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好的方法对于自闭症孩子的父母来说就越困难

晚上听了Autism Information Services BC的Christine小姐的讲座,时间长达3个小时。主要讲PBS(Positive Behaviour Support正面行为支持)在自闭症中的应用,主要的观点就是(先分析出孩子行为问题的真正原因)通过正向的方式来改变自闭症孩子的行为问题。

PBS也是建立在ABA的基础上,也算是一个训练的方法,也是一个训练的思路。Christine小姐讲得非常好,她有一个快18岁的自闭症的女儿,她一方面作为自闭症孩子的妈妈,另外她又是自闭症方面的专业人士,她也做过训练师、训练顾问,有很多理论和经验。

Chritine的思路很清楚,讲得也很清晰,相信今天来的80位左右的父母,应该都听得很明白。我也同样也很受益,也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讲座中间还有一些互动环节,抛出了一些问题,大家一起讨论如何完成,都很好。

时间很长,讲得也很细,按照我自己的理解,我觉得讲座中的内容,真要贯彻到每个父母的行为上,还是要有很多努力。

我已经接触过很多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很多人来过我们家,我也去过一些自闭症家庭,也在各种场合和很多自闭症孩子的父母做过交流,所以我对自闭症孩子的父母这个群落,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同时,我也和很多孩子做过互动,做过训练。

今天Christine小姐也专门提到了美国的Lovass教授,也就是最早把ABA训练的方法应用在自闭症领域的专家,Lovass教授在30多年前,也就是在1987年,做过一个实验,就是对自闭症孩子进行高强度,高密度,甚至带有强制性的训练,每周有四十个小时。训练的结果,是这些孩子有47.7%的孩子达到了正常孩子的水平,而且几乎没有退步。

说实在的,我是Lovass教授忠实的追随者,他的理论和实践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信心。自闭症是神经系统的问题,所以我坚信要解决自闭症孩子的问题,一定要能够达到形成新的条件反射的层级才是真正有效的。要想达到条件反射,就需要很大强度和密度的训练,没有数量的支撑,是不可能达到条件反射级别的。

从这点上来讲,对自闭症孩子的家庭的要求是极高的。说得极端一些,如果自闭症孩子的家庭,在早期确诊了孩子的自闭症,同时,这个家庭又有足够财力的话,他们所需要采取的方法很简单,聘请最优秀的训练师,达到每周40个小时的训练量,我相信孩子能够走出自闭症的机率非常大。

实际上大部分的家庭都很困难,都很不容易,训练师的强度越大,就意味着钱越多,对绝大数家庭是不可能承担的。所以要想达到这个级别,只有孩子的父母,才是达到目标的可靠依靠。

要想让孩子真正走出自闭症,父母极端重要,但父母要想做到这一点,也就意味着父母要进行再造,要对自己进行彻底改变,要变成一个真正的训练师,一个不仅懂训练,而且要改变整个生活的行为,生活行为的改变也应该能够改变亲子的关系。

说实在的,改变父母比改变孩子要难上百倍,但是不改变父母,又不可能去改变孩子,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在父母里面,也不需要两个人都改变,只需要一个人真正改变,真正全身心投入到孩子训练中,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当然,最好的情况是所有家庭的成员都能改变,都能成为孩子的训练师,其实这是不太可能的。我曾经也试图改变我身边的人,那我得到的全都是负面的反馈,不是被骂,就是吵架。想要改变别人,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人都活了几十年,该形成的都形成了,能改变自己的人,要么本身有很好的基础,要么就有坚定的意志。

自闭症孩子面临的形势确实很窘迫,除非是那些很高功能的孩子,在经受不那多的训练的情况下,以自己的聪明才智能对自己进行调整,进行改变,可以有不错的结果。

我想强调的是:父母才是自闭症孩子的最重要的、最大的因素。看这些父母是不是真正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改变自己。Christine小姐的讲的方法很好,但是,这个方法对于父母的要求更高,执行起来更加困难。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晚上听了Autism Information Services BC的Christine小姐的讲座,时间长达3个小时。主要讲PBS(Positive Behaviour Support正面行为支持)在自闭症中的应用,主要的观点就是(先分析出孩子行为问题的真正原因)通过正向的方式来改变自闭症孩子的行为问题。

PBS也是建立在ABA的基础上,也算是一个训练的方法,也是一个训练的思路。Christine小姐讲得非常好,她有一个快18岁的自闭症的女儿,她一方面作为自闭症孩子的妈妈,另外她又是自闭症方面的专业人士,她也做过训练师、训练顾问,有很多理论和经验。

Chritine的思路很清楚,讲得也很清晰,相信今天来的80位左右的父母,应该都听得很明白。我也同样也很受益,也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讲座中间还有一些互动环节,抛出了一些问题,大家一起讨论如何完成,都很好。

时间很长,讲得也很细,按照我自己的理解,我觉得讲座中的内容,真要贯彻到每个父母的行为上,还是要有很多努力。

我已经接触过很多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很多人来过我们家,我也去过一些自闭症家庭,也在各种场合和很多自闭症孩子的父母做过交流,所以我对自闭症孩子的父母这个群落,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同时,我也和很多孩子做过互动,做过训练。

今天Christine小姐也专门提到了美国的Lovass教授,也就是最早把ABA训练的方法应用在自闭症领域的专家,Lovass教授在30多年前,也就是在1987年,做过一个实验,就是对自闭症孩子进行高强度,高密度,甚至带有强制性的训练,每周有四十个小时。训练的结果,是这些孩子有47.7%的孩子达到了正常孩子的水平,而且几乎没有退步。

说实在的,我是Lovass教授忠实的追随者,他的理论和实践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信心。自闭症是神经系统的问题,所以我坚信要解决自闭症孩子的问题,一定要能够达到形成新的条件反射的层级才是真正有效的。要想达到条件反射,就需要很大强度和密度的训练,没有数量的支撑,是不可能达到条件反射级别的。

从这点上来讲,对自闭症孩子的家庭的要求是极高的。说得极端一些,如果自闭症孩子的家庭,在早期确诊了孩子的自闭症,同时,这个家庭又有足够财力的话,他们所需要采取的方法很简单,聘请最优秀的训练师,达到每周40个小时的训练量,我相信孩子能够走出自闭症的机率非常大。

实际上大部分的家庭都很困难,都很不容易,训练师的强度越大,就意味着钱越多,对绝大数家庭是不可能承担的。所以要想达到这个级别,只有孩子的父母,才是达到目标的可靠依靠。

要想让孩子真正走出自闭症,父母极端重要,但父母要想做到这一点,也就意味着父母要进行再造,要对自己进行彻底改变,要变成一个真正的训练师,一个不仅懂训练,而且要改变整个生活的行为,生活行为的改变也应该能够改变亲子的关系。

说实在的,改变父母比改变孩子要难上百倍,但是不改变父母,又不可能去改变孩子,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在父母里面,也不需要两个人都改变,只需要一个人真正改变,真正全身心投入到孩子训练中,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当然,最好的情况是所有家庭的成员都能改变,都能成为孩子的训练师,其实这是不太可能的。我曾经也试图改变我身边的人,那我得到的全都是负面的反馈,不是被骂,就是吵架。想要改变别人,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人都活了几十年,该形成的都形成了,能改变自己的人,要么本身有很好的基础,要么就有坚定的意志。

自闭症孩子面临的形势确实很窘迫,除非是那些很高功能的孩子,在经受不那多的训练的情况下,以自己的聪明才智能对自己进行调整,进行改变,可以有不错的结果。

我想强调的是:父母才是自闭症孩子的最重要的、最大的因素。看这些父母是不是真正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改变自己。Christine小姐的讲的方法很好,但是,这个方法对于父母的要求更高,执行起来更加困难。
人做出小的改变都很困难,何况彻底的改变,全人的改变,整个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的改变,还有自我认知的改变。生活的现实已经改变了,但是很多情况下人还坚持从前的期待和做法,这样其实会难上加难。您所传播的知识,分享的经验非常有价值!造福他人,功德无量。
 
人做出小的改变都很困难,何况彻底的改变,全人的改变,整个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的改变,还有自我认知的改变。生活的现实已经改变了,但是很多情况下人还坚持从前的期待和做法,这样其实会难上加难。您所传播的知识,分享的经验非常有价值!造福他人,功德无量。
我提出这个问题,是我自己的亲身感受~
我知道,我们自己不改变,我们其实是很难去改变孩子们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晚上听了Autism Information Services BC的Christine小姐的讲座,时间长达3个小时。主要讲PBS(Positive Behaviour Support正面行为支持)在自闭症中的应用,主要的观点就是(先分析出孩子行为问题的真正原因)通过正向的方式来改变自闭症孩子的行为问题。

PBS也是建立在ABA的基础上,也算是一个训练的方法,也是一个训练的思路。Christine小姐讲得非常好,她有一个快18岁的自闭症的女儿,她一方面作为自闭症孩子的妈妈,另外她又是自闭症方面的专业人士,她也做过训练师、训练顾问,有很多理论和经验。

Chritine的思路很清楚,讲得也很清晰,相信今天来的80位左右的父母,应该都听得很明白。我也同样也很受益,也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讲座中间还有一些互动环节,抛出了一些问题,大家一起讨论如何完成,都很好。

时间很长,讲得也很细,按照我自己的理解,我觉得讲座中的内容,真要贯彻到每个父母的行为上,还是要有很多努力。

我已经接触过很多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很多人来过我们家,我也去过一些自闭症家庭,也在各种场合和很多自闭症孩子的父母做过交流,所以我对自闭症孩子的父母这个群落,还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同时,我也和很多孩子做过互动,做过训练。

今天Christine小姐也专门提到了美国的Lovass教授,也就是最早把ABA训练的方法应用在自闭症领域的专家,Lovass教授在30多年前,也就是在1987年,做过一个实验,就是对自闭症孩子进行高强度,高密度,甚至带有强制性的训练,每周有四十个小时。训练的结果,是这些孩子有47.7%的孩子达到了正常孩子的水平,而且几乎没有退步。

说实在的,我是Lovass教授忠实的追随者,他的理论和实践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信心。自闭症是神经系统的问题,所以我坚信要解决自闭症孩子的问题,一定要能够达到形成新的条件反射的层级才是真正有效的。要想达到条件反射,就需要很大强度和密度的训练,没有数量的支撑,是不可能达到条件反射级别的。

从这点上来讲,对自闭症孩子的家庭的要求是极高的。说得极端一些,如果自闭症孩子的家庭,在早期确诊了孩子的自闭症,同时,这个家庭又有足够财力的话,他们所需要采取的方法很简单,聘请最优秀的训练师,达到每周40个小时的训练量,我相信孩子能够走出自闭症的机率非常大。

实际上大部分的家庭都很困难,都很不容易,训练师的强度越大,就意味着钱越多,对绝大数家庭是不可能承担的。所以要想达到这个级别,只有孩子的父母,才是达到目标的可靠依靠。

要想让孩子真正走出自闭症,父母极端重要,但父母要想做到这一点,也就意味着父母要进行再造,要对自己进行彻底改变,要变成一个真正的训练师,一个不仅懂训练,而且要改变整个生活的行为,生活行为的改变也应该能够改变亲子的关系。

说实在的,改变父母比改变孩子要难上百倍,但是不改变父母,又不可能去改变孩子,这就是我们现在面临的现实。在父母里面,也不需要两个人都改变,只需要一个人真正改变,真正全身心投入到孩子训练中,才能达到这个效果。

当然,最好的情况是所有家庭的成员都能改变,都能成为孩子的训练师,其实这是不太可能的。我曾经也试图改变我身边的人,那我得到的全都是负面的反馈,不是被骂,就是吵架。想要改变别人,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人都活了几十年,该形成的都形成了,能改变自己的人,要么本身有很好的基础,要么就有坚定的意志。

自闭症孩子面临的形势确实很窘迫,除非是那些很高功能的孩子,在经受不那多的训练的情况下,以自己的聪明才智能对自己进行调整,进行改变,可以有不错的结果。

我想强调的是:父母才是自闭症孩子的最重要的、最大的因素。看这些父母是不是真正能够认识到这一点,改变自己。Christine小姐的讲的方法很好,但是,这个方法对于父母的要求更高,执行起来更加困难。
你和那个女的的事情解决了吗?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