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温地产经纪:潘德伟 老杨团队 Mauve hair 大温地产:陈雷 大温地产经纪:Jenny Ma 家庭旅馆平台

轻松一笑:决战温哥华之巅 (三)番外篇

Joe.ca

誓不低头
注册
2010-08-03
消息
13,280
初冬时节,夜已微寒,青色的薄雾在森林里弥漫开来,路面上泛起银光闪烁的冰霜,远处急促的马达声响,一辆白色的越野飞奔疾驰,片刻之间,便将后面尘土远远抛离,呼啸着破风而过,沿着官道驶向远处皑皑的雪峰。

开车的是一个白净书生,神色凝重,心事重重,身旁坐着身材魁梧的中年人,面露凝滞,了无生气,二人一路无语,只能听到耳边簌簌的风声。万来客栈一别,日渐西落,说不准不敢耽搁,昼夜兼程,以期尽早赶往松鸡山,寻得神医以解兄长身中之毒。

月已入夜,二人赶到山脚下,却闻山间大雪封路,无奈之下,只好临时落脚于山下的客栈,待次日寻机进山。第二日天刚亮,说不准和哈法收拾行囊,便即出发,此时林道上的雪虽除,仍湿滑难行,待登顶之时,天色已晚。

松鸡山甚为奇特,虽是山顶,地势却异常平坦,山道的出口,青石板路笔直的伸展出去,直通商街,街道两旁商铺林立,商客熙熙攘攘,华灯初上,好不热闹。说不准等沿着街道西行,路尽街边是一处低矮两层木楼,木楼的铁门锈迹斑驳,门顶匾额上写着“苹果医馆”四个字,字上的红漆掉落大半,进门处的藤椅上坐着一青衣女子,身形婀娜,头束马尾,正在低头料理药材。

“这位姑娘,敢问神医可在?”说不准来到医馆门前,侧身向青衣女问了一句。

“不在。”青衣女口气冰冷,头也不抬,继续筛选着手中的药材。

“那可知神医何时归来?”说不准仿佛没有觉察到对方的口气。

“不知。”青衣女道。

“哦,能否告知神医现在何处?”说不准说道。

“你这人好生罗嗦,我已告知神医外出,你却喋喋不休的问个不停,再问,莫怪本姑娘无礼了。”青衣女转过头来,目光凌厉。

“姑娘莫怪,只因兄长中毒已久,唯恐浸入脑髓,时不待人,故焦急万分,还请见谅。”说不准说罢,双手抱拳,颔首作揖。

青衣女神情略缓,目光扫过说不准身旁的哈法,又转头去继续忙着手中的活计。

“你身旁之人眼神呆滞,面目黧黑,毒入脾肺,十日内不除,恐有性命之忧。”青衣女道。

“这...... 这可如何是好?传闻苹果神医善解百毒,我兄弟二人远道而来,风餐露宿,以求良方,解兄长身中之毒,还请姑娘医者仁心,施手救困,在下感激不尽。”说不准有些慌乱。

“此毒传自西域,配制解药,倒也不难,只是要以林芝草为引,该草只生于千年冰川之下,本地并无寻得。”青衣女道。

“如何找到这林芝草,还望姑娘指点迷经。”说不准再次抱拳施礼。

“据此地千里之遥的班夫镇,格伦雪岭的冰原上,可得此草。”青衣女说完后便不再言语。

说不准见青衣女不愿搭理,也不便勉强,转头看着身旁的哈法,一时有些心烦意乱。

“兄长,此去路途遥远,长途跋涉,想必辛苦,未尝大师行踪未明,你又身中烟毒,如今之计,唯寻得林芝草,方可解全盘之困,你且在此等我,我必速去速归。”说不准打算托人照看哈法,只身前往班夫镇。

“且慢,你刚才提到的未尝大师,可是江湖中享有盛誉的未尝不可?”青衣女一怔,抬头看了看说不准。

“正是......,姑娘可与大师相识?”说不准有些惊奇。

“唉,未尝大师与我曾有一面之缘,幸得大师点拨,方使我摆脱心魔,得以脱胎换骨,说起来,小女子倒是欠他的人情,大师临去前,曾给我留书一本,时常研读,获益匪浅。”青衣女轻叹一口气,神情有些落寞,从怀里取出一本书递给说不准。

说不准接过书,封面上印着‘逻辑经’三个大字,正是未尝不可的修炼心经,想不到竟然在青衣女子手中。

“此书乃武林绝学,为大师多年潜心研习所著,可提升修炼者的内功修为,姑娘可要仔细收好,不要辜负大师的一番好意。”说不准看了一眼,便又将书还给了青衣女。

“既然此事与未尝大师有关,那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理,敢问二位尊称?”青衣女把书收好。

“在下说不准,旁边这位是我的结拜兄长哈法,姑娘怎样称呼?”说不准道。

“原来是说大侠和哈大侠,小女子姓艾,字无果,自幼跟随师父学医,数月前师父进山采药,命我照看医馆,便再也没了消息,我一时没有主意,彷徨不知所措,心情沉闷,方才若有得罪之处,还望二位莫怪。”青衣女道。

“岂敢,岂敢,姑娘肯出手相助,那自是再好不过,我兄弟二人感激不尽,何来怪罪之有?”说不准道。

“既然这样,楼上尚有客房一间,二位如若不嫌,就在这里将就一晚,明天一早,我与二位一同下山,前往班夫镇寻找解毒药引。”艾无果道。

“那就有劳艾姑娘了。”说不准再次谢过。

次日清晨,天刚露白,说不准与哈法起身下楼,艾无果早已等在医馆门外,劲装疾服,神采奕奕,与昨日判若两人。

一行人收拾妥当,便急忙向山下奔去,来到停车场,跳上越野,发动车子,随着嗡嗡的轰鸣声,汽车如脱缰的野马,四轮翻腾,绝尘而去。

说不准一行人沿着枫叶林道向东,疾行半日,路上已渐无人烟,此时众人有些困倦,只见前面路旁立有茶馆的中字招牌。

“艾姑娘,咱们去休息一下如何?顺便找点东西填饱肚子。”说不准道。

“便依说大侠之意,休息片刻,才好继续赶路。”艾无果道。

车停稳,众人下车,缓步走向茶馆,此时正是初冬季节,店内静悄悄的,说不准拉开椅子,请艾无果和哈法坐了,按了桌上的响铃。内堂传来咳嗽声响,走出来一个白发老头,怀里揣着几本菜单。

“各位客官,想吃点什么?”老头将菜单递给众人。

“一壶上好的碧螺春,来三份炒饭,一盘卤牛肉即可。”说不准简单翻了几下菜单。

“好的,这就去给几位准备。”老头说罢,快步自去。

不一会的功夫,菜就全部上齐,说不准给艾无果、哈法和自己的茶杯中斟了茶,端起茶杯,细细的抿了一口,啧了啧嘴,说道:“比起天朝上好的茗茶,还是不如。”正待再喝,忽听马达声响,有车自东边林道上驶来。

那车来得好快,倏忽间到了茶馆外,馆外的停车场传来刺耳的刹车声,说不准转头张去,只见一个精瘦的汉子身穿荧光马甲,脚蹬铁头皮靴,摔上车门,走进店来,向说不准等人晃了一眼,便在邻桌坐下。

“拿酒来,拿酒来,可真是累坏老子了,这山路崎岖,硬是颠坏了我的车。”精瘦汉子叫道。

老人赶忙走到那人桌前,递上菜单,低声问道:“客官,想吃点什么?”

“来两盘卤牛肉,半斤炒肝,一壶陈酿花雕,快去,别耽误了老子赶路。”精瘦汉子道。

“是,是,不过客官还请见谅,小店不卖酒水,要不给您上壶好茶?”老人道。

“没酒?那还开什么茶馆?老子今天就想喝酒,见不到酒,就砸了你的馆子。”精瘦汉子面带不悦。

“客官息怒,没有官府的批文,小老儿纵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私下做这酒水的买卖。”老人道。

精瘦汉子脸色一沉,抬脚将旁边的椅子踢开,伸右手往桌上重重一拍,老人哪里见过这等阵势,吓得哆哆嗦嗦,身体缩成一团。

“哪里来的粗人,好生无礼,分明是强人所难。”艾无果声音虽低,但店里的众人却听得真切。

精瘦汉子正准备发作,忽然听到艾无果的话,转头瞅了瞅,哈哈笑了一声,站起身来,推开身后的椅子,离开座位,来到说不准等人的桌前。

“姑娘可是与我说话?”精瘦汉子说着话,眼睛却肆无忌惮的在艾无果身上瞄来瞄去。

“难道是跟狗崽子说道?”艾无果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

“这位姑娘身材硬是要得,倒真是勾引得人,不妨过来陪老子喝两杯如何。”精瘦汉子不怒反笑,冲着艾无果挤眉弄眼。

“呸,你......你这人真是不知羞耻。”艾无果气得脸涨红,一时有些语塞。

“嘿嘿,方才姑娘出言,可是主动搭讪?既然对老子有意思,又何必扭扭捏捏?”说罢,精瘦汉子突然伸出右手,搭向艾无果的肩膀。

“放肆。”话音出口的同时,说不准抢身站起,左手猛一拍桌,右手抓向精瘦汉子的手腕,哪知对方的右手向上一翻,搭上了说不准的脉门,五指紧紧锁住说不准的腕骨,用力一拖,说不准一惊,腾然发觉此人的力道颇大,一时之间竟无法挣脱,片刻迟缓,对方趁势左掌击出,朝说不准的右胸拍去,说不准当即伸左手挡格,将他掌力卸开,不料这精瘦汉子的膂力甚强,这一卸竟没卸开,砰的一掌,正中胸口。

说不准身子一晃,右臂外弯,肘部向上抬起,朝对方胸口撞去,对方松开右手,侧身一闪,右脚斜侧踢出,说不准躲闪不及,被撞到了小腿,站立不稳,哗啦一声,连人带椅的摔到地上。

“ 说大侠......”艾无果失声叫了出来,急忙跑过去要扶说不准。

说不准手一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用手揉了一下胸口,虽无大碍,手腕却隐隐作痛,心里暗暗吃惊:“此人其貌不扬,身材瘦小,但身手敏捷,指力惊人,绝非平庸之辈。”

当下不敢轻敌,屏气凝神,纵身而上,化左掌为刀,朝那人的咽喉砍去,不等招数使老,右拳已从左掌之底穿出,击向对方腹部。精瘦汉子哼了一声,挥掌格开说不准的左掌,身体往后一缩,右拳击出,硬生生的两拳相碰,砰的一声,两人分别被震退几步,随即又斗在一起,就这样斗得十余招,说不准虽已尽全力,仍是落了下风。

转眼又过手了数招,对方拳法一变,蓦然间如狂风骤雨般直上直下的打将过来,说不准只有招架之功,疲于抵挡,呼吸渐渐急促,步法开始凌乱,那人手上拆解,脸上一副戏谑的表情,仿佛是猫儿在戏弄老鼠一般。

“老家伙,老子不陪你玩了。”那人似乎有些厌烦,右手挥拳侧击,说不准急忙抬掌格出,谁知对方虚晃一招,拳开变掌,抓住说不准的左臂,左手扣住其腰间,双肩下沉,把说不准上身掀到肩上,身体向上一挺,双手一抛,说不准便重重的摔在地上,连翻七八个滚,半天爬不起来。

“不识好歹,凭你那几手功夫,也敢跟我交手?”精瘦汉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说不准,然后转过头来,慢慢悠悠的走向艾无果。看到精瘦汉子逼近,艾无果抄起桌上的茶壶扔了过去,那人头一侧躲过,伸手向艾无果的手臂抓去。

嗖的一声,一颗白色的暗器从内堂射了出来,打在了精瘦汉子的手腕上,那人捂住手腕,吼道:“谁在那里?竟敢偷袭老子?”

“呵呵,肌无力,我寻得你好辛苦,咱们终于又见面了。”茶馆里的白发老头背着手从内堂走了出来。
 

华沙

园友
注册
2019-03-07
消息
130
特意登陆点赞(y)
 

Joe.ca

誓不低头
注册
2010-08-03
消息
13,280
哈哈,苹果变成艾无果!:unsure:我中的毒已超过10天了吧?:cautious:等考拉从西雅图回来,我命休矣!:cry:
读文章不仔细,算过日子了没有?
 

哈法

知名园友
注册
2008-03-25
消息
21,007

Joe.ca

誓不低头
注册
2010-08-03
消息
13,280
到此为止,感觉主角是说不准啊。
这部戏的脉络过于庞大,以至于我现在已经不想再动笔了,后面的人物按照设定会逐渐出场,其实每一篇能出来一两个新的人物就算是极限了。
 

哈法

知名园友
注册
2008-03-25
消息
21,007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