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通往中产之路通畅的社会,有常年呆在底层的人不是社会之耻而是底层自己之耻

科学养猪

知名园友
2011-10-11
17,838
6,660
2018-01-12
#41
认识一家,夫妇都是婴儿潮出生的,专业工作,退休了。但男的得了癌症,去美国治疗。家里一贫如洗了,顿时从中产变成底层。所有的钱用来治疗,还需自己民族社区筹钱。
说明了:
底层不可耻,有时候,一场病就从中产变底层。
中产,不太难;底层,一场意外和灾难,分秒掉进底层。
本末倒置, 都患了癌症,还在计较底层高层的。
 

科学养猪

知名园友
2011-10-11
17,838
6,660
2018-01-12
#42
基本上,很在意底层高层的人, 没什么良心的。 我说实话。
 

abx

我就是我
2017-04-16
11,425
20,124
2018-01-12
#44
高贡献? 俺的理解是:
干哪行爱哪行,比如你是制矛的,制造出来的予就必须能戳穿所有的盾,比如你是造盾的,制造出来的盾就必须能抵挡所有的矛,比如你是指挥制矛和造盾,你就要让他们各自爱上自己的工作,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最重要的。比如你是医生,你就要想办法医好所有的病人。比如你是政治家,你就要精于玩弄人心操控选举。
有高贡献,挣钱应该不是问题。
In short, Everyone works hard to reach his full potential.
我理解到了你的精髓了吗?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5,534
19,579
2018-01-12
#45
我一直很想搞清楚“底层”这个概念,借此宝地请教各位。
这是一个以“收入”、“社会地位”来划分的?还是以“为社会做岀贡献多少”来判断的?或者是其它什么?
没搞清楚之前,似乎很难正确理解自己属于哪个档次。
你不会自学?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Lower_middle_class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5,534
19,579
2018-01-12
#50
否则如何了解彼此
我以前有个同学叫常有理
会为他任何一个行为和想法找出一个道理
 
2007-08-27
2,513
385
2018-01-12
#52
我以前有个同学叫常有理
会为他任何一个行为和想法找出一个道理
本来就是这样啊,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不同判。
任何行为和想法都没有问题,只要能讲的出道理,道理讲不通的还有歪理强权什么的。
例如:国家机器指的并不是一个扬声器。又例如:山大王要收过路费。
 
2007-08-27
2,513
385
2018-01-12
#54
哈哈, 好帖, 赞,
实际情况是, 一半人找到热爱的工作, 另外的一半找到一个饭碗,
对于饭碗来说, 得有点爱好, 论坛扯淡啊, 装个收音机啊, 打个家具或打老婆啊,
饭碗里面有好菜也有烂菜,打老婆有时候也被老婆打?热爱的工作里面就没有人在你椅子上下钉子?
 

abx

我就是我
2017-04-16
11,425
20,124
2018-01-12
#55
哈哈, 好帖, 赞,
实际情况是, 一半人找到热爱的工作, 另外的一半找到一个饭碗,
对于饭碗来说, 得有点爱好, 论坛扯淡啊, 装个收音机啊, 打个家具或打老婆啊,
躺在床上生病,有人发薪赏,还有人陪聊天,管他工作是热爱还是饭碗。不过没工作就没了饭碗,倒是提醒,病好了还得工作不是。
 
2007-08-27
2,513
385
2018-01-12
#57
当然有中间状态了, 做鸡的偶尔也能遇到蔡锷之类的人才, 永垂青史,
宋庆龄做秘书的, 不是一个值得热爱的工作, 人家最后做到了国母,
反对你贬低鸡!也反对你把这两个例子放在一起来谈,容易引起广大园友误会。
性工作也是一种职业,也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
不止宋庆龄做到了国母,江青也做到了国母。
 

sabre的马甲

知名园友
2011-06-20
6,767
10,038
2018-01-12
#58
性工作也是一种职业,也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的。
不止宋庆龄做到了国母,江青也做到了国母。
人家江青是电影明星, 相当于南希里根, 跟国际接轨的路子,
嫁的次数多点而已, 不是鸡,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5,534
19,579
2018-01-12
#59
我以前有个同学叫常有理
会为他任何一个行为和想法找出一个道理
偷偷地告诉你,我就是那个曾经的常有理
 

未尝不可

知名园友
2015-11-01
15,534
19,579
2018-01-12
#60
本来就是这样啊,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但不同判。
任何行为和想法都没有问题,只要能讲的出道理,道理讲不通的还有歪理强权什么的。
例如:国家机器指的并不是一个扬声器。又例如:山大王要收过路费。
多谢理解,呵呵,
俺多想有歪理强权啊,这样就能横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