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众院共和党公布完整新冠病毒起源报告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早期中国隐瞒是事实,世卫配合了多半也是事实,
问题是如果不隐瞒,是不是大流行真的就能避免。。。?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早期中国隐瞒是事实,世卫配合了多半也是事实,
问题是如果不隐瞒,是不是大流行真的就能避免。。。?



不可能!
只要人员在流动,不被感染是不可能的。
只有经历了医疗崩溃,才会下定决心关闭国门,不过这时已经晚了。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不可能!
只要人员在流动,不被感染是不可能的。
只有经历了医疗崩溃,才会下定决心关闭国门,不过这时已经晚了。

我也觉得即便中国早期不隐瞒,这个病依然会流行,
问题是,美国抓住了中国违反了《国际卫⽣条例 (2005)》所规定的义务

===================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共和党人星期一(9月21日)公布了有关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起源以及中国共产党及世界卫生组织所扮演角色的最终报告。他们在今年6月公布了这份报告的中期报告。报告牵头人---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首席共和党人、来自德克萨斯州的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在中期报告推出后曾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这份最终报告收纳了中期报告公布以后获得的新证据和更多的信息,并讨论了中期报告侧重的疫情初期阶段之后发生的重大事件。


下面是这份最终报告的执行摘要的全文翻译:


2003年SARS ⼤流⾏病期间,中国共产党利⽤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境内记者和异议⼈⼠的钳制,隐瞒真相并混淆疫情源头。中共领导⼈在四个⽉的时间⾥未向世界卫⽣组织通报病毒信息。在这⼀渎职⾏为之后,国际社会要求对规定各国必须如何处理突发公共卫⽣事件的《国际卫⽣条例》进⾏改⾰。今天,已经很清楚的是,中共未能汲取这些教训。当前的⼤流⾏病是他们不当处理2003 年SARS 疫情这⼀悲剧的第⼆章。


在导致 COVID-19 的 SARS-CoV-2 病毒的起源以及这场全球⼤流⾏病的根源⽅⾯仍然有很多悬⽽未解的问题。疫情爆发九个月后,从PRC和其他地方继续传出新的信息,显示中共力图掩盖疫情并惩罚寻求问责的国家的规模。在发现新的证据并从世卫组织获得更多信息之后,本报告努力将这些信息置于当时的实际背景,指明有哪些关于病毒和响应措施的问题仍然悬⽽未解,并就如何改进全球响应措施提出建议。本报告先前的中期版本聚焦⼤流⾏病的初期阶段,也就是 2020年 1⽉ 23⽇宣布“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事件”之前。在中期报告发表后,世卫组织和中共都修改了他们关于新冠疫情的公开声明,世卫组织发布了新的、“更新”时间线;中共暂时收回了他们在2019年12月31日通知了世卫组织的声称。这份报告的最终版本把疫情的时间线延长到2020年3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大流行病的日子,并讨论了此后的重大事件。


毫⽆疑问的是,中共主动从事了掩盖⾏为,⽬的在于混淆数据、隐藏相关公共卫⽣信息,并压制试图向世界发出警告的医⽣和记者。他们蓄意⽽且⼀再忽视《国际卫⽣条例 (2005)》所规定的义务。中共⾼级领导⼈,包括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知道发⽣⼤流⾏病⼏周后才将其公布于众。中共本可以⽤透明和负责任的⽅式作出响应,⽀持全球公共卫⽣响应,并与世界分享如何应对病毒的信息。假如他们这样做了,仍在继续的⼤流⾏病是有可能避免的,从⽽拯救⼏⼗万⼈的⽣命并使世界经济免于崩溃。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质疑中共对大流行病早期阶段的官方统计,并呼吁进行国际调查,PRC使用经济操纵和贸易胁迫来要求保持沉默。


世卫组织总⼲事谭德塞以赞扬中共“透明”来回应中共的掩盖⾏为,尽管内部文件显示,世卫组织对中共未能分享有关病毒的关键数据和信息感到沮丧。世卫组织⼀再套⽤中共的谈话口径,却忽视来自信誉良好的消息源所提供的与之相抵触的信息。谭德塞总干事竭力为中共的响应措施辩护并欣然接受他们的修正主义历史,他的这些行为及其对全球响应的影响令人极为关注。悬而未解的问题仍然很多,这要求我们必须认真审视世卫组织的COVID-19应对措施。然而,仍然很明显的是,世卫组织未能履行《国际卫生条例》所规定的某些职责。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少数党目前为止所发现的情况可以反映出,中共未能保护本国公民并履⾏国际法所规定的义务导致记者失踪,全世界深陷于持续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经济灾难和数十万人丧⽣。因此,美国和志同道合的世卫组织成员国有责任要确保落实问责和必要的改⾰,以防⽌中共的渎职⾏为酿成本世纪第三场源⾃中国的⼤流⾏病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就是霸权、讹诈。

截止到今年2月底,美国的COVID-19尚未开始大流行。而此时中国已经处于全国总动员的状态。除了自身误判,没有其他任何理由可以解释今年2月底的美国政府低估病毒的流行性和致命性。因此,无论中国或者WHO做了什么或者没做什么,都不必为美国的领导失当和误判负责。何况,美国后面的表现进一步证明: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根本没有控制和消灭疫情的能力。其应对的能力甚至远远低于一般的西方国家。这种不称职不是任何其他国家能够为其负责的。如果中国需要为美国的领导失当负责,那么就说明中国可以合法统治美国——事实难道是这样吗?

无论历史上,还是在各种国际协定中,从未见过任何国家为源自本国的某个“疫情”对其他国家负有经济赔偿责任。每个国家仅仅对自己的国民负责——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怎么骂中国都可以,但美国要求中国赔偿完全是讹诈。印度这种失败的癞皮狗国家想借此机会向中国索要超过中国GDP数倍、超过印度GDP数十倍的赔偿,完全是想一举将中华民族亡国灭种,是根本不能原谅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也觉得即便中国早期不隐瞒,这个病依然会流行,
问题是,美国抓住了中国违反了《国际卫⽣条例 (2005)》所规定的义务

===================
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共和党人星期一(9月21日)公布了有关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起源以及中国共产党及世界卫生组织所扮演角色的最终报告。他们在今年6月公布了这份报告的中期报告。报告牵头人---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首席共和党人、来自德克萨斯州的众议员迈克尔·麦考尔(Michael McCaul)在中期报告推出后曾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这份最终报告收纳了中期报告公布以后获得的新证据和更多的信息,并讨论了中期报告侧重的疫情初期阶段之后发生的重大事件。


下面是这份最终报告的执行摘要的全文翻译:


2003年SARS ⼤流⾏病期间,中国共产党利⽤其对中华人民共和国(PRC)境内记者和异议⼈⼠的钳制,隐瞒真相并混淆疫情源头。中共领导⼈在四个⽉的时间⾥未向世界卫⽣组织通报病毒信息。在这⼀渎职⾏为之后,国际社会要求对规定各国必须如何处理突发公共卫⽣事件的《国际卫⽣条例》进⾏改⾰。今天,已经很清楚的是,中共未能汲取这些教训。当前的⼤流⾏病是他们不当处理2003 年SARS 疫情这⼀悲剧的第⼆章。


在导致 COVID-19 的 SARS-CoV-2 病毒的起源以及这场全球⼤流⾏病的根源⽅⾯仍然有很多悬⽽未解的问题。疫情爆发九个月后,从PRC和其他地方继续传出新的信息,显示中共力图掩盖疫情并惩罚寻求问责的国家的规模。在发现新的证据并从世卫组织获得更多信息之后,本报告努力将这些信息置于当时的实际背景,指明有哪些关于病毒和响应措施的问题仍然悬⽽未解,并就如何改进全球响应措施提出建议。本报告先前的中期版本聚焦⼤流⾏病的初期阶段,也就是 2020年 1⽉ 23⽇宣布“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事件”之前。在中期报告发表后,世卫组织和中共都修改了他们关于新冠疫情的公开声明,世卫组织发布了新的、“更新”时间线;中共暂时收回了他们在2019年12月31日通知了世卫组织的声称。这份报告的最终版本把疫情的时间线延长到2020年3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大流行病的日子,并讨论了此后的重大事件。


毫⽆疑问的是,中共主动从事了掩盖⾏为,⽬的在于混淆数据、隐藏相关公共卫⽣信息,并压制试图向世界发出警告的医⽣和记者。他们蓄意⽽且⼀再忽视《国际卫⽣条例 (2005)》所规定的义务。中共⾼级领导⼈,包括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知道发⽣⼤流⾏病⼏周后才将其公布于众。中共本可以⽤透明和负责任的⽅式作出响应,⽀持全球公共卫⽣响应,并与世界分享如何应对病毒的信息。假如他们这样做了,仍在继续的⼤流⾏病是有可能避免的,从⽽拯救⼏⼗万⼈的⽣命并使世界经济免于崩溃。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质疑中共对大流行病早期阶段的官方统计,并呼吁进行国际调查,PRC使用经济操纵和贸易胁迫来要求保持沉默。


世卫组织总⼲事谭德塞以赞扬中共“透明”来回应中共的掩盖⾏为,尽管内部文件显示,世卫组织对中共未能分享有关病毒的关键数据和信息感到沮丧。世卫组织⼀再套⽤中共的谈话口径,却忽视来自信誉良好的消息源所提供的与之相抵触的信息。谭德塞总干事竭力为中共的响应措施辩护并欣然接受他们的修正主义历史,他的这些行为及其对全球响应的影响令人极为关注。悬而未解的问题仍然很多,这要求我们必须认真审视世卫组织的COVID-19应对措施。然而,仍然很明显的是,世卫组织未能履行《国际卫生条例》所规定的某些职责。


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少数党目前为止所发现的情况可以反映出,中共未能保护本国公民并履⾏国际法所规定的义务导致记者失踪,全世界深陷于持续的公共卫生紧急状态、经济灾难和数十万人丧⽣。因此,美国和志同道合的世卫组织成员国有责任要确保落实问责和必要的改⾰,以防⽌中共的渎职⾏为酿成本世纪第三场源⾃中国的⼤流⾏病
中国在疫情的初动时期确实有一定的责任,比如人感染人的宣布拖延了,正值春节期间武汉周围跑去国外的应该有不少,国外的初发病例几乎都和武汉有关,早早关门封城会好些,但是欧美国家以他们疫情期间的措施来看,中国即使不犯初期错误,他们也不会防控好,连个要不要戴口罩也要几个月后才有定论,怎么防治传染病?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中国在疫情的初动时期确实有一定的责任,比如人感染人的宣布拖延了,正值春节期间武汉周围跑去国外的应该有不少,国外的初发病例几乎都和武汉有关,早早关门封城会好些,但是欧美国家以他们疫情期间的措施来看,中国即使不犯初期错误,他们也不会防控好,连个要不要戴口罩也要几个月后才有定论,怎么防治传染病?

完全正确。从这个意义上说,就算中国开启“为源发自本国的疫情向国外赔偿”的先河,也只能说赔偿各国2月初被感染,二月底之前确诊的病例。

后面的爆发,完全应该由各国自己负责。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就是霸权、讹诈。

截止到今年2月底,美国的COVID-19尚未开始大流行。而此时中国已经处于全国总动员的状态。除了自身误判,没有其他任何理由可以解释今年2月底的美国政府低估病毒的流行性和致命性。因此,无论中国或者WHO做了什么或者没做什么,都不必为美国的领导失当和误判负责。何况,美国后面的表现进一步证明: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根本没有控制和消灭疫情的能力。其应对的能力甚至远远低于一般的西方国家。这种不称职不是任何其他国家能够为其负责的。如果中国需要为美国的领导失当负责,那么就说明中国可以合法统治美国——事实难道是这样吗?

无论历史上,还是在各种国际协定中,从未见过任何国家为源自本国的某个“疫情”对其他国家负有经济赔偿责任。每个国家仅仅对自己的国民负责——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怎么骂中国都可以,但美国要求中国赔偿完全是讹诈。印度这种失败的癞皮狗国家想借此机会向中国索要超过中国GDP数倍、超过印度GDP数十倍的赔偿,完全是想一举将中华民族亡国灭种,是根本不能原谅的。
我的看法是,如果病毒是自然产生的,那么中国不会有大的责任(初期否定人传人造成的疫情蔓延责任会有争议),如果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出来的,无论是故意还是无意,都会有重大责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完全正确。从这个意义上说,就算中国开启“为源发自本国的疫情向国外赔偿”的先河,也只能说赔偿各国2月初被感染,二月底之前确诊的病例。

后面的爆发,完全应该由各国自己负责。
如果病毒确实是自然届产生的话,中国只负有初期的小部分责任,后期的大部分责任应该是各国政府自己扛着。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的看法是,如果病毒是自然产生的,那么中国不会有大的责任(初期否定人传人造成的疫情蔓延责任会有争议),如果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出来的,无论是故意还是无意,都会有重大责任。

这个报告只讲了出现后的事,没有提到来自于哪里

1600803885971.png
1600803901639.png
 

附件

  • Final-Minority-Report-on-the-Origins-of-the-COVID-19-Global-Pandemic-Including-the-Roles-of-th...pdf
    8.7 MB · 查看: 1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如果病毒确实是自然届产生的话,中国只负有初期的小部分责任,后期的大部分责任应该是各国政府自己扛着。

是的。病毒是否自然产生,或者说是否本来仅存在于人迹罕至的地区,而是因为中国科研人员操作不当才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这是个问题。

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国际主流生物学界业已达成了共识:这个病毒就是自然产生的。在这个共识达成之前,美国和印度等国要求中国支付天文数字的赔偿的原因,原本就是骇人听闻的“中国制造了病毒”。但因为现在这个说法实在无法被主流科学界支持,所以才临时换了一个借口——”初期隐瞒“。但也没见索要赔偿的数额因此而有所下降,连戏都没做足。

借口是在不断与时俱进的,目的总之就是要致中国于死地就是了。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是的。病毒是否自然产生,或者说是否本来仅存在于人迹罕至的地区,而是因为中国科研人员操作不当才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这是个问题。

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国际主流生物学界业已达成了共识:这个病毒就是自然产生的。在这个共识达成之前,美国和印度等国要求中国支付天文数字的赔偿的原因,原本就是骇人听闻的“中国制造了病毒”。但因为现在这个说法实在无法被主流科学界支持,所以才临时换了一个借口——”初期隐瞒“。

借口是在不断与时俱进的,目的总之就是要致中国于死地就是了。
是否是自然产生,没有定论,我看到是两派
是否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倒是不少人都倾向是这个,在家园我看到也是
如果是从实验室跑出来的,那么这个病毒是如何产生,又有不同的说法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是否是自然产生,没有定论,我看到是两派
是否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倒是不少人都倾向是这个,在家园我看到也是

我直说吧,我作为一个码农,是生物外行。在COVID这个问题上,我在科学方面的了解主要来自于方舟子的油管频道。他有两期节目比较详细地从科学角度介绍了为什么这个病毒不是人工制造的。他还是说服了我的。

至于实验室流出这个说法,确实属于无法知晓了。但是实验室流出和”人工制造“比起来,性质也是不一样的。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直说吧,我作为一个码农,是生物外行。在COVID这个问题上,我在科学方面的了解主要来自于方舟子的油管频道。他有两期节目比较详细地介绍了为什么这个病毒不是人工制造的。他还是说服了我的。
方舟子的推特我也一直在看,昨天我还写了这个回帖
我不懂医学这方面的东西,其实两种意见都能说服我,所以我打问号

1600804505117.png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