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到19岁,回忆我的移民路

2017-10-10
21
8
2017-11-08
呆久了,越来越觉得融入不重要了。年轻的时候觉得很重要。渐渐觉得有自己的圈子,comfort zone 也很好。人之间都要长期建立感情的。你在自己的文化背景相同建立起来小圈子,关系更紧密。比起花很大力气,加入白人圈,却还是边缘化。花的精力心血,还被伤心,得不偿失。这是无法回避的,接受。

读书的时候在白人小town里,觉得圈子是个天大的事。等到工作了,又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工作基本还是回到大都市,那里对移民的包容性强。
 
2014-06-08
6,632
7,579
2018-02-26
脱水版:

我们家1996年移民来的加拿大,当时我5岁,landing destination 是多伦多。和许多中国家长一样,我爸爸妈妈找房子安家的时候,第一个择房因素就是教育环境。在1996年的9月,我们家在North York Mckee校区安家。那时候多伦多和现在不一样,别说大统华了,North York 连会说普通话的人都少得可怜。我爸爸妈妈一直在做小生意,所以没有接触华人社区。我们家和我爸爸妈妈的几个大学同学在多伦多孤零零的住了很多年。

直到前两个星期我因为在Queen's Commerce考试前课业繁重,太久没回家想中国菜了,才找到家园的。我在上面读了许多帖子。虽然我们家在这边已经14年,离家园的许多话题已经有些遥远,但是19岁的我看了现在一些新移民的挣扎,才开始体会我爸爸妈妈当时的艰难和移民对我的影响。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就当做一个练习中文的机会。同时我也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助现在家里有孩子的爸爸妈妈们。我从小在加拿大上学,中文不好还请见谅。

1)新移民时期
我小学在Mckee上了一,二,和五年级。来了以后3个月左右就已经是满嘴广东话和英文了。我对什么上学怕交不到朋友,语言不通之类的,一点都没有记忆。所以有小孩子的别担心,移民对年纪小的孩子没有影响。当时我父母对我最大的要求就是在家里不准说英语。我爸爸妈妈在我一,二年级的时候好像没有怎么工作。我依稀记得有一段时间是爸爸妈妈轮流在加拿大陪我,但是对我没有社么大影响。我们家属于中国早一批出国的人,爸爸妈妈在中国过惯了人上人的生活,很不习惯在这边当二等公民的感觉。妈妈原来在中国在银行里干的不错,所以相当接受不了再这边的工作机会和差别。因此,他们一直都没有好好工作。当时北约克的第一栋Pemberton还是崭新的,附近没有其他的condos。我爸爸妈妈没有乘早买房,因为一直定不下留下来的决心。妈妈近两年跟我说,她最后悔的就是没有一开始就买房子,踏踏实实的工作。瞎折腾了许久。我一直到后来,享受不到跟在中国一样的生活的时候,才知道我爸爸妈妈的难处。

2)学中文
上面说了我在Mckee只上了一,二和五年级。我三年级的时候,爸爸妈妈终于踏踏实实的打算在加拿大生活,并且在Montreal物色了一家小生意。爸爸妈妈当时给我了两个选择:跟他们一起去Montreal,或者回国上学。

我在国内是妈妈家第一个孙子辈的孩子,所以过的是无数个长辈捧在手里的生活,跟国内现在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很自然地,喜爱国内的吃喝玩乐的我,在7岁的时候,选择了二年级上到一半就插班回国。我回中国的时候,英语已经完全没有口音,但是还不太会读写。

三年级是在国内一个中小型城市上的学。我二月份入学测试中文4%,数学6%。当时我妈妈是“大学生“,我姥姥姥爷也算有关系的人,所以尽管我中文除了“大”“小”“田”都不怎么认识,还是成功的插班入学了。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我中文和数学都到了96%左右。为此,到今日我都还经常沾沾自喜呢(话说,这个用的对不?)如果有小孩子的话,强烈建议在这边学会英语之后就送回国去。我在中国上一年半的学为我将来的学习习惯和中文和数学教育做了极大地贡献。

我后来4年级回加拿大以后,也只有在暑假回中国请家教。当时我是每天6个小时的家教。一个夏天能学完中国一个学年的中文和数学。

回国学上学的好处有许多。这些好处在把我的中文的阅读水平跟数学能力跟我在加拿大土生土长的8岁妹妹一比较就更显著。我妹妹小时候跟我一样,在一年级的时候妈妈送过她回中国请过家教。但是由于妹妹从小在加拿大的放养环境里上学,所以适应不了我小时候夏天的家教速度。毕竟在她来讲,她是回去放暑假的,暑假过了就回来。当时我以为自己从此就是中国的学生了,所以态度更认真,适应的更好。妹妹从小一直也在加拿大上中文班,但是到现在效果不是很好。我妹妹和我差11岁,她小时候我一直和她说英语,没有给她提供一个好的中文环境,也是我的过错。相反,现在三岁的弟弟在家一直说中文,中文比8岁的妹妹还地道。现在我爸爸妈妈最头疼的问题就是我弟弟妹妹的中文教育。我嗦这么多,就是想强调一下语言环境对我们三姐弟中文学习的影响。如果有条件,孩子上两年小学好。

很久没有写中文了,用句用词都很僵硬了。这一段我讲的不好,大家如果能指正一下我的语法和用词就再好不过了。同样的,如果有什么关于高中,大学,美国大学,学中文,私里学校的问题,都可以问问我。

我还希望能跟大家分享在Montreal的私立学校日子,别扭的初中生活,我最美好的高中回忆,还有现在的大学生涯。大家敬请期待吧。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前两天坛子里看到有个女生在Earl Haig做新生Orientation,我当时就特别激动!Earl Haig是我的高中,也是一个让成长成一个自信的女孩子的地方。不过,下次再细谈我的高中生活,今天我主要想讲一讲我在这一个公立学区成长过程中的感受, 和它对我现在在大学,以及以后再社会上的发展的影响。

先说说正面的吧。我们区地税贵所以学校都有钱。Mckee是我二年级那年重新建的,里面的设备比较完善,老师也很好。当时教我二年级的老师还是一个刚刚从 教师学院里毕业的新生。高中的时候回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资深的五年级老师了。很高兴在大批的亚裔学生中,他把二年级扎着牛角辫子的我记下了. Mckee没有天才班,也没有特长班,就是普普通通的公立学校。但是我上学的时候从来觉得在课业上缺乏挑战。新移民的家长多数关心语言环境的问题。 Mckee有很多很多的亚裔学生,同时也有丰富的帮助新移民学生的经验。由于当时年幼,加上上的时间短,我对esl已经没什么印象了。有些家长会担心亚裔 学生扎堆不好好学英语怎么办?年纪小的孩子就算跟中国孩子在一起也会想学英语,因为这边的小孩子玩的时候都说英语。再者,课堂氛围一般都很好,孩子们会自 然想排除语言障碍而融入它。不过这都是说比较小的孩子,我发现到了5年纪就不太管用了。除了学习之外,mckee是个和社区很融入的学校。每天放学有很多 中国家长外国家长陪着孩子在操场上面玩。每年mckee还有许多活动,比如有充气蹦床和BBQ的Fun Fair。我现在正鼓励我妈妈让一直上私立的妹妹转回Mckee.

Cummer Valley是Mckee的两所直升中学之一,另一所是Bayview.相对mckee and Earlhaig,Cummer显得老旧一些。不过我在这个学校的老师也是前所未有的严格。Cummer有中国家长都垂涎的天才班,但是我不认为天才班才 是唯一成才的道路。在中学时期,因为天才班的孩子不用每年调动班级,所以有是从三年级同班到现在的。我们学校的天才班那时候恋爱关系复杂,而且同学因为不 用每年变换,也没有太多可以锻炼发展人际关系的机会。虽然他们在初中的时候课业跟我们平行班不太一样,可是上了高中我和天才班的孩子在Earl Haig一起上enriched的课程,也没有发现他们比其他同学聪敏。从大学的表现来看,更是如此。所以如果学区好的家长也不一定要执着此事。

啊~我要赶回多伦多的车去了!以后补贴完。上面的想法只是从一个学生的角度去观察的,可能跟大人的角度不一样,所以大家如果有不认同的地方还请多多讨论。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Part2

刚刚说了孩子小的时候上中国人多的学校没有问题,可是长大了呢?初中和高中怎么办?我初中和高中的中国孩子也很多。尤其初中esl和普通班分开上课以后,esl的学生就容易和更多的新移民孩子在一起,不愿意离开上的舒服的esl。当然,这只是我们学校当时的状况。

我小学时期认识的一个中国女孩儿,我最好的朋友,后来上初中了就去esl班了,所以我在初中也试过跟中国孩子扎堆。八年级的时候,我的好朋友转校了,我才 又开始融入二代移民孩子和本地孩子的圈子里去。我13岁的时候,同学的认同是天一般大的事情。相信新移民的学生也一样,不管这种认同是来自语言一样的中国人还是北美的同学。有没有中国孩子都好,只要努力去融入同学中,积极参加课堂生活,我相信习惯在中国教育中变得坚韧的孩子都会找到这个认同。当然,如果有中国孩子可能一开始就不孤单,能更自信。但是长远来讲,是不是在更小的时候就融入主流社会能更好的适应呢?我现在也在寻摸这个问题。

我在earlhaig上高中之后的好朋友虽然都是亚裔,但都是二代移民或者跟很小的时候就出来的人,再加上我们学区新移民从来就多,对比之下让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whitewash"的人,已经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的人。

这个认知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蒸发掉了。 Queen's是一个加拿大内公认白人很多的学校。我报考这所学校的时候,当时在高中教过我的老师就跟我说过她在queen's不开心的经历。这个老师比较年轻,也是我的高中毕业的。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多考虑她的话。我那时候一直认为种族对我来说不会是一个障碍,毕竟我在Earl Haig 做过学生会的干部,Student Leadership Council 的director.可是到queen's之后才发现,跟我们北约可高度移民区的多元化和种族融合能力相比,queen's的集体思想还是很落后的。虽然同学不会因为我是中国人就瞧不起我,但是这边的中国孩子和白人孩子,不管来了多久,都还是少有共同话题的。当然,也有个别例外存在。queen's的主流学生们很喜欢喝酒去吧的夜生活。我虽然来加拿大很久了,可是一直以来好朋友们都是老老实实的移民孩子,所以尽管可以和他们一样说没有口音的英语,我还是没有很积极的加入这项活动。加入白人夜生活的中国人起码在表面上看起来更和谐。假如我当初区的是一个本地人更多的地区,亚裔更少的学区,会有改变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现在我跟许多新移民一样,还在努力的找我在加拿大的位置。

所以,尽管我的好学区给我了很多很棒的学习和课外机会,让我能上queen'scommerce,拿比较丰厚的Canadian Millenium Awards 奖学金,可是同时,我是不是也从小就失去了融合在这个大社会里的机会?我找不到答案,因为我在别的大学的同学很少有这个困惑。我的好朋友们现在大多在schulich读商,或者waterloo读数学。这两所大学都算中国人多的学校,所以他们好像没有这种体会。唯一一个跟我有相似感觉的同学是5岁就来这里,中文都说不全的女孩子。她在mcgill上学。所以如果各位有处理这种软性障碍的经验,也请一起分享。
 
2014-06-08
6,632
7,579
2018-02-26
看了一半,经历不错。可惜前面的删了。谢谢。
删除的部分在网上可以搜索到,我把找到的全文贴在这里了:

被删部分内容极好!
楼主应该感谢她父母早早就带她来到加拿大,
也应该为她父母骄傲。

如果最近几年才来到加拿大,
也许手上钱多一些,
但是无形的损失更大!
脱水版:

我们家1996年移民来的加拿大,当时我5岁,landing destination 是多伦多。和许多中国家长一样,我爸爸妈妈找房子安家的时候,第一个择房因素就是教育环境。在1996年的9月,我们家在North York Mckee校区安家。那时候多伦多和现在不一样,别说大统华了,North York 连会说普通话的人都少得可怜。我爸爸妈妈一直在做小生意,所以没有接触华人社区。我们家和我爸爸妈妈的几个大学同学在多伦多孤零零的住了很多年。

直到前两个星期我因为在Queen's Commerce考试前课业繁重,太久没回家想中国菜了,才找到家园的。我在上面读了许多帖子。虽然我们家在这边已经14年,离家园的许多话题已经有些遥远,但是19岁的我看了现在一些新移民的挣扎,才开始体会我爸爸妈妈当时的艰难和移民对我的影响。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就当做一个练习中文的机会。同时我也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助现在家里有孩子的爸爸妈妈们。我从小在加拿大上学,中文不好还请见谅。

1)新移民时期
我小学在Mckee上了一,二,和五年级。来了以后3个月左右就已经是满嘴广东话和英文了。我对什么上学怕交不到朋友,语言不通之类的,一点都没有记忆。所以有小孩子的别担心,移民对年纪小的孩子没有影响。当时我父母对我最大的要求就是在家里不准说英语。我爸爸妈妈在我一,二年级的时候好像没有怎么工作。我依稀记得有一段时间是爸爸妈妈轮流在加拿大陪我,但是对我没有社么大影响。我们家属于中国早一批出国的人,爸爸妈妈在中国过惯了人上人的生活,很不习惯在这边当二等公民的感觉。妈妈原来在中国在银行里干的不错,所以相当接受不了再这边的工作机会和差别。因此,他们一直都没有好好工作。当时北约克的第一栋Pemberton还是崭新的,附近没有其他的condos。我爸爸妈妈没有乘早买房,因为一直定不下留下来的决心。妈妈近两年跟我说,她最后悔的就是没有一开始就买房子,踏踏实实的工作。瞎折腾了许久。我一直到后来,享受不到跟在中国一样的生活的时候,才知道我爸爸妈妈的难处。

2)学中文
上面说了我在Mckee只上了一,二和五年级。我三年级的时候,爸爸妈妈终于踏踏实实的打算在加拿大生活,并且在Montreal物色了一家小生意。爸爸妈妈当时给我了两个选择:跟他们一起去Montreal,或者回国上学。

我在国内是妈妈家第一个孙子辈的孩子,所以过的是无数个长辈捧在手里的生活,跟国内现在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很自然地,喜爱国内的吃喝玩乐的我,在7岁的时候,选择了二年级上到一半就插班回国。我回中国的时候,英语已经完全没有口音,但是还不太会读写。

三年级是在国内一个中小型城市上的学。我二月份入学测试中文4%,数学6%。当时我妈妈是“大学生“,我姥姥姥爷也算有关系的人,所以尽管我中文除了“大”“小”“田”都不怎么认识,还是成功的插班入学了。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我中文和数学都到了96%左右。为此,到今日我都还经常沾沾自喜呢(话说,这个用的对不?)如果有小孩子的话,强烈建议在这边学会英语之后就送回国去。我在中国上一年半的学为我将来的学习习惯和中文和数学教育做了极大地贡献。

我后来4年级回加拿大以后,也只有在暑假回中国请家教。当时我是每天6个小时的家教。一个夏天能学完中国一个学年的中文和数学。

回国学上学的好处有许多。这些好处在把我的中文的阅读水平跟数学能力跟我在加拿大土生土长的8岁妹妹一比较就更显著。我妹妹小时候跟我一样,在一年级的时候妈妈送过她回中国请过家教。但是由于妹妹从小在加拿大的放养环境里上学,所以适应不了我小时候夏天的家教速度。毕竟在她来讲,她是回去放暑假的,暑假过了就回来。当时我以为自己从此就是中国的学生了,所以态度更认真,适应的更好。妹妹从小一直也在加拿大上中文班,但是到现在效果不是很好。我妹妹和我差11岁,她小时候我一直和她说英语,没有给她提供一个好的中文环境,也是我的过错。相反,现在三岁的弟弟在家一直说中文,中文比8岁的妹妹还地道。现在我爸爸妈妈最头疼的问题就是我弟弟妹妹的中文教育。我嗦这么多,就是想强调一下语言环境对我们三姐弟中文学习的影响。如果有条件,孩子上两年小学好。

很久没有写中文了,用句用词都很僵硬了。这一段我讲的不好,大家如果能指正一下我的语法和用词就再好不过了。同样的,如果有什么关于高中,大学,美国大学,学中文,私里学校的问题,都可以问问我。

我还希望能跟大家分享在Montreal的私立学校日子,别扭的初中生活,我最美好的高中回忆,还有现在的大学生涯。大家敬请期待吧。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前两天坛子里看到有个女生在Earl Haig做新生Orientation,我当时就特别激动!Earl Haig是我的高中,也是一个让成长成一个自信的女孩子的地方。不过,下次再细谈我的高中生活,今天我主要想讲一讲我在这一个公立学区成长过程中的感受, 和它对我现在在大学,以及以后再社会上的发展的影响。

先说说正面的吧。我们区地税贵所以学校都有钱。Mckee是我二年级那年重新建的,里面的设备比较完善,老师也很好。当时教我二年级的老师还是一个刚刚从 教师学院里毕业的新生。高中的时候回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资深的五年级老师了。很高兴在大批的亚裔学生中,他把二年级扎着牛角辫子的我记下了. Mckee没有天才班,也没有特长班,就是普普通通的公立学校。但是我上学的时候从来觉得在课业上缺乏挑战。新移民的家长多数关心语言环境的问题。 Mckee有很多很多的亚裔学生,同时也有丰富的帮助新移民学生的经验。由于当时年幼,加上上的时间短,我对esl已经没什么印象了。有些家长会担心亚裔 学生扎堆不好好学英语怎么办?年纪小的孩子就算跟中国孩子在一起也会想学英语,因为这边的小孩子玩的时候都说英语。再者,课堂氛围一般都很好,孩子们会自 然想排除语言障碍而融入它。不过这都是说比较小的孩子,我发现到了5年纪就不太管用了。除了学习之外,mckee是个和社区很融入的学校。每天放学有很多 中国家长外国家长陪着孩子在操场上面玩。每年mckee还有许多活动,比如有充气蹦床和BBQ的Fun Fair。我现在正鼓励我妈妈让一直上私立的妹妹转回Mckee.

Cummer Valley是Mckee的两所直升中学之一,另一所是Bayview.相对mckee and Earlhaig,Cummer显得老旧一些。不过我在这个学校的老师也是前所未有的严格。Cummer有中国家长都垂涎的天才班,但是我不认为天才班才 是唯一成才的道路。在中学时期,因为天才班的孩子不用每年调动班级,所以有是从三年级同班到现在的。我们学校的天才班那时候恋爱关系复杂,而且同学因为不 用每年变换,也没有太多可以锻炼发展人际关系的机会。虽然他们在初中的时候课业跟我们平行班不太一样,可是上了高中我和天才班的孩子在Earl Haig一起上enriched的课程,也没有发现他们比其他同学聪敏。从大学的表现来看,更是如此。所以如果学区好的家长也不一定要执着此事。

啊~我要赶回多伦多的车去了!以后补贴完。上面的想法只是从一个学生的角度去观察的,可能跟大人的角度不一样,所以大家如果有不认同的地方还请多多讨论。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Part2

刚刚说了孩子小的时候上中国人多的学校没有问题,可是长大了呢?初中和高中怎么办?我初中和高中的中国孩子也很多。尤其初中esl和普通班分开上课以后,esl的学生就容易和更多的新移民孩子在一起,不愿意离开上的舒服的esl。当然,这只是我们学校当时的状况。

我小学时期认识的一个中国女孩儿,我最好的朋友,后来上初中了就去esl班了,所以我在初中也试过跟中国孩子扎堆。八年级的时候,我的好朋友转校了,我才 又开始融入二代移民孩子和本地孩子的圈子里去。我13岁的时候,同学的认同是天一般大的事情。相信新移民的学生也一样,不管这种认同是来自语言一样的中国人还是北美的同学。有没有中国孩子都好,只要努力去融入同学中,积极参加课堂生活,我相信习惯在中国教育中变得坚韧的孩子都会找到这个认同。当然,如果有中国孩子可能一开始就不孤单,能更自信。但是长远来讲,是不是在更小的时候就融入主流社会能更好的适应呢?我现在也在寻摸这个问题。

我在earlhaig上高中之后的好朋友虽然都是亚裔,但都是二代移民或者跟很小的时候就出来的人,再加上我们学区新移民从来就多,对比之下让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whitewash"的人,已经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的人。

这个认知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蒸发掉了。 Queen's是一个加拿大内公认白人很多的学校。我报考这所学校的时候,当时在高中教过我的老师就跟我说过她在queen's不开心的经历。这个老师比较年轻,也是我的高中毕业的。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多考虑她的话。我那时候一直认为种族对我来说不会是一个障碍,毕竟我在Earl Haig 做过学生会的干部,Student Leadership Council 的director.可是到queen's之后才发现,跟我们北约可高度移民区的多元化和种族融合能力相比,queen's的集体思想还是很落后的。虽然同学不会因为我是中国人就瞧不起我,但是这边的中国孩子和白人孩子,不管来了多久,都还是少有共同话题的。当然,也有个别例外存在。queen's的主流学生们很喜欢喝酒去吧的夜生活。我虽然来加拿大很久了,可是一直以来好朋友们都是老老实实的移民孩子,所以尽管可以和他们一样说没有口音的英语,我还是没有很积极的加入这项活动。加入白人夜生活的中国人起码在表面上看起来更和谐。假如我当初区的是一个本地人更多的地区,亚裔更少的学区,会有改变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现在我跟许多新移民一样,还在努力的找我在加拿大的位置。

所以,尽管我的好学区给我了很多很棒的学习和课外机会,让我能上queen'scommerce,拿比较丰厚的Canadian Millenium Awards 奖学金,可是同时,我是不是也从小就失去了融合在这个大社会里的机会?我找不到答案,因为我在别的大学的同学很少有这个困惑。我的好朋友们现在大多在schulich读商,或者waterloo读数学。这两所大学都算中国人多的学校,所以他们好像没有这种体会。唯一一个跟我有相似感觉的同学是5岁就来这里,中文都说不全的女孩子。她在mcgill上学。所以如果各位有处理这种软性障碍的经验,也请一起分享。
 

waren

鸟穿浮云云不惊,沙沉流水水尚清
2012-10-16
12,675
20,058
2018-02-26
脱水版:

我们家1996年移民来的加拿大,当时我5岁,landing destination 是多伦多。和许多中国家长一样,我爸爸妈妈找房子安家的时候,第一个择房因素就是教育环境。在1996年的9月,我们家在North York Mckee校区安家。那时候多伦多和现在不一样,别说大统华了,North York 连会说普通话的人都少得可怜。我爸爸妈妈一直在做小生意,所以没有接触华人社区。我们家和我爸爸妈妈的几个大学同学在多伦多孤零零的住了很多年。

直到前两个星期我因为在Queen's Commerce考试前课业繁重,太久没回家想中国菜了,才找到家园的。我在上面读了许多帖子。虽然我们家在这边已经14年,离家园的许多话题已经有些遥远,但是19岁的我看了现在一些新移民的挣扎,才开始体会我爸爸妈妈当时的艰难和移民对我的影响。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就当做一个练习中文的机会。同时我也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助现在家里有孩子的爸爸妈妈们。我从小在加拿大上学,中文不好还请见谅。

1)新移民时期
我小学在Mckee上了一,二,和五年级。来了以后3个月左右就已经是满嘴广东话和英文了。我对什么上学怕交不到朋友,语言不通之类的,一点都没有记忆。所以有小孩子的别担心,移民对年纪小的孩子没有影响。当时我父母对我最大的要求就是在家里不准说英语。我爸爸妈妈在我一,二年级的时候好像没有怎么工作。我依稀记得有一段时间是爸爸妈妈轮流在加拿大陪我,但是对我没有社么大影响。我们家属于中国早一批出国的人,爸爸妈妈在中国过惯了人上人的生活,很不习惯在这边当二等公民的感觉。妈妈原来在中国在银行里干的不错,所以相当接受不了再这边的工作机会和差别。因此,他们一直都没有好好工作。当时北约克的第一栋Pemberton还是崭新的,附近没有其他的condos。我爸爸妈妈没有乘早买房,因为一直定不下留下来的决心。妈妈近两年跟我说,她最后悔的就是没有一开始就买房子,踏踏实实的工作。瞎折腾了许久。我一直到后来,享受不到跟在中国一样的生活的时候,才知道我爸爸妈妈的难处。

2)学中文
上面说了我在Mckee只上了一,二和五年级。我三年级的时候,爸爸妈妈终于踏踏实实的打算在加拿大生活,并且在Montreal物色了一家小生意。爸爸妈妈当时给我了两个选择:跟他们一起去Montreal,或者回国上学。

我在国内是妈妈家第一个孙子辈的孩子,所以过的是无数个长辈捧在手里的生活,跟国内现在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很自然地,喜爱国内的吃喝玩乐的我,在7岁的时候,选择了二年级上到一半就插班回国。我回中国的时候,英语已经完全没有口音,但是还不太会读写。

三年级是在国内一个中小型城市上的学。我二月份入学测试中文4%,数学6%。当时我妈妈是“大学生“,我姥姥姥爷也算有关系的人,所以尽管我中文除了“大”“小”“田”都不怎么认识,还是成功的插班入学了。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我中文和数学都到了96%左右。为此,到今日我都还经常沾沾自喜呢(话说,这个用的对不?)如果有小孩子的话,强烈建议在这边学会英语之后就送回国去。我在中国上一年半的学为我将来的学习习惯和中文和数学教育做了极大地贡献。

我后来4年级回加拿大以后,也只有在暑假回中国请家教。当时我是每天6个小时的家教。一个夏天能学完中国一个学年的中文和数学。

回国学上学的好处有许多。这些好处在把我的中文的阅读水平跟数学能力跟我在加拿大土生土长的8岁妹妹一比较就更显著。我妹妹小时候跟我一样,在一年级的时候妈妈送过她回中国请过家教。但是由于妹妹从小在加拿大的放养环境里上学,所以适应不了我小时候夏天的家教速度。毕竟在她来讲,她是回去放暑假的,暑假过了就回来。当时我以为自己从此就是中国的学生了,所以态度更认真,适应的更好。妹妹从小一直也在加拿大上中文班,但是到现在效果不是很好。我妹妹和我差11岁,她小时候我一直和她说英语,没有给她提供一个好的中文环境,也是我的过错。相反,现在三岁的弟弟在家一直说中文,中文比8岁的妹妹还地道。现在我爸爸妈妈最头疼的问题就是我弟弟妹妹的中文教育。我嗦这么多,就是想强调一下语言环境对我们三姐弟中文学习的影响。如果有条件,孩子上两年小学好。

很久没有写中文了,用句用词都很僵硬了。这一段我讲的不好,大家如果能指正一下我的语法和用词就再好不过了。同样的,如果有什么关于高中,大学,美国大学,学中文,私里学校的问题,都可以问问我。

我还希望能跟大家分享在Montreal的私立学校日子,别扭的初中生活,我最美好的高中回忆,还有现在的大学生涯。大家敬请期待吧。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前两天坛子里看到有个女生在Earl Haig做新生Orientation,我当时就特别激动!Earl Haig是我的高中,也是一个让成长成一个自信的女孩子的地方。不过,下次再细谈我的高中生活,今天我主要想讲一讲我在这一个公立学区成长过程中的感受, 和它对我现在在大学,以及以后再社会上的发展的影响。

先说说正面的吧。我们区地税贵所以学校都有钱。Mckee是我二年级那年重新建的,里面的设备比较完善,老师也很好。当时教我二年级的老师还是一个刚刚从 教师学院里毕业的新生。高中的时候回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资深的五年级老师了。很高兴在大批的亚裔学生中,他把二年级扎着牛角辫子的我记下了. Mckee没有天才班,也没有特长班,就是普普通通的公立学校。但是我上学的时候从来觉得在课业上缺乏挑战。新移民的家长多数关心语言环境的问题。 Mckee有很多很多的亚裔学生,同时也有丰富的帮助新移民学生的经验。由于当时年幼,加上上的时间短,我对esl已经没什么印象了。有些家长会担心亚裔 学生扎堆不好好学英语怎么办?年纪小的孩子就算跟中国孩子在一起也会想学英语,因为这边的小孩子玩的时候都说英语。再者,课堂氛围一般都很好,孩子们会自 然想排除语言障碍而融入它。不过这都是说比较小的孩子,我发现到了5年纪就不太管用了。除了学习之外,mckee是个和社区很融入的学校。每天放学有很多 中国家长外国家长陪着孩子在操场上面玩。每年mckee还有许多活动,比如有充气蹦床和BBQ的Fun Fair。我现在正鼓励我妈妈让一直上私立的妹妹转回Mckee.

Cummer Valley是Mckee的两所直升中学之一,另一所是Bayview.相对mckee and Earlhaig,Cummer显得老旧一些。不过我在这个学校的老师也是前所未有的严格。Cummer有中国家长都垂涎的天才班,但是我不认为天才班才 是唯一成才的道路。在中学时期,因为天才班的孩子不用每年调动班级,所以有是从三年级同班到现在的。我们学校的天才班那时候恋爱关系复杂,而且同学因为不 用每年变换,也没有太多可以锻炼发展人际关系的机会。虽然他们在初中的时候课业跟我们平行班不太一样,可是上了高中我和天才班的孩子在Earl Haig一起上enriched的课程,也没有发现他们比其他同学聪敏。从大学的表现来看,更是如此。所以如果学区好的家长也不一定要执着此事。

啊~我要赶回多伦多的车去了!以后补贴完。上面的想法只是从一个学生的角度去观察的,可能跟大人的角度不一样,所以大家如果有不认同的地方还请多多讨论。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Part2

刚刚说了孩子小的时候上中国人多的学校没有问题,可是长大了呢?初中和高中怎么办?我初中和高中的中国孩子也很多。尤其初中esl和普通班分开上课以后,esl的学生就容易和更多的新移民孩子在一起,不愿意离开上的舒服的esl。当然,这只是我们学校当时的状况。

我小学时期认识的一个中国女孩儿,我最好的朋友,后来上初中了就去esl班了,所以我在初中也试过跟中国孩子扎堆。八年级的时候,我的好朋友转校了,我才 又开始融入二代移民孩子和本地孩子的圈子里去。我13岁的时候,同学的认同是天一般大的事情。相信新移民的学生也一样,不管这种认同是来自语言一样的中国人还是北美的同学。有没有中国孩子都好,只要努力去融入同学中,积极参加课堂生活,我相信习惯在中国教育中变得坚韧的孩子都会找到这个认同。当然,如果有中国孩子可能一开始就不孤单,能更自信。但是长远来讲,是不是在更小的时候就融入主流社会能更好的适应呢?我现在也在寻摸这个问题。

我在earlhaig上高中之后的好朋友虽然都是亚裔,但都是二代移民或者跟很小的时候就出来的人,再加上我们学区新移民从来就多,对比之下让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whitewash"的人,已经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的人。

这个认知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蒸发掉了。 Queen's是一个加拿大内公认白人很多的学校。我报考这所学校的时候,当时在高中教过我的老师就跟我说过她在queen's不开心的经历。这个老师比较年轻,也是我的高中毕业的。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多考虑她的话。我那时候一直认为种族对我来说不会是一个障碍,毕竟我在Earl Haig 做过学生会的干部,Student Leadership Council 的director.可是到queen's之后才发现,跟我们北约可高度移民区的多元化和种族融合能力相比,queen's的集体思想还是很落后的。虽然同学不会因为我是中国人就瞧不起我,但是这边的中国孩子和白人孩子,不管来了多久,都还是少有共同话题的。当然,也有个别例外存在。queen's的主流学生们很喜欢喝酒去吧的夜生活。我虽然来加拿大很久了,可是一直以来好朋友们都是老老实实的移民孩子,所以尽管可以和他们一样说没有口音的英语,我还是没有很积极的加入这项活动。加入白人夜生活的中国人起码在表面上看起来更和谐。假如我当初区的是一个本地人更多的地区,亚裔更少的学区,会有改变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现在我跟许多新移民一样,还在努力的找我在加拿大的位置。

所以,尽管我的好学区给我了很多很棒的学习和课外机会,让我能上queen'scommerce,拿比较丰厚的Canadian Millenium Awards 奖学金,可是同时,我是不是也从小就失去了融合在这个大社会里的机会?我找不到答案,因为我在别的大学的同学很少有这个困惑。我的好朋友们现在大多在schulich读商,或者waterloo读数学。这两所大学都算中国人多的学校,所以他们好像没有这种体会。唯一一个跟我有相似感觉的同学是5岁就来这里,中文都说不全的女孩子。她在mcgill上学。所以如果各位有处理这种软性障碍的经验,也请一起分享。
总结得相当好。前些年,我也读完这个帖子所有内容。楼主的描述很真实还有分析判断。虽然,这几年,加拿大大学由于留学生暴增,内环境已经不是楼主当年的情况了。楼主最后是在四大工作。
 

gzlady

活跃园友
2010-03-11
4,559
1,754
2018-02-26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Part2

刚刚说了孩子小的时候上中国人多的学校没有问题,可是长大了呢?初中和高中怎么办?我初中和高中的中国孩子也很多。尤其初中esl和普通班分开上课以后,esl的学生就容易和更多的新移民孩子在一起,不愿意离开上的舒服的esl。当然,这只是我们学校当时的状况。

我小学时期认识的一个中国女孩儿,我最好的朋友,后来上初中了就去esl班了,所以我在初中也试过跟中国孩子扎堆。八年级的时候,我的好朋友转校了,我才 又开始融入二代移民孩子和本地孩子的圈子里去。我13岁的时候,同学的认同是天一般大的事情。相信新移民的学生也一样,不管这种认同是来自语言一样的中国人还是北美的同学。有没有中国孩子都好,只要努力去融入同学中,积极参加课堂生活,我相信习惯在中国教育中变得坚韧的孩子都会找到这个认同。当然,如果有中国孩子可能一开始就不孤单,能更自信。但是长远来讲,是不是在更小的时候就融入主流社会能更好的适应呢?我现在也在寻摸这个问题。

我在earlhaig上高中之后的好朋友虽然都是亚裔,但都是二代移民或者跟很小的时候就出来的人,再加上我们学区新移民从来就多,对比之下让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whitewash"的人,已经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的人。

这个认知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蒸发掉了。 Queen's是一个加拿大内公认白人很多的学校。我报考这所学校的时候,当时在高中教过我的老师就跟我说过她在queen's不开心的经历。这个老师比较年轻,也是我的高中毕业的。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多考虑她的话。我那时候一直认为种族对我来说不会是一个障碍,毕竟我在Earl Haig 做过学生会的干部,Student Leadership Council 的director.可是到queen's之后才发现,跟我们北约可高度移民区的多元化和种族融合能力相比,queen's的集体思想还是很落后的。虽然同学不会因为我是中国人就瞧不起我,但是这边的中国孩子和白人孩子,不管来了多久,都还是少有共同话题的。当然,也有个别例外存在。queen's的主流学生们很喜欢喝酒去吧的夜生活。我虽然来加拿大很久了,可是一直以来好朋友们都是老老实实的移民孩子,所以尽管可以和他们一样说没有口音的英语,我还是没有很积极的加入这项活动。加入白人夜生活的中国人起码在表面上看起来更和谐。假如我当初区的是一个本地人更多的地区,亚裔更少的学区,会有改变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现在我跟许多新移民一样,还在努力的找我在加拿大的位置。

所以,尽管我的好学区给我了很多很棒的学习和课外机会,让我能上queen'scommerce,拿比较丰厚的Canadian Millenium Awards 奖学金,可是同时,我是不是也从小就失去了融合在这个大社会里的机会?我找不到答案,因为我在别的大学的同学很少有这个困惑。我的好朋友们现在大多在schulich读商,或者waterloo读数学。这两所大学都算中国人多的学校,所以他们好像没有这种体会。唯一一个跟我有相似感觉的同学是5岁就来这里,中文都说不全的女孩子。她在mcgill上学。所以如果各位有处理这种软性障碍的经验,也请一起分享。[/QUOTE]
非常感谢楼主分享,中文真的很棒!:wdb17:

有关融入的问题一直是我关注的,目前看来还好,19岁才到加拿大的儿子在滑铁卢大学最要好的朋友是加拿大本地孩子,现在美国波特兰工作全部同事都是白人,他还很开心。作为母亲,虽然只有寒暑假才从国内出来陪他,但是一直鼓励他参与社交,在多伦多他有英语粤语国语三个朋友圈,到加州伯克利大学读研有英语和国语两个圈子,现在到波特兰工作只有英语圈子,我担心他中文退化或者他以后的下一代完全丢了中文呢:wdb4:
 

abcba

活跃园友
2011-10-24
3,446
2,385
2018-02-26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Part2

刚刚说了孩子小的时候上中国人多的学校没有问题,可是长大了呢?初中和高中怎么办?我初中和高中的中国孩子也很多。尤其初中esl和普通班分开上课以后,esl的学生就容易和更多的新移民孩子在一起,不愿意离开上的舒服的esl。当然,这只是我们学校当时的状况。

我小学时期认识的一个中国女孩儿,我最好的朋友,后来上初中了就去esl班了,所以我在初中也试过跟中国孩子扎堆。八年级的时候,我的好朋友转校了,我才 又开始融入二代移民孩子和本地孩子的圈子里去。我13岁的时候,同学的认同是天一般大的事情。相信新移民的学生也一样,不管这种认同是来自语言一样的中国人还是北美的同学。有没有中国孩子都好,只要努力去融入同学中,积极参加课堂生活,我相信习惯在中国教育中变得坚韧的孩子都会找到这个认同。当然,如果有中国孩子可能一开始就不孤单,能更自信。但是长远来讲,是不是在更小的时候就融入主流社会能更好的适应呢?我现在也在寻摸这个问题。

我在earlhaig上高中之后的好朋友虽然都是亚裔,但都是二代移民或者跟很小的时候就出来的人,再加上我们学区新移民从来就多,对比之下让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whitewash"的人,已经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的人。

这个认知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蒸发掉了。 Queen's是一个加拿大内公认白人很多的学校。我报考这所学校的时候,当时在高中教过我的老师就跟我说过她在queen's不开心的经历。这个老师比较年轻,也是我的高中毕业的。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多考虑她的话。我那时候一直认为种族对我来说不会是一个障碍,毕竟我在Earl Haig 做过学生会的干部,Student Leadership Council 的director.可是到queen's之后才发现,跟我们北约可高度移民区的多元化和种族融合能力相比,queen's的集体思想还是很落后的。虽然同学不会因为我是中国人就瞧不起我,但是这边的中国孩子和白人孩子,不管来了多久,都还是少有共同话题的。当然,也有个别例外存在。queen's的主流学生们很喜欢喝酒去吧的夜生活。我虽然来加拿大很久了,可是一直以来好朋友们都是老老实实的移民孩子,所以尽管可以和他们一样说没有口音的英语,我还是没有很积极的加入这项活动。加入白人夜生活的中国人起码在表面上看起来更和谐。假如我当初区的是一个本地人更多的地区,亚裔更少的学区,会有改变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现在我跟许多新移民一样,还在努力的找我在加拿大的位置。

所以,尽管我的好学区给我了很多很棒的学习和课外机会,让我能上queen'scommerce,拿比较丰厚的Canadian Millenium Awards 奖学金,可是同时,我是不是也从小就失去了融合在这个大社会里的机会?我找不到答案,因为我在别的大学的同学很少有这个困惑。我的好朋友们现在大多在schulich读商,或者waterloo读数学。这两所大学都算中国人多的学校,所以他们好像没有这种体会。唯一一个跟我有相似感觉的同学是5岁就来这里,中文都说不全的女孩子。她在mcgill上学。所以如果各位有处理这种软性障碍的经验,也请一起分享。
非常感谢楼主分享,中文真的很棒!:wdb17:

有关融入的问题一直是我关注的,目前看来还好,19岁才到加拿大的儿子在滑铁卢大学最要好的朋友是加拿大本地孩子,现在美国波特兰工作全部同事都是白人,他还很开心。作为母亲,虽然只有寒暑假才从国内出来陪他,但是一直鼓励他参与社交,在多伦多他有英语粤语国语三个朋友圈,到加州伯克利大学读研有英语和国语两个圈子,现在到波特兰工作只有英语圈子,我担心他中文退化或者他以后的下一代完全丢了中文呢:wdb4:[/QUOTE]

19 岁来的哪还要担心丢了中文...
 

gzlady

活跃园友
2010-03-11
4,559
1,754
2018-02-26
19 岁来的哪还要担心丢了中文...
19岁来的担心他中文退化,担心第三代完全丢了中文。。。
楼主的方法可以借鉴,第三代小学一二年级带回国学好拼音和常用汉字,以后小学阶段每年暑假带回国请家教补上一年的小学语文课程,数学也可以采用同样方法。。。这是我的想法,要第二代同意才行,所以对第二代还得继续忽悠中文。。。
 
2016-03-01
93
72
2018-02-28
中文保持到这个程度真是现在华裔小朋友的榜样啊!!!
脱水版:

我们家1996年移民来的加拿大,当时我5岁,landing destination 是多伦多。和许多中国家长一样,我爸爸妈妈找房子安家的时候,第一个择房因素就是教育环境。在1996年的9月,我们家在North York Mckee校区安家。那时候多伦多和现在不一样,别说大统华了,North York 连会说普通话的人都少得可怜。我爸爸妈妈一直在做小生意,所以没有接触华人社区。我们家和我爸爸妈妈的几个大学同学在多伦多孤零零的住了很多年。

直到前两个星期我因为在Queen's Commerce考试前课业繁重,太久没回家想中国菜了,才找到家园的。我在上面读了许多帖子。虽然我们家在这边已经14年,离家园的许多话题已经有些遥远,但是19岁的我看了现在一些新移民的挣扎,才开始体会我爸爸妈妈当时的艰难和移民对我的影响。我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就当做一个练习中文的机会。同时我也希望我的经历能帮助现在家里有孩子的爸爸妈妈们。我从小在加拿大上学,中文不好还请见谅。

1)新移民时期
我小学在Mckee上了一,二,和五年级。来了以后3个月左右就已经是满嘴广东话和英文了。我对什么上学怕交不到朋友,语言不通之类的,一点都没有记忆。所以有小孩子的别担心,移民对年纪小的孩子没有影响。当时我父母对我最大的要求就是在家里不准说英语。我爸爸妈妈在我一,二年级的时候好像没有怎么工作。我依稀记得有一段时间是爸爸妈妈轮流在加拿大陪我,但是对我没有社么大影响。我们家属于中国早一批出国的人,爸爸妈妈在中国过惯了人上人的生活,很不习惯在这边当二等公民的感觉。妈妈原来在中国在银行里干的不错,所以相当接受不了再这边的工作机会和差别。因此,他们一直都没有好好工作。当时北约克的第一栋Pemberton还是崭新的,附近没有其他的condos。我爸爸妈妈没有乘早买房,因为一直定不下留下来的决心。妈妈近两年跟我说,她最后悔的就是没有一开始就买房子,踏踏实实的工作。瞎折腾了许久。我一直到后来,享受不到跟在中国一样的生活的时候,才知道我爸爸妈妈的难处。

2)学中文
上面说了我在Mckee只上了一,二和五年级。我三年级的时候,爸爸妈妈终于踏踏实实的打算在加拿大生活,并且在Montreal物色了一家小生意。爸爸妈妈当时给我了两个选择:跟他们一起去Montreal,或者回国上学。

我在国内是妈妈家第一个孙子辈的孩子,所以过的是无数个长辈捧在手里的生活,跟国内现在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很自然地,喜爱国内的吃喝玩乐的我,在7岁的时候,选择了二年级上到一半就插班回国。我回中国的时候,英语已经完全没有口音,但是还不太会读写。

三年级是在国内一个中小型城市上的学。我二月份入学测试中文4%,数学6%。当时我妈妈是“大学生“,我姥姥姥爷也算有关系的人,所以尽管我中文除了“大”“小”“田”都不怎么认识,还是成功的插班入学了。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我中文和数学都到了96%左右。为此,到今日我都还经常沾沾自喜呢(话说,这个用的对不?)如果有小孩子的话,强烈建议在这边学会英语之后就送回国去。我在中国上一年半的学为我将来的学习习惯和中文和数学教育做了极大地贡献。

我后来4年级回加拿大以后,也只有在暑假回中国请家教。当时我是每天6个小时的家教。一个夏天能学完中国一个学年的中文和数学。

回国学上学的好处有许多。这些好处在把我的中文的阅读水平跟数学能力跟我在加拿大土生土长的8岁妹妹一比较就更显著。我妹妹小时候跟我一样,在一年级的时候妈妈送过她回中国请过家教。但是由于妹妹从小在加拿大的放养环境里上学,所以适应不了我小时候夏天的家教速度。毕竟在她来讲,她是回去放暑假的,暑假过了就回来。当时我以为自己从此就是中国的学生了,所以态度更认真,适应的更好。妹妹从小一直也在加拿大上中文班,但是到现在效果不是很好。我妹妹和我差11岁,她小时候我一直和她说英语,没有给她提供一个好的中文环境,也是我的过错。相反,现在三岁的弟弟在家一直说中文,中文比8岁的妹妹还地道。现在我爸爸妈妈最头疼的问题就是我弟弟妹妹的中文教育。我嗦这么多,就是想强调一下语言环境对我们三姐弟中文学习的影响。如果有条件,孩子上两年小学好。

很久没有写中文了,用句用词都很僵硬了。这一段我讲的不好,大家如果能指正一下我的语法和用词就再好不过了。同样的,如果有什么关于高中,大学,美国大学,学中文,私里学校的问题,都可以问问我。

我还希望能跟大家分享在Montreal的私立学校日子,别扭的初中生活,我最美好的高中回忆,还有现在的大学生涯。大家敬请期待吧。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前两天坛子里看到有个女生在Earl Haig做新生Orientation,我当时就特别激动!Earl Haig是我的高中,也是一个让成长成一个自信的女孩子的地方。不过,下次再细谈我的高中生活,今天我主要想讲一讲我在这一个公立学区成长过程中的感受, 和它对我现在在大学,以及以后再社会上的发展的影响。

先说说正面的吧。我们区地税贵所以学校都有钱。Mckee是我二年级那年重新建的,里面的设备比较完善,老师也很好。当时教我二年级的老师还是一个刚刚从 教师学院里毕业的新生。高中的时候回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资深的五年级老师了。很高兴在大批的亚裔学生中,他把二年级扎着牛角辫子的我记下了. Mckee没有天才班,也没有特长班,就是普普通通的公立学校。但是我上学的时候从来觉得在课业上缺乏挑战。新移民的家长多数关心语言环境的问题。 Mckee有很多很多的亚裔学生,同时也有丰富的帮助新移民学生的经验。由于当时年幼,加上上的时间短,我对esl已经没什么印象了。有些家长会担心亚裔 学生扎堆不好好学英语怎么办?年纪小的孩子就算跟中国孩子在一起也会想学英语,因为这边的小孩子玩的时候都说英语。再者,课堂氛围一般都很好,孩子们会自 然想排除语言障碍而融入它。不过这都是说比较小的孩子,我发现到了5年纪就不太管用了。除了学习之外,mckee是个和社区很融入的学校。每天放学有很多 中国家长外国家长陪着孩子在操场上面玩。每年mckee还有许多活动,比如有充气蹦床和BBQ的Fun Fair。我现在正鼓励我妈妈让一直上私立的妹妹转回Mckee.

Cummer Valley是Mckee的两所直升中学之一,另一所是Bayview.相对mckee and Earlhaig,Cummer显得老旧一些。不过我在这个学校的老师也是前所未有的严格。Cummer有中国家长都垂涎的天才班,但是我不认为天才班才 是唯一成才的道路。在中学时期,因为天才班的孩子不用每年调动班级,所以有是从三年级同班到现在的。我们学校的天才班那时候恋爱关系复杂,而且同学因为不 用每年变换,也没有太多可以锻炼发展人际关系的机会。虽然他们在初中的时候课业跟我们平行班不太一样,可是上了高中我和天才班的孩子在Earl Haig一起上enriched的课程,也没有发现他们比其他同学聪敏。从大学的表现来看,更是如此。所以如果学区好的家长也不一定要执着此事。

啊~我要赶回多伦多的车去了!以后补贴完。上面的想法只是从一个学生的角度去观察的,可能跟大人的角度不一样,所以大家如果有不认同的地方还请多多讨论。

3)谈谈我熟悉的学区:Mckee-Cummer Valley-Earl Haig Part2

刚刚说了孩子小的时候上中国人多的学校没有问题,可是长大了呢?初中和高中怎么办?我初中和高中的中国孩子也很多。尤其初中esl和普通班分开上课以后,esl的学生就容易和更多的新移民孩子在一起,不愿意离开上的舒服的esl。当然,这只是我们学校当时的状况。

我小学时期认识的一个中国女孩儿,我最好的朋友,后来上初中了就去esl班了,所以我在初中也试过跟中国孩子扎堆。八年级的时候,我的好朋友转校了,我才 又开始融入二代移民孩子和本地孩子的圈子里去。我13岁的时候,同学的认同是天一般大的事情。相信新移民的学生也一样,不管这种认同是来自语言一样的中国人还是北美的同学。有没有中国孩子都好,只要努力去融入同学中,积极参加课堂生活,我相信习惯在中国教育中变得坚韧的孩子都会找到这个认同。当然,如果有中国孩子可能一开始就不孤单,能更自信。但是长远来讲,是不是在更小的时候就融入主流社会能更好的适应呢?我现在也在寻摸这个问题。

我在earlhaig上高中之后的好朋友虽然都是亚裔,但都是二代移民或者跟很小的时候就出来的人,再加上我们学区新移民从来就多,对比之下让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很“whitewash"的人,已经融入加拿大主流社会的人。

这个认知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蒸发掉了。 Queen's是一个加拿大内公认白人很多的学校。我报考这所学校的时候,当时在高中教过我的老师就跟我说过她在queen's不开心的经历。这个老师比较年轻,也是我的高中毕业的。我现在很后悔当初没有多考虑她的话。我那时候一直认为种族对我来说不会是一个障碍,毕竟我在Earl Haig 做过学生会的干部,Student Leadership Council 的director.可是到queen's之后才发现,跟我们北约可高度移民区的多元化和种族融合能力相比,queen's的集体思想还是很落后的。虽然同学不会因为我是中国人就瞧不起我,但是这边的中国孩子和白人孩子,不管来了多久,都还是少有共同话题的。当然,也有个别例外存在。queen's的主流学生们很喜欢喝酒去吧的夜生活。我虽然来加拿大很久了,可是一直以来好朋友们都是老老实实的移民孩子,所以尽管可以和他们一样说没有口音的英语,我还是没有很积极的加入这项活动。加入白人夜生活的中国人起码在表面上看起来更和谐。假如我当初区的是一个本地人更多的地区,亚裔更少的学区,会有改变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现在我跟许多新移民一样,还在努力的找我在加拿大的位置。

所以,尽管我的好学区给我了很多很棒的学习和课外机会,让我能上queen'scommerce,拿比较丰厚的Canadian Millenium Awards 奖学金,可是同时,我是不是也从小就失去了融合在这个大社会里的机会?我找不到答案,因为我在别的大学的同学很少有这个困惑。我的好朋友们现在大多在schulich读商,或者waterloo读数学。这两所大学都算中国人多的学校,所以他们好像没有这种体会。唯一一个跟我有相似感觉的同学是5岁就来这里,中文都说不全的女孩子。她在mcgill上学。所以如果各位有处理这种软性障碍的经验,也请一起分享。
 

waren

鸟穿浮云云不惊,沙沉流水水尚清
2012-10-16
12,675
20,058
20 天前
几年前看到lz写的文字,竟有感动的感觉。不知道lz现在怎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