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N天。您,运动了吗?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老马的眼神估计可以杀人。。。

弹弓我也想弄一个,就怕用了会被邻居举报。那三个土拨鼠像是他们家豢养的宠物😝

那株玫瑰看来不像白色的玫瑰那么耐寒。不知道踏歌冬天有没做保护?
我家的玫瑰11月第一次frost之后剪叶剪枝,再底部堆上牛粪,再冷些就套上rose cone.目前为止还没有玫瑰被冻死。
老马眼睛算长得好的,眼神不吓人更杀不了。
那件玫瑰耐寒是差了点,今年过冬时,我要学习你我的法子,感谢!
 
天气预报说,十点开始下雨。早饭一吃,老马赶紧爬上脚手架。我呢,往常一样,擦地洗衣,这习惯是我离家单过开始的。我18离家参加工作时,邻居们都不敢相信我能做饭洗衣的,而我妈妈,“你妈妈到了晚上就莫名其妙地哭!”爸爸在电话里说。

前天买回的材料,当天下午老马就全用了。昨天他搭起脚手架,开始拆换屋檐下面那些隔板。下午我去后院平地、除杂草时,试了试他做的弹弓架,皮筋太旧,石子没两米就一头栽地。我咯呼耻笑,老马很坦然:“这弹弓我是做来打蚂蚁的。“

往常一样,昨下午我四点进屋,五点唤老马回家,让他洗手,帮他擦脸。晚饭后,老马抱起吉它,我则躺他脚下,不出声地看和听,那些时间精灵的跳跃和低声诵唱。

往常一样,老马收好琴声歌喉后,我俩看了一集《Forged in fire》。但老马的铁匠梦,不是来自这电视系列,他老爹以前有过修理铺,从最早的马车到后来的农用车,有很多活是铁匠活。“老爹是勤劳的男人,养了12个孩子呢。 可是后来修理铺被火烧了,又没保险,那时乡下买保险贵。。。不知道那时的老爹,有没有问过他的上帝。”提及往事,老马眼神会闪出一抹遥远的淡蓝。

老马老爹是捆着死去的,当时的医院就这样,乱跑乱动的,会被固定在轮椅或床上。前年我们去医院探望大姐夫,他当时已经病重,但仍喜欢翻动身体,让人总揪着掉下床的心,但除位置转移时的需要,谁也不能拉起床侧的那根护栏。“以前可以,现在不行,因为病人会烦躁,象监狱。”大姐一边解释一边搬回大姐夫的身体。这个我明白,我爸爸也被护士捆过、病床关过,而那时我没有象大姐那样耐心地搬回、扶正,而是成为其中的帮凶,以至多年的心牢中,我一直莫名地呜咽不已。

吸地、擦地,趁洗衣机轰轰响,我完成这则日记。本想给你写个好玩的的,但落笔却成这样,也许是窗外风雨将至的阴沉,也许是想起绰号坦克时,一个已经不为人知的帖子。

我叫坦克,住公园隔壁
白天,我擦地洗衣
或看雨自天上
写下、又擦掉往事
而夜晚
我会去一间舞厅
衣服脱尽
人们都不敢相信
我是一名男子

2020年6月28日。
看踏歌的帖子,总是很容易被感动,无论写的是喜是悲,我都爱看。踏歌诗写得好,也把平凡的生活过成了诗。。。

今早,我也被土拨鼠气着了。之前把被吃掉的生菜搬上了露台,以为这样土拨鼠会有所忌惮。生菜的长势喜人,这两天我又再盘算什么时候摘来吃。今早起来一看,嘿嘿,菜又没了。。。
气得我跑到围栏边,捡个石子往正躲在邻居shed下面露出半个头的小贼砸去。。。
可惜准头太差,还要多练习
有鼠没菜,还得买个笼子,一了百了
 

numb

家园币认证矿工
3,657
$26.76
$398.05
获赞赚币
25.54
点赞赚币
1.21
最大赞力
0.25
天气预报说,十点开始下雨。早饭一吃,老马赶紧爬上脚手架。我呢,往常一样,擦地洗衣,这习惯是我离家单过开始的。我18离家参加工作时,邻居们都不敢相信我能做饭洗衣的,而我妈妈,“你妈妈到了晚上就莫名其妙地哭!”爸爸在电话里说。

前天买回的材料,当天下午老马就全用了。昨天他搭起脚手架,开始拆换屋檐下面那些隔板。下午我去后院平地、除杂草时,试了试他做的弹弓架,皮筋太旧,石子没两米就一头栽地。我咯呼耻笑,老马很坦然:“这弹弓我是做来打蚂蚁的。“

往常一样,昨下午我四点进屋,五点唤老马回家,让他洗手,帮他擦脸。晚饭后,老马抱起吉它,我则躺他脚下,不出声地看和听,那些时间精灵的跳跃和低声诵唱。

往常一样,老马收好琴声歌喉后,我俩看了一集《Forged in fire》。但老马的铁匠梦,不是来自这电视系列,他老爹以前有过修理铺,从最早的马车到后来的农用车,有很多活是铁匠活。“老爹是勤劳的男人,养了12个孩子呢。 可是后来修理铺被火烧了,又没保险,那时乡下买保险贵。。。不知道那时的老爹,有没有问过他的上帝。”提及往事,老马眼神会闪出一抹遥远的淡蓝。

老马老爹是捆着死去的,当时的医院就这样,乱跑乱动的,会被固定在轮椅或床上。前年我们去医院探望大姐夫,他当时已经病重,但仍喜欢翻动身体,让人总揪着掉下床的心,但除位置转移时的需要,谁也不能拉起床侧的那根护栏。“以前可以,现在不行,因为病人会烦躁,象监狱。”大姐一边解释一边搬回大姐夫的身体。这个我明白,我爸爸也被护士捆过、病床关过,而那时我没有象大姐那样耐心地搬回、扶正,而是成为其中的帮凶,以至多年的心牢中,我一直莫名地呜咽不已。

吸地、擦地,趁洗衣机轰轰响,我完成这则日记。本想给你写个好玩的的,但落笔却成这样,也许是窗外风雨将至的阴沉,也许是想起绰号坦克时,一个已经不为人知的帖子。

我叫坦克,住公园隔壁
白天,我擦地洗衣
或看雨自天上
写下、又擦掉往事
而夜晚
我会去一间舞厅
衣服脱尽
人们都不敢相信
我是一名男子

2020年6月28日。
老爹是勤劳的男人,养了12个孩子呢 ---------- 我惊叹了30秒,一般看论坛我都不眨眼的 :LOL:
 

一个传说

家园币认证矿工
3,448
$31.32
$8.63
获赞赚币
31.11
点赞赚币
0.21
最大赞力
0.01
看踏歌的帖子,总是很容易被感动,无论写的是喜是悲,我都爱看。踏歌诗写得好,也把平凡的生活过成了诗。。。

今早,我也被土拨鼠气着了。之前把被吃掉的生菜搬上了露台,以为这样土拨鼠会有所忌惮。生菜的长势喜人,这两天我又再盘算什么时候摘来吃。今早起来一看,嘿嘿,菜又没了。。。
气得我跑到围栏边,捡个石子往正躲在邻居shed下面露出半个头的小贼砸去。。。
可惜准头太差,还要多练习
有鼠没菜,还得买个笼子,一了百了
人家就是喜欢出去抓 也不是为了吃 家里一天三顿呢 就是图个成就感 再说了 你把人家收了 不还得一天三顿喂着 生亦何欢 死亦何惧 你又何苦 哥又何必 这么 啰嗦 呢 :LOL:


———————————————————————————————
他就是喜欢出去抓 也不是为了吃 家里一天三顿呢 就是图个成就感
 

numb

家园币认证矿工
3,657
$26.76
$398.05
获赞赚币
25.54
点赞赚币
1.21
最大赞力
0.25
天气预报说,十点开始下雨。早饭一吃,老马赶紧爬上脚手架。我呢,往常一样,擦地洗衣,这习惯是我离家单过开始的。我18离家参加工作时,邻居们都不敢相信我能做饭洗衣的,而我妈妈,“你妈妈到了晚上就莫名其妙地哭!”爸爸在电话里说。

前天买回的材料,当天下午老马就全用了。昨天他搭起脚手架,开始拆换屋檐下面那些隔板。下午我去后院平地、除杂草时,试了试他做的弹弓架,皮筋太旧,石子没两米就一头栽地。我咯呼耻笑,老马很坦然:“这弹弓我是做来打蚂蚁的。“

往常一样,昨下午我四点进屋,五点唤老马回家,让他洗手,帮他擦脸。晚饭后,老马抱起吉它,我则躺他脚下,不出声地看和听,那些时间精灵的跳跃和低声诵唱。

往常一样,老马收好琴声歌喉后,我俩看了一集《Forged in fire》。但老马的铁匠梦,不是来自这电视系列,他老爹以前有过修理铺,从最早的马车到后来的农用车,有很多活是铁匠活。“老爹是勤劳的男人,养了12个孩子呢。 可是后来修理铺被火烧了,又没保险,那时乡下买保险贵。。。不知道那时的老爹,有没有问过他的上帝。”提及往事,老马眼神会闪出一抹遥远的淡蓝。

老马老爹是捆着死去的,当时的医院就这样,乱跑乱动的,会被固定在轮椅或床上。前年我们去医院探望大姐夫,他当时已经病重,但仍喜欢翻动身体,让人总揪着掉下床的心,但除位置转移时的需要,谁也不能拉起床侧的那根护栏。“以前可以,现在不行,因为病人会烦躁,象监狱。”大姐一边解释一边搬回大姐夫的身体。这个我明白,我爸爸也被护士捆过、病床关过,而那时我没有象大姐那样耐心地搬回、扶正,而是成为其中的帮凶,以至多年的心牢中,我一直莫名地呜咽不已。

吸地、擦地,趁洗衣机轰轰响,我完成这则日记。本想给你写个好玩的的,但落笔却成这样,也许是窗外风雨将至的阴沉,也许是想起绰号坦克时,一个已经不为人知的帖子。

我叫坦克,住公园隔壁
白天,我擦地洗衣
或看雨自天上
写下、又擦掉往事
而夜晚
我会去一间舞厅
衣服脱尽
人们都不敢相信
我是一名男子

2020年6月28日。
我们在海洋省溜达的时候,朋友家有间空出来的房子,是父母的。都过世了,空着。我们就小住了一下。房子70多年,是 cape cod 风格 (https://www.realtor.com/advice/buy/what-is-a-cape-cod-house/)。

我最喜欢做的事儿是站在二楼的小窗前,偷偷的看松鼠,浣熊,邻居的猫猫狗狗,附近的小孩,在绿色、红色、粉色、黄色、白色,紫色和淡蓝色的花花草草里若隐若现,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尖叫。

老太太算是画家,生前留下很多手稿,都留在这个老房子里。一些在地下室,潮气太重,我把一部分搬到了楼上。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踩着咯吱咯吱作响的地板,空气里弥漫的旧地毯和威士忌的味道,在地灯昏黄的微光下面,我总觉得老太太就坐在她喜爱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家。
 

Chinada

飞越极限
家园币认证矿工
获赞赚币
6.95
点赞赚币
2.69
最大赞力
1.47
看踏歌的帖子,总是很容易被感动,无论写的是喜是悲,我都爱看。踏歌诗写得好,也把平凡的生活过成了诗。。。

今早,我也被土拨鼠气着了。之前把被吃掉的生菜搬上了露台,以为这样土拨鼠会有所忌惮。生菜的长势喜人,这两天我又再盘算什么时候摘来吃。今早起来一看,嘿嘿,菜又没了。。。
气得我跑到围栏边,捡个石子往正躲在邻居shed下面露出半个头的小贼砸去。。。
可惜准头太差,还要多练习
有鼠没菜,还得买个笼子,一了百了
抓到笼子里,开车送到sabre家后山放了就行
顺便拉几块石头回来
 
人家就是喜欢出去抓 也不是为了吃 家里一天三顿呢 就是图个成就感 再说了 你把人家收了 不还得一天三顿喂着 生亦何欢 死亦何惧 你又何苦 哥又何必 这么 啰嗦 呢 :LOL:


———————————————————————————————
他就是喜欢出去抓 也不是为了吃 家里一天三顿呢 就是图个成就感
姐以为我把它们抓了做宠物?
姐以为是有多恨就有多爱?😆
 

顾楚

家园币认证矿工
952
$1.29
$220.23
获赞赚币
0.33
点赞赚币
0.96
最大赞力
0.14
天气预报说,十点开始下雨。早饭一吃,老马赶紧爬上脚手架。我呢,往常一样,擦地洗衣,这习惯是我离家单过开始的。我18离家参加工作时,邻居们都不敢相信我能做饭洗衣的,而我妈妈,“你妈妈到了晚上就莫名其妙地哭!”爸爸在电话里说。

前天买回的材料,当天下午老马就全用了。昨天他搭起脚手架,开始拆换屋檐下面那些隔板。下午我去后院平地、除杂草时,试了试他做的弹弓架,皮筋太旧,石子没两米就一头栽地。我咯呼耻笑,老马很坦然:“这弹弓我是做来打蚂蚁的。“

往常一样,昨下午我四点进屋,五点唤老马回家,让他洗手,帮他擦脸。晚饭后,老马抱起吉它,我则躺他脚下,不出声地看和听,那些时间精灵的跳跃和低声诵唱。

往常一样,老马收好琴声歌喉后,我俩看了一集《Forged in fire》。但老马的铁匠梦,不是来自这电视系列,他老爹以前有过修理铺,从最早的马车到后来的农用车,有很多活是铁匠活。“老爹是勤劳的男人,养了12个孩子呢。 可是后来修理铺被火烧了,又没保险,那时乡下买保险贵。。。不知道那时的老爹,有没有问过他的上帝。”提及往事,老马眼神会闪出一抹遥远的淡蓝。

老马老爹是捆着死去的,当时的医院就这样,乱跑乱动的,会被固定在轮椅或床上。前年我们去医院探望大姐夫,他当时已经病重,但仍喜欢翻动身体,让人总揪着掉下床的心,但除位置转移时的需要,谁也不能拉起床侧的那根护栏。“以前可以,现在不行,因为病人会烦躁,象监狱。”大姐一边解释一边搬回大姐夫的身体。这个我明白,我爸爸也被护士捆过、病床关过,而那时我没有象大姐那样耐心地搬回、扶正,而是成为其中的帮凶,以至多年的心牢中,我一直莫名地呜咽不已。

吸地、擦地,趁洗衣机轰轰响,我完成这则日记。本想给你写个好玩的的,但落笔却成这样,也许是窗外风雨将至的阴沉,也许是想起绰号坦克时,一个已经不为人知的帖子。

我叫坦克,住公园隔壁
白天,我擦地洗衣
或看雨自天上
写下、又擦掉往事
而夜晚
我会去一间舞厅
衣服脱尽
人们都不敢相信
我是一名男子

2020年6月28日。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
庆幸良人始终在你身旁
 
最后编辑: 8 天前
这个手动点赞
天气预报说,十点开始下雨。早饭一吃,老马赶紧爬上脚手架。我呢,往常一样,擦地洗衣,这习惯是我离家单过开始的。我18离家参加工作时,邻居们都不敢相信我能做饭洗衣的,而我妈妈,“你妈妈到了晚上就莫名其妙地哭!”爸爸在电话里说。

前天买回的材料,当天下午老马就全用了。昨天他搭起脚手架,开始拆换屋檐下面那些隔板。下午我去后院平地、除杂草时,试了试他做的弹弓架,皮筋太旧,石子没两米就一头栽地。我咯呼耻笑,老马很坦然:“这弹弓我是做来打蚂蚁的。“

往常一样,昨下午我四点进屋,五点唤老马回家,让他洗手,帮他擦脸。晚饭后,老马抱起吉它,我则躺他脚下,不出声地看和听,那些时间精灵的跳跃和低声诵唱。

往常一样,老马收好琴声歌喉后,我俩看了一集《Forged in fire》。但老马的铁匠梦,不是来自这电视系列,他老爹以前有过修理铺,从最早的马车到后来的农用车,有很多活是铁匠活。“老爹是勤劳的男人,养了12个孩子呢。 可是后来修理铺被火烧了,又没保险,那时乡下买保险贵。。。不知道那时的老爹,有没有问过他的上帝。”提及往事,老马眼神会闪出一抹遥远的淡蓝。

老马老爹是捆着死去的,当时的医院就这样,乱跑乱动的,会被固定在轮椅或床上。前年我们去医院探望大姐夫,他当时已经病重,但仍喜欢翻动身体,让人总揪着掉下床的心,但除位置转移时的需要,谁也不能拉起床侧的那根护栏。“以前可以,现在不行,因为病人会烦躁,象监狱。”大姐一边解释一边搬回大姐夫的身体。这个我明白,我爸爸也被护士捆过、病床关过,而那时我没有象大姐那样耐心地搬回、扶正,而是成为其中的帮凶,以至多年的心牢中,我一直莫名地呜咽不已。

吸地、擦地,趁洗衣机轰轰响,我完成这则日记。本想给你写个好玩的的,但落笔却成这样,也许是窗外风雨将至的阴沉,也许是想起绰号坦克时,一个已经不为人知的帖子。

我叫坦克,住公园隔壁
白天,我擦地洗衣
或看雨自天上
写下、又擦掉往事
而夜晚
我会去一间舞厅
衣服脱尽
人们都不敢相信
我是一名男子

2020年6月28日。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popeyes
scywlj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comeback
admin
hkkuo33
周雅
seastar66
亲baby
啊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