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温地产经纪:潘德伟 老杨团队 Mauve hair 大温地产:陈雷 大温地产经纪:Jenny Ma 家庭旅馆平台

加拿大呆N年,你的英语是不是也退步了?

王放谈美加

温哥华私人订制旅游
注册
2017-08-22
消息
236
加拿大是一个双语的国家,可惜不是英语和汉语,而是英语和法语。
中国人移民到这里,呆了N年后,英语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估计多半都是退步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又有主要是哪些原因?有些事情一定是你想象不到的。让我们透过一个曾经的英语专业人士的口,以在温哥华的亲身经历,告诉你有趣的答案。
《温哥华温哥华》首发17K,欢迎多提宝贵意见。
第二章,第四节,“我的英语退步了”
项思远因为还处在亢奋之中,并没有感觉到邓安安表情的变化。
儿子听说爸爸找到工作了,非常高兴,嚷着要妈妈包饺子,邓安安也就赶快顺着儿子的话,张罗大家包起饺子来。
儿子说:妈妈,我们今天多包一些吧,我去送给隔壁的那个邻居。今天,我放学回来碰到他,我跟他打招呼,他对我挺热情的,好像没有计较上次发生的事情,还和我讲了好长时间的话。他送给了我一本书,叫《1421》。他说他有一位朋友是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教授,写了这本书,讲的是中国明代郑和下西洋的事情。他说,你们中国人很厉害,在1421年的时候郑和的船队就到达了美洲大陆,中国人是最早发现美洲大陆的人。他还说,以后我如果到伯克利大学去读书,他可以介绍我去认识这位教授。
邓安安很赞同儿子的提议,一家人就一边包饺子,一边聊起了这本书。
项思远简单的翻看了这本书,发现这本书的确很有意思。据作者考证,中国明朝的时候,郑和的官方船队多次远征太平洋,不仅往南到达了今天东南亚这些地方,而且还往东到达了美洲大陆,在当地留下了很多遗迹。
项思远就开玩笑说:看来我们中国人移民加拿大,应该算是重回故里啊。
正聊着的时候,林馨敲门进来了,她告诉邓安安,工厂里让她下周一的早上就去面试,如果没有问题,马上就可以上班,食品厂现在正缺人。
因为这双喜临门的好事,一时间大家都欢呼起来。邓安安让林馨晚上不要做饭了,来这边帮帮忙,大家一起多包些饺子,两家人就都够吃了。
林馨也没有推辞,说:看你们这一家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多好。生活苦一点,其实没有关系,能在一起生活,相互支持最重要。那我就不客气,在你们这里感受一下家的温暖吧。
说完,她把儿子LEO叫过来和项澜一起玩,自己则帮项思远一起准备饺子馅。
林馨先恭喜项思远找到工作,还认真地表扬了项思远一通,说自己的老公要是能像项思远这样,来加拿大找工作,下决心重新开始就好了。
项思远笑着说:谢谢你,我知道这是对我的恭维话,但是听起来还蛮受用的。
林馨说:我不是恭维,我是真心赞赏你,我看得出来,你绝对是个有过很好的教育背景,而且在国内已经小有成就的成功人士。
项思远开玩笑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是看一个人有多大的肚腩吗?
林馨一听也笑起来,说:是啊,国内某些人,自以为有点小成就,有了点小生意,就每天灯红酒绿,声色犬马,把自己弄得大腹便便的,还自以为了不得了,地球没有他就转不动了。我老公就是这种人,嘴上说得好听是国内的生意离不开他,其实是他离不开国内的生意,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他离不开那种生活,不愿意来加拿大和家人一起吃苦奋斗,承担在家庭中的责任。
项思远点点头,说:你所说的国内的那些人,其实也应该包括我。人都是有惰性的,喜欢舒适安逸,这是天性,与生俱来,没有例外。我自己能下定决心,放弃在珠城的一切,其实也是形势所迫。好在我还残留着一点自尊自信,还有一点奋斗的勇气,否则的话,恐怕我也会成为被你看不起的那种“某些人”中间的一员了。
林馨一听就笑起来了,说:你不用那么谦虚了,我看你的模样就知道你是有修养,能自律的人,像你这个年纪,如果是像我老公那样放纵的话,不可能还有你这样的身形和精神面貌。
项思远说:你的身形和精神面貌也非常好,你说你一个人在这边带孩子,还要到工厂上班,能够保持这么好的状态,真是不容易。
林馨说:我就是因为能够坚持工作,积极保持与社会的联系,才能在没有老公,没有一个像样的家庭生活的情况下,仍然可以过得好。否则的话,我可能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祥林嫂似的讨人嫌的怨妇了。
这个时候邓安安在一旁插话说:林馨,你昨天说,新移民在加拿大,英语多半都是会退步的,这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讲得深入详细一点。
林馨说:新移民来到加拿大,无论你过去在中国有什么专业本领,因为没有本地的工作经验,英语水平又有限,只能从“累脖工”做起。就像我现在,过去这一年多,都是在食品厂上班,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项思远说:那你在食品厂,可以和同事们讲英语啊,这里毕竟是加拿大,大家都应该讲英语吧。
林馨又笑起来,说:我上班的这家工厂的确是一个典型的加拿大人的工厂,什么国家来的人都有,最多的是中国人、印度人和伊朗人,然后还有东南亚国家的人,东南亚人中越南人比较多,中国人则以广东和香港人为主,我在这个厂子工作了一年,英语没有变得更好,倒是学会了广东话,还有几句印度语。
项思远好奇地问:为什么呢?你至少可以和印度人讲讲英语吧。
林馨摇摇头,笑着说:因为这里推行的是多元文化政策啊。加拿大政府鼓励你在这里保留你原有国家的文化,所以大家在工厂里,都是华人和华人在一起,印度人和印度人在一起,大家各自都讲自己的语言。中国人和印度人之间说话,也就是用英语打打招呼,说两句客套话而已,没有人用英语聊天的,更不会讲到国家大事。大家连看电视都是各看各的,在温哥华有个什么多元文化电视台,里面的电视节目一会是讲中文的,一会是讲印度语的,播放的全是些原所在国的热播电视剧,你想不到吧?
林馨停了一下,接着说:说实话,我看他们的英语水平,恐怕也没有办法用英语聊什么国家大事。比如我今天在休息的时候,看到电视里面在讲一个原住民被害的消息,那些看电视的印度人竟然以为受害人是中国人,我说那不是中国人,是INDIAN印第安人,结果他们生气了,说那人不是印度人,我说,我讲的不是印度,我讲的这个INDIAN是INDIGENOUS PERSON,但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听得懂INDIGENOUS 这个词。
邓安安插嘴说:说实话,我也听不懂INDIGENOUS 这个词,这是什么意思啊?
项思远说:INDIGENOUS PERSON,也就是原住民或者土著人的意思,我们平常学英语的人通常会用ABORIGINAL,比较少用到INDIGENOUS这个词,这就是专业水平的体现了。
林馨对项思远说:你的英语就很专业啊,你看,你把这个词解释的这么清楚,还找到了同义词近义词。
项思远笑笑,转换了一个话题说:那你是怎么看这个多元文化政策的?
林馨说:我觉得加拿大的所谓多元文化就是一个骗局,它把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全都隔离开来,没有任何机会形成对政府有对抗能力的政治势力,只能是主流社会的附庸。其实,如果要保留和发展自己民族的文化,这些移民为什么不回到自己原来的国家里去呢,他们文化的根源是长在那里的啊。
项思远听了林馨的话,想起自己今天在杂志社面试的经历,心中深有感慨,想不到一年多加拿大底层生活的经历,会让林馨这样的女子,产生如此有深度的见识。
饺子包好后,煮出来的第一锅,先送给了隔壁的DICK。项思远陪着儿子一起过去。老头接到礼物,很高兴。
DICK说:谢谢,我喜欢中国的饺子。
项思远说:你是怎么知道中国的饺子的?
DICK说:我常去一家中餐馆,就在UPTOWN,叫华记,它的东西很好吃,这家餐厅有一个很有特色的小吃,叫POTSTICKER,就是饺子,那是我最喜欢的中国菜。
项思远不解地问:什么是POTSTICKER?
DICK解释了一番,项思远还是没有搞明白。
出于礼貌,项思远没有再追问。回来以后,项思远问林馨,知不知道POTSTICKER是个什么东西。
林馨说:这个是中国北方小吃锅贴的直译,POT就是锅,STICKER就是贴,放在一起,就是“锅贴”。
项思远听了恍然大悟,心中又添了一份对林馨的敬意。
 

XYX1

知名园友
注册
2015-10-18
消息
10,976
大大长进了
可以用英语吵架、演讲了啊
下一步:竞选州长。
总统,这辈子就不想了,不是本地出生的,没办法啊。
我很沉醉那种把老外们忽悠地频频点头的感觉
原来演讲挺有意思的
show off 自己的知识挺享受的,不是吗?
 
最后编辑:

j0n6dj2y2w

知名园友
注册
2016-01-11
消息
38,209
加拿大是一个双语的国家,可惜不是英语和汉语,而是英语和法语。
中国人移民到这里,呆了N年后,英语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估计多半都是退步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又有主要是哪些原因?有些事情一定是你想象不到的。让我们透过一个曾经的英语专业人士的口,以在温哥华的亲身经历,告诉你有趣的答案。
《温哥华温哥华》首发17K,欢迎多提宝贵意见。
第二章,第四节,“我的英语退步了”
项思远因为还处在亢奋之中,并没有感觉到邓安安表情的变化。
儿子听说爸爸找到工作了,非常高兴,嚷着要妈妈包饺子,邓安安也就赶快顺着儿子的话,张罗大家包起饺子来。
儿子说:妈妈,我们今天多包一些吧,我去送给隔壁的那个邻居。今天,我放学回来碰到他,我跟他打招呼,他对我挺热情的,好像没有计较上次发生的事情,还和我讲了好长时间的话。他送给了我一本书,叫《1421》。他说他有一位朋友是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教授,写了这本书,讲的是中国明代郑和下西洋的事情。他说,你们中国人很厉害,在1421年的时候郑和的船队就到达了美洲大陆,中国人是最早发现美洲大陆的人。他还说,以后我如果到伯克利大学去读书,他可以介绍我去认识这位教授。
邓安安很赞同儿子的提议,一家人就一边包饺子,一边聊起了这本书。
项思远简单的翻看了这本书,发现这本书的确很有意思。据作者考证,中国明朝的时候,郑和的官方船队多次远征太平洋,不仅往南到达了今天东南亚这些地方,而且还往东到达了美洲大陆,在当地留下了很多遗迹。
项思远就开玩笑说:看来我们中国人移民加拿大,应该算是重回故里啊。
正聊着的时候,林馨敲门进来了,她告诉邓安安,工厂里让她下周一的早上就去面试,如果没有问题,马上就可以上班,食品厂现在正缺人。
因为这双喜临门的好事,一时间大家都欢呼起来。邓安安让林馨晚上不要做饭了,来这边帮帮忙,大家一起多包些饺子,两家人就都够吃了。
林馨也没有推辞,说:看你们这一家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多好。生活苦一点,其实没有关系,能在一起生活,相互支持最重要。那我就不客气,在你们这里感受一下家的温暖吧。
说完,她把儿子LEO叫过来和项澜一起玩,自己则帮项思远一起准备饺子馅。
林馨先恭喜项思远找到工作,还认真地表扬了项思远一通,说自己的老公要是能像项思远这样,来加拿大找工作,下决心重新开始就好了。
项思远笑着说:谢谢你,我知道这是对我的恭维话,但是听起来还蛮受用的。
林馨说:我不是恭维,我是真心赞赏你,我看得出来,你绝对是个有过很好的教育背景,而且在国内已经小有成就的成功人士。
项思远开玩笑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是看一个人有多大的肚腩吗?
林馨一听也笑起来,说:是啊,国内某些人,自以为有点小成就,有了点小生意,就每天灯红酒绿,声色犬马,把自己弄得大腹便便的,还自以为了不得了,地球没有他就转不动了。我老公就是这种人,嘴上说得好听是国内的生意离不开他,其实是他离不开国内的生意,或者更确切地说,是他离不开那种生活,不愿意来加拿大和家人一起吃苦奋斗,承担在家庭中的责任。
项思远点点头,说:你所说的国内的那些人,其实也应该包括我。人都是有惰性的,喜欢舒适安逸,这是天性,与生俱来,没有例外。我自己能下定决心,放弃在珠城的一切,其实也是形势所迫。好在我还残留着一点自尊自信,还有一点奋斗的勇气,否则的话,恐怕我也会成为被你看不起的那种“某些人”中间的一员了。
林馨一听就笑起来了,说:你不用那么谦虚了,我看你的模样就知道你是有修养,能自律的人,像你这个年纪,如果是像我老公那样放纵的话,不可能还有你这样的身形和精神面貌。
项思远说:你的身形和精神面貌也非常好,你说你一个人在这边带孩子,还要到工厂上班,能够保持这么好的状态,真是不容易。
林馨说:我就是因为能够坚持工作,积极保持与社会的联系,才能在没有老公,没有一个像样的家庭生活的情况下,仍然可以过得好。否则的话,我可能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祥林嫂似的讨人嫌的怨妇了。
这个时候邓安安在一旁插话说:林馨,你昨天说,新移民在加拿大,英语多半都是会退步的,这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讲得深入详细一点。
林馨说:新移民来到加拿大,无论你过去在中国有什么专业本领,因为没有本地的工作经验,英语水平又有限,只能从“累脖工”做起。就像我现在,过去这一年多,都是在食品厂上班,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项思远说:那你在食品厂,可以和同事们讲英语啊,这里毕竟是加拿大,大家都应该讲英语吧。
林馨又笑起来,说:我上班的这家工厂的确是一个典型的加拿大人的工厂,什么国家来的人都有,最多的是中国人、印度人和伊朗人,然后还有东南亚国家的人,东南亚人中越南人比较多,中国人则以广东和香港人为主,我在这个厂子工作了一年,英语没有变得更好,倒是学会了广东话,还有几句印度语。
项思远好奇地问:为什么呢?你至少可以和印度人讲讲英语吧。
林馨摇摇头,笑着说:因为这里推行的是多元文化政策啊。加拿大政府鼓励你在这里保留你原有国家的文化,所以大家在工厂里,都是华人和华人在一起,印度人和印度人在一起,大家各自都讲自己的语言。中国人和印度人之间说话,也就是用英语打打招呼,说两句客套话而已,没有人用英语聊天的,更不会讲到国家大事。大家连看电视都是各看各的,在温哥华有个什么多元文化电视台,里面的电视节目一会是讲中文的,一会是讲印度语的,播放的全是些原所在国的热播电视剧,你想不到吧?
林馨停了一下,接着说:说实话,我看他们的英语水平,恐怕也没有办法用英语聊什么国家大事。比如我今天在休息的时候,看到电视里面在讲一个原住民被害的消息,那些看电视的印度人竟然以为受害人是中国人,我说那不是中国人,是INDIAN印第安人,结果他们生气了,说那人不是印度人,我说,我讲的不是印度,我讲的这个INDIAN是INDIGENOUS PERSON,但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听得懂INDIGENOUS 这个词。
邓安安插嘴说:说实话,我也听不懂INDIGENOUS 这个词,这是什么意思啊?
项思远说:INDIGENOUS PERSON,也就是原住民或者土著人的意思,我们平常学英语的人通常会用ABORIGINAL,比较少用到INDIGENOUS这个词,这就是专业水平的体现了。
林馨对项思远说:你的英语就很专业啊,你看,你把这个词解释的这么清楚,还找到了同义词近义词。
项思远笑笑,转换了一个话题说:那你是怎么看这个多元文化政策的?
林馨说:我觉得加拿大的所谓多元文化就是一个骗局,它把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全都隔离开来,没有任何机会形成对政府有对抗能力的政治势力,只能是主流社会的附庸。其实,如果要保留和发展自己民族的文化,这些移民为什么不回到自己原来的国家里去呢,他们文化的根源是长在那里的啊。
项思远听了林馨的话,想起自己今天在杂志社面试的经历,心中深有感慨,想不到一年多加拿大底层生活的经历,会让林馨这样的女子,产生如此有深度的见识。
饺子包好后,煮出来的第一锅,先送给了隔壁的DICK。项思远陪着儿子一起过去。老头接到礼物,很高兴。
DICK说:谢谢,我喜欢中国的饺子。
项思远说:你是怎么知道中国的饺子的?
DICK说:我常去一家中餐馆,就在UPTOWN,叫华记,它的东西很好吃,这家餐厅有一个很有特色的小吃,叫POTSTICKER,就是饺子,那是我最喜欢的中国菜。
项思远不解地问:什么是POTSTICKER?
DICK解释了一番,项思远还是没有搞明白。
出于礼貌,项思远没有再追问。回来以后,项思远问林馨,知不知道POTSTICKER是个什么东西。
林馨说:这个是中国北方小吃锅贴的直译,POT就是锅,STICKER就是贴,放在一起,就是“锅贴”。
项思远听了恍然大悟,心中又添了一份对林馨的敬意。
提高了,现在看电影不费力。

 

最新主题

最新帖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