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共导致至少30万华人被杀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792
外媒报导,共产党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为实现毛泽东的赤色世界霸主地位,向世界各国介绍毛主义和输出中共革命模式,这是中共从建政开始对外政策的重要组成部份。最大的受害者是东南亚诸国,那里的华人更是中共手中的革命工具。中共利用华侨输出革命,导致印尼共产党的覆灭,大批左倾华侨惨遭杀害。



1965年3月19日,毛泽东在武汉接见印共总书记陈平。

印尼「930事件」导致约50万人死亡,至少30万华人被杀

印度尼西亚也是当时中共在东南亚输出革命的一个主要目标国。在当时的国际共运阵营中印尼共产党是亲华反苏派。1965年9月30日,印尼发生军事政变,亲共派总统苏加诺被夺权。随后陆军司令苏哈托在全国策动反共大清洗,导致大批共产党员被杀,也造成许多华人被当作共产党员处决。

据法广2016年4月26报导说:“学界分析印尼「930事件」引发的反共大清洗造成大约50万人死亡;媒体分析,至少有30万华人在事件中丧生。而中共派驻印尼的情报人员在屠杀发生前纷纷撤回中国。”

印尼排华,从政治上来看,是因为中共介入当地政治太深,不但与全球第三大的印尼共产党(党员约三百万人)来往密切,而且中共在印尼也有自己的地下组织。在抗战初期,中共的统战工作就已经在东南亚的华侨中组织侨党。窗体底端

印尼有中共创党时期的党员

据时事评论员、印尼华侨林保华在香港《动向》杂志2016年5月号发表文章说:1950年代他在印尼读中学,就见证学校里的中共地下党员老师,其中一些是一回国就得到证实,有些则是在文革爆发后,造反派冲击中央侨委,有地下党名单泄露出来,华侨中口语相传而知道的,有些20年代“老党员”的资料,现在上网也可以赫然看到。

例如雅加达中华中学教导主任张国基是毛泽东湖南第一师范的同学,参加过南昌起义。林就读的巴城中学教导主任刘耀曾,1926年入党,在上海与周恩来见面时奉周之命到南方工作,1931年到达巴达维亚(雅加达)。他们在屠杀发生前已经回到中国。

梁英明教授是1949年以前林保华的父母在印尼梭罗华侨公学的学生,是林在雅加达巴城中学读高中时的历史老师。“他在1955年6月5日搭船回国,我是6月19日。当年他考进北京大学历史系,立即入党,没有一年的预备期,我才恍然大悟他早在印尼时已经入党了。”


2012年在香港出版的《中共在香港》一书提到:“抗战时期,中共就已经通过香港,在东南亚华侨中开展统战工作,组织侨党。”香港八路军办事处“陆续派出王任叔、杜埃、陆诒、董维健、金仲华、胡一声等人到星马、印尼、菲律宾、美国纽约等侨居地开展华侨工作。”

印共被镇压数十万党员和左派分子被杀毛泽东反而很高兴

美国德拉华州大学教授程映虹在2014年1月30日《当代中国研究》杂志中的《向世界输出革命──“文革”在亚非拉的影响初探》一文中援引杨奎松的研究称,毛泽东本来对印尼共产党迟迟不愿开展武装斗争不满,当印尼党被镇压,数十万党员和左派分子被杀害后,毛泽东反而很高兴,因为从他的“辨证观点”来看这是件好事,这样一来,印尼共产党只好“上山”搞武装斗争了。此后毛“甚至不顾脆弱的外交关系,积极支持泰国、马来西亚、缅甸等国的共产党建立起武装来了。”

印尼共产党转向武装斗争后,把中共的依靠农民建立农村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和“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作为印尼革命的道路。1970年5月22日,中共中央电贺印共成立50周年,说印尼共产党“坚定不移地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道路,一定能够夺得最后胜利”。

阿波罗网徵之报道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阿波罗网徵之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792
现在加拿大又排华了
请看这段
Recent rise of anti-Chinese racism in Canada

So I'm a CBC from the GTA. Canadian born Chinese for those who dont know the lingo.
Growing up, the racism was childish and hurtful. The pulling eyes back, being mocked with ching chong, called dog eater and being told on the regular to go back to China or that I'm not "really" Canadian, despite having been born and raised in Canada.
Fast forward to adulthood. Now I'm hearing, "fucking chink, making the housing prices go up, invading our universities, Chinese are trying to spy on us, they are stealing our resources, jailing our citizens."
How would you guys recommend I handle this spike in racist hatred I'm getting? I usually ignore it, especially when it's from a random on the street, but I'm starting to hear colleagues bring this up in my presence and put me in a corner to denounce my own heritage.
No, saying I'm not from the mainland doesnt help. Like one person hold me, "Hong Kong, Taiwan, mainland, doesnt matter, you are still a chink."
No I'm not a .50 cent communist shill (which by the way is a racist label, bc you are generalizing and trying to shout someone's concerns down by calling them a paid communist troll)
I'm a patriotic Canadian. I grew up watching CBC, loved Heritage Minutes, (I smell burnt toast)
Log Driver's Waltz still brings a tear to my eye.
But lately, I and many other Chinese-Canadians feel we are being unfairly targeted and ridiculed by global political trends out of our control.
And with the rise of Trump, what was usually off limit phrases and talking points is now popular discourse. If you think Canada doesnt have Trump supporters, you are gravely mistaken.
I feel like I have to prove my "Canadianess" to people, which is really troubling.
Edit:
Thanks to everyone giving me support. You are the type of people that makes me feel I'm part of a great team.
To the doubters and trolls. It's troubling that you have some deep seated anger against people who speak out against racism. Just wish you would be more constructive.
Not all canadians are racist and instead go beyond global standards of inclusiveness. That's why we are loved abroad.
But there is a racist vocal minority, as evidenced by some of the comments in this thread, that is hurting that image.
Luckily they are a minority.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792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792
中共默许几十万华侨被红色高棉屠杀
很多人认为世界上最严重的“排华”暴行,发生在60年代的印尼“清共”时期。事实上,死于红高棉屠杀的柬埔寨华人数量占了那里华人总数的60%以上,而死于印尼“清共”的印尼华人比例大致是5%。中国的“输出革命”在印尼惨败而在柬埔寨获胜,但柬埔寨华人并未得到好处,反受虐杀。此中缘故并非“种族”原因或者宗教原因,而是共产党通用法则的表达。

1976年是红高棉残害华人的高潮期。许多华人冒死逃亡。在柬埔寨西部,华人穿越贫瘠的山地和原始森林,九死一生逃往泰国边界,但只有很少人成功。在东部平原的华人则比较幸运,他们可以穿过丛林逃往越南,丛林中有野兽,但也有许多野果可食用。许多因逃亡而得救的华人们说:“越南人(越共)对华人真的是很好,凡是逃到越南的华人,都得到了救助和医疗。”



邓小平和华国锋在北京机场迎接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

前已述及,在1975年红高棉接管金边时,柬埔寨大约有50万华人。有资料说在红高棉执政三年多后,柬埔寨华人总数只剩24万人。柬埔寨官方资料说:“在20世纪60年代,有42万名华人生活在柬埔寨。根据1984年的统计,由于柬埔寨内战、红高棉的残害和人民避难他国,在柬埔寨仅仅剩下61,400名华人。”

此时期,中共当局派遣了一万五千名“援柬”人员为红高棉政权进行建设。为语言沟通,红高棉招募了一些柬埔寨华人青年作为中国专家的柬语译员。但“红高棉禁止这些译员与中国专家过多接触,更不可谈业务之外的事情,并在他们完成翻译工作后予以杀害。例如:川龙华人青年黄锡龙等8位译员在橡胶园中被集体杀害;国防部招募来翻译‘援柬’武器的中文说明书的40位华人译员,有2人被杀死,20多人完成翻译任务后被‘调动’而永远失踪;红高棉派一批人到中国开封市学习空军知识,招募几十名华人青年担任译员陪同前往,后来把这些译员召回金边全部杀掉;曾担任波布在1975年 访问中国大陆时与毛泽东交谈的华人译员吴植俊也被杀害。”有些华人利用接触中国援柬人员的机会向“祖国”派来的“援柬”人员哭诉求救,中国援柬人员也都看到了柬埔寨华人身陷劫难。但是中共官方指示援柬人员对华人的求救,概不准理睬。中共官方的冷漠,再次说明了海外华人在“祖国”眼中的真实价值。



邓小平会见红色高棉领导人波尔布特


一份调查报告说:“在红高棉的大屠杀中,中共扮演了重要角色当时几十万华侨被红高棉杀害,实际情形,中共使馆最清楚,中方没有在国内外透露一点风声。当时,中共人员遍布柬埔寨各部门,所有的华人求救都被封锁了,华人的求救纸条被中方转交给红高棉,这些求救者的结局可想而知。”

另一位柬埔寨华人呼吁道:“中共唆使柬埔寨华人华侨盲目地追随,致使犯法坐牢,或者逃往森林搞武装革命,最后反遭红高棉的大批屠杀,这些都可以说是柬埔寨华人自己的罪错。但是东南亚多次排华,中共当局吭过一声吗?有向华人援手吗?即使口头的声援也没有。华人华侨走投无路,大量被杀。他们效忠中国,但得到了怎样的对待?中国以对待海外排华的态度,根本没有资格要求华人华侨效忠谁或者不效忠谁。”

而中国援柬人员的解释是,“红高棉靠倒在我们(中国)身上,成为中国的一个沉重负担。尽管如此,红高棉对我们(中国)也是疑神疑鬼。在柬埔寨的华人华侨很多。我们支持红高棉的理由之一是越南排华,实际上红高棉排华远远超过了越南。中国对红高棉的排华行为采取了容忍态度。这样就导致在柬埔寨的华人华侨,见到援柬的中国人,就大喊赶快救他们,或者怒而骂之。为了不引起红高棉更多猜疑,我们的援柬人员就尽量避免与华人华侨接触,这也导致华人华侨对中国的不满。”

很多人认为世界上最严重的“排华”暴行,发生在60年代的印尼“清共”时期。事实上,死于红高棉屠杀的柬埔寨华人数量占了那里华人总数的60%以上,而死于印尼“清共”的印尼华人比例大致是5%。中国的“输出革命”在印尼惨败而在柬埔寨获胜,但柬埔寨华人并未得到好处,反受虐杀。此中缘故并非“种族”原因或者宗教原因,而是共产党通用法则的表达。有一种歌词对东南亚华人的描述是:“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黄色的面孔有着红色污泥,黑色的眼珠有着白色恐惧。多少人在追寻那解不开的问题,多少人在深夜里无奈地叹息,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这是什么道理?”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792
新唐人北京时间2017年08月17日讯】柬埔寨共产党的别称是“红色高棉”,它在柬埔寨执政的短短三年多时间内,至少屠杀了100多万柬埔寨人。据记载,柬共杀人得到了中共力挺,中共还把华侨的求救信交给杀人者,导致数十万华人也被柬共屠杀。

20世纪50年代,红色高棉还是越南共产党的柬埔寨支部。1960年,柬共召开第一次全国会议,脱离越共,1962年,波尔布特当上了柬共总书记。之后,柬共照搬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一套,试图打游击夺取西哈努克国王的政权。

但在1970年柬埔寨首相郎诺发起政变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西哈努克最早期是统治柬埔寨的国王,后来朗诺政权把他推翻以后,西哈努克和红色高棉结合起来想把朗诺政权推翻,夺回他的王国。

后来红色高棉起来以后,把朗诺政权推翻,自己建立了共产主义政权,西哈努克在柬埔寨也遭到了清洗。

1975年4月17日,红色高棉攻占金边,并在第二年初改国名为“民主柬埔寨”,颁布新宪法,开始执政。波尔布特担任政府总理。西哈努克被短暂赋予一个虚职后退休,遭到软禁。

波尔布特掌权后,“留着无用,杀掉不可惜”是红高棉的重要的国策之一。这个国策被写进红色高棉内部文件而成为证据。当时柬埔寨有至少170万人,由于饥饿、杀戮死亡。

大规模屠杀人民的最无理的理由,却又没有明确的政治目的,令人匪夷所思。这甚至不像极权暴政那样以意识形态为目的的杀人行为。

如无法承受繁重劳动的病弱者被指为“懒惰”,有任何不满的人被指为“反革命”,悲伤情绪也被指为抵触“安卡”,某些稍有知识的“新人”自制一些省力农具也被指为“资产阶级伎俩”,还有“偷吃食物”、“捉青蛙或昆虫吃”、“采集野菜”、“低声私语”、“夫妻私会”、“讲错话”等罪名,都是当时很流行的处决罪名。

对于民众来说,清白无辜和逆来顺受并不能防备无故杀害。

对于红高棉来说,杀人不再是为了巩固政权或打击敌人,而仅仅是一种随意的、打发无聊或寻求一时兴奋的行为。红高棉为了取乐,最常见的杀婴幼儿方式是把嗷嗷叫的孩子抛起来,用刺刀迎接落下的孩子,或者对着大树活摔孩子。

孩子的死活和痛苦挣扎都无所谓,反正那是必须被消灭的生命。这样的恶毒行为就是当时整个柬埔寨到处存在的普遍状况。

柬语译员也被杀
红高棉执政期间,中共当局派遣了1万5千名“援柬”人员,为红高棉政权进行建设。为语言沟通,红高棉招募了一些柬埔寨华人青年,作为中共专家的柬语译员。

但红高棉禁止这些译员与中共专家过多接触,并在他们完成翻译工作后予以杀害。如:川龙华人青年黄锡龙等8位译员在橡胶园中被集体杀害;国防部招募来翻译“援柬”武器的中文说明书的40位华人译员,有2人被杀死,20多人完成翻译任务后永远失踪。

红高棉还派一批人到中国开封市学习空军知识,招募几十名华人青年担任译员陪同前往,后来把这些译员召回金边全部杀掉;曾担任波布在1975年访华时与毛泽东交谈的华人译员吴植俊也被杀害。

有些华人利用接触中共援柬人员的机会,向中共派来的“援柬”人员哭诉求救,中共援柬人员也都看到了柬埔寨华人身陷劫难,但中共官方指示援柬人员对华人的求救,一概不准理睬。

一份调查报告说:在红色高棉的大屠杀中,中共扮演了重要角色,当时几十万华侨被红色高棉杀害,中共使馆非常清楚,中方没有在国内外透露一点风声。

当时,中共人员遍布柬埔寨各部门,所有的华人求救都被封锁了,华人的求救纸条被中方转交给红色高棉,这些求救者均被杀害。

一位柬埔寨华人呼吁道:中共唆使柬埔寨华人华侨盲目地追随,致使犯法坐牢,或者逃往森林搞武装革命,最后反遭红色高棉的大批屠杀,这些都可以说是柬埔寨华人自己的罪错。

不止柬埔寨,在东南亚的多次排华灾难中,中共当局一样吭都不吭一声,拒绝向华人伸出援手,甚至连口头的声援也没有。最终,华人华侨走投无路,大量被杀。有评论认为,中共以对待海外排华的态度对待华侨,根本没有资格要求华人华侨效忠谁或者不效忠谁。

中共协助柬共屠杀华侨
作者赵卓伊在题为“卑鄙之极!中共协助柬共在柬埔寨屠杀华侨”一文写道,1月份,他在去纽约肯尼迪机场的电召车上,认识了柬埔寨出生的林先生。

林先生讲述:他的父母在1949年前后从广东潮汕到金边谋生,当时的金边是法国殖民地,因勤劳能干,他们一家很快就有了安定富足的生活。在70年代中林先生十八九岁时,在中共的大力帮助扶持下,柬共统治了柬埔寨,人民开始了前所未有的苦难日子。

和许多华侨一样,林家的财产被没收了,林先生和父母兄弟6人被遣送到乡下农场劳动改造,不少人因不适应强度的劳动和缺衣少食的艰苦生活而生病,虚弱没用的人和有怨言反抗的人会被处决,那时每天都能听到看到有人病死饿死被斩首枪决,人们生活在极度恐惧中。

有一天柬共官员要大家集中列队,原来是中共官员来访指导工作。华侨们高兴极了,那是祖国的亲人啊,这回有救了。他们不顾柬共的人呵斥阻拦,冲上前去兴奋的围着中国来的官员,诉说他们的苦难和非人待遇,请求中共政府解救帮助。

中共官员阻止了柬共官员的阻拦,并告诉华侨们有什么情况和不满尽管说,还登记了他们的姓名家庭情况,让他们回家等候,华侨们满怀希望的等著中共的营救。

几天后,林先生和弟弟上山劳动中,被几个逃亡出来的人拉着,告诉他们兄弟快逃跑吧,中共官员出卖了华侨,把他们登记的名单交给了红色高棉,柬共部队拿著名单抓人,并当众处决,林先生的哥哥也被杀害了。

他们兄弟正担心父母的安危,林家父母也随手拿了点吃的和几件衣服逃出来找他们兄弟。就这样他们一家五口和其他逃出来的华侨沿着山路向柬泰边界逃亡。

一路上见到逃亡的人越来越多,走了十天左右终于进入泰国。

在泰国他们住进了难民营,一住就是好几年,这期间还有不少华侨去找中共大使馆,请求帮助,但中共大使馆不管不问华侨难民,更别说保护他们了。后来国际上欧美等国决定接收柬埔寨难民,中共使馆官员出现在华侨难民面前了,说祖国如何关心他们,中共政府会帮助他们返回中国安居乐业的,有些华侨听信了这些花言巧语跟中共走了。

而林先生一家永远无法忘记中共的出卖和哥哥的死亡,他们告诉其他的华侨们不要相信中共。所以他们周围的华侨难民多数人没跟中共走。

一天几个管理难民的泰国人,突然来安排华侨难民上两辆大巴,含糊不清地说要安排难民们到什么地方,很多难民上了车,林先生一家打定主意,除了见到联合国官员,否则哪儿都不去。

几天后上车的几个难民衣衫褴褛的回来了,向大家哭诉,他们生死一线的遭遇:上了大巴后被一直拉到泰柬边界,在边界线3、4百米的地方把难民们赶下车,军警们端著枪向地下扫射逼他们走向柬埔寨方向,到了柬方边境地区,柬共部队用机枪扫射,不少人当场遇难,跑回来的人是钻进草丛里树林里躲过了屠杀,他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一天他们遇上了让难民上车的一个人,难民们抓住那人要打他,那人害怕的说出真相,是中共给钱让他们做的!中共不想让华侨们去其他国家,说丢中共的脸。

据记载,1976年是红高棉残害华人的高潮期。许多华人冒死逃亡。在柬埔寨西部,华人穿越贫瘠的山地和原始森林,九死一生逃往泰国边界,但只有很少人成功。

在柬埔寨东部平原的华人比较幸运,他们穿过丛林逃往越南,许多因逃亡而得救的华人们说:“越南人(越共)对华人真的是很好,凡是逃到越南的华人,都得到了救助和医疗。”

直到现在很多人还认为世界上最严重的“排华”暴行,发生在60年代的印尼“清共”时期。事实上,死于红高棉屠杀的柬埔寨华人数量,占了那里华人总数的60%以上,而死于印尼“清共”的印尼华人比例大致是5%。

1975年红高棉接管金边时,柬埔寨大约有50万华人。柬埔寨官方资料,1984年统计,柬埔寨内战、红高棉的残害以及人民避难他国,在柬埔寨仅剩61,400名华人。

中共的“输出革命”在印尼惨败,而在柬埔寨获胜,但柬埔寨华人不但没有得到好处,反受虐杀。
 
注册
2008-04-07
消息
1,792
新唐人2019年04月16日讯】“编者按”:“六四”事件已过去近30年了,它所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推倒了东欧众多社会主义国家,使这些国家的人民告别了共产专制,走向现代民主政治。然而中国至今还与现代民主政治无缘。


在“六四”30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许多人断言“六四”会再来。不过,独立评论人士曾节明认为,如今的中国社会,已经彻底丧失“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因此,“六四”事件不会重演,但中共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不同,一定会很奇怪。

ADVERTISING

下面是作者曾节明的评论文章:

“六四”三十周年来临之际,许多人期盼“六四”再来,并言之凿凿地断言“六四”会再来;我的好友郭国汀先生最近就在探讨:一旦“六四”再来,习近平还有没有能力,像邓小平那样调军屠杀?

其实,郭国汀君所探讨的问题,是一个伪问题。因为在中共统治下,“六四”式的民主运动,不可能再次上演了。为什么?因为如今的中国大陆社会,已经彻底丧失了“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

1989年以及整个八十年代,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并未丧失,整个社会涌动着民主、自由的共识,所以在“八九”民运高潮时期,连北京的小偷都停止了盗窃,并加入了游行队伍…这在今天是不可想像的;

而今天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早已消散,社会道德全面沦丧,人心冷漠,见死不救普遍成风,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普遍毫无共识、利欲熏心、相互仇恨,一盘散沙呈粉末状。


试问:今天的北京市民还能像当年的北京市民那样,自发给学生送水送饭、救死扶伤、大规模上街冒死堵军车吗?这是不可想像的;今天的大陆民众还会像当年那样,为了一个自由民主的理想,上街游行吗?这是不可想像,如果有人这样做,在今天一定会被视作神经病。

由于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国只有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而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尽管“六四屠杀”后中共的专制变本加厉,一再升级,并在近年来,掀起了新的倒退狂潮。


评论说,由于中国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示意图(MN Chan/Getty Images)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这是因为“自由民主”与个体的利益没有直接的关联,民主运动是一种奉献的事业,它需要理想的激情来驱动,需要社会的道德来承载;而维权运动则是讨还个体(经济)利益的事业,与个人直接关联。所以一个丧失了理想和道德基础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的,有的只是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

而维权运动因为没有体制诉求,不可能成为挑战中共专制的力量,其意义与民主运动不可同日而语,伪类们胡说“六四”后的维权运动比“六四”运动更成熟了,“希望在民间”,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为什么现今中国社会,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这是“六四”后中共故意造成的:

鲜有人注意到:“六四”后,中共再未发起“学雷锋”、“树新风”、“五讲四美”等道德运动,而是强调安分守己,一定程度地鼓励个人经济意识;中共故意不去修补“撞伤不如撞死”的法律漏洞,不去修改滋生“好人没好报”式的反咬、碰瓷法律漏洞….. 这一切,为的就是摧毁道德热情、助长社会冷漠;

江泽民上台后,中共一方面对政治异议“扼杀摇篮中”,一方面全面放开歌舞厅、夜总会、色情发廊、桑拿、按摩…对赌博睁眼闭眼;从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中共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扫黄打非”,笔者曾在大陆当记者多年,深知中共“扫黄”是虚,“打非”(打击以政治异议为主的非法出版物)是实,所以“扫黄”三十年,越扫越黄,由发廊一条街,到色情“会所”遍地。

放眼今天的中国大陆网站,即便是许多知识型、学术型网站,也是黄色广告琳琅满目,色情视频插件乱跳…令人不胜其扰,而遍观大陆网站,“标题党”蔚然成风:什么“今晚北京的一项政策震动全国”、“华为的一项举措震惊世界”…

而打开后永远言过其实,甚至牛头不对马嘴,并且性乱视频乱跳…这种发了疯的社会化造假和色情,就是社会道德深度败坏的症状。

很明显,色欲是人的最大本能之一。


中共就是以色欲来腐蚀民众的反抗意志,刻意营造一个声色犬马的废拉社会,竭力引诱一切有才有志之士沉迷物欲,放弃理想、放弃对专制的挑战,不能不说,“六四”后三十年来,这种腐蚀收到了很大的效果。


评论说,由于中国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示意图(TORSTEN BLACKWOOD/AFP/Getty Images)
另一个鲜为人注意的是:“六四”后30年来,中共拚命制造社会分裂,并且祭出了新的手段:

江泽民时期,中共大力鼓吹向钱看,由毛泽东时代宣扬“越穷越革命”,跳到另一个极端宣扬“贫穷可耻”,咋呼“国企亏损”,为权贵私有化一刀切“改制”制造口实,并大幅提高教师等知识份子待遇,实行拉拢,大搞“教育产业化”…

同时诬蔑下岗工人“懒惰”、惯吃大锅饭…推卸体制责任。从而制造劳工群体与知识份子群体的分裂。

胡锦涛时期,中共利用郎咸平等时髦吹鼓手,煽动民粹仇富,规避和压制“仇官”,从而挑动弱势工薪阶层与平民富商阶层对立,以转移对专制体制视线。


习近平时期,中共大力推播以“企业狼性文化”为代表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发了疯地煽动广大愚民极端反对社会福利、狠刨自己的命根子、鼓吹透支健康、为党国的“崛起”、为任正非、马云、马化腾、刘强奸等共特红顶流氓奸商的利润最大化献身;否则,就是不值得存活的“社会负能量”,就是活该淘汰的“低端人口”……

最好自己钻进焚尸炉“为社会减负”。

同时,鼓动愚民一根筋反欧盟、反移民、反难民、反所谓“圣母婊”——其要害就是反对普世价值,认同中共(丛林式)的专制流氓价值观;

新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鼓吹价值核心,就是反人权,只有“低端人口,没有体制不公”,你受害是因为你没本事,有负党恩,至于“低端人口”,就采取像纳粹对付犹太人,大驱逐大迫害——一次驱逐百万人出京。

这就是中共的两种极端暴政,毛时代中共煽动无产者,对有产者厉行阶级灭绝;习时代中共带领官僚红顶奸商有产者,把本国的工薪弱势群体打成“低端人口”,像牲畜一样地驱赶,像纳粹剥夺犹太人一样地剥夺。

而且,次品法西斯社会达尔文主义,比纳粹和法西斯更加恶毒:


当年纳粹和法西斯非但不歧视本族的工薪阶层,反而制约资本家对劳工的过分剥削,建立社会福利保障;中共一方面坚持和强化远比纳粹还要专制残暴的列宁式极权,一方面纵容以哈耶克、皮诺切特为代表的极右原始资本主义(美其名曰“新自由主义”)。

勾结任正非、马化腾等红顶寡头奸商,营造“负福利”社会,把本国劳工当盲流、当“低端”、当垃圾,施以最恶毒的歧视,并以高房价、高物价等大山、以“狼性文化”、“加班文化”等骗术,把中国工薪阶层往死里榨。

“六四”后中共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消灭社会理想、败坏社会道德,如是,就刨断了中国社会反对共产党专制的理想热情和社会道德基础;理想的丧失和道德的败坏,使得中国民众一盘散沙甚至呈粉末状,根本凝不成反体制的合力;这也就是今天的中国现实,不能不承认,中共的毒计很成功。

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六四”不会再来,不等于中共不会灭亡,由于中共别出心裁的恶毒,它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都不同——它的死亡,一定会很奇怪。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文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