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医院做临终关怀志愿者

一条路

活跃园友
2014-11-15
1,250
1,547
2018-04-13
#61
我们谁都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我只是替那些躺在病床上行动不便的将死之人或已经死去的人,说出他们的心理感受,他们的人格尊严和健康人是平等的,别让他们因为病重受到任何一点屈辱,另外,住进临终关怀的除了老年病多数都是不久于人世的人,几乎都是癌症患者,都是和癌症搏斗了一个或几个回合的勇士,是疾病击倒了他,他们有极强的自尊心,因为曾经的他们和健康人一样,别让他们在临死之前受到任何伤害,也许我们就是下一个,谁又知道呢。
 
楼主
楼主
wgwbdspl
2018-03-18
44
96
2018-04-24
#64
五、 在医院度过80岁生日的陪护老爷爷

月初的时候跟班了一位曾经在医院做护士的退休老奶奶,应该有70多岁了,精神非常好。她很耐心的给我讲了很多在医院的安全注意事项,尤其提醒我在每次进病房前注意看病房门口是否贴了黄色警示标签,看到那个标签任何人进去需要穿上防护服和帽子手套,做好防护准备。

这位老爷爷是我上个月跟班护士奶奶的时候在走廊碰到的。从病房出来碰到这个非裔老爷爷,他们很熟络的打了招呼。老爷爷的爱人在这里已经有一些时日了,我大概知道一点她的情况。每次上班前都会先看一下志愿者办公室的白板上前一个志愿者留下的note,会提及每位病人的大概情况。这个病人之所以给我留有印象是因为上面提到病人一直有家人陪伴,家人都很nice。他们是个大家庭,我曾经在厨房里见过老奶奶的女儿、儿子,很礼貌、和气。我从未曾进过老奶奶的房间,因为每次她的房间里都有家人在旁,他们如果需要我们,知道可以在哪里找到我们,这种情况一般我们就不会再去打扰了。

在走廊里聊了大概有10来分钟。老爷爷中等个子,穿了一件咖啡色的小坎肩,说话带着一点点非洲口音。他说很感激来到这个病区,这里的护士非常体贴,护工每天都来给病人换床单被褥,房间也很整洁,“I am glad we are here"。这时有个护士从我们面前经过,对他说了一句昨天的party真不错。老爷爷腼腆的笑了,说 “昨天是我80岁生日。”说着他突然伤感起来,说很快就会只有他一个人回家了,以后就要一个人过了。虽然孩子们也会去看他,但他得习惯一个人生活了。他说这些的时候微微低下了头,声音很轻,很是无奈。我的心仿佛被什么拽走了,空空的。

上周去了医院,看了白板上的名单和note,我想老奶奶应该走了。走廊里老爷爷的话还在我的耳边想起,希望他好!

这周开始一个人上班了,加油!(2018-04-24)
 
楼主
楼主
wgwbdspl
2018-03-18
44
96
2018-05-02
#65
六、一个人独立上岗

上周开始一个人独立上岗了,第一天就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Shock。

早上去护士站拿到当日的病人名单并阅读了白板的病人Note后,我就敲门进了一间病房。进去的第一感觉是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之前跟班的大姐给我说过她有次进病房闻到了死亡的味道,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心里有些不安,不知道自己遇见会是一种什么情景。结果第一天独立上班进的第一间病房就让我体会到了,让我不寒而栗。床上是个老奶奶,不想在此对她做过多描述,只是刚进病房,看到她的那一霎那,我就感觉到了the smell of death,无法名状。她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我轻声的给她说了一句“Hi",她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回答了我”hi“,之后我向她介绍我自己,问是否有什么我可以帮忙,她再也没和我说一个字。眼低垂着,我想她应该是没有力气说话,抑或是不想和我说。我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有两分钟左右,就走出了病房。

出来后我明白此时我完全不能再去另一个病房,不能继续工作。于是来到有生活气息的厨房,厨房里只有我一个人,找了一个椅子坐下,让自己的内心慢慢平复下来。

休息了大概10分钟,我起身去其他病房,第二个病房有家属在旁,不需要我。推开第三个病房门的时候,我犹豫了。门没打开,只看到了一个骨瘦如柴的身体,第一次见到那么瘦的身体,再次让我的内心受到冲击。由于之前的经历还在让我心有余悸,我在门口犹豫了几秒,最后鼓足勇气进去了。我和这位老奶奶交谈了很久,但由于她还带着呼吸装置,也在咳嗽,说话有些含糊,我实在听得不是太明白。只是大概知道她最早从英格兰过来,后来又在多伦多工作,之后搬到了哈法。她曾经是一家公司的副总裁,有两个女儿。窗外下着雨,她说看来今天她的女儿和孙女不能过来了。我实在不是太听得懂她说的话,没法和她做更好的沟通,心里很是懊恼、自责。

我去的最后一个病房,同样给我来了一个大大的shock。进去后发现房间里有好几个家人陪着病人,病人是个大约20来岁的男孩,我说了两句话退出房门的时候才注意到门口贴了黄色警示标签。这是之前跟班的大姐给我讲过黄色标签进去必须穿防护服的情况。心里一阵惊慌,来到走廊,做卫生的大姐说”那个病人有精神障碍,可能会做出攻击性行为,他的病房一直有家人陪伴。如果是我,我是不会进那个房间的。“ 听完心里又惊又怕,感觉呼吸都有些问题了。

第一天独立上班就给我来了这么一串的考验,心情突然变得很灰暗,甚至对是否还应该继续做这个志愿者都产生了怀疑。没有感觉到帮助了人,没有感觉到做这个的意义和价值,反而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还有一定的风险。我是否还应该继续呢?
 

AMG12

园友
2012-04-18
579
351
2018-05-05
#67
太佩服您了, 选了这么一个义工工作来了解人生, 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您的内心强大, 了不起, 而且这个服务相当有意义。
 
楼主
楼主
wgwbdspl
2018-03-18
44
96
2018-05-07
#72
太佩服您了, 选了这么一个义工工作来了解人生, 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您的内心强大, 了不起, 而且这个服务相当有意义。
谢谢你!我内心真的不够强大,每周面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状况,还在不断适应和调整过程中
 
楼主
楼主
wgwbdspl
2018-03-18
44
96
2018-05-07
#74
七、病房里的人来人往

上周是第二次独立上班。由于第一次的经历让我心有余悸,很想打退堂鼓,所以一直犹豫是不是该请假,至少让自己内心回复平静再继续上班或者甚至我是不是该放弃这个工作,也许不适合自己。但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不能就这么放弃。首先这些状况是这个工作本来就会面对的,其次我不能因为一次经历就怀疑这个工作没有价值和意义,无论如何现在放弃都违背我的初衷。所以上周继续了我的工作。

第二次很顺利,总结之前的经验后我首先去护士站问了是不是有哪些病人不需要我或者不适合我进去。确实有3个房间我不用进去,有两个房间的病人都在睡觉(很多病人到了这个阶段估计是药物的作用,他们睡眠时间比较多)。进的第一个房间是一个双人间(这边的双人间用国内的标准也算是单人间了,中间有一堵墙隔开),左边的病人有女儿陪同,和他们寒暄过后我没有过多停留。右边的房间我特别停了下来,房间是空的,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整洁的堆放着被子和枕头。我知道病人在当天早上离开了,看着空空的房间我心里默默的叹着气。心里有一丝害怕,更多是感概。病房里人来人往,从我第一天跟班工作见过的病人到现在应该只剩下一个了。人哪里又好过一草一木呢?都是一段旅程而已!

没有太多事情做,就去厨房里稍微收拾了一下,整理桌子顺便洗了餐具。正在这时护士过来问我是不是可以把病人推到隔壁楼的sunshine room。这个病人我有些印象,70岁左右的大爷,平时不喜欢聊天,也不需要我们待在一旁,而且我没有看到过他的家人或是其他来访者。他一个人在病房的时候感觉整个颜色都是灰暗的。他的状态还算不错,至少还能下床,也能走动几步。推他去阳光房的路上,他难得开口说话了。他告诉我他喜欢去阳光房按摩和理疗,觉得很享受,全身都很放松。送他过去大概50分钟后护士又通知我可以去接他了。刚做完按摩的他看起来的确容光焕发,精神和气色都好了很多。他手里拿着一张schedule的单子,告诉我哪天有什么理疗,他打算都来试试。和他交谈的时候,很难想象他住在这个特殊的病区,感觉只是在一个在医院的普通病人。希望这周去的时候还能再见到他。

让我高兴的是我的工作结束的时候,等到了来上班的、之前带我的出版社大姐。她请假了两周,看到她我很高兴。也告诉了她我第一次上班的经历以及我心里的困惑和感伤,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结实的拥抱,并一直安慰和鼓励我。人就是这么感性的动物,和大姐交谈了10来分钟,我心里舒坦了很多、明亮了很多。
 

CCOYYOTEE

知名园友
2013-05-25
18,574
20,178
2018-05-07
#76
像点击谷歌地图一样看人生,宏观些看,我们离死亡都不远,人的一生从出生就临终了,每一刻都是需要关怀的。
人生终点回望人生,缥缈如梦。半痴的她是音乐家,教了一辈子钢琴,桃李满天下;半身不遂的她,是农场主,马匹,机械设备,从美国移民过来,一生的辛勤劳作。吃饭时洒落一地的他,6英尺10英寸,四分卫的岁月还依稀记得。
大家都平等了,同样的一份饭,能吃光的就是牛逼,跟你银行里的存款没有关系,跟你当教委主任的儿子没有关系。
抛物线的末端,一切都在离开自己,财富,地位,直至人格尊严。连思想都飘走了,神志模糊,教授总求护士推他去会隔壁80岁的美眉,直说要跟她做爱。唯有身体还属于自己。
Data show that more than 402,000 Canadians (65 years and older) are living with dementia, including Alzheimer’s disease. However, with a growing and aging population, this number is expected to increase.
 
2018-04-30
23
25
2018-05-07
#77
像点击谷歌地图一样看人生,宏观些看,我们离死亡都不远,人的一生从出生就临终了,每一刻都是需要关怀的。
人生终点回望人生,缥缈如梦。半痴的她是音乐家,教了一辈子钢琴,桃李满天下;半身不遂的她,是农场主,马匹,机械设备,从美国移民过来,一生的辛勤劳作。吃饭时洒落一地的他,6英尺10英寸,四分卫的岁月还依稀记得。
大家都平等了,同样的一份饭,能吃光的就是牛逼,跟你银行里的存款没有关系,跟你当教委主任的儿子没有关系。
抛物线的末端,一切都在离开自己,财富,地位,直至人格尊严。连思想都飘走了,神志模糊,教授总求护士推他去会隔壁80岁的美眉,直说要跟她做爱。唯有身体还属于自己。
Data show that more than 402,000 Canadians (65 years and older) are living with dementia, including Alzheimer’s disease. However, with a growing and aging population, this number is expected to increase.
人生抛物线过了峰值就一路向下了,似乎对处的方法唯有调整心态,无论如何日渐凋零都是件悲哀的事。
硅谷的预言师已经把永生提上了人类日程,如果有一天人类真的可以摆脱肉体的束缚,那将是怎样的一个新世界!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1,204
9,603
2018-05-08
#78
像点击谷歌地图一样看人生,宏观些看,我们离死亡都不远,人的一生从出生就临终了,每一刻都是需要关怀的。
人生终点回望人生,缥缈如梦。半痴的她是音乐家,教了一辈子钢琴,桃李满天下;半身不遂的她,是农场主,马匹,机械设备,从美国移民过来,一生的辛勤劳作。吃饭时洒落一地的他,6英尺10英寸,四分卫的岁月还依稀记得。
大家都平等了,同样的一份饭,能吃光的就是牛逼,跟你银行里的存款没有关系,跟你当教委主任的儿子没有关系。
抛物线的末端,一切都在离开自己,财富,地位,直至人格尊严。连思想都飘走了,神志模糊,教授总求护士推他去会隔壁80岁的美眉,直说要跟她做爱。唯有身体还属于自己。
Data show that more than 402,000 Canadians (65 years and older) are living with dementia, including Alzheimer’s disease. However, with a growing and aging population, this number is expected to increase.
医学发达鸟,身体的各种部件(包括大脑)坏鸟,淫还是可以不死。生死观是得修正一哈鸟,无论如何都要活着的观念,并不可取鸟。
 
最后编辑: 2018-05-08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1,204
9,603
2018-05-08
#79
七、病房里的人来人往

上周是第二次独立上班。由于第一次的经历让我心有余悸,很想打退堂鼓,所以一直犹豫是不是该请假,至少让自己内心回复平静再继续上班或者甚至我是不是该放弃这个工作,也许不适合自己。但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不能就这么放弃。首先这些状况是这个工作本来就会面对的,其次我不能因为一次经历就怀疑这个工作没有价值和意义,无论如何现在放弃都违背我的初衷。所以上周继续了我的工作。

第二次很顺利,总结之前的经验后我首先去护士站问了是不是有哪些病人不需要我或者不适合我进去。确实有3个房间我不用进去,有两个房间的病人都在睡觉(很多病人到了这个阶段估计是药物的作用,他们睡眠时间比较多)。进的第一个房间是一个双人间(这边的双人间用国内的标准也算是单人间了,中间有一堵墙隔开),左边的病人有女儿陪同,和他们寒暄过后我没有过多停留。右边的房间我特别停了下来,房间是空的,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整洁的堆放着被子和枕头。我知道病人在当天早上离开了,看着空空的房间我心里默默的叹着气。心里有一丝害怕,更多是感概。病房里人来人往,从我第一天跟班工作见过的病人到现在应该只剩下一个了。人哪里又好过一草一木呢?都是一段旅程而已!

没有太多事情做,就去厨房里稍微收拾了一下,整理桌子顺便洗了餐具。正在这时护士过来问我是不是可以把病人推到隔壁楼的sunshine room。这个病人我有些印象,70岁左右的大爷,平时不喜欢聊天,也不需要我们待在一旁,而且我没有看到过他的家人或是其他来访者。他一个人在病房的时候感觉整个颜色都是灰暗的。他的状态还算不错,至少还能下床,也能走动几步。推他去阳光房的路上,他难得开口说话了。他告诉我他喜欢去阳光房按摩和理疗,觉得很享受,全身都很放松。送他过去大概50分钟后护士又通知我可以去接他了。刚做完按摩的他看起来的确容光焕发,精神和气色都好了很多。他手里拿着一张schedule的单子,告诉我哪天有什么理疗,他打算都来试试。和他交谈的时候,很难想象他住在这个特殊的病区,感觉只是在一个在医院的普通病人。希望这周去的时候还能再见到他。

让我高兴的是我的工作结束的时候,等到了来上班的、之前带我的出版社大姐。她请假了两周,看到她我很高兴。也告诉了她我第一次上班的经历以及我心里的困惑和感伤,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结实的拥抱,并一直安慰和鼓励我。人就是这么感性的动物,和大姐交谈了10来分钟,我心里舒坦了很多、明亮了很多。
“人哪里又好过一草一木呢?都是一段旅程而已!”

俺最近在树林中漫步的时候,还真想到如果淫可以选择轮回的目的地,做加拿大的一棵树也是不错的。多少棵树从生到死,无人打扰,有充分的养料,阳光,和水,活在美丽的大自然中。染病、受虫害,被焚毁,被雷击的概率都狠小,几乎莫有天敌。最强的风暴,最严寒的天气,绝大部分的树木都可以抵御,不在话下。
 
2018-04-30
23
25
2018-05-08
#80
“人哪里又好过一草一木呢?都是一段旅程而已!”

俺最近在树林中漫步的时候,还真想到如果淫可以选择轮回的目的地,做加拿大的一棵树也是不错的。多少棵树从生到死,无人打扰,有充分的养料,阳光,和水,活在美丽的大自然中。染病、受虫害,被焚毁,被雷击的概率都狠小,几乎莫有天敌。最强的风暴,最严寒的天气,绝大部分的树木都可以抵御,不在话下。
我还是想作人,比草木高级、有趣:wdb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