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一封家长来信《请刘胡兰离我的孩子远点》(图

B-a-King

活跃园友
2011-08-18
10,306
1,108
2017-05-18
#1
新闻:《一封家长来信《请刘胡兰离我的孩子远点》(图》的相关评论
今日,某地的学校开展向刘胡兰学习的活动,一位家长听后很激动并明确告诉老师不想让孩子那么小参与这么残酷的政治斗争。
家长给老师写了一封信如下:

老师你好,不论是哪个领导人倡导别人学习刘胡兰,我都以常识和是非来理解发生在60年前这件听起来就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这些人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当同龄人还在草地上天真烂漫地追逐嬉戏的时候,她却和一群大人杀了她们的村长。而后不久又被对方捉到同样残忍的把她的头铡了下来。从这里面我看不到有任何值得称赞的品质和任何值得坚守的理想。相反包括后来那些心智和谋略非凡的大人物对她的嘉奖和称赞都将是耻辱的记忆。我也同样是在这种斗争、仇恨教育中长大,所幸我最终挣脱。
当女儿还是抱在怀中婴儿的时候我就担心她的心灵被这个社会的阴暗所裹挟。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希望孩子是在一个原谅、包容和关爱等等散发着人类自然天性的环境中成长。当一个人的心里从小被种下了血腥、残忍和仇恨种子的时候,长大后精神扭曲的果子就会跟随他一辈子。
我想任何一个有理智的家长都不会想让自己的孩子像刘胡兰一样,在上小学和初中这个年龄的时候就参与这些残酷的政治斗争,更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那么小就被一些大人教导着去杀人,而后又被别人残酷的杀害。所以想到我的孩子被教导去学刘胡兰,我心如刀绞。出于一个父亲的责任,我本能的想为孩子去抵挡可能对她心灵带来的戕害。望老师理解,以后这个活动请允许我们放弃。
谢谢!
——孩子的家长
这位老师也给家长回了一封信:

这位家长你好!
很高兴能看到你的言论,这至少是独立思考的结果。而且很多人为之赞同,甚至进一步提出应该把刘胡兰王二小之类的“少年英雄”,都悉数请出课堂教育。我只想说说自己的一些看法。
每一个英雄都是有其时代背景的。有人说,刘胡兰杀死的村霸,应该交给当地纪委或公安局;王二小带进包围圈的敌人,应该交给八路军的侦察员……你在信中也说,刘胡兰出现在“同龄人还在草地上天真烂漫的追逐嬉戏的时候”,可这,并不符合事实。当时山河破碎,并不是所有“同龄人”都有追逐嬉戏的幸运的。绝不会有“纪委”或“公安局”去帮你除恶霸,王二小也是被鬼子抓去带路的。
我想你没有搞清楚到底是谁“让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去参加你死我活的政治斗争”。可能你认为孩子天然就应该是与政治隔绝的,应该生活在无忧无虑的童话世界中。但这并不现实,一张图就可以说明一切。
我们的孩子虽然生活在和平年代,但是谁也无法保证他们永远生活在和平年代。大家都想远离是非,远离暴力,远离政治,但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离不开政治,也无法让战争之类的伤痛绝迹。有些人为的灾难,躲也躲不了……或者,你躲了,但是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的邻居没有躲过去。
你孩子这个年纪,不止需要童话,还需要英雄。她早已到了可以有偶像,会去欣赏、仰慕一些人的时候了。你觉得刘胡兰不该是她学习的英雄,不知道该会是谁家英雄,在填充着她的精神世界。这些英雄,真的都不关政治,不带血腥?是屠恶龙的王子,还是蜘蛛侠呢?
学校从来不会把刘胡兰的英雄事迹,说得多么血腥,多么残忍,也从未播洒仇恨的种子。我想这些,都在你这成人的脑海中。你有这样的思维,大概跟最近“污化英雄”的社会环境有关。
让孩子去认识自己民族的英雄,并没有什么过错。没听说过比利时会因为“撒尿男孩”年纪小,而去移除他的雕像。刘胡兰无疑是个英雄,让这么小的英雄牺牲了,是那个时代的悲剧,但我们不能因此否定英雄,甚至要让孩子“远离”。
这是一种什么心态?我想说,这是自私。英雄的挺身而出,往往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大家,才能成其为英雄。你觉得孩子不应该去承受“英雄”的义务,这其实并没有错。但问题是,我们现在只是在教育她学习英雄的“义”,你觉得这是对她心灵的“戕害”?你让她从小拒绝这样的教育,可有想过,实际生活中,如果没有面对邪恶,面对危险敢于站出来的勇气教育,那么这个人的发展必然是不健全的。这个世界并不总是阳光普照,当狂风暴雨,疾雷闪电,冰雹台风来袭的时候,我们的后代必须有抵挡的勇气,义无反顾的迎击精神。
如果孩子从小不能明白善恶是非,如果像你这个家长一样,永远就等着别人牺牲,自己坐享其成,那得到的命运必然就是抗战初期的那种悲剧:日本人不费一枪就拿下了某城,几十万人被几十个土匪赶得到处乱跑,同样就像不久前刚刚发生的事情:昆明火车站,四、五个人把二百多人杀的伤亡惨重,某几个城市,街头小偷一声呐喊能导致几千人拼命奔逃。这样的例子不是唯一,也绝不是最后。
贪生怕死是每一个人都有的本能,没有人天生下来就勇敢的,天生就不怕死的。但是,如果因为害怕死亡,害怕血腥,那么当血腥和死亡来临的时候,就越没有求生的机会。生活中无数的伤亡惨重的重大事故,往往都是因为人们最怕死,不想死,或者根本就死不了,结果因为害怕,因为没有受到相应的抗挫力,结果就像温室里的花,还没有来得及绽放就早早地凋谢了。
最后说一句,你这样的教育孩子的方式,不但会毁了自己的孩子,而且错误的观念和态度,还将影响许多人。让孩子远离自己民族的英雄,这是可耻的!
来源:新浪微博@指尖阳光
仇恨教育是共产洗脑的专业之一。应该继续下去,毒害那些中国奴隶们的子孙后代。
 
最后编辑: 2017-05-18

herbertguo

知名园友
2008-02-21
5,852
9,167
2017-05-18
#2
杨佳同志,自幼以刘胡兰为榜样,长大后改进贺龙同志两把菜刀闹革命的土方法,采用更为高效、隐蔽的牛耳尖刀,终成一代名刀客。
老师们,谢谢你们啊!---范伟如是说。
 

邪恶联盟

知名园友
2015-03-17
4,779
6,760
2017-05-19
#3
在教育的目的脱离“完美地解释党的方针政策”前,别跟我提英雄,爱国。。。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英雄,换了时代,狗屁不是。尤其是那些胳膊肘往外拐,作为别国分部,拿着卢布反政府反国家的土匪,甚至连狗屎都算不上。
 

杰里肥狮

Winter is coming...
2010-10-15
2,547
2,507
2017-05-19
#4
其实老师的回复主要思想我是赞成的。孩子甚至成人都需要英雄。只是,英雄是相对的。岳飞是汉族的民族英雄,可是却是金族的死敌和唾骂对象。只不过,孩子小的时候是无法分清什么民族和政治的所谓正义,但是却有人的天然的本性。小的时候应该给孩子的心灵种下希望的种子,种下善良勇敢的品性。等慢慢长大了成熟一点了,再逐渐认识现实社会的残酷和黑暗面,再逐渐给自己披上盔甲,这样盔甲下至少有一颗善良美丽的种子,而不只是一片阴暗。

老师说"学校从来不会把刘胡兰的英雄事迹,说得多么血腥,多么残忍,也从未播洒仇恨的种子。"这里就有争议了。不是否认刘胡兰,但是阶级斗争确实是血腥的。如果非要教也应该放到高年级去教。
所以,我一直觉得中国应该对娱乐产品分级,让那些黄暴的东西远离孩子。现在倒好,连儿童台都狂做卫生巾的广告,著名的儿童武侠动画片里的坏人嘴里冒出来的是“小妞来陪大爷玩玩”。
 

Sault

活跃园友
2014-06-08
4,338
4,774
2017-05-19
#5
岳飞是汉族的民族英雄,可是却是金族的死敌和唾骂对象。
金朝的统治者是女真族。满族人是女真的后裔,但清朝也崇拜岳飞。清代对岳飞的崇拜最早源于努尔哈赤,他曾经让他的两个子孙改姓为岳。乾隆对岳飞的尊重是十分突出的,曾多次到杭州岳飞庙造访,并亲自撰写《岳武穆论》,文曰“夫武穆之用兵驭将,勇敢无敌,若韩信彭越辈,类皆能之。
 
最后编辑: 2017-05-19

verasong

活跃园友
2008-10-16
3,240
3,393
2017-05-19
#6
实际生活中,如果没有面对邪恶,面对危险敢于站出来的勇气教育,那么这个人的发展必然是不健全的。

*****
这个就很不对。未成年人面对邪恶,面对危险,需要做的是躲起来。如果能在不影响自身安全的前提下也通知别的孩子躲起来,就是义。

老师说的总体意思没错,但是爱国教育,三观教育,有很多方式,干嘛非选这个?关键还假。
 

voidquantum

社会观察者
2007-04-14
519
286
2017-05-19
#8
这位老师偷换概念:一个人不赞同对一个孩子慷慨赴死的宣传,他就必然是个“贪生怕死”之人?
老师的一个观点没错,各个年代都需要英雄。可英雄值得崇拜的地方,却不仅仅是因为不怕死。不然刑场上咬牙死撑的杀人犯、强奸犯可能还更有些狠劲。给孩子一个英雄的意义,往往在于教他们何为“大义”,为了大义英雄可以从容赴死,更能忍辱负重。
相对于老师认为这篇刘胡兰的课文是个英雄故事,我却认为,如果这本课本连刘胡兰被杀的前因都不敢交代,也自然就没什么资格教人大义,更别提教人崇拜这样的“慷慨赴死”。
 

hello_world

活跃园友
2016-12-26
5,084
731
2017-05-19
#11
刘胡兰怎么是政治斗争?

应该是 敌我之间 你死我活的 生存斗争。

加拿大的教育挺有问题的。
 

杰里肥狮

Winter is coming...
2010-10-15
2,547
2,507
2017-05-19
#12
金朝的统治者是女真族。满族人是女真的后裔,但清朝也崇拜岳飞。清代对岳飞的崇拜最早源于努尔哈赤,他曾经让他的两个子孙改姓为岳。乾隆对岳飞的尊重是十分突出的,曾多次到杭州岳飞庙造访,并亲自撰写《岳武穆论》,文曰“夫武穆之用兵驭将,勇敢无敌,若韩信彭越辈,类皆能之。
为上者自有自己的考虑与好恶。但是老百姓不管,谁杀了我的亲人谁就是我的敌人。
 

stang

大猩猩--专业砸墙
2010-01-29
5,512
3,904
2017-05-19
#16
时过境迁嘛,不同的年代有不同的标准。
现在14岁绝对是孩子,法律规定和这个年龄的孩子发生性关系就是强奸,刘胡兰那个年代14岁的女孩子可就不算小了,嫁人都正常。

所以这里有一个基本的分歧,家长认为刘胡兰的故事已经不属于孩子的世界。
但是刘胡兰当时毕竟只有14岁,按照当今的观念确实是孩子,是孩子世界的故事。

个人认为,刘胡兰的故事应该让现在的孩子们知道,不必美化也不必丑化,就是知道这个故事,然后让孩子们发表自己的理解,没有对错的,自己的理解。
树立成“英雄”,去“学习”。不太合适。
 

stang

大猩猩--专业砸墙
2010-01-29
5,512
3,904
2017-05-19
#18
刘胡兰怎么是政治斗争?

应该是 敌我之间 你死我活的 生存斗争。

加拿大的教育挺有问题的。
我觉得加拿大的教育没有什么问题。

“宗教狂热”是一种模式,这种模式本身有问题,
就拿现在成为大问题的某教的狂热来说...嗯,还是不多说了为好。

无论如何减少青少年里面这种“狂热”的思想基因不会有错。
狂热的思想基因容易被利用,有那么个说法:XXX倒台以后出来跳着脚骂XXX的狂热分子,势必也是XXX掌权时狂热支持的“积极分子”。

和平的社会需要和平的土壤,傻子们聚在一起是幸福的,太精明的人们聚在一起是不幸的。
 

DKnight

活跃园友
2011-04-05
1,390
1,154
2017-05-19
#19
不要把价值观的建立和对价值观(以斗争或其它形式)的维护混为一谈了。

家长侧重于不愿意让孩子参与到维护价值观的残酷斗争中去,而并非不赞同以刘胡兰为代表的价值观。
老师则认为家长不想让孩子树立正确价值观并且无斗争就无(正确)价值观。

我的价值观是爱钱,但我不会去为钱杀人就能证明我不爱钱吗?反过来我为钱杀人可能是一时贫困潦倒外加冲动,并不等于我价值观是爱钱。

这TM是两件事好不好!!
 
2010-08-29
4,678
1,024
2017-05-19
#20
为什么要给别人心目中设立一个英雄形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