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 地产经纪 朱梅 蒙特利尔英才学院 欧孝美:蒙城资深地产经纪 蒙特利尔半岛家庭旅馆 蒙特利尔拉拉驹之家 蒙特利尔温馨家庭旅馆 天天家庭旅馆 蒙特利尔香奈儿家庭旅馆 投资移民服务中心 枫唐客栈 蒙特利尔接待站--窝窝家

Labor 生涯

tag

活跃园友
2010-03-27
3,839
3,539
11 天前
昨夜狂风怒吼,房子树子嘎嘎直响。“我需要几个塑料盒。”我拧灭床头灯。我喜欢用塑料盒收纳各种物什,为此老马担忧地告诉家人,说某天会被我装进塑料盒。
“大声点,今晚我用了耳塞!”黑暗中老马应道。
“我需要几个塑料盒!”我音量一提。
“没问题,明天就买,你要什么我都给买给你!”

”车库那些小盒子放什么好呢?”我嘀咕道,这周清理出一堆以前装螺帽镙钉的小塑料盒。
“大声点,我听不清!”
“车库那些小盒子放什么好?” 我音量一提。
“不要问我,你想放什么就放什么!”
“放珠宝首饰应该挺合适…… 好,明天就买。”我嘀咕着闭上眼睛。
“全部扔垃圾桶!”老马一声怒吼,镜子窗子嘎嘎直响。

今晨,依然风声如吼。我一个翻身钻入老马怀里:“你还记得以前美国旅行时有个夜晚吗,也这样狂风怒吼?”
“记得。不过,是哪儿呢?“
“你还记得那次旅行结束回家后,有个夜晚也这样狂风怒吼,当时你问了我同样问题,然后我俩都不记得在哪儿?”我搂住老马脖子。
“不记得。你怎么记得这些?”
“这事我写过日记。”我把脸凑向老马。
“哦。好久没见你写了。”
“又开始了,你去上班的时候。”我把老马亲了又亲,“”今天努力努力,给我日记来点支持!”

午饭在家吃的,老马烧的一锅牛肉被吃得见底(老马做饭比我强,我的厨艺是胃口好的说好,胃口差的说差。)饭后,我们先去Metro买一周吃喝,这次在停车场老马没开玩笑,也没戏弄我,我去还购物车时,他老老实实一路开车跟着。然后我们去了轮胎店,买了我需要的塑料盒和老马需要的冰球球门。付钱时,收银员照例推销店里的购物积分卡,老马不想要,推脱他没法又付钱又买卡同时做两件事。收银员是女的,她冲我眨眨眼,讥讽说男人都是不能同时做两件事的。老马点头承认:”我家女人确实不这样,她只会说‘请再说一遍请再说一遍请再说一遍......’直到我放弃。”

再出商场,风止,阳光满怀。上车后老马习惯性按下坐垫的加热开关:“上周老板说我工作努力。我知道他想夸我,但我还是纠正了他的说法。我告诉他,我不是工作努力,我是工作有成效。”
“这句不错,我要写进日记!”我哇哇叫起来。
“接着老板说我很贵。我当然知道他想损我,但我还是纠正了他的说法。我告诉他,我值钱,但不贵。”
“这句更好!继续继续!”我一边哇哇哇叫唤着,一边探身关掉坐垫的加热开关,屁股底下太热了。等我坐直身子,老马怪异地看了看我。

“阴毛烧焦了?” 老马扑哧一声,接着一通狂笑,车子椅子嘎嘎直响:“怎么样,这句到高潮了吧?”

2019年2月9日。 我记得曾经的狂风之夜,也记得那则日记的结束语:“记忆总有模糊的一角,但我记得,一直记得,你爱我,我更爱你。”
 
最后编辑: 11 天前
楼主
楼主

红星闪闪

活跃园友
2014-01-13
6,966
2,950
11 天前
昨夜狂风怒吼,房子树子嘎嘎直响。“我需要几个塑料盒。”我拧灭床头灯。我喜欢用塑料盒收纳各种物什,为此老马担忧地告诉家人,说某天会被我装进塑料盒。
“大声点,今晚我用了耳塞!”黑暗中老马应道。
“我需要几个塑料盒!”我音量一提。
“没问题,明天就买,你要什么我都给买给你!”

”车库那些小盒子放什么好呢?”我嘀咕道,这周清理出一堆以前装螺帽镙钉的小塑料盒。
“大声点,我听不清!”
“车库那些小盒子放什么好?” 我音量一提。
“不要问我,你想放什么就放什么!”
“放珠宝首饰应该挺合适…… 好,明天就买。”我嘀咕着闭上眼睛。
“全部扔垃圾桶!”老马一声怒吼,镜子窗子嘎嘎直响。

今晨,依然风声如吼。我一个翻身钻入老马怀里:“你还记得以前美国旅行时有个夜晚吗,也这样狂风怒吼?”
“记得。不过,是哪儿呢?“
“你还记得那次旅行结束回家后,有个夜晚也这样狂风怒吼,当时你问了我同样问题,然后我俩都不记得在哪儿?”我搂住老马脖子。
“不记得。你怎么记得这些?”
“这事我写过日记。”我把脸凑向老马。
“哦。好久没见你写了。”
“又开始了,你去上班的时候。”我把老马亲了又亲,“”今天努力努力,给我日记来点支持!”

午饭在家吃的,老马烧的一锅牛肉被吃得见底(老马做饭比我强,我的厨艺是胃口好的说好,胃口差的说差。)饭后,我们先去Metro买一周吃喝,这次在停车场老马没开玩笑,也没戏弄我,我去还购物车时,他老老实实一路开车跟着。然后我们去了轮胎店,买了我需要的塑料盒和老马需要的冰球球门。付钱时,收银员照例推销店里的购物积分卡,老马不想要,推脱他没法又付钱又买卡同时做两件事。收银员是女的,她冲我眨眨眼,讥讽说男人都是不能同时做两件事的。老马点头承认:”我家女人确实不这样,她只会说‘请再说一遍请再说一遍请再说一遍......’直到我放弃。”

再出商场,风止,阳光满怀。上车后老马习惯性按下坐垫的加热开关:“上周老板说我工作努力。我知道他想夸我,但我还是纠正了他的说法。我告诉他,我不是工作努力,我是工作有成效。”
“这句不错,我要写进日记!”我哇哇叫起来。
“接着老板说我很贵。我当然知道他想夸我,但我还是纠正了他的说法。我告诉他,我值钱,但不贵。”
“这句更好!继续继续!”我一边哇哇哇叫唤着,一边探身关掉坐垫的加热开关,屁股底下太热了。等我坐直身子,老马怪异地看了看我。

“阴毛烧焦了?” 老马扑哧一声,接着一通狂笑,车子椅子嘎嘎直响:“怎么样,这句到高潮了吧?”

2019年2月9日。 我记得曾经的狂风之夜,也记得那则日记的结束语:“记忆总有模糊的一角,但我记得,一直记得,你爱我,我更爱你。”
俺们Tag写的东西真好看,
老马很贵是什么意思呢? 要不要多思考一些
 

frontenac

知名园友
2011-03-22
8,709
15,522
11 天前
昨夜狂风怒吼,房子树子嘎嘎直响。“我需要几个塑料盒。”我拧灭床头灯。我喜欢用塑料盒收纳各种物什,为此老马担忧地告诉家人,说某天会被我装进塑料盒。
“大声点,今晚我用了耳塞!”黑暗中老马应道。
“我需要几个塑料盒!”我音量一提。
“没问题,明天就买,你要什么我都给买给你!”

”车库那些小盒子放什么好呢?”我嘀咕道,这周清理出一堆以前装螺帽镙钉的小塑料盒。
“大声点,我听不清!”
“车库那些小盒子放什么好?” 我音量一提。
“不要问我,你想放什么就放什么!”
“放珠宝首饰应该挺合适…… 好,明天就买。”我嘀咕着闭上眼睛。
“全部扔垃圾桶!”老马一声怒吼,镜子窗子嘎嘎直响。

今晨,依然风声如吼。我一个翻身钻入老马怀里:“你还记得以前美国旅行时有个夜晚吗,也这样狂风怒吼?”
“记得。不过,是哪儿呢?“
“你还记得那次旅行结束回家后,有个夜晚也这样狂风怒吼,当时你问了我同样问题,然后我俩都不记得在哪儿?”我搂住老马脖子。
“不记得。你怎么记得这些?”
“这事我写过日记。”我把脸凑向老马。
“哦。好久没见你写了。”
“又开始了,你去上班的时候。”我把老马亲了又亲,“”今天努力努力,给我日记来点支持!”

午饭在家吃的,老马烧的一锅牛肉被吃得见底(老马做饭比我强,我的厨艺是胃口好的说好,胃口差的说差。)饭后,我们先去Metro买一周吃喝,这次在停车场老马没开玩笑,也没戏弄我,我去还购物车时,他老老实实一路开车跟着。然后我们去了轮胎店,买了我需要的塑料盒和老马需要的冰球球门。付钱时,收银员照例推销店里的购物积分卡,老马不想要,推脱他没法又付钱又买卡同时做两件事。收银员是女的,她冲我眨眨眼,讥讽说男人都是不能同时做两件事的。老马点头承认:”我家女人确实不这样,她只会说‘请再说一遍请再说一遍请再说一遍......’直到我放弃。”

再出商场,风止,阳光满怀。上车后老马习惯性按下坐垫的加热开关:“上周老板说我工作努力。我知道他想夸我,但我还是纠正了他的说法。我告诉他,我不是工作努力,我是工作有成效。”
“这句不错,我要写进日记!”我哇哇叫起来。
“接着老板说我很贵。我当然知道他想损我,但我还是纠正了他的说法。我告诉他,我值钱,但不贵。”
“这句更好!继续继续!”我一边哇哇哇叫唤着,一边探身关掉坐垫的加热开关,屁股底下太热了。等我坐直身子,老马怪异地看了看我。

“阴毛烧焦了?” 老马扑哧一声,接着一通狂笑,车子椅子嘎嘎直响:“怎么样,这句到高潮了吧?”

2019年2月9日。 我记得曾经的狂风之夜,也记得那则日记的结束语:“记忆总有模糊的一角,但我记得,一直记得,你爱我,我更爱你。”
哈哈,他哥变凡哥了?
 

tag

活跃园友
2010-03-27
3,839
3,539
11 天前
我以前也写过一个电影,我找一下。
今晚第一次看法语版魁北克电影,我一字不懂。看完后,我说我戴过牙套,老马指着他老家县志上一张照片说:“我的初恋,同学,那时我十岁。”

我和妹妹是转学来的,到校第一天,我缩在墙角,妹妹也缩在墙角。我说我谁都不认识,妹妹取下牙套(这东西让她没法说话,所以每次说话得先取下牙套),说她也谁都不认识。

“离我远点,因为我认识你!”我对妹妹说。

我的老师是个女的,不漂亮,她问我有没有不会的功课,我说我什么都会。是的,我什么都会,所以我认为那天的测验很简单。但老师很奇怪,偏偏把我叫进办公室,让我看我的测验答卷。我问哪些地方答错了,她说没有对的地方,然后给了我一个零分。

后来老师找同学帮助我学习,那同学是女孩,眼睛漂亮,捋头发的样子也漂亮。我的心跳有点乱,我们一起做作业时,她的手臂碰到我的手指,我一动也不敢动。

我一直在想她。当我枕着手臂躺沙发上时,当我关了灯躺床上时,当我坐校车上时,当我坐饭桌前时,我都在想她。我想有些事情发生了,所以在学校里,她去存衣柜放东西时,我也过去放东西,她去水房喝水时,我也跟着推门进去。但她没有跟我说话,似乎没有事情发生。

学校里有三个穿红衣服的家伙,看上去很酷。我告诉他们我懂性方面的知识,于是我们成为了朋友。

我的一个红衣服朋友似乎不喜欢她,说她喜欢玩转盘游戏,就是她容易上手的意思,我有些失落。另一个朋友说她周日喜欢去滑冰,于是周日我央求妈妈开车带我去滑冰场,她不在那里。我一个人滑了一会儿,后来她来了,再后来我发现那是一个梦。

我想有一件和她相同款式的衣服,但妈妈不给我买。我想要钱自己去买,爸爸说想要钱就得干活自己去赚。但我一直坚持要钱,爸爸说你怎么要个不停啊,我说你给我了,我自然就停了。

于是爸爸拉我在门廊坐下,他问我要多少,我说我的红衣服朋友管他爸爸要了3块,你也给3块吧。爸爸说太少了,我应该要5块。我说是吗,我可以要5块吗。爸爸说当然可以,怎么也得比红衣服朋友多。我说行,那就5块钱。爸爸又问我什么时候要,我说周五或者周日。爸爸说周日不行,那天他有事情,周五可以。我说行,那就周五。

“一切都清楚了,你想在周五得到5块钱?”爸爸看着我,我点点头。

“想要钱就干活自己去赚。”爸爸起身走了。

老师要求每人讲个家庭小故事,这让我有点苦恼,我只好把妹妹的牙套带到教室。我告诉老师和同学,这个牙套很贵、值900块。这个牙套是贵,但实际上买成500块。她手里拿着一个彩色玻璃弹珠,也讲了一个故事。她说玻璃弹珠是她姑妈临死时留给她的,姑妈告诉她:“当你拿起弹珠的时候,我就在弹珠里。”

她讲完后,我的一个红衣服朋友掉了一滴眼泪,老师也眼睛湿了:“你的姑妈没有离开你,她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后来老师把那个玻璃弹珠放进学校的展览室。

我一直想着她,有些烦躁。有一天,我悄悄从展览室偷了那个玻璃弹珠。

妹妹的猫不见了,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妈妈说我很自私,我当然顶嘴了。妈妈很生气,她说我总是管她要这样要那样,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她说以后休想管她要什么东西了。她的话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我回到房间,有些难过。

我和红衣服朋友们在肯德基餐厅看见我爸爸,他在弹琴,还冲我笑。我认为爸爸做这种事情不太好,我想象中的爸爸是一名律师,于是我掉头跑了。

老师在调查玻璃弹珠被偷的事,她捋头发的样子很漂亮。我的红衣服朋友有了一些烦恼,我的烦恼似乎更多一点,妈妈,爸爸,妹妹,朋友,还有她。

我一直想着她。我总是跑进洗手间用水沾湿头发,把它们分成两半,我觉得这样帅点。

我把那个玻璃弹珠扔进湖里。我再不想她了,无论如何。

爸爸买了一大盒肯德基回家,东西放桌上后,他坐门外开始抽烟,他不知道我在家,因为我躲了起来。抽完烟后爸爸走了,我打开那盒肯德基,往上面浇了很多枫糖浆。我不是很饿,但我还是把它们吃完了,然后上床睡了一觉。

我的红衣服朋友问我关于性的问题,于是我问姨妈女人是怎样用手指解决问题的,结果姨妈打电话告诉了妈妈。妈妈接完姨妈电话后,走到我跟前说,如果我想知道这个问题,直接问她,因为她比姨妈大13岁,比姨妈懂事多和早。

我对妈妈说,我为那天说的话抱歉,我为我的要求太多抱歉,我为一切事情抱歉,从此我不会管她要任何东西了,但是我的生日和圣诞除外。说完这些话,我喉咙很干,我喝了很多水。我说实话的时候总是觉得喉咙很干很难受。

爸爸回家了,我想对他说点什么。我看见桌子上有一杯水,我的喉咙有点堵,我打开门大口呼吸外面的空气。我决定对爸爸说点什么了,我走到爸爸面前,喉咙又堵了,我拿起桌上那杯水,杯里没水了,被爸爸喝了。爸爸说他得跟我说实话,家里没钱了,得卖掉房子。我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因为杯子里的水被爸爸喝光了。

我对朋友说,每个人说一个实话吧。我先说了,我说其实我不懂性方面的知识,我这样说是想引起他们的注意,想成为他们的朋友。一个红衣服朋友跟着说了一个实话,我说不算数,因为他说的是关于别人的,于是他承认他没有跟她玩过转盘游戏,他是故意说她坏话的。

我又开始想她了,我花了一个下午,终于在湖里找到那个玻璃弹珠,我准备还给她。

我去了她家,她爸爸开的门。他说了些什么,我都没有听清楚。我告诉他,我是来还她玻璃弹珠的。他笑笑伸手接过去,然后把它扔进一个玻璃罐里,里面满满的玻璃弹珠,都一模一样,跟我还她的那个彩色玻璃弹珠一模一样。我脑子有点乱。

回到家里,爸爸妈妈正围着什么东西看。原来妹妹的猫回来了,还带回三只小猫。我的妹妹在笑,她长得有点傻,可能想对我说什么,她取下了嘴里的牙套,牙套样式和TAG的一样。此时,时针指向12,魔法消失。我看了看妹妹,我的妹妹,就是TAG。
 
最后编辑: 11 天前
楼主
楼主

红星闪闪

活跃园友
2014-01-13
6,966
2,950
11 天前
我以前也写过一个电影,我找一下。
今晚第一次看法语版魁北克电影,我一字不懂。看完后,我说我戴过牙套,老马指着他老家县志上一张照片说:“我的初恋,同学,那时我十岁。”

我和妹妹是转学来的,到校第一天,我缩在墙角,妹妹也缩在墙角。我说我谁都不认识,妹妹取下牙套(这东西让她没法说话,所以每次说话得先取下牙套),说她也谁都不认识。

“离我远点,因为我认识你!”我对妹妹说。

我的老师是个女的,不漂亮,她问我有没有不会的功课,我说我什么都会。是的,我什么都会,所以我认为那天的测验很简单。但老师很奇怪,偏偏把我叫进办公室,让我看我的测验答卷。我问哪些地方答错了,她说没有对的地方,然后给了我一个零分。

后来老师找同学帮助我学习,那同学是女孩,眼睛漂亮,捋头发的样子也漂亮。我的心跳有点乱,我想我爱上她了。我们一起做作业时,她的手臂碰到我的手指,我一动也不敢动。

我一直在想她。当我枕着手臂躺沙发上时,当我关了灯躺床上时,当我坐校车上时,当我坐饭桌前时,我都在想她。我想有些事情发生了,所以在学校里,她去存衣柜放东西时,我也过去放东西,她去水房喝水时,我也跟着推门进去。但她没有跟我说话,似乎没有事情发生。

学校里有三个穿红衣服的家伙,看上去很酷。我告诉他们我懂性方面的知识,于是我们成为了朋友。

我的一个红衣服朋友似乎不喜欢她,说她喜欢玩转盘游戏,就是她容易上手的意思,我有些失落。另一个朋友说她周日喜欢去滑冰,于是周日我央求妈妈开车带我去滑冰场,她不在那里。我一个人滑了一会儿,后来她来了,再后来我发现那是一个梦。

我想有一件和她相同款式的衣服,但妈妈不给我买。我想要钱自己去买,爸爸说想要钱就得干活自己去赚。但我一直坚持要钱,爸爸说你怎么要个不停啊,我说你给我了,我自然就停了。

于是爸爸拉我在门廊坐下,他问我要多少,我说我的红衣服朋友管他爸爸要了3块,你也给3块吧。爸爸说太少了,我应该要5块。我说是吗,我可以要5块吗。爸爸说当然可以,怎么也得比红衣服朋友多。我说行,那就5块钱。爸爸又问我什么时候要,我说周五或者周日。爸爸说周日不行,那天他有事情,周五可以。我说行,那就周五。

“一切都清楚了,你想在周五得到5块钱?”爸爸看着我,我点点头。

“想要钱就干活自己去赚。”爸爸起身走了。

老师要求每人讲个家庭小故事,这让我有点苦恼,我只好把妹妹的牙套带到教室。我告诉老师和同学,这个牙套很贵、值900块。这个牙套是贵,但实际上买成500块。她手里拿着一个彩色玻璃弹珠,也讲了一个故事。她说玻璃弹珠是她姑妈临死时留给她的,姑妈告诉她:“当你拿起弹珠的时候,我就在弹珠里。”

她讲完后,我的一个红衣服朋友掉了一滴眼泪,老师也眼睛湿了:“你的姑妈没有离开你,她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后来老师把那个玻璃弹珠放进学校的展览室。

我一直想着她,有些烦躁。有一天,我悄悄从展览室偷了那个玻璃弹珠。

妹妹的猫不见了,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妈妈说我很自私,我当然顶嘴了。妈妈很生气,她说我总是管她要这样要那样,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她说以后休想管她要什么东西了。她的话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我回到房间,有些难过。

我和红衣服朋友们在肯德基餐厅看见我爸爸,他在弹琴,还冲我笑。我认为爸爸做这种事情不太好,我想象中的爸爸是一名律师,于是我掉头跑了。

老师在调查玻璃弹珠被偷的事,她捋头发的样子很漂亮。我的红衣服朋友有了一些烦恼,我的烦恼似乎更多一点,妈妈,爸爸,妹妹,朋友,还有她。

我一直想着她。我总是跑进洗手间用水沾湿头发,把它们分成两半,我觉得这样帅点。

我把那个玻璃弹珠扔进湖里。我再不想她了,无论如何。

爸爸买了一大盒肯德基回家,东西放桌上后,他坐门外开始抽烟,他不知道我在家,因为我躲了起来。抽完烟后爸爸走了,我打开那盒肯德基,往上面浇了很多枫糖浆。我不是很饿,但我还是把它们吃完了,然后上床睡了一觉。

我的红衣服朋友问我关于性的问题,于是我问姨妈女人是怎样用手指解决问题的,结果姨妈打电话告诉了妈妈。妈妈接完姨妈电话后,走到我跟前说,如果我想知道这个问题,直接问她,因为她比姨妈大13岁,比姨妈懂事多和早。

我对妈妈说,我为那天说的话抱歉,我为我的要求太多抱歉,我为一切事情抱歉,从此我不会管她要任何东西了,但是我的生日和圣诞除外。说完这些话,我喉咙很干,我喝了很多水。我说实话的时候总是觉得喉咙很干很难受。

爸爸回家了,我想对他说点什么。我看见桌子上有一杯水,我的喉咙有点堵,我打开门大口呼吸外面的空气。我决定对爸爸说点什么了,我走到爸爸面前,喉咙又堵了,我拿起桌上那杯水,杯里没水了,被爸爸喝了。爸爸说他得跟我说实话,家里没钱了,得卖掉房子。我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因为杯子里的水被爸爸喝光了。

我对朋友说,每个人说一个实话吧。我先说了,我说其实我不懂性方面的知识,我这样说是想引起他们的注意,想成为他们的朋友。一个红衣服朋友跟着说了一个实话,我说不算数,因为他说的是关于别人的,于是他承认他没有跟她玩过转盘游戏,他是故意说她坏话的。

我又开始想她了,我花了一个下午,终于在湖里找到那个玻璃弹珠,我准备还给她。

我去了她家,她爸爸开的门。他说了些什么,我都没有听清楚。我告诉他,我是来还她玻璃弹珠的。他笑笑伸手接过去,然后把它扔进一个玻璃罐里,里面满满的玻璃弹珠,都一模一样,跟我还她的那个彩色玻璃弹珠一模一样。我脑子有点乱。

回到家里,爸爸妈妈正围着什么东西看。原来妹妹的猫回来了,还带回三只小猫。我的妹妹在笑,她长得有点傻,可能想对我说什么,她取下了嘴里的牙套,牙套样式和TAG的一样。此时,时针指向12,魔法消失。我看了看妹妹,我的妹妹,就是TAG。
这个留到晚上看
 

tag

活跃园友
2010-03-27
3,839
3,539
11 天前
哈哈,他哥变凡哥了?
终于找到这个旧帖,记得当时霜岳看完这帖,立马说要找影碟重看一遍。


自从家里换了大电视,生活立即丰富起来。昨晚,我们看了两部电视里的电影。

第一部是《Robin Hood》。“听不懂就使劲看哦,我要提问的哦。”老马神秘地说。

我点点头,聚精会神地,果然使劲看到:王子和他女朋友在床单下那个,王子他妈进来了。哗,她揭起床单一角,露出王子和女朋友的脸。因为时间紧迫,所以王子他妈顾不得太多,赶紧对王子谈起国家大事。王子很淘气,他一边嬉皮笑脸,一边用手指刮着舌头,似乎舌头上粘了根什么东西。

老马问:“王子舌头上粘了什么?为什么会有?”

第二部是《the cowboy way》。“听不懂就使劲看哦,我要提问的哦。”老马仍然神秘地说。

我点点头,聚精会神地,果然使劲看到:小牛仔和他女朋友在床上那个,老牛仔咚咚敲门了:“出来一下,我有事说。”

因为他们都是美国人,又是演电影,所以小牛仔拿起一顶牛仔帽,用它一遮下身就出门和老牛仔说起事来。老牛仔越说越兴奋,小牛仔也跟着越说越兴奋,双手又比又划的。

老马问:“有什么异常?”

我说:“一切正常,帽子仍然在原处。”

老马问:“为什么帽子在原处?是什么挂住了它?”
 
楼主
楼主

红星闪闪

活跃园友
2014-01-13
6,966
2,950
10 天前
今晚第一次看法语版魁北克电影,我一字不懂。看完后,我说我戴过牙套,老马指着他老家县志上一张照片说:“我的初恋,同学,那时我十岁。”

我和妹妹是转学来的,到校第一天,我缩在墙角,妹妹也缩在墙角。我说我谁都不认识,妹妹取下牙套(这东西让她没法说话,所以每次说话得先取下牙套),说她也谁都不认识。

“离我远点,因为我认识你!”我对妹妹说。

我的老师是个女的,不漂亮,她问我有没有不会的功课,我说我什么都会。是的,我什么都会,所以我认为那天的测验很简单。但老师很奇怪,偏偏把我叫进办公室,让我看我的测验答卷。我问哪些地方答错了,她说没有对的地方,然后给了我一个零分。

后来老师找同学帮助我学习,那同学是女孩,眼睛漂亮,捋头发的样子也漂亮。我的心跳有点乱,我们一起做作业时,她的手臂碰到我的手指,我一动也不敢动。

我一直在想她。当我枕着手臂躺沙发上时,当我关了灯躺床上时,当我坐校车上时,当我坐饭桌前时,我都在想她。我想有些事情发生了,所以在学校里,她去存衣柜放东西时,我也过去放东西,她去水房喝水时,我也跟着推门进去。但她没有跟我说话,似乎没有事情发生。

学校里有三个穿红衣服的家伙,看上去很酷。我告诉他们我懂性方面的知识,于是我们成为了朋友。

我的一个红衣服朋友似乎不喜欢她,说她喜欢玩转盘游戏,就是她容易上手的意思,我有些失落。另一个朋友说她周日喜欢去滑冰,于是周日我央求妈妈开车带我去滑冰场,她不在那里。我一个人滑了一会儿,后来她来了,再后来我发现那是一个梦。

我想有一件和她相同款式的衣服,但妈妈不给我买。我想要钱自己去买,爸爸说想要钱就得干活自己去赚。但我一直坚持要钱,爸爸说你怎么要个不停啊,我说你给我了,我自然就停了。

于是爸爸拉我在门廊坐下,他问我要多少,我说我的红衣服朋友管他爸爸要了3块,你也给3块吧。爸爸说太少了,我应该要5块。我说是吗,我可以要5块吗。爸爸说当然可以,怎么也得比红衣服朋友多。我说行,那就5块钱。爸爸又问我什么时候要,我说周五或者周日。爸爸说周日不行,那天他有事情,周五可以。我说行,那就周五。

“一切都清楚了,你想在周五得到5块钱?”爸爸看着我,我点点头。

“想要钱就干活自己去赚。”爸爸起身走了。

老师要求每人讲个家庭小故事,这让我有点苦恼,我只好把妹妹的牙套带到教室。我告诉老师和同学,这个牙套很贵、值900块。这个牙套是贵,但实际上买成500块。她手里拿着一个彩色玻璃弹珠,也讲了一个故事。她说玻璃弹珠是她姑妈临死时留给她的,姑妈告诉她:“当你拿起弹珠的时候,我就在弹珠里。”

她讲完后,我的一个红衣服朋友掉了一滴眼泪,老师也眼睛湿了:“你的姑妈没有离开你,她一直陪伴在你身边。”后来老师把那个玻璃弹珠放进学校的展览室。

我一直想着她,有些烦躁。有一天,我悄悄从展览室偷了那个玻璃弹珠。

妹妹的猫不见了,我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妈妈说我很自私,我当然顶嘴了。妈妈很生气,她说我总是管她要这样要那样,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她说以后休想管她要什么东西了。她的话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我回到房间,有些难过。

我和红衣服朋友们在肯德基餐厅看见我爸爸,他在弹琴,还冲我笑。我认为爸爸做这种事情不太好,我想象中的爸爸是一名律师,于是我掉头跑了。

老师在调查玻璃弹珠被偷的事,她捋头发的样子很漂亮。我的红衣服朋友有了一些烦恼,我的烦恼似乎更多一点,妈妈,爸爸,妹妹,朋友,还有她。

我一直想着她。我总是跑进洗手间用水沾湿头发,把它们分成两半,我觉得这样帅点。

我把那个玻璃弹珠扔进湖里。我再不想她了,无论如何。

爸爸买了一大盒肯德基回家,东西放桌上后,他坐门外开始抽烟,他不知道我在家,因为我躲了起来。抽完烟后爸爸走了,我打开那盒肯德基,往上面浇了很多枫糖浆。我不是很饿,但我还是把它们吃完了,然后上床睡了一觉。

我的红衣服朋友问我关于性的问题,于是我问姨妈女人是怎样用手指解决问题的,结果姨妈打电话告诉了妈妈。妈妈接完姨妈电话后,走到我跟前说,如果我想知道这个问题,直接问她,因为她比姨妈大13岁,比姨妈懂事多和早。

我对妈妈说,我为那天说的话抱歉,我为我的要求太多抱歉,我为一切事情抱歉,从此我不会管她要任何东西了,但是我的生日和圣诞除外。说完这些话,我喉咙很干,我喝了很多水。我说实话的时候总是觉得喉咙很干很难受。

爸爸回家了,我想对他说点什么。我看见桌子上有一杯水,我的喉咙有点堵,我打开门大口呼吸外面的空气。我决定对爸爸说点什么了,我走到爸爸面前,喉咙又堵了,我拿起桌上那杯水,杯里没水了,被爸爸喝了。爸爸说他得跟我说实话,家里没钱了,得卖掉房子。我什么都没能说出来,因为杯子里的水被爸爸喝光了。

我对朋友说,每个人说一个实话吧。我先说了,我说其实我不懂性方面的知识,我这样说是想引起他们的注意,想成为他们的朋友。一个红衣服朋友跟着说了一个实话,我说不算数,因为他说的是关于别人的,于是他承认他没有跟她玩过转盘游戏,他是故意说她坏话的。

我又开始想她了,我花了一个下午,终于在湖里找到那个玻璃弹珠,我准备还给她。

我去了她家,她爸爸开的门。他说了些什么,我都没有听清楚。我告诉他,我是来还她玻璃弹珠的。他笑笑伸手接过去,然后把它扔进一个玻璃罐里,里面满满的玻璃弹珠,都一模一样,跟我还她的那个彩色玻璃弹珠一模一样。我脑子有点乱。

回到家里,爸爸妈妈正围着什么东西看。原来妹妹的猫回来了,还带回三只小猫。我的妹妹在笑,她长得有点傻,可能想对我说什么,她取下了嘴里的牙套,牙套样式和TAG的一样。此时,时针指向12,魔法消失。我看了看妹妹,我的妹妹,就是TAG。
这还真的是个电影脚本,碰到好编剧、导演就可以熠熠生辉。可能还需要个能把剧情推到高巢的构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