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论坛

那些被美剧勾引出来的往事:种蓖麻

原文链接:https://forum.iask.ca/threads/765647/

frontenac : 2015-08-01#1
前阵子因为撒哥提到,看 breaking bad, 有一集,walter和pinkman要弄死土哥,walter说,用ricin,俺是在netflix 上看的,听到没反应出来这是啥,本来,这也不在俺词汇库里,接着walter拿出几个豆豆说,用这个提取,顺带还讲了个历史有名间谍杀人案。

俺一看那豆豆就雷到了,这不就是当年,当年我小学时候,学校让种的蓖麻籽么?

椭圆的小豆豆,比黄豆大,比蚕豆小,光滑圆润的表面,玳瑁一样的花纹,月光一样的色泽,就这样穿过几十年的岁月,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

记得我刚上小学,每个星期三下午,都没课,属于课外活动。

老师有时候组织些跑步,手工啥的,有时候纯粹就是在操场上瞎疯,有一次,是全校给校办瓶盖厂加工瓶盖,就是把圆圆的胶垫对捻这,放进压好的金属瓶盖里,我记得当时整个教室都是瓶盖,跟电影木乃伊里面密密麻麻的尸虫一样,铺天盖地,源源不断,络绎不绝。我们机械的从右边到桶里拿出盖子,装上胶垫,放左边的桶里,井然有序,比流水线上的工人还麻利。虽然是枯燥而机械的操作,但我却满心欢喜,心花怒放。因为那时刻,我觉得自己“有用”了,在那个小小的年纪,我天生的认为,有用,就是幸福。

对于我来说,坐在板凳上听老师讲解拼音,在米字格里一遍又一遍的抄写,闭着眼睛做眼保健操,反复的背诵课文,这些东西,不能显示我有用,加工瓶盖,就是有用,觉得自己有用,就开心,小时候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一眼见底。

一个星期三下午,老师拿了个布袋子,说这是蓖麻籽,提炼出来的油,可以做成飞机的润滑油,可以建设祖国,大家拿回去种,秋天上交给国家。让家里有条件种,也愿意种的,排队领种子。

飞机,润滑油,建设祖国,是大人才做的事情,是电影里才看到的事情,它和我们尘土飞扬的操场,堆满瓶盖的教室,流着鼻涕,别着手帕的小身板如此的格格不入。那么神圣而非同凡响,它从天而降,闪闪发光,比太阳还耀眼,每个人的血都因此沸腾起来,一溜的长队,一张张小脸像一朵朵盛开的花,个个都跟打鸡血一样讲话特大声。

我从小就有一种特质,这种特质保留至今,基本上,如果要排队,我就排最后的,如果要照相,我就是站最边那个,那天一说排队,大家就开始组队,俺不出意外,又给整末尾去了,我看着老师手里的袋子,突然担心起来,会不会没发到我,就发光了啊。这样一担心,立马觉得阳光异常躁热,太阳变成一个硕大的火球,垂直的悬挂在我头顶上,大约是知了吧,叫声跟粉笔垂直划过黑板一样尖厉,我全身汗津津的,一缕头发帖在脸上,远远的,死死的盯着老师,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掏那个袋子。

一个人三颗,10个人30颗,100个人300颗,我飞快的心算着,每次老师一掏,我的心就咯噔一下,老师的手像在放风筝,我的心随着她的手一上一下的起落。
天见可怜,这个上上下下漂浮的心,终于在拿到3颗蓖麻籽的时候,落地了。

三颗蓖麻籽,仿佛带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从它们接触到我手板那一刻,就电光火石般,从神经末梢直接传导大脑,沿途带着霹雳扒拉的火花。我的眼神,充满憧憬和快乐,这是看见了幸福在前方的人的眼睛。

天上飞的飞机,用的将会是我种的蓖麻生产的润滑油,这是多么了不起,多么伟大,多么的非比寻常。

那天回家路上,汗湿的手里捏着3粒蓖麻籽,我像偷吃了仙丹的嫦娥,整个人,没了地心引力的约束,腿上好像装了弹簧,一种微醺的状态,我走过中山西路,走过中山东路,走过水街,后街,走回家,一路和张家,李家,大小婆家,董家院子的人打招呼,董家的紫荆花在开,云团一样美丽,幼儿园大院大片的吊钟花挂在围墙上,蜜蜂在嗡嗡的飞,空气里,都是蜜糖的气息。

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幸福是多么的容易,除了当时年纪小,很傻很天真以外,更大的可能是,在精神和物质都匮乏的年代,我们的生活,可能比飞机更需要润滑吧。

我住在一个大杂院,院子我家屋后有个花坛,也就是几级台阶,一个平台,我在上面种了一些花,那是一种浅红的小花,花茎细长优雅,总在傍晚开放,我回到家,毫不犹豫的拔了,把3颗蓖麻种子种下去。

然后,浇水,一日看三回,30回,甚至半夜也看。

过2天以后,我把它们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

再过两天以后,我又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就是涨大了。如此几番,我开始做梦。

梦中,我的蓖麻发芽了,嫩黄的叶子跟小鸭子的绒毛一样娇嫩。

但我的种子自始至终没有发芽,一周以后,它们直接裂开成两半,然后烂了臭了。

蓖麻籽烂掉,这事让我觉得既恐慌又不吉祥。

我一直认为,一个种子,种下去,就会发芽,发芽了就会长大,长大了就会开花结果,这一切是顺理成章的,不然,你不能叫种子。

原来没什么事情是打包票的,原来种子爱发芽它就发芽,不爱发芽,它就不发,它才不管我高不高兴,也不管你飞机有没有润滑油。

到交蓖麻籽的时候,别人都是满满一大袋子,沉地和小山一样,我两手空空,别人怎么才会相信,我的就愣没发芽?就好像,别人怎么才会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河水往山上奔流。。

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这事太严重了,这个世界,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吗?

同学们开始谈论他们的蓖麻苗,我硬着头皮也开始谈论。

在我的口中,在我脑海里,我的蓖麻籽像科教片里展示植物怎么生根发芽一样,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连放,它们在地里涨大,探芽,破土而出,生机勃勃,迅速的生长,越长越高,枝繁叶茂,它的叶子,像波浪,像水草,像杨丽萍的手,在风中一会儿摆向这边,一会摆向那边, 阳光下,一会儿沙拉拉作响,一会儿静止般的沉思。。

一颗蓖麻树,这是活在长在我脑子里的蓖麻树。

我一直没有想像它怎么开花结果,因为,它还没来得及开花,同学们就不再谈论它了,没有人再谈论它了。

我在春天万分沮丧,夏天惶惶然,觉得秋天的时候得去自杀,突然间,没有人谈论它了。

老师也不提谁来收蓖麻籽,怎么交给国家,大家好像约好一样,没人再提这个事情,整个小学,好像人人得了健忘症,全然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那年,我们突然有好多蓖麻籽做玩具,女同学串成项链手链,或者拿来玩丢包抓豆,男同学拿来做子弹,或者切开,在笔盒上拼命的擦。。

从没有人和我们说过这有毒,不能吃,也没人吃,也没听说谁吃死,吃病了。

这个事现在看起来,多么的匪夷所思,可是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

每个人都这样,顺从配合,当一件事被提倡,被流行的时候,大家都很兴高采烈欢天喜地的参与,争先恐后。而当这个风潮过去以后,又可以彻底失忆,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比如,也是小学的时候,突然说要搞小发明,城市里每一个小学都搞,我们三个五个同学分成一组,开始天马行空,绞尽脑汁,同学们上缴的五花八门傻的冒泡的发明堆了一教室,然后,突然,没人再提了,我们学校不提,别的学校也不提,我们也无所谓,过了,再欢天喜地的投入下一场欢乐。

大人就更不消说了,挖防空洞,打鸡血,养红茶菌,台风一样刮过来,台风过后,收拾下烂摊子,等待下一场。。。

2015年,当我在breaking bad再次看到蓖麻籽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些凌乱的往事,老公在玩手机,我随口问他,小时候,你们学校让你种过蓖麻吗?老公说,没有。

我一下惊奇起来,转天,我到公司,问了公司里年龄与我相仿的中国同事,都说没有。。

我一下迷糊起来,王小波写过一篇影射64的文章,寻找无双,书里,王仙客到长安去找他很多年看没见的表妹,未婚妻。所有的人,都一口咬定,从来没有过无双这个人,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无双被不存在,这个我可以理解,人们总是想法设法回避他们不愿意面对的东西。

可是蓖麻籽这个事情,无伤大雅,现在看来,毫无意义,但却趣味了我的童年,我的童年,就是由一串又一串无意义却有趣的事情,串联起来的,怎么也坠入了时间黑洞呢?

我开始怀疑,所有一切都是存在于我幻想当中,因为我这个人爱胡思乱想,比如前两天还幻想着我中了649, 想着想着,常常分不清现实幻觉,于是我在微信里问我姐姐。

我姐姐和我从小关系就很奇特,我们的关系如同水星和冥王星,属于同一个家庭,但距离遥远,各有自己的轨道转速和春夏秋冬。但是,我姐姐和我,去的是同一个小学,而且她只比我高一年级。
如果我种过蓖麻,她肯定也种过。

没有,姐姐很明确的说,从来没有,没有这回事。

我在网上查,能查到的,都是50,60年代,有人说学校让种过蓖麻。这完全不是我读小学的年代。

我这个人从小爱灵魂出窍,我想过我会九阴白骨爪,抓死坐我背后的那个上海男生,也想过我会飞檐走壁,去偷李家院子的无花果,可我从未想过穿越,即便是想穿越,我也不会想到要穿越到50,60年代。

我想是个人,都不会想穿越到50,60年代的中国,这危险系数,未免太大。

于是,我站在记忆的风口,茫然四顾。

这事对于我实在怪异,本来我想打下来,上网问问,结果,刹不住车,从昨天写到今天,一下写的老长。。。。

时间能让一切面目全非,也会让人记忆移位,智商减退,据说人要开始老年痴呆的时候,就会唠唠叨叨,我估计我也快了。

Winniexr : 2015-08-01#2
写得很好!
见过蓖麻,现在好像消失了。

luckybearyang : 2015-08-01#3
我读小学那会也有过这个活动,也是支持国家飞机。 往事如烟啊。

卡城西北 : 2015-08-01#4
文章写得好。我小时候,是70年代,家在安徽小三线,学校里也让种蓖麻子,说是润滑油什么的。其实植物油容易氧化,所以很早很早以前,机械润滑油就不用植物油了。后来飞机或车用引擎多用矿物油,再后来都是合成油了。

lylylxj : 2015-08-01#5
文笔太好了!这个我种过,也是小学,70年代末,黑白花纹的,和一种青蛙同色。

john56 : 2015-08-01#6
好像是有这么个东西,80后。

luf_7_6 : 2015-08-01#7
小时候玩航模的时候,蓖麻油是极其重要的的材料,橡筋动力涂上它,立刻动力贮存释放100%,内燃机更是必备的,20%的比例直接添加到甲纯燃料里,这个现在仍然在用,我在11年的时候还买过。

happyv : 2015-08-01#8
芳姐你逻辑要重练,蓖麻无毒,从蓖麻提炼的蛋白有毒,伟哥还是从西瓜提炼的,但吃西瓜会排尿,不能壮阳

小和尚 : 2015-08-01#9
楼主小芳的经历,和我的几乎一模一样,也是每个学生发几粒到家里发芽,放在温水里,记得当时控制水温也是很尽心尽力的。

蓖麻籽上像芝麻那么小的芽头在几天内膨胀,但没等小叶子出来,就烂了。

我们同学都是住楼房,终究有几个成功发芽的同学,就种在学校平房的边上。

上海市郊的小学,校园的面积大约有四十亩,教室八个连成一排,军营似的,

长百米的平房,一共有六排,中间除了活动空地,还有的就是种蓖麻的开垦田。

暑假的时候,去浇水,看着蓖麻树一点点长大,长到甚至比教室的窗还高,蓖麻籽的果实体从小变大,再一点点变老,变干,

那时就能钻到蓖麻地里采叶子玩,蓖麻籽的叶子形状是一个长柄加上七个指头般的鸭掌形状叶面,

我们把叶面撕去,就留下J形状的茎,然后勾在手指上,顺时针甩,就像飞机螺旋桨,这样也能玩好一阵。

最后,暑假结束,大家去采收,果实体剥粒,然后交到老师那里,就完了,我母亲是教师,所以放学后能到办公室玩,

我发现最后老师收上来的蓖麻籽就一直放着,也没交上去,大概是等来年新生来了,再发给他们吧,

男生把蓖麻破开,用里面白色的油脂涂抹铅笔盒,削铅笔的刀,还有卷笔刀片,也和小芳描述的一样。

我也曾经舔尝过,觉得很不好,就吐掉了。

happyv : 2015-08-01#10
楼主小芳的经历,和我的几乎一模一样,也是每个学生发几粒到家里发芽,放在温水里,

蓖麻籽上像芝麻那么小的芽头在几天内膨胀,但没等小叶子出来,就烂了。

我们同学都是住楼房,终究有几个成功发芽的同学,就种在学校平房的边上。

上海市郊的小学,校园的面积大约有四十亩,教室八个连成一排,军营似的,

长百米的平房,一共有六排,中间除了活动空地,还有的就是种蓖麻的开垦田。

暑假的时候,去浇水,看着蓖麻一点点长大,蓖麻籽的果实体一点点变老,变干,

那时就能采叶子玩,蓖麻籽的叶子形状是一个长柄加上七个指头般的鸭掌形状叶面,

我们把叶面撕去,就留下J形状的茎,然后勾在手指上,顺时针甩,就像飞机螺旋桨,这样也能玩好一阵。

最后,暑假结束,大家去采收,果实体剥粒,然后交到老师那里,就完了,我母亲是教师,所以放学后能到办公室玩,

我发现最后老师收上来的蓖麻籽就一直放着,也没交上去,大概是等来年新生来了,再发给他们吧。

男生把蓖麻破开,用里面白色的油脂涂抹铅笔盒,也和小芳描述的一样。

你小时候也吃过苦,令人惊叹

小和尚 : 2015-08-01#11
你小时候也吃过苦,令人惊叹
小时候,我家是八瓦的细小日光灯,吊在房间中央,读书不容易看清,
所以就到这个小学的办公室去温课,那里有40瓦的大日光灯,最重要的还有一台录音机,
这个小学以前是坟地,一般人晚上不太敢去,
有一次我听到拖鞋声,踢踏踢踏,挺怕人的,屏住呼吸,过了好久,才松口气。

现在想想,为什么当年没买台灯,当时父母工资加起来只有90元,一家四口,
如果用电多了几元,用水多了几元,经济就很紧张了。

卡城西北 : 2015-08-01#12
小时候玩航模的时候,蓖麻油是极其重要的的材料,橡筋动力涂上它,立刻动力贮存释放100%,内燃机更是必备的,20%的比例直接添加到甲纯燃料里,这个现在仍然在用,我在11年的时候还买过。
对,航模发动机也是我唯一知道的用蓖麻油的地方。

青色 : 2015-08-01#13
小时候,我家是八瓦的细小日光灯,吊在房间中央,读书不容易看清,
所以就到这个小学的办公室去温课,那里有40瓦的大日光灯,最重要的还有一台录音机,
这个小学以前是坟地,一般人晚上不太敢去,
有一次我听到拖鞋声,踢踏踢踏,挺怕人的,屏住呼吸,过了好久,才松口气。

现在想想,为什么当年没买台灯,当时父母工资加起来只有90元,一家四口,
如果用电多了几元,用水多了几元,经济就很紧张了。
我家灶劈干用过3支光的:wdb17:

小和尚 : 2015-08-01#14
我家灶劈干用过3支光的:wdb17:
当时称为蜡烛灯,是垂直的。

桃李满深圳 : 2015-08-01#15
小芳这文笔,真给咱理科生争气!

小和尚 : 2015-08-01#16
小芳这文笔,真给咱理科生争气!
坐等强尼代表文科生来摆擂台。

青色 : 2015-08-01#17
你代表啥?卖膏的?:wdb6:
坐等强尼代表文科生来摆擂台。

小和尚 : 2015-08-01#18
你代表啥?卖膏的?:wdb6:
评委

话说强尼政论一篇篇,好奇他的回忆文章。

青色 : 2015-08-01#19
评委

话说强尼政论一篇篇,好奇他的回忆文章。
5分之间不流行比,你还是选一个5毛呗:wdb6:
不然,你行你上!

DancingElf : 2015-08-01#20
写得真好!

我只清楚地记得,80年代中期我跟着我妈搬到学校大院住的时候,那时厨房是一排平房,每间厨房后面有一小块地,我家厨房后面的地就种着一棵蓖麻。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这种植物。

小和尚 : 2015-08-01#21
5分之间不流行比,你还是选一个5毛呗:wdb6:
不然,你行你上!
只论文理,不论出处。

frontenac : 2015-08-01#22
芳姐你逻辑要重练,蓖麻无毒,从蓖麻提炼的蛋白有毒,伟哥还是从西瓜提炼的,但吃西瓜会排尿,不能壮阳
你这个应该是不正确的。。

我因为查有没有人种蓖麻的缘故,放狗搜过,意外看到很多人都说有吃蓖麻籽中毒的经历,大多数都是胃肠道症状。

至于啥伟哥是西瓜提炼,不能理解。。西地那非就是西药,说它原来是心血管药,还有根据。。

frontenac : 2015-08-01#23
楼主小芳的经历,和我的几乎一模一样,也是每个学生发几粒到家里发芽,放在温水里,记得当时控制水温也是很尽心尽力的。

蓖麻籽上像芝麻那么小的芽头在几天内膨胀,但没等小叶子出来,就烂了。

我们同学都是住楼房,终究有几个成功发芽的同学,就种在学校平房的边上。

上海市郊的小学,校园的面积大约有四十亩,教室八个连成一排,军营似的,

长百米的平房,一共有六排,中间除了活动空地,还有的就是种蓖麻的开垦田。

暑假的时候,去浇水,看着蓖麻树一点点长大,长到甚至比教室的窗还高,蓖麻籽的果实体从小变大,再一点点变老,变干,

那时就能钻到蓖麻地里采叶子玩,蓖麻籽的叶子形状是一个长柄加上七个指头般的鸭掌形状叶面,

我们把叶面撕去,就留下J形状的茎,然后勾在手指上,顺时针甩,就像飞机螺旋桨,这样也能玩好一阵。

最后,暑假结束,大家去采收,果实体剥粒,然后交到老师那里,就完了,我母亲是教师,所以放学后能到办公室玩,

我发现最后老师收上来的蓖麻籽就一直放着,也没交上去,大概是等来年新生来了,再发给他们吧,

男生把蓖麻破开,用里面白色的油脂涂抹铅笔盒,削铅笔的刀,还有卷笔刀片,也和小芳描述的一样。

我也曾经舔尝过,觉得很不好,就吐掉了。

谢谢小和尚,俺一直以为是因为我刨来刨去,导致它不发芽的,这么多年,一直这样认为的,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不好育种啊。。

终于有一个,和我小时候经历一模一样的了。。

唯一疑惑是,你上小学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我们咋干一样的事啊。。。

frontenac : 2015-08-01#24
你小时候也吃过苦,令人惊叹
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哪里吃苦了。。。

这怜香惜玉,真是不需要理由啊。

DancingElf : 2015-08-01#25
谢谢小和尚,俺一直以为是因为我刨来刨去,导致它不发芽的,这么多年,一直这样认为的,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不好育种啊。。

终于有一个,和我小时候经历一模一样的了。。

唯一疑惑是,你上小学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我们咋干一样的事啊。。。
穿越?重生?

frontenac : 2015-08-01#26
小时候,我家是八瓦的细小日光灯,吊在房间中央,读书不容易看清,
所以就到这个小学的办公室去温课,那里有40瓦的大日光灯,最重要的还有一台录音机,
这个小学以前是坟地,一般人晚上不太敢去,
有一次我听到拖鞋声,踢踏踢踏,挺怕人的,屏住呼吸,过了好久,才松口气。

现在想想,为什么当年没买台灯,当时父母工资加起来只有90元,一家四口,
如果用电多了几元,用水多了几元,经济就很紧张了。
俺怎么觉得90元已经很多了。。。

我家长期用的是25瓦的白炽灯,看东西也不清楚,但很奇怪的,眼睛没坏。。

frontenac : 2015-08-01#27
穿越?重生?
哈哈,我文章里已经说过啦,我大可能玩穿越的。。。。

重生是啥概念?像古今大战秦俑情那样的?重生木有原来的记忆了的吧,比如冬儿。。

DancingElf : 2015-08-01#28
哈哈,我文章里已经说过啦,我大可能玩穿越的。。。。

重生是啥概念?像古今大战秦俑情那样的?重生木有原来的记忆了的吧,比如冬儿。。
冬儿那是转世,没有原来的记忆了。其实有没有灵魂转世都没有意义的,没有前世的记忆那就是另外一个人了。重生是带有原来的全部记忆的。

frontenac : 2015-08-01#29
冬儿那是转世,没有原来的记忆了。其实有没有灵魂转世都没有意义的,没有前世的记忆那就是另外一个人了。重生是带有原来的全部记忆的。
晕死,这么复杂。。

你一定很爱看这类书吧。。。

DancingElf : 2015-08-01#30
晕死,这么复杂。。

你一定很爱看这类书吧。。。
不爱看,以前坐火车上班时无聊看过几本。现在改开车上班了,都没有看书的时间了。

国内晋江等小说网站都有题材分类的,穿越文,重生文,种田文,宅斗,宫斗,等等。种田和宅斗的基本都臭且长,我努力了很久都看不完一本。

frontenac : 2015-08-01#31
不爱看,以前坐火车上班时无聊看过几本。现在改开车上班了,都没有看书的时间了。

国内晋江等小说网站都有题材分类的,穿越文,重生文,种田文,宅斗,宫斗,等等。种田和宅斗的基本都臭且长,我努力了很久都看不完一本。
这个晋江听说过,分类居然如此细致了啊。。

你说的种田,宅斗,俺居然不知道啥意思,我看别人老在说回流,你说我回流还有啥意思,啥都跟不上了啊。

DancingElf : 2015-08-01#32
这个晋江听说过,分类居然如此细致了啊。。

你说的种田,宅斗,俺居然不知道啥意思,我看别人老在说回流,你说我回流还有啥意思,啥都跟不上了啊。
对呀,所以我时时会看一下国内流行的小说电视剧啥的,保持与时俱进。

“早期的种田文是指在架空、玄幻、异世等类型的小说中,主角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和人脉,在此基础上一步步发展农业、经济、军事、政治制度的过程,并以经济建设、科技发展、内政经营为主,以经济优势、科技优势推倒对手。在此期间,主角不会与其他势力发生明显冲突和战争,等强大之后再征服天下。
后期的种田文则更偏向字面意思,又称家长里短文,一般指以古代封建社会为背景的,或近现代科技不发达时期,描写小人物的家长里短,平淡生活琐事,更注重突出细节及人物心理描写。”

宅斗就是写古时候大家庭里的斗争了,和宫斗一个意思。 不过一个是管家,一个是争宠。

但是国内年轻人的思想我是没办法理解的了,我有时候看天涯网站,觉得回流的话,孩子的三观很可能就毁了。计划生育政策造就的独生子女阶层,还有这十年来的经济腾飞所带来的享乐思想,基本上毁了一代年青人。现在的年青人啃老啃得理所当然,婚嫁就在那里算计双方父母付出多少,是不是匹配。进而都不肯生育多一个孩子,现在一个家庭连容纳多一个孩子的空间都很困难了。生孩子的话也是指望老人带,说不带孩子就不要指望以后养老。诸如此类。我也不知道我了解的是不是片面,但看上去都是类似的帖子。我对国内的未来一点不乐观。

frontenac : 2015-08-01#33
对呀,所以我时时会看一下国内流行的小说电视剧啥的,保持与时俱进。

“早期的种田文是指在架空、玄幻、异世等类型的小说中,主角建立自己的根据地和人脉,在此基础上一步步发展农业、经济、军事、政治制度的过程,并以经济建设、科技发展、内政经营为主,以经济优势、科技优势推倒对手。在此期间,主角不会与其他势力发生明显冲突和战争,等强大之后再征服天下。
后期的种田文则更偏向字面意思,又称家长里短文,一般指以古代封建社会为背景的,或近现代科技不发达时期,描写小人物的家长里短,平淡生活琐事,更注重突出细节及人物心理描写。”

宅斗就是写古时候大家庭里的斗争了,和宫斗一个意思。 不过一个是管家,一个是争宠。

但是国内年轻人的思想我是没办法理解的了,我有时候看天涯网站,觉得回流的话,孩子的三观很可能就毁了。计划生育政策造就的独生子女阶层,还有这十年来的经济腾飞所带来的享乐思想,基本上毁了一代年青人。现在的年青人啃老啃得理所当然,婚嫁就在那里算计双方父母付出多少,是不是匹配。进而都不肯生育多一个孩子,现在一个家庭连容纳多一个孩子的空间都很困难了。生孩子的话也是指望老人带,说不带孩子就不要指望以后养老。诸如此类。我也不知道我了解的是不是片面,但看上去都是类似的帖子。我对国内的未来一点不乐观。
谢谢这么详细解释。。。

还好这类剧情的,俺不大感兴趣,不知道也就算了。。

天涯好几年不去了,主要是不好玩了,然后估计我们真的老了,三观和那些小孩真的不一样。

最典型上来痛说的是,结婚要彩礼聘金不遂,家长帮买婚房不顺,没出钱也要婚房加名字不顺,婚后带孩子不顺。。对方的爹娘永远是欠他(她)的。

国内剧看过一些,其实真开始看,也会给一把拉下去,但看完会觉得,擦,太狗血,太缓慢,太浪费时间了。

DancingElf : 2015-08-01#34
谢谢这么详细解释。。。

还好这类剧情的,俺不大感兴趣,不知道也就算了。。

天涯好几年不去了,主要是不好玩了,然后估计我们真的老了,三观和那些小孩真的不一样。

最典型上来痛说的是,结婚要彩礼聘金不遂,家长帮买婚房不顺,没出钱也要婚房加名字不顺,婚后带孩子不顺。。对方的爹娘永远是欠他(她)的。

国内剧看过一些,其实真开始看,也会给一把拉下去,但看完会觉得,擦,太狗血,太缓慢,太浪费时间了。
电视我也就一两年看一两部这个节奏,都是挑不长的口碑比较好的看。

天涯现在就主要在吵生二胎这个事儿,现在不是有传政策要放开吗。不过就网上看,是不要生的居多。什么一男一女的,女孩会很悲催,没有足够的嫁妆以后择偶受限;两个男孩压力大,以后要负担婚房;两个女孩在中国这么重男轻女的国度里不是很悲催吗。。。好吧,那还有什么组合啊?现在的父母都是独生子女,一个孩子都吃不消,都要推给老人,两个孩子更是要了命了。还说什么独生子女以后父母的都是自己的,非独生以后分家产才有的吵。总之,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的思想啊,我理解不了。

在国外不管怎么说,不是在短短的二三十年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价值观倒是一直都很稳定的,一个家庭里两三代人的价值观基本上都是一致的。看看他们吵的那些破事,我觉得在国内生活,家长里短还真是够烦的。

小和尚 : 2015-08-02#35
谢谢小和尚,俺一直以为是因为我刨来刨去,导致它不发芽的,这么多年,一直这样认为的,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不好育种啊。。

终于有一个,和我小时候经历一模一样的了。。

唯一疑惑是,你上小学的时候我还没出生呢,我们咋干一样的事啊。。。
看我家阿姨育种,用纱布,就不会太湿或者太干,
向上的小叶子不能长期浸在水里,要有空气,而向下的根须,则需要一定的湿度。
要掌握这种平衡,就不能长期浸水,用纱布,或者保水性好的育种土壤,
如果经常刨出来,根叶上下颠倒,也无法顺利育苗。
103蓖麻種子.jpg

2015_HULU-L_3.jpg

CCC2009 : 2015-08-02#36
小时候玩航模的时候,蓖麻油是极其重要的的材料,橡筋动力涂上它,立刻动力贮存释放100%,内燃机更是必备的,20%的比例直接添加到甲纯燃料里,这个现在仍然在用,我在11年的时候还买过。
我也玩过航模一年在学校,可没用蓖麻油。
蓖麻是不是用来做麻绳的植物?
曾以为蓖麻和大麻是同一种植物。

sabre : 2015-08-02#37
我有印象, 种蓖麻,
文章的亮点, 收了蓖麻, 没人提, 没人问, 好像春天的激情从来没发生一样, 真正的只管耕耘, 只管过程,
看来指望楼主培育七心海棠, 是没希望的了,

sabre : 2015-08-02#38
只论文理,不论出处。
不太同意这个说法, 我觉得, 不论干什么, 就算是论坛扯淡, 也要靠谱, 讲究理性, 推理,
同时, 也要容许想象插上美丽的翅膀,
至于大学短短的几年, 学过什么专业, 不能做根据, 也不是限制自己的理由,

fwang610 : 2015-08-02#39
小时候种过蓖麻,女同学缝个布兜放里面擦桌子。有一次看了一个新闻,说香港警方破获学生在家种蓖麻抽,说有大麻功效,瞬间各种后悔,小时候可是唾手可得啊,还冒风险偷家里烟抽干嘛?

frontenac : 2015-08-02#40
看我家阿姨育种,用纱布,就不会太湿或者太干,
向上的小叶子不能长期浸在水里,要有空气,而向下的根须,则需要一定的湿度。
要掌握这种平衡,就不能长期浸水,用纱布,或者保水性好的育种土壤,
如果经常刨出来,根叶上下颠倒,也无法顺利育苗。
浏览附件398189

浏览附件398190

谢谢啦,这样的图都能找到,跟教科书一样,不是你自己做的吧,真是厉害。。。

frontenac : 2015-08-02#41
我有印象, 种蓖麻,
文章的亮点, 收了蓖麻, 没人提, 没人问, 好像春天的激情从来没发生一样, 真正的只管耕耘, 只管过程,
看来指望楼主培育七心海棠, 是没希望的了,
哈哈,我还真想到过七心海棠呢。。
话说我的蓖麻没种成,信心大受打击,一两年以后,才又开始种东西,种的是文竹,就是那种小小的,绿荫如盖那种。。。

一直养的不错,然后有一天半夜,我挑灯夜看《飞狐外传》,看到程灵素的七心海棠是用酒养的,突然心血来潮,想也用酒来养我的文竹,不定会养出啥旷世奇葩,当时已经过12点了,院子里黑漆漆的,我先摸去公共厨房找到爷爷的白酒,在摸到天井找到我的文竹,倒了半瓶下去。。

第二天,文竹叶子就黄了,没几天,就死了。。

还好金老爷子开恩写的七心海棠是用酒养的,这要是写用人血养的,只怕死的就是俺,而不是文竹了。。

此后几十年,都没再种过东西。。。

frontenac : 2015-08-02#42
已获得Winniexr的赞。。。

樱桃????

可好??

Winniexr : 2015-08-02#43
哈哈,我还真想到过七心海棠呢。。
话说我的蓖麻没种成,信心大受打击,一两年以后,才又开始种东西,种的是文竹,就是那种小小的,绿荫如盖那种。。。

一直养的不错,然后有一天半夜,我挑灯夜看《飞狐外传》,看到程灵素的七心海棠是用酒养的,突然心血来潮,想也用酒来养我的文竹,不定会养出啥旷世奇葩,当时已经过12点了,院子里黑漆漆的,我先摸去公共厨房找到爷爷的白酒,在摸到天井找到我的文竹,倒了半瓶下去。。

第二天,文竹叶子就黄了,没几天,就死了。。

还好金老爷子开恩写的七心海棠是用酒养的,这样是写用人血养的,只怕死的就是俺,而不是文竹了。。

此后几十年,都没再种过东西。。。
文竹好像广东人种的多,放在小花盆里;
窗台或书桌都可以放一小盆。

CCOYYOTEE : 2015-08-02#44
哈哈,我还真想到过七心海棠呢。。
话说我的蓖麻没种成,信心大受打击,一两年以后,才又开始种东西,种的是文竹,就是那种小小的,绿荫如盖那种。。。

一直养的不错,然后有一天半夜,我挑灯夜看《飞狐外传》,看到程灵素的七心海棠是用酒养的,突然心血来潮,想也用酒来养我的文竹,不定会养出啥旷世奇葩,当时已经过12点了,院子里黑漆漆的,我先摸去公共厨房找到爷爷的白酒,在摸到天井找到我的文竹,倒了半瓶下去。。

第二天,文竹叶子就黄了,没几天,就死了。。

还好金老爷子开恩写的七心海棠是用酒养的,这要是写用人血养的,只怕死的就是俺,而不是文竹了。。

此后几十年,都没再种过东西。。。
哈哈,忽悠小和尚的。小和尚要是酸洗配比失当就宫了。

青色 : 2015-08-02#45
哈哈,我还真想到过七心海棠呢。。
话说我的蓖麻没种成,信心大受打击,一两年以后,才又开始种东西,种的是文竹,就是那种小小的,绿荫如盖那种。。。

一直养的不错,然后有一天半夜,我挑灯夜看《飞狐外传》,看到程灵素的七心海棠是用酒养的,突然心血来潮,想也用酒来养我的文竹,不定会养出啥旷世奇葩,当时已经过12点了,院子里黑漆漆的,我先摸去公共厨房找到爷爷的白酒,在摸到天井找到我的文竹,倒了半瓶下去。。

第二天,文竹叶子就黄了,没几天,就死了。。

还好金老爷子开恩写的七心海棠是用酒养的,这要是写用人血养的,只怕死的就是俺,而不是文竹了。。

此后几十年,都没再种过东西。。。
大概但凡看过《飞狐》的,都动过用酒养七星海棠的念头吧:wdb6:

frontenac : 2015-08-02#46
文竹好像广东人种的多,放在小花盆里;
窗台或书桌都可以放一小盆。
呵呵,这是要套俺家哪儿的节奏么??

frontenac : 2015-08-02#47
哈哈,忽悠小和尚的。小和尚要是酸洗配比失当就宫了。
赌照片,小和尚没看过这个书。。

要忽悠小和尚,这就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估计他也是书呆,但看的都是些枯燥无味的理工书,好多还是伪科学。。

Winniexr : 2015-08-02#48
呵呵,这是要套俺家哪儿的节奏么??
不是。
看到你说小时候的路,好像是广州。
不过很多城市都有中山路的。

蝶★荡☆ : 2015-08-02#49
前阵子因为撒哥提到,看 breaking bad, 有一集,walter和pinkman要弄死土哥,walter说,用ricin,俺是在netflix 上看的,听到没反应出来这是啥,本来,这也不在俺词汇库里,接着walter拿出几个豆豆说,用这个提取,顺带还讲了个历史有名间谍杀人案。

俺一看那豆豆就雷到了,这不就是当年,当年我小学时候,学校让种的蓖麻籽么?

椭圆的小豆豆,比黄豆大,比蚕豆小,光滑圆润的表面,玳瑁一样的花纹,月光一样的色泽,就这样穿过几十年的岁月,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

记得我刚上小学,每个星期三下午,都没课,属于课外活动。

老师有时候组织些跑步,手工啥的,有时候纯粹就是在操场上瞎疯,有一次,是全校给校办瓶盖厂加工瓶盖,就是把圆圆的胶垫对捻这,放进压好的金属瓶盖里,我记得当时整个教室都是瓶盖,跟电影木乃伊里面密密麻麻的尸虫一样,铺天盖地,源源不断,络绎不绝。我们机械的从右边到桶里拿出盖子,装上胶垫,放左边的桶里,井然有序,比流水线上的工人还麻利。虽然是枯燥而机械的操作,但我却满心欢喜,心花怒放。因为那时刻,我觉得自己“有用”了,在那个小小的年纪,我天生的认为,有用,就是幸福。

对于我来说,坐在板凳上听老师讲解拼音,在米字格里一遍又一遍的抄写,闭着眼睛做眼保健操,反复的背诵课文,这些东西,不能显示我有用,加工瓶盖,就是有用,觉得自己有用,就开心,小时候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一眼见底。

一个星期三下午,老师拿了个布袋子,说这是蓖麻籽,提炼出来的油,可以做成飞机的润滑油,可以建设祖国,大家拿回去种,秋天上交给国家。让家里有条件种,也愿意种的,排队领种子。

飞机,润滑油,建设祖国,是大人才做的事情,是电影里才看到的事情,它和我们尘土飞扬的操场,堆满瓶盖的教室,流着鼻涕,别着手帕的小身板如此的格格不入。那么神圣而非同凡响,它从天而降,闪闪发光,比太阳还耀眼,每个人的血都因此沸腾起来,一溜的长队,一张张小脸像一朵朵盛开的花,个个都跟打鸡血一样讲话特大声。

我从小就有一种特质,这种特质保留至今,基本上,如果要排队,我就排最后的,如果要照相,我就是站最边那个,那天一说排队,大家就开始组队,俺不出意外,又给整末尾去了,我看着老师手里的袋子,突然担心起来,会不会没发到我,就发光了啊。这样一担心,立马觉得阳光异常躁热,太阳变成一个硕大的火球,垂直的悬挂在我头顶上,大约是知了吧,叫声跟粉笔垂直划过黑板一样尖厉,我全身汗津津的,一缕头发帖在脸上,远远的,死死的盯着老师,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掏那个袋子。

一个人三颗,10个人30颗,100个人300颗,我飞快的心算着,每次老师一掏,我的心就咯噔一下,老师的手像在放风筝,我的心随着她的手一上一下的起落。
天见可怜,这个上上下下漂浮的心,终于在拿到3颗蓖麻籽的时候,落地了。

三颗蓖麻籽,仿佛带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从它们接触到我手板那一刻,就电光火石般,从神经末梢直接传导大脑,沿途带着霹雳扒拉的火花。我的眼神,充满憧憬和快乐,这是看见了幸福在前方的人的眼睛。

天上飞的飞机,用的将会是我种的蓖麻生产的润滑油,这是多么了不起,多么伟大,多么的非比寻常。

那天回家路上,汗湿的手里捏着3粒蓖麻籽,我像偷吃了仙丹的嫦娥,整个人,没了地心引力的约束,腿上好像装了弹簧,一种微醺的状态,我走过中山西路,走过中山东路,走过水街,后街,走回家,一路和张家,李家,大小婆家,董家院子的人打招呼,董家的紫荆花在开,云团一样美丽,幼儿园大院大片的吊钟花挂在围墙上,蜜蜂在嗡嗡的飞,空气里,都是蜜糖的气息。

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幸福是多么的容易,除了当时年纪小,很傻很天真以外,更大的可能是,在精神和物质都匮乏的年代,我们的生活,可能比飞机更需要润滑吧。

我住在一个大杂院,院子我家屋后有个花坛,也就是几级台阶,一个平台,我在上面种了一些花,那是一种浅红的小花,花茎细长优雅,总在傍晚开放,我回到家,毫不犹豫的拔了,把3颗蓖麻种子种下去。

然后,浇水,一日看三回,30回,甚至半夜也看。

过2天以后,我把它们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

再过两天以后,我又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就是涨大了。如此几番,我开始做梦。

梦中,我的蓖麻发芽了,嫩黄的叶子跟小鸭子的绒毛一样娇嫩。

但我的种子自始至终没有发芽,一周以后,它们直接裂开成两半,然后烂了臭了。

蓖麻籽烂掉,这事让我觉得既恐慌又不吉祥。

我一直认为,一个种子,种下去,就会发芽,发芽了就会长大,长大了就会开花结果,这一切是顺理成章的,不然,你不能叫种子。

原来没什么事情是打包票的,原来种子爱发芽它就发芽,不爱发芽,它就不发,它才不管我高不高兴,也不管你飞机有没有润滑油。

到交蓖麻籽的时候,别人都是满满一大袋子,沉地和小山一样,我两手空空,别人怎么才会相信,我的就愣没发芽?就好像,别人怎么才会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河水往山上奔流。。

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这事太严重了,这个世界,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吗?

同学们开始谈论他们的蓖麻苗,我硬着头皮也开始谈论。

在我的口中,在我脑海里,我的蓖麻籽像科教片里展示植物怎么生根发芽一样,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连放,它们在地里涨大,探芽,破土而出,生机勃勃,迅速的生长,越长越高,枝繁叶茂,它的叶子,像波浪,像水草,像杨丽萍的手,在风中一会儿摆向这边,一会摆向那边, 阳光下,一会儿沙拉拉作响,一会儿静止般的沉思。。

一颗蓖麻树,这是活在长在我脑子里的蓖麻树。

我一直没有想像它怎么开花结果,因为,它还没来得及开花,同学们就不再谈论它了,没有人再谈论它了。

我在春天万分沮丧,夏天惶惶然,觉得秋天的时候得去自杀,突然间,没有人谈论它了。

老师也不提谁来收蓖麻籽,怎么交给国家,大家好像约好一样,没人再提这个事情,整个小学,好像人人得了健忘症,全然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那年,我们突然有好多蓖麻籽做玩具,女同学串成项链手链,或者拿来玩丢包抓豆,男同学拿来做子弹,或者切开,在笔盒上拼命的擦。。

从没有人和我们说过这有毒,不能吃,也没人吃,也没听说谁吃死,吃病了。

这个事现在看起来,多么的匪夷所思,可是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

每个人都这样,顺从配合,当一件事被提倡,被流行的时候,大家都很兴高采烈欢天喜地的参与,争先恐后。而当这个风潮过去以后,又可以彻底失忆,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比如,也是小学的时候,突然说要搞小发明,城市里每一个小学都搞,我们三个五个同学分成一组,开始天马行空,绞尽脑汁,同学们上缴的五花八门傻的冒泡的发明堆了一教室,然后,突然,没人再提了,我们学校不提,别的学校也不提,我们也无所谓,过了,再欢天喜地的投入下一场欢乐。

大人就更不消说了,挖防空洞,打鸡血,养红茶菌,台风一样刮过来,台风过后,收拾下烂摊子,等待下一场。。。

2015年,当我在breaking bad再次看到蓖麻籽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些凌乱的往事,老公在玩手机,我随口问他,小时候,你们学校让你种过蓖麻吗?老公说,没有。

我一下惊奇起来,转天,我到公司,问了公司里年龄与我相仿的中国同事,都说没有。。

我一下迷糊起来,王小波写过一篇影射64的文章,寻找无双,书里,王仙客到长安去找他很多年看没见的表妹,未婚妻。所有的人,都一口咬定,从来没有过无双这个人,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无双被不存在,这个我可以理解,人们总是想法设法回避他们不愿意面对的东西。

可是蓖麻籽这个事情,无伤大雅,现在看来,毫无意义,但却趣味了我的童年,我的童年,就是由一串又一串无意义却有趣的事情,串联起来的,怎么也坠入了时间黑洞呢?

我开始怀疑,所有一切都是存在于我幻想当中,因为我这个人爱胡思乱想,比如前两天还幻想着我中了649, 想着想着,常常分不清现实幻觉,于是我在微信里问我姐姐。

我姐姐和我从小关系就很奇特,我们的关系如同水星和冥王星,属于同一个家庭,但距离遥远,各有自己的轨道转速和春夏秋冬。但是,我姐姐和我,去的是同一个小学,而且她只比我高一年级。
如果我种过蓖麻,她肯定也种过。

没有,姐姐很明确的说,从来没有,没有这回事。

我在网上查,能查到的,都是50,60年代,有人说学校让种过蓖麻。这完全不是我读小学的年代。

我这个人从小爱灵魂出窍,我想过我会九阴白骨爪,抓死坐我背后的那个上海男生,也想过我会飞檐走壁,去偷李家院子的无花果,可我从未想过穿越,即便是想穿越,我也不会想到要穿越到50,60年代。

我想是个人,都不会想穿越到50,60年代的中国,这危险系数,未免太大。

于是,我站在记忆的风口,茫然四顾。

这事对于我实在怪异,本来我想打下来,上网问问,结果,刹不住车,从昨天写到今天,一下写的老长。。。。

时间能让一切面目全非,也会让人记忆移位,智商减退,据说人要开始老年痴呆的时候,就会唠唠叨叨,我估计我也快了。
方姐好文!大赞~~~

蓖麻听说过,没见过,好像是说蓖麻油能点灯。

蝶★荡☆ : 2015-08-02#50
不爱看,以前坐火车上班时无聊看过几本。现在改开车上班了,都没有看书的时间了。

国内晋江等小说网站都有题材分类的,穿越文,重生文,种田文,宅斗,宫斗,等等。种田和宅斗的基本都臭且长,我努力了很久都看不完一本。
哈哈~~俺也泡晋江的,不过俺只混耽美版:LOL:

frontenac : 2015-08-02#51
大概但凡看过《飞狐》的,都动过用酒养七星海棠的念头吧:wdb6:
呵呵,我一直以为,但凡爱看武侠的,基本都自己写过。。

后来发现不是的。。

frontenac : 2015-08-02#52
不是。
看到你说小时候的路,好像是广州。
不过很多城市都有中山路的。
我发现中山路基本是一个城市的标准路名。。
类似的还有,八一路,五一路啥的。。
次点的有曙光路,朝阳路啊的。。
基本每个城市都会有的。

好比人名,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认识的人中,都会有个建华,建英,建明啥的,不济的,还会认识个啥建业,建勋的。。。

frontenac : 2015-08-02#53
方姐好文!大赞~~~

蓖麻听说过,没见过,好像是说蓖麻油能点灯。
这段时间跑哪淘去了?

几天没见着了。。

CCOYYOTEE : 2015-08-02#54
我发现中山路基本是一个城市的标准路名。。
类似的还有,八一路,五一路啥的。。
次点的有曙光路,朝阳路啊的。。
基本每个城市都会有的。

好比人名,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认识的人中,都会有个建华,建英,建明啥的,不济的,还会认识个啥建业,建勋的。。。
梁建斌用呋喃话喊一声,你看他会不会追着你打。

蝶★荡☆ : 2015-08-02#55
呵呵,我一直以为,但凡爱看武侠的,基本都自己写过。。

后来发现不是的。。
我还真动过这念头,不过没实现:p

蝶★荡☆ : 2015-08-02#56
我发现中山路基本是一个城市的标准路名。。
类似的还有,八一路,五一路啥的。。
次点的有曙光路,朝阳路啊的。。
基本每个城市都会有的。

好比人名,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认识的人中,都会有个建华,建英,建明啥的,不济的,还会认识个啥建业,建勋的。。。
你说的这几个北京都没有啊,或者有我也没听说过。

不过人名除了不认识叫建英的,其他都有认识的:D

蝶★荡☆ : 2015-08-02#57
这段时间跑哪淘去了?

几天没见着了。。
嘻,我一直在啊,不过没以前那么满场飞奔了而已:p

frontenac : 2015-08-02#58
你说的这几个北京都没有啊,或者有我也没听说过。

不过人名除了不认识叫建英的,其他都有认识的:D
哈哈,我手贱,查了一下,北京这些路都有的。。
一个不拉。。。
估计是北京太大了,你也搞不清东南西北。。

不过那些建啥建啥的,你居然认识这么多,真是厉害啊。。

frontenac : 2015-08-02#59
梁建斌用呋喃话喊一声,你看他会不会追着你打。
哎,这什么人啊。。

摇头。。。

蝶★荡☆ : 2015-08-02#60
哈哈,我手贱,查了一下,北京这些路都有的。。
一个不拉。。。
估计是北京太大了,你也搞不清东南西北。。

不过那些建啥建啥的,你居然认识这么多,真是厉害啊。。
哈?真哒?我这就查查去,看看都在哪儿。

对啊,我们单位就全都有啊~~

蝶★荡☆ : 2015-08-02#61
梁建斌用呋喃话喊一声,你看他会不会追着你打。
哎,这什么人啊。。

摇头。。。
老早窝里厢么电话,要弄堂口阿姨用喇叭叫,侬想想看,礼拜天早浪厢,老清老早,还么困醒,楼下头阿姨就叫了:三零八额聂思萍,夏卓佩打电话拨侬,叫侬跟柴思、柴武,今朝夜里厢到谭宇冠窝里一道搓麻将!

蝶★荡☆ : 2015-08-02#62
哈?真哒?我这就查查去,看看都在哪儿。

对啊,我们单位就全都有啊~~
刚查了,还真都有,前两个在北京郊区,没机会听到,后两个在东边的朝阳区,不是俺地盘,北京确实太大了:wdb4:

frontenac : 2015-08-02#63
老早窝里厢么电话,要弄堂口阿姨用喇叭叫,侬想想看,礼拜天早浪厢,老清老早,还么困醒,楼下头阿姨就叫了:三零八额聂思萍,夏卓佩打电话拨侬,叫侬跟柴思、柴武,今朝夜里厢到谭宇冠窝里一道搓麻将!
没看懂,小蝶就是能搞,谭宇冠是痰盂罐么?其他啥啊?

frontenac : 2015-08-02#64
刚查了,还真都有,前两个在北京郊区,没机会听到,后两个在东边的朝阳区,不是俺地盘,北京确实太大了:wdb4:
哈,那你说哪儿是你的地盘呢?撒哥的地盘,你可别抢。。

蝶★荡☆ : 2015-08-02#65
没看懂,小蝶就是能搞,谭宇冠是痰盂罐么?其他啥啊?
嘿嘿~~

三零八额聂思萍(热水瓶),夏卓佩(下作坯)打电话拨侬,叫侬跟柴思(嘘嘘)、柴武(嗯嗯),今朝夜里厢到谭宇冠(痰盂罐)窝里一道搓麻将!:D

蝶★荡☆ : 2015-08-02#66
哈,那你说哪儿是你的地盘呢?撒哥的地盘,你可别抢。。
俺混西城北城(海淀)的,但没北到撒哥那块儿:love:

sabre : 2015-08-03#67
我发现中山路基本是一个城市的标准路名。。
类似的还有,八一路,五一路啥的。。
次点的有曙光路,朝阳路啊的。。
基本每个城市都会有的。

好比人名,我们那个时代的人,认识的人中,都会有个建华,建英,建明啥的,不济的,还会认识个啥建业,建勋的。。。
咱们这儿的街, st charles, st paul, 一个栗子, 都很神圣, 南岸的罗马, 里斯本, 奥斯陆, 都很高大,
到了安大略, king, queen, duke,维多利亚都很媚俗,

happyv : 2015-08-03#68
咱们这儿的街, st charles, st paul, 一个栗子, 都很神圣, 南岸的罗马, 里斯本, 奥斯陆, 都很高大,
到了安大略, king, queen, duke,维多利亚都很媚俗,

又来装博学,没戏,你个色胆包天的酒色财气人物

frontenac : 2015-08-03#69
咱们这儿的街, st charles, st paul, 一个栗子, 都很神圣, 南岸的罗马, 里斯本, 奥斯陆, 都很高大,
到了安大略, king, queen, duke,维多利亚都很媚俗,
俺的名字,frontenac也很高大上啊。。

好多地方有。。。

frontenac : 2015-08-03#70
俺混西城北城(海淀)的,但没北到撒哥那块儿:love:
海淀区最牛了,高中,考研时候的参考书,都海淀出来的。。

frontenac : 2015-08-03#71
又来装博学,没戏,你个色胆包天的酒色财气人物
别瞎说俺们撒哥。。

撒哥在俺心里,是这里最博学的,没有之一。。。

蝶★荡☆ : 2015-08-03#72
海淀区最牛了,高中,考研时候的参考书,都海淀出来的。。
对呀,美丽的海淀我的家嘛,哈哈~~~海淀具有浓郁的学院气息,高科技产业聚集,也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北京虽说教育排第一的是西城,但因为西城的地理位置几乎是在市中心,所以师资和生源都相对有优势,而海淀太大了,包括了很多经济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所以整体水平会受影响。如果只看中心城区,那海淀绝对比西城牛。

frontenac : 2015-08-03#73
对呀,美丽的海淀我的家嘛,哈哈~~~

北京虽说教育排第一的是西城,但因为西城的地理位置几乎是在市中心,所以师资和生源都相对有优势,而海淀太大了,包括了很多经济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所以整体水平会受影响。如果只看中心城区,那海淀绝对比西城牛。
我咋觉得你是个老师呢。。。

一直觉得你是个老师。。

小和尚 : 2015-08-03#74
赌照片,小和尚没看过这个书。。

要忽悠小和尚,这就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估计他也是书呆,但看的都是些枯燥无味的理工书,好多还是伪科学。。
看伪科学书的,每年却没有过敏,
看真科学书的,大人小孩都过敏,
真奇怪啊,这些科学书恐怕是商家或者厂家出的吧。

frontenac : 2015-08-03#75
看伪科学书的,每年却没有过敏,
看真科学书的,大人小孩都过敏,
真奇怪啊,这些科学书恐怕是商家或者厂家出的吧。
晕死。。

哥,这有必然相关性吗。。

我服你了,你不是工农兵大学毕业的吧。。。

蝶★荡☆ : 2015-08-03#76
我咋觉得你是个老师呢。。。

一直觉得你是个老师。。
哈?真滴咩?俺像老师俺像老师:wdb6::wdb6::wdb6:

可是,俺哪里像老师啊?:(俺要是老师,估计家长们先不干了:D

happyv : 2015-08-03#77
海淀区最牛了,高中,考研时候的参考书,都海淀出来的。。

哪里都不够我家的中学牛,中南海第一师塾,专出太子dang,威名镇京城,引八方英雄竞折腰

happyv : 2015-08-03#78
晕死。。

哥,这有必然相关性吗。。

我服你了,你不是工农兵大学毕业的吧。。。
和尚是上交大毕业的,哈佛深造









哈尔滨佛教职业学校附属中國廚藝訓練學院第112届一等荣誉毕业生

sabre : 2015-08-03#79
别瞎说俺们撒哥。。

撒哥在俺心里,是这里最博学的,没有之一。。。
气死happv

Johnny1008 : 2015-08-04#80
[FONT=微软雅黑]看完方姐的文章,直接给跪了!

小和尚也别来挑唆我写啥回忆文章去跟方姐比,

俺的文笔,给方姐端洗脚水的资格都不具备……

:wdb7:

网上流行一个说法叫“裸身跪求”,鉴于方姐是女生,俺就不裸了吧,

那俺就先跪着恳请方姐多写几篇这样的好文章给咱论坛添添彩吧!

读完您的文章,少说也有卷了蓖麻叶子当大麻抽的感觉,上瘾了呢!
[/FONT]

:wdb17::wdb17::wdb17:

小和尚 : 2015-08-04#81
[FONT=微软雅黑]看完方姐的文章,直接给跪了!

小和尚也别来挑唆我写啥回忆文章去跟方姐比,

俺的文笔,给方姐端洗脚水的资格都不具备……

:wdb7:

网上流行一个说法叫“裸身跪求”,鉴于方姐是女生,俺就不裸了吧,

那俺就先跪着恳请方姐多写几篇这样的好文章给咱论坛添添彩吧!

读完您的文章,少说也有卷了蓖麻叶子当大麻抽的感觉,上瘾了呢!
[/FONT]

:wdb17::wdb17::wdb17:
我给强尼两个字的评论:



装嫩

Tin Tin : 2015-08-04#82
深度好文!很遗憾没有种过。。。也没有拿白酒浇过七星海堂。。。。不过依稀记得有些数学题里出现过蓖麻籽炼蓖麻油。

这就是素质教育的优势和应试教育的悲哀吧。

frontenac : 2015-08-04#83
[FONT=微软雅黑]看完方姐的文章,直接给跪了!

小和尚也别来挑唆我写啥回忆文章去跟方姐比,

俺的文笔,给方姐端洗脚水的资格都不具备……

:wdb7:

网上流行一个说法叫“裸身跪求”,鉴于方姐是女生,俺就不裸了吧,

那俺就先跪着恳请方姐多写几篇这样的好文章给咱论坛添添彩吧!

读完您的文章,少说也有卷了蓖麻叶子当大麻抽的感觉,上瘾了呢!
[/FONT]

:wdb17::wdb17::wdb17:
哈哈,不介意你裸身跪求,实话说,是强烈要求你裸身跪求。。。

裸之前通知一声,俺带上单反。。。

还有强尼,这方姐一叫,吓俺一跳,俺虽然年事已高,但该和你差不多大吧。

对了,你满场点赞的,是不是拜樱桃做师父了啊?

happyv : 2015-08-04#84
我是拜月神教的,拜小月月

迷糊虫 : 2015-08-04#85
这是楼主自己写的吗?厉害!
《寻找无双》我也看过,但是却没想到是可以这样理解的。我觉得单凭这一点,楼主的文学素养就可以PK掉论坛里99%的人。比那些流行作家(比如“亮灯”)强太多了。

青色 : 2015-08-04#86
[FONT=微软雅黑]看完方姐的文章,直接给跪了!

小和尚也别来挑唆我写啥回忆文章去跟方姐比,

俺的文笔,给方姐端洗脚水的资格都不具备……

:wdb7:

网上流行一个说法叫“裸身跪求”,鉴于方姐是女生,俺就不裸了吧,

那俺就先跪着恳请方姐多写几篇这样的好文章给咱论坛添添彩吧!

读完您的文章,少说也有卷了蓖麻叶子当大麻抽的感觉,上瘾了呢!
[/FONT]

:wdb17::wdb17::wdb17:
啧啧!这嘴够甜的:wdb19::wdb19:
怪道那么多妹子见你被欺负前赴后继地去救你:wdb17::wdb17:
兄弟们眼馋得紧啊:wdb32::wdb32:
小和尚学着点:wdb6::wdb6::wdb6::wdb6:

加元 : 2015-08-04#87
种蓖麻的事我也有印象。但我没有种过,因为我们学校老师没有发种子。小学时代,好多学生都是对老师言听计从,奉若神明的那种。我记得那时候有个同学种了蓖麻,一直很得意。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没有人说过要用来上交给国家云云。

frontenac : 2015-08-04#88
这是楼主自己写的吗?厉害!
《寻找无双》我也看过,但是却没想到是可以这样理解的。我觉得单凭这一点,楼主的文学素养就可以PK掉论坛里99%的人。比那些流行作家(比如“亮灯”)强太多了。
很高兴有也看过寻找无双的人。

寻找无双写的很不错的,影射64是我当时的读后感,当然这本书不仅仅影射64,还有很多更广义的东西,对鱼玄机,兔子等,都能找到很好的理解。

读这个书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详细情节不大记得,大体结论还是印象深刻的。

小和尚 : 2015-08-04#89
啧啧!这嘴够甜的:wdb19::wdb19:
怪道那么多妹子见你被欺负前赴后继地去救你:wdb17::wdb17:
兄弟们眼馋得紧啊:wdb32::wdb32:
小和尚学着点:wdb6::wdb6::wdb6::wdb6:
淡定

DancingElf : 2015-08-04#90

我姐姐和我从小关系就很奇特,我们的关系如同水星和冥王星,属于同一个家庭,但距离遥远,各有自己的轨道转速和春夏秋冬。
冥王星还是在太阳系这个大家庭,但是已经被开除出大行星的家族了。2006年时决定它属于矮行星,因为其质量不能足够清空其轨道上运行的其它天体而被降级。太阳系有五颗矮行星:冥王星、阋神星、谷神星、鸟神星、妊神星。

frontenac : 2015-08-05#91
冥王星还是在太阳系这个大家庭,但是已经被开除出大行星的家族了。2006年时决定它属于矮行星,因为其质量不能足够清空其轨道上运行的其它天体而被降级。太阳系有五颗矮行星:冥王星、阋神星、谷神星、鸟神星、妊神星。
谢谢指正。。

冥王星不在行星家族当年新闻出来,俺知道的。。。

写的时候也想到了的,但这个星是第一个跳进我脑海的,冥王星,名字一听就很冷,用于描述关系正合适。

所以还是用了。

lanzi : 2015-08-06#92
正是我喜欢的风格。好!:wdb32:

前阵子因为撒哥提到,看 breaking bad, 有一集,walter和pinkman要弄死土哥,walter说,用ricin,俺是在netflix 上看的,听到没反应出来这是啥,本来,这也不在俺词汇库里,接着walter拿出几个豆豆说,用这个提取,顺带还讲了个历史有名间谍杀人案。

俺一看那豆豆就雷到了,这不就是当年,当年我小学时候,学校让种的蓖麻籽么?

椭圆的小豆豆,比黄豆大,比蚕豆小,光滑圆润的表面,玳瑁一样的花纹,月光一样的色泽,就这样穿过几十年的岁月,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

记得我刚上小学,每个星期三下午,都没课,属于课外活动。

老师有时候组织些跑步,手工啥的,有时候纯粹就是在操场上瞎疯,有一次,是全校给校办瓶盖厂加工瓶盖,就是把圆圆的胶垫对捻这,放进压好的金属瓶盖里,我记得当时整个教室都是瓶盖,跟电影木乃伊里面密密麻麻的尸虫一样,铺天盖地,源源不断,络绎不绝。我们机械的从右边到桶里拿出盖子,装上胶垫,放左边的桶里,井然有序,比流水线上的工人还麻利。虽然是枯燥而机械的操作,但我却满心欢喜,心花怒放。因为那时刻,我觉得自己“有用”了,在那个小小的年纪,我天生的认为,有用,就是幸福。

对于我来说,坐在板凳上听老师讲解拼音,在米字格里一遍又一遍的抄写,闭着眼睛做眼保健操,反复的背诵课文,这些东西,不能显示我有用,加工瓶盖,就是有用,觉得自己有用,就开心,小时候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一眼见底。

一个星期三下午,老师拿了个布袋子,说这是蓖麻籽,提炼出来的油,可以做成飞机的润滑油,可以建设祖国,大家拿回去种,秋天上交给国家。让家里有条件种,也愿意种的,排队领种子。

飞机,润滑油,建设祖国,是大人才做的事情,是电影里才看到的事情,它和我们尘土飞扬的操场,堆满瓶盖的教室,流着鼻涕,别着手帕的小身板如此的格格不入。那么神圣而非同凡响,它从天而降,闪闪发光,比太阳还耀眼,每个人的血都因此沸腾起来,一溜的长队,一张张小脸像一朵朵盛开的花,个个都跟打鸡血一样讲话特大声。

我从小就有一种特质,这种特质保留至今,基本上,如果要排队,我就排最后的,如果要照相,我就是站最边那个,那天一说排队,大家就开始组队,俺不出意外,又给整末尾去了,我看着老师手里的袋子,突然担心起来,会不会没发到我,就发光了啊。这样一担心,立马觉得阳光异常躁热,太阳变成一个硕大的火球,垂直的悬挂在我头顶上,大约是知了吧,叫声跟粉笔垂直划过黑板一样尖厉,我全身汗津津的,一缕头发帖在脸上,远远的,死死的盯着老师,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掏那个袋子。

一个人三颗,10个人30颗,100个人300颗,我飞快的心算着,每次老师一掏,我的心就咯噔一下,老师的手像在放风筝,我的心随着她的手一上一下的起落。
天见可怜,这个上上下下漂浮的心,终于在拿到3颗蓖麻籽的时候,落地了。

三颗蓖麻籽,仿佛带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从它们接触到我手板那一刻,就电光火石般,从神经末梢直接传导大脑,沿途带着霹雳扒拉的火花。我的眼神,充满憧憬和快乐,这是看见了幸福在前方的人的眼睛。

天上飞的飞机,用的将会是我种的蓖麻生产的润滑油,这是多么了不起,多么伟大,多么的非比寻常。

那天回家路上,汗湿的手里捏着3粒蓖麻籽,我像偷吃了仙丹的嫦娥,整个人,没了地心引力的约束,腿上好像装了弹簧,一种微醺的状态,我走过中山西路,走过中山东路,走过水街,后街,走回家,一路和张家,李家,大小婆家,董家院子的人打招呼,董家的紫荆花在开,云团一样美丽,幼儿园大院大片的吊钟花挂在围墙上,蜜蜂在嗡嗡的飞,空气里,都是蜜糖的气息。

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幸福是多么的容易,除了当时年纪小,很傻很天真以外,更大的可能是,在精神和物质都匮乏的年代,我们的生活,可能比飞机更需要润滑吧。

我住在一个大杂院,院子我家屋后有个花坛,也就是几级台阶,一个平台,我在上面种了一些花,那是一种浅红的小花,花茎细长优雅,总在傍晚开放,我回到家,毫不犹豫的拔了,把3颗蓖麻种子种下去。

然后,浇水,一日看三回,30回,甚至半夜也看。

过2天以后,我把它们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

再过两天以后,我又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就是涨大了。如此几番,我开始做梦。

梦中,我的蓖麻发芽了,嫩黄的叶子跟小鸭子的绒毛一样娇嫩。

但我的种子自始至终没有发芽,一周以后,它们直接裂开成两半,然后烂了臭了。

蓖麻籽烂掉,这事让我觉得既恐慌又不吉祥。

我一直认为,一个种子,种下去,就会发芽,发芽了就会长大,长大了就会开花结果,这一切是顺理成章的,不然,你不能叫种子。

原来没什么事情是打包票的,原来种子爱发芽它就发芽,不爱发芽,它就不发,它才不管我高不高兴,也不管你飞机有没有润滑油。

到交蓖麻籽的时候,别人都是满满一大袋子,沉地和小山一样,我两手空空,别人怎么才会相信,我的就愣没发芽?就好像,别人怎么才会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河水往山上奔流。。

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这事太严重了,这个世界,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吗?

同学们开始谈论他们的蓖麻苗,我硬着头皮也开始谈论。

在我的口中,在我脑海里,我的蓖麻籽像科教片里展示植物怎么生根发芽一样,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连放,它们在地里涨大,探芽,破土而出,生机勃勃,迅速的生长,越长越高,枝繁叶茂,它的叶子,像波浪,像水草,像杨丽萍的手,在风中一会儿摆向这边,一会摆向那边, 阳光下,一会儿沙拉拉作响,一会儿静止般的沉思。。

一颗蓖麻树,这是活在长在我脑子里的蓖麻树。

我一直没有想像它怎么开花结果,因为,它还没来得及开花,同学们就不再谈论它了,没有人再谈论它了。

我在春天万分沮丧,夏天惶惶然,觉得秋天的时候得去自杀,突然间,没有人谈论它了。

老师也不提谁来收蓖麻籽,怎么交给国家,大家好像约好一样,没人再提这个事情,整个小学,好像人人得了健忘症,全然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那年,我们突然有好多蓖麻籽做玩具,女同学串成项链手链,或者拿来玩丢包抓豆,男同学拿来做子弹,或者切开,在笔盒上拼命的擦。。

从没有人和我们说过这有毒,不能吃,也没人吃,也没听说谁吃死,吃病了。

这个事现在看起来,多么的匪夷所思,可是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

每个人都这样,顺从配合,当一件事被提倡,被流行的时候,大家都很兴高采烈欢天喜地的参与,争先恐后。而当这个风潮过去以后,又可以彻底失忆,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比如,也是小学的时候,突然说要搞小发明,城市里每一个小学都搞,我们三个五个同学分成一组,开始天马行空,绞尽脑汁,同学们上缴的五花八门傻的冒泡的发明堆了一教室,然后,突然,没人再提了,我们学校不提,别的学校也不提,我们也无所谓,过了,再欢天喜地的投入下一场欢乐。

大人就更不消说了,挖防空洞,打鸡血,养红茶菌,台风一样刮过来,台风过后,收拾下烂摊子,等待下一场。。。

2015年,当我在breaking bad再次看到蓖麻籽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些凌乱的往事,老公在玩手机,我随口问他,小时候,你们学校让你种过蓖麻吗?老公说,没有。

我一下惊奇起来,转天,我到公司,问了公司里年龄与我相仿的中国同事,都说没有。。

我一下迷糊起来,王小波写过一篇影射64的文章,寻找无双,书里,王仙客到长安去找他很多年看没见的表妹,未婚妻。所有的人,都一口咬定,从来没有过无双这个人,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无双被不存在,这个我可以理解,人们总是想法设法回避他们不愿意面对的东西。

可是蓖麻籽这个事情,无伤大雅,现在看来,毫无意义,但却趣味了我的童年,我的童年,就是由一串又一串无意义却有趣的事情,串联起来的,怎么也坠入了时间黑洞呢?

我开始怀疑,所有一切都是存在于我幻想当中,因为我这个人爱胡思乱想,比如前两天还幻想着我中了649, 想着想着,常常分不清现实幻觉,于是我在微信里问我姐姐。

我姐姐和我从小关系就很奇特,我们的关系如同水星和冥王星,属于同一个家庭,但距离遥远,各有自己的轨道转速和春夏秋冬。但是,我姐姐和我,去的是同一个小学,而且她只比我高一年级。
如果我种过蓖麻,她肯定也种过。

没有,姐姐很明确的说,从来没有,没有这回事。

我在网上查,能查到的,都是50,60年代,有人说学校让种过蓖麻。这完全不是我读小学的年代。

我这个人从小爱灵魂出窍,我想过我会九阴白骨爪,抓死坐我背后的那个上海男生,也想过我会飞檐走壁,去偷李家院子的无花果,可我从未想过穿越,即便是想穿越,我也不会想到要穿越到50,60年代。

我想是个人,都不会想穿越到50,60年代的中国,这危险系数,未免太大。

于是,我站在记忆的风口,茫然四顾。

这事对于我实在怪异,本来我想打下来,上网问问,结果,刹不住车,从昨天写到今天,一下写的老长。。。。

时间能让一切面目全非,也会让人记忆移位,智商减退,据说人要开始老年痴呆的时候,就会唠唠叨叨,我估计我也快了。

Johnny1008 : 2015-08-07#93
哈哈,不介意你裸身跪求,实话说,是强烈要求你裸身跪求。。。

裸之前通知一声,俺带上单反。。。

还有强尼,这方姐一叫,吓俺一跳,俺虽然年事已高,但该和你差不多大吧。

对了,你满场点赞的,是不是拜樱桃做师父了啊?
[FONT=微软雅黑]谢谢方姐回帖!

“姐”是个尊称,俺们上海那边儿见到妹纸只要年龄相差不大的,一般都尊称“阿姐”,

这样交流起来让妹纸有大姐照顾小弟的自豪感,比较容易套近乎!

:wdb19:

“裸身跪求”神马的,玩笑归玩笑,但方姐这篇作文不管怎么个批改法,都是妥妥的满分水平!

网络版回忆录大致也就两个方向,一种是插科打诨逗大家一乐,所谓的《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型,

另一种大致是文学青年的自我抒发,其段位评定可参照《新概念作文选》各期次序前后排列,

而方姐这篇,绝对是打通任督二脉,幽默与文艺收放自如,感想与回忆轻松剪接,

最让我看得入神的,是那段手心儿里攥着蓖麻籽往家赶的情节,

那一路上心理描写,景物带入,环境烘托,气氛营造,让人看得及其有画面感!

:wdb45::wdb45::wdb45:

再就不敢多评价啥了,这篇回帖我写了删,删了写的折腾了两天,

最长的时候写的都超过了小学5年纪作文标准500字的长度,

虽然都是真心话,后来怎么看怎么觉得会被方姐认为是极其肉麻的吹捧,于是大段删除!

希望仅剩的这几行能代笔一下我对方姐文字天赋的佩服!
[/FONT]

:wdb10::wdb10::wdb10:

迷糊虫 : 2015-08-07#94
楼主有时间可否也写一篇《万寿寺》的评论。这本书在起初的时候平淡无奇,可是读到最后感觉非常震撼。

frontenac : 2015-08-07#95
[FONT=微软雅黑]谢谢方姐回帖!

“姐”是个尊称,俺们上海那边儿见到妹纸只要年龄相差不大的,一般都尊称“阿姐”,

这样交流起来让妹纸有大姐照顾小弟的自豪感,比较容易套近乎!

:wdb19:

“裸身跪求”神马的,玩笑归玩笑,但方姐这篇作文不管怎么个批改法,都是妥妥的满分水平!

网络版回忆录大致也就两个方向,一种是插科打诨逗大家一乐,所谓的《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型,

另一种大致是文学青年的自我抒发,其段位评定可参照《新概念作文选》各期次序前后排列,

而方姐这篇,绝对是打通任督二脉,幽默与文艺收放自如,感想与回忆轻松剪接,

最让我看得入神的,是那段手心儿里攥着蓖麻籽往家赶的情节,

那一路上心理描写,景物带入,环境烘托,气氛营造,让人看得及其有画面感!

:wdb45::wdb45::wdb45:

再就不敢多评价啥了,这篇回帖我写了删,删了写的折腾了两天,

最长的时候写的都超过了小学5年纪作文标准500字的长度,

虽然都是真心话,后来怎么看怎么觉得会被方姐认为是极其肉麻的吹捧,于是大段删除!

希望仅剩的这几行能代笔一下我对方姐文字天赋的佩服!
[/FONT]

:wdb10::wdb10::wdb10:
呵呵,没想到强尼居然是文科生,还是不错的文科生。

出国得久,大约7,8 年没写东西了,其实很生疏了,有时候觉得自己词不达意,有心无力的。

谢谢为俺写这些,让俺觉得,嗯,自己还没有武功全废。

frontenac : 2015-08-07#96
楼主有时间可否也写一篇《万寿寺》的评论。这本书在起初的时候平淡无奇,可是读到最后感觉非常震撼。
看王小波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万寿寺是说薛嵩的??

当时的感觉是构局比较奇特。。。

但是真不好意思,我对梗概结局没有多大印象了。

对一个作品的感受,和当时自己的综合情况有关吧,所以,个人感受不一样。

我个人对王小波印象最深的是他的《黄金时代》,并不是因为《黄金时代》的文学成就最高,而是我第一次看到《黄金时代》的时候,他还没出名,我是在一个期刊杂志《黄金时代》上看到黄金时代的连载的,第一个连载还是在发廊里看到的,当时百无聊赖看的,因为没有期望,所以一看就惊为天人。(对了,当时标题该不是黄金时代,好像是王二风流史,作者名字叫王二。最奇怪的是,以后多年,从未有哪里提到,黄金时代曾经在这个期刊连载过,一切无迹可循,仿佛从未发生过)

后来王小波才开始在《南方周末》写随笔,杂文,我一直没把他和写黄金时代的王小波联系起来。

直到有一天,<南方>那期他的杂文照片出现个黑框,说人不在了。。。

再后面就是时代三部曲出版,我才对上,原来那个黄金时代,是他写的,

然后就人人都爱王小波了。。。

晓风宿雨 : 2015-08-07#97
[FONT=微软雅黑]谢谢方姐回帖!

“姐”是个尊称,俺们上海那边儿见到妹纸只要年龄相差不大的,一般都尊称“阿姐”,

这样交流起来让妹纸有大姐照顾小弟的自豪感,比较容易套近乎!

:wdb19:

“裸身跪求”神马的,玩笑归玩笑,但方姐这篇作文不管怎么个批改法,都是妥妥的满分水平!

网络版回忆录大致也就两个方向,一种是插科打诨逗大家一乐,所谓的《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型,

另一种大致是文学青年的自我抒发,其段位评定可参照《新概念作文选》各期次序前后排列,

而方姐这篇,绝对是打通任督二脉,幽默与文艺收放自如,感想与回忆轻松剪接,

最让我看得入神的,是那段手心儿里攥着蓖麻籽往家赶的情节,

那一路上心理描写,景物带入,环境烘托,气氛营造,让人看得及其有画面感!

:wdb45::wdb45::wdb45:

再就不敢多评价啥了,这篇回帖我写了删,删了写的折腾了两天,

最长的时候写的都超过了小学5年纪作文标准500字的长度,

虽然都是真心话,后来怎么看怎么觉得会被方姐认为是极其肉麻的吹捧,于是大段删除!

希望仅剩的这几行能代笔一下我对方姐文字天赋的佩服!
[/FONT]

:wdb10::wdb10::wdb10:
来!删除的恢复一下!让我也麻一麻:wdb6:

CCOYYOTEE : 2015-08-07#98
来!删除的恢复一下!让我也麻一麻:wdb6:
右派里情种与色鬼齐飞。

晓风宿雨 : 2015-08-07#99
看王小波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万寿寺是说薛嵩的??

当时的感觉是构局比较奇特。。。

但是真不好意思,我对梗概结局没有多大印象了。

对一个作品的感受,和当时自己的综合情况有关吧,所以,个人感受不一样。

我个人对王小波印象最深的是他的《黄金时代》,并不是因为《黄金时代》的文学成就最高,而是我第一次看到《黄金时代》的时候,他还没出名,我是在一个期刊杂志《黄金时代》上看到黄金时代的连载的,第一个连载还是在发廊里看到的,当时百无聊赖看的,因为没有期望,所以一看就惊为天人。(最奇怪的是,以后多年,从未有哪里提到,黄金时代曾经在这个期刊连载过,一切无迹可循,仿佛从未发生过。

后来王小波才开始在《南方周末》写随笔,杂文,我一直没把他和写黄金时代的王小波联系起来。

直到有一天,<南方>那期他的杂文照片出现个黑框,说人不在了。。。

再后面就是时代三部曲出版,我才对上,原来那个黄金时代,是他写的,

然后就人人都爱王小波了。。。
他死了我才知道有这号人。
在学校礼堂书展的时候买过一套全集,毫无感觉。

晓风宿雨 : 2015-08-07#100
:wdb24:
右派里情种与色鬼齐飞。
强尼“右派”?:wdb5:

蝶★荡☆ : 2015-08-07#101
[FONT=微软雅黑]谢谢方姐回帖!

“姐”是个尊称,俺们上海那边儿见到妹纸只要年龄相差不大的,一般都尊称“阿姐”,

这样交流起来让妹纸有大姐照顾小弟的自豪感,比较容易套近乎!

:wdb19:

“裸身跪求”神马的,玩笑归玩笑,但方姐这篇作文不管怎么个批改法,都是妥妥的满分水平!

网络版回忆录大致也就两个方向,一种是插科打诨逗大家一乐,所谓的《你快乐,所以我快乐》型,

另一种大致是文学青年的自我抒发,其段位评定可参照《新概念作文选》各期次序前后排列,

而方姐这篇,绝对是打通任督二脉,幽默与文艺收放自如,感想与回忆轻松剪接,

最让我看得入神的,是那段手心儿里攥着蓖麻籽往家赶的情节,

那一路上心理描写,景物带入,环境烘托,气氛营造,让人看得及其有画面感!

:wdb45::wdb45::wdb45:

再就不敢多评价啥了,这篇回帖我写了删,删了写的折腾了两天,

最长的时候写的都超过了小学5年纪作文标准500字的长度,

虽然都是真心话,后来怎么看怎么觉得会被方姐认为是极其肉麻的吹捧,于是大段删除!

希望仅剩的这几行能代笔一下我对方姐文字天赋的佩服!
[/FONT]

:wdb10::wdb10::wdb10:
小鸭子,搞错了吧?我还真没听过上海人见面就叫阿姐的,不过,倒是天津人,的的确确见面叫姐姐的。发音同节(二声)节(轻声),透着亲切,上公交,“姐姐,买票”,进宾馆,“姐姐,开门儿”:D

CCOYYOTEE : 2015-08-07#102
小鸭子,搞错了吧?我还真没听过上海人见面就叫阿姐的,不过,倒是天津人,的的确确见面叫姐姐的。发音同节(二声)节(轻声),透着亲切,上公交,“姐姐,买票”,进宾馆,“姐姐,开门儿”:D
天津人,说话一口一个“我哥”。

蝶★荡☆ : 2015-08-07#103
天津人,说话一口一个“我哥”。
啊?有吗?我怎么不知道?(n)

晓风宿雨 : 2015-08-07#104
啊?有吗?我怎么不知道?(n)
凡哥动不动就谷歌的,别当真。
要说上海人有叫“阿姐”的。但是我老觉得强尼要比小芳大多了,叫小芳“阿姐”不太合适。叫“妹纸”还差不多。

CCOYYOTEE : 2015-08-07#105
凡哥动不动就谷歌的,别当真。
要说上海人有叫“阿姐”的。但是我老觉得强尼要比小芳大多了,叫小芳“阿姐”不太合适。叫“妹纸”还差不多。
我都被天津客户缠烦了,背后也这么叫,你叫其他人怎么想。

晓风宿雨 : 2015-08-07#106
我都被天津客户缠烦了,背后也这么叫,你叫其他人怎么想。
哦!怪我扫帖不仔细啊!
隐约咂巴出凡哥话头里的酸味了:wdb6::wdb6:
那么,请忽略我:wdb32::wdb32:

蝶★荡☆ : 2015-08-07#107
凡哥动不动就谷歌的,别当真。
要说上海人有叫“阿姐”的。但是我老觉得强尼要比小芳大多了,叫小芳“阿姐”不太合适。叫“妹纸”还差不多。
想起哎呦喂对小鸭子的评价了:“扮嫩”:D

蝶★荡☆ : 2015-08-07#108
我都被天津客户缠烦了,背后也这么叫,你叫其他人怎么想。
男客户女客户呀?

蝶★荡☆ : 2015-08-07#109
哦!怪我扫帖不仔细啊!
隐约咂巴出凡哥话头里的酸味了:wdb6::wdb6:
那么,请忽略我:wdb32::wdb32:
俺咋没瞧粗来?再咂吧咂吧去:D

CCOYYOTEE : 2015-08-07#110
男客户女客户呀?
不错,还没先打听性倾向。

蝶★荡☆ : 2015-08-07#111
不错,还没先打听性倾向。
这不正打听着呢嘛?:D

晓风宿雨 : 2015-08-07#112
这不正打听着呢嘛?:D
打听啥呀!男女荤素不忌:wdb17:

蝶★荡☆ : 2015-08-07#113
打听啥呀!男女荤素不忌:wdb17:
嗯,听着像凡哥的风格。

frontenac : 2015-08-07#114
他死了我才知道有这号人。
在学校礼堂书展的时候买过一套全集,毫无感觉。
个人个人的,可能是你年纪太小。。

我总结是,对王小波,五毛不大喜欢,五分喜欢。。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撒哥是五分,他就无感,估计是出国太早。。

frontenac : 2015-08-07#115
:wdb24:
强尼“右派”?:wdb5:
不右派,难道左派???

强尼都要告你破坏声誉,诽谤啊。。

frontenac : 2015-08-07#116
小鸭子,搞错了吧?我还真没听过上海人见面就叫阿姐的,不过,倒是天津人,的的确确见面叫姐姐的。发音同节(二声)节(轻声),透着亲切,上公交,“姐姐,买票”,进宾馆,“姐姐,开门儿”:D
小蝶是语言控,基本上只要小蝶说的,就是对的,以她说的为准,钦此。

蝶★荡☆ : 2015-08-07#117
小蝶是语言控,基本上只要小蝶说的,就是对的,以她说的为准,钦此。
hiahiahia~~~~嗻.........

晓风宿雨 : 2015-08-07#118
个人个人的,可能是你年纪太小。。

我总结是,对王小波,五毛不大喜欢,五分喜欢。。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撒哥是五分,他就无感,估计是出国太早。。
有可能当时买的盗版书字太小太模糊,看一半还散架了:wdb5::wdb5:
当时歇歇停停地看了一阵子,一点儿都记不得了,就记住那个什么南方地区男的拿绳子吊起那个……:wdb5:我当时想“这什么鬼东东啊?!”
不右派,难道左派???

强尼都要告你破坏声誉,诽谤啊。。
强尼最左文科生啊!

frontenac : 2015-08-07#119
就记住那个什么南方地区男的拿绳子吊起那个……:wdb5:我当时想“这什么鬼东东啊?!”
哈哈,笑死了。。。

他的东西,很多不是写实的,虚虚实实,浮想联翩,天马行空,跟阿姆斯特朗走月球一样,但文笔非常优美,透着冷幽默,嘲讽。。

蝶★荡☆ : 2015-08-07#120
有可能当时买的盗版书字太小太模糊,看一半还散架了:wdb5::wdb5:
当时歇歇停停地看了一阵子,一点儿都记不得了,就记住那个什么南方地区男的拿绳子吊起那个……:wdb5:我当时想“这什么鬼东东啊?!”

强尼最左文科生啊!
哪个呀?

晓风宿雨 : 2015-08-07#121
哈哈,笑死了。。。

他的东西,很多不是写实的,虚虚实实,浮想联翩,天马行空,跟阿姆斯特朗走月球一样,但文笔非常优美,透着冷幽默,嘲讽。。
那我争取再去看一遍:wdb6::wdb6:

sabre : 2015-08-07#122
个人个人的,可能是你年纪太小。。

我总结是,对王小波,五毛不大喜欢,五分喜欢。。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撒哥是五分,他就无感,估计是出国太早。。
这倒是个好主意, 大家亮亮自己喜欢的,
一人五本到十本,

晓风宿雨 : 2015-08-07#123
哪个呀?
专门问戳咔问题:wdb25:
自己找去!:wdb12:

蝶★荡☆ : 2015-08-07#124
专门问戳咔问题:wdb25:
自己找去!:wdb12:
哎我去~~~刚狗了一下,这什么人物啊?比凡哥还凡哥:wdb4:

sabre : 2015-08-07#125
最近温哥华出了几个五毛, 邪恶联盟, 大拿, 飞呀飞, 都是很无耻的样子,
是不是原来臭名昭著的五毛回来了,

蝶★荡☆ : 2015-08-07#126
最近温哥华出了几个五毛, 邪恶联盟, 大拿, 飞呀飞, 都是很无耻的样子,
是不是原来臭名昭著的五毛回来了,
ms出走的是分分们哪~~~

frontenac : 2015-08-07#127
最近温哥华出了几个五毛, 邪恶联盟, 大拿, 飞呀飞, 都是很无耻的样子,
是不是原来臭名昭著的五毛回来了,
ms出走的是分分们哪~~~
笑死。。。。

frontenac : 2015-08-07#128
哎我去~~~刚狗了一下,这什么人物啊?比凡哥还凡哥:wdb4:
别瞎说,五哥最喜欢他了,你这样说,他和你急。。。

frontenac : 2015-08-07#129
这倒是个好主意, 大家亮亮自己喜欢的,
一人五本到十本,
俺试着数了一下手指,居然没有五本。。

总觉得要数五本,一定得是开辟鸿蒙,惊雷绝杀的,结果,没一本合适了。。

所以,看书,不能排名,排名,不能认真啊。。

蝶★荡☆ : 2015-08-07#130
别瞎说,五哥最喜欢他了,你这样说,他和你急。。。
呃.....那啥......五哥看不到的哈,低调低调~~~~

蝶★荡☆ : 2015-08-07#131
俺试着数了一下手指,居然没有五本。。

总觉得要数五本,一定得是开辟鸿蒙,惊雷绝杀的,结果,没一本合适了。。

所以,看书,不能排名,排名,不能认真啊。。
哈里波波算么?

frontenac : 2015-08-07#132
哈里波波算么?
问撒哥吧,哈利波波俺都没看过书,撒哥看过的。。。

对了,撒哥的5本是啥啊?

蝶★荡☆ : 2015-08-07#133
问撒哥吧,哈利波波俺都没看过书,撒哥看过的。。。

对了,撒哥的5本是啥啊?
我没看全,看第一本的时候,连做梦都收到魔法学院通知书呢~~~

sabre : 2015-08-08#134
问撒哥吧,哈利波波俺都没看过书,撒哥看过的。。。

对了,撒哥的5本是啥啊?
无非是十月,收获, 中篇小说选刊, 读者文摘之类,
我看的第一本书是高玉宝, 之后, 野火春风斗古城, 敌后武工队, 林海雪原, 苦菜花, 吕梁英雄传, 青春之歌,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艳阳天, 金光大道,
后来, 看三言二拍, 琼瑶, 金瓶梅, 肉蒲团, 少女之心(曼娜回忆录), 梅花党, 第二次握手,废都,
john grisham, ken follett, james clavell,tom clancy几位高产作家, 我差不多都看过,
对我影响比较大的, 非小说, 自私的基因, capitalism and freedom, 小说,动物庄园, 1984,

Tin Tin : 2015-08-09#135
无非是十月,收获, 中篇小说选刊, 读者文摘之类,
我看的第一本书是高玉宝, 之后, 野火春风斗古城, 敌后武工队, 林海雪原, 苦菜花, 吕梁英雄传, 青春之歌,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艳阳天, 金光大道,
后来, 看三言二拍, 琼瑶, 金瓶梅, 肉蒲团, 少女之心(曼娜回忆录), 梅花党, 第二次握手,废都,
john grisham, ken follett, james clavell,tom clancy几位高产作家, 我差不多都看过,
对我影响比较大的, 非小说, 自私的基因, capitalism and freedom, 小说,动物庄园, 1984,
排除贝塔舒曼这种,第一本正经书是钢铁,现在正在看的是east of eden。近两年喜欢上john steinbeck和george orwell的书,外加harper lee的支更鸟. 终于和撒大师有点小小交集了

风中的默颜 : 2015-08-09#136
芳姐你逻辑要重练,蓖麻无毒,从蓖麻提炼的蛋白有毒,伟哥还是从西瓜提炼的,但吃西瓜会排尿,不能壮阳
从小的印象,蓖麻是有毒的。三年困难时期,传说很多人吃蓖麻中毒。记得那时班里有个男孩很淘气,突然就不来了,许多同学都说他吃蓖麻死了,但从没得到证实。但老师确实反复告诫我们蓖麻不能吃。我一个同学的哥哥,到确实吃杏仁中毒死了。

风中的默颜 : 2015-08-09#137
对呀,美丽的海淀我的家嘛,哈哈~~~海淀具有浓郁的学院气息,高科技产业聚集,也是我魂牵梦萦的地方。

北京虽说教育排第一的是西城,但因为西城的地理位置几乎是在市中心,所以师资和生源都相对有优势,而海淀太大了,包括了很多经济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所以整体水平会受影响。如果只看中心城区,那海淀绝对比西城牛。
好像还是西城牛点。

sabre : 2015-08-09#138
排除贝塔舒曼这种,第一本正经书是钢铁,现在正在看的是east of eden。近两年喜欢上john steinbeck和george orwell的书,外加harper lee的支更鸟. 终于和撒大师有点小小交集了
谢谢回帖,赞,
to kill a mockingbird, 我有一本, 翻了翻, 没看,
steinbeck我听说过, 觉得有点高深,
我又想起来两个, 一个是mario puzo, 除了教父, 他还有一本书, fools die, 很好,
另外一个是john updike, 他的rabbit run, 特好,

北京范德彪推荐了一本, salinger的the catcher in the rye, 特好,
艾米丽娃娃推荐了一本, fitzgerald的the great gatsby, 很好,
借此机会怀念过去的网友。

sabre : 2015-08-09#139
好像还是西城牛点。
那当然, 人民偶像中南海在西城, 每次过六部口, 我的心都是暖洋洋的,

DancingElf : 2015-08-26#140
看王小波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万寿寺是说薛嵩的??

当时的感觉是构局比较奇特。。。

但是真不好意思,我对梗概结局没有多大印象了。

对一个作品的感受,和当时自己的综合情况有关吧,所以,个人感受不一样。

我个人对王小波印象最深的是他的《黄金时代》,并不是因为《黄金时代》的文学成就最高,而是我第一次看到《黄金时代》的时候,他还没出名,我是在一个期刊杂志《黄金时代》上看到黄金时代的连载的,第一个连载还是在发廊里看到的,当时百无聊赖看的,因为没有期望,所以一看就惊为天人。(对了,当时标题该不是黄金时代,好像是王二风流史,作者名字叫王二。最奇怪的是,以后多年,从未有哪里提到,黄金时代曾经在这个期刊连载过,一切无迹可循,仿佛从未发生过)

后来王小波才开始在《南方周末》写随笔,杂文,我一直没把他和写黄金时代的王小波联系起来。

直到有一天,<南方>那期他的杂文照片出现个黑框,说人不在了。。。

再后面就是时代三部曲出版,我才对上,原来那个黄金时代,是他写的,

然后就人人都爱王小波了。。。
王小波,我喜欢。看他的第一本书是红拂夜奔,印象太深刻了,开头看了几页就差点笑晕了。我记得当年西祠胡同还有一个王小波门下走狗的俱乐部。

frontenac : 2015-08-26#141
王小波,我喜欢。看他的第一本书是红拂夜奔,印象太深刻了,开头看了几页就差点笑晕了。我记得当年西祠胡同还有一个王小波门下走狗的俱乐部。

我不是王小波门下走狗,但曾经有一段时间,写的东西,完全他的风格,未知是被潜移默化还是自己在刻意模仿。。

蝶★荡☆ : 2015-08-26#142
我不是王小波门下走狗,但曾经有一段时间,写的东西,完全他的风格,未知是被潜移默化还是自己在刻意模仿。。
经常看哪种类型的文字,自己就会不知不觉带出痕迹,这很正常,因为你经常看的,一定是你喜欢欣赏的,所以潜意识中会模仿。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6#143
经常看哪种类型的文字,自己就会不知不觉带出痕迹,这很正常,因为你经常看的,一定是你喜欢欣赏的,所以潜意识中会模仿。
没错,老看小可的帖子,已经有好几个人猜我是你的马甲了。看来,被你影响了。

蝶★荡☆ : 2015-08-26#144
没错,老看小可的帖子,已经有好几个人猜我是你的马甲了。看来,被你影响了。
我巴不得被你影响呢,老看你的帖子是老看,可是再刻意模仿也学不像啊,难度忒大了啊~~~:wdb12: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6#145
我巴不得被你影响呢,老看你的帖子是老看,可是再刻意模仿也学不像啊,难度忒大了啊~~~:wdb12:
我太浅薄了,就不好模仿。有时越简单的东西越难。记得好像80年代英国有一次文学比赛,要求以最短的文字写一篇短篇小说,要包括性、神秘、宗教、
和王室。最后,获奖的小说只有一句话“上帝呀!女王怀孕了,谁干的?”

frontenac : 2015-08-26#146
我太浅薄了,就不好模仿。有时越简单的东西越难。记得好像80年代英国有一次文学比赛,要求以最短的文字写一篇短篇小说,要包括性、神秘、宗教、
和王室。最后,获奖的小说只有一句话“上帝呀!女王怀孕了,谁干的?”
你不会是瘦姐吧。。。

frontenac : 2015-08-26#147
已获得Long Vacation的赞。。。。

这也点赞啊?

俺开玩笑的,瘦姐不会进我的贴的。。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6#148
你不会是瘦姐吧。。。
我是“胖妹”。:D

frontenac : 2015-08-26#149
我是“胖妹”。:D
呵呵,樱桃?或者小蝶媳妇?俺猜马甲不在行。。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6#150
呵呵,樱桃?或者小蝶媳妇?俺猜马甲不在行。。
别尽往“妹 ”哪猜呀!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6#151
已获得Long Vacation的赞。。。。

这也点赞啊?

俺开玩笑的,瘦姐不会进我的贴的。。
瘦姐发不发贴不知道,但一定会进你的贴的!

frontenac : 2015-08-26#152
瘦姐发不发贴不知道,但一定会进你的贴的!
别闹啦,瘦姐,巴黎,都不会进我的帖的。。

所以我一直让小蝶自己开帖,五毛们不喜欢俺,不想连累了小蝶。。

你不会是家玉吧。。。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6#153
别闹啦,瘦姐,巴黎,都不会进我的帖的。。

所以我一直让小蝶自己开帖,五毛们不喜欢俺,不想连累了小蝶。。

你不会是家玉吧。。。
我是五毛,我就很喜欢你。我是小蝶的师兄。但如果你不愿我跟帖,我将只看帖,一言不发。

happyv : 2015-08-26#154
我是五毛,我就很喜欢你。我是小蝶的师兄。但如果你不愿我跟帖,我将只看帖,一言不发。
好像外號鯰魚還是墨魚的

frontenac : 2015-08-26#155
好像外號鯰魚還是墨魚的
恍然大悟。。。。

晕死。。。。

肯定是鲶鱼头了。。。

刚才我还想猜你是小蝶在哪个歌坛拉来的呢。。。

你好啊,因为不大混温版,加上你来家园是在我淡出家园以后,所以不是太熟悉,以后有空多切磋。。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6#156
恍然大悟。。。。

晕死。。。。

肯定是鲶鱼头了。。。

刚才我还想猜你是小蝶在哪个歌坛拉来的呢。。。

你好啊,因为不大混温版,加上你来家园是在我淡出家园以后,所以不是太熟悉,以后有空多切磋。。
正式打招呼了:小芳好,望多指教!

frontenac : 2015-08-27#157
正式打招呼了:小芳好,望多指教!
鲶鱼好。。。。

突然想起我回过你一个帖的。。。。

在你的一个家园史啥帖里。。。

流个汗先。。。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7#158
鲶鱼好。。。。

突然想起我回过你一个帖的。。。。

在你的一个家园史啥帖里。。。

流个汗先。。。
批我玩弄词藻,空洞无物,使我汗流浃背。所以没天理的说了一句“老公”的话,偷偷报复了一下。:LOL::D
但从那以后,我特别注意你写的东西,随意,自然,流畅而且很美,真的很喜欢。

蝶★荡☆ : 2015-08-27#159
你不会是瘦姐吧。。。
你这啥眼神儿啊?:cautious:

蝶★荡☆ : 2015-08-27#160
别闹啦,瘦姐,巴黎,都不会进我的帖的。。

所以我一直让小蝶自己开帖,五毛们不喜欢俺,不想连累了小蝶。。

你不会是家玉吧。。。
被你雷得外焦里嫩啊,你就一口咬定他是女的?

我没什么分毛概念的,大家不过是政见不同,没标搞得仇人一样啊~~

蝶★荡☆ : 2015-08-27#161
恍然大悟。。。。

晕死。。。。

肯定是鲶鱼头了。。。

刚才我还想猜你是小蝶在哪个歌坛拉来的呢。。。

你好啊,因为不大混温版,加上你来家园是在我淡出家园以后,所以不是太熟悉,以后有空多切磋。。
呵呵,俺现在除了这个坛子,哪里都不混的:)

蝶★荡☆ : 2015-08-27#162
鲶鱼好。。。。

突然想起我回过你一个帖的。。。。

在你的一个家园史啥帖里。。。

流个汗先。。。
师兄的章回小说,很久没更新了呢.....

frontenac : 2015-08-27#163
批我玩弄词藻,空洞无物,使我汗流浃背。所以没天理的说了一句“老公”的话,偷偷报复了一下。:LOL::D
但从那以后,我特别注意你写的东西,随意,自然,流畅而且很美,真的很喜欢。
冤枉的,我没这样说你,我记得我说你是有才但炫技。。。。

炫技其实不是贬义,有才能炫,没有的,想炫耀也炫不起来啊。。。

还有,谢谢夸奖啊,大抵世上事情,总能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好了。。。。

希望以后千万不要因为三观不合吵架。。。

frontenac : 2015-08-27#164
被你雷得外焦里嫩啊,你就一口咬定他是女的?

我没什么分毛概念的,大家不过是政见不同,没标搞得仇人一样啊~~
哈哈主要是你师兄的网名很女气啊,这怪我不得。。。

小和尚 : 2015-08-27#165
哈哈主要是你师兄的网名很女气啊,这怪我不得。。。
伪装色

frontenac : 2015-08-27#166
伪装色
小和尚准备回国了吧? 祝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蝶★荡☆ : 2015-08-27#167
哈哈主要是你师兄的网名很女气啊,这怪我不得。。。
哈哈,是有点儿.....

蝶★荡☆ : 2015-08-27#168
小和尚准备回国了吧? 祝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同祝!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7#169
冤枉的,我没这样说你,我记得我说你是有才但炫技。。。。

炫技其实不是贬义,有才能炫,没有的,想炫耀也炫不起来啊。。。

还有,谢谢夸奖啊,大抵世上事情,总能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好了。。。。

希望以后千万不要因为三观不合吵架。。。
哈哈,是有点儿.....

哈哈主要是你师兄的网名很女气啊,这怪我不得。。。
不会吵架了。几十年不写东西,刚上论坛时,有点亢奋,还喜欢和人争两句,现在也就敲敲边鼓罢了。ID是女儿帮我注册的,所以是个女孩名。
一叶知秋风如练
细雨梧桐悲画扇
悲欢离合多少事
人生若只如初见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7#170
师兄的章回小说,很久没更新了呢.....
刚来时,什么也不知道乱写。现在人熟了,反而不好写了 。你的篮球场怎么样了?

蝶★荡☆ : 2015-08-27#171
不会吵架了。几十年不写东西,刚上论坛时,有点亢奋,还喜欢和人争两句,现在也就敲敲边鼓罢了。ID是女儿帮我注册的,所以是个女孩名。
一叶知秋风如练
细雨梧桐悲画扇
悲欢离合多少事
人生若只如初见
人生若只如初见,真是的呢,若只如初见,那一切都会是最美好的吧,可惜,时光不会停留在初见时,人们总是在渐行渐远时改变着初见所有的美好......

蝶★荡☆ : 2015-08-27#172
刚来时,什么也不知道乱写。现在人熟了,反而不好写了 。你的篮球场怎么样了?
没写呢,一切随缘吧~~~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7#173
没写呢,一切随缘吧~~~
最近人都不来玩了,好像有点曲终人散的味道。

桃李满深圳 : 2015-08-27#174
最近人都不来玩了,好像有点曲终人散的味道。
可惜你的文采了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7#175
可惜你的文采了
过来人了,没什么!不过是点雕虫小技,没啥大出息,博大家一乐而已。

frontenac : 2015-08-28#176
不会吵架了。几十年不写东西,刚上论坛时,有点亢奋,还喜欢和人争两句,现在也就敲敲边鼓罢了。ID是女儿帮我注册的,所以是个女孩名。
一叶知秋风如练
细雨梧桐悲画扇
悲欢离合多少事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你女儿起的名字?
她中文不错啊。。。
该是比较大了才过来的吧。。

你若是有时间,可以考虑写写,你的文字功底也很好的啊,那个家园史就很好,俺后面不去,主要是俺看得糊涂,搞不清楚你写的哪个对哪个了。。

我忙,实话说,写东西都和打仗一样,有时候觉得人生意义都不大了,所以,心情好就写,不好就算了。。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8#177
你女儿起的名字?
她中文不错啊。。。
该是比较大了才过来的吧。。

你若是有时间,可以考虑写写,你的文字功底也很好的啊,那个家园史就很好,俺后面不去,主要是俺看得糊,搞不清楚你写的哪个对哪个了。。

我忙,实话说,写东西都和打仗一样,有时候觉得人生意义都不大了,所以,心情好就写,不好就算了。。
我女儿大学毕业后才来的,在这SFU又上了四年。她中文很好,受我影响较大。
年轻时喜欢写点东西,77年恢复高考后基本再没写过什么了。知识太陈旧。
文革十几年没上学,大部分时间都看小说了。像老萨说的:开始是林海雪原、青春之歌。。。后来就是水浒、三国、三言两拍、老残游记、官场现形记、目睹二十年怪现状、镜花缘、红楼梦。。。再后来就是复活、安娜、战争与和平、红与黑、悲惨世界、猎人笔记、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当时书难找,简直是逮着什么,看什么。把几乎所有能找到的东西都看完了。我把毛选通读了四遍。看过资本论,反杜林论、国家与革命、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最惊人的是:不到二十岁,把范文澜的中国通史读完了!后来再接再厉,又读了一套世界通史。说良心话,这些书实在没意思,大部分也看不懂,只是没事干,硬着头皮看。当时找不到书,一个小圈子,找到一本书大家传着看,再无聊的书也要坚持看完,生怕这次不看再借不着了。而且时间很短。战争与和平四大本,一天一本,四天看完。静静地顿河两天看完。雨果的九三年、笑面人等半天一本。其他像高尔基、杰克伦敦、契科夫、莫泊桑、大小仲马等中篇更不在话下,两三个小时就是一本。也许是年轻,虽然看的快,还基本不忘。莫泊桑“俊友”中的一句话,激励我在商场、情场奋斗了几十年:口袋是空的,但血液是沸腾的!
高考以后,除了金庸的几本武侠小说,再没看不过一本小说。像你们说的王小波、贝特斯曼等我都没听过。文革后的作家:像莫言、贾平凹、张贤亮、刘心武等人的小说根本不想看。他们和我是同龄人,自认他们对社会的认识不会比我强多少。后来不看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书好找,想看随时有。结果成了不看书不看报的俗人。
来加后,闲而无事,去年偶入家园,跟大家吵吵闹闹了一番,觉的很有趣。特别是和白晶晶嘚吧了两句后,本来想胡乱写几句恶心她一下,一不小心又写成了家园史,写了几章又写不下去了,只好扔在一边。其实晶晶人还不错,挺喜欢她的。
写东西,胡乱写写还行,真要写点像样的东西确实要下些功夫。看你的文笔,一定有过很好的训练,不像我,是个野路子!

sabre : 2015-08-28#178
冤枉的,我没这样说你,我记得我说你是有才但炫技。。。。

炫技其实不是贬义,有才能炫,没有的,想炫耀也炫不起来啊。。。

还有,谢谢夸奖啊,大抵世上事情,总能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好了。。。。

希望以后千万不要因为三观不合吵架。。。
炫耀绝对是坏词, 夸张的意思,
实实在在的表现叫展示,

CCOYYOTEE : 2015-08-28#179
我女儿大学毕业后才来的,在这SFU又上了四年。她中文很好,受我影响较大。
年轻时喜欢写点东西,77年恢复高考后基本再没写过什么了。知识太陈旧。
文革十几年没上学,大部分时间都看小说了。像老萨说的:开始是林海雪原、青春之歌。。。后来就是水浒、三国、三言两拍、老残游记、官场现形记、目睹二十年怪现状、镜花缘、红楼梦。。。再后来就是复活、安娜、战争与和平、红与黑、悲惨世界、猎人笔记、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当时书难找,简直是逮着什么,看什么。把几乎所有能找到的东西都看完了。我把毛选通读了四遍。看过资本论,反杜林论、国家与革命、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最惊人的是:不到二十岁,把范文澜的中国通史读完了!后来再接再厉,又读了一套世界通史。说良心话,这些书实在没意思,大部分也看不懂,只是没事干,硬着头皮看。当时找不到书,一个小圈子,找到一本书大家传着看,再无聊的书也要坚持看完,生怕这次不看再借不着了。而且时间很短。战争与和平四大本,一天一本,四天看完。静静地顿河两天看完。雨果的九三年、笑面人等半天一本。其他像高尔基、杰克伦敦、契科夫、莫泊桑、大小仲马等中篇更不在话下,两三个小时就是一本。也许是年轻,虽然看的快,还基本不忘。莫泊桑“俊友”中的一句话,激励我在商场、情场奋斗了几十年:口袋是空的,但血液是沸腾的!
高考以后,除了金庸的几本武侠小说,再没看不过一本小说。像你们说的王小波、贝特斯曼等我都没听过。文革后的作家:像莫言、贾平凹、张贤亮、刘心武等人的小说根本不想看。他们和我是同龄人,自认他们对社会的认识不会比我强多少。后来不看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书好找,想看随时有。结果成了不看书不看报的俗人。
来加后,闲而无事,去年偶入家园,跟大家吵吵闹闹了一番,觉的很有趣。特别是和白晶晶嘚吧了两句后,本来想胡乱写几句恶心她一下,一不小心又写成了家园史,写了几章又写不下去了,只好扔在一边。其实晶晶人还不错,挺喜欢她的。
写东西,胡乱写写还行,真要写点像样的东西确实要下些功夫。看你的文笔,一定有过很好的训练,不像我,是个野路子!
“他们和我是同龄人,自认他们对社会的认识不会比我强多少”
--

sabre : 2015-08-28#180
“他们和我是同龄人,自认他们对社会的认识不会比我强多少”
--
他们跟sabre大哥都一样,都有一颗红亮的心

未必 : 2015-08-28#181
“他们和我是同龄人,自认他们对社会的认识不会比我强多少”
--
这句话未必同意,很显然年龄甚至是经历无法代表认识。

蝶★荡☆ : 2015-08-28#182
最近人都不来玩了,好像有点曲终人散的味道。
连人生都是此一时彼一时,更何况一个论坛呢?

蝶★荡☆ : 2015-08-28#183
你女儿起的名字?
她中文不错啊。。。
该是比较大了才过来的吧。。

你若是有时间,可以考虑写写,你的文字功底也很好的啊,那个家园史就很好,俺后面不去,主要是俺看得糊涂,搞不清楚你写的哪个对哪个了。。

我忙,实话说,写东西都和打仗一样,有时候觉得人生意义都不大了,所以,心情好就写,不好就算了。。
别介~~~生活是美好的,人生充满了乐趣呀~~~~

蝶★荡☆ : 2015-08-28#184
我女儿大学毕业后才来的,在这SFU又上了四年。她中文很好,受我影响较大。
年轻时喜欢写点东西,77年恢复高考后基本再没写过什么了。知识太陈旧。
文革十几年没上学,大部分时间都看小说了。像老萨说的:开始是林海雪原、青春之歌。。。后来就是水浒、三国、三言两拍、老残游记、官场现形记、目睹二十年怪现状、镜花缘、红楼梦。。。再后来就是复活、安娜、战争与和平、红与黑、悲惨世界、猎人笔记、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当时书难找,简直是逮着什么,看什么。把几乎所有能找到的东西都看完了。我把毛选通读了四遍。看过资本论,反杜林论、国家与革命、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最惊人的是:不到二十岁,把范文澜的中国通史读完了!后来再接再厉,又读了一套世界通史。说良心话,这些书实在没意思,大部分也看不懂,只是没事干,硬着头皮看。当时找不到书,一个小圈子,找到一本书大家传着看,再无聊的书也要坚持看完,生怕这次不看再借不着了。而且时间很短。战争与和平四大本,一天一本,四天看完。静静地顿河两天看完。雨果的九三年、笑面人等半天一本。其他像高尔基、杰克伦敦、契科夫、莫泊桑、大小仲马等中篇更不在话下,两三个小时就是一本。也许是年轻,虽然看的快,还基本不忘。莫泊桑“俊友”中的一句话,激励我在商场、情场奋斗了几十年:口袋是空的,但血液是沸腾的!
高考以后,除了金庸的几本武侠小说,再没看不过一本小说。像你们说的王小波、贝特斯曼等我都没听过。文革后的作家:像莫言、贾平凹、张贤亮、刘心武等人的小说根本不想看。他们和我是同龄人,自认他们对社会的认识不会比我强多少。后来不看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书好找,想看随时有。结果成了不看书不看报的俗人。
来加后,闲而无事,去年偶入家园,跟大家吵吵闹闹了一番,觉的很有趣。特别是和白晶晶嘚吧了两句后,本来想胡乱写几句恶心她一下,一不小心又写成了家园史,写了几章又写不下去了,只好扔在一边。其实晶晶人还不错,挺喜欢她的。
写东西,胡乱写写还行,真要写点像样的东西确实要下些功夫。看你的文笔,一定有过很好的训练,不像我,是个野路子!
玛雅,大英百科全书啊这就是:wdb4:

蝶★荡☆ : 2015-08-28#185
激励我在商场、情场奋斗了几十年
我就看见这句了:wdb4:

frontenac : 2015-08-28#186
我女儿大学毕业后才来的,在这SFU又上了四年。她中文很好,受我影响较大。
年轻时喜欢写点东西,77年恢复高考后基本再没写过什么了。知识太陈旧。
文革十几年没上学,大部分时间都看小说了。像老萨说的:开始是林海雪原、青春之歌。。。后来就是水浒、三国、三言两拍、老残游记、官场现形记、目睹二十年怪现状、镜花缘、红楼梦。。。再后来就是复活、安娜、战争与和平、红与黑、悲惨世界、猎人笔记、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当时书难找,简直是逮着什么,看什么。把几乎所有能找到的东西都看完了。我把毛选通读了四遍。看过资本论,反杜林论、国家与革命、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最惊人的是:不到二十岁,把范文澜的中国通史读完了!后来再接再厉,又读了一套世界通史。说良心话,这些书实在没意思,大部分也看不懂,只是没事干,硬着头皮看。当时找不到书,一个小圈子,找到一本书大家传着看,再无聊的书也要坚持看完,生怕这次不看再借不着了。而且时间很短。战争与和平四大本,一天一本,四天看完。静静地顿河两天看完。雨果的九三年、笑面人等半天一本。其他像高尔基、杰克伦敦、契科夫、莫泊桑、大小仲马等中篇更不在话下,两三个小时就是一本。也许是年轻,虽然看的快,还基本不忘。莫泊桑“俊友”中的一句话,激励我在商场、情场奋斗了几十年:口袋是空的,但血液是沸腾的!
高考以后,除了金庸的几本武侠小说,再没看不过一本小说。像你们说的王小波、贝特斯曼等我都没听过。文革后的作家:像莫言、贾平凹、张贤亮、刘心武等人的小说根本不想看。他们和我是同龄人,自认他们对社会的认识不会比我强多少。后来不看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书好找,想看随时有。结果成了不看书不看报的俗人。
来加后,闲而无事,去年偶入家园,跟大家吵吵闹闹了一番,觉的很有趣。特别是和白晶晶嘚吧了两句后,本来想胡乱写几句恶心她一下,一不小心又写成了家园史,写了几章又写不下去了,只好扔在一边。其实晶晶人还不错,挺喜欢她的。
写东西,胡乱写写还行,真要写点像样的东西确实要下些功夫。看你的文笔,一定有过很好的训练,不像我,是个野路子!
看你的阅读史,你该是俺前辈了,你说的书,一些我看过,大多数没看过。。

因为我看书靠撞,撞上就看,不刻意找名书看。。

莫言、贾平凹、张贤亮、刘心武等人的小说对俺来说,其实还是很值得看的,有时候,觉得看别人写的东西,好比自己的生命得到了延展,有机会体验到自己由于各种限制,想不到,体验不到的东西。

再晚一些,比如王朔,王安忆,史铁生等,都不错的啊。。我觉得我最幸运的是,后面因为定期看花城,十月,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的缘故,好的文章,基本没错过。

出来以后,也看点英文小说,但基本也是随机看看的,不像撒哥那样涉猎甚广。

不过,其实很羡慕你们投移,该挣钱的时候挣够了钱,现在闲了,想读啥书就读啥书,也有时间写东西。

你们那一代,各种曲折跌宕,九转百回,每个人写出来,都可以是一本大书,你要有空,好好写,俺保证做你忠实读者哈。。。。

frontenac : 2015-08-28#187
激励我情场奋斗了几十年
我就看见这句了:wdb4:
比俺强,俺就看见这半句。。。

CCOYYOTEE : 2015-08-28#188
这句话未必同意,很显然年龄甚至是经历无法代表认识。
网上的人都很自恋。我就自认为,我比他们的生活阅历还要多,感悟还要深。文无第一或者说眼高手低,就这么个理。
我现在不看大陆作家的最大原因是:管制下的文字,废话太多,绕半天也不敢说出自己想说的那句话,就像18岁谈恋爱一样的,喊不出“我要和你困觉”的豪迈。

frontenac : 2015-08-28#189
网上的人都很自恋。我就自认为,我比他们的生活阅历还要多,感悟还要深。文无第一或者说眼高手低,就这么个理。
我现在不看大陆作家的最大原因是:管制下的文字,废话太多,绕半天也不敢说出自己想说的那句话,就像18岁谈恋爱一样的,喊不出“我要和你困觉”的豪迈。

这个得看情况,我就觉得有些人的体验,感悟,都很有价值,有些人看一眼都嫌多。。。

至于鲶鱼兄提到的那些作家,俺觉得还都不错的,个个比俺强啊。。

你要和谁困觉呢,没听你喊过。。

蝶★荡☆ : 2015-08-28#190
看你的阅读史,你该是俺前辈了,你说的书,一些我看过,大多数没看过。。

因为我看书靠撞,撞上就看,不刻意找名书看。。

莫言、贾平凹、张贤亮、刘心武等人的小说对俺来说,其实还是很值得看的,有时候,觉得看别人写的东西,好比自己的生命得到了延展,有机会体验到自己由于各种限制,想不到,体验不到的东西。

再晚一些,比如王朔,王安忆,史铁生等,都不错的啊。。我觉得我最幸运的是,后面因为定期看花城,十月,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的缘故,好的文章,基本没错过。

出来以后,也看点英文小说,但基本也是随机看看的,不像撒哥那样涉猎甚广。

不过,其实很羡慕你们投移,该挣钱的时候挣够了钱,现在闲了,想读啥书就读啥书,也有时间写东西。

你们那一代,各种曲折跌宕,九转百回,每个人写出来,都可以是一本大书,你要有空,好好写,俺保证做你忠实读者哈。。。。
你们都是俺:wdb17:的对象,俺只看网络小说,纸质的最后看的是岑凯伦:wdb4:

蝶★荡☆ : 2015-08-28#191
比俺强,俺就看见这半句。。。
哈哈哈~~~你更牛!

不如师兄把这半句展开说说吧:D

蝶★荡☆ : 2015-08-28#192
我比他们的生活阅历还要多
请注明哪一方面,谢谢:cool:

我现在不看大陆作家的最大原因是:管制下的文字,废话太多,绕半天也不敢说出自己想说的那句话,就像18岁谈恋爱一样的,喊不出“我要和你困觉”的豪迈。
8'17''是凡哥的豪迈:ROFLMAO:

frontenac : 2015-08-28#193
你们都是俺:wdb17:的对象,俺只看网络小说,纸质的最后看的是岑凯伦:wdb4:
我纸质最后看的是悟空传。。。。

一直记得。。。

岑凯伦是中学时候看的,拿那么美好的时光看岑凯伦,俺现在想起来,想抽自己。。。

frontenac : 2015-08-28#194
请注明哪一方面,谢谢:cool:


8'17''是凡哥的豪迈:ROFLMAO:
有话好好说,书不错,电影也不错的。。

未必 : 2015-08-29#195
网上的人都很自恋。我就自认为,我比他们的生活阅历还要多,感悟还要深。文无第一或者说眼高手低,就这么个理。
我现在不看大陆作家的最大原因是:管制下的文字,废话太多,绕半天也不敢说出自己想说的那句话,就像18岁谈恋爱一样的,喊不出“我要和你困觉”的豪迈。
你后面的话让我想起了高行健。中国的作家很憋屈的。他年轻时已经写过几百万字的东西。但怕红卫兵发现就全烧掉了。
开始对外发表文章好像已经30多岁了。后面的创作按他自己的话说小心翼翼地在“自律”下创作,就这还是看作“建国以来最恶毒的戏子”。于是他躲进深山写一本根本不打算发表的无所限制的率性的书,这就是后来获诺贝尔奖的《灵山》。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9#196
玛雅,大英百科全书啊这就是:wdb4:
看你的阅读史,你该是俺前辈了,你说的书,一些我看过,大多数没看过。。

因为我看书靠撞,撞上就看,不刻意找名书看。。

莫言、贾平凹、张贤亮、刘心武等人的小说对俺来说,其实还是很值得看的,有时候,觉得看别人写的东西,好比自己的生命得到了延展,有机会体验到自己由于各种限制,想不到,体验不到的东西。

再晚一些,比如王朔,王安忆,史铁生等,都不错的啊。。我觉得我最幸运的是,后面因为定期看花城,十月,小说月报,小说选刊的缘故,好的文章,基本没错过。

出来以后,也看点英文小说,但基本也是随机看看的,不像撒哥那样涉猎甚广。

不过,其实很羡慕你们投移,该挣钱的时候挣够了钱,现在闲了,想读啥书就读啥书,也有时间写东西。

你们那一代,各种曲折跌宕,九转百回,每个人写出来,都可以是一本大书,你要有空,好好写,俺保证做你忠实读者哈。。。。
那时文化活动少,没电影、没电视,整天就那8个样板戏,听得耳朵茧子都长出来了。读书确实是一种享受。当时的风气就是要读名著,有些人是真读,有些人是为了显摆。像我这号的,明显是属于后一类。我虽不济,只有小学毕业,但怎么也能算个当时的文艺青年。那时像小芳、巴黎这类的才女,开口必谈红与黑。用现在流行的话讲:你要是没看过安娜,你都不好意思叫人家妮娜。
至于像莫言、张贤亮等作家,都是文革后第一批出来的。刚开始都是写文革的苦难,号称伤痕文学,翻过一些,从没看完过。总觉得和自己的亲身感受有些不一样。就像现在看一些海外作家写的移民生活小说,多少感觉有点不太像。
再后来,就完全不知道了。满脑子只剩下郭靖、韦小宝了。我记得文革前,常看收获,好像是作协的刊物,现在不知还有没有了。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9#197
网上的人都很自恋。我就自认为,我比他们的生活阅历还要多,感悟还要深。文无第一或者说眼高手低,就这么个理。
我现在不看大陆作家的最大原因是:管制下的文字,废话太多,绕半天也不敢说出自己想说的那句话,就像18岁谈恋爱一样的,喊不出“我要和你困觉”的豪迈。
没错!忘了谁说的,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的最大区别是:古典文学一般到到第十章男女主人公才开始拉手。现代文学第二页女猪脚孩子就生下来了。

风中的默颜 : 2015-08-29#198
我就看见这句了:wdb4:
比俺强,俺就看见这半句。。。
其实没啥情史,文学老头吗,就那么稍稍比喻了一下。

sabre : 2015-08-31#199
这个得看情况,我就觉得有些人的体验,感悟,都很有价值,有些人看一眼都嫌多。。。

至于鲶鱼兄提到的那些作家,俺觉得还都不错的,个个比俺强啊。。

你要和谁困觉呢,没听你喊过。。
好贴,
几个贴都不错, 吱吱, 好吱吱, 乐吱吱,

李秋水 : 2015-09-01#200
恕我汉字认识的不多 我是这样念的 那些被美剧勾引出来的往事:种大麻
:wdb32:任何一个认识两千汉字的加拿大土生人种都会和我一样看法



前阵子因为撒哥提到,看 breaking bad, 有一集,walter和pinkman要弄死土哥,walter说,用ricin,俺是在netflix 上看的,听到没反应出来这是啥,本来,这也不在俺词汇库里,接着walter拿出几个豆豆说,用这个提取,顺带还讲了个历史有名间谍杀人案。

俺一看那豆豆就雷到了,这不就是当年,当年我小学时候,学校让种的蓖麻籽么?

椭圆的小豆豆,比黄豆大,比蚕豆小,光滑圆润的表面,玳瑁一样的花纹,月光一样的色泽,就这样穿过几十年的岁月,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

记得我刚上小学,每个星期三下午,都没课,属于课外活动。

老师有时候组织些跑步,手工啥的,有时候纯粹就是在操场上瞎疯,有一次,是全校给校办瓶盖厂加工瓶盖,就是把圆圆的胶垫对捻这,放进压好的金属瓶盖里,我记得当时整个教室都是瓶盖,跟电影木乃伊里面密密麻麻的尸虫一样,铺天盖地,源源不断,络绎不绝。我们机械的从右边到桶里拿出盖子,装上胶垫,放左边的桶里,井然有序,比流水线上的工人还麻利。虽然是枯燥而机械的操作,但我却满心欢喜,心花怒放。因为那时刻,我觉得自己“有用”了,在那个小小的年纪,我天生的认为,有用,就是幸福。

对于我来说,坐在板凳上听老师讲解拼音,在米字格里一遍又一遍的抄写,闭着眼睛做眼保健操,反复的背诵课文,这些东西,不能显示我有用,加工瓶盖,就是有用,觉得自己有用,就开心,小时候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一眼见底。

一个星期三下午,老师拿了个布袋子,说这是蓖麻籽,提炼出来的油,可以做成飞机的润滑油,可以建设祖国,大家拿回去种,秋天上交给国家。让家里有条件种,也愿意种的,排队领种子。

飞机,润滑油,建设祖国,是大人才做的事情,是电影里才看到的事情,它和我们尘土飞扬的操场,堆满瓶盖的教室,流着鼻涕,别着手帕的小身板如此的格格不入。那么神圣而非同凡响,它从天而降,闪闪发光,比太阳还耀眼,每个人的血都因此沸腾起来,一溜的长队,一张张小脸像一朵朵盛开的花,个个都跟打鸡血一样讲话特大声。

我从小就有一种特质,这种特质保留至今,基本上,如果要排队,我就排最后的,如果要照相,我就是站最边那个,那天一说排队,大家就开始组队,俺不出意外,又给整末尾去了,我看着老师手里的袋子,突然担心起来,会不会没发到我,就发光了啊。这样一担心,立马觉得阳光异常躁热,太阳变成一个硕大的火球,垂直的悬挂在我头顶上,大约是知了吧,叫声跟粉笔垂直划过黑板一样尖厉,我全身汗津津的,一缕头发帖在脸上,远远的,死死的盯着老师,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掏那个袋子。

一个人三颗,10个人30颗,100个人300颗,我飞快的心算着,每次老师一掏,我的心就咯噔一下,老师的手像在放风筝,我的心随着她的手一上一下的起落。
天见可怜,这个上上下下漂浮的心,终于在拿到3颗蓖麻籽的时候,落地了。

三颗蓖麻籽,仿佛带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从它们接触到我手板那一刻,就电光火石般,从神经末梢直接传导大脑,沿途带着霹雳扒拉的火花。我的眼神,充满憧憬和快乐,这是看见了幸福在前方的人的眼睛。

天上飞的飞机,用的将会是我种的蓖麻生产的润滑油,这是多么了不起,多么伟大,多么的非比寻常。

那天回家路上,汗湿的手里捏着3粒蓖麻籽,我像偷吃了仙丹的嫦娥,整个人,没了地心引力的约束,腿上好像装了弹簧,一种微醺的状态,我走过中山西路,走过中山东路,走过水街,后街,走回家,一路和张家,李家,大小婆家,董家院子的人打招呼,董家的紫荆花在开,云团一样美丽,幼儿园大院大片的吊钟花挂在围墙上,蜜蜂在嗡嗡的飞,空气里,都是蜜糖的气息。

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幸福是多么的容易,除了当时年纪小,很傻很天真以外,更大的可能是,在精神和物质都匮乏的年代,我们的生活,可能比飞机更需要润滑吧。

我住在一个大杂院,院子我家屋后有个花坛,也就是几级台阶,一个平台,我在上面种了一些花,那是一种浅红的小花,花茎细长优雅,总在傍晚开放,我回到家,毫不犹豫的拔了,把3颗蓖麻种子种下去。

然后,浇水,一日看三回,30回,甚至半夜也看。

过2天以后,我把它们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

再过两天以后,我又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就是涨大了。如此几番,我开始做梦。

梦中,我的蓖麻发芽了,嫩黄的叶子跟小鸭子的绒毛一样娇嫩。

但我的种子自始至终没有发芽,一周以后,它们直接裂开成两半,然后烂了臭了。

蓖麻籽烂掉,这事让我觉得既恐慌又不吉祥。

我一直认为,一个种子,种下去,就会发芽,发芽了就会长大,长大了就会开花结果,这一切是顺理成章的,不然,你不能叫种子。

原来没什么事情是打包票的,原来种子爱发芽它就发芽,不爱发芽,它就不发,它才不管我高不高兴,也不管你飞机有没有润滑油。

到交蓖麻籽的时候,别人都是满满一大袋子,沉地和小山一样,我两手空空,别人怎么才会相信,我的就愣没发芽?就好像,别人怎么才会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河水往山上奔流。。

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这事太严重了,这个世界,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吗?

同学们开始谈论他们的蓖麻苗,我硬着头皮也开始谈论。

在我的口中,在我脑海里,我的蓖麻籽像科教片里展示植物怎么生根发芽一样,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连放,它们在地里涨大,探芽,破土而出,生机勃勃,迅速的生长,越长越高,枝繁叶茂,它的叶子,像波浪,像水草,像杨丽萍的手,在风中一会儿摆向这边,一会摆向那边, 阳光下,一会儿沙拉拉作响,一会儿静止般的沉思。。

一颗蓖麻树,这是活在长在我脑子里的蓖麻树。

我一直没有想像它怎么开花结果,因为,它还没来得及开花,同学们就不再谈论它了,没有人再谈论它了。

我在春天万分沮丧,夏天惶惶然,觉得秋天的时候得去自杀,突然间,没有人谈论它了。

老师也不提谁来收蓖麻籽,怎么交给国家,大家好像约好一样,没人再提这个事情,整个小学,好像人人得了健忘症,全然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那年,我们突然有好多蓖麻籽做玩具,女同学串成项链手链,或者拿来玩丢包抓豆,男同学拿来做子弹,或者切开,在笔盒上拼命的擦。。

从没有人和我们说过这有毒,不能吃,也没人吃,也没听说谁吃死,吃病了。

这个事现在看起来,多么的匪夷所思,可是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

每个人都这样,顺从配合,当一件事被提倡,被流行的时候,大家都很兴高采烈欢天喜地的参与,争先恐后。而当这个风潮过去以后,又可以彻底失忆,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比如,也是小学的时候,突然说要搞小发明,城市里每一个小学都搞,我们三个五个同学分成一组,开始天马行空,绞尽脑汁,同学们上缴的五花八门傻的冒泡的发明堆了一教室,然后,突然,没人再提了,我们学校不提,别的学校也不提,我们也无所谓,过了,再欢天喜地的投入下一场欢乐。

大人就更不消说了,挖防空洞,打鸡血,养红茶菌,台风一样刮过来,台风过后,收拾下烂摊子,等待下一场。。。

2015年,当我在breaking bad再次看到蓖麻籽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些凌乱的往事,老公在玩手机,我随口问他,小时候,你们学校让你种过蓖麻吗?老公说,没有。

我一下惊奇起来,转天,我到公司,问了公司里年龄与我相仿的中国同事,都说没有。。

我一下迷糊起来,王小波写过一篇影射64的文章,寻找无双,书里,王仙客到长安去找他很多年看没见的表妹,未婚妻。所有的人,都一口咬定,从来没有过无双这个人,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无双被不存在,这个我可以理解,人们总是想法设法回避他们不愿意面对的东西。

可是蓖麻籽这个事情,无伤大雅,现在看来,毫无意义,但却趣味了我的童年,我的童年,就是由一串又一串无意义却有趣的事情,串联起来的,怎么也坠入了时间黑洞呢?

我开始怀疑,所有一切都是存在于我幻想当中,因为我这个人爱胡思乱想,比如前两天还幻想着我中了649, 想着想着,常常分不清现实幻觉,于是我在微信里问我姐姐。

我姐姐和我从小关系就很奇特,我们的关系如同水星和冥王星,属于同一个家庭,但距离遥远,各有自己的轨道转速和春夏秋冬。但是,我姐姐和我,去的是同一个小学,而且她只比我高一年级。
如果我种过蓖麻,她肯定也种过。

没有,姐姐很明确的说,从来没有,没有这回事。

我在网上查,能查到的,都是50,60年代,有人说学校让种过蓖麻。这完全不是我读小学的年代。

我这个人从小爱灵魂出窍,我想过我会九阴白骨爪,抓死坐我背后的那个上海男生,也想过我会飞檐走壁,去偷李家院子的无花果,可我从未想过穿越,即便是想穿越,我也不会想到要穿越到50,60年代。

我想是个人,都不会想穿越到50,60年代的中国,这危险系数,未免太大。

于是,我站在记忆的风口,茫然四顾。

这事对于我实在怪异,本来我想打下来,上网问问,结果,刹不住车,从昨天写到今天,一下写的老长。。。。

时间能让一切面目全非,也会让人记忆移位,智商减退,据说人要开始老年痴呆的时候,就会唠唠叨叨,我估计我也快了。

charles_xia : 2015-09-02#201
我小学一年和二年的时候门口一片蓖麻,每年都得收,扎手。

iamabird : 2015-10-02#202
写得太好了,我小时候也见过大家种这个蓖麻,七八十年代的新疆

snowflake2012 : 2020-01-16#203
评委

话说强尼政论一篇篇,好奇他的回忆文章。
强尼是谁?期待好文章!!

I 服了 YOU : 2020-01-17#204
前阵子因为撒哥提到,看 breaking bad, 有一集,walter和pinkman要弄死土哥,walter说,用ricin,俺是在netflix 上看的,听到没反应出来这是啥,本来,这也不在俺词汇库里,接着walter拿出几个豆豆说,用这个提取,顺带还讲了个历史有名间谍杀人案。

俺一看那豆豆就雷到了,这不就是当年,当年我小学时候,学校让种的蓖麻籽么?

椭圆的小豆豆,比黄豆大,比蚕豆小,光滑圆润的表面,玳瑁一样的花纹,月光一样的色泽,就这样穿过几十年的岁月,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

记得我刚上小学,每个星期三下午,都没课,属于课外活动。

老师有时候组织些跑步,手工啥的,有时候纯粹就是在操场上瞎疯,有一次,是全校给校办瓶盖厂加工瓶盖,就是把圆圆的胶垫对捻这,放进压好的金属瓶盖里,我记得当时整个教室都是瓶盖,跟电影木乃伊里面密密麻麻的尸虫一样,铺天盖地,源源不断,络绎不绝。我们机械的从右边到桶里拿出盖子,装上胶垫,放左边的桶里,井然有序,比流水线上的工人还麻利。虽然是枯燥而机械的操作,但我却满心欢喜,心花怒放。因为那时刻,我觉得自己“有用”了,在那个小小的年纪,我天生的认为,有用,就是幸福。

对于我来说,坐在板凳上听老师讲解拼音,在米字格里一遍又一遍的抄写,闭着眼睛做眼保健操,反复的背诵课文,这些东西,不能显示我有用,加工瓶盖,就是有用,觉得自己有用,就开心,小时候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一眼见底。

一个星期三下午,老师拿了个布袋子,说这是蓖麻籽,提炼出来的油,可以做成飞机的润滑油,可以建设祖国,大家拿回去种,秋天上交给国家。让家里有条件种,也愿意种的,排队领种子。

飞机,润滑油,建设祖国,是大人才做的事情,是电影里才看到的事情,它和我们尘土飞扬的操场,堆满瓶盖的教室,流着鼻涕,别着手帕的小身板如此的格格不入。那么神圣而非同凡响,它从天而降,闪闪发光,比太阳还耀眼,每个人的血都因此沸腾起来,一溜的长队,一张张小脸像一朵朵盛开的花,个个都跟打鸡血一样讲话特大声。

我从小就有一种特质,这种特质保留至今,基本上,如果要排队,我就排最后的,如果要照相,我就是站最边那个,那天一说排队,大家就开始组队,俺不出意外,又给整末尾去了,我看着老师手里的袋子,突然担心起来,会不会没发到我,就发光了啊。这样一担心,立马觉得阳光异常躁热,太阳变成一个硕大的火球,垂直的悬挂在我头顶上,大约是知了吧,叫声跟粉笔垂直划过黑板一样尖厉,我全身汗津津的,一缕头发帖在脸上,远远的,死死的盯着老师,看着她一次又一次的掏那个袋子。

一个人三颗,10个人30颗,100个人300颗,我飞快的心算着,每次老师一掏,我的心就咯噔一下,老师的手像在放风筝,我的心随着她的手一上一下的起落。
天见可怜,这个上上下下漂浮的心,终于在拿到3颗蓖麻籽的时候,落地了。

三颗蓖麻籽,仿佛带着某种神秘的力量,这种力量,从它们接触到我手板那一刻,就电光火石般,从神经末梢直接传导大脑,沿途带着霹雳扒拉的火花。我的眼神,充满憧憬和快乐,这是看见了幸福在前方的人的眼睛。

天上飞的飞机,用的将会是我种的蓖麻生产的润滑油,这是多么了不起,多么伟大,多么的非比寻常。

那天回家路上,汗湿的手里捏着3粒蓖麻籽,我像偷吃了仙丹的嫦娥,整个人,没了地心引力的约束,腿上好像装了弹簧,一种微醺的状态,我走过中山西路,走过中山东路,走过水街,后街,走回家,一路和张家,李家,大小婆家,董家院子的人打招呼,董家的紫荆花在开,云团一样美丽,幼儿园大院大片的吊钟花挂在围墙上,蜜蜂在嗡嗡的飞,空气里,都是蜜糖的气息。

多年以后回想起来,幸福是多么的容易,除了当时年纪小,很傻很天真以外,更大的可能是,在精神和物质都匮乏的年代,我们的生活,可能比飞机更需要润滑吧。

我住在一个大杂院,院子我家屋后有个花坛,也就是几级台阶,一个平台,我在上面种了一些花,那是一种浅红的小花,花茎细长优雅,总在傍晚开放,我回到家,毫不犹豫的拔了,把3颗蓖麻种子种下去。

然后,浇水,一日看三回,30回,甚至半夜也看。

过2天以后,我把它们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

再过两天以后,我又刨出来看,还是蓖麻籽,就是涨大了。如此几番,我开始做梦。

梦中,我的蓖麻发芽了,嫩黄的叶子跟小鸭子的绒毛一样娇嫩。

但我的种子自始至终没有发芽,一周以后,它们直接裂开成两半,然后烂了臭了。

蓖麻籽烂掉,这事让我觉得既恐慌又不吉祥。

我一直认为,一个种子,种下去,就会发芽,发芽了就会长大,长大了就会开花结果,这一切是顺理成章的,不然,你不能叫种子。

原来没什么事情是打包票的,原来种子爱发芽它就发芽,不爱发芽,它就不发,它才不管我高不高兴,也不管你飞机有没有润滑油。

到交蓖麻籽的时候,别人都是满满一大袋子,沉地和小山一样,我两手空空,别人怎么才会相信,我的就愣没发芽?就好像,别人怎么才会相信,太阳从西边出来,河水往山上奔流。。

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这事太严重了,这个世界,还有比这更严重的事情吗?

同学们开始谈论他们的蓖麻苗,我硬着头皮也开始谈论。

在我的口中,在我脑海里,我的蓖麻籽像科教片里展示植物怎么生根发芽一样,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连放,它们在地里涨大,探芽,破土而出,生机勃勃,迅速的生长,越长越高,枝繁叶茂,它的叶子,像波浪,像水草,像杨丽萍的手,在风中一会儿摆向这边,一会摆向那边, 阳光下,一会儿沙拉拉作响,一会儿静止般的沉思。。

一颗蓖麻树,这是活在长在我脑子里的蓖麻树。

我一直没有想像它怎么开花结果,因为,它还没来得及开花,同学们就不再谈论它了,没有人再谈论它了。

我在春天万分沮丧,夏天惶惶然,觉得秋天的时候得去自杀,突然间,没有人谈论它了。

老师也不提谁来收蓖麻籽,怎么交给国家,大家好像约好一样,没人再提这个事情,整个小学,好像人人得了健忘症,全然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那年,我们突然有好多蓖麻籽做玩具,女同学串成项链手链,或者拿来玩丢包抓豆,男同学拿来做子弹,或者切开,在笔盒上拼命的擦。。

从没有人和我们说过这有毒,不能吃,也没人吃,也没听说谁吃死,吃病了。

这个事现在看起来,多么的匪夷所思,可是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

每个人都这样,顺从配合,当一件事被提倡,被流行的时候,大家都很兴高采烈欢天喜地的参与,争先恐后。而当这个风潮过去以后,又可以彻底失忆,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比如,也是小学的时候,突然说要搞小发明,城市里每一个小学都搞,我们三个五个同学分成一组,开始天马行空,绞尽脑汁,同学们上缴的五花八门傻的冒泡的发明堆了一教室,然后,突然,没人再提了,我们学校不提,别的学校也不提,我们也无所谓,过了,再欢天喜地的投入下一场欢乐。

大人就更不消说了,挖防空洞,打鸡血,养红茶菌,台风一样刮过来,台风过后,收拾下烂摊子,等待下一场。。。

2015年,当我在breaking bad再次看到蓖麻籽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些凌乱的往事,老公在玩手机,我随口问他,小时候,你们学校让你种过蓖麻吗?老公说,没有。

我一下惊奇起来,转天,我到公司,问了公司里年龄与我相仿的中国同事,都说没有。。

我一下迷糊起来,王小波写过一篇影射64的文章,寻找无双,书里,王仙客到长安去找他很多年看没见的表妹,未婚妻。所有的人,都一口咬定,从来没有过无双这个人,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无双被不存在,这个我可以理解,人们总是想法设法回避他们不愿意面对的东西。

可是蓖麻籽这个事情,无伤大雅,现在看来,毫无意义,但却趣味了我的童年,我的童年,就是由一串又一串无意义却有趣的事情,串联起来的,怎么也坠入了时间黑洞呢?

我开始怀疑,所有一切都是存在于我幻想当中,因为我这个人爱胡思乱想,比如前两天还幻想着我中了649, 想着想着,常常分不清现实幻觉,于是我在微信里问我姐姐。

我姐姐和我从小关系就很奇特,我们的关系如同水星和冥王星,属于同一个家庭,但距离遥远,各有自己的轨道转速和春夏秋冬。但是,我姐姐和我,去的是同一个小学,而且她只比我高一年级。
如果我种过蓖麻,她肯定也种过。

没有,姐姐很明确的说,从来没有,没有这回事。

我在网上查,能查到的,都是50,60年代,有人说学校让种过蓖麻。这完全不是我读小学的年代。

我这个人从小爱灵魂出窍,我想过我会九阴白骨爪,抓死坐我背后的那个上海男生,也想过我会飞檐走壁,去偷李家院子的无花果,可我从未想过穿越,即便是想穿越,我也不会想到要穿越到50,60年代。

我想是个人,都不会想穿越到50,60年代的中国,这危险系数,未免太大。

于是,我站在记忆的风口,茫然四顾。

这事对于我实在怪异,本来我想打下来,上网问问,结果,刹不住车,从昨天写到今天,一下写的老长。。。。

时间能让一切面目全非,也会让人记忆移位,智商减退,据说人要开始老年痴呆的时候,就会唠唠叨叨,我估计我也快了。
小时候被高年级学生骗说很好吃,还咬烂尝过,但没有咽下肚子,闹了一天肚子;不过我知道的确定有效的用法是,我妈妈脚上有鸡眼,把蓖麻碾碎用塑料布敷在鸡眼上,两三天鸡眼就会死,可以完全根治。

frontenac : 2020-01-17#205
小时候被高年级学生骗说很好吃,还咬烂尝过,但没有咽下肚子,闹了一天肚子;不过我知道的确定有效的用法是,我妈妈脚上有鸡眼,把蓖麻碾碎用塑料布敷在鸡眼上,两三天鸡眼就会死,可以完全根治。
这个治疗鸡眼的讲法真是闻所未闻。。 :ROFLMAO: :ROFLMAO:

直觉,按机理应该是不起作用的,不过,谢谢,三人行,必有我师。。

shw019 : 2020-01-17#206
这么精彩绝伦的美文, 竟然刚刚才得以拜读。

wycf : 2020-01-19#207
我上小学的时候也种过蓖麻,这东西长的还挺高的,果实外面有一层硬壳,带刺,跟栗子有一点相像

zhidao : 2020-05-10#208
这么精彩绝伦的美文, 竟然刚刚才得以拜读。
我在重温这些美文,好久不见楼主小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