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达到的高度

cokecool

封禁用户
2018-04-29
372
371
2018-07-10
#1
药神看的很多人流泪,也仅仅是流泪而已,
下面转发一个文学评论。
在鲁迅眼里,中国的历史,“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但“仔细看了”,“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在鲁迅眼里,中国的社会,是“吃人”的社会,革命者秋瑾的赤诚之心,不仅与一个强奸杀人犯的心一样,甚至与猪心一样,可以给人作下酒的佳肴。至于秋瑾的血,则成了治病的人血馒头了。
实在的“吃人”,比如上述秋瑾的心和血,比如“易子而食”;形而上的“吃人”,比如把国民变为奴隶,进而由奴隶变为奴才,“轻视人,蔑视人,使人不成其为人”(马克思),作为自由之人的灵魂已死,已经被“吃”了。
所以,鲁迅认为“无声的中国”是一个没有任何自由空气的“铁屋子”,昏睡在“铁屋子”中的中国人是待在“待死堂”。鲁迅慨叹,“所谓中国的文明者,其实不过是安排给阔人享用的人肉的筵宴。所谓中国者,其实不过是安排这人肉的筵宴的厨房”!
“待死堂”中的活者,不过是如猪羊一般的待宰的“菜人”。
鲁迅一生都在逃离的路上,他要逃往没有“吃人”的地方。
然而,“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地方,今天才明白,我也在其中混了多年;大哥正管着家务,妹子恰恰死了,他未必不和在饭菜里,暗暗给我们吃”;“我未必无意之中,不吃了我妹子的几片肉”,这是鲁迅在《狂人日记》的末端借狂人之口发出的“狂语”。
然而,实实在在的,鲁迅竟然也“吃人”了,鲁迅也无意间吃了他的“妹子”的肉了!
周海婴在《我与鲁迅七十年》中说到鲁迅的“吃人”,在《父亲的遗产》一节中说,在他渐渐长大时,有一回偶尔发现母亲左上臂内侧深深凹下去,似乎被剜去了一块肉。周海婴抚摸着伤疤问母亲,她只随口回答这是过去的疮疤。到周海婴长成十几岁的小伙子,又一次问母亲,许广平才告诉儿子:那时年少单纯,见鲁迅重病缠身,久治不愈,想起书中读过的“二十四孝”中有一节,叫“割股疗亲”,许广平便如法炮制,硬是将臂上一块肉割下来熬成汤药,让鲁迅喝了。
许广平本是知识女性,竟有如此愚昧之举?如果处于常态,如果面对他人,应是不可思议。然而,人在绝望之时,往往成了非理性的动物。鲁迅久病不愈,年轻的无助的许广平,就处于某种绝望之中?就像一个癌症病人的家属,为了挽救亲人的性命,最后时刻,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想到了针灸,想到了气功……所以,许广平的割肉救亲,是一个深爱者非常态下的必然选择?是一种可以理解的常态?
可以想见,许广平是瞒着鲁迅割肉的,否则,反对“吃人”的鲁迅,绝对要夺下她手上的利刃的;否则,作为医生的鲁迅,肯定会决绝地拒吃这碗人肉汤药的;否则,深爱“小刺猬”的鲁迅,面对自己的娇妻,面对知识女性,会想起那人血馒头,会因惊诧而圆睁双眼,因绝望而吐血!
智者许广平成了弱智的女性,她被“歪歪斜斜”的“字缝”中的“割股疗亲”给吃了,被吃而丧失了被吃的自觉,爱而让她忘却了疼痛。
年轻时的鲁迅,已经意识到自己将可能无意之中吃了自己妹子的肉,事实就是这么残酷,最后的时刻,鲁迅在逃往荒冢途中,将死之时,也参与了“吃人”,吃自己的亲人,而且,尚不自觉!
谁也无法逃脱,无处可逃,这是怎样的悲惨世界啊!
“有了四千年吃人履历的我,当初虽然不知道,现在明白,难见真的人!”如何才是“真的人”?就是没有吃过人的人。
不仅长者吃幼者,活人吃死人,华小栓还是一个孩子,将死之时,也成了“吃人”者。
鲁迅疑惑,“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2
许广平见鲁迅重病缠身,久治不愈,想起书中读过的“二十四孝”中有一节,叫“割股疗亲”,许广平便如法炮制,硬是将臂上一块肉割下来熬成汤药,让鲁迅喝了。- 周海婴《我与鲁迅七十年》
许广平本是知识女性,竟有如此愚昧之举?
当时知识分子的主流是反传统和现代化,
鲁迅、许广平是最激进者,尚且如此。
在此坛,一心祈祷着复辟封建王朝的老太监,
还能做什么拿得上台面的事?
 
2018-05-01
402
374
2018-07-10
#3
鲁智迅不懂为官之苦,竟然一权打死西门庆。放在今朝,非判她无期徒刑不可。
 

Snowberry

活跃园友
2015-11-11
2,521
2,744
2018-07-10
#5
“最后时刻,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想到了针灸,想到了气功…… ”

什么叫”甚至想到了……“?

这么黑中医好吗?

中医名家云集,但从来没有任何人写过任何一本书叫你重病去吃人肉的!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1,747
10,382
2018-07-10
#6
“最后时刻,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想到了针灸,想到了气功…… ”

什么叫”甚至想到了……“?

这么黑中医好吗?

中医名家云集,但从来没有任何人写过任何一本书叫你重病去吃人肉的!
不用有一部专著,提倡吃啥补啥的观念奏够鸟。吃胎盘,补容颜?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7
不用有一部专著,提倡吃啥补啥的观念奏够鸟。吃胎盘,补容颜?
不叫胎盘,那东西叫 紫河车,
我们爱国者 相信 它 大补气血,
不相信的 人 都是 汉奸,卖国贼。
 

Snowberry

活跃园友
2015-11-11
2,521
2,744
2018-07-10
#9
不用有一部专著,提倡吃啥补啥的观念奏够鸟。吃胎盘,补容颜?
不叫胎盘,那东西叫 紫河车,
我们爱国者 相信 它 大补气血,
不相信的 人 都是 汉奸,卖国贼。
那能一样吗?这味的确是药,但是不需要杀人得到啊,就是一生孩子附属产品。
而且众女明星吃了,的确效果不错。相信就吃,不相信不吃呗,谁还给你扣帽子?你们俩千万别看中医,西医比较适合两位。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1,747
10,382
2018-07-10
#10
卧槽!你在哪里看到许广平割肉疗鲁?造谣很有意识吗?许割肉是割过的,那是她十几岁不懂事的时候,割给她母亲熬药的,后来自己也觉得愚昧不妥,这是见诸回忆录的,你这谣言太恶心太无耻了
共产党淫奏怕认真二字。

俺查到鸟:
xuguangpingcutflesh.jpg
可见广平老师并不是割肉给她妈妈吃,而是给“父亲”吃。这父亲是谁嘛,貌似可以商榷。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1,747
10,382
2018-07-10
#11
那能一样吗?这味的确是药,但是不需要杀人得到啊,就是一生孩子附属产品。
而且众女明星吃了,的确效果不错。相信就吃,不相信不吃呗,谁还给你扣帽子?你们俩千万别看中医,西医比较适合两位。
哟,不看奏不看呗。您这口气,说得好像要害谁似的,至于吗?

谁说吃淫肉奏必须杀淫乐?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12
现代医学研究认为,胎盘含免疫因子、女性激素、助孕酮、类固醇激素、促性腺激素、促肾上腺皮质激素等,能促进乳腺、子宫、阴道、睾丸的发育,对甲状腺也有促进作用,临床用于治疗子宫发育不全、子宫萎缩、子宫肌炎、机能性无月经、子宫出血、乳汁缺乏症等,均有显著疗效,对肺结核、支气管哮喘、贫血等亦有良效,研末口服或灌肠可预防麻疹或减轻症状。对门静脉性肝硬化腹水及血吸虫性晚期肝硬化腹水也有一定的疗效。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13
中国对胎盘药(紫河车)用研究了几十年了,主流的观点认为胎盘有效成分是激素,煮熟后失去疗效。明星吃人胎盘比较愚昧。

传统中医使用 生 胎盘干粉做成紫河车大造丸,
现在用得最多的是做成 胎盘组织液 ,肌肉注射,
据称能治疗多种妇科疾病、对肺结核、支气管哮喘、贫血有良好疗效。

我对妇科病没有深入研究,但是知道 肺结核、贫血 有 更靠谱的治疗方法。
 
最后编辑: 2018-07-10
2007-11-12
390
65
2018-07-10
#14
共产党淫奏怕认真二字。

俺查到鸟:
浏览附件501333
可见广平老师并不是割肉给她妈妈吃,而是给“父亲”吃。这父亲是谁嘛,貌似可以商榷。
这是周海婴糊涂了,手边没书,不过可以百分百肯定是许的母亲。另外你的理解力堪忧。许遇到鲁迅时已经26岁,女师大的大学生,既不年少也不无知,况且到鲁迅病重,有性命之虞,最少也是1935年,那时候许37岁,如何做出因年少无知而割股疗亲的荒唐事?再者,都说了人家割股是报养育之恩,鲁迅是她老公不是 她爹,是夫妻之情不是养育之恩,这还需要商榷?脑残!不过你的论据轰塌了,鲁迅参与吃人是另有所指,白痴!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15
在中国的时候,我接受过 人胎盘组织液
注射 迎香穴,治疗 过敏性 鼻炎,
当然不会有任何效果。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1,747
10,382
2018-07-10
#16
这是周海婴糊涂了,手边没书,不过可以百分百肯定是许的母亲。另外你的理解力堪忧。许遇到鲁迅时已经26岁,女师大的大学生,既不年少也不无知,况且到鲁迅病重,有性命之虞,最少也是1935年,那时候许37岁,如何做出因年少无知而割股疗亲的荒唐事?再者,都说了人家割股是报养育之恩,鲁迅是她老公不是 她爹,是夫妻之情不是养育之恩,这还需要商榷?脑残!不过你的论据轰塌了,鲁迅参与吃人是另有所指,白痴!
俺如果是脑残,却能想到更多的可能性,辣您是啥涅?骂别淫的时候要小心表骂鸟自己嘛。骂别淫,可以是造谣,是无中生有。骂自己该不会这样吧?:wdb6:

大学生见到鲁大师,也还是“年少无知”嘛。

周海婴在上下文中都是用“父亲”指鲁迅,所以把这段话中的“父亲”也理解为鲁迅,合情合理。从作者的行文来看,如果是指他妈妈的爸爸,他应该用“外公”这个称谓。

“养育之恩”看上去说的是“二十四孝”典故里面的事儿,不是指广平老师割肉疗亲的事儿。

对此事儿,周海婴只是明确说他母亲是“知恩图报”。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17
这是周海婴糊涂了,手边没书,不过可以百分百肯定是许的母亲。另外你的理解力堪忧。许遇到鲁迅时已经26岁,女师大的大学生,既不年少也不无知,况且到鲁迅病重,有性命之虞,最少也是1935年,那时候许37岁,如何做出因年少无知而割股疗亲的荒唐事?再者,都说了人家割股是报养育之恩,鲁迅是她老公不是 她爹,是夫妻之情不是养育之恩,这还需要商榷?脑残!不过你的论据轰塌了,鲁迅参与吃人是另有所指,白痴!
我也觉得奇怪,查国内的文章,对周海婴的说法,有给许广平的父亲吃,和给鲁迅吃 两种理解。
 
最后编辑: 2018-07-10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18
俺如果是脑残,却能想到更多的可能性,辣您是啥涅?骂别淫的时候要小心表骂鸟自己嘛。骂别淫,可以是造谣,是无中生有。骂自己该不会这样吧?大学生见到鲁大师,也还是“年少无知”嘛。

周海婴在上下文中都是用“父亲”指鲁迅,所以把这段话中的“父亲”也理解为鲁迅,合情合理。从作者的行文来看,如果是指他妈妈的爸爸,他应该用“外公”这个称谓。

“养育之恩”看上去说的是“二十四孝”典故里面的事儿,不是指广平老师割肉疗亲的事儿。

对此事儿,周海婴只是明确说他母亲是“知恩图报”。
开始我觉得既可以理解为给许广平的父亲吃,也可以理解为给给鲁迅吃。我仔细再读,觉得从文字上理解,为给鲁迅吃比较合理;从许广平青年时期的的激进思想来看,又很难相信她会这样做:

“且让我举个例子。我渐渐长大开始懂事时,有一回偶尔发现母亲左上臂内侧深深凹下去,似乎被剜去了一块肉。我当时抚摸着伤疤问母亲,她只随口回答这是过去的疮疤。到我长成十几岁的小伙子,又一次问母亲,她才告诉我:那时年少单纯,见父亲重病缠身,久治不愈,想起书中读过的‘二十四孝’中有一孝,叫‘割股疗亲’,以报养育之恩。我母亲便如法炮制,硬是将臂上一块肉割下来熬成汤药,让父亲喝了。可见传统的‘知恩图报’思想是如何深刻地在母亲头脑中扎了根。” - 周海婴《鲁迅与我七十年》(南海出版公司2001年9月版p.355)
 
2007-11-12
390
65
2018-07-10
#19
俺如果是脑残,却能想到更多的可能性,辣您是啥涅?骂别淫的时候要小心表骂鸟自己嘛。骂别淫,可以是造谣,是无中生有。骂自己该不会这样吧?:wdb6:

大学生见到鲁大师,也还是“年少无知”嘛。

周海婴在上下文中都是用“父亲”指鲁迅,所以把这段话中的“父亲”也理解为鲁迅,合情合理。从作者的行文来看,如果是指他妈妈的爸爸,他应该用“外公”这个称谓。

“养育之恩”看上去说的是“二十四孝”典故里面的事儿,不是指广平老师割肉疗亲的事儿。

对此事儿,周海婴只是明确说他母亲是“知恩图报”。
刚见面,话没说上几句,自己往胳膊上割块肉下来往人药罐子里放,这种事或许只有你这个脑残做得出来,且不说鲁迅自从去日本以后从来不信中医,不吃中药,到死都是一个叫须藤的日本医生天天给他打针,许有此心也无此力。请你回想那是1924年,全中国男大学生也没有几个,何况女大学生,还年少?还无知?承认错误这么难吗?抓住个语焉不详的话一定不肯放?不肯去查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