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达到的高度

printf

还在升降机、“铁棺材”里,活葬!
2016-12-26
5,956
854
2018-07-11
#41
我也觉得中医太落后了。

你们看西医,研究都已经在分子水平了。
可是中医还是阴阳、虚实、正邪。

中医也太玄之又玄了。


……
 

recluse

外围群众
2014-06-08
7,640
9,432
2018-07-11
#42
对这段文字的解读,俺本来莫有狠强的立场。
对这个故事,我没有立场,只有好奇心,想知道真相。
现在我很想知道,思维有如鲁迅《狂人日记》主角的人,
究竟是怎么回事:

‘把一个业余研究鲁迅者或者是有目的的写作者故意定义为”宫廷“选手,搅混水的水平一如既往。在有华人的地方,伪君子屡见不鲜。

1. 我根本就没有说房向东是”宫廷“选手。他/她这样捏造太过分了吧。
2. 把房说成是”宫廷“选手 也没有大错,特别他是坚持官方立场,批评“反思”鲁迅的;事实上,我只说过房是挺鲁领队;他这样高的地位还不能算是领队吗?
3. 他/她把学院和研究所误认为是宫廷,太幼稚了。
4. 如果把业余研究者 误认为是 ”宫廷“选手,这算什么罪?

事实摆在这里,他/她 是不是搅浑水的伪君子不清楚;
他/她 思想偏执,捕风捉影地抓假象中的敌人,是很明显的。

——————————————————————
百度百科:房向东曾在《生活·创造》、《在人间》等杂志任编辑、记者,后任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福建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开放潮》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现任海峡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华东修辞学会会员、福建杂文学会会员、福建修辞学会会员。https://baike.baidu.com/item/房向东#1
 
最后编辑: 2018-07-11
2007-11-12
390
65
2018-07-11
#43
对这段文字的解读,俺本来莫有狠强的立场,甚至莫查原文之前赶脚许广平为她的爸爸割肉更符合情理。但周海婴的确莫有写得十分清楚,他的文字本身有歧义,这是事实。某些淫不从事实出发,固执己见,企图用骂淫的方式,强推自己的观点。这不管是为鸟自我炫耀,还是帮助别淫,其实都是愚蠢做法。肿么办呢,当代的兲朝文化奏是培养出一批这样的淫,不懂正常的讨论是啥样子,动辄高潮,非黑即白,一心想赢。偶们只能一个一个案例,耐心解释鸟。
请好好说话!几十岁的人了还在这里卷着舌头作儿语,自己不嫌恶心吗?讲事实?一直在跟你讲事实,恰是因为你扭曲事实才出面澄清,否则谁耐烦跟你这个脑残贴?鲁迅和许广平人是死了,也不能罔顾事实含血喷人。至于一心想赢云云……真是一看到女人的白胳膊就联想到性交。赢你这种意瘾狂是很光彩的事吗?
 

ccyyyycc

知名园友
2012-01-31
6,945
5,616
2018-07-11
#44
摘:

不过,即便支持“重病缠身,久治不愈”的说法是指向鲁迅,但文中所说的“年少单纯”与“以报养育之恩”,就可以直接否定文中的“父亲”是指鲁迅。鲁迅对许广平再好,其所要报的也不可能是“养育之恩”,而鲁迅真正重病是从1936年3月开始,那时许广平已经是38岁的人,怎能说是“年少单纯”呢?而许广平与鲁迅真正开始写信交往时已是27岁的成人了,也与“年少单纯”无关,何况那时鲁迅正生龙活虎地准备与她谈恋爱,哪里谈得上需要她“剜臂疗亲”呢?

我的判断是许广平之剜臂疗亲,是指剜臂疗她的父亲。关于许广平所在这支广东许氏,从其家世来看可谓人才辈出,但就是缺少其父亲的材料。

不过据《新金融观察》2012年12月刊发作者徐行的文章《叛逆女子许广平那段传奇》可知,许父去世于1917年,那时“剜臂疗亲”则可谓之“报养育之恩”与“年少单纯”。因为许广平生下来第三天许父在一场酒局上于大醉中将其许配给当地马家,但这不合生性豪爽叛逆的许广平之意,不过这对父亲在当地造成不小的信用压力和道德失分。

在父亲亡故的1917年许广平赓即逃婚至天津姑母家寄住并于此读书,1921年她写信给广州的家人时还说:“生时即屡见慈父重锁双眉,家人亦颦蹙密语……则闻马家事,以至终生终世抱病含愁。”正是在对父亲因她的事加重病情的抱愧之中,才使比较叛逆及现代的她,做出顺乎情理与逻辑的剜臂疗亲“孝”举。

许广平和周海婴当然对鲁迅的反对吃人,是再清楚不过的。所以当许广平给儿子周海婴说其疮疤的故事与周海婴转述其母的意思时,对于剜臂疗亲的事,都包含着否定的意味与态度。这当然并不仅仅是他们秉承夫志或父志那么简单,而是剜臂疗亲,对于治病的确“然并卵”,成为一种稍微正常的人都具有的普遍常识。

鲁迅对中医的反对由来已久,其日记多记所请为西医特别是日本医生,连中医都反对,许广平彼时何敢做出剜臂的举动来“疗”鲁迅呢?你可以说她背地里做,但揆诸常情,这事应该不会发生,因为许广平不是铁打的,那“左上臂内侧深深凹下去”的伤疤的疼痛,不可能不被鲁迅知情。何况那时周海婴还小,家中诸事都需要她的操持,哪能有时间让她剜臂后躲起来,不让鲁迅知晓呢?而且彼时鲁迅已经有病,更不能离开她。

。。。。。。。。。。。。。。。。。
“说大儿媳张纯华“既现代又传统”,其实我母亲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只是各自
表现不同罢了。且让我举个例子。我渐渐长大开始懂事时,有一回偶尔发现母亲左
上臂内侧深深凹下去,似乎被剜去了一块肉。我当时抚摸着伤疤问母亲,她只随口
回答这是过去的疮疤。到我长成十几岁的小伙子,又一次问母亲,她才告诉我:那
时年少单纯,见外公重病缠身,久治不愈,想起书中读过的“二十四孝”中有一孝
,叫“割股疗亲”,以报养育之恩。我母亲便如法炮制,硬是将臂上一块肉割下来
熬成汤药,让外公喝了。可见传统的“知恩图报”思想是如何深刻地在母亲头脑中
扎了根。 ”


评:

故意把周海婴口中的外公 ,许广平口中的父亲张冠李戴成鲁迅,

本身就是一种吃人的方式。

为了某种目的,故意造谣搅混水是更卑鄙的吃人方式,

表演多了更砸自己的牌子,辛辛苦苦没收成。
36年他儿子几岁?8岁了吧。那要是开始懂事的时候看见的老伤疤,应该是什么时候留下的呢?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933
15,362
2018-07-11
#45
对这个故事,我没有立场,只有好奇心,想知道真相。
现在我很想知道,思维有如鲁迅《狂人日记》主角的人,
究竟是怎么回事:

‘把一个业余研究鲁迅者或者是有目的的写作者故意定义为”宫廷“选手,搅混水的水平一如既往。在有华人的地方,伪君子屡见不鲜。

1. 我根本就没有说房向东是”宫廷“选手。他/她这样捏造太过分了吧。
2. 把房说成是”宫廷“选手 也没有大错,特别他是坚持官方立场,批评“反思”鲁迅的;事实上,我只说过房是挺鲁领队;他这样高的地位还不能算是领队吗?
3. 他/她把学院和研究所误认为是宫廷,太幼稚了。
4. 如果把业余研究者 误认为是 ”宫廷“选手,这算什么罪?

事实摆在这里,他/她 是不是搅浑水的伪君子不清楚;
他/她 思想偏执,捕风捉影地抓假象中的敌人,是很明显的。

——————————————————————
房向东曾在《生活·创造》、《在人间》等杂志任编辑、记者,后任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编辑,福建人民出版社副社长、副总编辑,《开放潮》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现任海峡文艺出版社社长、总编辑。中国鲁迅研究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华东修辞学会会员、福建杂文学会会员、福建修辞学会会员。
“在有华淫的地方,伪君子屡见不鲜”,这种无的放矢的评论在此用让淫不知所云。

骚特老师认为或者不认为房是宫廷选手到底违背鸟神马道德原则?肿么奏和伪君子联系上鸟?
 

oldbei

知名园友
2010-05-13
14,933
15,362
2018-07-11
#46
请好好说话!几十岁的人了还在这里卷着舌头作儿语,自己不嫌恶心吗?讲事实?一直在跟你讲事实,恰是因为你扭曲事实才出面澄清,否则谁耐烦跟你这个脑残贴?鲁迅和许广平人是死了,也不能罔顾事实含血喷人。至于一心想赢云云……真是一看到女人的白胳膊就联想到性交。赢你这种意瘾狂是很光彩的事吗?
别绕圈圈,俺一贯奏是这样发言,这不是偶们现在讨论的问题。您说是事实奏是事实?像俺一样,把您掌握的资料贴出来嘛。
 

ccyyyycc

知名园友
2012-01-31
6,945
5,616
2018-07-11
#47
啊饭桶同志,
脓能看懂脓自己的算计法吗?
不要为了反驳而反驳。
这算法哪不对了?伤口必然是周海婴第一次问起之前几年甚至十几年的事。周第一次问肯定是十岁前,而且他说是刚懂事,这应该就是指6,7岁吧。那伤口最早也得是周海婴2,3岁的事。鲁迅病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