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论坛

随笔:那年

原文链接:https://forum.iask.ca/threads/910235/

阿蛮 : 2020-07-27#1
《那年》

高考发榜,高中同学群掀起回忆波。
我没加入,自个回忆了一波。

对高考的记忆,首先就是疼。

不是心疼,是实际意义上的疼。

高考第一天,上午语文,顺利。
考咋样不知道,反正我一向考试靠蒙,一出考场答案都记不住。

回家吃完午饭,我爸早早让司机开车把我撂考场门口,他们就上班去了。
孤零零一个人等考场外面,6月的南宁,闷热的又巨晒。
忘了跟家里讹点钱买零嘴一一估计要了我妈也不会给,怕我吃坏肚子,但是我爸好说话一一反正最后只能无聊的站在街边树荫下,百无聊赖听蝉鸣。
第二个到达的同学我一点都不熟。
她人不错,长得也好,但是总一本正经绷着小脸一一是从里到外那种正经。
和这样的人聊天总有种无处下嘴的感觉,我平时也不勉强,保持友好微笑见面说嗨的距离。
但是那天自己站了快半小时,无聊至极。所以一看见熟人就兴奋忘形。
她爸开摩托送她到考场门口,刚一下摩托,我就尖叫着她的名字大笑着扑过去拥抱。
场面祥和有爱。

随即,撕心裂肺的惨叫将欢乐场面瞬间切换。

刚抱上一刹那,我裸露的小腿直接碰上摩托车滚烫的排气管,接触部位顿时一片焦黑,空气中弥漫着人肉烧烤的焦香。
低头一看,拳头大一块伤口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哭惨了我,前途什么的来不及深思,就是痛到晕。
紧闭的校门马上敞开,焦虑的监考老师们奔过来,我荣幸的成为那天下午第一个进考场的学生。
现在想想,清华北大年年不少招人,但有幸巡视监考老师办公室的考生估计没几个。

老师们把我抱进去,一个个额头冒汗,围着我团团转。
办公室里唯一可以消毒止血的药品只有碘酒,一大瓶。
但那个伤口太可怕,没人敢下手。
送医院又来不及,毕竟过一会考试,高考还没法延时找补,谁能负起这个责任?

倒是我自己,最初的本能嚎叫后冷静下来。
看看来回转磨的老师们,我说老师我自己来。
老师迟疑中把碘酒递过来。
但伤口太大,棉签肯定不行,他们刚转过身翻箱倒柜找棉花球,我一咬牙,毫不犹豫拧开盖直接浇到伤口上。
顾不上惨叫,我一边倒碘酒一边疯狂吹气,闻声转过来的老师们眼珠子掉了一地。

虽然一度场面惨烈,都不记得是被抬去座位还是自己蹦去的。
还好没心没肺惯了,想着腿伤了,又不是手断了,顶多走路不方便,没啥大不了。

反正接下来考试心态一点没崩。
晚上也没为此失眠,所以接下来的考试也没崩。
就是走路瘸了好多天,而且伤口巨丑。

这么冒失,要搁平时可能回家要挨揍,托高考的福,那要命的几天家里都供着,重话不敢说一句。
7月前后,我又可以活蹦乱跳约架打篮球了。

几十年哗的过去, 往事历历。
如今腿上伤疤还在,只比一颗感冒胶囊大点。

再说起,就只剩好笑!

cncba : 2020-07-27#2
人如其名

sabre : 2020-07-27#3
哈哈
我有类似经历,蚊子咬个包,
挠太多了,肿了,
自行车架子弹起来,刮破了,
下雨,伤口发炎了,

本来,本校考场,考场跟宿舍就隔两排房,
第二天,还是回家到门诊部打了一针青霉素,
还好,我们家乡有送学生到我们考场的车,

这是1981年

zunhuhu : 2020-07-27#4
光看你寫的,都覺得生疼生疼的。
我腿上也挂過一個大彩,也是這輩子的標志性疼痛,比生孩子都疼。到現在傷口処還是一坨爛肉。

sabre : 2020-07-27#5
光看你寫的,都覺得生疼生疼的。
我腿上也挂過一個大彩,也是這輩子的標志性疼痛,比生孩子都疼。到現在傷口処還是一坨爛肉。
这个好,相当于一块勋章,
可以做武乞,
到了大户人家,把裤筒一撩,马上得一个毛爷爷

一个传说 : 2020-07-27#6
《那年》

高考发榜,高中同学群掀起回忆波。
我没加入,自个回忆了一波。

对高考的记忆,首先就是疼。

不是心疼,是实际意义上的疼。

高考第一天,上午语文,顺利。
考咋样不知道,反正我一向考试靠蒙,一出考场答案都记不住。

回家吃完午饭,我爸早早让司机开车把我撂考场门口,他们就上班去了。
孤零零一个人等考场外面,6月的南宁,闷热的又巨晒。
忘了跟家里讹点钱买零嘴一一估计要了我妈也不会给,怕我吃坏肚子,但是我爸好说话一一反正最后只能无聊的站在街边树荫下,百无聊赖听蝉鸣。
第二个到达的同学我一点都不熟。
她人不错,长得也好,但是总一本正经绷着小脸一一是从里到外那种正经。
和这样的人聊天总有种无处下嘴的感觉,我平时也不勉强,保持友好微笑见面说嗨的距离。
但是那天自己站了快半小时,无聊至极。所以一看见熟人就兴奋忘形。
她爸开摩托送她到考场门口,刚一下摩托,我就尖叫着她的名字大笑着扑过去拥抱。
场面祥和有爱。

随即,撕心裂肺的惨叫将欢乐场面瞬间切换。

刚抱上一刹那,我裸露的小腿直接碰上摩托车滚烫的排气管,接触部位顿时一片焦黑,空气中弥漫着人肉烧烤的焦香。
低头一看,拳头大一块伤口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哭惨了我,前途什么的来不及深思,就是痛到晕。
紧闭的校门马上敞开,焦虑的监考老师们奔过来,我荣幸的成为那天下午第一个进考场的学生。
现在想想,清华北大年年不少招人,但有幸巡视监考老师办公室的考生估计没几个。

老师们把我抱进去,一个个额头冒汗,围着我团团转。
办公室里唯一可以消毒止血的药品只有碘酒,一大瓶。
但那个伤口太可怕,没人敢下手。
送医院又来不及,毕竟过一会考试,高考还没法延时找补,谁能负起这个责任?

倒是我自己,最初的本能嚎叫后冷静下来。
看看来回转磨的老师们,我说老师我自己来。
老师迟疑中把碘酒递过来。
但伤口太大,棉签肯定不行,他们刚转过身翻箱倒柜找棉花球,我一咬牙,毫不犹豫拧开盖直接浇到伤口上。
顾不上惨叫,我一边倒碘酒一边疯狂吹气,闻声转过来的老师们眼珠子掉了一地。

虽然一度场面惨烈,都不记得是被抬去座位还是自己蹦去的。
还好没心没肺惯了,想着腿伤了,又不是手断了,顶多走路不方便,没啥大不了。

反正接下来考试心态一点没崩。
晚上也没为此失眠,所以接下来的考试也没崩。
就是走路瘸了好多天,而且伤口巨丑。

这么冒失,要搁平时可能回家要挨揍,托高考的福,那要命的几天家里都供着,重话不敢说一句。
7月前后,我又可以活蹦乱跳约架打篮球了。

几十年哗的过去, 往事历历。
如今腿上伤疤还在,只比一颗感冒胶囊大点。

再说起,就只剩好笑!
哈哈哈 建议补一张伤疤照 有图有真相

哥的高考经历更奇葩 但是 真没法说了

南宁人 果然蛮族 (y)


————————————————————
无以为报 以身相许 身不能至 心向往之

zunhuhu : 2020-07-27#7
这个好,相当于一块勋章,
可以做武乞,
到了大户人家,把裤筒一撩,马上得一个毛爷爷
確實是個吹牛的資本。一談到疼我就成了磚家,像你説的,褲筒一撩痛說革命家史。從如何受傷,血肉模糊,到玻璃扎進骨頭裏,到無麻藥縫了七針,牙都快被咬斷了。那家醫院就是李文亮醫生所在醫院,生生世世我都記得急診室裏給我縫針的那位醫生。
話説我順產倆娃都沒有吭過一聲的女豪傑,宮口開到十指都能自己爬上產床,但對無麻藥縫針還是只能認慫。

金角大王 : 2020-07-27#8
阿蛮这个确实厉害,开放性创口,用酒精消毒,刺激会非常大,不是一般的疼
幸好没事

sabre : 2020-07-27#9
確實是個吹牛的資本。一談到疼我就成了磚家,像你説的,褲筒一撩痛說革命家史。從如何受傷,血肉模糊,到玻璃扎進骨頭裏,到無麻藥縫了七針,牙都快被咬斷了。那家醫院就是李文亮醫生所在醫院,生生世世我都記得急診室裏給我縫針的那位醫生。
話説我順產倆娃都沒有吭過一聲的女豪傑,宮口開到十指都能自己爬上產床,但對無麻藥縫針還是只能認慫。
我在北京的时候,阑尾发作,下午疼到晚上,去海淀医院,人家说不是,
第二天去309,说是,进了手术室,半天找不到阑尾,原来,我是异形,阑尾的位置不寻常,

大夫跟我吹牛,说他切的口特小,好看,可是,找阑尾就费劲了,在里边东摸西摸的,还不如开个大口,

因为是局部麻醉,可以聊天,大夫表扬我,说,你的肚子很干净,他们有时候遇到老病号,肠子互相粘连,手术很麻烦,我的肚子清清楚楚,操作方便,

出门的时候,送我高级止疼药,说麻药退了,会很疼,我没舍得吃,第二天,不疼了,

多年之后,高级止疼药没舍得吃的事,又发生了一次,种牙的时候

zunhuhu : 2020-07-27#10
我在北京的时候,阑尾发作,下午疼到晚上,去海淀医院,人家说不是,
第二天去309,说是,进了手术室,半天找不到阑尾,原来,我是异形,阑尾的位置不寻常,

大夫跟我吹牛,说他切的口特小,好看,可是,找阑尾就费劲了,在里边东摸西摸的,还不如开个大口,

因为是局部麻醉,可以聊天,大夫表扬我,说,你的肚子很干净,他们有时候遇到老病号,肠子互相粘连,手术很麻烦,我的肚子清清楚楚,操作方便,

出门的时候,送我高级止疼药,说麻药退了,会很疼,我没舍得吃,第二天,不疼了,

多年之后,高级止疼药没舍得吃的事,又发生了一次,种牙的时候
開膛破肚的跟醫生聊天,你確實是異形, :ROFLMAO:

sabre : 2020-07-27#11
開膛破肚的跟醫生聊天,你確實是異形, :ROFLMAO:
两个小孩,比我小七八岁的样子,其中一个是一个院的,
局部麻醉,需要跟病人聊天,防止这个病人晕过去,

阿蛮 : 2020-07-27#12
確實是個吹牛的資本。一談到疼我就成了磚家,像你説的,褲筒一撩痛說革命家史。從如何受傷,血肉模糊,到玻璃扎進骨頭裏,到無麻藥縫了七針,牙都快被咬斷了。那家醫院就是李文亮醫生所在醫院,生生世世我都記得急診室裏給我縫針的那位醫生。
話説我順產倆娃都沒有吭過一聲的女豪傑,宮口開到十指都能自己爬上產床,但對無麻藥縫針還是只能認慫。
嗯,无麻缝针,印象中好些次,就说最早那次,三岁,太疼了,记得很多细节。
那时我在县城,家住县委大院,当时叫革委大院。
我下巴靠脖子处长了个大脓疮,就在大院里的卫生室里。
手术的医生和我同姓。
几个大人把我死死按在床上,医生在疮上划个口子,生挤净里面的脓水然后上药缝针包扎。
我妈这种铁娘子,同期有过拿火钳把我揍成斑马的光荣事迹(细节我也记得,另一个故事),都受不了凄厉挣扎的场面躲在门外哭。
小手术做完,我嗓子都哑掉了。
至今那道疤还在。

阿蛮 : 2020-07-27#13
阿蛮这个确实厉害,开放性创口,用酒精消毒,刺激会非常大,不是一般的疼
幸好没事
好在我平时就不是心思细腻容易自怜的人,也怕疼,哭得也不比人少,哭完就算了,不联想。

阿蛮 : 2020-07-27#14
哈哈
我有类似经历,蚊子咬个包,
挠太多了,肿了,
自行车架子弹起来,刮破了,
下雨,伤口发炎了,

本来,本校考场,考场跟宿舍就隔两排房,
第二天,还是回家到门诊部打了一针青霉素,
还好,我们家乡有送学生到我们考场的车,

这是1981年
暴露年龄啊萨哥

阿蛮 : 2020-07-27#15
確實是個吹牛的資本。一談到疼我就成了磚家,像你説的,褲筒一撩痛說革命家史。從如何受傷,血肉模糊,到玻璃扎進骨頭裏,到無麻藥縫了七針,牙都快被咬斷了。那家醫院就是李文亮醫生所在醫院,生生世世我都記得急診室裏給我縫針的那位醫生。
話説我順產倆娃都沒有吭過一聲的女豪傑,宮口開到十指都能自己爬上產床,但對無麻藥縫針還是只能認慫。
我都忘了。看朋友聊高考突然想起。
少年时桀骜淘气又好勇斗狠,缝针不能说是常事,但不鲜见。小镇上,医疗手段简单粗暴,无麻太正常。

sabre : 2020-07-27#16
暴露年龄啊萨哥
我十月份57,
不用暴露,加入论坛的时候,填表就是它,
从来没修改过

sabre : 2020-07-27#17
人说,26岁之后,时间加倍的速度通过,
因为,26岁以后,没什么新事了,人生第一次80%在26岁之前,
人的记忆,通常以事件形式,
初次体验,印象深刻,

所以,能回忆40年前的事,
两个月之前论坛发生了什么,我经常记不清楚,经常跟三年前搞混,

阿蛮 : 2020-07-27#18
人说,26岁之后,时间加倍的速度通过,
因为,26岁以后,没什么新事了,人生第一次80%在26岁之前,
人的记忆,通常以事件形式,
初次体验,印象深刻,

所以,能回忆40年前的事,
两个月之前论坛发生了什么,我经常记不清楚,经常跟三年前搞混,
我正在想要不要写身边的一些事。
太近的事情,尤其是别人的事情,虽然很有感触,但是太敏感。

sabre : 2020-07-27#19
我正在想要不要写身边的一些事。
太近的事情,尤其是别人的事情,虽然很有感触,但是太敏感。
有霜岳丑闻吗,赶紧写
我最爱看

一个传说 : 2020-07-27#20
人说,26岁之后,时间加倍的速度通过,
因为,26岁以后,没什么新事了,人生第一次80%在26岁之前,
人的记忆,通常以事件形式,
初次体验,印象深刻,

所以,能回忆40年前的事,
两个月之前论坛发生了什么,我经常记不清楚,经常跟三年前搞混,
有意思 科学家也研究过

一个传说 : 2020-07-27#21
我正在想要不要写身边的一些事。
太近的事情,尤其是别人的事情,虽然很有感触,但是太敏感。
论坛里的还是现实里的?

sabre : 2020-07-27#22
有意思 科学家也研究过 有个结论

一岁的孩子到了两岁一总结 感觉跟一岁时比过了两辈子了
三岁时长一岁 整个生命记忆增长1/3 所以震撼
等到了四五十岁 再过个生日 没感觉了 时光飞逝如电啊 哈哈
你这个是伪科学

阿蛮 : 2020-07-27#23
论坛里的还是现实里的?
现实。

阿蛮 : 2020-07-27#24
有霜岳丑闻吗,赶紧写
我最爱看
和霜岳君子之交,实话,不熟。就是群主和群众的关系。
不过,昨天刚跟他太太借凉皮钱,感觉跟他太太还要熟一丁丁 :wdb26:

sabre : 2020-07-27#25
和霜岳君子之交,实话,不熟。就是群主和群众的关系。
不过,昨天刚跟他太太借凉皮钱,感觉跟他太太还要熟一丁丁 :wdb26:
我跟霜岳是小人之交,
他做了群主之后,开始端群主架子了,
所以,我爱听他的丑闻

阿蛮 : 2020-07-27#26
我跟霜岳是小人之交,
他做了群主之后,开始端群主架子了,
所以,我爱听他的丑闻
近则不逊远则怨,这就难了!

一个传说 : 2020-07-27#27
和霜岳君子之交,实话,不熟。就是群主和群众的关系。
不过,昨天刚跟他太太借凉皮钱,感觉跟他太太还要熟一丁丁 :wdb26:
???你们还有个微信群?

阿蛮 : 2020-07-27#28
???你们还有个微信群?
小岛的邻居。

今年夏天 : 2020-07-27#29
小岛的邻居。
我发觉啊蛮和一个网友以前是同乡,现在是邻居。可能还是同一个微信群。
不过ta现在少来了。

sabre : 2020-07-27#30
???你们还有个微信群?
往年,还有聚会呢
带着老婆孩子,坐自己的马车来,

我跟几个老头坐在一块,抽烟喝酒,
我自产的葡萄酒,很受欢迎

金角大王 : 2020-07-27#31
这是真正从虚拟网络走入现实生活
往年,还有聚会呢
带着老婆孩子,坐自己的马车来,

我跟几个老头坐在一块,抽烟喝酒,
我自产的葡萄酒,很受欢迎

sabre : 2020-07-27#32
这是真正从虚拟网络走入现实生活
我从来不把论坛和微信看成是虚拟的,

一个传说 : 2020-07-27#33
往年,还有聚会呢
带着老婆孩子,坐自己的马车来,

我跟几个老头坐在一块,抽烟喝酒,
我自产的葡萄酒,很受欢迎
我从来不把论坛和微信看成是虚拟的,
(y)

前几天 看到大师说 已经在论坛喷了快20年了 当时笑喷 过后一想 也很感伤

其实 最近也有新感悟 网上交几个好朋友 也很好。 并不是以前想像的那样 网络都是假的 都当不得真的 不是的

一个传说 : 2020-07-27#34
我发觉啊蛮和一个网友以前是同乡,现在是邻居。可能还是同一个微信群。
不过ta现在少来了。
呦? 这是谁来了?荒郊野岭的还有网络? 哈哈

sabre : 2020-07-27#35
(y)

前几天 看到大师说 已经在论坛喷了快20年了 当时笑喷 过后一想 也很感伤

其实 最近也有新感悟 网上交几个好朋友 也很好。 并不是以前想像的那样 网络都是假的 都当不得真的 不是的
2009年加入论坛,11年,
谁说二十年的,造谣

一个传说 : 2020-07-27#36
2009年加入论坛,11年,
谁说二十年的,造谣
难道是说要再喷20年? 兄弟一般不会记错啊 好像是有个20 哈哈

如果20年后大师还在喷 兄弟就去找你一起养老了 哈哈

sabre : 2020-07-27#37
难道是说要再喷20年? 兄弟一般不会记错啊 好像是有个20 哈哈

如果20年后大师还在喷 兄弟就去找你一起养老了 哈哈
也许打字错误,四舍五入的法则,我学过,

一个传说 : 2020-07-27#38
也许打字错误,四舍五入的法则,我学过,
说起来魁省 前段时间说几大才女都是你们省的

还有个也很有意思的 兄弟移民前 就常听一个特别喜欢的特别小众的爵士女歌手 来加拿大几年之后才发现原来竟然是你们省的本土歌手。就是上午贴到歌贴里的那个

还有一个是leonard 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男歌手 本身也是诗人和作家 听了一年后发现 竟然也是你们省的
他都80多了 还经常唱现场 非常可爱的一个老头 去年去世了

阿蛮 : 2020-07-27#39
说起来魁省 前段时间说几大才女都是你们省的

还有个也很有意思的 兄弟移民前 就常听一个特别喜欢的特别小众的爵士女歌手 来加拿大几年之后才发现原来竟然是你们省的本土歌手。就是上午贴到歌贴里的那个

还有一个是leonard 非常非常喜欢的一个男歌手 本身也是诗人和作家 听了一年后发现 竟然也是你们省的
他都80多了 还经常唱现场 非常可爱的一个老头 去年去世了
感觉沾光了,就萨哥刚说的,被四舍五入后侥幸入围的感觉。

sabre : 2020-07-27#40
感觉沾光了,就萨哥刚说的,被四舍五入后侥幸入围的感觉。
咱们魁省人民的认同感挺强的,
乐观向上

一个传说 : 2020-07-27#41
感觉沾光了,就萨哥刚说的,被四舍五入后侥幸入围的感觉。
谦虚 哀怨 不服 不甘 总之意难平 哈哈

sabre : 2020-07-27#42
谦虚 哀怨 不服 不甘 总之意难平 哈哈
你们外省人,随便说

一个传说 : 2020-07-27#43
你们外省人,随便说
哈哈 唉 赶脚一下子挤不进你们的小圈子了 带瓶老白干有帮助么

jjsheng : 2020-07-27#44
《那年》

高考发榜,高中同学群掀起回忆波。
我没加入,自个回忆了一波。

对高考的记忆,首先就是疼。

不是心疼,是实际意义上的疼。

高考第一天,上午语文,顺利。
考咋样不知道,反正我一向考试靠蒙,一出考场答案都记不住。

回家吃完午饭,我爸早早让司机开车把我撂考场门口,他们就上班去了。
孤零零一个人等考场外面,6月的南宁,闷热的又巨晒。
忘了跟家里讹点钱买零嘴一一估计要了我妈也不会给,怕我吃坏肚子,但是我爸好说话一一反正最后只能无聊的站在街边树荫下,百无聊赖听蝉鸣。
第二个到达的同学我一点都不熟。
她人不错,长得也好,但是总一本正经绷着小脸一一是从里到外那种正经。
和这样的人聊天总有种无处下嘴的感觉,我平时也不勉强,保持友好微笑见面说嗨的距离。
但是那天自己站了快半小时,无聊至极。所以一看见熟人就兴奋忘形。
她爸开摩托送她到考场门口,刚一下摩托,我就尖叫着她的名字大笑着扑过去拥抱。
场面祥和有爱。

随即,撕心裂肺的惨叫将欢乐场面瞬间切换。

刚抱上一刹那,我裸露的小腿直接碰上摩托车滚烫的排气管,接触部位顿时一片焦黑,空气中弥漫着人肉烧烤的焦香。
低头一看,拳头大一块伤口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哭惨了我,前途什么的来不及深思,就是痛到晕。
紧闭的校门马上敞开,焦虑的监考老师们奔过来,我荣幸的成为那天下午第一个进考场的学生。
现在想想,清华北大年年不少招人,但有幸巡视监考老师办公室的考生估计没几个。

老师们把我抱进去,一个个额头冒汗,围着我团团转。
办公室里唯一可以消毒止血的药品只有碘酒,一大瓶。
但那个伤口太可怕,没人敢下手。
送医院又来不及,毕竟过一会考试,高考还没法延时找补,谁能负起这个责任?

倒是我自己,最初的本能嚎叫后冷静下来。
看看来回转磨的老师们,我说老师我自己来。
老师迟疑中把碘酒递过来。
但伤口太大,棉签肯定不行,他们刚转过身翻箱倒柜找棉花球,我一咬牙,毫不犹豫拧开盖直接浇到伤口上。
顾不上惨叫,我一边倒碘酒一边疯狂吹气,闻声转过来的老师们眼珠子掉了一地。

虽然一度场面惨烈,都不记得是被抬去座位还是自己蹦去的。
还好没心没肺惯了,想着腿伤了,又不是手断了,顶多走路不方便,没啥大不了。

反正接下来考试心态一点没崩。
晚上也没为此失眠,所以接下来的考试也没崩。
就是走路瘸了好多天,而且伤口巨丑。

这么冒失,要搁平时可能回家要挨揍,托高考的福,那要命的几天家里都供着,重话不敢说一句。
7月前后,我又可以活蹦乱跳约架打篮球了。

几十年哗的过去, 往事历历。
如今腿上伤疤还在,只比一颗感冒胶囊大点。

再说起,就只剩好笑!
没有影响发挥吧?

zyx : 2020-07-27#45
教训如此惨重,不是因为高考回家还可能挨揍?不会吧?父母心疼还来不及呀

sabre : 2020-07-27#46
哈哈 唉 赶脚一下子挤不进你们的小圈子了 带瓶老白干有帮助么
没圈,随便进,
我其实不认识阿蛮,她说的一些地理我知道而已,
借用刁德一的话,我不知道她是姓蒋还是姓汪,

啊美 : 2020-07-27#47
嗯,无麻缝针,印象中好些次,就说最早那次,三岁,太疼了,记得很多细节。
那时我在县城,家住县委大院,当时叫革委大院。
我下巴靠脖子处长了个大脓疮,就在大院里的卫生室里。
手术的医生和我同姓。
几个大人把我死死按在床上,医生在疮上划个口子,生挤净里面的脓水然后上药缝针包扎。
我妈这种铁娘子,同期有过拿火钳把我揍成斑马的光荣事迹(细节我也记得,另一个故事),都受不了凄厉挣扎的场面躲在门外哭。
小手术做完,我嗓子都哑掉了。
至今那道疤还在。
听完你的故事,阿蛮你能平安活到现在都是奇迹了,可怜的娃,过去父母咋都不心疼孩子呢,现在我一听我小娃委屈的哭我都受不了赶紧跑下去问是啥原因委屈了,然后抱过来哄开心了再上楼。

高考那一段的写得太精彩了,我居然看的时候忍不住不厚道的笑了,实在你写得太过真实活灵活现,一秒天堂一秒地狱般的惨叫转换太快,我读出了你的爽朗与坚强勇敢的个性。

啊美 : 2020-07-27#48
我都忘了。看朋友聊高考突然想起。
少年时桀骜淘气又好勇斗狠,缝针不能说是常事,但不鲜见。小镇上,医疗手段简单粗暴,无麻太正常。
大概也是看了苏菲的触电惨痛经历吧

sabre : 2020-07-27#49
嗯,无麻缝针,印象中好些次,就说最早那次,三岁,太疼了,记得很多细节。
那时我在县城,家住县委大院,当时叫革委大院。
我下巴靠脖子处长了个大脓疮,就在大院里的卫生室里。
手术的医生和我同姓。
几个大人把我死死按在床上,医生在疮上划个口子,生挤净里面的脓水然后上药缝针包扎。
我妈这种铁娘子,同期有过拿火钳把我揍成斑马的光荣事迹(细节我也记得,另一个故事),都受不了凄厉挣扎的场面躲在门外哭。
小手术做完,我嗓子都哑掉了。
至今那道疤还在。
我在westmont square的一个诊所里,接受过同样待遇,
我脖子长个包,大夫说,挤挤就好,
开个口,就使劲挤,出来好多膏,挺臭的,
开了消炎针,我打了几针,就没接着去,
大概是08年奥运前后的事

sabre : 2020-07-27#50
大概也是看了苏菲的触电惨痛经历吧
你要是看了苏菲的选择,就知道,都不是事

啊美 : 2020-07-27#51
你要是看了苏菲的选择,就知道,都不是事
我也遇过事,不过是虚惊一场,那个开大奔的年轻美女及时刹住了车,不然我一条腿就废了,小腿已经在轮子边缘了,擦破了点表皮。。

sabre : 2020-07-27#52
我也遇过事,不过是虚惊一场,那个开大奔的年轻美女及时刹住了车,不然我一条腿就废了,小腿已经在轮子边缘了。。
好幸运,出门捡条腿

阿蛮 : 2020-07-27#53
大概也是看了苏菲的触电惨痛经历吧
这是高考那天写的,半个月了,改了开场白发这,咔咔。
苏菲姐的也看了,大家都有一个九死一生的童年。

啊美 : 2020-07-27#54
这是高考那天写的,半个月了,改了开场白发这,咔咔。
苏菲姐的也看了,大家都有一个九死一生的童年。
经历过的人和事能让我们不断的成长

今年夏天 : 2020-07-27#55
呦? 这是谁来了?荒郊野岭的还有网络? 哈哈
谁告诉你我在荒山野岭?那时是在路上

一个传说 : 2020-07-27#56
谁告诉你我在荒山野岭?那时是在路上
现在总是了吧 上个营地照片给大家看看 否则都不放心啊 哈哈

zunhuhu : 2020-07-28#57
嗯,无麻缝针,印象中好些次,就说最早那次,三岁,太疼了,记得很多细节。
那时我在县城,家住县委大院,当时叫革委大院。
我下巴靠脖子处长了个大脓疮,就在大院里的卫生室里。
手术的医生和我同姓。
几个大人把我死死按在床上,医生在疮上划个口子,生挤净里面的脓水然后上药缝针包扎。
我妈这种铁娘子,同期有过拿火钳把我揍成斑马的光荣事迹(细节我也记得,另一个故事),都受不了凄厉挣扎的场面躲在门外哭。
小手术做完,我嗓子都哑掉了。
至今那道疤还在。
真的勇士敢於直面慘淡的無碼縫針,我還是慫。

阿蛮 : 2020-07-28#58
真的勇士敢於直面慘淡的無碼縫針,我還是慫。
乡下医生不给怂这个选项,麻醉这好事,进城才有 :wdb14:

zunhuhu : 2020-07-28#59
乡下医生不给怂这个选项,麻醉这好事,进城才有 :wdb14:
是不是年代的關係,我那個醫生也不給我麻藥,後來過了些年,去同家醫院挖鷄眼就給麻藥了。
我那個縫針,本來也是想慫一下算了,醫生開始也假裝給選項,包紥還是縫針,最後說不能包,傷口裏頭有玻璃渣,不縫起來只能等著爛掉。

阿蛮 : 2020-07-28#60
是不是年代的關係,我那個醫生也不給我麻藥,後來過了些年,去同家醫院挖鷄眼就給麻藥了。
我那個縫針,本來也是想慫一下算了,醫生開始也假裝給選項,包紥還是縫針,最後說不能包,傷口裏頭有玻璃渣,不縫起來只能等著爛掉。
嗯,我故意模糊掉年龄感,你非辣么实在,情何以堪。批评!

一个传说 : 2020-07-28#61
乡下医生不给怂这个选项,麻醉这好事,进城才有 :wdb14:

多历练历练好 为生孩子做好准备 秋菊说了 一撇腿一个 一撇腿一个 最后一撇腿俩

阿蛮 : 2020-07-28#62
多历练历练好 为生孩子做好准备 秋菊说了 一撇腿一个 一撇腿一个 最后一撇腿俩
生孩子麻了,可以认怂我就果断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