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论坛

倒船记

原文链接:https://forum.iask.ca/threads/911345/

sabre : 2020-08-09#1
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全民经商,
校园里很热闹,宿舍下边开大学生之家,卖啤酒馅饼,煮花生猪蹄,食堂晚上舞会,收费入场,卖高价饮料,去几次就没钱了,加上沾染了抽烟喝酒的爱好,生活非常窘迫,

想挣钱想的眼睛发蓝,

一天,路上遇到大区,他说上个礼拜去护校跳舞,认识了不少护士,可以帮着拉线,约定礼拜天去颐和园联谊,

大区是有钱人,中学时就在黄庄倒邮票,号称有一千多块钱,不爱学习,二年级就不及格,几乎被开除,他爸爸是机械系的,帮他留了一级,转系到了机械系,

礼拜天,划船,吃包子,喝啤酒,
护校女同学没印象了,反正是没勾搭上,

问大区,哪儿来的钱,
他说了秘密,早起,多租几条船,拉到岸边,一条能卖十元,三条就是三十元,

一块去的,还有小兵,晓东,高中一个班的,大学宿舍都在东区,我们眼睛马上红了,下个礼拜也要做这个勾当,

首先,需要集资,一条船押金十元,我们三人,把底裤翻过来,也凑不够五元,

回到宿舍,借钱,

一个礼拜,借了300元,

礼拜天,四点多起床,要赶在动物园过来的332公共汽车之前,五点多,租船窗口前排上了队,五点半之后,332来了,就开始有人要加赛,给五元,我们心中窃喜,需求很高啊,

八点开窗,我们一人租了十条,事先想好了,假如问,就说是团委组织活动,

拉船的时候,发现十条船,海军舰队一样,手忙脚乱的,上蹿下跳,终于都给拴到一起,浩浩荡荡开向湖心,

三组十条,三十条船拴在一块,一个人看着,两个人一人拉三条去岸边卖,

生意好的不得了,

一会儿,一半的船就都出手了,

三个一人五条,最后一趟,

小兵,晓东,有点急迫,人家给多少钱,都卖,我有点贪,不还价,十元一条,

就剩三条的时候,突然,感觉空气不对,好像凝固了一样,一队人马赶过来,很权威的样子,小兵晓东刚刚上岸,

我的心一沉,坏了,公园保安,

船当时就被没收了,我被带到了保安室,先让我把钱掏出来,我掏空了两个兜,裤兜里还有点,藏着,没给他们,

关到里屋,里边还有一位,聊了两句,原来中学校友,比我高一年级,

陆陆续续的,又带来几拨人,罚款放人了,性质好像比较不严重,

三个钟头之后,开始审理我,我目测了一下上缴数目,报了几条船,申诉生活窘迫,家有八十老母,没钱买书,

保安语重心长的教育了我,我都虚心接受了,

下午,给我放了,

大学生之家,要了一条猪肘子,赶紧算钱,还好,融资部分算出来了,盈利非常有限,因为我拿的船最多,

还有点后续,在湖心,小兵遇到他姐姐了,给他两张首体陈美铃的票,

下午睡了一觉之后,决定把票给倒出去,据说值十五二十元一张,到了首体,有人问,价钱不合适,五分钟之后,我们说,不挣钱了,看看陈美铃吧

yamiyami : 2020-08-09#2
以为是造船记
造独木舟勒

sabre : 2020-08-09#3
以为是造船记
造独木舟勒
有个插曲,我在里屋的时候,带来一拨市场报的人,市场报是人民日报的分报,这拨人觉得自己挺高大,进屋就谴责我们里屋的是船贩子,他们是喉舌,可以帮颐和园搞免费宣传,无非是不想缴罚款

bbjj : 2020-08-09#4
记者也当船贩子?大师为了不缴罚款不也撒谎了吗?你们不分彼此

Yeyelingfeng : 2020-08-09#5
有个插曲,我在里屋的时候,带来一拨市场报的人,市场报是人民日报的分报,这拨人觉得自己挺高大,进屋就谴责我们里屋的是船贩子,他们是喉舌,可以帮颐和园搞免费宣传,无非是不想缴罚款
市场报就是行业报,晚上我给讲讲

sabre : 2020-08-09#6
记者也当船贩子?大师为了不缴罚款不也撒谎了吗?你们不分彼此
记者想分出来彼此,
他的理论是,他高价租的,需要高价租出去,他们的行为是我造成的,

我没评价他们,只是觉得作为一个插曲有意思,提一下

骆驼客 : 2020-08-09#7
呦呵!老撒还干过小黄牛啊?

sabre : 2020-08-09#8
呦呵!老撒还干过小黄牛啊?
就是这个大区,倒卖美元,骗了我不少钱,我跟两个人借了二百元,毕业之后,才还上,

sabre : 2020-08-09#9
后记

人的记忆,都是有误差的,
这个是我的记忆,晓东在国内,同学聚会的时候,他先讲,他多么智慧,我多傻,
轮到我有机会回忆的时候,我的光辉形象,已经黯淡了,我怎么坚持价格底线,怎么宁死不屈不招供同伙,都被忽视了,

sabre : 2020-08-09#10
市场报就是行业报,晚上我给讲讲
赶紧

yamiyami : 2020-08-09#11
后记

人的记忆,都是有误差的,
这个是我的记忆,晓东在国内,同学聚会的时候,他先讲,他多么智慧,我多傻,
轮到我有机会回忆的时候,我的光辉形象,已经黯淡了,我怎么坚持价格底线,怎么宁死不屈不招供同伙,都被忽视了,
人之常情吧
在论坛整天都可以看到吖
为了显示自己的?X 总得拉个垫背的 酱紫自己的形象就高大起来勒

numb : 2020-08-09#12
就是这个大区,倒卖美元,骗了我不少钱,我跟两个人借了二百元,毕业之后,才还上,
大区现在继续倒美子?

Yeyelingfeng : 2020-08-09#13
白天要带小宝宝,没时间

Yeyelingfeng : 2020-08-09#14
想起我家先生跟老外到苏州倒丝巾,还留了一条给我呢,至今我还用着。

骆驼客 : 2020-08-09#15
就是这个大区,倒卖美元,骗了我不少钱,我跟两个人借了二百元,毕业之后,才还上,
老撒,逗我呢!区区200块钱,要等你毕业才能还上?

徽州女人 : 2020-08-09#16
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全民经商,
校园里很热闹,宿舍下边开大学生之家,卖啤酒馅饼,煮花生猪蹄,食堂晚上舞会,收费入场,卖高价饮料,去几次就没钱了,加上沾染了抽烟喝酒的爱好,生活非常窘迫,

想挣钱想的眼睛发蓝,

一天,路上遇到大区,他说上个礼拜去护校跳舞,认识了不少护士,可以帮着拉线,约定礼拜天去颐和园联谊,

大区是有钱人,中学时就在黄庄倒邮票,号称有一千多块钱,不爱学习,二年级就不及格,几乎被开除,他爸爸是机械系的,帮他留了一级,转系到了机械系,

礼拜天,划船,吃包子,喝啤酒,
护校女同学没印象了,反正是没勾搭上,

问大区,哪儿来的钱,
他说了秘密,早起,多租几条船,拉到岸边,一条能卖十元,三条就是三十元,

一块去的,还有小兵,晓东,高中一个班的,大学宿舍都在东区,我们眼睛马上红了,下个礼拜也要做这个勾当,

首先,需要集资,一条船押金十元,我们三人,把底裤翻过来,也凑不够五元,

回到宿舍,借钱,

一个礼拜,借了300元,

礼拜天,四点多起床,要赶在动物园过来的332公共汽车之前,五点多,租船窗口前排上了队,五点半之后,332来了,就开始有人要加赛,给五元,我们心中窃喜,需求很高啊,

八点开窗,我们一人租了十条,事先想好了,假如问,就说是团委组织活动,

拉船的时候,发现十条船,海军舰队一样,手忙脚乱的,上蹿下跳,终于都给拴到一起,浩浩荡荡开向湖心,

三组十条,三十条船拴在一块,一个人看着,两个人一人拉三条去岸边卖,

生意好的不得了,

一会儿,一半的船就都出手了,

三个一人五条,最后一趟,

小兵,晓东,有点急迫,人家给多少钱,都卖,我有点贪,不还价,十元一条,

就剩三条的时候,突然,感觉空气不对,好像凝固了一样,一队人马赶过来,很权威的样子,小兵晓东刚刚上岸,

我的心一沉,坏了,公园保安,

船当时就被没收了,我被带到了保安室,先让我把钱掏出来,我掏空了两个兜,裤兜里还有点,藏着,没给他们,

关到里屋,里边还有一位,聊了两句,原来中学校友,比我高一年级,

陆陆续续的,又带来几拨人,罚款放人了,性质好像比较不严重,

三个钟头之后,开始审理我,我目测了一下上缴数目,报了几条船,申诉生活窘迫,家有八十老母,没钱买书,

保安语重心长的教育了我,我都虚心接受了,

下午,给我放了,

大学生之家,要了一条猪肘子,赶紧算钱,还好,融资部分算出来了,盈利非常有限,因为我拿的船最多,

还有点后续,在湖心,小兵遇到他姐姐了,给他两张首体陈美铃的票,

下午睡了一觉之后,决定把票给倒出去,据说值十五二十元一张,到了首体,有人问,价钱不合适,五分钟之后,我们说,不挣钱了,看看陈美铃吧
好帖,赞?
老撒,逗我呢!区区200块钱,要等你毕业才能还上?
那个年代200块真的是很大的数字了。我俩哥哥就是那时上的大学,家里还留着当时他们之间的一封通信,大致是二哥问大哥钱够不够用,学校有助学金20多块,他还有富余,要不要寄点给大哥。

骆驼客 : 2020-08-09#17
好帖,赞?

那个年代200块真的是很大的数字了。我俩哥哥就是那时上的大学,家里还留着当时他们之间的一封通信,大致是二哥问大哥钱够不够用,学校有助学金20多块,他还有富余,要不要寄点给大哥。

200块在八十年代对县城以下的普通家庭,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的人讲,的确不是小钱。但对久居帝都且父辈来自全国政协的老撒来说,也就是几个月的零用钱吧:unsure:

徽州女人 : 2020-08-09#18
200块在八十年代对县城以下的普通家庭,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的人讲,的确不是小钱。但对久居帝都且父辈来自全国政协的老撒来说,也就是几个月的零用钱吧:unsure:
我理解他这八十年代应该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吧?那时的工资很低的

骆驼客 : 2020-08-09#19
我理解他这八十年代应该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吧?那时的工资很低的

我不清楚他父亲的行政级别,但至少每月也有一百七八十吧!得,我们也不瞎猜了!我就觉着老撒卖惨呢:ROFLMAO:

numb : 2020-08-09#20
我不清楚他父亲的行政级别,但至少每月也有一百七八十吧!得,我们也不瞎猜了!我就觉着老撒卖惨呢:ROFLMAO:
他爸不给零花钱

周雅 : 2020-08-09#21
申诉生活窘迫,家有八十老母,没钱买书...
--- 看到家有八十老母,俺不厚道滴笑了,是看水浒传李逵学的么? 印象中记得332路公交还坐好几次的,是去颐和园的线路吧?

sabre : 2020-08-09#22
申诉生活窘迫,家有八十老母,没钱买书...
--- 看到家有八十老母,俺不厚道滴笑了,是看水浒传李逵学的么? 印象中记得332路公交还坐好几次的,是去颐和园的线路吧?
这段是文学描写,主要是表示认罪态度,保安这种事见多了,认罪好,人家就放你,

我当时吓的,脸都白了,担心被送派出所,担心学校给处分,甚至开除,

这篇四十年之后写出来,不想强调被吓成什么样,我长到那么大的时候,还没得过一次处分,三好学生得过好几次,

monkeysun : 2020-08-09#23
特有画面感,赞??

asania : 2020-08-09#24
和倒火车票一个概念。 (y)

sabre : 2020-08-09#25
大区现在继续倒美子?
大区熬到五年级,终于被开除了,
他家在校园,也认识不少职工,东蹭西蹭的住,还在校园里溜达,最后一次看到他,穿一件血红色的高卢鸡衣服,跟图书馆一个高个姑娘在马路上溜达,

sabre : 2020-08-09#26
特有画面感,赞??
谢谢,
印象很深,留在记忆里的,的确是一些画面

numb : 2020-08-09#27
大区熬到五年级,终于被开除了,
他家在校园,也认识不少职工,东蹭西蹭的住,还在校园里溜达,最后一次看到他,穿一件血红色的高卢鸡衣服,跟图书馆一个高个姑娘在马路上溜达,
安红,额想你,想你想的想睡觉 :LOL:

温东仔 : 2020-08-09#28
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全民经商,
校园里很热闹,宿舍下边开大学生之家,卖啤酒馅饼,煮花生猪蹄,食堂晚上舞会,收费入场,卖高价饮料,去几次就没钱了,加上沾染了抽烟喝酒的爱好,生活非常窘迫,

想挣钱想的眼睛发蓝,

一天,路上遇到大区,他说上个礼拜去护校跳舞,认识了不少护士,可以帮着拉线,约定礼拜天去颐和园联谊,

大区是有钱人,中学时就在黄庄倒邮票,号称有一千多块钱,不爱学习,二年级就不及格,几乎被开除,他爸爸是机械系的,帮他留了一级,转系到了机械系,

礼拜天,划船,吃包子,喝啤酒,
护校女同学没印象了,反正是没勾搭上,

问大区,哪儿来的钱,
他说了秘密,早起,多租几条船,拉到岸边,一条能卖十元,三条就是三十元,

一块去的,还有小兵,晓东,高中一个班的,大学宿舍都在东区,我们眼睛马上红了,下个礼拜也要做这个勾当,

首先,需要集资,一条船押金十元,我们三人,把底裤翻过来,也凑不够五元,

回到宿舍,借钱,

一个礼拜,借了300元,

礼拜天,四点多起床,要赶在动物园过来的332公共汽车之前,五点多,租船窗口前排上了队,五点半之后,332来了,就开始有人要加赛,给五元,我们心中窃喜,需求很高啊,

八点开窗,我们一人租了十条,事先想好了,假如问,就说是团委组织活动,

拉船的时候,发现十条船,海军舰队一样,手忙脚乱的,上蹿下跳,终于都给拴到一起,浩浩荡荡开向湖心,

三组十条,三十条船拴在一块,一个人看着,两个人一人拉三条去岸边卖,

生意好的不得了,

一会儿,一半的船就都出手了,

三个一人五条,最后一趟,

小兵,晓东,有点急迫,人家给多少钱,都卖,我有点贪,不还价,十元一条,

就剩三条的时候,突然,感觉空气不对,好像凝固了一样,一队人马赶过来,很权威的样子,小兵晓东刚刚上岸,

我的心一沉,坏了,公园保安,

船当时就被没收了,我被带到了保安室,先让我把钱掏出来,我掏空了两个兜,裤兜里还有点,藏着,没给他们,

关到里屋,里边还有一位,聊了两句,原来中学校友,比我高一年级,

陆陆续续的,又带来几拨人,罚款放人了,性质好像比较不严重,

三个钟头之后,开始审理我,我目测了一下上缴数目,报了几条船,申诉生活窘迫,家有八十老母,没钱买书,

保安语重心长的教育了我,我都虚心接受了,

下午,给我放了,

大学生之家,要了一条猪肘子,赶紧算钱,还好,融资部分算出来了,盈利非常有限,因为我拿的船最多,

还有点后续,在湖心,小兵遇到他姐姐了,给他两张首体陈美铃的票,

下午睡了一觉之后,决定把票给倒出去,据说值十五二十元一张,到了首体,有人问,价钱不合适,五分钟之后,我们说,不挣钱了,看看陈美铃吧
美大陪审团起诉唐娟 文件揭其研究生物制剂解毒
这是对孟晚舟在美国受审的彩排

温东仔 : 2020-08-09#29
安红,额想你,想你想的想睡觉 :LOL:
美大陪审团起诉唐娟 文件揭其研究生物制剂解毒
这是对孟晚舟在美国受审的彩排

阿蛮 : 2020-08-09#30
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全民经商,
校园里很热闹,宿舍下边开大学生之家,卖啤酒馅饼,煮花生猪蹄,食堂晚上舞会,收费入场,卖高价饮料,去几次就没钱了,加上沾染了抽烟喝酒的爱好,生活非常窘迫,

想挣钱想的眼睛发蓝,

一天,路上遇到大区,他说上个礼拜去护校跳舞,认识了不少护士,可以帮着拉线,约定礼拜天去颐和园联谊,

大区是有钱人,中学时就在黄庄倒邮票,号称有一千多块钱,不爱学习,二年级就不及格,几乎被开除,他爸爸是机械系的,帮他留了一级,转系到了机械系,

礼拜天,划船,吃包子,喝啤酒,
护校女同学没印象了,反正是没勾搭上,

问大区,哪儿来的钱,
他说了秘密,早起,多租几条船,拉到岸边,一条能卖十元,三条就是三十元,

一块去的,还有小兵,晓东,高中一个班的,大学宿舍都在东区,我们眼睛马上红了,下个礼拜也要做这个勾当,

首先,需要集资,一条船押金十元,我们三人,把底裤翻过来,也凑不够五元,

回到宿舍,借钱,

一个礼拜,借了300元,

礼拜天,四点多起床,要赶在动物园过来的332公共汽车之前,五点多,租船窗口前排上了队,五点半之后,332来了,就开始有人要加赛,给五元,我们心中窃喜,需求很高啊,

八点开窗,我们一人租了十条,事先想好了,假如问,就说是团委组织活动,

拉船的时候,发现十条船,海军舰队一样,手忙脚乱的,上蹿下跳,终于都给拴到一起,浩浩荡荡开向湖心,

三组十条,三十条船拴在一块,一个人看着,两个人一人拉三条去岸边卖,

生意好的不得了,

一会儿,一半的船就都出手了,

三个一人五条,最后一趟,

小兵,晓东,有点急迫,人家给多少钱,都卖,我有点贪,不还价,十元一条,

就剩三条的时候,突然,感觉空气不对,好像凝固了一样,一队人马赶过来,很权威的样子,小兵晓东刚刚上岸,

我的心一沉,坏了,公园保安,

船当时就被没收了,我被带到了保安室,先让我把钱掏出来,我掏空了两个兜,裤兜里还有点,藏着,没给他们,

关到里屋,里边还有一位,聊了两句,原来中学校友,比我高一年级,

陆陆续续的,又带来几拨人,罚款放人了,性质好像比较不严重,

三个钟头之后,开始审理我,我目测了一下上缴数目,报了几条船,申诉生活窘迫,家有八十老母,没钱买书,

保安语重心长的教育了我,我都虚心接受了,

下午,给我放了,

大学生之家,要了一条猪肘子,赶紧算钱,还好,融资部分算出来了,盈利非常有限,因为我拿的船最多,

还有点后续,在湖心,小兵遇到他姐姐了,给他两张首体陈美铃的票,

下午睡了一觉之后,决定把票给倒出去,据说值十五二十元一张,到了首体,有人问,价钱不合适,五分钟之后,我们说,不挣钱了,看看陈美铃吧
峰回路转,好玩。

阿蛮 : 2020-08-09#31
喜欢这种白描式叙述说过去的事,有特定的色彩和年代质感。

道德的液体 : 2021-01-01#32
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全民经商,
校园里很热闹,宿舍下边开大学生之家,卖啤酒馅饼,煮花生猪蹄,食堂晚上舞会,收费入场,卖高价饮料,去几次就没钱了,加上沾染了抽烟喝酒的爱好,生活非常窘迫,

想挣钱想的眼睛发蓝,

一天,路上遇到大区,他说上个礼拜去护校跳舞,认识了不少护士,可以帮着拉线,约定礼拜天去颐和园联谊,

大区是有钱人,中学时就在黄庄倒邮票,号称有一千多块钱,不爱学习,二年级就不及格,几乎被开除,他爸爸是机械系的,帮他留了一级,转系到了机械系,

礼拜天,划船,吃包子,喝啤酒,
护校女同学没印象了,反正是没勾搭上,

问大区,哪儿来的钱,
他说了秘密,早起,多租几条船,拉到岸边,一条能卖十元,三条就是三十元,

一块去的,还有小兵,晓东,高中一个班的,大学宿舍都在东区,我们眼睛马上红了,下个礼拜也要做这个勾当,

首先,需要集资,一条船押金十元,我们三人,把底裤翻过来,也凑不够五元,

回到宿舍,借钱,

一个礼拜,借了300元,

礼拜天,四点多起床,要赶在动物园过来的332公共汽车之前,五点多,租船窗口前排上了队,五点半之后,332来了,就开始有人要加赛,给五元,我们心中窃喜,需求很高啊,

八点开窗,我们一人租了十条,事先想好了,假如问,就说是团委组织活动,

拉船的时候,发现十条船,海军舰队一样,手忙脚乱的,上蹿下跳,终于都给拴到一起,浩浩荡荡开向湖心,

三组十条,三十条船拴在一块,一个人看着,两个人一人拉三条去岸边卖,

生意好的不得了,

一会儿,一半的船就都出手了,

三个一人五条,最后一趟,

小兵,晓东,有点急迫,人家给多少钱,都卖,我有点贪,不还价,十元一条,

就剩三条的时候,突然,感觉空气不对,好像凝固了一样,一队人马赶过来,很权威的样子,小兵晓东刚刚上岸,

我的心一沉,坏了,公园保安,

船当时就被没收了,我被带到了保安室,先让我把钱掏出来,我掏空了两个兜,裤兜里还有点,藏着,没给他们,

关到里屋,里边还有一位,聊了两句,原来中学校友,比我高一年级,

陆陆续续的,又带来几拨人,罚款放人了,性质好像比较不严重,

三个钟头之后,开始审理我,我目测了一下上缴数目,报了几条船,申诉生活窘迫,家有八十老母,没钱买书,

保安语重心长的教育了我,我都虚心接受了,

下午,给我放了,

大学生之家,要了一条猪肘子,赶紧算钱,还好,融资部分算出来了,盈利非常有限,因为我拿的船最多,

还有点后续,在湖心,小兵遇到他姐姐了,给他两张首体陈美铃的票,

下午睡了一觉之后,决定把票给倒出去,据说值十五二十元一张,到了首体,有人问,价钱不合适,五分钟之后,我们说,不挣钱了,看看陈美铃吧
属于有想法有胆子的。打死我也不敢。

轩辕悬 : 2021-01-01#33
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全民经商,
校园里很热闹,宿舍下边开大学生之家,卖啤酒馅饼,煮花生猪蹄,食堂晚上舞会,收费入场,卖高价饮料,去几次就没钱了,加上沾染了抽烟喝酒的爱好,生活非常窘迫,

想挣钱想的眼睛发蓝,

一天,路上遇到大区,他说上个礼拜去护校跳舞,认识了不少护士,可以帮着拉线,约定礼拜天去颐和园联谊,

大区是有钱人,中学时就在黄庄倒邮票,号称有一千多块钱,不爱学习,二年级就不及格,几乎被开除,他爸爸是机械系的,帮他留了一级,转系到了机械系,

礼拜天,划船,吃包子,喝啤酒,
护校女同学没印象了,反正是没勾搭上,

问大区,哪儿来的钱,
他说了秘密,早起,多租几条船,拉到岸边,一条能卖十元,三条就是三十元,

一块去的,还有小兵,晓东,高中一个班的,大学宿舍都在东区,我们眼睛马上红了,下个礼拜也要做这个勾当,

首先,需要集资,一条船押金十元,我们三人,把底裤翻过来,也凑不够五元,

回到宿舍,借钱,

一个礼拜,借了300元,

礼拜天,四点多起床,要赶在动物园过来的332公共汽车之前,五点多,租船窗口前排上了队,五点半之后,332来了,就开始有人要加赛,给五元,我们心中窃喜,需求很高啊,

八点开窗,我们一人租了十条,事先想好了,假如问,就说是团委组织活动,

拉船的时候,发现十条船,海军舰队一样,手忙脚乱的,上蹿下跳,终于都给拴到一起,浩浩荡荡开向湖心,

三组十条,三十条船拴在一块,一个人看着,两个人一人拉三条去岸边卖,

生意好的不得了,

一会儿,一半的船就都出手了,

三个一人五条,最后一趟,

小兵,晓东,有点急迫,人家给多少钱,都卖,我有点贪,不还价,十元一条,

就剩三条的时候,突然,感觉空气不对,好像凝固了一样,一队人马赶过来,很权威的样子,小兵晓东刚刚上岸,

我的心一沉,坏了,公园保安,

船当时就被没收了,我被带到了保安室,先让我把钱掏出来,我掏空了两个兜,裤兜里还有点,藏着,没给他们,

关到里屋,里边还有一位,聊了两句,原来中学校友,比我高一年级,

陆陆续续的,又带来几拨人,罚款放人了,性质好像比较不严重,

三个钟头之后,开始审理我,我目测了一下上缴数目,报了几条船,申诉生活窘迫,家有八十老母,没钱买书,

保安语重心长的教育了我,我都虚心接受了,

下午,给我放了,

大学生之家,要了一条猪肘子,赶紧算钱,还好,融资部分算出来了,盈利非常有限,因为我拿的船最多,

还有点后续,在湖心,小兵遇到他姐姐了,给他两张首体陈美铃的票,

下午睡了一觉之后,决定把票给倒出去,据说值十五二十元一张,到了首体,有人问,价钱不合适,五分钟之后,我们说,不挣钱了,看看陈美铃吧
好看!

清华当年就那么fb了啊?:D

看到一半儿还想说呢,这胆儿也忒肥了,无视公园城管哪这是?结果再多看几行就悲剧了😅你还是挺有商业头脑的,没下海经商可惜了:p

sabre : 2021-01-01#34
好看!

清华当年就那么fb了啊?:D

看到一半儿还想说呢,这胆儿也忒肥了,无视公园城管哪这是?结果再多看几行就悲剧了😅你还是挺有商业头脑的,没下海经商可惜了:p
大概是1983年或者1984年,
当时有一个全民经商的浪潮,
有本书,叫第三次浪潮,很时髦,被政治老师拿到课堂去了,课目叫政治经济学,

eleclan : 2021-01-01#35
大概是1983年或者1984年,
当时有一个全民经商的浪潮,
有本书,叫第三次浪潮,很时髦,被政治老师拿到课堂去了,课目叫政治经济学,
我卖过Matchbox

安徒生童话中国版,卖火柴的小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