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论坛

一分师 (11)

原文链接:https://forum.iask.ca/threads/920959/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8#1
11、

那是个狂野的年代。一个戴白色棒球帽的歌手用架子鼓、小号以及就是不好好发声的坚定决心,将数字唱成歌,便好像将酒精直接灌进了人们血管,燃烧了灵魂和身体,跟着他又跳又唱,观众站在礼堂长椅上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竭。但从礼堂出来,人们又回到平淡的现实中,将踩断长椅的豪气收敛起来。人就是这样一下一下将自己扭来扭去,尴里尴尬地活。

老话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为多数人的思想是贫穷的。团委开始筹备新年联欢会,有人提出要有一个摇滚类节目。

我是团委委员,李航是作为部长助理被扩大进来的。我和李航为这个问题争执不下。我不喜欢标新立异,喜欢四平八稳和中规中矩的日常活动,所以,我觉得,联欢会的菜单里,应该是几个小歌舞,诗朗诵,唱几首广播里大家熟悉的歌曲,然后,所有的人一起跳交谊舞。我的舞跳得不错,所以我有些私心,觉得舞会是最好的节目之一。当然这没人反对,联欢会嘛。

李航说,赵这太四平八稳了,根本体现不出一点点特色。你说说,这有一点点自己的特色吗?

我说,联欢会的实质就是大家其乐融融。部门和各车间领导都会来,要照顾各个年龄阶段的口味和爱好。

李航说,我听说明年五四,大团委要进行新时代号角歌咏比赛,不趁这机会选拔一些有个性的节目,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到时候来不及。不一定是摇滚,都摇滚就俗了,这我同意。

我说,是,一窝蜂都去摇啊滚了,传统节目就显出特色了。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因为它们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

李航说,四平八稳也不好。

我说,赶时髦也不好,为创新而创新,也是媚俗。

李航说,时髦有时是潮流。时代潮流,浩浩荡荡。赵,你就是太保守,就是不想活出自己。

书记说,哎,不涉及个人,不涉及个人。大家集思广益,我们做两份节目单,我拿去给程书记看,看她选哪个吧。程书记是我们党的书记。

我和李航,是不同的人。她总是那么鲜明,像春天早早开放的玉兰花,等不及树叶发芽就傲立在光秃秃的枝干上,在初春的蓝天里夺人眼目,并接受最严厉的评判,而我,我大概自觉没有耐受早春严寒的能力,我更愿意躲藏在仲春里,在繁花似锦的季节里开一回自己。

我觉察出她的话里有话,她说我不想活出自己,有所指。我不知道接下去几天如何活,正好有个去广州出差的机会,我没去过广州,就坐上了南下火车,想远离眼前的一团乱麻,躲她们十天半月。

南国羊城,甫出火车站,便给了我下马威。

坐了一天一夜硬座,人有些晕,脚有些肿,但我很兴奋,终于到了很多人向往的广州了。上海已经颇冷,广州还是潮热潮热的,植物茂密,大树葱茏,鲜花处处。广州意味着花样繁多的牛仔裤和新款衣服,即使对于一直以时尚先锋自许的上海人,那时在广州面前也不再自信了,因为广州是香港的沿伸,广州人和香港人说一样的话,广州似乎代言着香港,代表新的时尚甚至新时代。人们多多少少知道了几句广东话,狗不是狗,八就是发。那时和外国人对话的机会很少,上海人碰到广州人,就相当于后来的中国人和外国人说话。全中国把8当吉利数字的习惯是从那时开始的。上海话里,十三不大好,四无关紧要,但后来选车牌挑电话号码时,上海人也讨厌四了。

一时间,广州聚集了最多闯世界的人,生机勃勃。闯世界也叫捞世界。我出火车站,就碰到了捞世界的。很多广州人应该还记得那时的流花地区是怎样一个无法无天的所在。我刚在地上放下手提包,拿出135海鸥照相机对着“广州站”三个字来了一张,手提包就不翼而飞了。我对着那个快速逃离的背影大喊大叫。我追了几步,那人没了影子。我能感觉到肾上腺素的急剧上升,一下子感觉这世界充满危机,心中升起人在异乡的恐惧。我仍旧大喊着,抓小偷!没有人围观,没有人停下脚步,人们见惯了大世面,让我瞬间觉得为了所有出差费用被偷而大喊大叫,真的很丢脸,为没见过世面自惭形秽。

要命的是,我还没有到达出差目的地。我是走着到达中山大学附近的某部属研究所的,一路上问了不下十五个人。我是来参加某类产品的部颁标准起草座谈会的。如果只是个普通设计员,我肯定轮不上丢掉几个月工资的机会。我掏出上衣口袋里的工作证,介绍信折了两折,插在塑料封套里,这时便救了我的命。好在就住宿在研究所招待所里,不用流落街头。

我借研究所的电话打长途电话回单位,那时已是晚上了,我让总机转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想我此刻能够求助的只有这部电话了。我希望这天晚上她仍旧会在办公室看书。电话接通的长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人接电话。我的头上冒着汗,心却在冰点上。我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连周红都不想。我需要一个人尽快给我汇钱过来,让我可以支付费用。

研究所办公室的老师客气地说,打不通?下班了啦,大家都下班了啦。明天再打吧。我说,老师,过五分钟让我再打一下,好不好?

么梦题啦,我等垒五分钟。

五分钟后再打,她终于接了电话。我说,李航,我钱都被偷了,刚下火车就被偷了,你明天给我汇四百过来。我想我的声音里一定充满了惊魂未定,因为我确实惊魂未定。

电话里传来哈哈哈的笑声,笑了很久,我似乎可以看见她笑得弯了腰。这真是个奇怪的反应,笑到后来,连我也尴尬地笑起来。

她说,真的真的?哎呀,太好玩了,这个刺激!我就说我们这个岁数不大有意思,早几年还能赶上大串联。

我说,我借的电话,你明天先给我汇四百过来,不不,五百吧,我会务费都没交呢。回去我还你。别告诉别人,太丢脸。

她说,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出差纪律不允许,我真想一起过去呢。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挂了电话,我的心情似乎平复了下来,惶惶然如临末日的感觉退去了,耳边响着她的笑声,她那句太好玩了的话。我知道打给任何其他人,都不会有这个效果。

回到上海,单位里没人知道我的这件事情,她替我保守了秘密。这种事情,不能传,一外传,大概率会成歪传。

我为周红带了些衣服回去,她很高兴。我去了她家里吃了个晚饭,第二天晚上,她来宿舍陪我看书。我坐在床沿上,周红坐在身边织一件小毛衣。小毛衣是为她同学的孩子织的。我偶尔从书上抬起眼睛,看她打毛衣的侧面。她是那样娴静,眼眸在灯光里纯净无暇。她感觉到了我的眼光,也看向我,笑说,看什么看。我说,还不让看了。她说,没看够啊。没。

她放下手里的毛衣和绒线球,靠过来,铁架子床嘎吱响了一下,她的双手环在我腰上,下巴放在我伸向桌子的右手臂上,说,看什么呀,亲我亲我。我的心便像阳光下的光明冰砖,柔柔地向四周塌陷下去。我放了书,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被子上,把她抱在怀里亲她。亲了一会儿,我放了她,说,好了,继续,我看书,你打毛衣。她说,唔,不要嘛不要嘛,亲我。我说,宝贝,我得看书。她说,可我要亲你嘛。我说,再亲我就要犯错误了。她说,你……她瞟了一眼那里,红着脸说,讨厌!

我重又整理了心情,试图把注意力拉回到书本上去,却总不成功。走廊里,杂沓的脚步来来去去,手风琴声、口琴声和歌声时常响起,偶尔有喜欢走廊共鸣效果的人来上一两嗓子。这让我有些烦躁,胡乱挠了几下头皮,我说,下去走走吧,看不进书。她说,好。

那是最后的秋夜了吧,寒潮正在从北方赶来。远远可以望见高大厂房黑色的影子,烟囱顶上的红灯缓慢地一闪一闪,烟囱背后,是深不可测的天空。不远处一片空地上,脚手架搭起来了,据说要盖新宿舍楼,而一栋老宿舍楼则会改成鸳鸯房,给没有婚房经常不能大胆做鸳鸯的年轻人过渡。我有时想,也许不久我也需要这样一间房子了。周红挽着我的手臂,我们漫步在花园里。天凉了,人很少,我听见了一只秋虫发出的轻微的声音,也许是最后的几声,好像某个老者最后的喁喁私语。我便想起姚来,我和他虽然还天天见面,有时还要谈工作,但工作之外却再也没有交集了。这使我心情不好,此刻,便生了些似乎深沉的感慨。我很怀念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热闹,坦诚,无忧无虑,这一切恍若昨日,却又恍若隔世。我轻叹了一口气。周红说,好好的,叹什么气啊。我说,没有,没叹气。她说,你现在越来越不老实。跟我出来,叹气,横竖不好。我知道你为什么叹气,反正跟我在一起横竖不乐意。我便有些气急,这哪儿跟哪儿啊。她说,你嚷什么啊嚷嚷。我说,我就是想起了姚,有些不开心,我哪有嚷嚷。她说,谁知道你想起了什么,还说没叹气,没嚷嚷!你的心思,当我不知道?

说不了几句,便总要回到这个话题,我真是烦透了。这时到了小桥前面,我想我以后是连叹气都没有自由的了,我这是要活得多累。我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周红抽回了手,愤愤地说,谁要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吃香,女的见了你都迈不开步了?我说,我说了吗?你胡搅蛮缠。周红说,是吧,我说话就是胡搅蛮缠,和我在一起就看不进书,和她在一起就开心了对吧。

她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了。我刚想上去抚慰她,她抹了一下眼泪,扭头就走了。我在她背后说,这他妈太不可理喻了!我想我不能追她,我要是每次都要抚慰她,每次都莫名其妙地吵,低三下四地让,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第二天,周红没来上班。她是不开心了。她有调休,我想她是不愿意看见我,跟我赌气。一整天我都打不起精神,脑子里想着要不要去她家,对她讲些好话。两位部长都下了车间,电话铃响起,我都没有注意,魂灵像不在了。其实我昨天晚上就害怕了。她要是真不要我了,我并不会有如获重释的感觉,我想我会有负罪感。李航接了电话,叫了我一声,赵,你的电话。

我赶紧去听电话,我知道李航这天也没什么话,但我此刻的心根本顾及不到这些,我希望这个电话是周红打来的。虽然会很尴尬,但我希望这个电话来自周红。我拿起听筒,对面传来嘈杂的背景声音,我知道那是车间打来的。喂,赵助理,你来一下,钱副部长让你来一下。我逃也似地出了办公室,发现哪里都不是我的容身之地了。

sabre : 2021-01-18#2
一个朋友,有类似经历,

别人给介绍一个对象,A, 挺好的
办公室一个同事,B, 也挺好的

一天他出去喝多了,借我的床,
第二天,跟A分手了,

现在还跟B,挺好的,

B跟我也挺好的, 每次招待我,让这个朋友买单,这个朋友跟A搞对象的时候,我差一点跟B,去人民大会堂看了一场电影,我睡着了,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8#3
一个朋友,有类似经历,

别人给介绍一个对象,A, 挺好的
办公室一个同事,B, 也挺好的

一天他出去喝多了,借我的床,
第二天,跟A分手了,

现在还跟B,挺好的,

B跟我也挺好的, 每次招待我,让这个朋友买单,这个朋友跟A搞对象的时候,我差一点跟B,去人民大会堂看了一场电影,我睡着了,
哈哈哈,佩服跟美女看电影还睡着。您老这是多少年没睡过了?

sabre : 2021-01-18#4
哈哈哈,佩服跟美女看电影还睡着。您老这是多少年没睡过了?
你的故事刚开场, 我就猜到周红没戏,
最后, 鸡飞狗跳之后, 还要去找李航,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8#5
你的故事刚开场, 我就猜到周红没戏,
最后, 鸡飞狗跳之后, 还要去找李航,
俗话说的炮灰?小两口拌拌嘴,小事小事。

sabre : 2021-01-18#6
俗话说的炮灰?小两口拌拌嘴,小事小事。
不是吵架的事, 跟周红不是一个频道的, 说不上话,
跟李航有好多的感应, 对路子,

周雅 : 2021-01-18#7
11、

那是个狂野的年代。一个戴白色棒球帽的歌手用架子鼓、小号以及就是不好好发声的坚定决心,将数字唱成歌,便好像将酒精直接灌进了人们血管,燃烧了灵魂和身体,跟着他又跳又唱,观众站在礼堂长椅上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竭。但从礼堂出来,人们又回到平淡的现实中,将踩断长椅木档子的豪气收敛起来。人就是这样一下一下将自己扭来扭去,尴里尴尬地活。

老话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为多数人的思想是贫穷的。团委开始筹备新年联欢会,有人提出要有一个摇滚类节目。

我是团委委员,李航是作为部长助理被扩大进来的。我和李航为这个问题争执不下。我不喜欢标新立异,喜欢四平八稳和中规中矩的日常活动,所以,我觉得,联欢会的菜单里,应该是几个小歌舞,诗朗诵,唱几首广播里大家熟悉的歌曲,然后,所有的人一起跳交谊舞。我的舞跳得不错,所以我有些私心,觉得舞会是最好的节目之一。当然这没人反对,联欢会嘛。

李航说,赵这太四平八稳了,根本体现不出一点点特色。你说说,这有一点点自己的特色吗?

我说,联欢会的实质就是大家其乐融融。部门和各车间领导都会来,要照顾各个年龄阶段的口味和爱好。

李航说,我听说明年五四,大团委要进行新时代号角歌咏比赛,不趁这机会选拔一些有个性的节目,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到时候来不及。不一定是摇滚,都摇滚就俗了,这我同意。

我说,是,一窝蜂都去摇啊滚了,传统节目就显出特色了。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因为它们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

李航说,四平八稳也不好。

我说,赶时髦也不好,为创新而创新,也是媚俗。

李航说,时髦有时是潮流。时代潮流,浩浩荡荡。赵,你就是太保守,就是不想活出自己。

书记说,哎,不涉及个人,不涉及个人。大家集思广益,我们做两份节目单,我拿去给程书记看,看她选哪个吧。程书记是我们党的书记。

我和李航,是不同的人。她总是那么鲜明,像春天早早开放的玉兰花,等不及树叶发芽就傲立在光秃秃的枝干上,在初春的蓝天里夺人眼目,并接受最严厉的评判,而我,我大概自觉没有耐受早春严寒的能力,我更愿意躲藏在仲春里,在繁花似锦的季节里开一回自己。

我觉察出她的话里有话,她说我不想活出自己,有所指。我不知道接下去几天如何活,正好有个去广州出差的机会,我没去过广州,就坐上了南下火车,想远离眼前的一团乱麻,躲她们十天半月。

南国羊城,甫出火车站,便给了我下马威。

坐了一天一夜硬座,人有些晕,脚有些肿,但我很兴奋,终于到了很多人向往的广州了。上海已经颇冷,广州还是潮热潮热的,植物茂密,大树葱茏,鲜花处处。广州意味着花样繁多的牛仔裤和新款衣服,即使对于一直以时尚先锋自许的上海人,那时在广州面前也不再自信了,因为广州是香港的沿伸,广州人和香港人说一样的话,广州似乎代言着香港,代表新的时尚甚至新时代。人们多多少少知道了几句广东话,狗不是狗,八就是发。那时和外国人对话的机会很少,上海人碰到广州人,就相当于后来的中国人和外国人说话。全中国把8当吉利数字的习惯是从那时开始的。上海话里,十三不大好,四无关紧要,上海人死,是西。

一时间,广州聚集了最多闯世界的人,生机勃勃。闯世界也叫捞世界。我出火车站,就碰到了捞世界的。很多广州人应该还记得那时的流花地区是怎样一个无法无天的所在。我刚在地上放下手提包,拿出135海鸥照相机对着“广州站”三个字来了一张,手提包就不翼而飞了。我对着那个快速逃离的背影大喊大叫。我追了几步,那人没了影子。我能感觉到肾上腺素的急剧上升,一下子感觉这世界充满危机,心中升起人在异乡的恐惧。我仍旧大喊着,抓小偷!没有人围观,没有人停下脚步,人们见惯了大世面,让我瞬间觉得为了所有出差费用被偷而大喊大叫,真的很丢脸,为没见过世面自惭形秽。

要命的是,我还没有到达出差目的地。我是走着到达中山大学附近的某部属研究所的,一路上问了不下十五个人。我是来参加某类产品的部颁标准起草座谈会的。如果只是个普通设计员,我肯定轮不上丢掉几个月工资的机会。我掏出上衣口袋里的工作证,介绍信折了两折,插在塑料封套里,这时便救了我的命。好在就住宿在研究所招待所里,不用流落街头。

我借研究所的电话打长途电话回单位,那时已是晚上了,我让总机转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想我此刻能够求助的只有这部电话了。我希望这天晚上她仍旧会在办公室看书。电话接通的长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人接电话。我的头上冒着汗,心却在冰点上。我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连周红都不想。我需要一个人尽快给我汇钱过来,让我可以支付费用。

研究所办公室的老师客气地说,打不通?下班了啦,大家都下班了啦。明天再打吧。我说,老师,过五分钟让我再打一下,好不好?

么梦题啦,我等垒五分钟。

五分钟后再打,她终于接了电话。我说,李航,我钱都被偷了,刚下火车就被偷了,你明天给我汇两百过来。我想我的声音里一定充满了惊魂未定,因为我确实惊魂未定。

电话里传来哈哈哈的笑声,笑了很久,我似乎可以看见她笑得弯了腰。这真是个奇怪的反应,笑到后来,连我也尴尬地笑起来。

她说,真的真的?哎呀,太好玩了,这个刺激!我就说我们这个岁数不大有意思,早几年还能赶上大串联。

我说,我借的电话,你明天先给我汇两百过来,不不,三百吧,我会务费都没交呢。回去我还你。别告诉别人,太丢脸。

她说,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出差纪律不允许,我真想一起过去呢。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挂了电话,我的心情似乎平复了下来,惶惶然如临末日的感觉退去了,耳边响着她的笑声,她那句太好玩了的话。我知道打给任何其他人,都不会有这个效果。

回到上海,单位里没人知道我的这件事情,她替我保守了秘密。这种事情,不能传,一外传,大概率会成歪传。

我为周红带了些衣服回去,她很高兴。我去了她家里吃了个晚饭,第二天晚上,她来宿舍陪我看书。我坐在床沿上,周红坐在身边织一件小毛衣。小毛衣是为她同学的孩子织的。我偶尔从书上抬起眼睛,看她打毛衣的侧面。她是那样娴静,眼眸在灯光里纯净无暇。她感觉到了我的眼光,也看向我,笑说,看什么看。我说,还不让看了。她说,没看够啊。没。

她放下手里的毛衣和绒线球,靠过来,铁架子床嘎吱响了一下,她的双手环在我腰上,下巴放在我伸向桌子的右手臂上,说,看什么呀,亲我亲我。我的心便像阳光下的光明冰砖,柔柔地向四周塌陷下去。我放了书,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被子上,把她抱在怀里亲她。亲了一会儿,我放了她,说,好了,继续,我看书,你打毛衣。她说,唔,不要嘛不要嘛,亲我。我说,宝贝,我得看书。她说,可我要亲你嘛。我说,再亲我就要犯错误了。她说,你……她瞟了一眼那里,红着脸说,讨厌!

我重又整理了心情,试图把注意力拉回到书本上去,却总不成功。走廊里,杂沓的脚步来来去去,手风琴声、口琴声和歌声时常响起,偶尔有喜欢走廊共鸣效果的人来上一两嗓子。这让我有些烦躁,胡乱挠了几下头皮,我说,下去走走吧,看不进书。她说,好。

那是最后的秋夜了吧,寒潮正在从北方赶来。远远可以望见高大厂房黑色的影子,烟囱顶上的红灯缓慢地一闪一闪,烟囱背后,是深不可测的天空。不远处一片空地上,脚手架搭起来了,据说要盖新宿舍楼,而一栋老宿舍楼则会改成鸳鸯房,给没有婚房经常不能大胆做鸳鸯的年轻人过渡。我有时想,也许不久我也需要这样一间房子了。周红挽着我的手臂,我们漫步在花园里。天凉了,人很少,我听见了一只秋虫发出的轻微的声音,也许是最后的几声,好像某个老者最后的喁喁私语。我便想起姚来,我和他虽然还天天见面,有时还要谈工作,但工作之外却再也没有交集了。这使我心情不好,此刻,便生了些似乎深沉的感慨。我很怀念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热闹,坦诚,无忧无虑,这一切恍若昨日,却又恍若隔世。我轻叹了一口气。周红说,好好的,叹什么气啊。我说,没有,没叹气。她说,你现在越来越不老实。跟我出来,叹气,横竖不好。我知道你为什么叹气,反正跟我在一起横竖不乐意。我便有些气急,这哪儿跟哪儿啊。她说,你嚷什么啊嚷嚷。我说,我就是想起了姚,有些不开心,我哪有嚷嚷。她说,谁知道你想起了什么,还说没叹气,没嚷嚷!你的心思,当我不知道?

说不了几句,便总要回到这个话题,我真是烦透了。这时到了小桥前面,我想我以后是连叹气都没有自由的了,我这是要活得多累。我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周红抽回了手,愤愤地说,谁要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吃香,女的见了你都迈不开步了?我说,我说了吗?你胡搅蛮缠。周红说,是吧,我说话就是胡搅蛮缠,和我在一起就看不进书,和她在一起就开心了对吧。

她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了。我刚想上去抚慰她,她抹了一下眼泪,扭头就走了。我在她背后说,这他妈太不可理喻了!我想我不能追她,我要是每次都要抚慰她,每次都莫名其妙地吵,低三下四地让,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第二天,周红没来上班。她是不开心了。她有调休,我想她是不愿意看见我,跟我赌气。一整天我都打不起精神,脑子里想着要不要去她家,对她讲些好话。两位部长都下了车间,电话铃响起,我都没有注意,魂灵像不在了。其实我昨天晚上就害怕了。她要是真不要我了,我并不会有如获重释的感觉,我想我会有负罪感。李航接了电话,叫了我一声,赵,你的电话。

我赶紧去听电话,我知道李航这天也没什么话,但我此刻的心根本顾及不到这些,我希望这个电话是周红打来的。虽然会很尴尬,但我希望这个电话来自周红。我拿起听筒,对面传来嘈杂的背景声音,我知道那是车间打来的。喂,赵助理,你来一下,钱副部长让你来一下。我逃也似地出了办公室,发现哪里都不是我的容身之地了。
红玫瑰和白玉兰各有特点都美不胜收,让男主去取舍,可为难了S了,看来,天平正在向白玉兰倾斜啊......

插一句,广州火车站,很久以来,是本地老广也头皮发麻的地方.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8#8
红玫瑰和白玉兰各有特点都美不胜收,让男主去取舍,可为难了S了,看来,天平正在向白玉兰倾斜啊......

插一句,广州火车站,很久以来,是本地老广也头皮发麻的地方.
住过两次流花宾馆,这个宾馆与其他宾馆比较,给人的感觉大大地不一样。感觉是住在一个市场里。

轩辕悬 : 2021-01-18#9
你的故事刚开场, 我就猜到周红没戏,
最后, 鸡飞狗跳之后, 还要去找李航,
我怎么感觉跟你正相反?我觉得小赵最后会跟周红在一起。因为小赵并不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很传统,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有些懦弱,有些患得患失,李航对他来说太过新鲜刺激,不是他不喜欢,而是他消受不了。

想起奶茶和“爸爸”。陈升不是不喜欢奶茶,但他有家室,他没办法为了奶茶抛妻弃子,背负骂名。他只能尽力为她做他所能做的一切,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扎起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终于线断了,她再也不是他的了。即便奶茶哭倒在陈升膝下,那又怎样?有缘无份便是如此。。。

轩辕悬 : 2021-01-18#10
红玫瑰和白玉兰各有特点都美不胜收,让男主去取舍,可为难了S了,看来,天平正在向白玉兰倾斜啊......

插一句,广州火车站,很久以来,是本地老广也头皮发麻的地方.
得到的终会变成蚊子血饭粘子,得不到的永远是朱砂痣白月光。。。

选择有时是残忍的,你选择了一个,注定就要放弃另一个。其实无论怎么选,都没有错,因为总要选一个,不可能两个都要,一旦做出了选择,其实是一种解脱,最忌讳就是左摇右摆,当蚊子血变成了朱砂痣,饭粘子变成了白月光,便陷入一个无限死循环,永世不得超脱~

sabre : 2021-01-18#11
我怎么感觉跟你正相反?我觉得小赵最后会跟周红在一起。因为小赵并不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很传统,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有些懦弱,有些患得患失,李航对他来说太过新鲜刺激,不是他不喜欢,而是他消受不了。

想起奶茶和“爸爸”。陈升不是不喜欢奶茶,但他有家室,他没办法为了奶茶抛妻弃子,背负骂名。他只能尽力为她做他所能做的一切,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扎起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终于线断了,她再也不是他的了。即便奶茶哭倒在陈升膝下,那又怎样?有缘无份便是如此。。。
那就悲剧了,
跟周红的原因,两条炸带鱼,

轩辕悬 : 2021-01-18#12
那就悲剧了,
跟周红的原因,两条炸带鱼,
也没你说的这么庸俗,这是两条炸带鱼的事儿么?是么?明明就是叶塞尼亚的姿色吸引了小赵。。。(路人甲:我怎么觉得还是炸带鱼听起来更让人肃然起敬呢?)

周雅 : 2021-01-18#13
我怎么感觉跟你正相反?我觉得小赵最后会跟周红在一起。因为小赵并不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很传统,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有些懦弱,有些患得患失,李航对他来说太过新鲜刺激,不是他不喜欢,而是他消受不了。

想起奶茶和“爸爸”。陈升不是不喜欢奶茶,但他有家室,他没办法为了奶茶抛妻弃子,背负骂名。他只能尽力为她做他所能做的一切,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扎起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终于线断了,她再也不是他的了。即便奶茶哭倒在陈升膝下,那又怎样?有缘无份便是如此。。。

得到的终会变成蚊子血饭粘子,得不到的永远是朱砂痣白月光。。。

选择有时是残忍的,你选择了一个,注定就要放弃另一个。其实无论怎么选,都没有错,因为总要选一个,不可能两个都要,一旦做出了选择,其实是一种解脱,最忌讳就是左摇右摆,当蚊子血变成了朱砂痣,饭粘子变成了白月光,便陷入一个无限死循环,永世不得超脱~

什么都不说了,就想放一下那场刘若英哭的一塌糊涂的演唱会现场(后来)........


sabre : 2021-01-18#14
也没你说的这么庸俗,这是两条炸带鱼的事儿么?是么?明明就是叶塞尼亚的姿色吸引了小赵。。。(路人甲:我怎么觉得还是炸带鱼听起来更让人肃然起敬呢?)
周红很累人,

numb : 2021-01-18#15
11、

那是个狂野的年代。一个戴白色棒球帽的歌手用架子鼓、小号以及就是不好好发声的坚定决心,将数字唱成歌,便好像将酒精直接灌进了人们血管,燃烧了灵魂和身体,跟着他又跳又唱,观众站在礼堂长椅上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竭。但从礼堂出来,人们又回到平淡的现实中,将踩断长椅的豪气收敛起来。人就是这样一下一下将自己扭来扭去,尴里尴尬地活。

老话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为多数人的思想是贫穷的。团委开始筹备新年联欢会,有人提出要有一个摇滚类节目。

我是团委委员,李航是作为部长助理被扩大进来的。我和李航为这个问题争执不下。我不喜欢标新立异,喜欢四平八稳和中规中矩的日常活动,所以,我觉得,联欢会的菜单里,应该是几个小歌舞,诗朗诵,唱几首广播里大家熟悉的歌曲,然后,所有的人一起跳交谊舞。我的舞跳得不错,所以我有些私心,觉得舞会是最好的节目之一。当然这没人反对,联欢会嘛。

李航说,赵这太四平八稳了,根本体现不出一点点特色。你说说,这有一点点自己的特色吗?

我说,联欢会的实质就是大家其乐融融。部门和各车间领导都会来,要照顾各个年龄阶段的口味和爱好。

李航说,我听说明年五四,大团委要进行新时代号角歌咏比赛,不趁这机会选拔一些有个性的节目,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到时候来不及。不一定是摇滚,都摇滚就俗了,这我同意。

我说,是,一窝蜂都去摇啊滚了,传统节目就显出特色了。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因为它们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

李航说,四平八稳也不好。

我说,赶时髦也不好,为创新而创新,也是媚俗。

李航说,时髦有时是潮流。时代潮流,浩浩荡荡。赵,你就是太保守,就是不想活出自己。

书记说,哎,不涉及个人,不涉及个人。大家集思广益,我们做两份节目单,我拿去给程书记看,看她选哪个吧。程书记是我们党的书记。

我和李航,是不同的人。她总是那么鲜明,像春天早早开放的玉兰花,等不及树叶发芽就傲立在光秃秃的枝干上,在初春的蓝天里夺人眼目,并接受最严厉的评判,而我,我大概自觉没有耐受早春严寒的能力,我更愿意躲藏在仲春里,在繁花似锦的季节里开一回自己。

我觉察出她的话里有话,她说我不想活出自己,有所指。我不知道接下去几天如何活,正好有个去广州出差的机会,我没去过广州,就坐上了南下火车,想远离眼前的一团乱麻,躲她们十天半月。

南国羊城,甫出火车站,便给了我下马威。

坐了一天一夜硬座,人有些晕,脚有些肿,但我很兴奋,终于到了很多人向往的广州了。上海已经颇冷,广州还是潮热潮热的,植物茂密,大树葱茏,鲜花处处。广州意味着花样繁多的牛仔裤和新款衣服,即使对于一直以时尚先锋自许的上海人,那时在广州面前也不再自信了,因为广州是香港的沿伸,广州人和香港人说一样的话,广州似乎代言着香港,代表新的时尚甚至新时代。人们多多少少知道了几句广东话,狗不是狗,八就是发。那时和外国人对话的机会很少,上海人碰到广州人,就相当于后来的中国人和外国人说话。全中国把8当吉利数字的习惯是从那时开始的。上海话里,十三不大好,四无关紧要,但后来选车牌挑电话号码时,上海人也讨厌四了。

一时间,广州聚集了最多闯世界的人,生机勃勃。闯世界也叫捞世界。我出火车站,就碰到了捞世界的。很多广州人应该还记得那时的流花地区是怎样一个无法无天的所在。我刚在地上放下手提包,拿出135海鸥照相机对着“广州站”三个字来了一张,手提包就不翼而飞了。我对着那个快速逃离的背影大喊大叫。我追了几步,那人没了影子。我能感觉到肾上腺素的急剧上升,一下子感觉这世界充满危机,心中升起人在异乡的恐惧。我仍旧大喊着,抓小偷!没有人围观,没有人停下脚步,人们见惯了大世面,让我瞬间觉得为了所有出差费用被偷而大喊大叫,真的很丢脸,为没见过世面自惭形秽。

要命的是,我还没有到达出差目的地。我是走着到达中山大学附近的某部属研究所的,一路上问了不下十五个人。我是来参加某类产品的部颁标准起草座谈会的。如果只是个普通设计员,我肯定轮不上丢掉几个月工资的机会。我掏出上衣口袋里的工作证,介绍信折了两折,插在塑料封套里,这时便救了我的命。好在就住宿在研究所招待所里,不用流落街头。

我借研究所的电话打长途电话回单位,那时已是晚上了,我让总机转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想我此刻能够求助的只有这部电话了。我希望这天晚上她仍旧会在办公室看书。电话接通的长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人接电话。我的头上冒着汗,心却在冰点上。我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连周红都不想。我需要一个人尽快给我汇钱过来,让我可以支付费用。

研究所办公室的老师客气地说,打不通?下班了啦,大家都下班了啦。明天再打吧。我说,老师,过五分钟让我再打一下,好不好?

么梦题啦,我等垒五分钟。

五分钟后再打,她终于接了电话。我说,李航,我钱都被偷了,刚下火车就被偷了,你明天给我汇四百过来。我想我的声音里一定充满了惊魂未定,因为我确实惊魂未定。

电话里传来哈哈哈的笑声,笑了很久,我似乎可以看见她笑得弯了腰。这真是个奇怪的反应,笑到后来,连我也尴尬地笑起来。

她说,真的真的?哎呀,太好玩了,这个刺激!我就说我们这个岁数不大有意思,早几年还能赶上大串联。

我说,我借的电话,你明天先给我汇四百过来,不不,五百吧,我会务费都没交呢。回去我还你。别告诉别人,太丢脸。

她说,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出差纪律不允许,我真想一起过去呢。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挂了电话,我的心情似乎平复了下来,惶惶然如临末日的感觉退去了,耳边响着她的笑声,她那句太好玩了的话。我知道打给任何其他人,都不会有这个效果。

回到上海,单位里没人知道我的这件事情,她替我保守了秘密。这种事情,不能传,一外传,大概率会成歪传。

我为周红带了些衣服回去,她很高兴。我去了她家里吃了个晚饭,第二天晚上,她来宿舍陪我看书。我坐在床沿上,周红坐在身边织一件小毛衣。小毛衣是为她同学的孩子织的。我偶尔从书上抬起眼睛,看她打毛衣的侧面。她是那样娴静,眼眸在灯光里纯净无暇。她感觉到了我的眼光,也看向我,笑说,看什么看。我说,还不让看了。她说,没看够啊。没。

她放下手里的毛衣和绒线球,靠过来,铁架子床嘎吱响了一下,她的双手环在我腰上,下巴放在我伸向桌子的右手臂上,说,看什么呀,亲我亲我。我的心便像阳光下的光明冰砖,柔柔地向四周塌陷下去。我放了书,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被子上,把她抱在怀里亲她。亲了一会儿,我放了她,说,好了,继续,我看书,你打毛衣。她说,唔,不要嘛不要嘛,亲我。我说,宝贝,我得看书。她说,可我要亲你嘛。我说,再亲我就要犯错误了。她说,你……她瞟了一眼那里,红着脸说,讨厌!

我重又整理了心情,试图把注意力拉回到书本上去,却总不成功。走廊里,杂沓的脚步来来去去,手风琴声、口琴声和歌声时常响起,偶尔有喜欢走廊共鸣效果的人来上一两嗓子。这让我有些烦躁,胡乱挠了几下头皮,我说,下去走走吧,看不进书。她说,好。

那是最后的秋夜了吧,寒潮正在从北方赶来。远远可以望见高大厂房黑色的影子,烟囱顶上的红灯缓慢地一闪一闪,烟囱背后,是深不可测的天空。不远处一片空地上,脚手架搭起来了,据说要盖新宿舍楼,而一栋老宿舍楼则会改成鸳鸯房,给没有婚房经常不能大胆做鸳鸯的年轻人过渡。我有时想,也许不久我也需要这样一间房子了。周红挽着我的手臂,我们漫步在花园里。天凉了,人很少,我听见了一只秋虫发出的轻微的声音,也许是最后的几声,好像某个老者最后的喁喁私语。我便想起姚来,我和他虽然还天天见面,有时还要谈工作,但工作之外却再也没有交集了。这使我心情不好,此刻,便生了些似乎深沉的感慨。我很怀念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热闹,坦诚,无忧无虑,这一切恍若昨日,却又恍若隔世。我轻叹了一口气。周红说,好好的,叹什么气啊。我说,没有,没叹气。她说,你现在越来越不老实。跟我出来,叹气,横竖不好。我知道你为什么叹气,反正跟我在一起横竖不乐意。我便有些气急,这哪儿跟哪儿啊。她说,你嚷什么啊嚷嚷。我说,我就是想起了姚,有些不开心,我哪有嚷嚷。她说,谁知道你想起了什么,还说没叹气,没嚷嚷!你的心思,当我不知道?

说不了几句,便总要回到这个话题,我真是烦透了。这时到了小桥前面,我想我以后是连叹气都没有自由的了,我这是要活得多累。我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周红抽回了手,愤愤地说,谁要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吃香,女的见了你都迈不开步了?我说,我说了吗?你胡搅蛮缠。周红说,是吧,我说话就是胡搅蛮缠,和我在一起就看不进书,和她在一起就开心了对吧。

她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了。我刚想上去抚慰她,她抹了一下眼泪,扭头就走了。我在她背后说,这他妈太不可理喻了!我想我不能追她,我要是每次都要抚慰她,每次都莫名其妙地吵,低三下四地让,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第二天,周红没来上班。她是不开心了。她有调休,我想她是不愿意看见我,跟我赌气。一整天我都打不起精神,脑子里想着要不要去她家,对她讲些好话。两位部长都下了车间,电话铃响起,我都没有注意,魂灵像不在了。其实我昨天晚上就害怕了。她要是真不要我了,我并不会有如获重释的感觉,我想我会有负罪感。李航接了电话,叫了我一声,赵,你的电话。

我赶紧去听电话,我知道李航这天也没什么话,但我此刻的心根本顾及不到这些,我希望这个电话是周红打来的。虽然会很尴尬,但我希望这个电话来自周红。我拿起听筒,对面传来嘈杂的背景声音,我知道那是车间打来的。喂,赵助理,你来一下,钱副部长让你来一下。我逃也似地出了办公室,发现哪里都不是我的容身之地了。
长!

轩辕悬 : 2021-01-18#16
周红很累人,
周红是那种带点小心眼的小女人,没有李航的大气,但绝对适合娶回家当老婆,全身心都会扑在老公孩子身上,会让男人有当皇上的感觉,但格局小,比较市井,可能日子长了,男人会感到厌烦。而跟李航在一起,压力则比较大,她每天都会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让你欲罢不能,你必须能降得住她,不光物质上满足,精神上也得满足,比较考验男人的综合实力。

sabre : 2021-01-18#17
周红是那种带点小心眼的小女人,没有李航的大气,但绝对适合娶回家当老婆,全身心都会扑在老公孩子身上,会让男人有当皇上的感觉,但格局小,比较市井,可能日子长了,男人会感到厌烦。而跟李航在一起,压力则比较大,她每天都会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让你欲罢不能,你必须能降得住她,不光物质上满足,精神上也得满足,比较考验男人的综合实力。
不会,
李航比较独立,会留给你空间,
因为她自己有能力, 就不会给你带来压力,
也不用降她,
相反, 周红会要求你进步,给她带来荣耀,
带鱼, 不是那么好吃的,

轩辕悬 : 2021-01-18#18
不会,
李航比较独立,会留给你空间,
因为她自己有能力, 就不会给你带来压力,
也不用降她,
相反, 周红会要求你进步,给她带来荣耀,
带鱼, 不是那么好吃的,
同意独立、留空间一说,但你一定要有让她仰视的地方,女人对男人,离不开一个“崇”字,如果你太过平凡,哪怕你不断在进步,只要你的进步赶不上她的步伐,都是入不了她的眼的,又何来压力不压力呢?而对周红,从一开始你就有优势,要不要求你进步,要看她的虚荣心有多大。

总之呢,跟李航在一起,往往是你自己想要变得更强大,因为不这样,你就失去了跟她比肩的资格;而跟周红在一起,则是她想让你变得更强大,有可能会让你厌烦~

sabre : 2021-01-18#19
同意独立、留空间一说,但你一定要有让她仰视的地方,女人对男人,离不开一个“崇”字,如果你太过平凡,哪怕你不断在进步,只要你的进步赶不上她的步伐,都是入不了她的眼的,又何来压力不压力呢?而对周红,从一开始你就有优势,要不要求你进步,要看她的虚荣心有多大。

总之呢,跟李航在一起,往往是你自己想要变得更强大,因为不这样,你就失去了跟她比肩的资格;而跟周红在一起,则是她想让你变得更强大,有可能会让你厌烦~
也许我的临床经验不够丰富,
有很多一厢情愿的想法,
不了解女人的内心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8#20
也许我的临床经验不够丰富,
有很多一厢情愿的想法,
不了解女人的内心
临床这个问题,你把床借给别人了。然后第二天人家就发生情变。

轩辕悬 : 2021-01-18#21
也许我的临床经验不够丰富,
有很多一厢情愿的想法,
不了解女人的内心
女人跟女人区别也很大,但有一个共同点:期待比自己更强大的人牵着自己,强悍如郝思嘉,也会折服于白瑞德。

轩辕悬 : 2021-01-18#22
临床这个问题,你把床借给别人了。然后第二天人家就发生情变。
噗~~~:wdb25: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8#23
女人跟女人区别也很大,但有一个共同点:期待比自己更强大的人牵着自己,强悍如郝思嘉,也会折服于白瑞德。
米国的女副总统,就比较难了。

轩辕悬 : 2021-01-18#24
米国的女副总统,就比较难了。
不是还有正的吗?:D

sabre : 2021-01-18#25
女人跟女人区别也很大,但有一个共同点:期待比自己更强大的人牵着自己,强悍如郝思嘉,也会折服于白瑞德。
新社会妇女还这样啊,

sabre : 2021-01-18#26
米国的女副总统,就比较难了。
英国女王撒切尔更难了,

轩辕悬 : 2021-01-18#27
新社会妇女还这样啊,
不然你以为咧?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然后养一个弱鸡吗?ln强,你自然要比ln还强,才有资格上ln的床:cool:

轩辕悬 : 2021-01-18#28
英国女王撒切尔更难了,
好吧,能拧瓶盖也算:wdb40:

云与月 : 2021-01-18#29
不会,
李航比较独立,会留给你空间,
因为她自己有能力, 就不会给你带来压力,
也不用降她,
相反, 周红会要求你进步,给她带来荣耀,
带鱼, 不是那么好吃的,
我觉得周红靠谱,互补型,柴米油盐酱醋茶,外地人在上海能安居乐业就可以了。李航属于同类型,心比天高,做朋友可以,夫妻恐怕不行。

云与月 : 2021-01-18#30
广州失窃,只想求助于好朋友,讲信用,不问责。没有了姚,只好求助李航。
换我也会这么做。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8#31
我觉得周红靠谱,互补型,柴米油盐酱醋茶,外地人在上海能安居乐业就可以了。李航属于同类型,心比天高,做朋友可以,夫妻恐怕不行。
这几个都是上海的。家住得远的就住宿舍啦。

sherlock : 2021-01-18#32
楼主的文笔了的,断断续续追剧一样,今天喵了一眼,大家聊的很嗨,我要是男的我会追李航,但李航会不会结婚后烦我那就管不了了,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嘛

sabre : 2021-01-18#33
广州失窃,只想求助于好朋友,讲信用,不问责。没有了姚,只好求助李航。
换我也会这么做。
说明他跟李航心理距离近,
找对象要找能体贴你难堪的,

sabre : 2021-01-18#34
不然你以为咧?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然后养一个弱鸡吗?ln强,你自然要比ln还强,才有资格上ln的床:cool:
这些都属于能力,
不是本质,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35
楼主的文笔了的,断断续续追剧一样,今天喵了一眼,大家聊的很嗨,我要是男的我会追李航,但李航会不会结婚后烦我那就管不了了,人不为己 天诛地灭嘛
谢谢,我也想选择李航,带劲。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36
说明他跟李航心理距离近,
找对象要找能体贴你难堪的,
有些体悟,有了些年岁后才悟得。年轻时,外貌是异性之间激发冲动的重要因素。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37
不然你以为咧?出得厅堂入得厨房写得了代码查得出异常,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然后养一个弱鸡吗?ln强,你自然要比ln还强,才有资格上ln的床:cool:
我的死穴在于,我得查字典。In让我思索了一夜,今天早上明白它是个英语介词。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38
广州失窃,只想求助于好朋友,讲信用,不问责。没有了姚,只好求助李航。
换我也会这么做。
客观上,大家都没有移动电话,私人电话也很少,只有打到单位求万一。主观上,撒大师说,两人心理距离近了。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39
好吧,能拧瓶盖也算:wdb40:
有膀子力气就成!十六块腹肌加括约肌前列腺肌的猛男总是好选择之一。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40
不是还有正的吗?:D
那个正的,我深表怀疑。

sabre : 2021-01-19#41
有些体悟,有了些年岁后才悟得。年轻时,外貌是异性之间激发冲动的重要因素。
外貌当然重要,
但是外貌不用外貌协会的指标,
只要不是缺胳膊短腿的,都有激发异性的潜质,俗话说的,对上眼了,

长远看,独立女性更有意思,她不拘泥于简单的世俗标准,能更宽容的看待配偶,而且不会用世俗的上进心要求你,对于一个可能会落魄的人,这种女人的价值比较大,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42
外貌当然重要,
但是外貌不用外貌协会的指标,
只要不是缺胳膊短腿的,都有激发异性的潜质,俗话说的,对上眼了,

长远看,独立女性更有意思,她不拘泥于简单的世俗标准,能更宽容的看待配偶,而且不会用世俗的上进心要求你,对于一个可能会落魄的人,这种女人的价值比较大,
婚姻的悲剧大部分来源于动物性之外的社会性。社会性是高等动物的闪光点,也是悲剧点。狮子简单一点,看肌肉。

sabre : 2021-01-19#43
谢谢,我也想选择李航,带劲。
你这个有点把周红搞成薛宝钗的意思,
李航有点另外一个妹妹的意思,忘了叫什么,不是林黛玉,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44
你这个有点把周红搞成薛宝钗的意思,
李航有点另外一个妹妹的意思,忘了叫什么,不是林黛玉,
这样说来,性子上周红更像黛玉了。黛玉就总是小性子,吃醋,夹枪带棒。

sabre : 2021-01-19#45
婚姻的悲剧大部分来源于动物性之外的社会性。社会性是高等动物的闪光点,也是悲剧点。狮子简单一点,看肌肉。
婚姻的本身,几乎都是社会性,
丛林社会,一对一的关系是不存在的,
动物世界,也就是一个鸳鸯,鸳鸯的关系,也是有争议的,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46
婚姻的本身,几乎都是社会性,
丛林社会,一对一的关系是不存在的,
动物世界,也就是一个鸳鸯,鸳鸯的关系,也是有争议的,
按马克思的说法,基于自然性的契约关系,大意如此。他比较文艺。基于动物性的社会性关系,这样说直接一点。首先是动物性,两人看对眼的第一条就是,我要和你交配,然后风花雪月掩护一下,好歹演一下。这里,演一下也是人类进化出来的本能,好比那些个鸟交颈而鸣,我们以为它们演戏呢,它们在恋爱。我不能再分析,再分析就写不成笑说了。

轩辕悬 : 2021-01-19#47
谢谢,我也想选择李航,带劲。
1611077252305.png
这可不是我撺掇的:p

我一直努力不过多参与行文走向,就是不想破坏你的思路;)

sabre : 2021-01-19#48
按马克思的说法,基于自然性的契约关系,大意如此。他比较文艺。基于动物性的社会性关系,这样说直接一点。首先是动物性,两人看对眼的第一条就是,我要和你交配,然后风花雪月掩护一下,好歹演一下。这里,演一下也是人类进化出来的本能,好比那些个鸟交颈而鸣,我们以为它们演戏呢,它们在恋爱。我不能再分析,再分析就写不成笑说了。
这次新冠, 特别的发现人对社会的需求,
好多抑郁的, 好多自杀的,

人对配偶的需求,是个社会需求, 人对性的需求,是个动物需求,
能安排到一块, 最好,
分着满足, 也行,

假如小赵去找个外遇, 嫖个娼, 李航很生气, 但是多半会理解,周红可能要去自杀,

轩辕悬 : 2021-01-19#49
我的死穴在于,我得查字典。In让我思索了一夜,今天早上明白它是个英语介词。
(y)

轩辕悬 : 2021-01-19#50
有膀子力气就成!十六块腹肌加括约肌前列腺肌的猛男总是好选择之一。
:wdb4:

这十六块是绕着腰长一圈的么?:wdb40:

sabre : 2021-01-19#51
浏览附件649705
这可不是我撺掇的:p

我一直努力不过多参与行文走向,就是不想破坏你的思路;)
找谁, 都有部分观众不满,

作家, 把时代表现出来,把矛盾展示出来,把心理刻画出来, 悲剧还是喜剧, 只求故事里的人物多福了,
喜剧悲剧都有好的, 好像悲剧的好作品更多一点,

轩辕悬 : 2021-01-19#52
客观上,大家都没有移动电话,私人电话也很少,只有打到单位求万一。主观上,撒大师说,两人心理距离近了。
遇到困难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最信任的人。李航的云淡风轻不当回事儿,也为小赵减轻了很多心理负担,见过场面的姑娘就是侯得住!

轩辕悬 : 2021-01-19#53
外貌当然重要,
但是外貌不用外貌协会的指标,
只要不是缺胳膊短腿的,都有激发异性的潜质,俗话说的,对上眼了,

长远看,独立女性更有意思,她不拘泥于简单的世俗标准,能更宽容的看待配偶,而且不会用世俗的上进心要求你,对于一个可能会落魄的人,这种女人的价值比较大,
最主要是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轩辕悬 : 2021-01-19#54
你这个有点把周红搞成薛宝钗的意思,
李航有点另外一个妹妹的意思,忘了叫什么,不是林黛玉,
我怎么觉得周红更像林黛玉?

sabre : 2021-01-19#55
我的死穴在于,我得查字典。In让我思索了一夜,今天早上明白它是个英语介词。
轩辕悬特别喜欢滥用字母, 有的时候是拼音, 有的时候是英文缩写,好多不是常用的,

吃肉的时候, 牙缝里有一条肉丝,不剔出来,显示中午吃肉了, 家里伙食好的意思,

sabre : 2021-01-19#56
最主要是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有道理,
我相信军民共建精神文明的理论,
臭豆腐,香油, 无所谓, 有人喜欢就行,

轩辕悬 : 2021-01-19#57
找谁, 都有部分观众不满,

作家, 把时代表现出来,把矛盾展示出来,把心理刻画出来, 悲剧还是喜剧, 只求故事里的人物多福了,
喜剧悲剧都有好的, 好像悲剧的好作品更多一点,
反正如果我是小赵,我会选李航:whistle:

sabre : 2021-01-19#58
反正如果我是小赵,我会选李航:whistle:
赞迷途知返, 浪子回头金不换,

轩辕悬 : 2021-01-19#59
轩辕悬特别喜欢滥用字母, 有的时候是拼音, 有的时候是英文缩写,好多不是常用的,

吃肉的时候, 牙缝里有一条肉丝,不剔出来,显示中午吃肉了, 家里伙食好的意思,
我看到你牙缝里有粒花生米:p

轩辕悬 : 2021-01-19#60
赞迷途知返, 浪子回头金不换,
从来我也没迷过途呀,我很专一的好不好?:wdb21:

sabre : 2021-01-19#61
我怎么觉得周红更像林黛玉?
也许,
我觉得像薛宝钗的原因是, 阴呼呼的,没共同兴趣, 却老喜欢赖在一块,

sabre : 2021-01-19#62
我看到你牙缝里有粒花生米:p
地震埋了的话, 一粒花生米决定生存还是死亡

轩辕悬 : 2021-01-19#63
地震埋了的话, 一粒花生米决定生存还是死亡
多亏了牙缝,救了一条小命啊:wdb17: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64
这次新冠, 特别的发现人对社会的需求,
好多抑郁的, 好多自杀的,

人对配偶的需求,是个社会需求, 人对性的需求,是个动物需求,
能安排到一块, 最好,
分着满足, 也行,

假如小赵去找个外遇, 嫖个娼, 李航很生气, 但是多半会理解,周红可能要去自杀,

这次新冠, 特别的发现人对社会的需求,
好多抑郁的, 好多自杀的,

人对配偶的需求,是个社会需求, 人对性的需求,是个动物需求,
能安排到一块, 最好,
分着满足, 也行,

假如小赵去找个外遇, 嫖个娼, 李航很生气, 但是多半会理解,周红可能要去自杀,
哈哈哈,笑死我了,嫖娼去了。话说那时只有广州甚至有,比较平民化了,上海北京好像还只有几个高档宾馆有听说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65
找谁, 都有部分观众不满,

作家, 把时代表现出来,把矛盾展示出来,把心理刻画出来, 悲剧还是喜剧, 只求故事里的人物多福了,
喜剧悲剧都有好的, 好像悲剧的好作品更多一点,
这是个有趣的现象,大多好作品是批判或悲剧。所以人类的总体情绪是偏悲观的?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66
找谁, 都有部分观众不满,

作家, 把时代表现出来,把矛盾展示出来,把心理刻画出来, 悲剧还是喜剧, 只求故事里的人物多福了,
喜剧悲剧都有好的, 好像悲剧的好作品更多一点,
我们年轻时禁欲好像天经地义,现在的年轻人估计也会觉得不可思议。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67
:wdb4:

这十六块是绕着腰长一圈的么?:wdb40:
我估摸现在腰是上下长的

sabre : 2021-01-19#68
这是个有趣的现象,大多好作品是批判或悲剧。所以人类的总体情绪是偏悲观的?
托尔斯泰不是说了嘛, 幸福家庭都差不多, 没啥好说的,
不幸福的家庭, 各有各的不幸,

一道题, 做对了, 一个两个解法, 最多三个,好多时候, 只有一个解法,
做错了,有八百个错法,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69
托尔斯泰不是说了嘛, 幸福家庭都差不多, 没啥好说的,
不幸福的家庭, 各有各的不幸,

一道题, 做对了, 一个两个解法, 最多三个,好多时候, 只有一个解法,
做错了,有八百个错法,
醍醐灌顶

sabre : 2021-01-19#70
我们年轻时禁欲好像天经地义,现在的年轻人估计也会觉得不可思议。
从时代看, 曲线式变化, 咱们的时代, 比较倒霉, 赶上一个低谷,
你要是看小说的话, 古代人有自由的时候,
找不到女人, 拉过小厮,搞搞屁股,泄泄火的事, 都不算事,

道德的液体 : 2021-01-19#71
从时代看, 曲线式变化, 咱们的时代, 比较倒霉, 赶上一个低谷,
你要是看小说的话, 古代人有自由的时候,
找不到女人, 拉过小厮,搞搞屁股,泄泄火的事, 都不算事,
83年是个高峰,象征性的年份。那些敢于提前开荤的,很多都被枪毙了。我前天还在微信群听别人聊,是你们北京的,说在单位里很慌张,因为自己也有点这个事情,担心被拉出去枪毙。

sabre : 2021-01-19#72
83年是个高峰,象征性的年份。那些敢于提前开荤的,很多都被枪毙了。我前天还在微信群听别人聊,是你们北京的,说在单位里很慌张,因为自己也有点这个事情,担心被拉出去枪毙。
八十年代初,憋的厉害了,
电影里看到一副乳房,跟捡着宝一样,我记得两个镜头,一个是被爱情遗忘的角落,草垛里,还有一个敌营十八年的女特务,

现今时代,自由多了,都是私企,国营单位也不爱管闲事了,有了房,方便多了,性解放,跟个体自由,是相关的,

轩辕悬 : 2021-01-19#73
这次新冠, 特别的发现人对社会的需求,
好多抑郁的, 好多自杀的,

人对配偶的需求,是个社会需求, 人对性的需求,是个动物需求,
能安排到一块, 最好,
分着满足, 也行,

假如小赵去找个外遇, 嫖个娼, 李航很生气, 但是多半会理解,周红可能要去自杀,
你猜对了,周红还真有可能自杀。。。

你猜李航只猜了一半,李航会很生气,也会理解,但不会原谅,更不会苟且,这是我心目中的李航:c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