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N天。您,运动了吗?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
庆幸良人始终在你身旁
昨上午,老马完成了屋檐底下那些隔板的拆换,我因此轻松许多。这类需要脚手架的活,不看让人揪心,看着让人更揪心,所以大多时候,老马一上脚手架,我就回屋一边做清洁,一边尖着耳朵留意屋外的噪声杂音。一旦安静了,我就大喊老马的名字,他应了,我继续手里的活,没人应,我就出门张望。

前年修车库,顺便把家里的屋顶也换了。租了个垃圾车,我们先从靠后院的那一半屋顶拆起,这活比较紧急,所以那天老马有四个家人过来帮忙:三姐不敢登高,负责做饭;大姐二姐和Luc负责揭旧瓦皮,我负责把揭下的旧瓦皮往停前院的垃圾车里扔,老马呢,拆雨水槽。大家分工干着,正往前院垃圾车扔旧瓦皮的我,似乎听到后院扑通一响,大喊老马的名字,没人应,坏了,跑过去趴屋檐边往下看,老马一脸懵懂歪地上。

很快地,消防车救护车到了。急救员测试了老马的意识,没大问题,但他后脑勺的正中在不停冒血。于是救护车呼啸去了医院,大姐驾车载着二姐和我紧追其后。急救室医生让家属说话,我说我法语不好,得大姐二姐帮我听着,医生立即放慢语速,完了对其他人说道:“瞧,她听得懂!”

大纱布裹住老马的大脑袋后,医生说可以走人。大姐二姐给老马套上外衣,然后一左一右给他套鞋,老马则洋娃娃般被摆弄着、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老马有六个哥哥、四个姐姐、一个弟弟。魁北克人早先信奉天主教,天主教禁欲但鼓励生育,孩子少的家庭,教会每周会派人上门做思想工作。当马妈妈做了绝育手术后,老马的老爹也停止性生活,他是虔诚教徒,性生活是为了生育。

“我16岁才开始帮我妈妈做家务。”有次闲聊,大姐谈到她的成长:“当时老师问我有没有帮母亲做事,我说没有。老师问为什么不帮,我说母亲没要求过。但是从此,我开始帮妈妈做家务和照料弟妹。”

大姐,在外是老师,在家(无论哪个家)是老大,性格坚韧。她年轻时的年代,妇女参加工作,是受责难的。她女儿的早年离家求学,晚上抹泪的是大姐夫。“我对孩子是有要求的。安妮(大姐的女儿)有次和朋友们去舞会,她提出12点以后回家,我没同意。她说她别人的父母都同意,我说我不是别人的父母。”

“安妮爱看书,当她第一次问我性的问题时,我带她去书店买回一些书,我告诉她,性知识我懂得也不多,我俩一起学。“记得大姐说到这里时,又停下了,因为我正目不转睛看着她,而每逢这场景,她会放慢语速:”“如果你没听懂,你可以让我重复。如果我说得太快,你可以提醒我。因为我有耐心。”

二姐,一直独身,个高,年轻时很苗条(证据是她年轻时一件皮衣的腰身),而五官,她的话是“没人说过我漂亮。“老实说,二姐是不漂亮,她鼻头受过伤,鼻梁不挺直。不过二姐很爱漂亮,以前老马从卢浮宫给她带回一幅凡高的印刷画,她用很漂亮很贵的画框装了,然后写上收到的日子和老马的名字。上次回老家,她给了我们她的餐桌餐椅和两幅画,两幅画中,乡村房子的,我放壁炉上方(为了色调和谐,我把旁边那些相框重新喷了漆)。凡高那幅我放卧室,这画的是我和老马呢,一起劳动一起睡觉。

三姐,有过婚嫁,两个儿子牛高马大,喜欢把三姐搂搂抱抱,但让人操心,尤其大的,先是和人同居,女方带着一女儿,又跟他生了两女儿。上前年,这俩请客结了婚,一年后,为离婚打起官司。两孩子判女方后,大儿子有些破罐破摔,跟人贩毒进了牢房,去年出来了。而三姐的本人,前年车祸、去年同居男友查出骨癌后期。。。“我祈祷!“三姐告诉我,她是老马家唯一周末上教堂的人,为了上帝你,她和老马有时要你来我往几句,比如有次说起蒙头盖脸的伊斯兰教的面罩,三姐直摇头,老马回击她:”你的上帝也差不多。“

至于四姐,她念书不多,一直打零工,每周去大姐家做清洁,自己家却很乱。不过四姐很会做面包,家庭大聚餐时的面包都她提供,我呢,吃一次尖叫一次,她呢,见我一次给我做一次、用粗胳膊把我抱一次。四姐年轻时很象黛米摩尔,嫁人很早,丈夫有个狐狸养殖农场,农场和地没都四姐的份。不过这些财产协议,并不影响四姐的爱和心情,身形日渐粗重的她,仍是一脸小姑娘的笑。

2020年6月29日。写到这里,老马让我看他的电脑(屏幕上是露台楼梯的设计图),他准备开讲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为表示尊重,我得搁笔聆听去。
 
最后编辑: 14 天前
我们在海洋省溜达的时候,朋友家有间空出来的房子,是父母的。都过世了,空着。我们就小住了一下。房子70多年,是 cape cod 风格 (https://www.realtor.com/advice/buy/what-is-a-cape-cod-house/)。

我最喜欢做的事儿是站在二楼的小窗前,偷偷的看松鼠,浣熊,邻居的猫猫狗狗,附近的小孩,在绿色、红色、粉色、黄色、白色,紫色和淡蓝色的花花草草里若隐若现,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尖叫。

老太太算是画家,生前留下很多手稿,都留在这个老房子里。一些在地下室,潮气太重,我把一部分搬到了楼上。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踩着咯吱咯吱作响的地板,空气里弥漫的旧地毯和威士忌的味道,在地灯昏黄的微光下面,我总觉得老太太就坐在她喜爱的沙发上,静静的看着自己的家。
乐乐好玩也细腻。我现在也喜欢一些旧式东西,一些旧式生活方式。
 
昨上午,老马完成了屋檐底下那些隔板的拆换,我因此轻松许多。这类需要脚手架的活,不看让人揪心,看着让人更揪心,所以大多时候,老马一上脚手架,我就回屋一边做清洁,一边尖着耳朵留意屋外的噪声杂音。一旦安静了,我就大喊老马的名字,他应了,我继续手里的活,没人应,我就出门张望。

前年修车库,顺便把家里的屋顶也换了。租了个垃圾车,我们先从靠后院的那一半屋顶拆起,这活比较紧急,所以那天老马有四个家人过来帮忙:三姐不敢登高,负责做饭;大姐二姐和Luc负责揭旧瓦皮,我负责把揭下的旧瓦皮往停前院的垃圾车里扔,老马呢,拆雨水槽。大家分工干着,正往前院垃圾车扔旧瓦皮的我,似乎听到后院扑通一响,大喊老马的名字,没人应,坏了,跑过去趴屋檐边往下看,老马一脸懵懂歪地上。

很快地,消防车救护车到了。急救员测试了老马的意识,没大问题,但他后脑勺的正中在不停冒血。于是救护车呼啸去了医院,大姐驾车载着二姐和我紧追其后。急救室医生让家属说话,我说我法语不好,得大姐二姐帮我听着,医生立即放慢语速,完了对其他人说道:“瞧,她听得懂!”

大纱布裹住老马的大脑袋后,医生说可以走人。大姐二姐给老马套上外衣,然后一左一右给他套鞋,老马则洋娃娃般被摆弄着、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老马有六个哥哥、四个姐姐、一个弟弟。魁北克人早先信奉天主教,天主教禁欲但鼓励生育,孩子少的家庭,教会每周会派人上门做思想工作。当马妈妈做了绝育手术后,老马的老爹也停止性生活,他是虔诚教徒,性生活是为了生育。

“我16岁才开始帮我妈妈做家务。”有次闲聊,大姐谈到她的成长:“当时老师问我有没有帮母亲做事,我说没有。老师问为什么不帮,我说母亲没要求过。但是从此,我开始帮妈妈做家务和照料弟妹。”

大姐,在外是老师,在家(无论哪个家)是老大,性格坚韧。她年轻时的年代,妇女参加工作,是受责难的。她女儿的早年离家求学,晚上抹泪的是大姐夫。“我对孩子是有要求的。安妮(大姐的女儿)有次和朋友们去舞会,她提出12点以后回家,我没同意。她说她别人的父母都同意,我说我不是别人的父母。”

“安妮爱看书,当她第一次问我性的问题时,我带她去书店买回一些书,我告诉她,性知识我懂得也不多,我俩一起学。“记得大姐说到这里时,又停下了,因为我正目不转睛看着她,而每逢这场景,她会放慢语速:”“如果你没听懂,你可以让我重复。如果我说得太快,你可以提醒我。因为我有耐心。”

二姐,一直独身,个高,年轻时很苗条(证据是她年轻时一件皮衣的腰身),而五官,她的话是“没人说过我漂亮。“老实说,二姐是不漂亮,她鼻头受过伤,鼻梁不挺直。不过二姐很爱漂亮,以前老马从卢浮宫给她带回一幅凡高的印刷画,她用很漂亮很贵的画框装了,然后写上收到的日子和老马的名字。上次回老家,她给了我们她的餐桌餐椅和两幅画,两幅画中,乡村房子的,我放壁炉上方(为了色调和谐,我把旁边那些相框重新喷了漆)。凡高那幅我放卧室,这画的是我和老马呢,一起劳动一起睡觉。

三姐,有过婚嫁,两个儿子牛高马大,喜欢把三姐搂搂抱抱,但让人操心,尤其大的,先是和人同居,女方带着一女儿,又跟他生了两女儿。上前年,这俩请客结了婚,一年后,为离婚打起官司。两孩子判女方后,大儿子有些破罐破摔,跟人贩毒进了牢房,去年出来了。而三姐的本人,前年车祸、去年同居男友查出骨癌后期。。。“我祈祷!“三姐告诉我,她是老马家唯一周末上教堂的人,为了上帝你,她和老马有时要你来我往几句,比如有次说起蒙头盖脸的伊斯兰教的面罩,三姐直摇头,老马回击她:”你的上帝也差不多。“

至于四姐,她念书不多,一直打零工,每周去大姐家做清洁,自己家却很乱。不过四姐很会做面包,家庭大聚餐时的面包都她提供,我呢,吃一次尖叫一次,她呢,见我一次给我做一次、用粗胳膊把我抱一次。四姐年轻时很象黛米摩尔,嫁人很早,丈夫有个狐狸养殖农场,农场和地没都四姐的份。不过这些财产协议,并不影响四姐的爱和心情,身形日渐粗重的她,仍是一脸小姑娘的笑。

2020年6月29日。写到这里,老马让我看他的电脑(屏幕上是露台楼梯的设计图),他准备开讲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为表示尊重,我得搁笔聆听去。
很喜欢你的文字,貌似轻描淡写,却是直击人心。写出这样文字的人,我想用一个词来形容:assertive。不知道对不对?
 
最后编辑: 14 天前
昨上午,老马完成了屋檐底下那些隔板的拆换,我因此轻松许多。这类需要脚手架的活,不看让人揪心,看着让人更揪心,所以大多时候,老马一上脚手架,我就回屋一边做清洁,一边尖着耳朵留意屋外的噪声杂音。一旦安静了,我就大喊老马的名字,他应了,我继续手里的活,没人应,我就出门张望。

前年修车库,顺便把家里的屋顶也换了。租了个垃圾车,我们先从靠后院的那一半屋顶拆起,这活比较紧急,所以那天老马有四个家人过来帮忙:三姐不敢登高,负责做饭;大姐二姐和Luc负责揭旧瓦皮,我负责把揭下的旧瓦皮往停前院的垃圾车里扔,老马呢,拆雨水槽。大家分工干着,正往前院垃圾车扔旧瓦皮的我,似乎听到后院扑通一响,大喊老马的名字,没人应,坏了,跑过去趴屋檐边往下看,老马一脸懵懂歪地上。

很快地,消防车救护车到了。急救员测试了老马的意识,没大问题,但他后脑勺的正中在不停冒血。于是救护车呼啸去了医院,大姐驾车载着二姐和我紧追其后。急救室医生让家属说话,我说我法语不好,得大姐二姐帮我听着,医生立即放慢语速,完了对其他人说道:“瞧,她听得懂!”

大纱布裹住老马的大脑袋后,医生说可以走人。大姐二姐给老马套上外衣,然后一左一右给他套鞋,老马则洋娃娃般被摆弄着、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老马有六个哥哥、四个姐姐、一个弟弟。魁北克人早先信奉天主教,天主教禁欲但鼓励生育,孩子少的家庭,教会每周会派人上门做思想工作。当马妈妈做了绝育手术后,老马的老爹也停止性生活,他是虔诚教徒,性生活是为了生育。

“我16岁才开始帮我妈妈做家务。”有次闲聊,大姐谈到她的成长:“当时老师问我有没有帮母亲做事,我说没有。老师问为什么不帮,我说母亲没要求过。但是从此,我开始帮妈妈做家务和照料弟妹。”

大姐,在外是老师,在家(无论哪个家)是老大,性格坚韧。她年轻时的年代,妇女参加工作,是受责难的。她女儿的早年离家求学,晚上抹泪的是大姐夫。“我对孩子是有要求的。安妮(大姐的女儿)有次和朋友们去舞会,她提出12点以后回家,我没同意。她说她别人的父母都同意,我说我不是别人的父母。”

“安妮爱看书,当她第一次问我性的问题时,我带她去书店买回一些书,我告诉她,性知识我懂得也不多,我俩一起学。“记得大姐说到这里时,又停下了,因为我正目不转睛看着她,而每逢这场景,她会放慢语速:”“如果你没听懂,你可以让我重复。如果我说得太快,你可以提醒我。因为我有耐心。”

二姐,一直独身,个高,年轻时很苗条(证据是她年轻时一件皮衣的腰身),而五官,她的话是“没人说过我漂亮。“老实说,二姐是不漂亮,她鼻头受过伤,鼻梁不挺直。不过二姐很爱漂亮,以前老马从卢浮宫给她带回一幅凡高的印刷画,她用很漂亮很贵的画框装了,然后写上收到的日子和老马的名字。上次回老家,她给了我们她的餐桌餐椅和两幅画,两幅画中,乡村房子的,我放壁炉上方(为了色调和谐,我把旁边那些相框重新喷了漆)。凡高那幅我放卧室,这画的是我和老马呢,一起劳动一起睡觉。

三姐,有过婚嫁,两个儿子牛高马大,喜欢把三姐搂搂抱抱,但让人操心,尤其大的,先是和人同居,女方带着一女儿,又跟他生了两女儿。上前年,这俩请客结了婚,一年后,为离婚打起官司。两孩子判女方后,大儿子有些破罐破摔,跟人贩毒进了牢房,去年出来了。而三姐的本人,前年车祸、去年同居男友查出骨癌后期。。。“我祈祷!“三姐告诉我,她是老马家唯一周末上教堂的人,为了上帝你,她和老马有时要你来我往几句,比如有次说起蒙头盖脸的伊斯兰教的面罩,三姐直摇头,老马回击她:”你的上帝也差不多。“

至于四姐,她念书不多,一直打零工,每周去大姐家做清洁,自己家却很乱。不过四姐很会做面包,家庭大聚餐时的面包都她提供,我呢,吃一次尖叫一次,她呢,见我一次给我做一次、用粗胳膊把我抱一次。四姐年轻时很象黛米摩尔,嫁人很早,丈夫有个狐狸养殖农场,农场和地没都四姐的份。不过这些财产协议,并不影响四姐的爱和心情,身形日渐粗重的她,仍是一脸小姑娘的笑。

2020年6月29日。写到这里,老马让我看他的电脑(屏幕上是露台楼梯的设计图),他准备开讲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为表示尊重,我得搁笔聆听去。
错过了你以前的文章 只见过几首诗。 这篇好看 是近期最佳了 (y)

上屋顶 必须系安全绳 如果着地角度再倾斜一点 脖子都可能断 或者 头落在石头、树根上都要命
与其担心 不如强迫老马遵守操作规范


————————————————————————————
猫娘出去抓 竟不为了吃 TA的女网友生气了 却不是因为抓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popeyes
scywlj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comeback
admin
hkkuo33
周雅
seastar66
亲baby
啊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