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达到的高度

2007-11-12
390
65
2018-07-10
#22
开始我觉得既可以理解为给许广平的父亲吃,也可以理解为给给鲁迅吃。我仔细再读,觉得从文字上理解,为给鲁迅吃比较合理;从许广平青年时期的的激进思想来看,又很难相信她会这样做:

“且让我举个例子。我渐渐长大开始懂事时,有一回偶尔发现母亲左上臂内侧深深凹下去,似乎被剜去了一块肉。我当时抚摸着伤疤问母亲,她只随口回答这是过去的疮疤。到我长成十几岁的小伙子,又一次问母亲,她才告诉我:那时年少单纯,见父亲重病缠身,久治不愈,想起书中读过的‘二十四孝’中有一孝,叫‘割股疗亲’,以报养育之恩。我母亲便如法炮制,硬是将臂上一块肉割下来熬成汤药,让父亲喝了。可见传统的‘知恩图报’思想是如何深刻地在母亲头脑中扎了根。” - 周海婴《鲁迅与我七十年》(南海出版公司2001年9月版p.355)
许遇到鲁迅已经26岁,谈恋爱27岁,正式同居29岁,这特么还年少?还无知?且鲁迅那时候没生病,更何谈病入膏肓?再说你去鲁迅家能翻出个中药罐子来算我服!许自己生病买点乌鸡白凤丸吃都瞒着鲁迅怕他生气,鲁迅仇恨中医尽人皆知,他不可能去喝中药,许对鲁迅的崇拜是惑于他思想的魅力,她不可能去做他一直极力反对的事情
 
最后编辑: 2018-07-10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24
历史上有记载的割肉第一人是谁?
“最后时刻,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想到了针灸,想到了气功…… ”
什么叫”甚至想到了……“?
这么黑中医好吗?
中医名家云集,但从来没有任何人写过任何一本书叫你重病去吃人肉的!
人肉(《本草纲目拾遗》)

【主治】瘵疾(藏器)。

【发明】时珍曰︰张杲《医说》言︰唐‧开元中,明州人陈藏器著《本草拾遗》,载人肉疗羸瘵。自此闾阎有病此者,多相效割股。

人部相关:木乃伊芳 人胆 人势 初生脐带 胞衣水 人胞 天灵盖 人骨 阴毛 髭须
 
最后编辑: 2018-07-10

月箫琴古

活跃园友
2015-12-12
3,395
2,214
2018-07-10
#25
摘:

一、许广平剜臂疗谁?

1982年鲁迅的孙子周令飞在日本读书时,与台湾姑娘张纯华恋爱结婚,鉴于台海局势仍处紧张状态,酿成当时海峡两岸一场大新闻。后来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里《父亲的遗产》一节中,在说及他儿媳张纯华“既传统又现代”时,提及他母亲许广平也是这样的人,“只是各自表现不同罢了”。是什么样的“各自表现不同”呢?

“且让我举个例子。我渐渐长大开始懂事时,有一回偶尔发现母亲左上臂内侧深深凹下去,似乎被剜去了一块肉。我当时抚摸着伤疤问母亲,她只随口回答这是过去的疮疤。到我长成十几岁的小伙子,又一次问母亲,她才告诉我:那时年少单纯,见父亲重病缠身,久治不愈,想起书中读过的‘二十四孝’中有一孝,叫‘割股疗亲’以报养育之恩。我母亲便如法炮制,硬是将臂上一块肉割下来熬成汤药,让父亲喝了。可见传统的‘知恩图报’思想是如何深刻地在母亲头脑中扎了根。”(南海出版公司2001年9月版,p.355)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1,748
10,382
2018-07-10
#26
刚见面,话没说上几句,自己往胳膊上割块肉下来往人药罐子里放,这种事或许只有你这个脑残做得出来,且不说鲁迅自从去日本以后从来不信中医,不吃中药,到死都是一个叫须藤的日本医生天天给他打针,许有此心也无此力。请你回想那是1924年,全中国男大学生也没有几个,何况女大学生,还年少?还无知?承认错误这么难吗?抓住个语焉不详的话一定不肯放?不肯去查查书?
咱们俩是谁查鸟,谁没查涅?:wdb6: 俺不但查鸟,连截图都有啊。
 

卡西北

活跃园友
2015-02-08
1,825
2,894
2018-07-10
#27
人肉(《拾遗》)

【主治】瘵疾(藏器)。

【发明】时珍曰︰张杲《医说》言︰唐‧开元中,明州人陈藏器著《本草拾遗》,载人肉疗羸瘵。自此闾阎有病此者,多相效割股。按︰陈氏之先,已有割股割肝者矣;而归咎陈氏,所以罪其笔之于书,而不立言以破惑也,本草可轻言哉?呜呼﹗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父母虽病笃,岂肯欲子孙残伤其支体,而自食其骨肉乎?此愚民之见也。按︰何孟春‧《余冬序录》云︰江伯儿母病,割胁肉以进。不愈,祷于神,欲杀子以谢神。母愈,遂杀其三岁子。事闻太祖皇帝,怒其绝伦灭理,杖而配之。下礼部议曰︰子之事亲,有病则拜托良医。至于呼天祷神,此恳切至情不容已者。若卧冰割股,事属后世。乃愚昧之徒,一时激发,务为诡异,以惊世骇俗,希求旌表,规避徭役。割股不已,至于割肝,割肝不已,至于杀子。违道伤生,莫此为甚。自今遇此,不在旌表之例。呜呼﹗圣人立教,高出千古,韪哉如此。又陶九成《辍耕录》载︰古今乱兵食人肉,谓之想肉,或谓之两脚羊。此乃盗贼之无人性者,不足诛矣。

人部相关:木乃伊芳 人胆 人势 初生脐带 胞衣水 人胞 天灵盖 人骨 阴毛 髭须
最早的可能是左传提到的介子推割肉给姬重耳吃的故事。真假就不好说了。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28
如今回头看民国辣些淫,仿佛是在新鲜空气刚刚进入黑屋子后,打了一个激灵,现在同胞们又恢复正常鸟。
我觉得现在同胞不是恢复正常,
而比鲁、许当年更加激烈,
只是立场观点和鲁、许 完全相反了。

我看到主贴,首先是为许广平的伟大爱情感动,
然后才想,她为什么这么傻?

这篇文章原文标题为《鲁迅和“吃人”》 http://epaper.oeeee.com/epaper/A/html/2015-02/01/content_87754.htm
的作者是 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 房向东
房同志 是大红人不是反党分子。
 
最后编辑: 2018-07-10

Snowberry

活跃园友
2015-11-11
2,521
2,744
2018-07-10
#30
人肉(《拾遗》)

【主治】瘵疾(藏器)。

【发明】时珍曰︰张杲《医说》言︰唐‧开元中,明州人陈藏器著《本草拾遗》,载人肉疗羸瘵。自此闾阎有病此者,多相效割股。

人部相关:木乃伊芳 人胆 人势 初生脐带 胞衣水 人胞 天灵盖 人骨 阴毛 髭须
嗯,受教了。

这种书,我们确实没学过。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31
嗯,受教了。

这种书,我们确实没学过。
父亲家里有一本《本草纲目摘要》
我看了一些。
 
楼主
楼主
C

cokecool

封禁用户
2018-04-29
372
371
2018-07-10
#33
“最后时刻,无所不用其极,甚至想到了针灸,想到了气功…… ”

什么叫”甚至想到了……“?

这么黑中医好吗?

中医名家云集,但从来没有任何人写过任何一本书叫你重病去吃人肉的!
单纯!
中医是好东西,但是有人利用中医忽悠人的时候,就不仅仅是中医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0
#35
《本草纲目》
里面什么都有,最离奇的是人魂,说在上吊自杀的人脚下,挖地三
尺,可以挖出人魂,书中有人魂的插图。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当然更多的是普通的食物和动物,昆虫,植物,矿物。总地来说,还是一定的参考价值。

所以,我相信李时珍对人肉也有记载。网上一查,果然如此。
 

卡西北

活跃园友
2015-02-08
1,825
2,894
2018-07-10
#36
《本草纲目》
里面什么都有,最离奇的是人魂,说在上吊自杀的人脚下,挖地三
尺,可以挖出人魂,书中有人魂的插图。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当然更多的是普通的食物和动物,昆虫,植物,矿物。总地来说,还是一定的参考价值。

所以,我相信李时珍对人肉也有记载。网上一查,果然如此。
古书的脑洞开的很大,左传算是比较正经的了,居然也认认真真记下了结草衔环这种小道消息。如果左传还属于老实人犯错误的话,战国以后就开始故意造假了。到了汉朝,为了表示对替代秦朝继承江山的合法合理性,又不想直接赞美秦朝,于是隔代狂赞周朝。这种做法到了司马迁手里变成了系统化的对逸周书这种还算比较诚实的春秋遗作断章取义添油加醋,弄得现在研究先秦历史的都不信史记了。
 

月箫琴古

活跃园友
2015-12-12
3,395
2,214
2018-07-10
#37
摘:

一、许广平剜臂疗谁?

1982年鲁迅的孙子周令飞在日本读书时,与台湾姑娘张纯华恋爱结婚,鉴于台海局势仍处紧张状态,酿成当时海峡两岸一场大新闻。后来周海婴在《鲁迅与我七十年》一书里《父亲的遗产》一节中,在说及他儿媳张纯华“既传统又现代”时,提及他母亲许广平也是这样的人,“只是各自表现不同罢了”。是什么样的“各自表现不同”呢?

“且让我举个例子。我渐渐长大开始懂事时,有一回偶尔发现母亲左上臂内侧深深凹下去,似乎被剜去了一块肉。我当时抚摸着伤疤问母亲,她只随口回答这是过去的疮疤。到我长成十几岁的小伙子,又一次问母亲,她才告诉我:那时年少单纯,见父亲重病缠身,久治不愈,想起书中读过的‘二十四孝’中有一孝,叫‘割股疗亲’以报养育之恩。我母亲便如法炮制,硬是将臂上一块肉割下来熬成汤药,让父亲喝了。可见传统的‘知恩图报’思想是如何深刻地在母亲头脑中扎了根。”(南海出版公司2001年9月版,p.355)
摘:

不过,即便支持“重病缠身,久治不愈”的说法是指向鲁迅,但文中所说的“年少单纯”与“以报养育之恩”,就可以直接否定文中的“父亲”是指鲁迅。鲁迅对许广平再好,其所要报的也不可能是“养育之恩”,而鲁迅真正重病是从1936年3月开始,那时许广平已经是38岁的人,怎能说是“年少单纯”呢?而许广平与鲁迅真正开始写信交往时已是27岁的成人了,也与“年少单纯”无关,何况那时鲁迅正生龙活虎地准备与她谈恋爱,哪里谈得上需要她“剜臂疗亲”呢?

我的判断是许广平之剜臂疗亲,是指剜臂疗她的父亲。关于许广平所在这支广东许氏,从其家世来看可谓人才辈出,但就是缺少其父亲的材料。

不过据《新金融观察》2012年12月刊发作者徐行的文章《叛逆女子许广平那段传奇》可知,许父去世于1917年,那时“剜臂疗亲”则可谓之“报养育之恩”与“年少单纯”。因为许广平生下来第三天许父在一场酒局上于大醉中将其许配给当地马家,但这不合生性豪爽叛逆的许广平之意,不过这对父亲在当地造成不小的信用压力和道德失分。

在父亲亡故的1917年许广平赓即逃婚至天津姑母家寄住并于此读书,1921年她写信给广州的家人时还说:“生时即屡见慈父重锁双眉,家人亦颦蹙密语……则闻马家事,以至终生终世抱病含愁。”正是在对父亲因她的事加重病情的抱愧之中,才使比较叛逆及现代的她,做出顺乎情理与逻辑的剜臂疗亲“孝”举。

许广平和周海婴当然对鲁迅的反对吃人,是再清楚不过的。所以当许广平给儿子周海婴说其疮疤的故事与周海婴转述其母的意思时,对于剜臂疗亲的事,都包含着否定的意味与态度。这当然并不仅仅是他们秉承夫志或父志那么简单,而是剜臂疗亲,对于治病的确“然并卵”,成为一种稍微正常的人都具有的普遍常识。

鲁迅对中医的反对由来已久,其日记多记所请为西医特别是日本医生,连中医都反对,许广平彼时何敢做出剜臂的举动来“疗”鲁迅呢?你可以说她背地里做,但揆诸常情,这事应该不会发生,因为许广平不是铁打的,那“左上臂内侧深深凹下去”的伤疤的疼痛,不可能不被鲁迅知情。何况那时周海婴还小,家中诸事都需要她的操持,哪能有时间让她剜臂后躲起来,不让鲁迅知晓呢?而且彼时鲁迅已经有病,更不能离开她。

。。。。。。。。。。。。。。。。。
“说大儿媳张纯华“既现代又传统”,其实我母亲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只是各自
表现不同罢了。且让我举个例子。我渐渐长大开始懂事时,有一回偶尔发现母亲左
上臂内侧深深凹下去,似乎被剜去了一块肉。我当时抚摸着伤疤问母亲,她只随口
回答这是过去的疮疤。到我长成十几岁的小伙子,又一次问母亲,她才告诉我:那
时年少单纯,见外公重病缠身,久治不愈,想起书中读过的“二十四孝”中有一孝
,叫“割股疗亲”,以报养育之恩。我母亲便如法炮制,硬是将臂上一块肉割下来
熬成汤药,让外公喝了。可见传统的“知恩图报”思想是如何深刻地在母亲头脑中
扎了根。 ”


评:

故意把周海婴口中的外公 ,许广平口中的父亲张冠李戴成鲁迅,

本身就是一种吃人的方式。

为了某种目的,故意造谣搅混水是更卑鄙的吃人方式,

表演多了更砸自己的牌子,辛辛苦苦没收成。
 
最后编辑: 2018-07-10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1
#38
许广平本是知识女性,竟有如此愚昧之举?如果处于常态,如果面对他人,应是不可思议。
作者房向东是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在出现反思 鲁迅的当代社会,以捍卫鲁迅而出名,他甚至自称是鲁迅的一条狗。

房向东转述周海婴关于 许广平 “割股疗鲁” 的故事,我是一看的房的文章就相信了,并有同样的感概;后来又有人说是 “割股疗父”,当时我也觉得也可以说得通。

但是现在我认为周海婴的故事根本就不靠谱,“年少单纯”的许姑娘,“硬是将臂上一块肉割下来熬成汤药”,可能性接近于零。

房向东这样的人,做这样的文章,都可以 被 理解为 反诗,那些读者 太别有用心了吧。还 这么 凶神恶煞 地, 究竟 要 干 什么?
 
最后编辑: 2018-07-11

Sault

东盼党军
2014-06-08
5,774
6,631
2018-07-11
#40
咱们俩是谁查了,谁没查呢?俺不但查了,连截图都有啊。
相信 挺鲁的领队 对周海婴的解读 = 崇拜鲁迅 还是 黑鲁迅?
=“为了某种目的,故意造谣搅混水是更卑鄙的吃人方式” ?
= “脑残、吃人、表演、砸自己的牌“

他们脑洞开的太大了吧,语气太凶恨了吧,他们是 冲锋队吗?
 
最后编辑: 2018-0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