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 IT

我的加拿大法学院申请之路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当先后收到UAlberta,UCalgary, UBC, UNB四所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一段绵延两年半的征途也就此尘埃落定。我心里五味杂陈,有感恩,有欢喜,但更多的却是释然。这一路走来,像是背着千钧重担在黑暗的泥沼中前行,迎着各种善意的劝告与非善意的嘲讽,每迈出一步都那么艰难。现在,我可以暂时卸下负担,歇歇脚,回头看看来时的路,也抬眼望望还在极目之处的山。

两年前的夏天,我感到无比迷茫。对科研的热情已被机械的重复劳动渐渐消耗殆尽,对黯淡而狭窄的就业前景也心生忧虑。勉强去找一份博士后的职位应该不难,但每每看到实验楼里那些人过中年还在一轮又一轮熬着博士后的佝偻背影,却常常让我不寒而栗。这一切的奉献牺牲如果出于对科研的热情或许值得,但若不是,生命又怎经得起这样的蹉跎。

如果不去做博士后,我还能去哪里?我还能做什么?有差不多一两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去制药厂跑销售,做房产经纪,当中学老师,学针灸按摩,各种各样的念头不断闪过。然而上法学院,这个疯狂到我和它之间的距离要以光年来计算的想法,却像春天的野草一样在我心里不断萌发。从青少年时期看港剧里的法庭舌战,到参加各种辩论演讲比赛,年少的我曾向往成为一名为民请命的律师。只是囿于国内的诸多因素,最终在父母的压力下我弃文从理,把这个梦埋藏在了心底。然而来到加拿大求学之后,虽说社会和谐,却也不免遇见有意或无意的不公正对待。在几次收集证据,据理力争之后,我更加明白公平和尊重不能等别人来给与,而是要勇敢站起来用法律和制度为自己争取。妻子也常鼓励我,叫我不要辜负神给我的头脑和喉舌,应该站出来为更多的弱势群体争取权益,也为我们的下一代创造更好的环境。所以,我决定试试看能否叩响法学院那厚重的大门。

加拿大法学院录取几个最重要的因素依次是:法学院入学考试成绩(LSAT),本科平均绩点(GPA), 个人陈述(PS),推荐信(LoR),工作及志愿者经历。而前两项在加拿大绝大多数法学院的申请中占据90%以上的权重,每所学校会把申请者的LSAT和GPA用各自的公式算出一个分数(index score),然后依此排名决定录取结果。只有在需要从分数接近的申请人中做选择的时候,其他因素才会拿来比较。虽然个别的学校宣称会综合考量申请者的全面素质,但整体而言,法学院申请依然是个数字游戏。加拿大法学院的平均录取率在10%左右,这是一场残酷而漫长(从递交申请到最终录取可能长达7-8个月)的博弈。

因为我本科毕业已经十年以上,虽然是当年的优秀毕业生,但百分制的原始成绩换算下来我只有3.1-3.2 的GPA。这让我在申请中处在很不利的地位,如果LSAT考不到百分比85%以上的成绩,被录取的希望不容乐观。LSAT不需要背景知识,没有复习资料,考的是逻辑推理的能力。有的人不需训练就可以考出很好的成绩,也有人花了很长时间依然没有提高。当然,LSAT对英语能力的要求也号称诸多考试之最。当我第一次打开LSAT的真题,前5分钟我甚至在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法语版本。因为第一篇阅读材料的第一个长句我大概只认识几个介词和连词。按照规定的时间掐表考完,我只完成了不到一半的题目,而这一半题目里正确的还不到不到一半。LSAT考试会给你一个120-180之间的分数和一个百分比,代表你和其他所有考生比较后的排名。我得到了20%左右,也就是最低的那五分之一里。虽然成绩不理想,但我却觉得这些题目做起来很有趣很过瘾,有很多逻辑的思辨在里面,我最大的问题是词汇量和阅读的速度。于是我决定先把两件事做起来,第一是增加自己的单词量。我在亚马逊买了三本厚厚的单词书,Merriam-Webster's Vocabulary Builder, Word Smart 5th Edition,More Word Smart 1st Edition。每天路上往返的时间和晚上的时间都用在背单词上。计划用三个月的时间提高3000-3500的单词量。第二件事情就是健身,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法学院的考试是总共6个35分钟的section,加上填表和抄写誓词,基本上要考4小时以上,中间只有15分钟的休息。我开始跑步,练力量和平衡。不是为了六块腹肌,为的是给大脑供血的那几根血管更粗壮一些……

三个月之后我开始一边做真题,一边看一套口碑比较好的LSAT教材,学习一些解题的思路和技巧。77套历年真题,每套除去写作和随机的试验单元可以不做,还有4个计入总分的单元, 每个限时35分钟。做完之后还需要花至少2倍的时间来仔细分析, 而每套真题至少要做两遍,这样做完这些真题需要至少1078小时,意味着每天24小时不停看的话也需要45天。而这个时间还不包括看教材和温习巩固单词的时间。所以这个过程花了我八个多月的时间。这期间我并不能脱产复习,我还得每天在实验室至少工作9小时。回想起那段时间,我基本没有了节假日和周末,也极少和朋友聚会过,待在图书馆的时间比在家还长。虽然也不时有想要放弃的念头,但我坚持了下来。因为我知道,每多付出一小时,我就离梦想更近一点。到后来我甚至还有点享受这种做题大脑出汗,锻炼身体流汗的状态。

从开始准备法学院差不多一年之后,我完成了单词和体能的储备,真题解析和熟悉, LSAT成绩也一步步提高,从50%上下到60%,再到基本稳定在75-80%之间。虽然离希望的分数还有距离,但我觉得是时候实战检验一下学习成果了。甚至侥幸的觉得要是发挥好的话就可以毕其功于一役。然而,满心的期盼被残酷的现实击打的粉碎,在考场上由于过度紧张导致大脑空白,读的材料根本进不到脑子里,反复读题又耽误了不少时间,最后有10多个题目没有时间完成。 我第一次LSAT考试只拿到了59.7%,这个成绩意味着除非我有3.9-4.0的本科GPA,否则申请几乎没有任何希望。当时我觉得第一次尝试只是发挥失常,所以两个月后又马上参加了第二次考试。一样的紧张,连一贯擅长的逻辑推理部分也卡壳,成绩非但没有提高,反而下降到了55.6%。我回到家甚至不知怎么跟妻子开口。那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万念俱灰。一年多的努力和付出,梦想和希望,都像阳光下的肥皂泡一样破裂了。我开车到郊外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了一场,算是祭奠我早逝的梦想。感谢我的妻子在这个时候给我的鼓励和安慰,她说努力一定不会白费。我积累的英语词汇,提高的阅读和思辨能力,还有更加健康的身体都是我以后的财富。我对自己说,好吧,面对现实吧,放弃那高不可及的梦想吧,脚踏实地的去工作,去养家,去生活吧。而就在不久之后, 妻子怀上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心怀感恩的同时,作为父亲的责任也让我准备彻底和法学院的梦想说再见了。

接下来半年的时间在忙碌的实验和准备毕业论文之间匆匆而过,那些准备LSAT考试的书籍材料被我放在书架的一脚,看它们落满灰尘。妻子的肚子渐渐隆起,我们也开始为即将出生的小宝宝做各种准备。因为岳母尚未退休,无法前来帮忙,所以我给父母申请了探亲签证,请他们来帮忙照顾妻子和孩子。马上要从两口之家变成四大一小,我们这套两室的condo得好好计划空间。多余的物件一次次的被清理出去,两个书架的书也被整合到一个,然而面对这那厚厚一摞LSAT的真题和教材,我犹豫几次还是没舍得扔去垃圾回收。妻子拍着我的脊背说,你要是不甘心,那就去再考一次吧,反正两年总共只能考三次,这次还不行我们就彻底放弃好不好?我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抚摸着这些曾与我朝夕相伴的书本,我像是和一位被我冷落已久的老朋友倾诉。再来一次吧,好吗?这次我必不辜负你,也请你不要辜负我。

冷静分析之后,发现之所以在考场紧张是因为我虽然做真题的时候也是计时,但常常做几道题就停表对一下答案,然后再继续,也经常做完一个单元后停下来干干别的事情。尤其是做实验的间隙里很难给我三四个小时的连续时间。换言之,这样的准备让我在实战时身体和头脑都不能适应考试的强度和节奏,所谓发挥失常其实是准备不足。因此,这最后一搏,我要对自己狠一点,把训练强度提起来。感谢妻子和父母给予我最大的支持,家里买菜,洗衣,洗碗,打扫都不用我做。每天实验室收工之后我都到大学图书馆按照考试的强度进行3小时以上的不间断训练,常常到图书馆关门才搭晚班地铁回家,洗漱一下和家人说说话就睡觉了。第二天清早6点半再赶去Century Park地铁站,然后趁实验室没来人的一个多小时背背单词,分析一下昨天做过的题目。我三十四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这样努力的做一件事,高考、考研、四六级都是没太费力就能拿到想要的分数。就这样两个月后,我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迈进LSAT的考场,这一次,我做了能做的一切准备,成败我都没有遗憾了。在东方微白时分,我亲吻了妻子和女儿赶赴考场。进场之前我静静地祷告,求神指引我的道路和方向,结果虽然不一定是我想要的,但我相信他会看顾我和我的家庭。

虽然在考场上难免有情绪波动,但这一次完成之后我不再急切的等待结果,我已经尽力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争取最好的结果,剩下的,就交托给神来安排一切。四周之后,我收到了87.2%的通知,这样的成绩我已经对自己,对家人有所交代。我做到了,在和20岁出头的本地最优秀学生的比拼中,我考进了前15%。虽然这个成绩加上我的GPA不能保证我会被录取,更不能保证我能留在生活了多年的Edmonton。搬家会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在这样的市场环境卖我们的condo unit经济上也会有不少损失,但这个时候对我来说任何一所学校愿意接收我都是最好的结果。然而神的旨意如此奇妙,我的博士学历,移民背景,导师的推荐信,以及我在个人陈述里对自己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的剖析大概也起了不少作用。将近四个月的等待之后,在申请的7所学校里,我先后拿到了4份录取通知。更意想不到的是我居然收到了本不抱希望UAlberta的录取通知,这样一来免除了我们举家迁徙的麻烦,二来也不必离开相熟多年的朋友们重新适应生活。

我知道这一纸入学通知是一场征途的终点,也是下一段旅程的起点。前面还有重重考验和困难等待着我和我的家庭,但我相信一切困难在有准备的人面前会迎刃而解。也感谢张传馨, Henry Yung, Marc Yu, Carmen Lee几位华裔律师花时间与我这个法学新人耐心交谈和殷切鼓励。我告诉自己要不忘初心,记得自己最初选择法律道路是为了什么,不要在金钱和诱惑面前迷失自己。我也有幸遇到理解我,支持我,信任我的好妻子, 还有健康活泼的小宝贝,通情达理的父母。有这样的家人无论有怎样的困难,我都会微笑面对。愿我能在神的指引下,用我的能力和法律的标尺,今后帮助更多的移民,原住民和其他弱势群体。让肤色、语言、收入、信仰不再成为一个人能否获得法律援助的障碍。盼望我们这一代所做的努力,会在下一代,下下一代身上开花结果。谁能保证50年后加拿大不会出现第一位华裔总理呢?

题注1看到有个别园友揣测我发帖的目的是显摆自己或者忽悠客户,我只有无奈一笑。
一来我觉得真正自信的人不需要再靠别人的认同来满足自己。这一路走来,无论曾被多少人笑话是心比天高,我都没有退缩。大概如今也不需要靠着鼓励和赞美才能继续走下去。
二来我现在刚录取,离从业还有三四年,而且园友在Edmonton的能有多少,现在就靠发帖子拉客户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如我所说,我是想分享自己的经验,告诉大家法学院没有那么遥远也没有那么可怕。真心愿意看到更多的华人走出来,在社会上为亚裔平权发声。
而且我的经历如果能鼓励其他行业的朋友在面对困难的时候,多一份坚持,多一份笃定,那才是我真正乐意看到的

题注2:下面的链接是一套公开的LSAT真题(其他的都要花银子买......),感兴趣的网友可以自己做做试试,注意要按规定的时间做,这样的成绩才有参考性。
www.lsac.org/docs/default-source/jd-docs/sampleptjune.pdf
 
最后编辑: 2016-03-31
22,307
$2.19
$17.89
获赞赚币
2.17
点赞赚币
0.02
最大赞力
0.01
法学院是本科?毕业出来就业情况怎么样?我看过一份统计数据收入是6万-20万
法学院四年不轻松,接下来还有bar test,LSAT大概是最轻松的。到开始赚钱估计还要5,6年。收入也不一定高,这一行收入差异非常巨大。
楼主能被录取固然可喜,不过看起来你年龄已经不小,估计30+,还有小孩子,你家庭经济压力会很大。
 
最后编辑: 2016-03-29
lz的行文表达能力和毅力体力都适合从事法律。:wdb9:
试问问:“一套口碑比较好的LSAT教材,学习一些解题的思路和技巧。77套历年真题”是什么,哪里弄到的?谢谢。
我用的是 The Powerscore LSAT Bible.分logic games, logic reasoning, reading comprehension三本。别人也有推荐Manhattan LSAT Prep系列的。历年真题你在亚马逊上搜素LSAT Preptest就可以找到。有几本10套集结成册的,但大多数都是单卖的。
你也可以到一个叫做lawstudents.ca的法学生论坛买二手的资料。

 
最后编辑: 2016-03-29
法学院是本科?毕业出来就业情况怎么样?我看过一份统计数据收入是6万-20万
法学院四年不轻松,接下来还有bar test,LSAT大概是最轻松的。到开始赚钱估计还要5,6年。收入也不一定高,这一行收入差异非常巨大。
楼主能被录取固然可喜,不过看起来你年龄已经不小,估计30+,还有小孩子,你家庭经济压力会很大。
法律和医学,牙医算是专业学科,虽然归于本科类,但高中毕业是不能直接读的,基本上需要你有一个本科学位再来申请(个别优秀的本科三年级也可能被录取)。收入与执业方向,地域,经验相关。
正如你所言,我还需要读三年,实习一年,然后需要3-5年的时间积累经验。而且律师平均收入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并且工作强度极大。
我走这条路,没有太多考虑经济上的回报。主要是自己喜欢吧,而且想做点对社会,对我们这个族裔有意义的事情
 
肯定选UBC啊!气候好环境佳还能泡妞。
泡妞就算了,我都孩子爹了。
温哥华生活成本太高,举家迁徙也太麻烦。所以UAlberta录取我之后就放弃UBC了
 
最后编辑: 2016-03-29
有志者事竟成!超赞!

认识的一个小朋友两次LSAT都failed了,正在准备第三次。我打算把你的帖子发给他,鼓励他,
谢谢!有需要可以私信我。很乐意见到更多的华裔,尤其是一代移民从事法律工作
 
22,307
$2.19
$17.89
获赞赚币
2.17
点赞赚币
0.02
最大赞力
0.01
法律和医学,牙医算是专业学科,虽然归于本科类,但高中毕业是不能直接读的,基本上需要你有一个本科学位再来申请(个别优秀的本科三年级也可能被录取)。收入与执业方向,地域,经验相关。
正如你所言,我还需要读三年,实习一年,然后需要3-5年的时间积累经验。而且律师平均收入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并且工作强度极大。
我走这条路,没有太多考虑经济上的回报。主要是自己喜欢吧,而且想做点对社会,对我们这个族裔有意义的事情
我对法律也很感兴趣,我在国内读大学时候第二专业是法学。移民之后曾经也想考法学院,后来查了下这条路看上去比较崎岖,时间也漫长,我首先还是要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只能搁置了。
 
我对法律也很感兴趣,我在国内读大学时候第二专业是法学。移民之后曾经也想考法学院,后来查了下这条路看上去比较崎岖,时间也漫长,我首先还是要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只能搁置了。
的确,经济问题也是我考虑最多的。
本来这几年我读博做助教,妻子工作,我们攒了点家底。这要读法学院就得回到解放前了,估计毕业出来前几年基本就是还债了。
所幸现在law firm比较重视开拓中国业务,普通话熟练且谙熟中国社会的移民一代比广东话移民和二代们有自己的优势。就业和发展的前景还是不错的。
 
22,307
$2.19
$17.89
获赞赚币
2.17
点赞赚币
0.02
最大赞力
0.01
的确,经济问题也是我考虑最多的。
本来这几年我读博做助教,妻子工作,我们攒了点家底。这要读法学院就得回到解放前了,估计毕业出来前几年基本就是还债了。
所幸现在law firm比较重视开拓中国业务,普通话熟练且谙熟中国社会的移民一代比广东话移民和二代们有自己的优势。就业和发展的前景还是不错的。
说的我也有点蠢蠢欲动了,呵呵。
 

waren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我用的是 The Powerscore LSAT Bible.分logic games, logic reasoning, reading comprehension三本。别人也有推荐Manhattan LSAT Prep系列的。历年真题你在亚马逊上搜素LSAT Preptest就可以找到。有几本10套集结成册的,但大多数都是单卖的。
你也可以到一个叫做lawstudents.ca的法学生论坛买二手的资料。
谢谢!希望读书时,在百忙中来家园谈谈经验。
 
当先后收到UAlberta,UCalgary, UBC, UNB四所法学院的录取通知,一段绵延两年半的征途也就此尘埃落定。我心里五味杂陈,有感恩,有欢喜,但更多的却是释然。这一路走来,像是背着千钧重担在黑暗的泥沼中前行,迎着各种善意的劝告与非善意的嘲讽,每迈出一步都那么艰难。现在,我可以暂时卸下负担,歇歇脚,回头看看来时的路,也抬眼望望还在极目之处的山。

两年前的夏天,我感到无比迷茫。对科研的热情已被机械的重复劳动渐渐消耗殆尽,对黯淡而狭窄的就业前景也心生忧虑。勉强去找一份博士后的职位应该不难,但每每看到实验楼里那些人过中年还在一轮又一轮熬着博士后的佝偻背影,却常常让我不寒而栗。这一切的奉献牺牲如果出于对科研的热情或许值得,但若不是,生命又怎经得起这样的蹉跎。

如果不去做博士后,我还能去哪里?我还能做什么?有差不多一两个月的时间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去制药厂跑销售,做房产经纪,当中学老师,学针灸按摩,各种各样的念头不断闪过。然而上法学院,这个疯狂到我和它之间的距离要以光年来计算的想法,却像春天的野草一样在我心里不断萌发。从青少年时期看港剧里的法庭舌战,到参加各种辩论演讲比赛,年少的我曾向往成为一名为民请命的律师。只是囿于国内的诸多因素,最终在父母的压力下我弃文从理,把这个梦埋藏在了心底。然而来到加拿大求学之后,虽说社会和谐,却也不免遇见有意或无意的不公正对待。在几次收集证据,据理力争之后,我更加明白公平和尊重不能等别人来给与,而是要勇敢站起来用法律和制度为自己争取。妻子也常鼓励我,叫我不要辜负神给我的头脑和喉舌,应该站出来为更多的弱势群体争取权益,也为我们的下一代创造更好的环境。所以,我决定试试看能否叩响法学院那厚重的大门。

加拿大法学院录取几个最重要的因素依次是:法学院入学考试成绩(LSAT),本科平均绩点(GPA), 个人陈述(PS),推荐信(LoR),工作及志愿者经历。而前两项在加拿大绝大多数法学院的申请中占据90%以上的权重,每所学校会把申请者的LSAT和GPA用各自的公式算出一个分数(index score),然后依此排名决定录取结果。只有在需要从分数接近的申请人中做选择的时候,其他因素才会拿来比较。虽然个别的学校宣称会综合考量申请者的全面素质,但整体而言,法学院申请依然是个数字游戏。加拿大法学院的平均录取率在10%左右,这是一场残酷而漫长(从递交申请到最终录取可能长达7-8个月)的博弈。

因为我本科毕业已经十年以上,虽然是当年的优秀毕业生,但百分制的原始成绩换算下来我只有3.1-3.2 的GPA。这让我在申请中处在很不利的地位,如果LSAT考不到百分比85%以上的成绩,被录取的希望不容乐观。LSAT不需要背景知识,没有复习资料,考的是逻辑推理的能力。有的人不需训练就可以考出很好的成绩,也有人花了很长时间依然没有提高。当然,LSAT对英语能力的要求也号称诸多考试之最。当我第一次打开LSAT的真题,前5分钟我甚至在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法语版本。因为第一篇阅读材料的第一个长句我大概只认识几个介词和连词。按照规定的时间掐表考完,我只完成了不到一半的题目,而这一半题目里正确的还不到不到一半。LSAT考试会给你一个120-180之间的分数和一个百分比,代表你和其他所有考生比较后的排名。我得到了20%左右,也就是最低的那五分之一里。虽然成绩不理想,但我却觉得这些题目做起来很有趣很过瘾,有很多逻辑的思辨在里面,我最大的问题是词汇量和阅读的速度。于是我决定先把两件事做起来,第一是增加自己的单词量。我在亚马逊买了三本厚厚的单词书,Merriam-Webster's Vocabulary Builder, Word Smart 5th Edition,More Word Smart 1st Edition。每天路上往返的时间和晚上的时间都用在背单词上。计划用三个月的时间提高3000-3500的单词量。第二件事情就是健身,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法学院的考试是总共6个35分钟的section,加上填表和抄写誓词,基本上要考4小时以上,中间只有15分钟的休息。我开始跑步,练力量和平衡。不是为了六块腹肌,为的是给大脑供血的那几根血管更粗壮一些……

三个月之后我开始一边做真题,一边看一套口碑比较好的LSAT教材,学习一些解题的思路和技巧。77套历年真题,每套除去写作和随机的试验单元可以不做,还有4个计入总分的单元, 每个限时35分钟。做完之后还需要花至少2倍的时间来仔细分析, 而每套真题至少要做两遍,这样做完这些真题需要至少1078小时,意味着每天24小时不停看的话也需要45天。而这个时间还不包括看教材和温习巩固单词的时间。所以这个过程花了我八个多月的时间。这期间我并不能脱产复习,我还得每天在实验室至少工作9小时。回想起那段时间,我基本没有了节假日和周末,也极少和朋友聚会过,待在图书馆的时间比在家还长。虽然也不时有想要放弃的念头,但我坚持了下来。因为我知道,每多付出一小时,我就离梦想更近一点。到后来我甚至还有点享受这种做题大脑出汗,锻炼身体流汗的状态。

从开始准备法学院差不多一年之后,我完成了单词和体能的储备,真题解析和熟悉, LSAT成绩也一步步提高,从50%上下到60%,再到基本稳定在75-80%之间。虽然离希望的分数还有距离,但我觉得是时候实战检验一下学习成果了。甚至侥幸的觉得要是发挥好的话就可以毕其功于一役。然而,满心的期盼被残酷的现实击打的粉碎,在考场上由于过度紧张导致大脑空白,读的材料根本进不到脑子里,反复读题又耽误了不少时间,最后有10多个题目没有时间完成。 我第一次LSAT考试只拿到了59.7%,这个成绩意味着除非我有3.9-4.0的本科GPA,否则申请几乎没有任何希望。当时我觉得第一次尝试只是发挥失常,所以两个月后又马上参加了第二次考试。一样的紧张,连一贯擅长的逻辑推理部分也卡壳,成绩非但没有提高,反而下降到了55.6%。我回到家甚至不知怎么跟妻子开口。那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万念俱灰。一年多的努力和付出,梦想和希望,都像阳光下的肥皂泡一样破裂了。我开车到郊外没人的地方,放声大哭了一场,算是祭奠我早逝的梦想。感谢我的妻子在这个时候给我的鼓励和安慰,她说努力一定不会白费。我积累的英语词汇,提高的阅读和思辨能力,还有更加健康的身体都是我以后的财富。我对自己说,好吧,面对现实吧,放弃那高不可及的梦想吧,脚踏实地的去工作,去养家,去生活吧。而就在不久之后, 妻子怀上了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心怀感恩的同时,作为父亲的责任也让我准备彻底和法学院的梦想说再见了。

接下来半年的时间在忙碌的实验和准备毕业论文之间匆匆而过,那些准备LSAT考试的书籍材料被我放在书架的一脚,看它们落满灰尘。妻子的肚子渐渐隆起,我们也开始为即将出生的小宝宝做各种准备。因为岳母尚未退休,无法前来帮忙,所以我给父母申请了探亲签证,请他们来帮忙照顾妻子和孩子。马上要从两口之家变成四大一小,我们这套两室的condo得好好计划空间。多余的物件一次次的被清理出去,两个书架的书也被整合到一个,然而面对这那厚厚一摞LSAT的真题和教材,我犹豫几次还是没舍得扔去垃圾回收。妻子拍着我的脊背说,你要是不甘心,那就去再考一次吧,反正两年总共只能考三次,这次还不行我们就彻底放弃好不好?我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抚摸着这些曾与我朝夕相伴的书本,我像是和一位被我冷落已久的老朋友倾诉。再来一次吧,好吗?这次我必不辜负你,也请你不要辜负我。

冷静分析之后,发现之所以在考场紧张是因为我虽然做真题的时候也是计时,但常常做几道题就停表对一下答案,然后再继续,也经常做完一个单元后停下来干干别的事情。尤其是做实验的间隙里很难给我三四个小时的连续时间。换言之,这样的准备让我在实战时身体和头脑都不能适应考试的强度和节奏,所谓发挥失常其实是准备不足。因此,这最后一搏,我要对自己狠一点,把训练强度提起来。感谢妻子和父母给予我最大的支持,家里买菜,洗衣,洗碗,打扫都不用我做。每天实验室收工之后我都到大学图书馆按照考试的强度进行3小时以上的不间断训练,常常到图书馆关门才搭晚班地铁回家,洗漱一下和家人说说话就睡觉了。第二天清早6点半再赶去Century Park地铁站,然后趁实验室没来人的一个多小时背背单词,分析一下昨天做过的题目。我三十四年的人生中从来没有这样努力的做一件事,高考、考研、四六级都是没太费力就能拿到想要的分数。就这样两个月后,我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迈进LSAT的考场,这一次,我做了能做的一切准备,成败我都没有遗憾了。在东方微白时分,我亲吻了妻子和女儿赶赴考场。进场之前我静静地祷告,求神指引我的道路和方向,结果虽然不一定是我想要的,但我相信他会看顾我和我的家庭。

虽然在考场上难免有情绪波动,但这一次完成之后我不再急切的等待结果,我已经尽力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争取最好的结果,剩下的,就交托给神来安排一切。四周之后,我收到了87.2%的通知,这样的成绩我已经对自己,对家人有所交代。我做到了,在和20岁出头的本地最优秀学生的比拼中,我考进了前15%。虽然这个成绩加上我的GPA不能保证我会被录取,更不能保证我能留在生活了多年的Edmonton。搬家会有很多事情要准备,在这样的市场环境卖我们的condo unit经济上也会有不少损失,但这个时候对我来说任何一所学校愿意接收我都是最好的结果。然而神的旨意如此奇妙,我的博士学历,移民背景,导师的推荐信,以及我在个人陈述里对自己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的剖析大概也起了不少作用。将近四个月的等待之后,在申请的7所学校里,我先后拿到了4份录取通知。更意想不到的是我居然收到了本不抱希望UAlberta的录取通知,这样一来免除了我们举家迁徙的麻烦,二来也不必离开相熟多年的朋友们重新适应生活。

我知道这一纸入学通知是一场征途的终点,也是下一段旅程的起点。前面还有重重考验和困难等待着我和我的家庭,但我相信一切困难在有准备的人面前会迎刃而解。也感谢张传馨, Henry Yung, Marc Yu, Carmen Lee几位华裔律师花时间与我这个法学新人耐心交谈和殷切鼓励。我告诉自己要不忘初心,记得自己最初选择法律道路是为了什么,不要在金钱和诱惑面前迷失自己。我也有幸遇到理解我,支持我,信任我的好妻子, 还有健康活泼的小宝贝,通情达理的父母。有这样的家人无论有怎样的困难,我都会微笑面对。愿我能在神的指引下,用我的能力和法律的标尺,今后帮助更多的移民,原住民和其他弱势群体。让肤色、语言、收入、信仰不再成为一个人能否获得法律援助的障碍。盼望我们这一代所做的努力,会在下一代,下下一代身上开花结果。谁能保证50年后加拿大不会出现第一位华裔总理呢?
博士后的很多项目都是扯淡的项目,如果想在大学做assistant professor 或 associate professor,做博士后还有点儿用,现在滑大化工系给assistant professor 或 associate professor可以开出年薪15万的offer, 但是一般都需要有北美的PHD学位或顶级名校的博士后经历并且要能讲课。
 
的确,经济问题也是我考虑最多的。
本来这几年我读博做助教,妻子工作,我们攒了点家底。这要读法学院就得回到解放前了,估计毕业出来前几年基本就是还债了。
所幸现在law firm比较重视开拓中国业务,普通话熟练且谙熟中国社会的移民一代比广东话移民和二代们有自己的优势。就业和发展的前景还是不错的。
给楼主介绍点国内移民在加拿大当律师的艰辛吧。第一代移民的英语水平再牛,做诉讼上庭英语辩论还是有难度的,所以一般做非诉讼比较多。考入法学院只是第一步,以后的路还很漫长。我认识一个第一代移民,原来在国内就是律师,加拿大法学院JD毕业后,articling一年,考完bar,终于拿到执业证书了。但是正好碰上阿省石油危机,大城市的律所公司都不招人,没办法去了大农村的一个小地方。
所以,你所谓的“就业和发展的前景还是不错的”过于乐观了。比起我认识的这位本来在国内就是当律师的,你属于半路出家,明显经验不足。而且你都博士毕业了,年龄估计也比他大。我的熟人还是单身,没啥家庭负担,流动性好,哪里有工作去哪里。你认为的“比较重视开拓中国业务,普通话熟练且谙熟中国社会的移民一代比广东话移民和二代们有自己的优势”。这个要取决于是否有中国业务。加拿大的市场还不是很大,中国的业务有限。
我的熟人说,很多进律所的本地人,都是靠家里的networking进去的,有些同学成绩比他差多了,但是出生在律师世家,毕业轻松进好的律所,所以实力并不是最重要的。
总之,第一代移民当律师很有难度。我并不是给你泼冷水让你不要去读法学院,只是希望你认清现实,不要期望太高到时候失落感太强。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