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边众筹款的去向?zt

本帖由 杨迪5 天前 发布。版面名称:欢乐灌水

随便看看 杨迪的其它帖子 发新主题 回复主题
  1. 杨迪

    杨迪 园友

    注册:
    2016-08-19
    帖子:
    1,144
    赞:
    435
    所在地:
    fly
    和华裔亿万富翁在加拿大打官司 黄河边众筹款的去向?

    2017年10月10日,刚过完感恩节长周末。上午下了些阵雨,地上湿漉漉的。



    加拿大华人社团联席会荣誉主席、加拿大浙江同乡联合会主席潘妙飞,状告媒体人高冰尘(又名黄河边)诽谤及损害名誉案进入了庭审的第四天。



    大家可能还记得,高冰尘为筹集打官司费用,曾在2017年6月初发起社区筹款活动,共筹集约6.9万元(可点击绿字,看具体内容黄河边温哥华 华人社区募款餐会)。这几天,不断的有吃瓜群众在各群里议论:高冰尘现在变成了自辩打官司,那他的这笔众筹款的去向-----


    且听汉加一一道来:

    [​IMG]

    因法庭内不能拍照,汉加只能在温市中心BC最高法院的门口拍了几张。


    高院门口一字排开,停了三辆警车:

    • 一辆的窗户装有铁栏,听法警说用于运送羁押嫌疑人;

    • 中间的一辆,警察正坐在里面,用车载电脑查资料,车框边贴着“停止帮派犯罪”的不干胶;

    • 最前的一辆警车,后窗户的贴纸,是警局的招募警员广告:
    [​IMG]

    照片说明:透过玻璃窗,可看到警车里装的铁栏


    进入法院大堂,左手边是个小卖部:有咖啡、小点心、简易早餐、口香糖出售,到下午三点就关门了。小编入内买了一板口香糖,1.84刀,价格和外边一样。有名貌似菲律宾裔女子在看店。她告诉我,上次有名顾客拍了些店里的照片,害她被老板责骂;


    大堂右手边是荷枪的警卫问询处。乘电梯可到三楼的法院图书馆。这个图书馆免费向公众开放,窗明几净。黄河边的庭审法庭是“42”,就搭乘电梯到四楼:餐厅、食堂、休憩的皮沙发、免费的WiFi、走道的充电插座 一应俱全。这个法院因是民事庭,专打一些离婚、债务等的官司。温市中心另一个main街的法院,是用于打刑事官司的:杀人、贩毒等。Main街的法院入口处就有荷枪实弹的安检,必须寄包。汉加今天所在的省高院,没有这些检查。


    黄河边在文章中写过,开庭费用每天要耗资6,000~1万元。而且开庭时间每天从早上10:00-12:30;14:00-16:00。为何费用如此昂贵,小编请教了在黄河边下午开庭前的另一场打儿童赡养官司的西人律师Francis.



    Francis表示,律师的费用每小时500~600元不等,一天8个小时(含开庭、准备材料、复印案卷),再加GST,就差不多了。Francis考出律师牌照,前后花了7~8年的时间,这些都是成本。刚出道时,他的经验不够,经验和知识需要积累,也是成本。



    法庭内规定不可以用手机、不可以吃食物喝水,不可以拍照、不可以大声喧哗,需要保持安静。小编只能上网找了张类似的模拟图贴上来:法庭是间密不透风、没窗户的屋子,顶上安装有二吊扇,吹着徐徐的风。



    法官沙玛(Sharma)一人坐在最高的审判席上;

    第二排,她的左手边是书记官。他/她的位置上均配有冰水,不少一次性的白杯子。书记官用电脑做纪录。

    [​IMG]

    照片来源于网上,非现场实景图


    第三排,和法官对着的左手边是原告潘妙飞的律师,一共有三名,一男二女,年龄都不大,约20~35岁。潘妙飞今日黑衣黑裤白衬衫,坐在第六排的旁听席,在法庭内没有发言;他雇的女律师,穿黑色高跟鞋;三名都看似有些希腊的血统,眼睛轮廓比较分明,不是金发,都帅/靓丽。



    男律师主问;一名女律师在第四排,用手提电脑作纪录;另一名女律师负责递材料。他们带着在中国火车站能见到的行李拖车,是拿来拖厚厚的资料的。此次开庭,材料准备有厚厚的几千页,一厚叠一厚叠的,远远感觉,中文、英文皆很齐备,材料旁有各色标签纸做记号。在法庭上发言中,常常会指出引用第X页第X段的英文资料。在女律师的凳子身后,摆放着一双黑色的男式皮鞋。小编不清楚,为何这双鞋会很突兀地出现在法庭上。

    第三排,和法官对着的右手边是被告的协助,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及黄河边。黄河边为自辩打官司,庭审中没有律师。郭国汀没有加拿大律师牌照。



    第三排的中间是个麦克风。原告律师与被告用它来向证人发问。10月10日下午开庭,传唤的是过去温州同乡会副会长,主管财务的陈PC女士(译音)。陈女士先用手按着圣经发誓,然后逐一用普通话回答原告律师。法庭有双语翻译。



    第四日下文的庭审,围绕着陈女士何时认识潘妙飞(2006年的下半年,一个下雪天),潘妙飞向温州同乡会捐了多少款,如何当上会长(陈女士表示,是通过会员与理事选举)同乡会开会有无会议纪录、有多少会员等等的问题----,由原告与被告方依次盘问证人。间中有过一次,法官打断了原告律师,说不能问证人诱导性的问题。法官让律师重新发问。

    [​IMG]

    照片来源于网上,非现场图



    第五排和第六排是旁听席,与第四排的工作席用低低的透明玻璃隔开,有门。法庭内有WIFI信号。当天来了约不到20人旁听,其中5个是各媒体的记者,听说,上午庭审CBC也派记者前来。



    开庭一小时后,法官宣布休息10分钟。小编试图采访潘妙飞先生,被他脸无表情,目不斜视地予以轻微i摇头拒绝。本文中所用的“亿万富豪”的说法,根据是来自东部的媒体i“加拿大家园”,没经核实,也没法核实。如有错误,愿意第一时间道歉汉加风平台的记者采访了黄河边,请他回应一下-----各微信群中对他众筹款项打官司去向的疑问。黄河边先是长叹一声:又来(责疑)了。等情绪略微平息后,他还是耐心地解答了记者的提问,并表示,他筹的款,是用于打二个官司。现在官司还在进行中,他希望小编不要把他的回应公诸于众。等官司结束后,他自然会给为他慷慨解囊,募款的热心人一个账目的公开交待。



    郭国汀也向小编介绍,原告发过来、要求回应的文件每天很多,根本来不及看。黄河边家中的书房地上全堆满了几千页的纸章。据说,原告律师每改动一页,收费500元;若要跟进回应,估计也得花上500元律师费用作答。


    通过下午的庭审现场旁听,小编看着那么多一厚叠、一厚叠的卷宗,觉得这官司,打得如此仔细,岂止是7天可以打完。一路打下去,の,只要有人愿意,拖上10天、半个月都是完全有可能。看着庭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复印件、翻译稿----先晕了一圈。


    撰写此文的目的,为普及加拿大法律知识,所有文字来自小编在庭上的主观观察和现场记忆,没经原被告双方确认。如有与事实出入的地方,小编愿意第一时间在文章后面勘误,道歉。(说明:引用汉加风平台原创内容每100字(含标点符号) 收费50元

    举报剽窃内容奖励办:凡举报剽窃本平台内容者,若举报并能成功帮助我们追讨到费用,在扣除追讨费用后,举报者可获得余下金额的40%作为奖励酬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