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论坛

[评论]当“崇洋媚外”的张文宏,遇上被迫关评的北岛

原文链接:https://forum.iask.ca/threads/901621/

yamiyami : 2020-04-21#1
新闻:《当“崇洋媚外”的张文宏,遇上被迫关评的北岛》的相关评论
(一)
张文宏医生大概率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一碗粥而被扣上崇洋媚外的帽子。
此前,张文宏医生在一段视频中,对疫情期间儿童的饮食做出了这样的建议:
绝不要给孩子吃垃圾食品,一定要吃高营养、高蛋白的东西,每天早上准备充足的牛奶,充足的鸡蛋,吃了再去上学,早上不许吃粥。
从营养学的角度来看,张文宏给出的早餐建议,靠谱又科学,因为白粥的营养成分极其单一,内含的蛋白质质量跟牛奶鸡蛋基本上就不在一个维度。
面对这样一条饮食建议,我想一个逻辑正常的人,都能读出来张医生是在鼓励孩子们应该多摄入高蛋白,高营养的食物。
但林子大了,什么智障都有,你得承认,有的人脑回路真的不一样。
因为一句早上不许吃粥,一些人脆弱的民族自尊心又受到伤害了,于是纷纷展开批斗姿态:
中国人早上喝了几千年粥怎么就不行了,是不是崇洋媚外过头了?
牛奶传进中国才多久,适合中国人的体质吗?

你就是一个没文化的网红。
可怜张医生,堂堂博士生导师、哈佛大学医学院访问学者,全国顶流的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竟然被人评为没文化的网红。
其实我挺想不明白的,一句多喝牛奶少吃粥,怎么就和崇洋媚外对上号了呢?
如果不是刻意为黑而黑, 我能想到的逻辑只有一种:他们觉得早晨喝粥是我们悠久的文化传统,而你提倡喝牛奶就是公然否认我们的饮食文化,就是跪舔美爹,就是不爱国
对这样的逻辑超超表示窒息。我寻思互联网和手机也都是美国人发明的啊,你咋每天用的那么欢呢?
今天中午,朋友给我发来一篇文章。我看完之后,一度影响了午餐食欲。
文章的标题叫:《网红主任张文宏,到底是蠢还是坏?》
文章列举了张文宏医生的一系列罪状,我大概浏览了一遍,几条大罪如下:想红、圣母x、跪舔美爹。
我都为张文宏医生捏一把汗。
我翻了翻这个账号以往的文章,标题都挺令人窒息的,而这么关心公共议题的作者,我却没有看到一篇批评武汉当初瞒报官员的文章。
你瞧,写这些文章的人,对于什么人能骂,什么人不能骂,心里历来清楚的紧。
(二)
前两天,青年义士出征泰国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
我至今仍想不明白,一个路人甲级别的人,说了几句不恰当的话,真的至于咱们这边发动一队网络大军过去讨伐吗?
而所谓的讨伐全无讲道理、摆事实的说服,一帮人上去就是一波山呼海啸的:NMSL(你妈死了的拼音简写)。
国外的朋友直接懵逼了,以至于nmsl这个标签一度冲上了推特的热搜。
如果你上Twitter,大概能知道义士们这波nmsl的出击,造成了怎样轩然大波。
这么说吧,这一波重拳出击,直接让nmsl这个词的认知度,完全不亚于kung fu(功夫)这个词了。
这给无数国外朋友造成了一个非常遗憾的印象:
知识分子以理服人,中国网友以nmsl服人。
这真是令人惆怅的文化输出。国家忙着跟世界交朋友,建立各种伙伴同盟关系,义士们却整天觉得自己被人家侮辱了,满世界敲下nmsl这四个字母。
有时候我难免也会天真地想:这些满世界给别人扣帽子,每天恨不得花20个小时在网络上批斗、辱骂、举报别人的人,背后是不是也是一门生意呢?
说真的,我倒希望这也是一门生意,那样的话,我对当下网络上发言人群的认知,起码不至于太悲观。
我常常疑惑,这些用肮脏卑鄙的手段批斗辱骂他人的网络暴徒,真的能够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一件什么事吗?
如果他们心中明白仍故意为之,我反而淡然,人对世界的认识总有一个成长的过程。
如果他们对此只有极度亢奋,而全无惭愧之感,就真的让我感到愤怒又可悲了。
(三)
有个词叫大国小民,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
我倒觉这个词不足以形容这些人,这种人的精神画像,是典型的大国软民。
软是一种精神上的怯懦,一种姿态上的虚弱,一种思维上的羸弱。
即这样的人在精神上是缺乏支撑,难以自立的。所以,他们日常惯于将自己的荣辱尊严依附于那些宏大的,强硬的东西。
因而,这种软又表现的极度自卑,容不得别人说自己的一丁点儿不是,但凡说到自己的祖国、家乡乃至母校,从食物到文化,从影响力到体制设计,外人只能夸赞、哄着、鼓掌叫好。
两拨人聊天,对方但凡想在称赞的话后面加一个但是,这边立马炸毛,冲将上去就是一连串的:NMSL!
人家那边一脸懵逼,莫名其妙,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边呢,已经在兴高采烈地大呼胜利了,于是又不免喊出**出征,寸草不生的口号来,在自己的想象中感受别人的瑟瑟发抖。
但别人是觉得害怕还是难以理喻,抑或感到可笑,我想答案恐怕并不是我们想当然的那种。
(四)
我从此关闭诗和诗的评论区。
两天前,诗人北岛关闭了自己豆瓣主页的评论区,根据网络上流传的图片来看,促使诗人做出这一决定的,是一群人莫名其妙的谩骂。
这其中,我又看到了那句已经举世闻名的攻击代码:nmsl。
很多读者感到惋惜,不仅仅是因为北岛关闭了评论区,还因为,造成这一切的原因竟是那般的卑鄙。
我看到有读者这样评价:
用NMSL在北岛的诗下面骂,无异于用掏粪勺子打玉兰花。
北岛几乎是当下中国活着的诗人里,国际影响力最大的那一位,他几次与诺贝尔文学奖擦肩而过,是诺奖候选人名单上的常客。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北岛《回答》中的这两句诗,知名度恐怕仅次于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恐怕少有人不会背诵。
一边是一位屡屡被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古稀诗人,另一边呢,是一群朝气蓬勃但一张嘴全都是nmsl这般新词的愤怒青年。
你觉得双方存在能够良性沟通的可能性吗?
讲理的人碰上疯子,除了沉默,还能做什么呢?
这就是王小波当年感叹的:
知识分子的长处只是会以理服人,假如不讲理,他就没有长处,只有短处,活着没意思,不如死掉。
你也能感受的到,如今,粪勺打玉兰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很多曾经活跃的知识分子,渐渐沉默寡言,逐一关闭评论区,悄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高质量的公共话题讨论,变得愈加稀少,愈加小心翼翼。连知乎这样曾经难得的高质量社区,如今其讨论质量也迅速滑落至天涯社区的水平了。
北岛在豆瓣的简介是:诗歌之光,照亮突然醒来的人。
一句典型的诗人式表达。他今年71岁,人生七十古来稀,不知道北岛是不是能够感悟到一个遗憾的事实: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自始至终囿于一个晦暗污浊的世界里,不愿醒来。
言尽于此,这事儿说来说去真没意思。
末了,重读一下北岛的《波兰来客》吧:
大国愚民
全民的政治思想工作出了大问题 造成阔怕的后果 政治教导员需要认真检讨
表让全世界看笑话

may2may : 2020-04-21#2
这不是《文化大革命》又来一遍么?
这跟戴着袖章的红卫兵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