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财务顾问:天涯 密西沙加明理驾驶学校 理财中心:乔峻 汽车保险 厂家直销床垫 MaxMa 分红式保险 地产经纪名录 家庭旅馆口碑平台 新移民探亲医疗保险

我家后院成了土耳其共和国

楼主
楼主
L

laox888

知名园友
2017-01-15
13,256
23,815
26 天前
前院的分裂活动由来已久,买这老房子之前我已经把所有阳谋基本摸清楚了,所以我是有充分准备的,甚至可以说是很期待分裂能成功的。

大概两百年前,有一位商人来到了这个地方,他以敏锐的眼光看到了商机。他把一处有瀑布的地方买了下来,并在瀑布下面建了锯木厂、磨面厂等几家工厂,产品甚至远销到了美国新英格兰一带。商人成了镇上的大户人家,还当过省督。万恶的资本家为了更有效地剥削压榨工人,在工厂附近建了一些宿舍和仓库,现在那些宿舍和仓库变成了镇上主要街道上的店铺并被政府当历史建筑物保护了起来。慢慢地,有人开了酒店、旅馆、酒吧等,就这样这个镇就形成了。这个资本家自己住的房子就在我西边隔壁,过马路就是瀑布,大户人家的房子转手好几次了,这是后话了。

以前说过,六十多年前,我这快地的前业主与他的新婚妻子从英国来到了这个苦寒之地并建了我买的这栋老房子。那时这地方没多少人,更不用说车辆了,所以房子都建的离马路很近,马路也很窄。现在这个小镇发展的很快,就在我东边6-7百米处正在兴建一个能容纳三千套房九千多人的社区。社区规划以人为本,居民去附近商店银行图书馆等最多步行400米,自行车道四通八达。我们家门口的乡村小路显然不能适应新的革命形势了。现在是一边一条车道,车道只有三步宽也就是9-10尺左右,有些地方路肩很窄,我平时割路边的草都得提防车子。政府的规划是加一条车道,并在我这边另加一条10尺宽的自行车/人行道。政府前几年就完成了环保评估,并举办了多次听证会征求广大革命群众的意见。我虽然来晚了没机会参加这些听证会,但对规划细节的了解还比本地老居民清楚。

既然知道马路要拓宽,设计时我就把新房子往后移了很多,这样有几个好处:一来离马路远了,二来先不用拆老房子,新房子在老房子后面,第三往后移了之后正好在斜坡建个走出式地下室。整块地是390尺深,新房子前角离前面红线135尺。如果政府要征收我的一部份土地我也不用有任何担心。

几个月前我在外面收拾东西,有个穿橙色马甲的人过来跟我打招呼。他自我介绍说他是咨询公司的,帮政府策划马路扩建问题。他看到我的新房子建在后面高兴死了。他说,前业主是个很难缠的人,其他居民都很配合政府,就是这糟老头不好搞,他的老房子又离马路很近,成了扩建工程的最后一个障碍物,也就是说是个钉子户!他接着说,现在好了,问题解决啦。我立马叫他打住,同时做出篮球叫暂停的手势。我说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来征求我的意见,你们先别想得太美,起码要来一个礼节性的拜访给我现场介绍一下工程规划和土地征收问题是不是?

过了两天我就接到政府有关部门的电话,说要来跟我商量马路扩建相关事宜。。。
 

Vivian2018

知名园友
2018-04-05
3,447
6,469
26 天前
前院的分裂活动由来已久,买这老房子之前我已经把所有阳谋基本摸清楚了,所以我是有充分准备的,甚至可以说是很期待分裂能成功的。

大概两百年前,有一位商人来到了这个地方,他以敏锐的眼光看到了商机。他把一处有瀑布的地方买了下来,并在瀑布下面建了锯木厂、磨面厂等几家工厂,产品甚至远销到了美国新英格兰一带。商人成了镇上的大户人家,还当过省督。万恶的资本家为了更有效地剥削压榨工人,在工厂附近建了一些宿舍和仓库,现在那些宿舍和仓库变成了镇上主要街道上的店铺并被政府当历史建筑物保护了起来。慢慢地,有人开了酒店、旅馆、酒吧等,就这样这个镇就形成了。这个资本家自己住的房子就在我西边隔壁,过马路就是瀑布,大户人家的房子转手好几次了,这是后话了。

以前说过,六十多年前,我这快地的前业主与他的新婚妻子从英国来到了这个苦寒之地并建了我买的这栋老房子。那时这地方没多少人,更不用说车辆了,所以房子都建的离马路很近,马路也很窄。现在这个小镇发展的很快,就在我东边6-7百米处正在兴建一个能容纳三千套房九千多人的社区。社区规划以人为本,居民去附近商店银行图书馆等最多步行400米,自行车道四通八达。我们家门口的乡村小路显然不能适应新的革命形势了。现在是一边一条车道,车道只有三步宽也就是9-10尺左右,有些地方路肩很窄,我平时割路边的草都得提防车子。政府的规划是加一条车道,并在我这边另加一条10尺宽的自行车/人行道。政府前几年就完成了环保评估,并举办了多次听证会征求广大革命群众的意见。我虽然来晚了没机会参加这些听证会,但对规划细节的了解还比本地老居民清楚。

既然知道马路要拓宽,设计时我就把新房子往后移了很多,这样有几个好处:一来离马路远了,二来先不用拆老房子,新房子在老房子后面,第三往后移了之后正好在斜坡建个走出式地下室。整块地是390尺深,新房子前角离前面红线135尺。如果政府要征收我的一部份土地我也不用有任何担心。

几个月前我在外面收拾东西,有个穿橙色马甲的人过来跟我打招呼。他自我介绍说他是咨询公司的,帮政府策划马路扩建问题。他看到我的新房子建在后面高兴死了。他说,前业主是个很难缠的人,其他居民都很配合政府,就是这糟老头不好搞,他的老房子又离马路很近,成了扩建工程的最后一个障碍物,也就是说是个钉子户!他接着说,现在好了,问题解决啦。我立马叫他打住,同时做出篮球叫暂停的手势。我说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来征求我的意见,你们先别想得太美,起码要来一个礼节性的拜访给我现场介绍一下工程规划和土地征收问题是不是?

过了两天我就接到政府有关部门的电话,说要来跟我商量马路扩建相关事宜。。。
期待下文中。;)
 

哈法

知名园友
2008-03-25
19,148
38,710
26 天前
一直想更新这个帖子,但梳理照片太费时间,只好用文字代替了。

那只落单的火鸡连续几天一直在开阔地等待同伴,我每天在新房子一边干活儿一边往窗户外看,心情非常低落,心想是不是那些火鸡被我吓的再也不敢来了?到了第四天还是第五天,我在屋里突然听到外面一片嘈杂声,往外一看,噢卖糕的,那些失散了的美女们回来了!

连续几天,后院一片喜气洋洋,我也只敢躲在屋里拍照,不想惊动他们。后院的草一天天长了起来,我要是割草,火鸡没东西吃就不来了,但邻居的表情里明显有责怪我不割草的意思,这时,我正好买了一辆割草机里的特斯拉 - 一辆全电动力的Ryobi(见下图)。

原先那个21寸的割草机每次割草都要花3个多小时,中间还要加两次油,人也累得半死,本来一直在看买什么品牌的好,但都不满意 - 汽油的太笨重且保养费用高,有些问题还要运回dealer修里,电动的各方面指标都不错但比汽油的贵一倍。上“可积极”看了一下二手货,突然发现有个地方卖全新电动的居然是半价!原来这家公司是专卖处理品的,Home Depot 的尾货或有问题的货他们负责处理。可积极广告里的这辆割草机有两个小毛病:一个是充电口的盖子烂了一边(见下图),上厂家网站看了一下,不过10刀。另一个问题是车头灯的电线被拔断了,我从小玩无线电,这点焊接工作小菜一碟,再说了,谁这么无聊晚上割草呢?就这两个小毛病就半价处理,我喜欢!

新割草机买回来马上被投入使用,割草机设计是充满一次电可以割两英亩地的草,即使以后前院草地搞好了也游刃有余。一组四个铅电池可以用7-8年,将来换电池也不贵。新装的茅房三天香,头三天我每天割草,不同方向不同角度不同高度看看哪个最好,可是这样一闹土耳其美女们就不来了,但看到他们在远处一片地里我也放心了。我一个老外朋友住离我家不远处,他后院就有二三十只火鸡,场面很动人,希望明年我后院叶能来那么多。


浏览附件516215 浏览附件516216

后院刚刚维稳,前院却闹起分裂来了。。。
这剪草机看起来不很大,能上斜坡剪吗?
 
楼主
楼主
L

laox888

知名园友
2017-01-15
13,256
23,815
25 天前
“有关部门”就是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Planning Department 经济发展和规划局,我买地之前就去他们那里询问过这块地周围的规划。打电话的T科长与我约好两天后在工地现场见面。T科长带来了规划图,给我简单介绍这里的发展规划,着重谈了一下扩建马路会征收居民土地的事情。我要求T科长尽快把新的红线标好,因为我房子建好后接着就要搞前院和车道,我不想刚搞好就被政府挖个稀巴烂。T科长一口答应而且几天后就派勘测人员来把新红线的地桩打好了。其实这些东西我早就摸清楚了,而且T科长来之前我也仔细研究了安省土地征收法及相关程序。

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发展规划的,搞好之后我这周围会漂亮方便很多,房地产升值潜力很大,但是我还是要摆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谈判策略而已。

几个星期过去了,T科长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趁这个空挡与周围邻居联系通气,我当时买了这里就与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并建立了革命的友谊。。。
 
最后编辑: 24 天前

Vivian2018

知名园友
2018-04-05
3,447
6,469
24 天前
“有关部门”就是Economic and Planning Department 经济发展和规划局,我买地之前就去他们那里询问过这块地周围的规划。打电话的T科长与我约好两天后在工地现场见面。T科长带来了规划图,给我简单介绍这里的发展规划,着重谈了一下扩建马路会征收居民土地的事情。我要求T科长尽快把新的红线标好,因为我房子建好后接着就要搞前院和车道,我不想刚搞好就被政府挖个稀巴烂。T科长一口答应而且几天后就派勘测人员来把新红线的地桩打好了。其实这些东西我早就摸清楚了,而且T科长来之前我也仔细研究了安省土地征收法及相关程序。

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发展规划的,搞好之后我这周围会漂亮方便很多,房地产升值潜力很大,但是我还是要摆出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谈判策略而已。

几个星期过去了,T科长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趁这个空挡与周围邻居联系通气,我当时买了这里就与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并建立了革命的友谊。。。
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啊
 
楼主
楼主
L

laox888

知名园友
2017-01-15
13,256
23,815
24 天前
也许是长期做爱踢工作的缘故,我对每件事情都习惯研究琢磨个透,但我发现这里的居民都是在稀里糊涂地过日子,他们在此多年,还参加了听证会等,但他门对社区规划特别是关系到他们的马路扩建工程所了解的信息少得可怜,有些事情还要我这个新来的街坊做牵头工作。

这条街东西走向,本来就不长,要扩建的部分从十字路口算起往东还不到一公里,受影响的也就六七户人,我们是街道北面第二户。

南面第一户,也就是十字路口东南角落那一家受影响应该最大。那块地十字路口成一个锐角,车辆右转有点不方便,所以政府要征收整个角落然后把他搞成弧形右转线,而且两条马路边上的地也要被征收。这块地还有一个短处,他是这里地势最低的,我和我对面的邻居居高临下,对他们院子里的一举一动都看得一清二楚,真不明白他们怎么能住的舒服自在,扩建马路也不想搬走。我与这个业主从来没有交集,不知道他有些什么想法和对策。

南面第二户,也就是我正对面,是一对中年行客SINK(single income no kid)夫妇,这里称他们为C夫妇。C先生搞高档室内装修,北美很多机场贵宾室是他的杰作,太太每天在大树底下做健身运动,还请了个女的教练一对一教她,日子过得挺别致的。C夫妇的地虽然按规划被征收不多,但他们最惨,因为他们的房子本来离马路就很近了,马路一拓宽就几乎到他们墙脚下了。他们的房龄不到十年,为什么离马路这么近呢?原来,他们当时买的老房子被闪电击中烧毁了,本来想借机将房子往后移,但由于他们的地属于自然保护区内,重建的时候报建方案要得到保护区管理当局的批准,但管理当局按政策只允许他们在原来的地基基础上建新房子,所以只好将就一点了,但是他们建房子的时候万万没想到马路会扩建的。自从我开始牵头阻止街坊讨论扩建问题后,他们就成了我的交通员,毕竟他们与其他街坊比较熟。

南面往东有一户R家庭,R先生周末经常开着一辆高尔夫电瓶车来串门打听消息,因为我们的谈判结果会直接影响到他能得到多少赔偿。R先生的房子虽然不靠近马路,但几年前他不知从哪里买回一栋军营里的移动房子安置在马路边十几尺处当作work shop和孩子们玩耍的地方。R先生和我对面的C夫妇之间还有一对老人,估计差不多一百岁了,不出门也不理事,跟任何邻居没什么来往。

百岁老人对面,也就是马路北面我东边的邻居父子,这块地有5英亩多,父子俩将地分割为两块,形成一正一倒的L型,总宽度有三百多尺。老头的上几辈是这里的大地主,这里有些人的地,包括我这块地(两次转手之前),就曾经是他们家族的,到了老头和儿子这一代就靠吃老本了。还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们这三百多尺宽的地,离马路50尺地带(也就是50尺 X 300尺地带顺着马路形成的一带一路)我们有行使权,这在我们的产权证里有测量图标注说明,我的前业主曾经利用这个行使全成功阻止老头子分割土地引进开发商建更密集的房子。买房子的时候律师查到这个行使权,当时我们都没怎么在意,毕竟我们前面有马路,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一带一路,还觉得根本没必要。后来跟老头聊天提起这事他才告诉我一带一路的历史原因。原来我这块地在二战时是老头姐姐的,当时打仗,汽油柴油都实行配给制,目的是保障农业机械的需求,而私家车用油则供应不足。农业用油如果偷偷加入私家车油箱里被抓现行后果是很严重的,当时马路边经常有缉私队埋伏,关键是要抓现行。老头家有农业用油大油桶,姐姐经常去那里为自己的私家车加油,为了躲避缉私队不走马路而走马路边老头的地,姐姐怕日久生变双方子女产生摩擦就要求弟弟将行使权去政府有关部门登记备案。战后姐姐将房地产卖给了我的前业主,但行使权一直没被取消而被我继承。以前说过,我前业主的遗产执行人来和我聊过,是他们告诉我我前业主用行使权阻止了隔壁老头的房地产开发计划,我当时就记下了这个一带一路的作用,但没想到还会有另外一个作用。。。
 
最后编辑: 24 天前

Vivian2018

知名园友
2018-04-05
3,447
6,469
24 天前
也许是长期做爱踢工作的缘故,我对每件事情都习惯研究琢磨个透,但我发现这里的居民都是在稀里糊涂地过日子,他们在此多年,还参加了听证会等,但他门对社区规划特别是关系到他们的马路扩建工程所了解的信息少得可怜,有些事情还要我这个新来的街坊做牵头工作。

这条街东西走向,本来就不长,要扩建的部分从十字路口算起往东还不到一公里,受影响的也就六七户人,我们是街道北面第二户。

南面第一户,也就是十字路口东南角落那一家受影响应该最大。那块地十字路口成一个锐角,车辆右转有点不方便,所以政府要征收整个角落然后把他搞成弧形右转线,而且两条马路边上的地也要被征收。这块地还有一个短处,他是这里地势最低的,我和我对面的邻居居高临下,对他们院子里的一举一动都看得一清二楚,真不明白他们怎么能住的舒服自在,扩建马路也不想搬走。我与这个业主从来没有交集,不知道他有些什么想法和对策。

南面第二户,也就是我正对面,是一对中年行客SINK(single income no kid)夫妇,这里称他们为C夫妇。C先生搞高档室内装修,北美很多机场贵宾室是他的杰作,太太每天在大树底下做健身运动,还请了个女的教练一对一教她,日子过得挺别致的。C夫妇的地虽然按规划被征收不多,但他们最惨,因为他们的房子本来离马路就很近了,马路一拓宽就几乎到他们墙脚下了。他们的房龄不到十年,为什么离马路这么近呢?原来,他们当时买的老房子被闪电击中烧毁了,本来想借机将房子往后移,但由于他们的地属于自然保护区内,重建的时候报建方案要得到保护区管理当局的批准,但管理当局按政策只允许他们在原来的地基基础上建新房子,所以只好将就一点了,但是他们建房子的时候万万没想到马路会扩建的。自从我开始牵头阻止街坊讨论扩建问题后,他们就成了我的交通员,毕竟他们与其他街坊比较熟。

南面往东有一户R家庭,R先生周末经常开着一辆高尔夫电瓶车来串门打听消息,因为我们的谈判结果会直接影响到他能得到多少赔偿。R先生的房子虽然不靠近马路,但几年前他不知从哪里买回一栋军营里的移动房子安置在马路边十几尺处当作work shop和孩子们玩耍的地方。R先生和我对面的C夫妇之间还有一对老人,估计差不多一百岁了,不出门也不理事,跟任何邻居没什么来往。

百岁老人对面,也就是马路北面我东边的邻居父子,这块地有5英亩多,父子俩将地分割为两块,形成一正一倒的L型,总宽度有三百多尺。老头的上几辈是这里的大地主,这里有些人的地,包括我这块地(两次转手之前),就曾经是他们家族的,到了老头和儿子这一代就靠吃老本了。还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他们这三百多尺宽的地,离马路50尺地带(也就是50尺 X 300尺地带顺着马路形成的一带一路)我们有行使权,这在我们的产权证里有测量图标注说明,我的前业主曾经利用这个行使全成功阻止老头子分割土地引进开发商建更密集的房子。买房子的时候律师查到这个行使权,当时我们都没怎么在意,毕竟我们前面有马路,不明白为什么有这一带一路,还觉得根本没必要。后来跟老头聊天提起这事他才告诉我一带一路的历史原因。原来我这块地在二战时是老头姐姐的,当时打仗,汽油柴油都实行配给制,目的是保障农业机械的需求,而私家车用油则供应不足。农业用油如果偷偷加入私家车油箱里被抓现行后果是很严重的,当时马路边经常有缉私队埋伏,关键是要抓现行。老头家有农业用油大油桶,姐姐经常去那里为自己的私家车加油,为了躲避缉私队不走马路而走马路边老头的地,姐姐怕日久生变双方子女产生摩擦就要求弟弟将行使权去政府有关部门登记备案。战后姐姐将房地产卖给了我的前业主,但行使权一直没被取消而被我继承。以前说过,我前业主的遗产执行人来和我聊过,是他们告诉我我前业主用行使权阻止了隔壁老头的房地产开发计划,我当时就记下了这个一带一路的作用,但没想到还会有另外一个作用。。。
这是不仅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啊。(y)
 

j0n6dj2y2w

知名园友
2016-01-11
30,907
16,320
24 天前
这是不仅知其然,亦知其所以然啊。(y)
加拿大厉害的人也不少,只是原先没接触到,我公司高手林立,大智若愚,藏而不露,闷声发财。周五聊天时发现了不少人都有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