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拿大家园论坛连续几天宕机5-8个小时,我们深感抱歉:当前正在解决存在的性能问题,包括对硬件升级。系统或不稳定,重启,不响应,发长贴请备份
温哥华公正翻译 超级签证、新移民探亲旅游保险 Mauve Hair 陈雷:素里房地产专家 兰里地产经纪JennyMa 王瑶:专精西温、北温 DavidPan:温哥华地产经纪 Mandy Xie CIBC贷款顾问 地产经纪:赵瑞超 平价、全职、温哥华 地产经纪:Tony 张 温哥华地产经纪:TonyChen

这次回国,来分享一个家里的故事

2017-01-29
31
104
2017-02-12
#1
年前回国,在沪停留几天,拜访远房亲戚时有机会看到外公家这边的家庭相册,一大盒子,最早的照片可以追朔到1920年,看那个时候身着长衫旗袍的路人甲乙丙丁穿行于外白渡桥上,对比如今,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外公这代有五人,他排行老小,和他关系最好的是二哥。两人年纪相差十岁,外公从小就有这位二哥提携照顾,直至49年。

这位二哥根正苗蓝,人长得也高大俊朗,很早就加入三青团,积极进步,在军队里混的不错,后来做某人的副官,这个人历史书有讲到的,蒋的嫡系,重庆谈判和北平谈判部分都有提到。

转眼49年了,家里所有人面临选择,有跑香港转道美国的,有跟蒋去台湾的,更多的是选择留下。这位二哥的长官投共,有人说蒋授意的,为的是以后国共和谈好有个中间人。不管怎样,长官投共自保,身边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全进监狱按战犯处理,关押到59年才被放出来,没几年又赶上文革,这回干脆弄到安徽芜湖的劳改农场,一直到77年才回上海。

回来以后,虹口的祖宅已经被充公,亲戚们也四散各处,好在有交情好的远亲肯收留,腾出一个亭子间给他住,在闸北区某小学做门卫,直到90年代退休。

我外公这边因为年纪小,不像其他兄弟姐妹在军政系统里任职,蓝度不够,罪孽也轻,所以49年的分水岭之后,他算最幸运的,大学毕业就跑内地了,50年代那波人还不叫知青,叫支内,在当时人看来,上海以外都是未开化的地方,需要些探险的勇气,不过塞翁失马安知祸福,远离漩涡中心,反倒是件明哲保身的好事,虽然文革时期也被收拾过,但台上揪头发拧胳膊的大老粗们也心知不能把厂里的总工给弄死了,停工停产就没法向毛主席交代了不是,所以意思意思走个过场就算了。

两兄弟之间一直书信往来,90年代我外公还劝他二哥迁过来一起生活,好有个照应,但种种原因没有成行。2005年二哥去世,一辈子未娶妻生子,外公去了趟上海参加葬礼,也是最后一次去上海,直到前几年去世。

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讲的是小人物们在49年所面临的种种生离死别,用她的话说,“向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致敬。” 在历史大潮的波荡起伏中,我们都是浮萍,有名词叫“时代的弄潮儿”,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都是潮在弄你而不是你在弄潮。

下个月就够天数入籍了,入还是不入,是个问题,就好象当年我外公,走还是不走,纠结到最后,咬咬牙一拍大腿,走了,从此人生有了新转机,后边的一切就在当初的一念之间。
 

啊美

知名园友
2009-07-10
10,302
18,535
2017-02-12
#6
“二哥”真是个悲剧人物啊,有的人享得了福,却受不了苦,“二哥”了不起
 

sabre

最傻
2009-10-29
63,000
37,878
2017-02-13
#14
年前回国,在沪停留几天,拜访远房亲戚时有机会看到外公家这边的家庭相册,一大盒子,最早的照片可以追朔到1920年,看那个时候身着长衫旗袍的路人甲乙丙丁穿行于外白渡桥上,对比如今,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外公这代有五人,他排行老小,和他关系最好的是二哥。两人年纪相差十岁,外公从小就有这位二哥提携照顾,直至49年。

这位二哥根正苗蓝,人长得也高大俊朗,很早就加入三青团,积极进步,在军队里混的不错,后来做某人的副官,这个人历史书有讲到的,蒋的嫡系,重庆谈判和北平谈判部分都有提到。

转眼49年了,家里所有人面临选择,有跑香港转道美国的,有跟蒋去台湾的,更多的是选择留下。这位二哥的长官投共,有人说蒋授意的,为的是以后国共和谈好有个中间人。不管怎样,长官投共自保,身边人就没这么幸运了,全进监狱按战犯处理,关押到59年才被放出来,没几年又赶上文革,这回干脆弄到安徽芜湖的劳改农场,一直到77年才回上海。

回来以后,虹口的祖宅已经被充公,亲戚们也四散各处,好在有交情好的远亲肯收留,腾出一个亭子间给他住,在闸北区某小学做门卫,直到90年代退休。

我外公这边因为年纪小,不像其他兄弟姐妹在军政系统里任职,蓝度不够,罪孽也轻,所以49年的分水岭之后,他算最幸运的,大学毕业就跑内地了,50年代那波人还不叫知青,叫支内,在当时人看来,上海以外都是未开化的地方,需要些探险的勇气,不过塞翁失马安知祸福,远离漩涡中心,反倒是件明哲保身的好事,虽然文革时期也被收拾过,但台上揪头发拧胳膊的大老粗们也心知不能把厂里的总工给弄死了,停工停产就没法向毛主席交代了不是,所以意思意思走个过场就算了。

两兄弟之间一直书信往来,90年代我外公还劝他二哥迁过来一起生活,好有个照应,但种种原因没有成行。2005年二哥去世,一辈子未娶妻生子,外公去了趟上海参加葬礼,也是最后一次去上海,直到前几年去世。

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讲的是小人物们在49年所面临的种种生离死别,用她的话说,“向所有被时代践踏、侮辱、伤害的人致敬。” 在历史大潮的波荡起伏中,我们都是浮萍,有名词叫“时代的弄潮儿”,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都是潮在弄你而不是你在弄潮。

下个月就够天数入籍了,入还是不入,是个问题,就好象当年我外公,走还是不走,纠结到最后,咬咬牙一拍大腿,走了,从此人生有了新转机,后边的一切就在当初的一念之间。
战犯啊, 起码是正师级少将,赞,
老领导不是东西, 光顾自己, 投共还不把手下一块带过去,
 

Mr. Right

活跃园友
2008-11-01
819
1,077
2017-02-13
#19
不可能啊!张在宜昌保卫战中阵亡,哪来的投共?
张治中(1890年10月27日-1969年4月10日),文白安徽省巢县(今巢湖市)人,原为中国国民党党员,国民革命军二级上将湖南省政府主席,曾主导参与多次国共和谈。1947年在原籍安徽省巢县当选为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1949年6月宣布脱离中国国民党;后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职。
 

gub

活跃园友
2008-09-25
1,112
1,069
2017-02-13
#20
张治中(1890年10月27日-1969年4月10日),文白安徽省巢县(今巢湖市)人,原为中国国民党党员,国民革命军二级上将湖南省政府主席,曾主导参与多次国共和谈。1947年在原籍安徽省巢县当选为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1949年6月宣布脱离中国国民党;后加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职。
啊,那我搞错了,以为是那个抗战英雄张自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