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大量危险极右组织账号被封!华裔曾牵扯其中…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800
星期一,社交媒体巨头脸书(Facebook)宣布,取缔了加拿大安大略省极右政治评论人士菲斯·戈尔迪(Faith Goldy)、白人至上十字军凯文·古德罗(Kevin Goudreau)、及其他多个极端组织的账号。





2018年三月,戈尔迪前往Wilfrid Laurier大学演讲遭到抗议,最终在露天面对人群演讲。



声明中,脸书表示,他们一直以社区“危险个人与机构”标准来检测脸书账号,禁止极端主义内容以及有组织散布仇恨的人使用他们的平台。



危险个人与机构



戈尔迪的言论被视为极右、白人至上。2017年,她因为参与后纳粹播客节目,甚至被加拿大右翼Rebel媒体除名。而她也在去年参加了多伦多市长选举,并受到极右势力追捧。



脸书称,散播仇恨、攻击、以及呼吁排斥某特定族裔的个人与机构,脸书都不会向他们提供平台。



而星期一,他们宣布取缔的账号正是违反了上述“危险个人与机构”政策。



除了上述提到的个人,这次遭脸书取缔的危险组织还包括Canadian Nationalist Front,Aryan Strikeforce, Wolves of Odin,以及Soldiers of Odin等。



这些账号的内容目前已经被移除。





Soldiers of Odin此次也被脸书确定为极端组织,账号遭到清除。



脸书:认定危险个人与机构的工作还在继续



脸书此前曾透露,正与全球多个学术以及组织合作,确定哪些账号是属于宣传仇恨?



对于脸书的行动,戈尔迪在她的另一个社交媒体推特(Twitter)上发出回应,称“我们的敌人虚弱而恐惧,他们忘记了许多革命在社交媒体存在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上个星期,民宿分享网站爱彼迎(Airbnb)也禁止戈尔迪使用他们的服务。



CBC与推特联系,询问是否会采取与脸书相似的行动。推特回应说,无可奉告。



独立记者巴什尔·穆罕默德(Bashir Mohamed)居住在埃德蒙顿,曾撰写多篇文章介绍加拿大的白人至上与三K党活动。他对于脸书的这一措施表示称赞,但也表示,社交媒体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巴什尔称,人们都以为戈尔迪是在2017年极右在夏洛特威尔(Charlottesville)的行动之后,才成为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但实际上,她的白人至上言论早在2015年就已经出现了,听着就像是要灭绝非白人。



加拿大内务部长古德(Karina Gould)也对脸书的决定表示欢迎,并希望其他社交媒体采取同样的措施。她说,加拿大社会不允许如此分裂社会的表述。



不过,新民主党议员库兰(Nathan Cullen)却表示,脸书这次的行动是个进步,但是,行动没有保持一致,更像是一次性地针对特别的散播仇恨的个人与机构。



他希望加拿大针对社交媒体的要求更加规范。他说,由于没有确定的规范,变成了社交媒体的自我调整,变成了由脸书和谷歌这样的社交大鳄来做决定。



而加拿大反仇恨联盟把脸书周一行动清除的账号称为“冰山一角”,并表示,发表更糟糕言论的账号依然在脸书上活跃。他们给出的例子是加拿大“黄马甲,Yellow Vest”的脸书页面,上面有大量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言论,以及死亡威胁。



脸书对此的回应是,他们清理危险、仇恨、极端个人以及机构账户的行动还在继续。





Wilfrid Laurier大学学生抗议戈尔迪在该校发表演讲,称她散布仇恨。



加拿大政府:增加对极右激进组织的研究



而在传播极端仇视言论方面,包括脸书在内的大型社交媒体因监管不利而受到批评。比如,上个月新西兰发生的白人至上者袭击清真寺,导致50人死亡的事件中,恐怖分子使用了脸书直播,以造成更多恐慌。



英国政府在周一宣布,对没有阻止仇恨恐怖宣传、以及虐童等传播的网络公司,将会进行罚款或予以取缔。根据这项规定,政府会任命新的监管机构,以阻止网络出现报复性色情图片,仇恨犯罪,骚扰,贩卖违禁物品,以及有害行为,如网络霸凌、散布假新闻等。



而加拿大政府最近宣布了一项特别拨款,将投入近36.7万元,对在加拿大的极右个人以及机构进行研究,希望能够对他们的信仰、动机、和行动方式有更深的认识。



而一些国土安全专家指出,加拿大目前打击恐怖主义行动中,并没有把极右激进组织列入监察范围。从最近在新西兰以及此前在魁北克城发生的针对穆斯林社区的袭击事件看,极右激进组织有“意识形态动机,有武器,并会在必要时采取暴力手段”,这对社会安全有很大的潜在威胁。



极右组织闹得沸沸扬扬,甚至受到了“打压”,但是很多华人却持相反态度,表示支持极右组织。



“那些年”的华人和极右组织



在2018年10月安省的市长选举中,格尔迪的支持者中有很多人是华裔。在之前竞选期间,格尔迪的推文中,拉票海报是中文海报,特意告知本市华裔在社区推广和为她投票。







而且很多支持格尔迪的华裔在了解她以往的过激言论的情况下,依然强烈支持她。





最有意思的是,有些华人可能知道她的很多言论多么不合适,只好另辟蹊径选一些看似维护市民利益的竞选宣言来支持她。





在2019年2月25日,加拿大卑诗省、安省和魁北克省举行了3个联邦国会议员席位的补选,极右翼候选人汤普森也获得大批华裔选民的支持,此次在卑诗省本拿比南选区(Burnaby South)取得了10.6%的选票,名列第4。



汤普森以反对SOGI性教育而著称,遂是许多华人的心仪候选人。在华人心目中,汤普森的一个主要政绩是参与了纪念申小雨的活动,曾替申小雨喊冤。让华人觉得极右翼站在自己这一边。





极右翼候选人汤普森获得大批华裔选民的支持





在街头热情宣传人民党候选人的华裔选民





华裔两代人齐上阵,街头宣传人民党



此次汤普森参选,有众多华裔义工助选,甚至几代人齐登场,从街头宣传到走家串户,为了宣传极右翼党纲,华人可谓是不遗余力,另一份加拿大华人媒体《加拿大地产头条》也承认,华裔选民是汤普森的主要支持者。



过去的2018年菲斯·戈尔迪在多伦多市长选举中也是如此,不仅仅受到华人支持,还有华裔市议员候选人刘燕(Christina Liu)为她拉票。





华裔市议员候选人刘燕为菲斯·戈尔迪拉票



甚至是温哥华华人媒体也积极为人民党拉票,华裔选民果然不负这些华社领袖的期望,纷纷走出家门,为人民党获得11%的选票和菲斯·戈尔迪名列市选第三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8年发生的穆斯林“头巾门”事件也少不了华人的身影。华政会的几个成员在渥太华组织了有关于“头巾门”事件的游行。他们在游行中与极右组织La Meute与Storm Alliance共同上街抗议,他们都是反对非法移民、支持伊斯兰恐惧症和白人至上主义的极端右翼团体。
 

Kerrigan

独孤求败 笑傲江湖
注册
2012-01-04
消息
2,424
华裔移民自发融入中偏右的政党而不是左派政党,正是大部分华人凭借自身努力,进入中产阶级和融入主流社会的一个标志。

虽然五毛百般抵毁移民群体,左派拼命泼脏水毁骂华人是种族主义者,但挡不住大陆来的华人经过短短几年时间站稳脚跟、成家立业、逐步成为社会中坚力量的一部分,并且向更高的目标前进。

身边一起来的大陆移民朋友们,最起码一年买车买房找到工作,三年生娃跳槽事业进步,五年升职加薪各种投资。其中有几个混得特别好的,有的已经在这边与朋友合伙成立了高科技公司,虽然客户不多,但是收入丰厚蒸蒸日上;有的在几十人的小公司里成为了VP;有的虽然事业一般,但是一有休假就欧洲美国旅游,要不就学了一堆这牌照那牌照周末驾船钓鱼打猎不亦乐乎。共同点是都很重视子女教育,天天在鸡娃群里探讨如何培养下一代,能够成为医生律师或者进入政界商界。

你说这样一群华人移民,怎么能够支持花钱养难民、卖大麻挣钱、坐视社会治安恶化的自由党???除非脑子坏了。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800
新唐人2019年04月16日讯】“编者按”:“六四”事件已过去近30年了,它所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推倒了东欧众多社会主义国家,使这些国家的人民告别了共产专制,走向现代民主政治。然而中国至今还与现代民主政治无缘。


在“六四”3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许多人断言“六四”会再来。不过,独立评论人士曾节明认为,如今的中国社会,已经彻底丧失“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因此,“六四”事件不会重演,但中共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不同,一定会很奇怪。

ADVERTISING

下面是作者曾节明的评论文章:

“六四”三十周年来临之际,许多人期盼“六四”再来,并言之凿凿地断言“六四”会再来;我的好友郭国汀先生最近就在探讨:一旦“六四”再来,习近平还有没有能力,像邓小平那样调军屠杀?

其实,郭国汀君所探讨的问题,是一个伪问题。因为在中共统治下,“六四”式的民主运动,不可能再次上演了。为什么?因为如今的中国大陆社会,已经彻底丧失了“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

1989年以及整个八十年代,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并未丧失,整个社会涌动着民主、自由的共识,所以在“八九”民运高潮时期,连北京的小偷都停止了盗窃,并加入了游行队伍…这在今天是不可想像的;

而今天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早已消散,社会道德全面沦丧,人心冷漠,见死不救普遍成风,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普遍毫无共识、利欲熏心、相互仇恨,一盘散沙呈粉末状。


试问:今天的北京市民还能像当年的北京市民那样,自发给学生送水送饭、救死扶伤、大规模上街冒死堵军车吗?这是不可想像的;今天的大陆民众还会像当年那样,为了一个自由民主的理想,上街游行吗?这是不可想像,如果有人这样做,在今天一定会被视作神经病。

由于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国只有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而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尽管“六四屠杀”后中共的专制变本加厉,一再升级,并在近年来,掀起了新的倒退狂潮。


评论说,由于中国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示意图(MN Chan/Getty Images)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是因为“自由民主”与个体的利益没有直接的关联,民主运动是一种奉献的事业,它需要理想的激情来驱动,需要社会的道德来承载;而维权运动则是讨还个体(经济)利益的事业,与个人直接关联。所以一个丧失了理想和道德基础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的,有的只是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

而维权运动因为没有体制诉求,不可能成为挑战中共专制的力量,其意义与民主运动不可同日而语,伪类们胡说“六四”后的维权运动比“六四”运动更成熟了,“希望在民间”,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为什么现今中国社会,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这是“六四”后中共故意造成的:

鲜有人注意到:“六四”后,中共再未发起“学雷锋”、“树新风”、“五讲四美”等道德运动,而是强调安分守己,一定程度地鼓励个人经济意识;中共故意不去修补“撞伤不如撞死”的法律漏洞,不去修改滋生“好人没好报”式的反咬、碰瓷法律漏洞….. 这一切,为的就是摧毁道德热情、助长社会冷漠;

江泽民上台后,中共一方面对政治异议“扼杀摇篮中”,一方面全面放开歌舞厅、夜总会、色情发廊、桑拿、按摩…对赌博睁眼闭眼;从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中共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扫黄打非”,笔者曾在大陆当记者多年,深知中共“扫黄”是虚,“打非”(打击以政治异议为主的非法出版物)是实,所以“扫黄”三十年,越扫越黄,由发廊一条街,到色情“会所”遍地。

放眼今天的中国大陆网站,即便是许多知识型、学术型网站,也是黄色广告琳琅满目,色情视频插件乱跳…令人不胜其扰,而遍观大陆网站,“标题党”蔚然成风:什么“今晚北京的一项政策震动全国”、“华为的一项举措震惊世界”…

而打开后永远言过其实,甚至牛头不对马嘴,并且性乱视频乱跳…这种发了疯的社会化造假和色情,就是社会道德深度败坏的症状。

很明显,色欲是人的最大本能之一。


中共就是以色欲来腐蚀民众的反抗意志,刻意营造一个声色犬马的废拉社会,竭力引诱一切有才有志之士沉迷物欲,放弃理想、放弃对专制的挑战,不能不说,“六四”后三十年来,这种腐蚀收到了很大的效果。


评论说,由于中国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示意图(TORSTEN BLACKWOOD/AFP/Getty Images)
另一个鲜为人注意的是:“六四”后30年来,中共拚命制造社会分裂,并且祭出了新的手段:

江泽民时期,中共大力鼓吹向钱看,由毛泽东时代宣扬“越穷越革命”,跳到另一个极端宣扬“贫穷可耻”,咋呼“国企亏损”,为权贵私有化一刀切“改制”制造口实,并大幅提高教师等知识份子待遇,实行拉拢,大搞“教育产业化”…

同时诬蔑下岗工人“懒惰”、惯吃大锅饭…推卸体制责任。从而制造劳工群体与知识份子群体的分裂。

胡锦涛时期,中共利用郎咸平等时髦吹鼓手,煽动民粹仇富,规避和压制“仇官”,从而挑动弱势工薪阶层与平民富商阶层对立,以转移对专制体制视线。


习近平时期,中共大力推播以“企业狼性文化”为代表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发了疯地煽动广大愚民极端反对社会福利、狠刨自己的命根子、鼓吹透支健康、为党国的“崛起”、为任正非、马云、马化腾、刘强奸等共特红顶流氓奸商的利润最大化献身;否则,就是不值得存活的“社会负能量”,就是活该淘汰的“低端人口”……

最好自己钻进焚尸炉“为社会减负”。

同时,鼓动愚民一根筋反欧盟、反移民、反难民、反所谓“圣母婊”——其要害就是反对普世价值,认同中共(丛林式)的专制流氓价值观;

新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鼓吹价值核心,就是反人权,只有“低端人口,没有体制不公”,你受害是因为你没本事,有负党恩,至于“低端人口”,就采取像纳粹对付犹太人,大驱逐大迫害——一次驱逐百万人出京。

这就是中共的两种极端暴政,毛时代中共煽动无产者,对有产者厉行阶级灭绝;习时代中共带领官僚红顶奸商有产者,把本国的工薪弱势群体打成“低端人口”,像牲畜一样地驱赶,像纳粹剥夺犹太人一样地剥夺。

而且,次品法西斯社会达尔文主义,比纳粹和法西斯更加恶毒:


当年纳粹和法西斯非但不歧视本族的工薪阶层,反而制约资本家对劳工的过分剥削,建立社会福利保障;中共一方面坚持和强化远比纳粹还要专制残暴的列宁式极权,一方面纵容以哈耶克、皮诺切特为代表的极右原始资本主义(美其名曰“新自由主义”)。

勾结任正非、马化腾等红顶寡头奸商,营造“负福利”社会,把本国劳工当盲流、当“低端”、当垃圾,施以最恶毒的歧视,并以高房价、高物价等大山、以“狼性文化”、“加班文化”等骗术,把中国工薪阶层往死里榨。

“六四”后中共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消灭社会理想、败坏社会道德,如是,就刨断了中国社会反对共产党专制的理想热情和社会道德基础;理想的丧失和道德的败坏,使得中国民众一盘散沙甚至呈粉末状,根本凝不成反体制的合力;这也就是今天的中国现实,不能不承认,中共的毒计很成功。

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六四”不会再来,不等于中共不会灭亡,由于中共别出心裁的恶毒,它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都不同——它的死亡,一定会很奇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文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