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国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自保视频(完整版)

robot_chen

为了打倒党中央,而时刻准备着。
2006-11-26
2,125
1,399
6 天前
#1
<iframe width="1215" height="480"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RQIYkvCTGmU"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

视频:中国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自保视频(完整版)
https://www.youtube.com/embed/RQIYkvCTGmU

以前我还有幻想。认为最高法院作为国家最高司法机关,高高在上,万众瞩目,粮饷充足。为了脸面与影响,做事会相对公正些,不会为了三瓜两枣就任意胡来。看了视频才知道,就为了几个钱,他们居然就干预司法审判在先,继而打击报复,诬陷迫害不肯同流合污的法官同事在后,明目张胆地徇私枉法。手段之下作,与街头小混混无异。

太黑暗,太震惊,太可怕。
 
楼主
楼主
robot_chen

robot_chen

为了打倒党中央,而时刻准备着。
2006-11-26
2,125
1,399
6 天前
#3
自顶
 

gjw8060

大家一起来推墙
2009-03-23
1,252
1,193
6 天前
#4
最高法院是这样;
各省级高级人民法院(包括直辖市的高级人民法院)、各市(除直辖市)中级人民法院 、各区县的基层人民法院 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被左右的势力博弈更多
 

Joe.ca

知名园友
2010-08-03
12,603
20,619
6 天前
#8
<iframe width="1215" height="480"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RQIYkvCTGmU"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

视频:中国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自保视频(完整版)
https://www.youtube.com/embed/RQIYkvCTGmU

以前我还有幻想。认为最高法院作为国家最高司法机关,高高在上,万众瞩目,粮饷充足。为了脸面与影响,做事会相对公正些,不会为了三瓜两枣就任意胡来。看了视频才知道,就为了几个钱,他们居然就干预司法审判在先,继而打击报复,诬陷迫害不肯同流合污的法官同事在后,明目张胆地徇私枉法。手段之下作,与街头小混混无异。

太黑暗,太震惊,太可怕。
你知道的太少了,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
 

Kerrigan

独孤求败 笑傲江湖
2012-01-04
1,902
3,458
6 天前
#10
在国内,只要你中院或者高院有人,尽管把官司一路上诉过去,前面败诉了就发回重审,一旦胜诉一次上面立刻终审。中国的法治,呵呵。
 

Joe.ca

知名园友
2010-08-03
12,603
20,619
6 天前
#11
在国内,只要你中院或者高院有人,尽管把官司一路上诉过去,前面败诉了就发回重审,一旦胜诉一次上面立刻终审。中国的法治,呵呵。
我有一大哥,从不打一审,只打二审,简单明了赚钱多,不一定次次发回重审,其实多数是直接改判。
 
最后编辑: 6 天前
楼主
楼主
robot_chen

robot_chen

为了打倒党中央,而时刻准备着。
2006-11-26
2,125
1,399
6 天前
#12
你知道的太少了,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了。
没有想到最高法院都烂成了这个程度,而且烂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习大大反腐,据说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就这么个胜利法?
 

小小喇叭

活跃园友
2012-03-20
3,756
2,324
6 天前
#16
人性基本上是一样的,不管在哪个地方,加拿大也有类似的事情。

沥青厂在1999年底准许经营,大概是2000年初开始运作,公众投诉污染,环境局在 2003-2004 年在这里放了一个监测器,数据表明他们的污染超标排放,本地的空气污染与沥青厂作业相关,按照法规这个工厂应该停止作业。2004年底工厂停止作业,环境局的监测器也停止记录。环境局的文件说明为什么监测器停止监测,原因就是工厂当时停止作业了,但是也说明如果今后这个地点仍有相似的作业,监测器应该启动。可是 2005 年工厂说是卖了,换了一个 owner,换了工厂的名字,仍然使用原有的设备,做同样的作业,监测器没有启动。2009 年大量的投诉,特别是市政府的工作人员 (经理级的工作人员)的投诉,环境局派人做了调查,并将沥青厂告上法院。这个时候监测器仍然在这里,非常奇怪地有人在 2009 年秋至2010年春之间的某个节假日或周末把它拿走了。2012年法院因为污染造成不利影响判沥青厂罚款。2014 年有民众想起监测器,询问环境局,环境局的答复是不知道何人何时把它拿走了。随后民众一直要求把监测器放回来,环境局内部也做了 2015--2016年的监测计划,但是这个计划一直没有实施。

是谁用了什么手段阻止了监测器的监测?环境局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工作人员没有人质疑这一反常的事情?

环境局的 Toxic Reduction Program 已经进行了几年了,沥青厂属于应该在这个里面的,可是很奇怪的是这家沥青厂不在里面,直到2016 年底我才知道这个事情,一直追问,环境局相关科室的回复是有个标准,不是每个沥青厂都必须在里面,我再追问什么标准,这个厂哪个标准不符合,来来回回几个月的追问,最后他们说有材料在环境局的资料室,我想看必须走程序,填表交钱才能看。我看到的是:2017 年 3 月环境局相关科室的人员第一次抵达现场,(为什么前几年一直没来?问题一),当天沥青厂没有作业,根据他们自己的记录,环境局的人员呆了10分钟,要求沥青厂提供一些数据。沥青厂后来提供了,所有数据是基于沥青厂请的那家公司根据模型结果计算出来的生产量(为什么不是实际的数据?这家厂的前一年 2016年的数据没有吗?问题二),我因为不是学化学的,也看不懂那些化学的东西的排放量,但是我能看懂 PM2.5 的年排放量,其量小到不可能,因为我看见粉尘掉在我们这里,每年我们都要清扫屋顶靠近排水管的粉尘,那个数据是不可能对的,于是我质疑,当然他们一贯的手法就是不回应。但是这份材料已经能够说明够多的东西了。

还有很多具体的事实。这些都没有地方去要求追究,这里的 ombudsman office 不像中国的纪检,很弱的,特别安省的,我觉得他们就是一群不干活的人。虽然 ombudsman 可能几年换一次,那些具体的工作人员是不换的,真让人绝望,我们怎样才能有一些 qualified 的人在这些办公室工作?
 
最后编辑: 6 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