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华人欢呼坑你上台

gtwdx

园友
注册
2018-05-06
消息
388
我是91的,被冻结了6年,有仇!
我中国的房子,在这6年里涨了不少钱,解冻后,卖了。荷包满满,买了加拿大的房子。有恩!
今天康尼的当选,让我想念91的同学们,怀念我们当时的无奈、愤懑、团结和坚持。
祝:”肥康“和我们,大家好!
所以不要屁股决定脑袋,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安排:LOL:
 

gtwdx

园友
注册
2018-05-06
消息
388
小猴子作为91最后的幸存者,一定要饮水思源啊!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哈帕和康胖子在2012年,8个月的时间里,一刀切了之前积累了5年的

30万中国大陆的技术移民申请
8万中国大陆的投资移民申请
北京有少数幸存者,香港几乎团灭
2013年冻结了父母团聚申请!!!!!


有同事当年在香港办公室工作过跟我说,渥太华的直接命令,将所有申请一周内全部清理(碎纸机),这些申请之前已经在档案柜里躺了4年。

保守党的本质不是反共,也不是反中,而是彻彻底底的反华裔!!!
只切华人的?不涉及其他族裔?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982
新唐人2019年04月16日讯】“编者按”:“六四”事件已过去近30年了,它所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推倒了东欧众多社会主义国家,使这些国家的人民告别了共产专制,走向现代民主政治。然而中国至今还与现代民主政治无缘。


在“六四”3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许多人断言“六四”会再来。不过,独立评论人士曾节明认为,如今的中国社会,已经彻底丧失“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因此,“六四”事件不会重演,但中共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不同,一定会很奇怪。

ADVERTISING

下面是作者曾节明的评论文章:

“六四”三十周年来临之际,许多人期盼“六四”再来,并言之凿凿地断言“六四”会再来;我的好友郭国汀先生最近就在探讨:一旦“六四”再来,习近平还有没有能力,像邓小平那样调军屠杀?

其实,郭国汀君所探讨的问题,是一个伪问题。因为在中共统治下,“六四”式的民主运动,不可能再次上演了。为什么?因为如今的中国大陆社会,已经彻底丧失了“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

1989年以及整个八十年代,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并未丧失,整个社会涌动着民主、自由的共识,所以在“八九”民运高潮时期,连北京的小偷都停止了盗窃,并加入了游行队伍…这在今天是不可想像的;

而今天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早已消散,社会道德全面沦丧,人心冷漠,见死不救普遍成风,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普遍毫无共识、利欲熏心、相互仇恨,一盘散沙呈粉末状。


试问:今天的北京市民还能像当年的北京市民那样,自发给学生送水送饭、救死扶伤、大规模上街冒死堵军车吗?这是不可想像的;今天的大陆民众还会像当年那样,为了一个自由民主的理想,上街游行吗?这是不可想像,如果有人这样做,在今天一定会被视作神经病。

由于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国只有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而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尽管“六四屠杀”后中共的专制变本加厉,一再升级,并在近年来,掀起了新的倒退狂潮。


评论说,由于中国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示意图(MN Chan/Getty Images)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是因为“自由民主”与个体的利益没有直接的关联,民主运动是一种奉献的事业,它需要理想的激情来驱动,需要社会的道德来承载;而维权运动则是讨还个体(经济)利益的事业,与个人直接关联。所以一个丧失了理想和道德基础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的,有的只是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

而维权运动因为没有体制诉求,不可能成为挑战中共专制的力量,其意义与民主运动不可同日而语,伪类们胡说“六四”后的维权运动比“六四”运动更成熟了,“希望在民间”,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为什么现今中国社会,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这是“六四”后中共故意造成的:

鲜有人注意到:“六四”后,中共再未发起“学雷锋”、“树新风”、“五讲四美”等道德运动,而是强调安分守己,一定程度地鼓励个人经济意识;中共故意不去修补“撞伤不如撞死”的法律漏洞,不去修改滋生“好人没好报”式的反咬、碰瓷法律漏洞….. 这一切,为的就是摧毁道德热情、助长社会冷漠;

江泽民上台后,中共一方面对政治异议“扼杀摇篮中”,一方面全面放开歌舞厅、夜总会、色情发廊、桑拿、按摩…对赌博睁眼闭眼;从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中共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扫黄打非”,笔者曾在大陆当记者多年,深知中共“扫黄”是虚,“打非”(打击以政治异议为主的非法出版物)是实,所以“扫黄”三十年,越扫越黄,由发廊一条街,到色情“会所”遍地。

放眼今天的中国大陆网站,即便是许多知识型、学术型网站,也是黄色广告琳琅满目,色情视频插件乱跳…令人不胜其扰,而遍观大陆网站,“标题党”蔚然成风:什么“今晚北京的一项政策震动全国”、“华为的一项举措震惊世界”…

而打开后永远言过其实,甚至牛头不对马嘴,并且性乱视频乱跳…这种发了疯的社会化造假和色情,就是社会道德深度败坏的症状。

很明显,色欲是人的最大本能之一。


中共就是以色欲来腐蚀民众的反抗意志,刻意营造一个声色犬马的废拉社会,竭力引诱一切有才有志之士沉迷物欲,放弃理想、放弃对专制的挑战,不能不说,“六四”后三十年来,这种腐蚀收到了很大的效果。


评论说,由于中国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示意图(TORSTEN BLACKWOOD/AFP/Getty Images)
另一个鲜为人注意的是:“六四”后30年来,中共拚命制造社会分裂,并且祭出了新的手段:

江泽民时期,中共大力鼓吹向钱看,由毛泽东时代宣扬“越穷越革命”,跳到另一个极端宣扬“贫穷可耻”,咋呼“国企亏损”,为权贵私有化一刀切“改制”制造口实,并大幅提高教师等知识份子待遇,实行拉拢,大搞“教育产业化”…

同时诬蔑下岗工人“懒惰”、惯吃大锅饭…推卸体制责任。从而制造劳工群体与知识份子群体的分裂。

胡锦涛时期,中共利用郎咸平等时髦吹鼓手,煽动民粹仇富,规避和压制“仇官”,从而挑动弱势工薪阶层与平民富商阶层对立,以转移对专制体制视线。


习近平时期,中共大力推播以“企业狼性文化”为代表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发了疯地煽动广大愚民极端反对社会福利、狠刨自己的命根子、鼓吹透支健康、为党国的“崛起”、为任正非、马云、马化腾、刘强奸等共特红顶流氓奸商的利润最大化献身;否则,就是不值得存活的“社会负能量”,就是活该淘汰的“低端人口”……

最好自己钻进焚尸炉“为社会减负”。

同时,鼓动愚民一根筋反欧盟、反移民、反难民、反所谓“圣母婊”——其要害就是反对普世价值,认同中共(丛林式)的专制流氓价值观;

新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鼓吹价值核心,就是反人权,只有“低端人口,没有体制不公”,你受害是因为你没本事,有负党恩,至于“低端人口”,就采取像纳粹对付犹太人,大驱逐大迫害——一次驱逐百万人出京。

这就是中共的两种极端暴政,毛时代中共煽动无产者,对有产者厉行阶级灭绝;习时代中共带领官僚红顶奸商有产者,把本国的工薪弱势群体打成“低端人口”,像牲畜一样地驱赶,像纳粹剥夺犹太人一样地剥夺。

而且,次品法西斯社会达尔文主义,比纳粹和法西斯更加恶毒:


当年纳粹和法西斯非但不歧视本族的工薪阶层,反而制约资本家对劳工的过分剥削,建立社会福利保障;中共一方面坚持和强化远比纳粹还要专制残暴的列宁式极权,一方面纵容以哈耶克、皮诺切特为代表的极右原始资本主义(美其名曰“新自由主义”)。

勾结任正非、马化腾等红顶寡头奸商,营造“负福利”社会,把本国劳工当盲流、当“低端”、当垃圾,施以最恶毒的歧视,并以高房价、高物价等大山、以“狼性文化”、“加班文化”等骗术,把中国工薪阶层往死里榨。

“六四”后中共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消灭社会理想、败坏社会道德,如是,就刨断了中国社会反对共产党专制的理想热情和社会道德基础;理想的丧失和道德的败坏,使得中国民众一盘散沙甚至呈粉末状,根本凝不成反体制的合力;这也就是今天的中国现实,不能不承认,中共的毒计很成功。

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六四”不会再来,不等于中共不会灭亡,由于中共别出心裁的恶毒,它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都不同——它的死亡,一定会很奇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文馨)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982

选民被骗了?福特取消大麻商店数量上限
 44 评论加国无忧 51.CA2019年4月14日 15:31来源:本网编译作者:昌西
在星期四的预算案后,福特政府推出了关于大麻产业的改革,其中还包括一封价值4000万的扶持大麻商店的计划。

保守党政府将会取消原政府对大麻店数量的限制。此前,自由党政府限制全省大麻店不得超过25家。保守党方面表示,政府将秉持欢迎商业行为的价值,取消这一针对店铺数量的限制。

同时,安省保守党政府还呼吁联邦政府尽快解决全国范围内的大麻供应量不足问题。

除去大麻产品外,福特政府对酒精类饮料也进一步放开限制。目前,餐馆将可以在上午9时就开始贩卖酒精类饮料。并且酒吧也可以就Happy Hour时间进行推广宣传。



此外,安大略省的各个城市,将会获得允许在公共场合饮酒的投票权。各个城市可以根据自身需求,投票是否放开对公共场所饮酒的限制。

此前法律规定,在公园、车站等地,任何人不可以饮用酒精类饮料。
 

最新主题

最新帖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