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错便是一生,俺写个俺大舅的故事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100.00%
开始写这个故事,是因为看了胖熊的王老五的春天,里面写了王老五前妻现妻的故事,让俺一冲动,也要写个故事。。一面写,俺一面开始怀疑自己,首先这样写长辈故事,是否恰当,然后,我越写越长,已经不合适家园网了,所以到了后来,就有点敷衍了事了。。

还是贴出来吧,但真有可能会删帖。。。

。。。。。。。。。。。。。。。。。。。。。。。。。。。。。。。。。。。。。。。。。。。。。。。。。。。。。。。

一错便是一生,俺写个俺大舅的故事

俺今天豁出去,写个俺大舅的故事。


实话说,俺和大舅见面很少,没啥感情,但毕竟这个故事里的人,都是俺长辈,大家如果要点评,万望嘴下留情。

大舅是家里老大,很年轻就参军了,后来混得很不错,具体职位老妈也语焉不详,据村里寨里人传说,象他那样的职位,如果转业回来,会是去省城做官的。那时候大舅还年轻,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前景光明,在我们那山叠水转,天高地远的农村,就一个鹤立鸡群啧啧称奇的存在,完全是泥腿子里的高帅富,农村公社版的王思聪。


大舅那时候结婚了,有两个儿子,舅娘叫香,我从来没见过香,据俺老妈说,香很漂亮,小巧玲珑的,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连吃饭都是小小一碗的。香个性比较安静,爱笑,一笑起来,头稍稍低下去,水汪汪的眼睛眯起来,眉毛弯弯的。

大舅和香感情不错,香性子特别好,对大舅百依百顺,据妈说,两人结婚多年,连嘴都没拌过。

大舅从部队回来探亲的时候,时间都是比较仓促,每天,都会有很多的人来看大舅,家里高朋满座的,亲戚,队里,公社的领导,发小,战友,啥啥的。大舅的时间,基本都給这些人占用了。吃吃喝喝,农村人,没啥打扰了别人的概念,常常聊天聊到半夜。

那时候,大舅总是处于焦点正中,讲外面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奇怪的,平常的,他讲得开心的时候,眉飞色舞。

香有时候几尺远的坐着,歪着脑袋,嘴角微微翘着,似笑非笑,看着大舅,和别人一起听他说。有时候走来走去端茶送水尽主妇之谊。有时候因为很晚了,她抱着小表哥,在稍远的地方来回踱步哼曲悠着哄他睡觉。

大舅和别人聊着,但目光,时不时漂移不定,就像有磁力牵引,不由自主的投奔她那个方向,或者跟随她的移动而移动。 香就像个能量巨大的大磁场,即便有人挡住了,大舅的视线,也能拐弯找到她。

感觉到大舅的目光,她并不回应,香就像舞台表演里那个惊艳的主角,胸有成竹,心知肚明,只管目不斜视的做自己的事情。

这么多人在那里,可是都和他们无关,爱意在两个人心里,如同熊熊燃烧的火,在血管里奔流,可是因为有外人在,又不能不克制着,小心的,不让它蔓延,这火花映照在香身上,让她脸上流淌着一种朦胧温润的光泽,她的眼睛亮晶晶的,d连脸上细细的绒毛,似乎都沾上了一层银粉。

大舅在部队,香在家,带两个孩子,和我外婆,几个舅舅住在相互靠着的几个房子里,平时在大队学校做代课老师。

然而不知咋回事,反正剧情突然反转,也许是大舅常年在外,也许是香女文青症圣母病发作,也许那男的更能说,来龙去脉不知,这于所有人,于我,永远是个谜,香突然和学校的教导主任搞一起了,还被大队的人,把他们捉奸在床。

大队的人,连续给大舅发了3封电报,催他回来处理这个事情,那时候电报是按字数收钱的,基本上发电报最基本准则是,惜字如金,成句如谜,但大队的人一high起来,准则都不记得了,直接给竹筒倒豆子,这下,部队里的人,一下都知道,大舅给戴绿帽子了。


大舅莫名其妙的请假赶回来,后面的事情大家也猜得到,大舅也算有头脸的人了,在小小的农村,仰头只看见四角的天空,最让人兴奋的事情,莫过于,幸灾乐祸的看着一个原来风光的人,怎么戴绿帽吧。。

打打闹闹,哭哭啼啼,啥都有了,最后,香和大舅,都表态说不离婚吧,和好吧,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加上有两个孩子了。

但最后一个事犟住了,因为大舅是军人,当时有个说法是,破坏军婚,是要坐牢的,所以,那个教导主任,是有可能要弄去坐牢的。

不知道咋回事,可能是一夜夫妻百夜恩,也可能是圣母病,香为了他不坐牢,一口咬定,是她勾引他的,是她勾引他的,而且死也不改口。

俺不清楚为何她勾引的,教导主任破坏军婚的责任就会小点,在俺看来,这没啥内在联系,不过那时候,人们逻辑比较简单粗暴,反正,她就是不改口。

香跪着求大舅,求他不要纠结谁勾引谁,如果这次放过了,自己一辈子做牛做马都报答他,说自己可以对天发誓,真的不是心里还想着他,但事情是两个人做出来的,不能自己日子照过,人家去坐牢。。。。

“我不能啊” “我不能” 她一遍一遍的哭,一遍一遍的说,来来去去就这句。。。

大舅气个半死,他倒不见得是要那奸夫坐牢,他想不通的是,一向温顺的香,为了个奸夫,怎么变得这么倔强。在他看来,香居然还关心奸夫坐不坐牢,已经不可饶恕。

两个人为这个折腾了一晚上,哭,闹,骂,打,琼瑶剧情节都齐全了。

最后天亮了,两人都疲惫不堪,大舅说,不改口,就离婚吧。

然后香一路哭着,和大舅去公社离婚了,没钱财纠葛,大儿子归大舅,小儿子只有两岁,跟香。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100.00%
说说其他的人吧。写到这里,已经打算放弃,很烦躁的胡乱敲打键盘了。。。



秀在大舅去世以后,再也没有在那个房子住,我表妹在另一个城市中学做老师,秀掏钱买了一套学校的房子,去了那个城市和女儿一起生活。

两个人母女情是有的,但就是脾气相冲,搞不到一起去,秀爱唠叨,表妹及其厌烦唠叨,两人一天到晚吵嘴。

后来表妹很快就奉子成婚,搬出去和公婆老公一起住了,和公婆住,是因为公婆可以照顾孩子,不能让秀照顾。

秀一个人住,陌生的地方,没有朋友,百般无聊,只有学校中午午休的时候,才见到表妹,光那样,见了,两人还吵。

后来秀就开始各家亲戚轮流住,主要是去她娘家那边亲戚,反正住一家,几乎人仰马翻一家。

大舅这边亲戚,她来我们家住了近一年,俺妈开始觉得她失去了老公,自己在大舅病的时候,又没有回去照顾,所以对她非常的好,但给她各种折腾,最后也没啥好心情伺候她了,快一年的时候,她说走,妈妈一句留的话也没说。

对于秀,俺其实也很同情的。

她一直都没有安全感,她在最好的年华,做了错误的决定,大舅并不爱她,没有爱的婚姻可以让一个人变丑陋,也能毁掉两个人。

婚后因为自己文化不高,生的又是女儿,我们那个,重男轻女非常厉害的,尽管大舅对女儿宠爱有加,她仍然觉得,大舅会把家产给儿子。

人在压力中,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反应,有人怕被抛弃,会对男人低声下气,但她怕大舅不要她,就不停的作,这个,我一直没搞清楚是为啥。。

我常常想,如果她当年嫁给农村里一个普通人,虽然可能会穷困一点,但却相亲相爱的话,可能还会是当年那个人见人爱,貌美如花的秀。

表哥

表哥小时候很可怜,高中考上了省重点,但秀不让他去读,说H省竞争激烈,就算上了省重点,也不能保证你考上大学(事实),而大舅单位系统内有职业学校,那个读出来,因为大舅有关系,至少可以保证进一个县事业单位(事实)。表哥自小有个大学梦,他觉得,只有读了大学,自己才算出人头地,扬眉吐气,也只有考上大学,自己才有能力,找到自己的妈。

为了读书这个事,表哥扒火车到我家,因为大舅和舅娘还是比较重视我父母的话的,希望我爸妈能帮他说话,大舅和大舅娘跨省追到我们家,在我家客厅劝他,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秀和大表哥说话。

遗憾的是,大表哥把希望寄托在我父母身上本身就是错的,大表哥终究是人家的娃,因为秀太厉害了,我爸妈并不想过多介入,后来表哥终归还是去了职业学校。

表哥工作有了自己收入以后,花了大量的业余时间找自己的妈妈,好几年以后,终于找到了她,这才有了大舅胸前口袋那个照片的故事。



香离婚以后失去了代课老师的工作,带着两岁的勤回到了娘家,她娘家也是农村的,本来她在娘家地位一直挺高的,但这次回去,所有的东西都改变了,她成了有作风问题,被老公赶回家的人,父母对她失去了金龟婿还带着个孩子回家非常的不满,不是骂,就是唉声叹气。她哥嫂对她回来更不能忍受,成天找事骂她,原来玩得好的朋友,现在不是暗地里笑话她,就是因为她现在离婚了,怕她穷凶恶极勾搭自己老公而躲着她,前夫也结婚了,大儿子,自己也不能去看了。。。

她突然发现,自己一夜间失去了所有,变成了一个有毒的东西,这样的生活,仅仅过了半年,她就知道过不下去了。。

又过了一阵,同村有个拐弯抹角加十八不靠的人给她提亲,男方是很远的北方的一个矿工,老婆前不久才跳井死了,留下四个小孩,最小一个不到6个月,愿意结婚就过去。。。

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带着勤嫁过去,结婚前,别说面,就连照片都没见过。

还好那个矿工不是个坏人,虽然没啥文化,人粗点,对她还好,但矿工一个人的收入,养着一大家子,生活艰难可想而知。因为想着自己的大儿子也是要靠后妈的,所以,她对矿工的孩子视如己出,真是宁可自己饿着,也要让孩子吃饱那种。

矿工后来因为事故瘫了,当时大儿子才十六岁,本来他是家里几个孩子唯一一个读得进书的孩子,但不得不退学顶了爸爸的职,从此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孩子太小太多,她一开始也没有当地户口,后来又多个老公要照顾,所以一直都没有工作过,就是在家做点手工补贴家用。

这个家一直都过得很艰辛,她不知道是因为营养缺乏,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很早就出现了夜盲,四十多岁,眼睛就全瞎了。

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华表哥,常常想他长大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有多高?鼻子怎样的?脸怎样的,当华表哥找到她来认娘的时候,她却只能靠摸来感觉表哥了,母子两都哭成了泪人。。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韩剧或者日剧,但她这个瞎,还真不是我编的,是事实发生的。

这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她没有找华表哥,或者华表哥找她也很困难。

当年就没有直接知道她嫁谁的,就是一个拐一个的拐弯。她开始还给父母写过一些信,但因为乏善可陈,父母是文盲也没有回信,后来还过世了,就和老家断了联系。她连回去探亲的钱都没有。到后来,她的眼睛都看不见了,只能呆在家里,去找大儿子简直就是不可能。

而她因为嫁过来就从来没有工作过,她的名字对别人来说就是某某老婆,再后来,她上了户口,但是连姓都是老公的姓了,后来矿工还换过矿,眼瞎以后,她连门都不出了,所以表哥找她,也真是非常困难,又不是全职找,费了好多年。

后来国营矿不行以后,大儿子跟着个矿老板混,一开始做保镖一样的工作,后来另两个弟弟也加入,因为兄弟三个人很齐心,也敢拼命,慢慢自己也开始做一些东西,混得还不错,但家里两个小的,就是小弟和勤,是不让沾和矿相关的任何事的,小儿子大哥给安排开了个小超市,勤,则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大学生。。

大儿子深知香的养育之恩,自己和华表哥说的,没有妈,我们可能早就死了。。。

他对香不错,就像亲儿子,没有刻意的孝顺,但尽心尽力。矿工十几年前过世了,香身体一直不大好,现在也不在了。。

这些都是几年前听到的了。。
 
最后编辑: 2020-01-01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100.00%
大舅2年后转业到地方,并没有如大家所想分去省城,而是到了一个三线城市某局做副局长,其实这已经算很好的结局了,那个局,现在算可有可无,但在当时啥都要票的计划经济时期,其实是很吃香的。

舅娘因为文化程度不高,安排在市百货大楼做售货员。其实这也是个大肥缺,因为当时整个城市,就1个百货大楼,售货员都是有后台的,一个个年轻漂亮白天鹅似的鼻孔朝天,却听力受损一样,对人爱理不理,反正是很牛逼的。

舅舅复原以后,秀第二年生了个女儿,非常漂亮,大舅和儿子没一起生活过,但这个女儿,却是自己一手带大的,自己带大的,感情自然很深,大舅把所有的精力,感情,都投给了女儿,基本上就是成了大舅的命根子,抱着捧着,当宝养大的。

在一起生活以后,两个人性格差异很快就暴露出来了,成天吵架,很快发展到动手。大舅因为年纪比秀大很多大缘故,开始是让着她,记得有一个同事和我聊天时候说过了,两个人过日子啊,最开始那几架最重要,奠定两人以后关系模式。

大舅和秀也是这样的,从此大舅就一路让着,如果不让,后果就很严重。比如,他和秀头天吵架了,第二天下楼,走在路上,秀会突然追上来,抓他的脸,扯衣服,大喊大叫,说,今天不搞清楚,你就不用去上班,然后披头散发涕泪交加对着劝说人群痛说血泪史,或者冲到大舅办公室去打滚(家属区和办公室走路3分钟距离),衣衫不整,声嘶力竭的喊叫。

大舅是个非常非常要面子的人,这好歹也是一个副局长,自觉丢不起这个脸,于是就咬牙忍让,秀看出他要面子这个死穴,更是,一有不对,就大闹一场。

离婚,自然而然成了一种可能,但大舅已经不敢了,一次,我爸去大舅那个城市出差,回来和我妈说见大舅吃饭的事情,说,大舅情绪很不好,但说不能离婚啊,第一次婚姻搞砸了,害了两儿子,现在两个儿子,一个不知道在哪,一个不能和自己生活。如果再离,那就害了女儿,为了女儿,那也是死都不能离的。

秀不但和大舅吵,在百货大楼和同事,顾客也吵,最后呆不下去,说每个人都欺负她,闹着要换工作。此后,大舅跑关系,給秀调动过很多次工作,先是在系统里调,后来还有啥市政府宾馆,糖烟酒批发站,学校图书馆等等,最后都是闹的人仰马翻。

大舅90年代,因为卷入权利斗争,结果被人检举说贪污受贿,副局长的位置丢了,前前后后被查了一年,最终结论是清白的,但人就此靠边站了,做了个无关紧要的闲职。

年纪大了,又丢了官,大舅就更不值钱,秀觉得自己更嫁的亏了,动不动就把他骂个半死,大舅也没本事让秀调动各种折腾了,后来,秀不到40岁,就内退,从此在家了。

这些都是听我妈,别的亲戚,舅娘说的,说说我亲眼见过的一次吧。

我一直在另一个地方长大,十多岁才第一次全家回老家,过春节。也是这次,我认识了华表哥。华表哥比我大几岁,长相接大舅,高大帅气的,虽然是农村长大的,但因为一直读书住校,没事读书看报听新闻啥的,和我还是有共同语言的,我在老家的时候,他每天带着我爬山钻洞,各种疯玩,熟了以后,基本上是无话不谈了。

当时是春节,不记得是初几了,反正就是风俗是各家选定一天,儿子女儿都得回家吃饭,因为我妈很多年没回去过了的缘故,所以外婆搞得特别隆重,除了自家人,还请了别家一些稍稍拐弯的亲戚,一共有好几桌。

大舅那边一直定不下来,原来说要来,后来又说不要来,反反复复,最后终于说,要来。

那天我就和华表哥在一个水渠边玩,我突然想起,说,今天你爸要来呢。

表哥哼了一声,说,你等着看好戏吧。。

我追着他问,啥好戏,他也不说,感觉他爸回来,他并不觉得有啥开心,反而是更不开心吧。

我们回到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人都到齐了,单等大舅和秀,后来,终于有人说,到了,到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大舅和秀。

俺对大舅的感觉是,高大,严肃,不爱说话,如果说话,语速也比较慢,和爸妈寒暄,笑的时候,也是浅浅的。

秀真白,闪电那种白,五官很漂亮,但烫了一个鸡窝大花头和一件玫红大花的棉袄,气质一下就差了好多。表妹并没有来。

寒暄完毕,大家就坐,开始吃。

我们孩子不能上桌,就在厨房吃。

还没吃几口,就觉得大厅里怎么气氛不对,老家人说话大声,说话的时候,像吵架,吃饭时候,那更是劝酒,劝菜,打招呼啥的,声震屋瓦的,跟打架似的, 但那天,怎么鸦雀无声的感觉,只听见一个女声在说话。

我悄悄看过去,只见好几桌的人,都面无表情,眼皮子耷拉着,或者说尴尬的坐着,基本上连夹菜吃的都没有,在说话那个,是秀。

秀在痛说大舅怎么对他不好,从结婚时没办酒,到生孩子时候递的水是冷的,到前几天做饭太硬,一件件,一桩桩到数着,字字泣血,句句含泪,大舅坐在旁边,眼观鼻,鼻观心,面无表情,一干人等,包括爸妈,外婆,都呆若木鸡,没有人搭话,除了秀在说,其他人,对着一桌子菜,就跟泥菩萨对着一桌子贡品样,纹丝不动,没人动筷子,也没人互相说话。

后来我才知道,没人搭话是有原因的,N年前,一个长辈试图在秀痛说革命家史的时候,打个圆场,不是说帮大舅说话,只是打个圆场,大意是夫妻都是这样的,嘴巴和牙齿都有碰磕的时候,秀直接把桌子掀翻了,所以,从那以后,每年春节这次回来吃饭,惯例,秀要当众痛说一场,而众人,没一个敢搭话的,谁也不想大过年的弄的不痛快,老家人迷信,说是过年不痛快,一年都不痛快的。大舅则每次都是不还嘴,不说话,由秀说。

秀说了大约30分钟,冬天天气冷,饭桌上的饭菜都凉了。

本来亮晶晶黄澄澄半透明的芋头扣肉凉了以后,表面上凝了一层肥腻浑浊的油,跟鼻涕一样让人没了胃口。

其他人的脸也僵了,僵了的脸,一个个都成了做工拙劣的蜡像。

秀最后说,这些事情,说起来,让人连胃口都没有,不吃了,然后就下桌走开了。

所有的人,突如一夜春风来,冰雪瞬间融化,一个个现场还魂,满血复活了,开始嚷嚷说话,劝酒,夹菜,兴高采烈,俺看着,有点自己在梦游的感觉。

有一种人,当他在场的时候,会给别人压力,他在那里的时候,你会觉得什么都不对劲,空气窒息沉闷,自己的手,自己的脚,放哪儿都不自在,自己的脸,做什么表情都不自然,只有当他离开了,你会突然觉得如释重负,呼吸顺畅,我当时的感觉是,秀就是这样的人。

从小,因为大舅是老妈娘家里有出息的人,老妈老是和我们提他,说的他如何的英明神武,超人在世,俺一直对见到大舅充满期待的,那一夜,老妈在俺心里多年经营的光辉高大形象,跟豆腐渣工程一样,轰隆隆的坍塌了。

秀内退以后,就是一身的病,头痛/腰痛/胃痛/肚子痛/手痛/脚痛/骨头痛,失眠,神经衰弱,不能碰冷水,反正,家务,大到做饭洗碗,小到扫个地,是一样都不能做,每天能做的,就是上午起来锻炼,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和人聊天,中午大舅下班回来做饭,她吃完午觉,醒来再去买下午的菜,除了买菜,其他任何家务,一律不做。她买菜,也是因为要紧握所有财政的缘故,不然,估计也不会干。

秀每天菜市里/公园里滞留,与一帮年纪比她大一截的老太在一起,张家长李家短的,嘴皮子越发的刻薄尖锐,吵架的时候,一张嘴,一把把刀子源源不断,带着滋滋的冷气,的从她牙缝里,寒光闪闪的飞出来。

大舅本来是个开朗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寡言,对着秀的时候,基本整个语言中枢都似乎处于休眠状态。

后来,大舅得到了一张照片,是表哥华給他的,照片里面是华,二表哥也就是香带走那个小儿子勤,还有香,三个人的照片。

当时是冬天,大舅把照片放在自己棉衣里层胸口的口袋里,每天都带着,这本来是最安全的地方,但不知道怎样,还是給秀翻到了,照片当即被撕烂,接着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斗,动上手了,家里家具电器也基本全打烂了。

这么多年来,大舅基本上算是被收拾的服服帖帖,这次出乎的激烈反抗,被秀看作是一次疯狂的反攻倒算,得往死里镇压,真是血雨腥风惊心动魄,最终因为表妹在读高二,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大舅认输,因为牵扯到华表哥,以大舅登报与华表哥脱离父子关系告终。

这事我是为何知道的呢?因为秀有个习惯,如果大舅和她吵架了,她会全族通报大舅的恶行。不单是大舅,别人得罪她,她一样全族通报的。比如,她自己娘家那边,和有一个嫂嫂关系非常不好,基本就是,嫂嫂说她爸妈偏心她,那时候电话还没那么普及,两人除了吵架以外,还展开信件骂战,秀就把她嫂嫂骂她的信复印N份,把骂人的话红字圈出来,自己家族,嫂嫂的亲戚朋友,同事上司,只要沾点关系的,就每人寄一份。还搞成大字报,请人村头贴着,撕了,又让人贴。秀爱钱如命,但一旦干起这样的事情,却偏执症发作,秋菊打官司,视钱财如粪土,斗志昂扬,百折不挠。

秀和大舅照片大战那时候我家有电话了,然后,每天半夜一点两点钟,秀就会夺命连环call我妈,一接通就是哭诉,基本上就是,我被你们胡家的人打死了。。或者,我被你们胡家人气死了,哭得地动山摇,各种罪层出不穷,一讲就是半个钟头,老妈实话说,就是怕她,再也是看在大舅面子上不好说她,竟任由她这样骚扰了一个多月。

05 年这样,大舅查出有肺癌,化疗一个疗程以后,各种苦头吃尽,复查效果并不好,大舅说,那就回家等死吧,就回家了。

他们回家以后,大舅很快就卧床不起了,当时华表哥和表妹都不在大舅那个城市,表妹和表哥事业也才起步,两个人的工作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只能周末来看看,秀说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照顾大舅,你们兄弟姐妹,该出人。

我家在另一个省,当时妈妈也有一大摊子事,几个舅舅都在外面打工,于是,是农村的3舅娘没事,4舅娘正放假,就承担了去照顾的任务。

说起这3舅娘,4舅娘,去大舅娘家,也就是秀家,这多年前还有这么个故事呢。

平心而论,秀对我们家是不错的,见到我爸我妈,都很客气的,也好好寒暄,聊家常,见到我,也很关心,也会问下学习啥的,大约是因为我家是城市里的缘故吧。而她对农村的亲戚,不论谁,都是爱理不理的。

当年4舅娘刚嫁过来,对家里情况还不是很清楚,4舅娘也是个小学老师,人很活泼,正好我外公要过大寿,日子原来因故定不下,后来终于很急忙的定下了,但时间比较紧,就急着要通知大舅,但大舅家里当时没有电话,单位不知为何又打不通,于是4舅娘就说,那我们去一趟通知大哥吧,反正也就是1-2小时的车,顺便在城里玩玩。

于是拉上3舅娘就出发了,6月天,酷热难耐,3舅娘,4舅娘坐着尘土飞扬的班车,来到城市,摸了好一阵,终于找到大舅家,敲了半天门,是秀在家,秀打开一条缝,也没说话,一只手扶着门,定定的看着3舅娘,4舅娘。

秀没有4舅娘高,但秀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势能,这一眼,3舅娘,4舅娘来到城市高涨的热情,登时如飞流的瀑布,直接凝成了冰柱,她们突然觉得自己犯错误了,罪大恶极,于是老老实实磕磕巴巴的说了,公公要定在几月几号做寿,请大哥一家到时候记得回去。

秀轻轻的说,知道了,然后就关上了门。

我们老家,是非常讲究礼数的,大家都没预约的概念,一般这么远上门,至少要请进家,煮个甜酒蛋啥的。

这门一关,3舅娘,4舅娘突然觉得自己仿佛被当场抽了两耳光一样,狼狈而去。

从那以后,4舅娘就发誓,永远不会去秀家的。

没想到N年以后,因为大舅的病,3,4 舅娘终于名正言顺的进了秀家。

3舅娘,4舅娘去照顾大舅了以后,秀就彻底甩手了,又恢复了清晨出门买菜,外面跳舞聊天,中午才回家,午觉以后,又出门,傍晚才回家的习惯,饭菜家务都是舅娘做的。

那时候大舅到了晚期,有很严重的癌痛,即便是军人出身的,也受不了了,每天辗转反侧,痛苦不堪。

因为大舅一辈子身体很好,就是感冒都少得,而且他的病情进展快,所以得了这个癌症以后,完全没什么久病的经验。根本不知道晚期癌症还有什么3步镇痛这类对症疗法,也不知道去医院給他名正言顺的要止痛药,以为要药都得大舅本人一起去,他们没办法把他弄出门。就这么一只挨着,后来一次听说有人私下贩卖止痛药,说了好几次以后,秀说帮大舅去买,出门去了。

当时大舅在床真是痛得不行,常常脸都扭曲了,头上都是汗,嘴唇都咬白了,床像长满了钉子,怎么躺都是痛,4舅娘看着不忍,又帮不上忙,只能不停的安慰大舅说,哥,等下嫂嫂买得药回来,就好了。。

后面门响了,秀回来了,她穿过客厅,带着冷风,像一座移动的冰山,停在大舅房间的门口,挡住了光线。

她没进房间。

大舅病了以后,她就养成了这样的习惯,即便3舅娘,4舅娘在,她进家门之前,也会站在门口,喊大舅的名字,大舅应答了,她才会进门,3舅娘4舅娘要是不在家,有时候大舅昏昏的睡着,没答她,她就一直喊。喊又没人答的话,她就会找邻居进来看,大舅是不是死了。

进家以后,她也尽量不进大舅的房间, 仿佛大舅房间,是恶鬼横生的坟场,阴冷幽暗的地府,她只要再走近一步,在大舅身旁逡巡的死神,突然会胳膊暴涨几尺,死死撅住她,那尖利的指爪挟着蚀骨的冰凉,掐进她的皮肉,把她带进比死还恐怖的境地。

4舅娘到秀家以后,秀都是站在门口和大舅说话。

只有在晚上,如果有人来探视大舅的时候,她才会短暂进大舅房间,然后就会到客厅说话,这样的探视会,很快就会演变成她的哭诉会,比如,自己年轻不懂事,嫁个比自己老这么多的,现在年纪轻轻就要守寡,自己收入不高,又有个刚工作没结婚的女儿,以后怎么办云云。

她的声调异常沉痛悲切,仿佛要死那个,不是大舅,是她。

4舅娘说,那天,秀站在门口,问大舅,那个止痛药好贵,要8块钱一颗,你看买不买。。

4舅娘当时坐在大舅床边的椅子上,清清楚楚看见,大舅本来就很黑的脸,一下子黯淡下来,比死人的脸还要晦暗,他沉默了半响,说,那,就算了吧。。

从那一天起,4舅娘说,大舅就真正的放下了,放下了一切,静静地,接受死神的安排。。

仿佛他还没有死,但已经已经开始decompose。

大舅躺在床上,彻底切断了和外界的主动交流,痛他就受着,再也不抱怨,好像疼痛是别人的,疼痛如同一个巨大的拳头,挟着风电雷火打他身上,却好像打在棉花上,无影无踪,不再得到任何反应。他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任何东西,遇到他,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无论给他什么,都受着,悄无声息。

别人給他翻身他就翻身,不给,他也从不要求,4舅娘怕他闷,会给他开电视,他从来不说话,也不要求换台,他面无表情,眼睛盯着屏幕,焦点却不知是在屏幕之后,哪个目力所不能及的,遥远飘渺的虚空。

他躺在病床上,像一段没有了生命的腐朽木头,陷在臭气熏天,幽暗昏黑,死气沉沉的沼泽地里,任凭细菌霉菌微生物吞噬降解自己的躯体,头顶的天空,日出日落,花开花谢,白云苍狗,这些,每天在他身边经过,这些,发生,或者没发生,他看见,或者没看见, 都与他无关了。

大舅就这样活死人一样躺了一个多月,夏天结束的时候,4舅娘回去开学了,3舅娘因为孩子开学,要打点东西,说回去两天,两天以后再来。

头天舅娘走的,第二天,大舅就去世了。

秀和大舅独自在一个房子里,非常的害怕,说是,一夜没睡,早上起来,什么话都没说,直接出门了。

大舅那时候,根本吃不下东西了,所以,她早餐直接就免了。

舅娘挨到中午才回来,不敢进门,让楼下邻居一个老头,一个小伙子来看。

两人看了以后,出来,小伙子说,阿姨,人已经没了。

秀一下子坐在地上,不停的发抖,好像高烧40度,又好像刚从冰窟窿里捞出来。

不知道啥风俗,说死去的不能在床上,喊来两个小伙子把大舅抬地上,小伙子说,走了蛮久,人都硬了。

大舅一辈子,有过两个老婆,7个兄弟姐妹,三个孩子。

死的时候,没有人一个人陪在身边,也没有人知道他几点钟走的。

他做过副局长,免职以后,工资待遇并没有变,但到死的时候,没有任何对症姑息治疗,连8块钱一颗的止痛药,都没有吃上。

大舅是火化的,他在他那一辈算有出息的人了,部队复员以后,他和老家的关系非常疏离,除了过年和大事,他基本不会回去,但在最后的日子里,他还是选择了骨灰埋在老家坟场,尘归尘,土归土。

那个坟场我见过,在一个小山包,边上有一条小河,表哥拍照片的时候是冬天,天空很阴霾,杂草在他坟头枯黄,北风呜呜的吹,希望春天来了的时候,会万物花开。。
 
最后编辑: 2020-01-01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100.00%
离婚完,大舅所有的疲惫,不解,失意,挫败,屈辱通通转化成了愤怒,这愤怒跟庞贝火山一样,要找个出口,至于这个出口之后是什么,会有什么,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上午离完婚,他放话出去,要再找一个老婆,这个老婆,没别的要求,就是一定要比香更年轻,更漂亮。

在那个年代,因为城乡隔阂很泾渭分明,农转非很不容易的,因为都传言大舅复员会去大城市当官的缘故,可以说,大舅的条件算很好的,上午放话出去,下午,就开始相亲,相了3个姑娘。

舅娘秀就是这样走进大舅的生活的。

秀那时候才19岁,比大舅小了10多岁,真正是远近闻名的美女,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又正是好年华,那是,走到哪儿,哪儿就立马山清水秀,心旷神怡那种。和香相比,香的漂亮是水润朦胧的,像月光,秀的漂亮则像太阳,灿烂炫目的。。。

秀上头隔蛮远,有四个哥哥,因为是家里唯一的女儿,又最小,秀的父亲也是老师,家庭条件还算好,所以虽然是农村的,但也是如珍似宝养大的。

因为秀的条件也不错,相亲的时候她提出几条要求,其中一条是,自己还小,不知道怎么当妈,更不大可能知道怎么当后妈,所以大舅的孩子,华,自己是没有能力照顾的,为了以后没有矛盾,华以后只能跟着奶奶过,不和秀与大舅过。

大舅其实原来也认识秀,感叹过她漂亮,但基本当她小辈,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还可能娶她做老婆,一下喜出望外,加上他常年在外当兵,和孩子感情不深,估计还想着,先答应下来,以后慢慢磨,女人嫁耳朵软,肯定能转过来,所以就答应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两人就去领了结婚证,因为大舅过两天就要返回部队,所以当晚两个人就住一起了。

很多年以后,秀罗列大舅的各种罪状,这个就是很大的一条,就是欺骗自己当年小,自己一个黄花闺女,连个酒都没摆,啥都没有,不明不白就嫁了。

新婚燕尔,各种甜蜜,就不说了,两天后,舅舅返回部队,原来他启程回家的时候,还是给戴了绿帽子的倒霉蛋,返回的时候,突然变成了刚洞房花烛夜的新郎官,这落差,估计大舅自己都觉得是在做梦。

表哥华那时候才几岁,后来他和我是很好的朋友,他告诉我,当时只知道站在林立的腿中间,仰头看着大人,表情严肃,在哭,在吵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记得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没有人想过給他解释一下,也没人关心他在想什么。

和我说完这些以后,他扭过头,看着我,“我记得,我很害怕,这个我一直记得”。

H省的冬天夜里面很冷,他原来一直是和妈妈睡的,睡觉前妈妈会给他烧水烫脚,夜里他把会脚放在妈妈的怀里,睡到天亮。他妈走的那天晚上,因为第二天爸爸要和另一个女人睡那个房间,他被搬到奶奶阁楼的一个临时稻草铺成的床上,一个人睡。夜里,脚冻到痛醒,一次次,痛醒来又睡着,睡着又痛醒,才突然明白,原来,冬天的晚上,脚会有这么冷,这么痛。

大舅走了以后,秀就回到娘家去住,两个人通信互诉衷肠,各种甜蜜不表。

但两个人的关系很快就出现了一次red flag,香因为思念大儿子,离婚没多久,跑回去看过一次华表哥,秀当时是住在娘家,但小地方嘴杂,很快就让她知道了,知道了以后,跑到我外婆家,大哭大闹,说香不再是你家人了,现在我才是你家儿媳妇,你不该让她进门。

秀还跑去香家也大闹了一场,几个哥哥,把香家的门都踢烂了。当时观念也没啥探视权这种说法吧,反正连香的父母,都觉得反正孩子一人一个了,离婚了就没关系了,自己家没理,跟着埋怨香。

秀给大舅连续发电报,声称大舅要是不回来处理这个事情,自己就去死,自己哥哥,不会放过他的。她的泼辣大胆,把大舅吓了一跳,把老实巴交的外婆吓坏了,加上县官不如现管,现任总比前任不能得罪,于是大舅就让外婆就托人告诉香,让她以后不要来了。

我想或许是从那一刻开始。

1,大舅突然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2,香突然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老公,真的不是自己的老公,是别人的老公了。

3,秀,则突然意识,自己进入了一个永无安全感的婚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人的一生中,多多少少会犯很多错误,但关键的几步绝不能错,只要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香似乎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在维护教导主任,这是真爱了
女性很多时候,比男性要重感情,甚至明知对方在欺骗,也心甘情愿
一声叹息,香的错是所有错的源头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100.00%
楼主这个写法
把第二段的悲剧 根源暗示给第一段
有误导性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哪有不是二婚的
好多很幸福的

头昏的悲剧 也是不少
你是理解错误。。。

一错便是一生,这里面,

香的错,是出轨,。。
大舅的错,是离婚并迅速的娶了妻
秀的错,是为了附加东西而嫁给我大舅。。

每个人的错,都是自己一生做代价。。。
 
17,739
$15.96
$2,449.22
获赞赚币
10.08
点赞赚币
5.88
最大赞力
0.43
当前赞力
25.66%
这个帖子里绝大多数的回帖, 都带着男权思维的臭气, 这就是20年来除了红楼梦我没再看过中文作品的缘故。
大舅这个人一点儿没有sabre的眼界, 他活在男权社会, 是男权社会的受益者, 同时也是男权社会的牺牲品。故事中, 所有人都是男权社会的受害者, 包括回帖的许多人。
大舅春风得意, 军人,绝大多数时间献给妻子孩子以外的人, 偶尔一点点探亲假, 还要宾朋满座, 照顾到各个乡里乡亲, 自己压抑着荷尔蒙的释放, 用目光跟随着自己的老婆, 而不懂得把宝贵的时间用在满足自己和家人的需求上。香在家里照顾两个儿子, 长期没有男人的抚爱, 活得像个姑子, 没有任何人同情, 真出事了, 难道丈夫没有责任!?
丈夫理直气壮, 不找自己的原因,刚愎自用, 觉得自己高大上, 选了一个比香差太多的小女人, 发现不对, 大舅这时候应该选择不原谅, 彻底和秀一刀两断, 坚决不再妥协。该原谅时不原谅, 不该原谅却退缩。

总结: 男权社会害死人了。
 
最后编辑: 2020-01-02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晚上没事, 看了看, 总结下, 错在他大舅, 他犯了2个人生中的基本错误:

1, 2地分居, 估计这个是中国特色, 大家都明白, 2地分居特别是年青时, 是不人道的, 我们都是凡胎肉骨, 不是钢铁机器, 你硬要把对方当机器人, 最后就容易出事翻船, 老外的家庭不管去哪里都是一家人去的, 中国式的这种2地分居在老外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我们是人, 生活要符合基本人性, 我们不是木头。

2, 有个让人不可思议,但是却真的经常发生的事就是, 有的人买一个东西都要货比三家,挑肥拣瘦, 但面对结婚这样的事的时候, 却比买菜还要草率, 最后基本上是付上一辈子的代价, 我自己的亲戚里也有。

背景, 舅舅的父母是农村人, 太穷, 也没度过什么书, 根本无法在儿子最关键的时候给他一点意见或指引, 其实孩子最需要父母帮忙的时候就是这个时候。

还是, 因为穷, 人们忽略了婚姻本来的意义是起码要2个人志趣相投,情投意合,结果变成 女的想找饭票, 男的想找人传宗接代, 这种婚姻没有一点感情做基础, 如何能熬过慢慢长夜?

最后, 一个家族想爬上去, 有时是需要几代人持续不断努力的, 老话说的, 一代人可以出个暴发户, 三代人才能出个贵族, 指的就是, 最后占上风的还是那些几代都发展的不错的家族,因为后代被上一代好的教育全副武装, 在竞争中出现严重走错路的几率较小, 而一代人凭运气很难彻底改变命运,
 
最后编辑: 2020-01-02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100.00%
原谅非常重要
原谅不等于忘记
Forgive not forget

原谅 是原谅别人 同时也是解脱自己
我相信人的善 我相信 人不会把谅解作为继续犯错的通行证

另外一部伟大的作品 悲惨世界 开头讲了神父原谅让蛙让 银器是我送他的 之后 让娃让一生做了一个好人

原谅的力量 是无穷的

其实 每位人生 都是有原罪的
都是被上帝原谅的人
用代入法。。。。

1,如果我是香,我不咬定是我勾引他的,他就会坐牢,那我会一口咬定,就算会离婚。。。

2,如果事先能看到未来,知道一口咬定以后会这么惨,比如无法立足,这么早眼睛瞎了,我会考虑一下,最终可能放弃咬定,任何东西都是有价格的。

3,如果我是大舅,我会选择原谅,就算香是一口咬定,这不仅仅是感情在里面,其实,原谅是对所有人利益最大化的选择。。。

4,如果不能原谅,我也不会闪婚,闪婚后来发现错误,我会离婚。。

大舅知道香离了自己不会过得太好,但没有想到会这么惨,华表哥找到他妈以后,拍了照片,把找到妈的事跟大舅说,还给他看照片,香的变化很大,大舅看了大为震惊,听到她瞎了,还难过得掉了眼泪。。

大舅病重以后,其实很想再见一次香和她带走的那个勤,但顾虑秀,不敢说,只说想见勤,但勤不愿意见他。

闪离以后闪婚,到后来,大舅对香其实是有愧疚之心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看了这个故事我突然倍感为人父母责任重大。
如果外婆心细应该能察觉香出轨的蛛丝马迹,及时给予警告,后来的一堆事也许就没有了;
如果外婆在儿子第二次婚姻前提醒不要急,让大舅复原以后再考虑也许更合适自己儿子。
如果外婆在第一次秀冲到家里闹香看儿子的事时给予强烈回击,农村婆婆很多不管有理无理也可以闹的很厉害的,也许秀的气焰会被遏制住。
小芳写大过年一桌子人不敢制止秀的喋喋不休控诉,之前还掀翻桌子,我要是婆婆我肯定零容忍。
再就是大舅,对待两个儿子成长上没有尽力,自己的骨肉亲情总要拼所有力气给予爱,哪怕破了第二次婚姻。
好嘛从今天起我感觉我需要练就一身本事,能目光如炬也能挥掌劈人,有侦探的能力也要有心理辅导师的睿智,养育了二代还要准备好养育被甩锅的三代。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47.36%
我不同意老萨的观点。

第一,这不是个虚荣的问题。婚姻中一方出轨对另外一方伤害很大,被伤害的一方可以选择原谅对方,也可以选择不原谅对方,这两个选择没道德上的高下之分,不能因为被伤害的人选择了不原谅就指责ta虚荣、心狠。这其实是一种道德绑架。

第二,孩子的确无辜,但是最根本的原因是出轨的那个人。把孩子的幸福放在父亲的幸福之上,并不是个好理由,更何况即使这个故事中大舅选择了原谅,也不一定就是个圆满的结局。

香是个善良懦弱的人,但是在出轨这件事上,她错就是错了,之后她做的事情有闪光点,但是已经于事无补,这就是悲剧的力量:有些事做错了以后是无可挽回的。
总还有明白人。

有点看不懂了,出轨的反而是可以理解的且高尚的,受害者反而不可理解受到诸多批评,应该为悲剧背锅......

这样的话,现代社会出轨的原因可以找到很多,出轨都不是啥事儿......

我理解香,但她错了还是错了,践踏了婚姻底线。婚姻的誓言无论哪个年代都是一样的。现在看来这个教导主任真不是啥值得她付出如此代价的人......香不改口,有可能她也比较主动.......

那个年代,两地分居很多比较普遍,我父母分居8年,一个在四川,一个在北京。一年就春节见一次。我妈上学时算是校花,当年也是老师,但父母两人都坚守了底线彼此忠诚。所以,分居/漂亮也可以做到忠诚的。

另外,有种说法,出一次轨,会成习惯......毕竟谁也不知道将来生活会永远一帆风顺没有考验
 
13,216
$0.00
$687.06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12
当前赞力
100.00%
我从来不认为小芳挑战我,因为小芳的文笔和文字的个人特色我一直认为是碾压我的级别
哈哈,没有啦,我们是相得益彰。。时间线这样的。。
我写了外公外婆的故事。。。
你回帖说想起你外婆,我说你写个爱情故事吧,爱情故事,男的写和女的写不一样。。
你一天写了王老五。。我一看,擦。。。我不信这个邪。。
两天写了大舅。。。话说我觉得我眼睛都写瞎了,你码那么多字,你不瞎吗?

然后外公外婆那个帖子里你一个回帖,说你和加拿大的缘分的,让我突然很想写我和老公移民面试那段事。

你在这个帖子里说的有空写教导主任,我马上想啦一下,有空,俺可以写俺医院院长, :LOL: :LOL: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47.36%
我看的时候 偷偷的在心里 给香点了一个很大的赞
她的价值观 她为了不让人坐牢 宁肯牺牲自己 宁肯面对整个世界 我非常敬佩

人 都是有弱点的
犯了错误 承担错误 形象非常闪光
她牺牲的不仅自己,包括她的无辜的儿子和丈夫....而那个教导主任是否值得配得上这种牺牲呢?香之后的命运说明了不配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本大王个人意见,香或许是个善良的人,一个优秀的情人,但却是一个不合格的妻子和母亲,让周围所有人,包括自己,直接,间接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种愚蠢的善良,不要也罢
牺牲丈夫和孩子,去保一个不值得的人,就成为了崇高的人......

教导主任究竟扮演的啥角色还不清楚呢。如果她真是被勾引,并撒谎的话,这个'崇高'的名号很廉价
 

confiture

熊猫出没注意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赞起码有这个愿望

我看到为不可原谅点赞 感到很生气
两个儿子 有什么错 要接受惩罚 要失去一个父母

男人的虚荣 有多大的价值 为了捍卫它 可以放弃儿子 TNND 我擦
我不同意老萨的观点。

第一,这不是个虚荣的问题。婚姻中一方出轨对另外一方伤害很大,被伤害的一方可以选择原谅对方,也可以选择不原谅对方,这两个选择没道德上的高下之分,不能因为被伤害的人选择了不原谅就指责ta虚荣、心狠。这其实是一种道德绑架。

第二,孩子的确无辜,但是最根本的原因是出轨的那个人。把孩子的幸福放在父亲的幸福之上,并不是个好理由,更何况即使这个故事中大舅选择了原谅,也不一定就是个圆满的结局。

香是个善良懦弱的人,但是在出轨这件事上,她错就是错了,之后她做的事情有闪光点,但是已经于事无补,这就是悲剧的力量:有些事做错了以后是无可挽回的。
 

bbjj

无官一身轻
付费矿工
15,603
$0.39
$14.00
获赞赚币
0.32
点赞赚币
0.07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2.97%
我同学有后母胜过亲妈那个,她的亲妈就是因为和别人偷情被抓奸跳井自杀而死。她的亲妈据说长得很漂亮,她爸长得普通,非常爱她,本来她看不上他的,但有一次她得了脑膜炎,那时候这几乎等同不治之症的,同学爸爸却不离不弃,一直在医院尽心尽力照顾他,她很感激所以她病好后就和他结婚了,生了两个女儿后就趁同学爸回校值班时和别人偷情,出轨对象是谁不清楚,估计有人告诉同学爸了,于是出事那晚同事爸前往抓奸,同学妈羞愧难当且自觉对不起同学爸,于是跑到一个井跳井死了。同学爸当时难过死了,但两个小孩还要他拉扯大呢,不过同学爸算比较开朗的,我去他们家玩他总是表示欢迎,要我多去玩。同学一直都比较自卑,不过她是不知道她亲妈怎么死的,至少那时候不知道,我知道但从没有和别人说过,她就是觉得自己没有妈妈,家不像家,直到有后妈以后整个人变得自信开朗了好多,也视后妈的小孩为自己的弟弟,亲戚是自己的亲戚,她后妈也当她们俩像自己女儿,一家相处十分融洽。
我觉得作为妈妈去偷情这种形象实在是很不光彩的,以前的是要浸猪笼的,现在开放多了,一点惩罚都没有,邓文迪这样的还人生赢家呢,香和我同学亲妈真是生不逢时啊。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家园币回购价
家园币大额卖出价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比特币的家园币报价
家园币的比特币报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比特币储备地址1(冷钱包)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比特币储备地址2(年息6%)
32vhfuzr6RZdzayYWydCEAdvdBMdfZEyDL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5$(10%总赞力)
主贴5$-10$(20%总赞力)
主贴10-15$(30%总赞力)
主贴15$-20$(40%总赞力)
主贴20-25$(50%总赞力)
主贴25$-30$(60%总赞力)
主贴30$-35$(70%总赞力)
主贴35$+(80%+总赞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