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公正翻译 超级签证、新移民探亲旅游保险 Mauve Hair 陈雷:素里房地产专家 兰里地产经纪JennyMa 王瑶:专精西温、北温 DavidPan:温哥华地产经纪 Mandy Xie CIBC贷款顾问 地产经纪:赵瑞超 平价、全职、温哥华 地产经纪:Tony 张 温哥华地产经纪:TonyChen

对比朝鲜,中国民众其实更苦

大难不死

活跃园友
2016-10-03
3,399
3,402
2017-02-15
#1
网络转载 侵删


中共对维权律师、宗教、言论的管制,尤其在洗脑宣传的文艺表演形式上,比如春晚,让人产生中国越来越朝鲜化的感觉,朝鲜金家和中共本就是一丘之貉,此前,在中国互联网上遭到很多网友的调侃嘲弄,其中还包含着迷之自豪感、优越感。也有很多人把金家和朝鲜人民混为一谈,当然这与中共长期党国不分,爱国就得爱党的洗脑宣传分不开的。其实仔细分析一下,中国民众没什么可自豪的,朝鲜金家和中共都是邪恶政权,中共的邪恶实乃更高级、更稳固的邪恶政权,大体来说,中国可称之党天下,可朝鲜可称为家天下。从政权的稳定性来说,党天下要远远超过家天下,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中国人民要承受更长时间的盘剥、吸血,而要摆脱中共的邪恶统治,需要花费更大的代价,虽然说现在还有朝鲜民众在挨饿,但长远来看,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民众,是比朝鲜民众更苦逼的一群人。

1、掠夺团伙 VS 一家王朝

众所周知,中国的所有产业和资源均被中共的权贵阶层(下称“赵家”)占据着,这个权贵集团是由很多利益团伙和家族组成的,而且还在不断产生新的权贵家族,而且划分了不同的势力范围,比如李鹏家族对电力系统的霸占,叶剑英家族在南方的深耕,他们就是一个装备精良、运行高效的吸血机器,就像清末谢缵泰的时局图中描绘的各列强瓜分中国一样,只是现在列强变成了各个赵家家族,瓜分的方式也更深入彻底。它们往往独占一个产业或地域,不同势力之间合纵连横,开足马力对中国人民进行吸血。他们在吸血成果上互相竞争攀比,在吸血手段上互相参考学习。共同维系着一个对中国民众的吸血机器。

和中共权贵一样,金家也是一个吸血魔鬼,但其核心始终只是金家及周围有限的一伙人,不比赵家是一个庞大的团伙,而且赵家还要拿中国民众的血用来结“友邦”之欢心,换取所谓国际上对赵家政权的支持,如此,赵家就需要更多的血,对于供血者——中国民众来说,就要被压榨出更多的血,受到更多折腾和盘剥。中国权贵阶层自知用来吸血的资源需求量大且不断增长,为了更长远的吸血,他们有时会采取一些手段,给民众一点喘息的机会,待养肥了再榨取,这就是所谓的改革,而所谓二胎政策,不过是发现血不够了,需要更多可供吸血的资源。

从民众的负担上看,中国民众的负担更重,承受着更深的也可能更长时间的盘剥。

2、分布式系统 VS 单点系统

有时候我们也会看到赵家内部也会因为分赃不均或者争脏夺食,发生矛盾,有时还会发动、利用群众等来作为政治斗争手段,比如文革,比如反贪,比如泄露一些消息到外媒或网络上来打击政治对手。但本质上他们是一伙的,其基本底线是维持这个吸血机器稳定运行(所谓维稳),所以不同的吸血团伙之间会形成一个多头的攻守同盟,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不同权贵家族为了吸血利益绑在一起,形成一个分布式的剥削系统,即使某个家族在权斗中被打掉或为安抚民愤暂时牺牲掉,不会影响这个吸血系统的正常运行,被打掉家族的势力范围马上会被接管或瓜分,继续骑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

而金家本质上还是一个单点系统,其核心只有一个家族,一旦发生故障(单点故障)这个系统就会有变数。不管是古代的中国各个王朝,还是金家等家天下的国家,老皇帝挂的时候,总会有段不稳定的时间,而且金家内部有时还会有些内耗,这不,金正男刚刚被暗杀了。赵家权力交接的时候,虽然也是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但不影响吸血大局,系统总体还是处于稳定状态。

3、多重防护 VS 糖葫芦串

赵家的吸血机器会利用权钱收买、利益诱惑、暴力威胁,把社会不同力量聚集起来以帮助吸血机器运行,一方面,发明创造出各种吸血手段,一方面也形成一个重重的防护体系。基本的结构可以分为核心圈,外围圈,奴才圈,打手圈和炮灰圈。核心圈就是掌握着核心权力和核心影响力的,利益也是拿大头,即各个阶段的红色家族,比如掌管着保利的王震家族,邓小平家族,叶剑英家族,李鹏家族等;外围圈就是聚集在这些红色家族周围的主事的人了,各个家族在军界,政界,商界的代言人,白手套等;奴才圈就是代言人下面具体办事的人员,吹鼓手们了,被收买或主动滚舔的高级五毛,砖家叫兽们,比如张维为、李世默及各种雷人雷语的砖家;打手圈就是一些国家机器,公检法,国保城管,五毛自干五了,用黑社会式的暴力、“法律手段”、语言舆论来从肉体上折磨,精神上泼脏污蔑。比如周小平,胡锡进,环球屎报,CCAV;炮灰圈就是那些体制内底层的那些人了,以及用以平民愤,推卸责任的替罪羊,临时工们了。

这些不同层级的力量就形成了一个个保护圈,每个层级也是一个多头体系,这就组成了一个稳定的防护体系,吸血时一拥而上,个个竞争,层层盘剥,进一步加重民众负担;遭到反抗或攻击时,有多重防护来保卫这吸血机器的核心,甚至可以暂时牺牲掉部分炮灰来维持着权贵的政权安全。而朝鲜就像一个糖葫芦串,金三胖就是那根棍儿,如果金家出了问题,就树倒猢狲散了,相对就不那么稳固了。

这就是从吸血机器的稳定性上看,中共吸血机器结构更稳定,抗击打能力更强,不管内部外部,都不易被破坏。

4、责任分散 VS 债务明确

赵家的吸血机器是由一个个权贵家族组成,还是分布式的,有朝一日被打倒清算的时候,责任还不好落实到具体的单个家族势力上,虽然个个都跑不了。但他们在作恶的时候,心里可能不会有什么畏惧,作恶后也不会有什么愧疚。套用一下旁观者效应的思路,作为整体,他们是恶的,甚至自己也会有所认识,但个体上,每个人就认为作恶的责任在于别人,在于组织,自己只是一个被动者,本人也曾亲耳听到一段对话,一个80年代的基层干部被问到:对于当时因为收税、计划生育整的老百姓家破人亡有无愧疚之心时,这位老干部的回答是:我有何愧疚?都是共产党让干的,这就是中共吸血机器中每个个体作恶思想状态的一个缩影。正常情况下,任何人作恶,因为人性的同理心会产生愧疚,因作恶可能给自身带来惩罚而产生畏惧,但在中共的吸血机器体系下,一方面,畏惧感被这个分布式系统分散了,稀释了,在作恶时,不会考虑什么底线,无所畏惧,破坏性巨大;另一方面,用一个虚无的组织来转移个体作恶时的愧疚感,因此作恶时下得去狠手,作恶后也不会反思忏悔,作恶的能力越来越强;而且赵家人的后代基本已有退路,子孙后代大多持有西方国家的绿卡或护照(李家,邓家,叶家等等无一例外),它们对这方水土就更不会有任何爱惜之情了,赵家的小九九就是:万一被推翻,一跑了之,追究也追究不到我头上。了解到这一点,中共为了自己利益毫不犹豫割地、卖国就很好理解了。相反,金家对朝鲜民族犯下的罪行,责任就明确的多了,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脱不开干系,要血债血偿,直接找金家即可,这对金家的人来说,也多少算是一个威慑了。

此外,家天下的制度下,如果当权者看见了历史潮流,改变的时候,阻力也会小很多,比如蒋经国。

总之,中共的这个分布式的吸血机器,集恶之大成,在作恶手段不断发明创造,除了好事,无恶不做,而愧疚感和畏惧感被稀释后变得无所畏惧,作恶更加无底线。但这里不是说中共不可推翻,只是与朝鲜金家相比,中国民众要付出更多的血和泪。
 
2012-03-01
7,973
2,534
2017-02-15
#3
没看主题, 但跟一下贴。
但凡上过学的人都知道, 无条件限制的命题均为假命题。

活在中国苦, 那要看谁了。
 

xCuc3

活跃园友
2016-10-31
4,762
4,203
2017-02-15
#8
楼上几位“没时间”看,楼主讲了一个很简单但很有效的道理来比较金家王朝和天朝模式。

一句话,朝鲜养肥了金家,朝鲜就是金家的。谁还有什么想法,都是在金家认可和允许的圈圈里实现财富分配和民众统治。

而在天朝,上来一茬又一茬,韭菜割完一茬又一茬,谁上台谁收割,反正既无主、也无私有权保护...

就这么浅显的道理
 
最后编辑: 2017-02-15
楼主
楼主
大难不死

大难不死

活跃园友
2016-10-03
3,399
3,402
2017-02-15
#9
这篇文章已经肯定的告诉中国人,和三胖比,赵家人还会盘剥中国很久很久,也就是说中国还会维持现状很久,该乐的乐,该苦的苦,这个看每个人自己的钻营了,总有傻逼不仔细看帖。
 

小和尚

最爱妹的小和尚
2011-08-04
34,188
30,643
2017-02-16
#15
楼上几位“没时间”看,楼主讲了一个很简单但很有效的道理来比较金家王朝和天朝模式。

一句话,朝鲜养肥了金家,朝鲜就是金家的。谁还有什么想法,都是在金家认可和允许的圈圈里实现财富分配和民众统治。

而在天朝,上来一茬又一茬,韭菜割完一茬又一茬,谁上台谁收割,反正既无主、也无私有权保护...

就这么浅显的道理
有脑子的人都会综合收支两条线看最终库存,
不光从消耗和贪污,也从产出量的巨大差异中寻找最终答案。
跟你这种白痴说话很吃力,也不知道你听得懂吗?
 
楼主
楼主
大难不死

大难不死

活跃园友
2016-10-03
3,399
3,402
2017-02-16
#16
有脑子的人都会综合收支两条线看最终库存,
不光从消耗和贪污,也从产出量的巨大差异中寻找最终答案。
跟你这种白痴说话很吃力,也不知道你听得懂吗?
弱智,你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只要给钱,做狗做奴才强暴家人都行?嗯,你天生奴才命,不要扯别人。
 

xCuc3

活跃园友
2016-10-31
4,762
4,203
2017-02-16
#17
有脑子的人都会综合收支两条线看最终库存,
不光从消耗和贪污,也从产出量的巨大差异中寻找最终答案。
跟你这种白痴说话很吃力,也不知道你听得懂吗?
搞得产出是因为消耗和贪污的努力一样。哈哈,这才是智障的表现。

产出是百姓的血汗。没有你家主子,百姓的血汗更值钱,医疗更公平,社会更健康...

中国人,本来就是从不自甘贫困的人群。

你家主子只是改革开放,松了他本该松的手而已。你家主子发展了教育?你家主子开启了民智?你家主子公平了分配?
 
2011-03-13
301
230
2017-02-16
#18
建议楼移民北韩
网络转载 侵删


中共对维权律师、宗教、言论的管制,尤其在洗脑宣传的文艺表演形式上,比如春晚,让人产生中国越来越朝鲜化的感觉,朝鲜金家和中共本就是一丘之貉,此前,在中国互联网上遭到很多网友的调侃嘲弄,其中还包含着迷之自豪感、优越感。也有很多人把金家和朝鲜人民混为一谈,当然这与中共长期党国不分,爱国就得爱党的洗脑宣传分不开的。其实仔细分析一下,中国民众没什么可自豪的,朝鲜金家和中共都是邪恶政权,中共的邪恶实乃更高级、更稳固的邪恶政权,大体来说,中国可称之党天下,可朝鲜可称为家天下。从政权的稳定性来说,党天下要远远超过家天下,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状况来看,中国人民要承受更长时间的盘剥、吸血,而要摆脱中共的邪恶统治,需要花费更大的代价,虽然说现在还有朝鲜民众在挨饿,但长远来看,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民众,是比朝鲜民众更苦逼的一群人。

1、掠夺团伙 VS 一家王朝

众所周知,中国的所有产业和资源均被中共的权贵阶层(下称“赵家”)占据着,这个权贵集团是由很多利益团伙和家族组成的,而且还在不断产生新的权贵家族,而且划分了不同的势力范围,比如李鹏家族对电力系统的霸占,叶剑英家族在南方的深耕,他们就是一个装备精良、运行高效的吸血机器,就像清末谢缵泰的时局图中描绘的各列强瓜分中国一样,只是现在列强变成了各个赵家家族,瓜分的方式也更深入彻底。它们往往独占一个产业或地域,不同势力之间合纵连横,开足马力对中国人民进行吸血。他们在吸血成果上互相竞争攀比,在吸血手段上互相参考学习。共同维系着一个对中国民众的吸血机器。

和中共权贵一样,金家也是一个吸血魔鬼,但其核心始终只是金家及周围有限的一伙人,不比赵家是一个庞大的团伙,而且赵家还要拿中国民众的血用来结“友邦”之欢心,换取所谓国际上对赵家政权的支持,如此,赵家就需要更多的血,对于供血者——中国民众来说,就要被压榨出更多的血,受到更多折腾和盘剥。中国权贵阶层自知用来吸血的资源需求量大且不断增长,为了更长远的吸血,他们有时会采取一些手段,给民众一点喘息的机会,待养肥了再榨取,这就是所谓的改革,而所谓二胎政策,不过是发现血不够了,需要更多可供吸血的资源。

从民众的负担上看,中国民众的负担更重,承受着更深的也可能更长时间的盘剥。

2、分布式系统 VS 单点系统

有时候我们也会看到赵家内部也会因为分赃不均或者争脏夺食,发生矛盾,有时还会发动、利用群众等来作为政治斗争手段,比如文革,比如反贪,比如泄露一些消息到外媒或网络上来打击政治对手。但本质上他们是一伙的,其基本底线是维持这个吸血机器稳定运行(所谓维稳),所以不同的吸血团伙之间会形成一个多头的攻守同盟,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不同权贵家族为了吸血利益绑在一起,形成一个分布式的剥削系统,即使某个家族在权斗中被打掉或为安抚民愤暂时牺牲掉,不会影响这个吸血系统的正常运行,被打掉家族的势力范围马上会被接管或瓜分,继续骑在民众头上作威作福。

而金家本质上还是一个单点系统,其核心只有一个家族,一旦发生故障(单点故障)这个系统就会有变数。不管是古代的中国各个王朝,还是金家等家天下的国家,老皇帝挂的时候,总会有段不稳定的时间,而且金家内部有时还会有些内耗,这不,金正男刚刚被暗杀了。赵家权力交接的时候,虽然也是你死我活的明争暗斗,但不影响吸血大局,系统总体还是处于稳定状态。

3、多重防护 VS 糖葫芦串

赵家的吸血机器会利用权钱收买、利益诱惑、暴力威胁,把社会不同力量聚集起来以帮助吸血机器运行,一方面,发明创造出各种吸血手段,一方面也形成一个重重的防护体系。基本的结构可以分为核心圈,外围圈,奴才圈,打手圈和炮灰圈。核心圈就是掌握着核心权力和核心影响力的,利益也是拿大头,即各个阶段的红色家族,比如掌管着保利的王震家族,邓小平家族,叶剑英家族,李鹏家族等;外围圈就是聚集在这些红色家族周围的主事的人了,各个家族在军界,政界,商界的代言人,白手套等;奴才圈就是代言人下面具体办事的人员,吹鼓手们了,被收买或主动滚舔的高级五毛,砖家叫兽们,比如张维为、李世默及各种雷人雷语的砖家;打手圈就是一些国家机器,公检法,国保城管,五毛自干五了,用黑社会式的暴力、“法律手段”、语言舆论来从肉体上折磨,精神上泼脏污蔑。比如周小平,胡锡进,环球屎报,CCAV;炮灰圈就是那些体制内底层的那些人了,以及用以平民愤,推卸责任的替罪羊,临时工们了。

这些不同层级的力量就形成了一个个保护圈,每个层级也是一个多头体系,这就组成了一个稳定的防护体系,吸血时一拥而上,个个竞争,层层盘剥,进一步加重民众负担;遭到反抗或攻击时,有多重防护来保卫这吸血机器的核心,甚至可以暂时牺牲掉部分炮灰来维持着权贵的政权安全。而朝鲜就像一个糖葫芦串,金三胖就是那根棍儿,如果金家出了问题,就树倒猢狲散了,相对就不那么稳固了。

这就是从吸血机器的稳定性上看,中共吸血机器结构更稳定,抗击打能力更强,不管内部外部,都不易被破坏。

4、责任分散 VS 债务明确

赵家的吸血机器是由一个个权贵家族组成,还是分布式的,有朝一日被打倒清算的时候,责任还不好落实到具体的单个家族势力上,虽然个个都跑不了。但他们在作恶的时候,心里可能不会有什么畏惧,作恶后也不会有什么愧疚。套用一下旁观者效应的思路,作为整体,他们是恶的,甚至自己也会有所认识,但个体上,每个人就认为作恶的责任在于别人,在于组织,自己只是一个被动者,本人也曾亲耳听到一段对话,一个80年代的基层干部被问到:对于当时因为收税、计划生育整的老百姓家破人亡有无愧疚之心时,这位老干部的回答是:我有何愧疚?都是共产党让干的,这就是中共吸血机器中每个个体作恶思想状态的一个缩影。正常情况下,任何人作恶,因为人性的同理心会产生愧疚,因作恶可能给自身带来惩罚而产生畏惧,但在中共的吸血机器体系下,一方面,畏惧感被这个分布式系统分散了,稀释了,在作恶时,不会考虑什么底线,无所畏惧,破坏性巨大;另一方面,用一个虚无的组织来转移个体作恶时的愧疚感,因此作恶时下得去狠手,作恶后也不会反思忏悔,作恶的能力越来越强;而且赵家人的后代基本已有退路,子孙后代大多持有西方国家的绿卡或护照(李家,邓家,叶家等等无一例外),它们对这方水土就更不会有任何爱惜之情了,赵家的小九九就是:万一被推翻,一跑了之,追究也追究不到我头上。了解到这一点,中共为了自己利益毫不犹豫割地、卖国就很好理解了。相反,金家对朝鲜民族犯下的罪行,责任就明确的多了,就算跑到天涯海角,也脱不开干系,要血债血偿,直接找金家即可,这对金家的人来说,也多少算是一个威慑了。

此外,家天下的制度下,如果当权者看见了历史潮流,改变的时候,阻力也会小很多,比如蒋经国。

总之,中共的这个分布式的吸血机器,集恶之大成,在作恶手段不断发明创造,除了好事,无恶不做,而愧疚感和畏惧感被稀释后变得无所畏惧,作恶更加无底线。但这里不是说中共不可推翻,只是与朝鲜金家相比,中国民众要付出更多的血和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