送她回家,送到巷子口分别后回头看,她还停在原地,双手抱膝蹲着,看上去很“脆弱”。

  “既然你们都这么讨厌我,那我不会再打扰你们了……一个人的世界,孤独其实属于我……这世间早已没我留恋,倒不如一醉沉沦,放荡不羁。”5月19日,吴婷在QQ空间写道。

  9月20日,她在网上问张超,李晓伟是什么样的人,张超说他人不行,劝她“千万不要接近他”。而李晓伟也曾在聊天时透露对吴婷“感兴趣”,张超让他不要对妹妹有企图。

  9月22日晚上6点多,吴婷出门,说给同学送东西,整晚没回。

  第二天,李晓伟朋友告诉张超,吴婷和李晓伟在一块。张不知道他们怎么联系上的。

  也是在那天中午,张雪如和吴婷一起去了明星网吧,在里面坐着聊天、玩手机。下午一两点,吴婷一个人走了。三点左右,张雪如微信上问她和谁在一起,她说和表哥一起吃饭,之后要去东山见一个女孩,让她在网吧等自己回来。

  吴婷最终也没回来。

  得知她出事后,张雪如想起,9月22日那天,嫌犯何文丽曾给她发消息“出来不”,她没回。她不敢想,那天如果出去了,会发生什么。

  少年江湖

  在陕西神木,学校附近的饮品店是辍学少年们最常去的地方。

  在那里,点一杯五六块的饮料,或是来份不到10块的小吃,可以待一下午。少男少女们聚在一起,玩牌,抽烟,蹭网,自拍,消磨时光。

  几名嫌疑人都曾是店里的常客。

  17岁的李晓伟,朋友对其评价大多不佳。在张超印象中,李晓伟“见一个追一个”,欠他几百元至今未还。另一名朋友记得,他奶奶曾让他帮忙提东西回家,他不肯,在广场上冲她大吼。

  卫雨薇刚认识李晓伟时,他便搂抱、骚扰她,让跟他处对象。今年7月,他还以介绍兼职为名,将她和两个朋友带到一家酒店,先让化妆,穿上暴露的裙子,之后劝她们陪酒,一次200元。女孩们不愿,他的朋友拦着她们,威胁“今晚必须有一个人干”。

  14岁的白天宇,在不少朋友眼中,“不像会杀人那种”,拿刀都会手抖。初中好友介绍,他有两个姐姐,父亲嗜酒,经常打他,他平时住二姐或亲戚家,只有二姐管她。

  刚上初一时,他还会认真学,成绩也很好,后来慢慢就不学了,“感觉被带坏了”。初一下学期开始偷东西,有一次偷了两袋游戏币,价值四五千元,被民警找到学校,赔了钱,写了检讨。去年九月,他初二上了两周就转学,没过两周又辍学了,跟着一群小混混,被打过四五次。

  15岁的乔力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双胞胎弟弟,母亲种地,父亲常蹬辆三轮,家里条件不太好。同住一个小区的朋友记得,乔力成绩不太好,六年级开始抽烟,之后经常和一群人在饮品店抽烟,初三没读几天就辍学,“看起来可跳(调皮)了”。每次碰到她,就找她借钱买烟。

  5年前,张浩父亲张建华查出患尿毒症,母亲给他捐肾,之后手术、服药,五年花费80来万。一家人在县城租了间不到20平米的房,吃穿全靠张母打工。吃药则靠张浩的爷爷放羊、奶奶种地补贴。

  张父的一位朋友记得,张建华曾训斥儿子“天天跟不三不四的人玩”,叫他“要好好学习,没钱我也供你”。张浩站在父亲面前,笑脸中夹着一丝害怕,说“我好好学习”。这让他觉得,张浩虽“跳”,但胆子不大。

  15岁的何文丽,一个朋友觉得她人好,曾在自己失恋的时候安慰他、请他吃饭。另一个朋友却记得,何文丽加他微信后几次找他借钱,提出要跟他处对象,还让他去陪她。

  “团队”

  多名辍学少年告诉澎湃新闻,神木有一些小混混“团队”,多的有上百人,最少的才几个人。所谓“团队”内大多有“规则”,加入需先交钱、挨打,出事团队会帮忙处理。几名嫌犯几乎都是“团队”里的人。

  “我们都是群居动物。”张超说,混圈的人大多没什么钱,有的会找服务员、前台之类的工作;有的不工作,三五成群地晃荡,晚上挤在五六十块一间的廉价宾馆,或是网吧包夜,打游戏、看电视。

  他们大多身上带伤。18岁的陆晨飞小学没读完就开始混社会,刚开始一个人,老被打。后来加入一个“团队”,老大20多岁,带了五六十个小弟。他后面还有老二到老十二。

  在扛住了老大飞来的一脚后,陆晨飞成了最小的“头头”老十三,“感觉人生终于突破了,现在也能打别人了。”

  陆晨飞说,一次他被另一“团队”的人带到一家宾馆。20多个人围过来,椅子砸到头上,脚踩过来,腰被捅了一刀,满身是血。他感觉自己快死了,心想“要是活着出去,一定打回去;要是死了,也要拉个垫背的”。等对方打累睡着了,他逃了出去,头上缝了十多针。

  在这之前,他还说自己脚上被割过一块肉,坐了半年轮椅,身上伤疤遍布。

  “团队”在“老大”出狱后解散,一个月前,他加入了第二个“团队”,有115人,他是老三。虽然规定“不偷不抢不打架”,但打架无可避免。几天前,他走在路上,被两个没认出的仇人从后面踹了一脚,他立马打回去。

  陆晨飞的“老大”李扬,自称曾被人拿刀刺大腿,失血过多晕倒,之后胃病复发住了两三个月院。在他的“团队”,所有加入的先看背景,干过坏事的不要;之后挨他一拳,抗得住的才要。加入后每两周交一次费,学生一次20,不上学的一次50。

  他还建了个13人的女帮派,“混得可好了”。不过最让他引以为豪的是,曾打过敲诈小学生的混混。

  他经常请兄弟们吃饭、唱歌,给他们开宾馆,一个房间最多睡十几个人。但他自己,也只是个凉菜师傅。在接受记者采访后,他直白地开口借钱。

  六年级辍学后,陆晨飞学过理发、纹身,在饭店当过服务员,断断续续地混,一开始只是想不被人欺负,现在开始觉得,“这样混着,天天打来打去也不好玩,又打不出来钱。”

  18岁的他,“不想打了”,想找份饭店或理发店的工作,安稳地生活。

  “我也要退了。”李扬说,他也马上要离开神木,去西安一所音乐学院继续读书,对混混的生活“倦了,烦了”。

  “不敢报案”

  李扬心里有道疤。

  去年,女友小越被一个未成年女孩和她的朋友骗到宾馆。对方给小越化妆后,要求她献出“第一次”,她不肯,便遭到群殴和侵犯。当他在街上看到女友时,她半边脸红肿,嘴角有血丝,头发凌乱,脑后鼓起一个包。

  小越害怕地抱着他左右张望,说自己第一次没有了。李扬“死的想法都有”。

  小越父母知道后,害怕传出去名声不好,没有报警。

  11月28日,小越告诉澎湃新闻,不敢报警是怕对方报复,那时也不会留证据。让对方知道是谁举报的,“那个人会死得很惨”。她透露,跟她一样被骗去侵犯过的女孩几乎都是未成年人,“她们不敢报案的,只会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如同两个人。”

  小越说,有的女孩被强迫后,可能会自暴自弃,走上卖身之路,也有的会变得性格内向,有抑郁症。

  卫雨薇也曾差点被“带走”。今年10月下旬,一天晚上她和家人争吵后,去朋友家楼下等她。一个男网友得知后骑摩托车来找她,说可以送她去另一个朋友家。车行驶到路边一家饮品店后停下,两男两女从店中走出,追上来围住她。

  其中一个穿着很“社会”的女孩让她站到自己面前,卫雨薇心里害怕,说“我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我怕了”,慢慢往后退。对方询问她跟家里是否联系、念书怎么样、住哪儿等问题,其中一个认识她的男孩放她走,她立马跑了。

  多位受访者向澎湃新闻透露,一些团伙会通过网络、熟人介绍等方式,寻找长相漂亮、不念书或跟家里不常联系的未成年女孩出去陪酒或卖淫。

  去年5月2日,神木开发公司附近,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被捅死。多名知情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嫌犯马某对该少年的未成年女友王萍有意,遂行凶。王萍也是杨静、何文丽的好友,在神木“混社会”。

  一位熟悉王萍和当地“团队”的知情人士说,很多女孩接触“团队”后“慢慢被引诱、带坏”,“有些当着父母的面,该抽烟还是抽烟”,有的甚至从事卖淫。不过,即使是卖淫的女孩,也极少以此营生,多数是没钱花,才做一次。

  该知情人士称,这些混混“团队”并非有多大的社会背景,一些“进派出所跟回家一样”。

  “神木检察阳光检务”微信公号曾披露,2017年,神木县人民检察院受理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8件11人,其中强奸案6件9人,7名嫌犯为未成年人;被害未成年人呈低龄化趋势,14周岁以下的有4人,14至16周岁的有2人。作案手段以喝酒、玩游戏后诱骗性侵为主。

  命案之后

  11月26日,澎湃新闻探访涉案的金鹏商务宾馆,发现已经关门停业。

涉案的金鹏商务宾馆已经关门停业。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涉案的金鹏商务宾馆已经关门停业。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图
  记者入住附近一家酒店,遇到警察临时检查。酒店前台说,一般发生大事后都有警方抽检,这两年主要有三次:去年的神木未成年人被杀,今年的米脂校园砍杀事件和此次神木少女被杀案。酒店台球厅也于近日关闭。

  两名家长告诉澎湃新闻,案发后,神木一些幼儿园、小学、初中开展安全教育。校领导去派出所开会后,回校举办家长讲座,引导家长营造和睦的家庭环境,教育孩子“不要打,要多鼓励”。还有派出所领导讲述了带孩子去派出所参观审讯室、戒具的经历,鼓励家长带孩子们去参观。

  11月29日,神木市八中附近的一家饮品店里,七八名少年在抽烟、玩手游。17岁的刘雨说,因为太调皮、老打架,去年年底,班主任要求读初二的他办病假,直到初三毕业。这样他在外面惹事学校没责任,自己也能领到毕业证。

  当父亲走进卧室,告诉他上不成学时,刘雨看到父亲两眼湿了,却强忍眼泪。他心里突然很酸,“医院病历都是父亲托关系办的。”

  几天前,班主任电话通知他回去上学,“不听课也行,只要不调皮捣蛋就可以”。另有三名病假辍学的少年最近也接到回校通知。一个16岁的男孩显得有些烦躁,他自知调皮,“校长收不收还不好说”。

李秀娟李秀娟
  失去女儿的痛苦已将李秀娟淹没,她病倒了,说话没什么气力。眼下,案件的调查结果是她最大的支撑力。

  作案后,何文丽发了三条动态,“你就委屈点,栽在我手里行不行”。配图中,她画着浓黑的眼线,涂着红唇,或躺床上妩媚撩发,或斜对镜头卖萌。

作案后,何文丽发了三条动态。作案后,何文丽发了三条动态。

  杨静则跟着同伴,先去一个村庄盗窃,因未满16岁被放出;后躲到另一乡镇,卷入一起卖淫案件,10月刚满16岁的她,被关起来了。杨父透露,女儿已向神木警方说了之前西安报警的事。

  在乔力家,乔父面色沧桑,头发炸开,看起来很憔悴。面对记者的来访,他说了句“什么都不知道”,就关上了门。

  今年夏天,张浩父亲帮人开洒水车,身体突发不适,治疗花了8000多元。10月时,第一次移植的肾发现衰竭,11月12号接受了第二次肾移植手术。

  张家房产、车辆都已变卖,还在网上发起50万的治病筹款,迄今只募捐到6505元。家人至今不敢告诉他儿子的事。

  卷入这起杀人案后,张浩QQ空间中的状态“再见”“好想死”“搞钱”“烦”……似乎透露了他内心的挣扎。

  10月16日,他又发了张黑白自拍。照片里,14岁的他眉头紧锁,眼神茫然又空洞。“我才十几岁,为什么活得这么累” ,他说。(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点击进入专题:
15岁少女疑被同龄人强迫卖淫后肢解掩埋
责任编辑:赵明
 

heyday

低头的那个才是我
2008-06-14
1,307
2,378
24 天前
#37
荣剑写的很好,屡战屡败,匹夫之责,唯求尽心尽力,

:“四十年改革已然谢幕,三千年变局依旧激荡,在此时刻,上溯康梁以来,知识人坦然立危墙之下,徒手挽狂澜既倒,求维新求变法求改革,前赴后继,不绝如缕,屡战屡败,虽败犹荣…..而今时间轮回,历史三峡千回百折,吾辈已尽天命,践行人事,徒有努力,不计其功,惟求尽心尽力,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天下之大,吾土吾民,岂容一家之姓! 匹夫之责,无求功名,惟求尽心尽力,即使前功尽弃,听从内心召唤,从头再来!”
终究是乐观了。以今日白色恐怖之手段,如果没有外部支持,连谭嗣同的引刀一快都不会有人围观。
且等冷战持续个三五年,下一代起来再看吧。
 

Fascination

活跃园友
2010-04-13
4,948
4,281
24 天前
#39
小玫红原来是红三代啊!!一颗红心时刻献给党,失敬!失敬!
微不足道的三代~~
小和尚和首付大人在的时候,我就躲在他们身后作威作福,他们不在的时候,姐72变,变成没心没肺听韩国女团歌儿的FAS。

《闪闪的红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