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家园论坛

局长约我喝咖啡

原文链接:https://forum.iask.ca/threads/924151/

sabre : 2021-05-21#1
局长约我喝咖啡

文|沉雁



早上八点,我还在做梦,但手机响个不停,摁了两次,第三次我眼睛未睁就接了。原来是居委会的郭副主任给我打来的,她叫我去一趟居委会,有事找我。

我急匆匆起床洗漱收拾,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块点心提着包去了。九点我准时到了居委会,我一进门就看见郭副主任笑嘻嘻地招呼我。她旁边沙发上还有一位五十开外的大叔,衣着沉稳,不苟言笑。

郭副主任给我介绍说:“这是某某局的某某局长,是经济学博士。他今天来就是想请你喝一杯咖啡,所以他也没带其他人。”

以往都是喝茶,这次升级了,我有点小尴尬,但也很快镇定下来:“好好好,谢谢局长,应该我请局长和主任喝咖啡才对,怎敢让局长请我。”

局长:“别客气了,我希望与你成为朋友,我们一定会聊得来。”

我们坐上郭副主任的车就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郭副主任招呼好两杯咖啡、一壶龙井和一盘果品茶点之后,她对我说:“你要放松,尽情地聊,局长人非常好。”她给局长点了点头“我先走了,吃饭的时候我再来。”她真的就走了。

剩下我和局长临窗对视而坐,我有点局促不安,但也还没出汗。

局长:“我并不是局长,我是局里排第四的副局长。”

我:“副局长也是局长。”

局长笑了笑:“我是某某大学经济系硕士生,读书期间去了美国宾州大学做了一年交换生,后来工作期间又去过日本、荷兰和比利时,也算出过国看过发达世界。刚才郭副主任介绍我是经济学博士,但我是在职读的博士,水分大,所以我一般都不对外说自己的是博士。”

这局长打开话匣子就讲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把他几十年的坎坷曲折讲得跌宕起伏。

我:“局长的坎坷经历足可以写一部小说了。”

局长:“是啊,所以我们每个人都不是一帆风顺,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言说的不如意。但如果是只纠结自己的窘境,人就活得越来越消极越愤青,看问题也就越容易偏激丧失理性。”

我:“是是是。”

局长:“我这个人生性乐观,无论自己遇到天大的困难,我都想得开,我都喜欢看见自己积极的一面,所以看问题相较你而言就阳光一些。”

我:“是,局长性格很好。”

局长:“我年轻时也是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总喜欢看见社会的阴暗面。后来在工作过程中,我与领导干部接触多了,才发现他们都很努力,他们活得都不容易。在短短几十年时间,我们能取得如此巨大进步,成为第二大经济体,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是少有的奇迹。”

局长眼神盯着我,那意思就是问我“这你得承认吧”。

我也盯着他,给他倒了一杯龙井,就对局长笑了笑。

我:“不是第二大经济体,应该是第一大。”

局长:“不不不,现在是第二大,离第一大还要差不多十年才能赶上美国。”

我:“不,第一大”。

局长看着我有点懵了。

我:“只是不应该叫第一大经济体,而是应该叫第一大不经济体,在‘经济体’前面要加个‘不’字。”

局长吸了一口气:“你?不经济体?什么意思?”

我:“局长是经济系博士,我只读过几天MBA,本不该班门弄斧。”

局长:“你尽管讲,我喜欢听,我也非常想听听不同看法。”

我:“economic ,局长应该很懂。”

局长:“‘节约’的意思”。

我:“不对,中国人翻译过来习惯叫‘节约’,但它在英文中的本义是‘不浪费’”。

局长:“节约,不浪费,不是一个意思吗?”

我:“不是。节约,是尽量少用,最好是不用。不浪费,是指合理利用资源,乱用资源是浪费,当用不用也是浪费。”

局长:“没想到你区分得这么有道理,你继续。”

我:“所以,economics,经济学就是资源合理配置学。只有资源得到合理配置不浪费的体系,才能叫经济体。如果资源配置一直都处于非合理状态,也就是浪费状态,这样的体系就叫不经济体。”

局长推了推鼻子,对我说:“我想抽支烟可以吗?”

我:“当然可以,不用客气。”

局长狠狠地吸了两口,头往后一仰又弹回来,一个烟圈在他头上缓缓升起。

他似笑非笑地说:“我看了你很多文章,你的视角非常独特,我都不敢相信你是真的。今天见识了,不经济体,这个概念你应该申请专利。”

我:“局长过奖了,说得不好请斧正。”

局长:“斧正免了,那你就给我说说,我们怎么就成了不经济体了?难道四通八达的高铁和窗外这些高楼大厦都是资源配置不合理?”

我顿了顿,掠了一下头发,轻轻呡了一口茶。

我:“局长,你在纽约坐过公交地铁吗?”

局长:“坐过。”

我:“拥挤吗?”

局长:“不拥挤。”

我:“荷兰和比利时呢?”

局长:“更不拥挤,他们人口少。”

我:“东京呢?”

局长:“也还好,远没有上海杭州拥挤。”

我:“它们经济发达吗?”

局长:“当然比我们发达。”

我:“它们经济都很发达,但大都会的公交地铁都不拥挤,这就叫资源得到合理配置的经济体。”

局长:“你这?也太牵强了吧!难道我们一线城市交通拥挤不是经济活力的象征吗?”

我:“那不叫活力,那叫蛮力。活力是指freedom状态,蛮力是指force状态。”

局长:“这两个单词我懂,但好像你越说越离谱了。”

我:“没有,如果不是局长请我喝咖啡这么真情实意,我都不敢讲得这么掏心掏肺。”

局长:“你继续,你今天讲的在所有书本上都看不到,我很喜欢。”

我:“好吧。只有在freedom驱动下的资源流动,各种资源才会在无形之手的诱导下自动实现最优配置,就不会出现资源过度集中的浪费,更不会出现资源过度抽空的短缺,从而也就不会出现区域不平衡和城乡不平衡的问题。所以,你在欧美日坐公交不拥挤,城市像农村,农村像城市,更没有中西部之别。因为每个地方都有freedom,所以每个地方都有机会。”

我:“与之相反,在force驱动下的资源流动,force指向哪里,资源就流向哪里,人口也就流向哪里。由于force的排他性是不可抗的,所以就出现资源部分地区过度集中和部分地区过度短缺。这就是为什么,一线城市日夜加班建地铁,依然拥挤得流产怀孕的原因,但西部某些地区依然是在滑索过江。”

局长:“难道让部分地区先发展起来不好吗?”

我:“发展?别把得了三高的虚胖叫发展,那叫营养过剩,最后什么医院也治不了,只能哪天脑溢血猝死。”

局长:“你这比喻也太夸张了,那你说说什么叫发展。”

我:“我想问局长一个问题。”

局长:“你问。”

我:“如果某一天,你的局长位置没了,你的房产没了,你银行里的存款没了,你所有的身外之物都一无所有了。你会想什么?”

局长:“我会抓狂,只能跳楼了。”

我:“这就是这个地方没有发展的重要标志。不是你局长一无所有会抓狂,其他所有人一旦一无所有都会抓狂。”

局长:“一分钱憋死英雄汉,那我能怎么办?”

我:“你为什么就不能求助你的祖国呢?”

局长:“你?”

我:“怎么啦?”

局长:“这问题没法讨论。”

我:“不是没法讨论,而是你从来就没思考过,当然你也不敢去思考。”

局长:“‘发展’ 怎么与‘找祖国’扯上了?”

我:“所谓发展,不是房子修得有多高,不是高铁修多少,不是满大街汽车是否打拥堂,而是看这个地方给人们提供的安全保障指数是否在进步。联合国有一个专门概念,叫人类发展指数,就是指这个东东。当一个人一无所有时,如果他能泰然自若地去找他的祖国,说明这个地方就发展了。如果他只能抓狂,码再高的高楼修再快的高铁都不叫发展,那叫抽血机。”

局长:“你看,本来前面讲得好好的,后面有点偏激了。你先喝茶吃一点水果,我打个电话,叫郭主任过来吃午饭。”

其实郭副主任早就在楼下等着的。郭副主任带我们去了一家粤菜馆。刚好这家粤菜馆我非常熟悉,老板娘与我是朋友,也是我老妈的远房亲戚。

坐下我就对局长说:“这是我朋友开的。多谢局长今天盛情请我喝咖啡,我也真心想交局长您这个朋友,这顿饭先说好,一定我请我埋单。”

局长听说我想与他交朋友,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平时我老爹就在朋友这家粤菜馆存放了一箱五粮液,我让服务生给我提一瓶出来,往桌上一放,标志性红面套就像待出阁新娘的红盖头,庄重而喜庆。

局长看见还好,郭副主任吐了吐舌头说:“沉雁,你自己请我们就不要这样浪费,我们喝一点其他饮料就行了。”

我还没说话,局长先说话了:“没事,喝,今天我就想与沉雁干两杯。下次我自己提两瓶好酒请回来就行。”

我给局长竖了个大拇指:“今天说得忘情处,也不知有没有冒犯局长啊,请您大人大量啊,多多包涵。”

局长自己猛地先干了一杯:“朋友,就不要再说冒犯二字。”

接着局长给我和郭副主任各满半杯,他自己满一杯,他端着杯对我们说:“这杯还是我干,你们随意。”说完仰头就干了。

郭副主任:“呃,局长,是不是沉雁的五粮液不花钱啊,你也省着点吧。”

局长又给自己满一杯:“嗨,郭主任你不懂,今儿个很是想喝个痛快。”说完又是仰头一杯。

我赶忙给局长盛了一碗鸽子汤:“局长慢点,先暖暖胃再喝。”

局长哗哗喝了几口汤,抬起头问:“沉雁,我今天学到了很多新知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边说又边给自己满一杯。

这次局长没举杯,但却对我说:“沉雁,今天我约你喝咖啡,本想是给你打打招呼,你有些文章写得有点过,经常被外网转载,这影响不好。但听你讲‘第一大不经济体’,我把这事儿搞忘了。我不是局长,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就相互体谅体谅。希望你能理解。”说完仰头又是一杯。

郭副主任:“局长你看你,最近一直在提倡节约不浪费,你这样喝被其他人知道了不好哟。”

局长怔了一下,脸色有些小红,看着我说:“确实有点浪费。”

我:“不不不,吃点喝点根本不算浪费。局长,真正的浪费是,劳驾局长今天亲自请我喝咖啡。如果不是为了我,局长的精力可以用到更多社会服务中去,譬如去抓一个电信骗子,去找到一个走失的孩子,去监督一下P2P。而你们花了太多精力在我们这些写文章的人身上,这就叫资源配置严重不合理,这是最大的浪费。”

郭副主任脸色有点小尴尬,局长不说话,又给自己满一杯。

局长端起杯有点小摇晃,对我说:“今天我不是局长,今天我们是朋友,沉雁你说什么都对。总之,今后你自己写文章注意一下,我们万不得已都不来烦扰你,希望你作为朋友能理解我们的工作。”

我端起杯敬局长:“理解,理解,你们有你们的难处。”

郭副主任:“局长,今天让沉雁请客,你还喝得那么开?”

局长看着我:“是啊,让你请客,实在有点过意不去,待会还是请郭主任去签单吧。”

我:“不不不,越是我请你们,你们更应该感到踏实。因为我挣的钱都是干净的,我请你们就不会伤害谁。但中国人一直没有进步,大多数人吃自己私人的都很心痛,但如果有公款吃喝旅游一下子都很开心,并且还要炫耀。这种花公帑不心痛的德行,哪一天如果改变了,才说明我们真的发展了。”

局长和郭副主任刹那同时脸红了。

局长:“你又给我加深了‘发展’这个概念,感触颇深。今天很高兴交了你这个朋友,你的快言快语比五粮液还爽。谢谢你,下次我请客。”

我看着郭副主任带着局长开车走远了,我回身在吧台埋了单,我也回家了。

轩辕悬 : 2021-05-21#2
以为结局会有反转,转身在吧台签了XX机构的单,叼着烟回家了:D

yamiyami : 2021-05-21#3
所谓发展,不是房子修得有多高,不是高铁修多少,不是满大街汽车是否打拥堂,而是看这个地方给人们提供的安全保障指数是否在进步。联合国有一个专门概念,叫人类发展指数,就是指这个东东。当一个人一无所有时,如果他能泰然自若地去找他的祖国,说明这个地方就发展了。如果他只能抓狂,码再高的高楼修再快的高铁都不叫发展,那叫抽血机。”
👍
也转发一下下
让主人公们瞧瞧

yamiyami : 2021-05-21#4
这样的官员极少
好像官员们很多都忠于职守
把发牢骚者都送进监狱里了
要不就被精神病勒

轩辕悬 : 2021-05-21#5
这样的官员极少
好像官员们很多都忠于职守
把发牢骚者都送进监狱里了
要不就被精神病勒
也觉得文中这个副局长不太接地气,有点高岭之花。。。

appletree2021 : 2021-05-21#6
这位沉雁是谁呢? 我有兴趣知道多些, 在google及百度上搜了一下, 找到另外几篇他/她写的文章, 但没有关于沉雁出身背景的描述. 有知道的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吗? 谢谢.

sabre : 2021-05-21#7
这位沉雁是谁呢? 我有兴趣知道多些, 在google及百度上搜了一下, 找到另外几篇他/她写的文章, 但没有关于沉雁出身背景的描述. 有知道的可以简单介绍一下吗? 谢谢.
从微信上看来的,不知道沉雁的背景

Dayday-up : 2021-05-21#8
中共在外网的形象早就塌了,还会在意外网的影响么?

Dayday-up : 2021-05-21#9

沉雁:之所以我们坚持,因为我们别无选择​



文:沉雁
又是一年平安夜,我却深感很不平安。
当外卖小哥抽出刀的那一刻,焦灼的空气一定是冷凝的。可靠消息是,要外卖的是女店员,因为小哥迟到,两个发生了争执,女店员就叫了一群包括店长在内的男店员来"帮忙",估计"帮"得很到位,所以,外卖小哥就下楼找刀去了,店长就歇菜了。小哥并非为了金钱,也不是为了面包,只不过蝼蚁也有尊严。
从这出悲剧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生而为人,尊严比金钱重要,尊严比面包重要,尊严比生命重要,没有尊严就没有平安。
从2017年我写时评开始,三年来不断有人问我:你怎么天天都有写的?你是为了求打赏吧?你是为了出名吧?你是太穷了吧?你一个女人怎么会有这么深刻的认识?我几乎无言以对,沉默是我唯一的尊严。
幸好李承鹏先生为我做了最恰当的回答:"我为了尊严而写,智力的尊严、记忆的尊严、亲情的尊严、表达的尊严、生育的尊严…,因为我不相信,一群没有尊严的人能建起一个有尊严的家。"
李承鹏先生的回答很高端,我作为升斗小民更简单。去年今天,我给我女儿写了一首诗《今夜平安,祝福你一生温暖》,我不在乎她优秀还是平庸,我只希望她一世平安一生温暖。写作,仅仅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尊严。待我百年之后,她会抚摸着我的作品说"妈妈没有接受墙泉",无须香烟缭绕,九泉之下我也会泪流满面。
过了圣诞就是元旦,归去来兮又一年。今年与往年一样,我昨晚熬夜将2019年度文章编撰成文集《雁过留声》,欢迎我的读者朋友们收藏留念。

Dayday-up : 2021-05-21#10
“写作,仅仅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尊严。待我百年之后,她会抚摸着我的作品说"妈妈没有接受墙泉",无须香烟缭绕,九泉之下我也会泪流满面。”
现在有良知的公知们,似乎都沉默了,他们写的东西也没人看了,钱理群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他写得东西不是给现在人看的,是给后来人看的。
中共执政70年,毁了3代人,而且还在毁人不倦。。。。。

Saint.Saens : 2021-05-21#11
“写作,仅仅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尊严。待我百年之后,她会抚摸着我的作品说"妈妈没有接受墙泉",无须香烟缭绕,九泉之下我也会泪流满面。”
现在有良知的公知们,似乎都沉默了,他们写的东西也没人看了,钱理群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他写得东西不是给现在人看的,是给后来人看的。
中共执政70年,毁了3代人,而且还在毁人不倦。。。。。
我想军刀就没有认为自己被毁了, 你如果能看出一个政府在摧残,说明你是明白的, 至少你自己没有被毁, 不是挺好吗?有智慧分辨了 :)
我们一辈子经历很多事情, 但是结论并不是我们开始从别人那里读的那一个;
小学经历文革的残余, 也就是小屁孩写个不何益的口号结果搞得一个小学劳师动众;那个时候赶上毛泽东去世了,我们几个好朋友居然在偷笑
中学开始发现贫穷后边原来是可以富裕的。。。这个花了好多年的时间以为有钱就是富裕,现在才知道这个是一个欺骗
大学赶上64, 也培养自己做愤青很多年
见过戒毒所里的人是什么样子
见过国民党老兵是什么样子
见过解放军老爸是什么样子
这些经历都很可贵, 不要把问题推给政府, 政府也是大家的亲戚,同学这些人构成的, 不要以为坏事是别人做的, 自己去做就会不一样, 我们很多问题其实只是自以为聪明 :)

Dayday-up : 2021-05-21#12
我想军刀就没有认为自己被毁了, 你如果能看出一个政府在摧残,说明你是明白的, 至少你自己没有被毁, 不是挺好吗?有智慧分辨了 :)
我们一辈子经历很多事情, 但是结论并不是我们开始从别人那里读的那一个;
小学经历文革的残余, 也就是小屁孩写个不何益的口号结果搞得一个小学劳师动众;那个时候赶上毛泽东去世了,我们几个好朋友居然在偷笑
中学开始发现贫穷后边原来是可以富裕的。。。这个花了好多年的时间以为有钱就是富裕,现在才知道这个是一个欺骗
大学赶上64, 也培养自己做愤青很多年
见过戒毒所里的人是什么样子
见过国民党老兵是什么样子
见过解放军老爸是什么样子
这些经历都很可贵, 不要把问题推给政府, 政府也是大家的亲戚,同学这些人构成的, 不要以为坏事是别人做的, 自己去做就会不一样, 我们很多问题其实只是自以为聪明 :)
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共的问题,但目前来看,中国最大的问题则是中共问题。因为中共握有解决问题的所有资源,却在倒行逆施,把老百姓往阴沟里带。

周雅 : 2021-05-21#13
这文,很有点意思,赞 (y)

刚才郭副主任介绍我是经济学博士,但我是在职读的博士,水分大,所以我一般都不对外说自己的是博士。---这是不是在暗指某在职读的博士大人?

dave : 2021-05-21#14
我开始还以为这局长约这女人喝咖啡是另有色图,结果...... 现在的写手基本都像方方,故意卖个关子。 其实, 很多时候,一篇文章还赶不上一首诗。
在这里贴一首我写的无题诗。

无题
曼舞一江冬

观景住高心绪飞,自豪独览最佳辉。
忽来身处生摇动,方晓平居乃所归。

dave : 2021-05-21#15
有人问我你这首诗是写的什么事, 住高楼不如住平房,是说你们那里有地震吗?
我回答:我们这里不处于地震带,倒是你们那里处于地震带。要防备地震再发生。 不过,我这首诗不是写地震的。 那人又追问,不写地震,那是写什么?我说,天机不可泄露,自己猜吧。 哈哈!

Saint.Saens : 2021-05-21#16
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共的问题,但目前来看,中国最大的问题则是中共问题。因为中共握有解决问题的所有资源,却在倒行逆施,把老百姓往阴沟里带。
我现在对比圣经看:
中国政府 美国政府
就任不需要按照圣经说什么 就任要按照圣经说他听上帝的话
没有让同性恋合法 让同性恋合法 ,还要在白宫开彩灯庆祝
很有钱, 忍不住全世界花钱 很穷, 忍不住全世界借钱
看见别人比自己有本事, 学习 看见别人有本事, 时不时派航母去别人门口提醒,我是老大

当然这个比好多同学未必认为是一个事情, 我们比较一个极端的:
瘟疫爆发以后把中国换成美国的民主处理方法, 那么中国的死亡人数可能是美国的4倍,因为中国的人口基数就是这么大,所以美国司60万的时候, 中国要有对称的240万的死亡率。

也许有那么一群同学说, 病毒是中国制造的, 所以这么多人忍不住要说武汉病毒。这个对我讲是没用的, 圣经里明明写着瘟疫都是上帝要攻击人用的主要手段, 中国政府怎么可能这么蠢先拿自己的中心城市攻击一下然后再去传播其他人, 而且DNA研究样本同样的病毒系统武汉只是中间变异的版本,不是源头, 也不是最早的

大家可能想不通, 为什么上帝要首先攻击基督徒, 不是基督徒都是信上帝的吗?你大概需要知道一句圣经的经文:审判是从神的家开始的。美国是现在剩余不多总统宣誓还按着圣经的国家, 上帝也没有说他不是上帝的子民,但是这个以前很大程度帮助过中国的国家, 很多事情都不悔改,就是他们之前在天堂里面的总统也看见这个国家的百姓不会悔改, 特别在瘟疫里还是一样,他们不是一个戴口罩的问题, 而是根本就忽略上帝说什么, 一点悔改的样子都没有

中国老百姓并不比美国老百姓更公义, 但是这个民族还是顺服的, 当然你不顺服也没用,你们邻居得瘟疫了, 先把铁门焊接上再说, 这个正是停止瘟疫的首要条件之一, 躲藏,隔离, 圣经里面瘟疫出来的时候, 以色列人全部是躲家里的, 我在圣经上没有看出想测试自己命大的可以在灭命天使出来要跑街上去的,所以不管你是否喜欢这个政治制度, 他们在瘟疫对抗中远远胜过其他国家, 让全世界人哭笑不得

也许你认为你就是需要过上美国这种制度, 就是不喜欢中国这种制度, 我不认为那个制度更好, 只是看这个制度下的老百姓是否学会一些东西,如果没有敬畏神的态度, 那么审判是迟早的, 我这里说了审判从神的家开始, 就是说全世界都会赶上的, 我们看见的是瘟疫的流传,大家看看现在这种经济冬天下的资本市场, 没有看见全球经济很危险吗?经济崩溃后边战争什么时候开始?启示录里面瘟疫只是审判的一项, 等我们看见战争,饥荒的时候, 要知道这个不是某个国家的制度造成的

buluotuoa : 2021-05-21#17
这文,很有点意思,赞 (y)

刚才郭副主任介绍我是经济学博士,但我是在职读的博士,水分大,所以我一般都不对外说自己的是博士。---这是不是在暗指某在职读的博士大人?
大胆!

dave : 2021-05-22#18
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共的问题,但目前来看,中国最大的问题则是中共问题。因为中共握有解决问题的所有资源,却在倒行逆施,把老百姓往阴沟里带。
世界的问题,不属于世界的问题,但最大的问题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类的问题,因为人类自己认为可以主宰这个世界,尽管这属于倒行逆施,但人类并不这样认为,所以,人类的毁灭与地球无关,是人类的倒行逆施造成的。以印度为例,刚刚形势有一点点好转,结果就开什么万人大壶节,最终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numb : 2021-05-23#19
局长约我喝咖啡

文|沉雁



早上八点,我还在做梦,但手机响个不停,摁了两次,第三次我眼睛未睁就接了。原来是居委会的郭副主任给我打来的,她叫我去一趟居委会,有事找我。

我急匆匆起床洗漱收拾,喝了一杯牛奶吃了一块点心提着包去了。九点我准时到了居委会,我一进门就看见郭副主任笑嘻嘻地招呼我。她旁边沙发上还有一位五十开外的大叔,衣着沉稳,不苟言笑。

郭副主任给我介绍说:“这是某某局的某某局长,是经济学博士。他今天来就是想请你喝一杯咖啡,所以他也没带其他人。”

以往都是喝茶,这次升级了,我有点小尴尬,但也很快镇定下来:“好好好,谢谢局长,应该我请局长和主任喝咖啡才对,怎敢让局长请我。”

局长:“别客气了,我希望与你成为朋友,我们一定会聊得来。”

我们坐上郭副主任的车就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郭副主任招呼好两杯咖啡、一壶龙井和一盘果品茶点之后,她对我说:“你要放松,尽情地聊,局长人非常好。”她给局长点了点头“我先走了,吃饭的时候我再来。”她真的就走了。

剩下我和局长临窗对视而坐,我有点局促不安,但也还没出汗。

局长:“我并不是局长,我是局里排第四的副局长。”

我:“副局长也是局长。”

局长笑了笑:“我是某某大学经济系硕士生,读书期间去了美国宾州大学做了一年交换生,后来工作期间又去过日本、荷兰和比利时,也算出过国看过发达世界。刚才郭副主任介绍我是经济学博士,但我是在职读的博士,水分大,所以我一般都不对外说自己的是博士。”

这局长打开话匣子就讲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把他几十年的坎坷曲折讲得跌宕起伏。

我:“局长的坎坷经历足可以写一部小说了。”

局长:“是啊,所以我们每个人都不是一帆风顺,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言说的不如意。但如果是只纠结自己的窘境,人就活得越来越消极越愤青,看问题也就越容易偏激丧失理性。”

我:“是是是。”

局长:“我这个人生性乐观,无论自己遇到天大的困难,我都想得开,我都喜欢看见自己积极的一面,所以看问题相较你而言就阳光一些。”

我:“是,局长性格很好。”

局长:“我年轻时也是这也看不惯那也看不惯,总喜欢看见社会的阴暗面。后来在工作过程中,我与领导干部接触多了,才发现他们都很努力,他们活得都不容易。在短短几十年时间,我们能取得如此巨大进步,成为第二大经济体,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是少有的奇迹。”

局长眼神盯着我,那意思就是问我“这你得承认吧”。

我也盯着他,给他倒了一杯龙井,就对局长笑了笑。

我:“不是第二大经济体,应该是第一大。”

局长:“不不不,现在是第二大,离第一大还要差不多十年才能赶上美国。”

我:“不,第一大”。

局长看着我有点懵了。

我:“只是不应该叫第一大经济体,而是应该叫第一大不经济体,在‘经济体’前面要加个‘不’字。”

局长吸了一口气:“你?不经济体?什么意思?”

我:“局长是经济系博士,我只读过几天MBA,本不该班门弄斧。”

局长:“你尽管讲,我喜欢听,我也非常想听听不同看法。”

我:“economic ,局长应该很懂。”

局长:“‘节约’的意思”。

我:“不对,中国人翻译过来习惯叫‘节约’,但它在英文中的本义是‘不浪费’”。

局长:“节约,不浪费,不是一个意思吗?”

我:“不是。节约,是尽量少用,最好是不用。不浪费,是指合理利用资源,乱用资源是浪费,当用不用也是浪费。”

局长:“没想到你区分得这么有道理,你继续。”

我:“所以,economics,经济学就是资源合理配置学。只有资源得到合理配置不浪费的体系,才能叫经济体。如果资源配置一直都处于非合理状态,也就是浪费状态,这样的体系就叫不经济体。”

局长推了推鼻子,对我说:“我想抽支烟可以吗?”

我:“当然可以,不用客气。”

局长狠狠地吸了两口,头往后一仰又弹回来,一个烟圈在他头上缓缓升起。

他似笑非笑地说:“我看了你很多文章,你的视角非常独特,我都不敢相信你是真的。今天见识了,不经济体,这个概念你应该申请专利。”

我:“局长过奖了,说得不好请斧正。”

局长:“斧正免了,那你就给我说说,我们怎么就成了不经济体了?难道四通八达的高铁和窗外这些高楼大厦都是资源配置不合理?”

我顿了顿,掠了一下头发,轻轻呡了一口茶。

我:“局长,你在纽约坐过公交地铁吗?”

局长:“坐过。”

我:“拥挤吗?”

局长:“不拥挤。”

我:“荷兰和比利时呢?”

局长:“更不拥挤,他们人口少。”

我:“东京呢?”

局长:“也还好,远没有上海杭州拥挤。”

我:“它们经济发达吗?”

局长:“当然比我们发达。”

我:“它们经济都很发达,但大都会的公交地铁都不拥挤,这就叫资源得到合理配置的经济体。”

局长:“你这?也太牵强了吧!难道我们一线城市交通拥挤不是经济活力的象征吗?”

我:“那不叫活力,那叫蛮力。活力是指freedom状态,蛮力是指force状态。”

局长:“这两个单词我懂,但好像你越说越离谱了。”

我:“没有,如果不是局长请我喝咖啡这么真情实意,我都不敢讲得这么掏心掏肺。”

局长:“你继续,你今天讲的在所有书本上都看不到,我很喜欢。”

我:“好吧。只有在freedom驱动下的资源流动,各种资源才会在无形之手的诱导下自动实现最优配置,就不会出现资源过度集中的浪费,更不会出现资源过度抽空的短缺,从而也就不会出现区域不平衡和城乡不平衡的问题。所以,你在欧美日坐公交不拥挤,城市像农村,农村像城市,更没有中西部之别。因为每个地方都有freedom,所以每个地方都有机会。”

我:“与之相反,在force驱动下的资源流动,force指向哪里,资源就流向哪里,人口也就流向哪里。由于force的排他性是不可抗的,所以就出现资源部分地区过度集中和部分地区过度短缺。这就是为什么,一线城市日夜加班建地铁,依然拥挤得流产怀孕的原因,但西部某些地区依然是在滑索过江。”

局长:“难道让部分地区先发展起来不好吗?”

我:“发展?别把得了三高的虚胖叫发展,那叫营养过剩,最后什么医院也治不了,只能哪天脑溢血猝死。”

局长:“你这比喻也太夸张了,那你说说什么叫发展。”

我:“我想问局长一个问题。”

局长:“你问。”

我:“如果某一天,你的局长位置没了,你的房产没了,你银行里的存款没了,你所有的身外之物都一无所有了。你会想什么?”

局长:“我会抓狂,只能跳楼了。”

我:“这就是这个地方没有发展的重要标志。不是你局长一无所有会抓狂,其他所有人一旦一无所有都会抓狂。”

局长:“一分钱憋死英雄汉,那我能怎么办?”

我:“你为什么就不能求助你的祖国呢?”

局长:“你?”

我:“怎么啦?”

局长:“这问题没法讨论。”

我:“不是没法讨论,而是你从来就没思考过,当然你也不敢去思考。”

局长:“‘发展’ 怎么与‘找祖国’扯上了?”

我:“所谓发展,不是房子修得有多高,不是高铁修多少,不是满大街汽车是否打拥堂,而是看这个地方给人们提供的安全保障指数是否在进步。联合国有一个专门概念,叫人类发展指数,就是指这个东东。当一个人一无所有时,如果他能泰然自若地去找他的祖国,说明这个地方就发展了。如果他只能抓狂,码再高的高楼修再快的高铁都不叫发展,那叫抽血机。”

局长:“你看,本来前面讲得好好的,后面有点偏激了。你先喝茶吃一点水果,我打个电话,叫郭主任过来吃午饭。”

其实郭副主任早就在楼下等着的。郭副主任带我们去了一家粤菜馆。刚好这家粤菜馆我非常熟悉,老板娘与我是朋友,也是我老妈的远房亲戚。

坐下我就对局长说:“这是我朋友开的。多谢局长今天盛情请我喝咖啡,我也真心想交局长您这个朋友,这顿饭先说好,一定我请我埋单。”

局长听说我想与他交朋友,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平时我老爹就在朋友这家粤菜馆存放了一箱五粮液,我让服务生给我提一瓶出来,往桌上一放,标志性红面套就像待出阁新娘的红盖头,庄重而喜庆。

局长看见还好,郭副主任吐了吐舌头说:“沉雁,你自己请我们就不要这样浪费,我们喝一点其他饮料就行了。”

我还没说话,局长先说话了:“没事,喝,今天我就想与沉雁干两杯。下次我自己提两瓶好酒请回来就行。”

我给局长竖了个大拇指:“今天说得忘情处,也不知有没有冒犯局长啊,请您大人大量啊,多多包涵。”

局长自己猛地先干了一杯:“朋友,就不要再说冒犯二字。”

接着局长给我和郭副主任各满半杯,他自己满一杯,他端着杯对我们说:“这杯还是我干,你们随意。”说完仰头就干了。

郭副主任:“呃,局长,是不是沉雁的五粮液不花钱啊,你也省着点吧。”

局长又给自己满一杯:“嗨,郭主任你不懂,今儿个很是想喝个痛快。”说完又是仰头一杯。

我赶忙给局长盛了一碗鸽子汤:“局长慢点,先暖暖胃再喝。”

局长哗哗喝了几口汤,抬起头问:“沉雁,我今天学到了很多新知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边说又边给自己满一杯。

这次局长没举杯,但却对我说:“沉雁,今天我约你喝咖啡,本想是给你打打招呼,你有些文章写得有点过,经常被外网转载,这影响不好。但听你讲‘第一大不经济体’,我把这事儿搞忘了。我不是局长,我们是朋友,朋友之间就相互体谅体谅。希望你能理解。”说完仰头又是一杯。

郭副主任:“局长你看你,最近一直在提倡节约不浪费,你这样喝被其他人知道了不好哟。”

局长怔了一下,脸色有些小红,看着我说:“确实有点浪费。”

我:“不不不,吃点喝点根本不算浪费。局长,真正的浪费是,劳驾局长今天亲自请我喝咖啡。如果不是为了我,局长的精力可以用到更多社会服务中去,譬如去抓一个电信骗子,去找到一个走失的孩子,去监督一下P2P。而你们花了太多精力在我们这些写文章的人身上,这就叫资源配置严重不合理,这是最大的浪费。”

郭副主任脸色有点小尴尬,局长不说话,又给自己满一杯。

局长端起杯有点小摇晃,对我说:“今天我不是局长,今天我们是朋友,沉雁你说什么都对。总之,今后你自己写文章注意一下,我们万不得已都不来烦扰你,希望你作为朋友能理解我们的工作。”

我端起杯敬局长:“理解,理解,你们有你们的难处。”

郭副主任:“局长,今天让沉雁请客,你还喝得那么开?”

局长看着我:“是啊,让你请客,实在有点过意不去,待会还是请郭主任去签单吧。”

我:“不不不,越是我请你们,你们更应该感到踏实。因为我挣的钱都是干净的,我请你们就不会伤害谁。但中国人一直没有进步,大多数人吃自己私人的都很心痛,但如果有公款吃喝旅游一下子都很开心,并且还要炫耀。这种花公帑不心痛的德行,哪一天如果改变了,才说明我们真的发展了。”

局长和郭副主任刹那同时脸红了。

局长:“你又给我加深了‘发展’这个概念,感触颇深。今天很高兴交了你这个朋友,你的快言快语比五粮液还爽。谢谢你,下次我请客。”

我看着郭副主任带着局长开车走远了,我回身在吧台埋了单,我也回家了。
沉鱼落雁

游客. : 2021-05-23#20
世界的问题,不属于世界的问题,但最大的问题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类的问题,因为人类自己认为可以主宰这个世界,尽管这属于倒行逆施,但人类并不这样认为,所以,人类的毁灭与地球无关,是人类的倒行逆施造成的。以印度为例,刚刚形势有一点点好转,结果就开什么万人大壶节,最终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Human belongs to the earth, or earth belongs human.

This is a question.

游客. : 2021-05-23#21
世界的问题,不属于世界的问题,但最大的问题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类的问题,因为人类自己认为可以主宰这个世界,尽管这属于倒行逆施,但人类并不这样认为,所以,人类的毁灭与地球无关,是人类的倒行逆施造成的。以印度为例,刚刚形势有一点点好转,结果就开什么万人大壶节,最终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What is world, it is another question. If you define the world as "the earth, together with all of its countries, peoples, and natural features.".

Then yes, human is the owner of the world, or possibly the custodian of the world! To be a good custodian or a awful one, it is a question.

霜岳 : 2021-05-26#22
作者讲的道理都是经济学入门课的内容
但凡上课认真听的孩子都能讲出来
所谓的“经济学硕士和经济学在职博士”局长
一问三不知
编的有点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