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流发展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2011-08-09
187
18
2011-09-30
#61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靠。额同学熬了二十年,只弄了个副乡长,管计划生育来着:wdb12:
人生际遇,如樱花飘落,有落于荫席之上,有堕于茅厕之中。随风顺命, 因缘际会而已。若说有一定之命数,只在出身不同,机遇有异而已。
 
2008-11-13
22,496
3,602
2011-09-30
#62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人生际遇,如樱花飘落,有落于荫席之上,有堕于茅厕之中。随风顺命, 因缘际会而已。若说有一定之命数,只在出身不同,机遇有异而已。
干吗非说樱花,让额想起山本五十六还有阿崎婆:wdb14:
槐花多好,牡丹更好,实在不行梅花也将就:wdb2:
副乡长属于坠入茅厕的吧?那他们一乡百姓都是臭屎了。:wdb5:
你太有才了:wdb26::wdb10:
 
2011-08-09
187
18
2011-09-30
#63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干吗非说樱花,让额想起山本五十六还有阿崎婆:wdb14:
槐花多好,牡丹更好,实在不行梅花也将就:wdb2:
副乡长属于坠入茅厕的吧?那他们一乡百姓都是臭屎了。:wdb5:
你太有才了:wdb26::wdb10:
你也可以把部级领导理解成是堕于茅厕之中的槐花。搞计划生育的同学也算知识分子吧,那就当他是落于荫席之上的幸运梅花吧。不是有句话说“儒为席上珍”么?
 
2008-11-13
22,496
3,602
2011-09-30
#64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少年班滴果然不同。

部级领导是茅厕也不妥,北京不就成了大茅坑了。额也觉得不合适,这么多北京来的,会打人的!
 
楼主
楼主
T

Timeout

Guest
2011-09-30
#65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T[FONT=宋体]女士是公司老板从竞争对手公司挖过来的,一到公司就被奉为上宾。所有的公司内部会议上,老板都用近乎献媚的表情向全公司管理人员吹捧介绍[/FONT]T[FONT=宋体]过去的丰功伟绩。当时她的女儿已经在读初中,正被成功冲昏了头脑骄傲年轻的我们,哪里会把一个样貌普通如家庭主妇的妈妈放在眼里。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老板果然是伯乐。[/FONT]

T[FONT=宋体]出现在公司的时候,是九十年代中期。[/FONT]92[FONT=宋体]年邓小平南巡之后,中国经济开始高速发展,一轮又一轮建设的高潮席卷中国大地。作为改革前沿的深圳吸引了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淘金者们,深圳速度的神话令多少人一夜暴富,也令更多的人一夜身败名裂。那时候,政策比较保守的外企往往感觉水土不服,无论怎么努力,总是输掉一个又一个项目。分公司的总经理换了一个又一个,[/FONT]T[FONT=宋体]就是那时候上任的。[/FONT]

T[FONT=宋体]上任之后,一周内就将分公司内部大换血,凡是她认为没有价值的员工,全部立刻走人。那一周,深圳分公司鬼哭狼嚎,后来[/FONT]T[FONT=宋体]说,没有办法,我不砸了他们的饭碗,就要被他们砸了我的饭碗。[/FONT]T[FONT=宋体]很快重组了自己的团队,其中最重要的销售经理的任命在公司引起了极大的争议。这位销售经理之前就职于一北京国企,已近中年。这与当时公司侧重启用未被“污染”的年轻新生代的政策相左,公司很多外籍领导人都极为不满,但是[/FONT]T[FONT=宋体]毫不让步。[/FONT]

T[FONT=宋体]很快就带领分公司走出困境,并迅速将深圳市场占有率上升到行业第一。而此时大家才理解她启用那位国企销售经理的英明决定:深圳的大型项目多是国企投资,没有一个稳重并了解国情的人士代表公司对外交流,客户如何对公司有信心。总之,[/FONT]T[FONT=宋体]的深圳分公司成了公司的明星分公司,每年的营业额占公司总营业额的一半。[/FONT]

[FONT=宋体]然而,有一天[/FONT]T[FONT=宋体]突然消失了一周。原本要召开的分公司管理会议取消了,大老板眉头紧锁,一点口风也不肯透露。后来,[/FONT]T[FONT=宋体]才偷偷告诉我们,那周她被“请”进去配合调查了。一个客户受贿事发,所有的供应商都被“请”到某酒店。她说那一周太可怕了,即使没有犯罪,都很想承认点什么,好尽快走出来。虽然最后安全无恙,但这件事还是深深地触动了[/FONT]T[FONT=宋体]。恰好[/FONT]T[FONT=宋体]的女儿想出国读书,于是[/FONT]T[FONT=宋体]即刻以从事金融投资的[/FONT]LG[FONT=宋体]为主申请办理投资移民。两年后,[/FONT]T[FONT=宋体]就带女儿飞到了多伦多,先生依然坚守在深圳。[/FONT]

T[FONT=宋体]的女儿在私立中学读了三年之后考取了多大。[/FONT]T[FONT=宋体]在陪读的开始,也考了几次托福,想重入大学充实自己,无奈一直没有达到入学要求。后来,[/FONT]T[FONT=宋体]在一个[/FONT]MALL[FONT=宋体]里找了一份卖女装的工作,做了半年多;也去社区做义工,帮助新移民,后来又组织了一个社区网球队,带领一众大娘锻炼身体。总算熬到女儿上大学,[/FONT]T[FONT=宋体]递交了入籍申请,就即可启程回中国。[/FONT]

[FONT=宋体]四年过去,公司历经几次大的重组,那么多年轻、陌生的面孔,令[/FONT]T[FONT=宋体]打消了重回原公司的念头,将简历递给了猎头公司。[/FONT]T[FONT=宋体]接受了一个原行业的民营企业老总的邀请,担任南方区的销售总经理。[/FONT]T[FONT=宋体]说,这样我就可以不用离开深圳,还可以继续发挥余热。[/FONT]T[FONT=宋体]利用过去的关系,很快就帮这家民营企业打开了南方市场,并招揽了一大批训练有素的外企员工投奔民营企业家。[/FONT]03[FONT=宋体]年,这所民营企业快速上升的势头引起了行业内全球最大的一家外企的关注,倾资数亿予以收购,这样[/FONT]T[FONT=宋体]就又重回了外企。[/FONT]

[FONT=宋体]故事还没有完,[/FONT]T[FONT=宋体]的女儿大学其间,在父母的关照下,去香港一家银行实习。毕业后就回国帮助父亲经营金融投资公司,最近父亲把业务做到了纽约,于是派女儿去纽约做分公司经理。[/FONT]T[FONT=宋体]说,其实主要还是想让女儿去国外生活。[/FONT]
 
2008-09-19
1,111
75
2011-09-30
#69
特别赞同这个说法:
其实移民之前已经知道是从新开始另一个起点了。从登陆的哪天起,有些方面已经比过去好了,比如环境和新的机会,如果没有任何好处的话,相信没人会移民出来。

至于在加拿大能否得到过去在国内曾经拥有的身份和地位,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在国内生于斯长于斯奋斗了半辈子的地方经年累月积累的成果,别说移民加拿大的前几年不可能达到,即使5年10年以后,也不一定能达到。不过会从其他方面得到前半生不曾有过的收获。两种完全不同的环境下的不同生活,肯定会有不同的收获。
 

火山

活跃园友
2010-01-28
12,649
1,075
2011-09-30
#70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特别赞同这个说法:
:wdb37::wdb37:
记号!
 

海上生明月

岁月静好§现世安
2010-04-13
2,716
246
2011-09-30
#71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FONT=宋体]A[FONT=宋体]先生,香港出生,读书;在回归的阴影之下,全家早早就移民到了温哥华,[/FONT]A[FONT=宋体]在UBC辛苦地拿到[/FONT]MBA[FONT=宋体]学位后,就在我公司多伦多分公司应聘到销售的职位。年轻的[/FONT]A有着香港人特有的敬业精神[FONT=宋体],每天早出晚归,拎着电脑,开着一辆二手的佳美,四处走访客户。然而,一年下来能够有机会提供产品服务的客户不过寥寥,即使他做到几乎[/FONT]100%[FONT=宋体]的市场占有率,也无法实现他在读[/FONT]MBA[FONT=宋体]时就勾画出的人生宏图。[/FONT]

[FONT=宋体]九[/FONT]X[FONT=宋体]年的圣诞前夕,在纽约北美优秀员工的年会上,[/FONT]A[FONT=宋体]先生一张亚洲人的面孔吸引了即将就任的亚太区总裁的注意。[/FONT]A[FONT=宋体]先生很快就在这位美国人所描绘的庞大的中国市场的前景沉醉了。那晚,[/FONT]A[FONT=宋体]先生突然明白,所谓英雄无用武之地,说的就是他在多伦多。比较中国市场每年的高速增长,多伦多就如同一块贫瘠的沙漠,任你满腹英才也无法耕耘出磊磊硕果。[/FONT]

A[FONT=宋体]先生果断地接受了聘任,毅然携家带子赶赴中国大陆就任中国区销售总经理!(为避免人肉,。。。省略细节[/FONT]20[FONT=宋体]年)[/FONT]

[FONT=宋体]与很多外籍管理人员的太太们一样,对大陆略有偏见的[/FONT]A[FONT=宋体]太太原以为只是公司工作安排,几年后就可以再回多伦多。但是即使[/FONT]A[FONT=宋体]都始料不及的是,他所领导的中国公司业务不断刷新公司全球盈利的历史记录,而同期,公司在其他国家的业务都已经开始停滞不前,甚至大幅下滑。于是[/FONT]A[FONT=宋体]在所有[/FONT]MBA[FONT=宋体]同学中,第一个圆了总裁的梦想。十几年后,当他的[/FONT]MBA[FONT=宋体]同学大部分都还在守着一份中规中矩的职业在加拿大或者美国为部门经理的梦想而奋斗的时候,他已经从公司中国区总裁跳槽到另外一间更著名的企业做亚太区总裁,站在上海豪华办公室的大落地窗前,面对着滚滚而去的黄浦江,他感慨地说:这一切感谢中国。[/FONT]
[/FONT]
这哥们儿比唐骏幸运还是不幸呢:wdb2:
 

海上生明月

岁月静好§现世安
2010-04-13
2,716
246
2011-09-30
#73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FONT=宋体]然而,有一天[/FONT]T[FONT=宋体]突然消失了一周。原本要召开的分公司管理会议取消了,大老板眉头紧锁,一点口风也不肯透露。后来,[/FONT]T[FONT=宋体]才偷偷告诉我们,那周她被“请”进去配合调查了。一个客户受贿事发,所有的供应商都被“请”到某酒店。她说那一周太可怕了,即使没有犯罪,都很想承认点什么,好尽快走出来。虽然最后安全无恙,但这件事还是深深地触动了[/FONT]T[FONT=宋体]。恰好[/FONT]T[FONT=宋体]的女儿想出国读书,于是[/FONT]T[FONT=宋体]即刻以从事金融投资的[/FONT]LG[FONT=宋体]为主申请办理投资移民。两年后,[/FONT]T[FONT=宋体]就带女儿飞到了多伦多,先生依然坚守在深圳。[/FONT]

T[FONT=宋体]的女儿在私立中学读了三年之后考取了多大。[/FONT]T[FONT=宋体]在陪读的开始,也考了几次托福,想重入大学充实自己,无奈一直没有达到入学要求。后来,[/FONT]T[FONT=宋体]在一个[/FONT]MALL[FONT=宋体]里找了一份卖女装的工作,做了半年多;也去社区做义工,帮助新移民,后来又组织了一个社区网球队,带领一众大娘锻炼身体。总算熬到女儿上大学,[/FONT]T[FONT=宋体]递交了入籍申请,就即可启程回中国。[/FONT]

[FONT=宋体]四年过去,公司历经几次大的重组,那么多年轻、陌生的面孔,令[/FONT]T[FONT=宋体]打消了重回原公司的念头,将简历递给了猎头公司。[/FONT]T[FONT=宋体]接受了一个原行业的民营企业老总的邀请,担任南方区的销售总经理。[/FONT]T[FONT=宋体]说,这样我就可以不用离开深圳,还可以继续发挥余热。[/FONT]T[FONT=宋体]利用过去的关系,很快就帮这家民营企业打开了南方市场,并招揽了一大批训练有素的外企员工投奔民营企业家。[/FONT]03[FONT=宋体]年,这所民营企业快速上升的势头引起了行业内全球最大的一家外企的关注,倾资数亿予以收购,这样[/FONT]T[FONT=宋体]就又重回了外企。[/FONT]

[FONT=宋体]故事还没有完,[/FONT]T[FONT=宋体]的女儿大学其间,在父母的关照下,去香港一家银行实习。毕业后就回国帮助父亲经营金融投资公司,最近父亲把业务做到了纽约,于是派女儿去纽约做分公司经理。[/FONT]T[FONT=宋体]说,其实主要还是想让女儿去国外生活。[/FONT]
真牛掰,一定要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不回头,蹲小号子舒服啊?她一定没听过肯尼迪tiger的比方。

对外企来说,与狼共舞,容易被狼吞噬。这将给它们极大的教训,特别是涉及了很深的对xx的。但关键是利益面前,许多国际公司都装聋作哑,结果养虎成患。这些公司迟早要为他们的同流合污付出代价,虽然像西门子、UT斯达康都是从国外先起波澜的,但中国的事谁能预料呢?也许他们都会沦为政治斗争的筹码,那时候看怎么和司法部、华尔街交待。雅虎不就是这么栽了吗?google开始也以为适度让步可以,谁知道最后被盗取代码,遭到攻击,后来才决绝撤出。:wdb5:

而且从08年二税合一后,对外企基本上是关门打狗的态势了,你看看HP、联合利华被放在砧板上剁。国进民退,现在趋之若鹜的是公务员、央企,还有人热衷进外企么?温州小老板跑了,下一个没准轮到外企老板?而且他们想跑还没那么容易,撤资极难,那赔了数千亿美金的外管局,在这事儿上可行了~:wdb23:
 

海上生明月

岁月静好§现世安
2010-04-13
2,716
246
2011-09-30
#74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其实移民之前已经知道是从新开始另一个起点了。从登陆的哪天起,有些方面已经比过去好了,比如环境和新的机会,如果没有任何好处的话,相信没人会移民出来。

至于在加拿大能否得到过去在国内曾经拥有的身份和地位,我认为是不可能的,在国内生于斯长于斯奋斗了半辈子的地方经年累月积累的成果,别说移民加拿大的前几年不可能达到,即使5年10年以后,也不一定能达到。不过会从其他方面得到前半生不曾有过的收获。两种完全不同的环境下的不同生活,肯定会有不同的收获。
今天聚会,一个朋友接了新的offer,正是我放弃的那类工作。我只能说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身在江湖,也许无法不被影响而以财富作为衡量成功与幸福的唯一标准,忘记了人生还有家庭和子女,有文化和艺术,有对社会的奉献与担当,有对他人苦难的同情与关切。这些都是在天朝疲于奔命的状态下无法完成的。

这多年身边的成功人士已然不少,当年同事创业后自己公司上市的也不在少数。如果单一用财富衡量的话,与他们为伍该是多么令人羞愧难当。但是,当人生坐标系向人性回归的时候,人格的高度并不以金钱的数量为转移。这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真正的价值。

说白了,此地人傻钱多,违法成本低,胆儿大的自然可以回来趁乱捞一票。但是得适可而止,别聪明倒被聪明误。那些人和他们的组织就是玩儿阴谋起家的,您再聪明也玩儿不过他们。
 
2006-02-16
1,070
56
2011-09-30
#75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FONT=宋体]A[FONT=宋体]先生,香港出生,读书;在回归的阴影之下,全家早早就移民到了温哥华,[/FONT]A[FONT=宋体]在UBC辛苦地拿到[/FONT]MBA[FONT=宋体]学位后,就在我公司多伦多分公司应聘到销售的职位。年轻的[/FONT]A有着香港人特有的敬业精神[FONT=宋体],每天早出晚归,拎着电脑,开着一辆二手的佳美,四处走访客户。然而,一年下来能够有机会提供产品服务的客户不过寥寥,即使他做到几乎[/FONT]100%[FONT=宋体]的市场占有率,也无法实现他在读[/FONT]MBA[FONT=宋体]时就勾画出的人生宏图。[/FONT]

[FONT=宋体]九[/FONT]X[FONT=宋体]年的圣诞前夕,在纽约北美优秀员工的年会上,[/FONT]A[FONT=宋体]先生一张亚洲人的面孔吸引了即将就任的亚太区总裁的注意。[/FONT]A[FONT=宋体]先生很快就在这位美国人所描绘的庞大的中国市场的前景沉醉了。那晚,[/FONT]A[FONT=宋体]先生突然明白,所谓英雄无用武之地,说的就是他在多伦多。比较中国市场每年的高速增长,多伦多就如同一块贫瘠的沙漠,任你满腹英才也无法耕耘出磊磊硕果。[/FONT]

A[FONT=宋体]先生果断地接受了聘任,毅然携家带子赶赴中国大陆就任中国区销售总经理!(为避免人肉,。。。省略细节[/FONT]20[FONT=宋体]年)[/FONT]

[FONT=宋体]与很多外籍管理人员的太太们一样,对大陆略有偏见的[/FONT]A[FONT=宋体]太太原以为只是公司工作安排,几年后就可以再回多伦多。但是即使[/FONT]A[FONT=宋体]都始料不及的是,他所领导的中国公司业务不断刷新公司全球盈利的历史记录,而同期,公司在其他国家的业务都已经开始停滞不前,甚至大幅下滑。于是[/FONT]A[FONT=宋体]在所有[/FONT]MBA[FONT=宋体]同学中,第一个圆了总裁的梦想。十几年后,当他的[/FONT]MBA[FONT=宋体]同学大部分都还在守着一份中规中矩的职业在加拿大或者美国为部门经理的梦想而奋斗的时候,他已经从公司中国区总裁跳槽到另外一间更著名的企业做亚太区总裁,站在上海豪华办公室的大落地窗前,面对着滚滚而去的黄浦江,他感慨地说:这一切感谢中国。[/FONT]
[/FONT]
外企在中国赚的钱其实都投在国内了,中国有外汇管制,利润都无法汇回本国的。
 
2006-11-22
701
124
2011-09-30
#78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所以不应把把移民当作生活的最后归宿,所谓与时共进,哪里更能发挥自己的价值就回到哪里。但是更多的人在移民初期为了生存而忘记了,或者无奈的放弃了自己移民的初衷。人挪活,是为了更好的活,不是为了仅仅活着。
:wdb17::wdb19::wdb45::wdb10:

说到我心坎里了!!

谢谢你给了我继续战斗的勇气:wdb6:
 
楼主
楼主
S

soulfree

Guest
2011-09-30
#79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今天聚会,一个朋友接了新的offer,正是我放弃的那类工作。我只能说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身在江湖,也许无法不被影响而以财富作为衡量成功与幸福的唯一标准,忘记了人生还有家庭和子女,有文化和艺术,有对社会的奉献与担当,有对他人苦难的同情与关切。这些都是在天朝疲于奔命的状态下无法完成的。

这多年身边的成功人士已然不少,当年同事创业后自己公司上市的也不在少数。如果单一用财富衡量的话,与他们为伍该是多么令人羞愧难当。但是,当人生坐标系向人性回归的时候,人格的高度并不以金钱的数量为转移。这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真正的价值。

说白了,此地人傻钱多,违法成本低,胆儿大的自然可以回来趁乱捞一票。但是得适可而止,别聪明倒被聪明误。那些人和他们的组织就是玩儿阴谋起家的,您再聪明也玩儿不过他们。
我只能说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身在江湖,也许无法不被影响而以财富作为衡量成功与幸福的唯一标准,忘记了人生还有家庭和子女,有文化和艺术,有对社会的奉献与担当,有对他人苦难的同情与关切。这些都是在天朝疲于奔命的状态下无法完成的。

说的好。只能无删改重复一次了。:wdb10:
 
2006-07-21
4,386
1,115
2011-09-30
#80
回复: 我的那些漂来又漂去的同事们啊―――也讲讲移民与回流的故事

真牛掰,一定要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还不回头,蹲小号子舒服啊?她一定没听过肯尼迪tiger的比方。

对外企来说,与狼共舞,容易被狼吞噬。这将给它们极大的教训,特别是涉及了很深的对xx的。但关键是利益面前,许多国际公司都装聋作哑,结果养虎成患。这些公司迟早要为他们的同流合污付出代价,虽然像西门子、UT斯达康都是从国外先起波澜的,但中国的事谁能预料呢?也许他们都会沦为政治斗争的筹码,那时候看怎么和司法部、华尔街交待。雅虎不就是这么栽了吗?google开始也以为适度让步可以,谁知道最后被盗取代码,遭到攻击,后来才决绝撤出。:wdb5:

而且从08年二税合一后,对外企基本上是关门打狗的态势了,你看看HP、联合利华被放在砧板上剁。国进民退,现在趋之若鹜的是公务员、央企,还有人热衷进外企么?温州小老板跑了,下一个没准轮到外企老板?而且他们想跑还没那么容易,撤资极难,那赔了数千亿美金的外管局,在这事儿上可行了~:wdb23:
今天聚会,一个朋友接了新的offer,正是我放弃的那类工作。我只能说每个人的追求不同,身在江湖,也许无法不被影响而以财富作为衡量成功与幸福的唯一标准,忘记了人生还有家庭和子女,有文化和艺术,有对社会的奉献与担当,有对他人苦难的同情与关切。这些都是在天朝疲于奔命的状态下无法完成的。

这多年身边的成功人士已然不少,当年同事创业后自己公司上市的也不在少数。如果单一用财富衡量的话,与他们为伍该是多么令人羞愧难当。但是,当人生坐标系向人性回归的时候,人格的高度并不以金钱的数量为转移。这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真正的价值。

说白了,此地人傻钱多,违法成本低,胆儿大的自然可以回来趁乱捞一票。但是得适可而止,别聪明倒被聪明误。那些人和他们的组织就是玩儿阴谋起家的,您再聪明也玩儿不过他们。
价值观相同的觉得你说的是真话,这么简单的事情他们怎么就不懂;价值观不同的觉得你说的是痴话,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其实,两套话语体系早已经互不兼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