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论坛

从《绝命毒师》谈起,赞加拿大公费医疗,让政府和患者形成利益共同体

原文链接:https://forum.iask.ca/threads/904287/

佩奇 : 2020-05-20#1
加拿大版《绝命毒师》的剧情

在加拿大人享受全民健保制度的同时,许多美国患者却不得不支付自己的医疗费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电视剧《绝命毒师》会一路走红。

主人公是一名老师,他在被确诊罹患肺癌后,为了支付自己的化疗费用而变成了一个制毒狂人。

1589994985528.png

加拿大版《绝命毒师》的剧情:发现癌症,开始治疗,全剧终。

让政府和患者形成利益共同体


其实,公费医疗的本质还不是替患者出钱,让每个人都能在疾病面前平等这么简单。公费医疗,让政府和患者形成利益共同体,共同对抗所有其他危害你健康的敌人。

包括:把烟草公司告上法庭,冬天积极的扫雪,撒盐;流感来临之前,积极的给每个人提供免费流感疫苗;

假设加拿大出现毒奶粉

可以想象,如果加拿大出现地沟油,毒奶粉,损害国民健康的事情,政府绝对不会置身事外。因为,资本家,你把钱挣走了,他们得病都得政府我出钱治病。你想象一下,政府会放过那些生产毒奶粉的厂家吗。

我们的健康卡是一个联盟,是政府和每个加拿大人的联盟,是利益共同体,绝对不是你的信用卡,或者美国的医保卡可以比拟的。

1589994928175.png

NDP的前党魁林顿说得好:我们看病只需要健康卡,而不是信用卡。

骆驼客 : 2020-05-20#2
中国的问题,在于官商勾结,利益捆绑,造假的成本太低了!

good4ever : 2020-05-20#3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不按法治执行。审理中的案件就能把关键的证据“弄丢了”,然后就不了了之了。人性是贪婪的,没有法治的约束,啥都能干得出来。

cncba : 2020-05-20#4
卖柑者言,佩奇没学过吗

starry starry night : 2020-05-20#5
中国的问题,在于官商勾结,利益捆绑,造假的成本太低了!
貌似历朝历代都如此。轮回往复不可改变的样子。300年一轮。打下江山不就是为了发财么,这第一代领导也许是真心的为百姓,解救百姓于水火压迫,跟着他干的人他的手下可未必,下一代下下一代就更未必这么想了,所以最终还是会走上商勾结发大财的老路子。

要说区别,中国是官管着商,欧美是商管着官。

佩奇 : 2020-05-20#6
中国的问题,在于官商勾结,利益捆绑,造假的成本太低了!
中国的事情,太不好说了:rolleyes:

佩奇 : 2020-05-20#7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不按法治执行。审理中的案件就能把关键的证据“弄丢了”,然后就不了了之了。人性是贪婪的,没有法治的约束,啥都能干得出来。
单个的人是毫无力量的。

对比贪婪的医疗利益集团,如果患者背后没有强有力的利益集团,必定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哪个国家都一样,利益是永恒的,组织才是强有力的

佩奇 : 2020-05-20#8
卖柑者言,佩奇没学过吗
没有最坏,只有更坏:wdb33:

佩奇 : 2020-05-20#9
貌似历朝历代都如此。轮回往复不可改变的样子。300年一轮。打下江山不就是为了发财么,这第一代领导也许是真心的为百姓,解救百姓于水火压迫,跟着他干的人他的手下可未必,下一代下下一代就更未必这么想了,所以最终还是会走上商勾结发大财的老路子。

要说区别,中国是官管着商,欧美是商管着官。
商 在中文里同音为 “伤” 从来都带着原罪。

从来都是无休止的追求利润,但是在医疗领域,从患者身上攫取利润也无可厚非。

渺小的每个患者,无法和强大贪婪的资本家抗衡。

如果让政府代表我们患者的利益,情况会完全不同

这也是,医疗界,药商最不喜欢的强大对手

fjptyhy : 2020-05-20#10
加拿大版《绝命毒师》的剧情

在加拿大人享受全民健保制度的同时,许多美国患者却不得不支付自己的医疗费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电视剧《绝命毒师》会一路走红。

主人公是一名老师,他在被确诊罹患肺癌后,为了支付自己的化疗费用而变成了一个制毒狂人。



加拿大版《绝命毒师》的剧情:发现癌症,开始治疗,全剧终。

让政府和患者形成利益共同体

其实,公费医疗的本质还不是替患者出钱,让每个人都能在疾病面前平等这么简单。公费医疗,让政府和患者形成利益共同体,共同对抗所有其他危害你健康的敌人。

包括:把烟草公司告上法庭,冬天积极的扫雪,撒盐;流感来临之前,积极的给每个人提供免费流感疫苗;

假设加拿大出现毒奶粉

可以想象,如果加拿大出现地沟油,毒奶粉,损害国民健康的事情,政府绝对不会置身事外。因为,资本家,你把钱挣走了,他们得病都得政府我出钱治病。你想象一下,政府会放过那些生产毒奶粉的厂家吗。

我们的健康卡是一个联盟,是政府和每个加拿大人的联盟,是利益共同体,绝对不是你的信用卡,或者美国的医保卡可以比拟的。



NDP的前党魁林顿说得好:我们看病只需要健康卡,而不是信用卡。
分析的有道理。

顺道感慨下,来了阿省,才知道这个省府是全加拿大勤俭持家,钱花在刀刃的标兵——看看我们的小纸片医疗卡。

1.png2.jpg

Kentucky Grass : 2020-05-20#11
如果政府和患者形成利益共同体,那与政府讨价的医疗工会就站在了患者的对立面。

Timmocha : 2020-05-20#12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不按法治执行。审理中的案件就能把关键的证据“弄丢了”,然后就不了了之了。人性是贪婪的,没有法治的约束,啥都能干得出来。
问题法治是怎么来的?是P民对统治者跪着求来的吗?

good4ever : 2020-05-20#13
问题法治是怎么来的?是P民对统治者跪着求来的吗?
你应该去问那些爱国爱党人士。。。5毛5分都能给你满意的答案

佩奇 : 2020-05-20#14
分析的有道理。

顺道感慨下,来了阿省,才知道这个省府是全加拿大勤俭持家,钱花在刀刃的标兵——看看我们的小纸片医疗卡。
是,省里的钱70%-80%都花在医疗和教育上了

更重要的这样让政府的利益和患者的利益高度一致,听说当年加拿大改成公费医疗,阻力最大就来自私人医疗体系

因为原来这些医疗资本家把患者当大肥羊,公有化以后,和政府打交到就没这么容易了

佩奇 : 2020-05-20#15
如果政府和患者形成利益共同体,那与政府讨价的医疗工会就站在了患者的对立面。
是,医疗体系基本有点像教师的意思,让医疗体系盈利,保证医生,护士,医院管理人员的有竞争力的薪酬,都是非常合理的。

关键是这块蛋糕怎么切,有政府帮患者代言,患者就不会处于完全被动的局面

谁要是危害公众健康,谁就是跟政府的荷包过不去

佩奇 : 2020-05-20#16
问题法治是怎么来的?是P民对统治者跪着求来的吗?
你应该去问那些爱国爱党人士。。。5毛5分都能给你满意的答案
两位,佩奇不敢讨论如何得到公费医疗的权利,只是想表达一下,非常喜欢和珍惜公费医疗的权利

希望处方药也能公费医疗,即使加税,佩奇也觉得可以

处方药的公费医疗最大的阻力来自药商和药房

malihom007 : 2020-05-20#17
是,省里的钱70%-80%都花在医疗和教育上了

更重要的这样让政府的利益和患者的利益高度一致,听说当年加拿大改成公费医疗,阻力最大就来自私人医疗体系

因为原来这些医疗资本家把患者当大肥羊,公有化以后,和政府打交到就没这么容易了
我在医疗系统工作过,别把“免费”医疗想得太美好.....

佩奇 : 2020-05-20#18
我在医疗系统工作过,别把“免费”医疗想得太美好.....
佩奇没有想的很美,只是比较,比交给贪得无厌的资本家会好很多。

免费倒是其次,医保卡也可能是免费,最可贵的是利益共同体

说到底,利益共同体是铁律

医疗,养老这些都是挑战人类智商极限的问题,哪有可能美好?

最近的新冠下的养老院就可见一斑

淡蓝时光 : 2020-05-20#19
很有同感,当时看《绝命毒师》那种我本善良却一步步逼上绝路的无力感让我郁闷不已。

Timmocha : 2020-05-21#20
两位,佩奇不敢讨论如何得到公费医疗的权利,只是想表达一下,非常喜欢和珍惜公费医疗的权利

希望处方药也能公费医疗,即使加税,佩奇也觉得可以

处方药的公费医疗最大的阻力来自药商和药房
去年NDP还许诺来着,可是没人选啊!:LOL:

Timmocha : 2020-05-21#21
佩奇没有想的很美,只是比较,比交给贪得无厌的资本家会好很多。

免费倒是其次,医保卡也可能是免费,最可贵的是利益共同体

说到底,利益共同体是铁律

医疗,养老这些都是挑战人类智商极限的问题,哪有可能美好?

最近的新冠下的养老院就可见一斑
即使是完全垄断,资本家不可能做到贪得无厌漫天要价,垄断者也要受到Demand Curve约束,也有个利润最优价格。倒是打土豪分田地的极左思维,对经济伤害极大。这就看分寸了。加拿大目前处在中间偏左,再左一点就要向希腊迈进了。

佩奇 : 2020-05-21#22
很有同感,当时看《绝命毒师》那种我本善良却一步步逼上绝路的无力感让我郁闷不已。
是, 美国反应医保黑暗的电影不要太多了!

《Memento》中保险公司的贪婪和无耻。

马克达蒙的《RainMaker》初出茅庐的律师,第一个案子是一宗涉及医疗保险赔偿的诉讼。无助的母亲,生命垂危的儿子,拒绝支付医疗费的保险公司。最后赢得巨额赔付,但是保险公司宣布破产而脱罪

申请案例:11462,拒赔案例:9141

1590055891781.png

佩奇 : 2020-05-21#23
去年NDP还许诺来着,可是没人选啊!:LOL:
不是没人选,是没有赢得选举。

NDP没有赢得选举,但是这并不妨碍,佩奇希望处方药,也能彻底公有化。希望有一天,患者有和药商分庭抗礼

佩奇 : 2020-05-21#24
即使是完全垄断,资本家不可能做到贪得无厌漫天要价,垄断者也要受到Demand Curve约束,也有个利润最优价格。倒是打土豪分田地的极左思维,对经济伤害极大。这就看分寸了。加拿大目前处在中间偏左,再左一点就要向希腊迈进了。
“即使是完全垄断,资本家不可能做到贪得无厌漫天要价,垄断者也要受到Demand Curve约束”

这个对资本家是不是,有点太过宽容了?!

佩奇不懂左右,只知道,我们都是患者,所以都是医疗体系,以及药商的客户。我们需要团结起来,才能在我们和家人需要的时候,得到医疗服务。

只有和政府利益一致,才能让政府比我们还着急那些损害公众健康的家伙

比如:黑肺病,比如艾滋病村,比如:毒奶粉,比如地沟油。

如果发生在加拿大,政府绝对不会隔岸观火,而会和那些黑心肠的家伙做斗争。加拿大政府也不是菩萨,只不过是和我们的利益一致,而已。

Thomastrain : 2020-05-21#25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不按法治执行。审理中的案件就能把关键的证据“弄丢了”,然后就不了了之了。人性是贪婪的,没有法治的约束,啥都能干得出来。

Thomastrain : 2020-05-21#26
我在医疗系统工作过,别把“免费”医疗想得太美好.....
同意。现实很骨感。

Thomastrain : 2020-05-21#27
请问佩奇,你怎么看待大麻合法化问题,在我看来和毒奶粉类似,都是祸害后代的。

佩奇 : 2020-05-21#28
同意。现实很骨感。
医疗本身就是超出人类智商的问题,

没有最骨感,只有更骨感,看看中国的黑肺病,艾滋病村,癌症村,毒奶粉。多少人因为生病,家破人亡。。。都是因为政府的漠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试想,如果你要砸天安门,政府会不会立刻就跳起来,关心则乱。

但是医疗这件事情,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做好,只是把这件事情,做的不是最坏的方法总是有的。

“利益共同体”,拉政府下水,佩奇真心喜欢加拿大的公费医疗。希望把公费医疗进行到底

佩奇 : 2020-05-21#29
请问佩奇,你怎么看待大麻合法化问题,在我看来和毒奶粉类似,都是祸害后代的。
大麻的问题,目前,佩奇只能相信政府评估,大麻对人体没有伤害,应该是有科学研究做基础。

利益不会让政府放任,资本家伤害人民的健康的。资本主义 “钱”最大。只要把政府和我们的利益绑在一起,就不怕他不卖力气

Thomastrain : 2020-05-21#30
医疗本身就是超出人类智商的问题,

没有最骨感,只有更骨感,看看中国的黑肺病,艾滋病村,癌症村,毒奶粉。多少人因为生病,家破人亡。。。都是因为政府的漠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试想,如果你要砸天安门,政府会不会立刻就跳起来,关心则乱。

但是医疗这件事情,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做好,只是把这件事情,做的不是最坏的方法总是有的。

“利益共同体”,拉政府下水,佩奇真心喜欢加拿大的公费医疗。希望把公费医疗进行到底
我也喜欢公费医疗,但药费这块儿,还是个遗憾。

Thomastrain : 2020-05-21#31
大麻的问题,目前,佩奇只能相信政府评估,大麻对人体没有伤害,应该是有科学研究做基础。

利益不会让政府放任,资本家伤害人民的健康的。资本主义 “钱”最大。只要把政府和我们的利益绑在一起,就不怕他不卖力气
呵呵,利益会让任何政府放任。

骆驼客 : 2020-05-21#32
医疗本身就是超出人类智商的问题,

没有最骨感,只有更骨感,看看中国的黑肺病,艾滋病村,癌症村,毒奶粉。多少人因为生病,家破人亡。。。都是因为政府的漠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试想,如果你要砸天安门,政府会不会立刻就跳起来,关心则乱。

但是医疗这件事情,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把这件事情做好,只是把这件事情,做的不是最坏的方法总是有的。

“利益共同体”,拉政府下水,佩奇真心喜欢加拿大的公费医疗。希望把公费医疗进行到底
民众的利益和捆绑政府的利益,真能做到捆绑,那确实是最正确的方式!至少对,低收入阶层来说,能多一个活下去的支撑!这一点上,中国政府差的就不是倍数了!不过,咱们也不能不考虑人口基数的问题,3500万对14亿!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尽快改进,特别是对于广大农民及城镇农民工的大病医保问题。

starry starry night : 2020-05-21#33
如果政府和患者形成利益共同体,那与政府讨价的医疗工会就站在了患者的对立面。
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政府太强大不适合直接出面管着商,对糖衣炮弹也扛不住,现在民间出现了以商治商的方法,比如团购,打折网啥的。帮砍价的啥的。这没准也是个好办法。

Rita11 : 2020-05-21#34
最好全民网络,电话,电视,住房等。我们多交税来负担这些全民xxx?

malihom007 : 2020-05-21#35
“免费” 大概率会导致更大规模的滥用,现阶段加拿大进入共产主义还是太早了。

Rita11 : 2020-05-21#36
“免费” 大概率会导致更大规模的滥用,现阶段加拿大进入共产主义还是太早了。
全民医疗和强国的大锅饭类似。

我腰椎压缩性骨折,去急诊。 急诊医生看我死不了,让我去见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让我去做MRI.
等几个月结果出来,确定是腰椎压缩性骨折,家庭医生便推荐我去见专科医生。 骨折半年后,我终于见到了专科医生。 他说了两句话,第一句, 急诊医生是白痴。第二句,现在半年了,已无做手术的必要,再过半年腰就会好了,不疼了。
现在已经一年了,腰还是疼。
全民医疗好!!!

佩奇 : 2020-05-21#37
呵呵,利益会让任何政府放任。
正好相反,和患者的利益绑定在一起,才会让政府自觉自愿的给患者争取利益

佩奇 : 2020-05-21#38
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政府太强大不适合直接出面管着商,对糖衣炮弹也扛不住,现在民间出现了以商治商的方法,比如团购,打折网啥的。帮砍价的啥的。这没准也是个好办法。
利益一致,从来与国情无关。

正因为患者和政府利益一致,所以糖衣炮弹无效,

目前的情况是:不和患者的利益一致,把糖衣吃完,把炮弹留给患者

团购和打折基本上和医保卡是一类性质的东西,还是把患者当大肥羊,就是换另外一只狼而已

佩奇 : 2020-05-21#39
最好全民网络,电话,电视,住房等。我们多交税来负担这些全民xxx?
佩奇基本认为您这是在抬杠

电话,电视的必要性,可以和治疗癌症和艾滋病的重要性一样吗

不管我有多么贫穷和不堪,每个人的病都可以被平等对待。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

看看弱肉强食,人心不古 的社会,最终伤害的社会上的每一个人

佩奇 : 2020-05-21#40
“免费” 大概率会导致更大规模的滥用,现阶段加拿大进入共产主义还是太早了。
得病的每个人都能得到体质,流浪汉,瘾君子和其他人都有权得到救治

这不是共产主义,这是尊重生命,以人为本

弱肉强食的社会会社会会伤害每一个人,其中也有吝惜同情心的您

佩奇 : 2020-05-21#41
全民医疗和强国的大锅饭类似。

我腰椎压缩性骨折,去急诊。 急诊医生看我死不了,让我去见家庭医生。 家庭医生让我去做MRI.
等几个月结果出来,确定是腰椎压缩性骨折,家庭医生便推荐我去见专科医生。 骨折半年后,我终于见到了专科医生。 他说了两句话,第一句, 急诊医生是白痴。第二句,现在半年了,已无做手术的必要,再过半年腰就会好了,不疼了。
现在已经一年了,腰还是疼。
全民医疗好!!!
前面已经说过了,全民医疗只能说不是最坏,除此以外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努力的。

如果说全面医疗好,就要保证您的每次就医体验都满意。这是不是看上去很有抬杠的嫌疑

社会的每一个人都是互相影响的,最好别让别人沾到我的一点便宜,这种想法很多情况下,是非常不明智的

佩奇 : 2020-05-21#42
民众的利益和捆绑政府的利益,真能做到捆绑,那确实是最正确的方式!
加拿大基本就是这样的,中国就不多说了

骆驼客 : 2020-05-21#43
佩奇基本认为您这是在抬杠

电话,电视的必要性,可以和治疗癌症和艾滋病的重要性一样吗

不管我有多么贫穷和不堪,每个人的病都可以被平等对待。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

看看弱肉强食,人心不古 的社会,最终伤害的社会上的每一个人
我的邻居世红头发的南美族裔移民二代,我们搬来多伦多时,还保持着国内的习惯,远亲不如近邻,第一时间,上门送了国内的高档茶叶和宁夏的枸杞子。问候的同时,得知,她是单身母亲,没有工作。女儿比我女儿小三四岁,正在读中学。怎么生活我就不清楚了,但每周末定期有志愿者来帮忙打理庭院和卫生?而她自己介绍是癌症患者,一直在化疗。我还一直以为她开玩笑的。这六年下来,才知道是真的。基本每年都要被急救车拉走一次,这两年是每年两三次。几年里,她很少出门,一年最多一二十次。月前见到了,头发很少了!但精神很好的。这根我在国内见到的凄凄惨惨的癌症患者,反差太大!难以置信!我同老婆说,也就是加拿大啊,这人搁在中国,几年前就没了吧!

佩奇 : 2020-05-21#44
我的邻居世红头发的南美族裔移民二代,我们搬来多伦多时,还保持着国内的习惯,远亲不如近邻,第一时间,上门送了国内的高档茶叶和宁夏的枸杞子。问候的同时,得知,她是单身母亲,没有工作。女儿比我女儿小三四岁,正在读中学。怎么生活我就不清楚了,但每周末定期有志愿者来帮忙打理庭院和卫生?而她自己介绍是癌症患者,一直在化疗。我还一直以为她开玩笑的。这六年下来,才知道是真的。基本每年都要被急救车拉走一次,这两年是每年两三次。几年里,她很少出门,一年最多一二十次。月前见到了,头发很少了!但精神很好的。这根我在国内见到的凄凄惨惨的癌症患者,反差太大!难以置信!我同老婆说,也就是加拿大啊,这人搁在中国,几年前就没了吧!
这是我喜欢的加拿大

估计又有人听了气愤了,她得癌症,就应该自己掏钱,凭什么吃大锅饭,让我们吃亏。

佩奇只能,呵呵了

骆驼客 : 2020-05-21#45
这是我喜欢的加拿大

估计又有人听了气愤了,她得癌症,就应该自己掏钱,凭什么吃大锅饭,让我们吃亏。

佩奇只能,呵呵了
事实如此,有啥好说的!国内除了公务员,老事业单位,央企职工,城镇普通居民的社保不可能包干,更别提八九亿的乡镇场的居民和农民了。大病来袭之下,家里儿女没指望的就只能等死了。

Rita11 : 2020-05-21#46
佩奇基本认为您这是在抬杠

电话,电视的必要性,可以和治疗癌症和艾滋病的重要性一样吗

不管我有多么贫穷和不堪,每个人的病都可以被平等对待。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

看看弱肉强食,人心不古 的社会,最终伤害的社会上的每一个人
对不起,我不该用电视,电话等来举例。 我相信你不会反对吃饭,喝水跟有病治疗一般重要吧。 如果全民医疗好,我们就开始全民吃饭,喝水“免费”。这样就尊重人权,尊重人了。

我支持有控制的全民医疗。 比如说见个家庭医生,病人需要付5加元。去看个急诊,病人需要付100加元这类的使用费。

佩奇 : 2020-05-22#47
对不起,我不该用电视,电话等来举例。 我相信你不会反对吃饭,喝水跟有病治疗一般重要吧。 如果全民医疗好,我们就开始全民吃饭,喝水“免费”。这样就尊重人权,尊重人了。

我支持有控制的全民医疗。 比如说见个家庭医生,病人需要付5加元。去看个急诊,病人需要付100加元这类的使用费。
吃饭喝水,和医疗同样重要,所以才有最低社会保障,这方面,加拿大比我们所熟知的第一和第二经济体都做的好。

佩奇不主张收费,不收费会让一些人乱用资源,其实这个商场不问理由退货,都是同理可证的。商家都懂得其中的取舍,我们不应该把任何连一分钱都没有的人,拒之与医院门外

starry starry night : 2020-05-22#48
利益一致,从来与国情无关。

正因为患者和政府利益一致,所以糖衣炮弹无效,

目前的情况是:不和患者的利益一致,把糖衣吃完,把炮弹留给患者

团购和打折基本上和医保卡是一类性质的东西,还是把患者当大肥羊,就是换另外一只狼而已
太理想化。咋一致?保险公司说了,政府公务员100%报销,普通老百姓80%报销。政府会跳出来说不行,我们都要100%。资本家说不可能做到呀。就这么些钱呀。怎么100%。当年上海工人纠察队当政时候就想这么搞。工人工资给加的贼高。最后资本家不干了买卖关了不做了因为不够付工钱的。

那你说那大家都80%吧平等吧。政府的人会甘心吗。当政的动力就是能世袭罔替的享受这100%,费劲当上去了变成80%,那谁还在乎能不能连任呀。

其实这东西就是无解,只能是等着矛盾激化,最后砸碎了再来新一轮。中国近千年历史都这样,其中不乏聪明人看得明白人的但是谁也改不了。

starry starry night : 2020-05-22#49
对不起,我不该用电视,电话等来举例。 我相信你不会反对吃饭,喝水跟有病治疗一般重要吧。 如果全民医疗好,我们就开始全民吃饭,喝水“免费”。这样就尊重人权,尊重人了。

我支持有控制的全民医疗。 比如说见个家庭医生,病人需要付5加元。去看个急诊,病人需要付100加元这类的使用费。
这是一技术活,给5块100百元的,你咋就保证效率提高了。没准跟不要钱一样的效率。不能就说我愿意出点钱,提高就诊效率。得量化,你打算给多少钱,效率提高到多少。可行不行。没准坐下来仔细分析以后会发现不能从本质上提高效率。

先得分析为啥效率低,是因为公费医疗还是因为医生太少。如果全民都是高干级别的保健那根本做不到。

Rita11 : 2020-05-22#50
这是一技术活,给5块100百元的,你咋就保证效率提高了。没准跟不要钱一样的效率。不能就说我愿意出点钱,提高就诊效率。得量化,你打算给多少钱,效率提高到多少。可行不行。没准坐下来仔细分析以后会发现不能从本质上提高效率。

先得分析为啥效率低,是因为公费医疗还是因为医生太少。如果全民都是高干级别的保健那根本做不到。
我的原意是付点费后,能减少那些无病去看家庭医生,有点小病,就跑急诊室的人。这样,让家庭医生和急诊室留给真正有需要的人。至于付5块还是500块,我相信一定会存在一个最优数字,不是为了效率,是为了防止滥用。

starry starry night : 2020-05-22#51
我的原意是付点费后,能减少那些无病去看家庭医生,有点小病,就跑急诊室的人。这样,让家庭医生和急诊室留给真正有需要的人。至于付5块还是500块,我相信一定会存在一个最优数字,不是为了效率,是为了防止滥用。
其实往家庭医生哪里跑,很多是家庭医生的要求。你做个检查,结果正常就电话通知一下就不行吗?非要我去一趟,最后告诉我大体正常。有些指标高了,为啥不给我发个邮件,打个电话,非要我跑一趟花2-3小时的排队等。这种情况,可不是患者的问题是医生那边的问题。

Rita11 : 2020-05-22#52
吃饭喝水,和医疗同样重要,所以才有最低社会保障,这方面,加拿大比我们所熟知的第一和第二经济体都做的好。

佩奇不主张收费,不收费会让一些人乱用资源,其实这个商场不问理由退货,都是同理可证的。商家都懂得其中的取舍,我们不应该把任何连一分钱都没有的人,拒之与医院门外
商家不问理由退货也是该商榷的。
1. 很久以前,我下午在costco买了鱼,晚饭时烧了。发现鱼已经臭了。 我立即开车专程把臭鱼退回给商家。我来回汽油费是没人给我报销的。这样的退货,商家应该给吧。其实,正确的做法是把臭鱼冰起来,在下次去店里时再退。

2. 我邻居意大利人做后院,买了独轮车。用完后,就去退了。退的理由是车把手松了有声音。独轮车用了一个星期,油漆等都损坏了。商店是不可能再卖这独轮车了。这个损失是有谁负担呢?这样的退货,商家就不应该容许。但他成功地把独轮车退了。

Rita11 : 2020-05-22#53
其实往家庭医生哪里跑,很多是家庭医生的要求。你做个检查,结果正常就电话通知一下就不行吗?非要我去一趟,最后告诉我大体正常。有些指标高了,为啥不给我发个邮件,打个电话,非要我跑一趟花2-3小时的排队等。这种情况,可不是患者的问题是医生那边的问题。
你说的对。我也讨厌去家庭医生那里去看检查结果和refill药。 我的做法是验血去lifelab。验血结果可以自己免费上网查,如果正常,就不需要为此去看医生。我以前自己在医生的处方单上在refill前,写上3次。现在处方单是打印的,我无法写了,只能求医生给几次refill.

佩奇 : 2020-05-22#54
我的原意是付点费后,能减少那些无病去看家庭医生,有点小病,就跑急诊室的人。这样,让家庭医生和急诊室留给真正有需要的人。至于付5块还是500块,我相信一定会存在一个最优数字,不是为了效率,是为了防止滥用。
没有任何一个政策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决策者需要权衡。

免费带来的利远远大于弊

佩奇 : 2020-05-22#55
商家不问理由退货也是该商榷的。
1. 很久以前,我下午在costco买了鱼,晚饭时烧了。发现鱼已经臭了。 我立即开车专程把臭鱼退回给商家。我来回汽油费是没人给我报销的。这样的退货,商家应该给吧。其实,正确的做法是把臭鱼冰起来,在下次去店里时再退。

2. 我邻居意大利人做后院,买了独轮车。用完后,就去退了。退的理由是车把手松了有声音。独轮车用了一个星期,油漆等都损坏了。商店是不可能再卖这独轮车了。这个损失是有谁负担呢?这样的退货,商家就不应该容许。但他成功地把独轮车退了。
到底“问理由退货”,是不是对商家有利,商家已经通过行动告诉我们答案了。

我们作为外行,还是选择相信商家的答案,也许比较合适

佩奇 : 2020-05-22#56
太理想化。咋一致?保险公司说了,政府公务员100%报销,普通老百姓80%报销。政府会跳出来说不行,我们都要100%。资本家说不可能做到呀。就这么些钱呀。怎么100%。当年上海工人纠察队当政时候就想这么搞。工人工资给加的贼高。最后资本家不干了买卖关了不做了因为不够付工钱的。

那你说那大家都80%吧平等吧。政府的人会甘心吗。当政的动力就是能世袭罔替的享受这100%,费劲当上去了变成80%,那谁还在乎能不能连任呀。

其实这东西就是无解,只能是等着矛盾激化,最后砸碎了再来新一轮。中国近千年历史都这样,其中不乏聪明人看得明白人的但是谁也改不了。
公费医疗,就是要防止这个弊病。根本就没有保险公司。医疗的价格有政府出面跟药商和医疗器械厂商谈。

所有医疗费用,都从政府的税收中出,患者只需要一张健康卡就解决问题。

加拿大的各个省份就是这样的。各省的70%-80%的税收都是花在医疗和教育上了。

starry starry night : 2020-05-24#57
公费医疗,就是要防止这个弊病。根本就没有保险公司。医疗的价格有政府出面跟药商和医疗器械厂商谈。

所有医疗费用,都从政府的税收中出,患者只需要一张健康卡就解决问题。

加拿大的各个省份就是这样的。各省的70%-80%的税收都是花在医疗和教育上了。
原来国内都是公费医疗的,是后来改成保险制的。现在还得再改回去。折腾。

佩奇 : 2020-05-24#58
原来国内都是公费医疗的,是后来改成保险制的。现在还得再改回去。折腾。
原来车子好好的,出问题,修好了,一定不折腾。关键你愿不愿意,修车要伤筋动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