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 地产经纪 朱梅 蒙特利尔英才学院 欧孝美:蒙城资深地产经纪 蒙特利尔半岛家庭旅馆 蒙特利尔拉拉驹之家 蒙特利尔温馨家庭旅馆 天天家庭旅馆 蒙特利尔香奈儿家庭旅馆 投资移民服务中心 枫唐客栈 蒙特利尔接待站--窝窝家

骗我24年不是24天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14 天前
#81
张德成先生,他们控告你拖欠数千加元房租还没有付清。

而且2018年12月14日法院还判决你败诉,这是要继续吃你的肉啊。

浏览附件521432
谁把我的法庭文件偷给你的?你这份我自己都没有,我跟房东的法庭文件没有收到,现在知道谁偷的了。
你摆弄你的病志,也像摆弄我的法律文书这样打马虎眼吗?谁要找你治病,他得为生命堪忧了。
 

AVANTAR

活跃园友
2018-08-28
583
1,026
14 天前
#82
中国的12年,欺骗本身的后果就已经很严重了,更严重的是,为了掩盖一个谎言而制造更多的谎言,每一个新的欺骗还需要很多个欺骗去掩盖。
中国的12年和加拿大的前六年,这18年只是道德问题,没有触犯法律。从2012年开始,洗钱,税务欺诈,对我诬告,都是触犯法律,却得到加拿大司法的支持。
2012年直接陷害我的只有王玉杰,张明如,张明若三个人。可是在加拿大司法系统的诱导下,到2018年,直接加入诈骗的有十多个人,华人西人都有。各取所需,多数为了利益交换,华人女的为了钱,西人男的为了免费跟中国女人上床,都是为了掩盖一个欺骗而制造更多欺骗发展起来的。后来在加拿大司法系统的支持下,居然直接公然抢劫。
大连海洋大学,蒙城华人教会,华人服务中心,以组织的形式掩护他们诈骗,保护他们的不正当利益。
中国的文革,是95%陷害5%,可是我孤零零一个人,比5%比例还小,还弱势。千丝万缕的社会关系使他们形成一体,他们这种陷害比中国的文革还恶毒还恶劣,没有一点人性,完全就是畜生所为。
张明如,张明若 是你的孩子?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14 天前
#83
张明如,张明若 是你的孩子?
2012年以前她们是我的孩子,尽管她们从2006年起就跟王玉杰一起欺骗我。2012以前她们三个的欺骗不是陷害,而且那时她们两个没有成年,是无辜的,甚至她们两个受到的精神伤害,未必就比我小。但我跟她们两个一样是无辜的,而且我是不知情的,我别毁掉的,是人生最好阶段的24年光阴,更不应当由我去承担别人做下的罪孽。

2012年,开店赚了点钱,她们三个就要把钱通过黑市倒给她们两个的舅舅,然后她们两个的舅舅再“赠予”给她们两个的妈妈买房子。
就在这一年,多伦多有个名叫吴伟国的等七个绑匪,绑架了地产经纪韩建国和国内大款费学军。吴伟国最早作案就是通过倒黑钱来抢劫。
我不让她们这样做,主要为了她们安全,而且那也是违法的,我是老板,我要承担责任,可是她们却要对我陷害。

她们12岁以前,我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12-18岁,她们欺骗我的感情,同时也被她们自己的感情也都磨灭没有了。
长达六年诬告陷害,2018年一次大恶搞,还要毁掉我以后的20年,都是在她们成年以后,这三件事情任何一件都是不可原谅的。
她们邪恶之极,她们恶毒至极。她们的邪恶毒不是我带给她们的,她们不是我的孩子,永远不是。
 
最后编辑: 14 天前

AVANTAR

活跃园友
2018-08-28
583
1,026
14 天前
#84
2012年以前她们是我的孩子,尽管她们从2006年起就跟王玉杰一起欺骗我。2012以前她们三个的欺骗不是陷害,而且那时她们两个没有成年,是无辜的,甚至她们两个受到的精神伤害,未必就比我小。我跟她们两个一样是无辜的,而且我是不知情的,更不应当由我去承担别人做下的罪孽。
2012年,开店赚了点钱,她们三个就要把钱通过黑市倒给她们两个的舅舅,然后她们两个的舅舅再“赠予”给她们两个的妈妈买房子。
就在这一年,多伦多有个名叫吴伟国的等七个绑匪,绑架了地产经纪韩建国和国内大款费学军。吴伟国最早作案就是通过倒黑钱来抢劫。
我不让她们这样做,主要为了她们安全,而且那也是违法的,我是老板,我要承担责任,可是她们却要对我陷害。
1-12岁,我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12-18岁,她们欺骗我的感情,同时也被她们自己的感情也都磨灭没有了。
长达六年的诬告陷害,2018年一次大恶搞,还要毁掉我以后20年,这三件事情任何一件都是不可原谅的,她们不是我的孩子,永远不是。
giphy[1].gif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14 天前
#88
换了别人都会是你这种活不起的样子,以后的20年就不管了,能够冷静对待的恐怕只有我老人家才能做到了。

不过你还是不错的,把你的真实感觉表达出来了,比蒙特利尔华人教会和华人服务中心那些为诈骗打马虎眼的伪君子要强出百倍了。你属于真小人,跟那个蹩脚的肿瘤大夫是一种人。真小人是害不到人的,只有那些伪君子才是专门害人的。

你这破图搞的我只能放大字体了,不然别人都没法看。
 
最后编辑: 13 天前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14 天前
#89
易,就是变化,就是改变的意思;经,就是途径,也就是方法的意思。
易经,现代含义就是,改变人生的方法,必须拿命才能拼出一条出路。
002.jpg
 
最后编辑: 13 天前

AVANTAR

活跃园友
2018-08-28
583
1,026
13 天前
#90
易,就是变化,就是改变的意思;经,就是途径,也就是方法的意思。
易经,现代含义就是,改变人生的方法,必须拿命才能拼出一条出路。
浏览附件521491
易就是没有主心骨,自己没有判断能力,人云亦云,听书忽悠。经就是神经兮兮地念叨。2000新世纪的人,还信几千年前那些愚昧的东西,就是该早看心理医生了。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13 天前
#91
易就是没有主心骨,自己没有判断能力,人云亦云,听书忽悠。经就是神经兮兮地念叨。2000新世纪的人,还信几千年前那些愚昧的东西,就是该早看心理医生了。
你说的那是你家易经,你家易经不是易经。李嘉诚马云等精英都精通易经,他们就不你这样。
精英和平常人的区别,不是他们智商高于常人,只是他们善于经常把自己的头脑清零。
易经的作用,只是能把人的头脑清零。
排除一切成见干扰,从最原始的角度思考这个世界和这个社会,不去人云亦云。
有限的智慧得到无限的发挥,这时得出的结论,才是真实的和有效的。


002.jpg
 
最后编辑: 13 天前

AVANTAR

活跃园友
2018-08-28
583
1,026
13 天前
#92
你说的那是你家易经,你家易经不是易经。李嘉诚马云等精英都精通易经,他们就不你这样。
精英和平常人的区别,不是他们智商高于常人,只是他们善于经常把自己的头脑清零。
易经的作用,只是能把人的头脑清零。
排除一切成见干扰,从最原始的角度思考这个世界和这个社会,不去人云亦云。
有限的智慧得到无限的发挥,这时得出的结论,才是真实的和有效的。


浏览附件521549
这就是说,《易经》是烈马,一般人骑上去,不是摔死就是摔残。建议你趁早远离《易经》,留给李嘉诚们去骑。
 
2016-06-18
4
10
13 天前
#93
你说的那是你家易经,你家易经不是易经。李嘉诚马云等精英都精通易经,他们就不你这样。
精英和平常人的区别,不是他们智商高于常人,只是他们善于经常把自己的头脑清零。
易经的作用,只是能把人的头脑清零。
排除一切成见干扰,从最原始的角度思考这个世界和这个社会,不去人云亦云。
有限的智慧得到无限的发挥,这时得出的结论,才是真实的和有效的。


浏览附件521557
你在群里的易经课程报价太高了,1888加元一个学期,我付不起啊,大哥!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13 天前
#95
这就是说,《易经》是烈马,一般人骑上去,不是摔死就是摔残。建议你趁早远离《易经》,留给李嘉诚们去骑。
易经就是易经,跟你说的那些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就是脑子从不清零的结果,垃圾太多了影响正常思考。
 
最后编辑: 13 天前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12 天前
#97
下面是我给魁北克省警探,蒙特利尔地区法院检控官,加拿大中国大使馆和蒙特利尔领事的邮件。同时送加拿大移民局和加拿大犯罪署。

  我投诉的事情有,王玉洁24年的诈骗,王玉洁张明如和张明若12年的诈骗,王玉洁张明如和张明若6年的诬告,蒙特利尔地方法院6年的司法陷害,江月娣郑哲和移民公司的移民材料造假,江月娣郑哲还有丹尼长达一个月对我人身和财产的肆意侵犯,还有中国大连海洋大学,加拿大蒙城华人教会和华人服务中心以组织形式参与其中的诈骗。

  可是蒙特利尔地方法院只受理立案7月24日那一天,而且2018年11月和12月两次开庭,都是逼我撤销指控。12月开庭检控官说没有准备充分的时间,2018年1月11日开庭会给我充足时间回答我所有问题。所以我把我的问题和我的结论公布于全世界,看看她明天到底怎么来回答我。

  所有的当事人中,我是唯一的受害者,也是最后一个知情的,其他人都是装糊涂保护诈骗者的不正当利益。各有各的好处,中国女人为了钱,老外男人为了免费跟中国女人上床,其他人是为利益交换。

我希望她明天能告诉我,我说的都是错的。
(公诉案件需要当事人母语,有法庭翻译,避免引起歧义)
1
1.jpg
2
2.jpg
3
3.JPG
4
4.jpg
end
下一贴是文本和附件。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12 天前
#98
  文本内容如下:

  2012年,在王玉杰,张明如和张明若陷害我之前,除了一个月扎毁我的六套车胎,还有人在网上晒出我的照片,对我进行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我对它们一无所知,它们对我了如指掌。
  In 2012, in Wang Yujie, before Zhang Wang Yujie and Zhang Mingru and Zhang Mingruo framed me, in addition to smashing my six sets of tires in a month, some people took my photos online, attacked me with words, insulted me. I don't know anything about them, but they know me very well.

  那些照片大连海洋大学教授雷衍之和他儿子到蒙特利尔,我们一起吃饭时,不知道谁什么时候给我拍下的。当时一起吃饭的,还有也是来自于大连海洋大学的移民王庆财和王宇庭,再也没有别人。
  Those photos were taken when Dalian Ocean University professor Lei Yanzhi and his son went to Montreal. I don't know who took this picture of me. At that time, there were canadien immigrants Wang Qingcai and Wang Yuting whose come from Dalian Ocean University. No one else.

  大使先生和领事先生,
  下面第一张截图和第二张截图,都是廖明的同伙。如果他们真的是为中国政府工作,希望能对他们加强管理。我到加拿大是来生活的,对政治不感兴趣,而且我也没有精力和能力去感兴趣。请不要伤害我一个无辜者,请不要对我落井下石。
  Mr. Ambassador and Mr. Consul,
  The first screenshot and the second screenshot below are all Liao Ming's associates. If they really work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 hope to strengthen management. I came to Canada to live, not interested in politics, and I have no energy and ability to be interested. Please don't hurt me an innocent person, andplease don't fall into the rocks. Please don't hit me when I am down

  Mr. Sergent-detective Melanie Saysourinho,
  下面第一张截图,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你很容易就能查出来。他常年在网上对王玉杰,张明如和张明若进行性污蔑,严重触犯加拿大的法律。他们三个都不在意,但是我在意,您也应当在意。
  In the first screenshot below, I don't know who he is, but you can easily find the answer. Throughout the year, he slammed Wang Yujie, Zhang Mingru and Zhang Mingru with sexual insults in the Internet, which seriously violated Canadian law. The three of them don't care, but I care, you should also care.

  2012年,张明如和张明若经常离家出走。那时她们还没满18岁,我只是担心她们安全,我只是想搞清时怎么回事,是我报的警。她们跟警察谈了很久,当时我不知道她们跟警察谈了些什么,现在我知道了。
  In 2012, Zhang Mingru and Zhang Mingruo often left home. At that time, they were still under 18 years old. I was just worried about their safety. I just wanted to find out what was going on. I reported the police. They talked to the police for a long time. I didn't know what they had talked to the police. Now I know.

  王玉洁不是个善于撒谎的人,是警察让她撒谎的。你们加拿大司法陷害我,王玉洁只是配合你们。
  江月娣也是一样,没有你们的支持,她不敢在违背释放条件的情况下一天找我六次。
  她对我说的很清楚,只是为了让我撤销对所有人的指控,让所有人都没有事。
  你们利用王玉洁和江月娣的错误,逼迫她们撒谎,逼迫她们陷害我,你们卑鄙无耻。
  Wang Yujie is not a person who is good at lying. It is the police who let her lie. You Canadian justice has framed me, Wang Yujie just cooperates with you.
  Jiang Yuexi is the same. Without your support, she dare not look for me six times a day in violation of the release conditions.
  She said it very clearly to me, just to let me revoke allegations against everyone and make everyone okay.
  You use the mistakes of Wang Yujie and Jiang Yuexi to force them to lie and force them to frame me. You are shameless.

  Ms. Elfriede Duclerval,
  为什么不做我的律师?因为你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你给我的所谓江月娣的证据,足够装订出一本书了。可是你看了没有?都是为了掩盖真相。
  Why not be my lawyer? Because you know the truth of the matter.
  The evidence you gave me the so-called Jiang Yuejun is enough to bind a book. But have you seen it? It is all to cover up the truth.

  Ms. Jessica Drolet,
  请看第三张截图和第四张截图。
  我自己都没有收到的法律文件,居然有人给了这个所谓的医生。这个所谓的医生给我传到网上,我才知道还有这么一份文件。
  2012年以前,社会不是这么对待我的。在你们加拿大司法六年的恶性诱导下,中国大连海洋大学和加拿大蒙特利尔华人教会,以组织的形式配合她们的诈骗,配合你们对我的的陷害。
  Look at the third screenshot and the fourth screenshot.
  I have not received the legal documents myself, and some have given this so-called doctor. After the so-called doctor put it on the Internet, I realized that there is such a document.
  Before 2012, society did not treat me like this. Under the six years of the vicious induction of Canadian justice, the Dalian Ocean University of China and the Montreal Chinese Church of Canada, in an organized way to match to cooperate with their fraudulent practices and with your framework.

  过去,中国有文化大革命。同时,西方有对错案的国家赔偿。于是我来到了加拿大,我认为这里有公正。
  现在,中国没有"文化大革命"了,也有对错案的国家赔偿了,可是加拿大人却在对我搞“文化大革命”。
  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领袖引导群众,是95%以上的人对5%不到的人的迫害。
  你们陷害我,只因为我是孤单一人。加拿大的司法引导加拿大的华人社区,一起对我陷害。
  我比5%比例还小,我更弱势。你们比希特勒比斯大林更残忍。
  In the past, China implemented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At the same time, Western countries have given state compensation to those who have been persecuted. So I came to Canada and I think there is justice here.
  Now, China does not have a "cultural revolution", and there are compensation for the wrong, but the Canadians are engaged in a "cultural revolution" to me.
  China’s "Cultural Revolution" is that the great leader guides the masses, and the more than 95% of the people persecut who are less than 5% of the people .
  You persecute me because I am alone. The Canadian judiciary led the Canadian Chinese community to persecute me together.
  I am still smaller than 5%, and I am weaker than them. You are more cruel than Hitler, and you are more brutal than Stalin.

  现在你们应当清楚了,王玉杰,张明如和张明若陷害我,只是为了洗钱和税务欺诈。
  2012-2018,你们迫害我六年,档案关闭就完事了?然后继续迫害,再迫害我20年?
  你们不去调查真正的违法犯罪,却来继续对我陷害。我再次要求,打开2012档案,把下面三案合一。
  500-01-175688-180//500-01-177425-185//500-01-176529-285
  Now you should be clear, Wang Yujie, Zhang Mingru and Zhang Mingruo frame me, just for money laundering and tax fraud.
  2012-2018, you have persecuted me for six years. Now, you have closed the file for six years and created a new persecution. Do you still have to persecute me for 20 years?
  You are not going to investigate the real crimes, but continue to frame me. I asked again to open the 2012 file and combine the following three cases.
  500-01-175688-180//500-01-177425-185//500-01-176529-285
1
01.jpg
2
02.jpg
3
03.jpg
4
04.jpg
end
以上内容同时发于facebook,twitter,加拿大家园网,今日头条,新浪热门博客,我的QQ空间。
两个国内微信群,六个蒙特利尔华人微信群。
 
最后编辑: 12 天前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12 天前
#99
我不要求马上还我一个公道,但是不能继续欺骗我更不能侮辱我。因为我以前的24年,除了养家糊口和生儿育女,没有做过其他任何事情,信什么不信什么,也是为了养家糊口和生儿育女。以后我除了养家糊口和生儿育女,也从没想过去做别的事情。其他事情都是骗我做的或者逼我做的。别人造下的孽,不能加到我的头上让我去承担责任。

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只要诈骗者和陷害者还给我以后20年所需要的物质基础。生儿育女不仅是我的义务也是我的权利,放弃这个权利对不起我的父母,对不起这个社会,对不起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的爱人。

现在加拿大的司法逼着我用生命去捍卫全世界人人都有的这个权利。
 
楼主
楼主
N
2010-09-25
267
57
8 天前
案件简介:
  加拿大邪恶之183天,2018年7月3日到2019年1月11日,魁北克强盗对我落井下石,公然抢劫我20万个人财产。

  2018年7月3日,我的店铺需要迁址,新的铺面没有租好。前妻江月娣通过她的朋友郑哲认识当地西人丹尼。丹尼和郑哲常年在郑哲家里同居,丹尼自己的住宅闲置,我的货物就临时寄存他的住宅里。都是江月娣一手操办的。

  货物拉走后几天,郑哲和江月娣对我提出一个非分要求,江月娣晚上住在郑哲家里,帮助郑哲看小孩,我不同意,并与她们发生争执,丹尼也参与争执当中。其中一次争执,丹尼来到我家楼下,江月娣拿刀逼我下去与丹尼见面。

  2018年7月10日,我和江月娣正式分居办理离婚,同时我撤销了给江月娣的移民担保。

  2018年7月20日,我联系好了新的铺面,并与新房东定在7月31日之前签订合约。然后我用电话,私信,微信群里公开,三种方式通知江郑丹三人,请他们在7月24日到7月31日之间,找一天他们方便的时间,我把我的货物拉回我的新店铺。丹尼的回复是,他人在多伦多,钥匙在郑哲的手里,我可以向郑哲要钥匙。郑哲和江月娣,对我三种方式的通知和要求,都没有给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