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加拿大医院做临终关怀志愿者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一、 申请志愿者
一直很想做志愿者,而且我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想做临终关怀志愿者。网上很快就搜到了Nova Scotia Health Authority 在招募这个职位。网上填写申请表格后,很快收到邮件回复约我第二周去医院面试。

面试的重点是我为什么选择做这个志愿者以及我的经历。基于我的背景和经历,面试人员很委婉的提示医院里有很多志愿者岗位,并拿出厚厚的一个文件夹让我慢慢挑选,我从头看到尾,告诉她我还是想试试做临终关怀,尽管我知道这个挑战很大。工作人员非常NICE,告诉我如果后面我觉得有任何不舒服不适应,随时提出来,他们可以做调整。

面试后做了犯罪记录检查,第三周参加了一个志愿者介绍会议,明白了很多作为志愿者应该懂的原则、规矩。接下来就等邮件通知了。耐心等了一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中间我反复写信问最初面试我的工作人员以及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多数时候感觉石沉大海,更让我懊恼的是在约定的时间赶去医院做一对一培训和交接,竟然被放了两次鸽子,当时对这个志愿者工作以及医院的管理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和怀疑,以至于一度想要放弃。最后才明白以前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辞职了,交接出现了问题。前后耽误了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有时候想想佩服自己的坚持,估计很多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就不了了之了。

开始第一次的志愿者工作了,我跟班一位比较有经验的志愿者,是一个在出版社上班的大姐,有多年在社区服务做临终关怀的经验。医院有一层楼的一半是专门作为临终关怀病区,在里面的病人一般最多只有6个月生命,大部分的人来到这里可能只待1-2周就离开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类型的人群,心里很有一些忐忑和不安。病房里其中一位爷爷估计有7-80了,稍微显得有些神智不清,但看起来脸色还挺红润,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悲伤或者痛苦。大姐劝说他老伴去医院的阳光病区(一个专门为病人和家属设立的休闲娱乐区域)做做按摩放松一下,我们留下来陪伴大爷。大姐和他聊了很久。Nova Soctia这个地方真是很小,两个人聊着居然聊出了熟人和亲戚。由于他们说话语速快,而且大爷说活有点含混不清,他们的聊天我只听懂了一半。心里暗自为自己的语言担心,如果后面我一个人上班听不懂别人说什么那可怎么办才好。不仅仅担心语言,更因为到加拿大不久,对这边的文化习俗不甚了解,很担心说错话、不懂怎么适宜的接话和安慰人。
 
最后编辑: 2018-04-06
一直很想做志愿者,而且我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想做临终关怀志愿者。网上很快就搜到了Nova Scotia Health Authority 在招募这个职位。网上填写申请表格后,很快收到邮件回复约我第二周去医院面试。

面试的重点是我为什么选择做这个志愿者以及我的经历。基于我的背景和经历,面试人员很委婉的提示医院里有很多志愿者岗位,并拿出厚厚的一个文件夹让我慢慢挑选,我从头看到尾,告诉她我还是想试试做临终关怀,尽管我知道这个挑战很大。工作人员非常NICE,告诉我如果后面我觉得有任何不舒服不适应,随时提出来,他们可以做调整。

面试后做了犯罪记录检查,第三周参加了一个志愿者介绍会议,明白了很多作为志愿者应该懂的原则、规矩。接下来就等邮件通知了。耐心等了一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中间我反复写信问最初面试我的工作人员以及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多数时候感觉石沉大海,更让我懊恼的是在约定的时间赶去医院做一对一培训和交接,竟然被放了两次鸽子,当时对这个志愿者工作以及医院的管理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和怀疑,以至于一度想要放弃。最后才明白以前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辞职了,交接出现了问题。前后耽误了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有时候想想佩服自己的坚持,估计很多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就不了了之了。

开始第一次的志愿者工作了,我跟班一位比较有经验的志愿者,是一个在出版社上班的大姐,有多年在社区服务做临终关怀的经验。医院有一层楼的一半是专门作为临终关怀病区,在里面的病人一般最多只有6个月生命,大部分的人来到这里可能只待1-2周就离开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类型的人群,心里很有一些忐忑和不安。病房里其中一位爷爷估计有7-80了,稍微显得有些神智不清,但看起来脸色还挺红润,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悲伤或者痛苦。大姐劝说他老伴去医院的阳光病区(一个专门为病人和家属设立的休闲娱乐区域)做做按摩放松一下,我们留下来陪伴大爷。大姐和他聊了很久。Nova Soctia这个地方真是很小,两个人聊着居然聊出了熟人和亲戚。由于他们说话语速快,而且大爷说活有点含混不清,他们的聊天我只听懂了一半。心里暗自为自己的语言担心,如果后面我一个人上班听不懂别人说什么那可怎么办才好。不仅仅担心语言,更因为到加拿大不久,对这边的文化习俗不甚了解,很担心说错话、不懂怎么适宜的接话和安慰人。
第一个搬小板凳坐第一排专注倾听!
 
支持楼主!
 
一直很想做志愿者,而且我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想做临终关怀志愿者。网上很快就搜到了Nova Scotia Health Authority 在招募这个职位。网上填写申请表格后,很快收到邮件回复约我第二周去医院面试。

面试的重点是我为什么选择做这个志愿者以及我的经历。基于我的背景和经历,面试人员很委婉的提示医院里有很多志愿者岗位,并拿出厚厚的一个文件夹让我慢慢挑选,我从头看到尾,告诉她我还是想试试做临终关怀,尽管我知道这个挑战很大。工作人员非常NICE,告诉我如果后面我觉得有任何不舒服不适应,随时提出来,他们可以做调整。

面试后做了犯罪记录检查,第三周参加了一个志愿者介绍会议,明白了很多作为志愿者应该懂的原则、规矩。接下来就等邮件通知了。耐心等了一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中间我反复写信问最初面试我的工作人员以及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多数时候感觉石沉大海,更让我懊恼的是在约定的时间赶去医院做一对一培训和交接,竟然被放了两次鸽子,当时对这个志愿者工作以及医院的管理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和怀疑,以至于一度想要放弃。最后才明白以前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辞职了,交接出现了问题。前后耽误了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有时候想想佩服自己的坚持,估计很多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就不了了之了。

开始第一次的志愿者工作了,我跟班一位比较有经验的志愿者,是一个在出版社上班的大姐,有多年在社区服务做临终关怀的经验。医院有一层楼的一半是专门作为临终关怀病区,在里面的病人一般最多只有6个月生命,大部分的人来到这里可能只待1-2周就离开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类型的人群,心里很有一些忐忑和不安。病房里其中一位爷爷估计有7-80了,稍微显得有些神智不清,但看起来脸色还挺红润,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悲伤或者痛苦。大姐劝说他老伴去医院的阳光病区(一个专门为病人和家属设立的休闲娱乐区域)做做按摩放松一下,我们留下来陪伴大爷。大姐和他聊了很久。Nova Soctia这个地方真是很小,两个人聊着居然聊出了熟人和亲戚。由于他们说话语速快,而且大爷说活有点含混不清,他们的聊天我只听懂了一半。心里暗自为自己的语言担心,如果后面我一个人上班听不懂别人说什么那可怎么办才好。不仅仅担心语言,更因为到加拿大不久,对这边的文化习俗不甚了解,很担心说错话、不懂怎么适宜的接话和安慰人。
哇,好勇敢,主动面对死亡!:wdb17:
 
一直很想做志愿者,而且我从一开始就明确了想做临终关怀志愿者。网上很快就搜到了Nova Scotia Health Authority 在招募这个职位。网上填写申请表格后,很快收到邮件回复约我第二周去医院面试。

面试的重点是我为什么选择做这个志愿者以及我的经历。基于我的背景和经历,面试人员很委婉的提示医院里有很多志愿者岗位,并拿出厚厚的一个文件夹让我慢慢挑选,我从头看到尾,告诉她我还是想试试做临终关怀,尽管我知道这个挑战很大。工作人员非常NICE,告诉我如果后面我觉得有任何不舒服不适应,随时提出来,他们可以做调整。

面试后做了犯罪记录检查,第三周参加了一个志愿者介绍会议,明白了很多作为志愿者应该懂的原则、规矩。接下来就等邮件通知了。耐心等了一个月没有任何消息,中间我反复写信问最初面试我的工作人员以及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多数时候感觉石沉大海,更让我懊恼的是在约定的时间赶去医院做一对一培训和交接,竟然被放了两次鸽子,当时对这个志愿者工作以及医院的管理产生了深深的不信任和怀疑,以至于一度想要放弃。最后才明白以前负责志愿者工作的人员辞职了,交接出现了问题。前后耽误了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有时候想想佩服自己的坚持,估计很多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也就不了了之了。

开始第一次的志愿者工作了,我跟班一位比较有经验的志愿者,是一个在出版社上班的大姐,有多年在社区服务做临终关怀的经验。医院有一层楼的一半是专门作为临终关怀病区,在里面的病人一般最多只有6个月生命,大部分的人来到这里可能只待1-2周就离开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种类型的人群,心里很有一些忐忑和不安。病房里其中一位爷爷估计有7-80了,稍微显得有些神智不清,但看起来脸色还挺红润,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悲伤或者痛苦。大姐劝说他老伴去医院的阳光病区(一个专门为病人和家属设立的休闲娱乐区域)做做按摩放松一下,我们留下来陪伴大爷。大姐和他聊了很久。Nova Soctia这个地方真是很小,两个人聊着居然聊出了熟人和亲戚。由于他们说话语速快,而且大爷说活有点含混不清,他们的聊天我只听懂了一半。心里暗自为自己的语言担心,如果后面我一个人上班听不懂别人说什么那可怎么办才好。不仅仅担心语言,更因为到加拿大不久,对这边的文化习俗不甚了解,很担心说错话、不懂怎么适宜的接话和安慰人。
哇,好勇敢,主动面对死亡!:wdb17:
楼主不要担心语言,学着慢慢就会适应,大多数加拿大人都很nice。老太太老爷爷,还有他们家人会很感激你的帮助。楼主加油。
语言上小心一些是对的。在偶们的母文化中,不是讲究给临终亲人撒谎吗?歪国也有类似的情况,俺听过一个西方的故事,说是从战场上撤回一个战士,因为他的爸爸要死了。后来那为战士发现他的上级搞错了,要死不是他爸爸,而是其他淫的爸爸,但他还是假冒那淫为老淫送鸟钟,因为把老淫真正的儿子找到已经来不及乐。临终关怀的“关怀”讲的奏是心理上的关怀吧,跟临终老淫大谈兲朝黑厚学、人间社会丛林法则总不太好吧?:wdb11:
 
由于全省的医院合并一家, 成为nova scotia health authority ,所以,无数的人员变动外加部门职责的调整。 语言是我们这些英语非母语人士不得不面对的,慢慢来, 活到老学到老。 希望你的志愿者工作越来越顺利。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周发行量
总发行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