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N天。您,运动了吗?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昨上午,老马完成了屋檐底下那些隔板的拆换,我因此轻松许多。这类需要脚手架的活,不看让人揪心,看着让人更揪心,所以大多时候,老马一上脚手架,我就回屋一边做清洁,一边尖着耳朵留意屋外的噪声杂音。一旦安静了,我就大喊老马的名字,他应了,我继续手里的活,没人应,我就出门张望。

前年修车库,顺便把家里的屋顶也换了。租了个垃圾车,我们先从靠后院的那一半屋顶拆起,这活比较紧急,所以那天老马有四个家人过来帮忙:三姐不敢登高,负责做饭;大姐二姐和Luc负责揭旧瓦皮,我负责把揭下的旧瓦皮往停前院的垃圾车里扔,老马呢,拆雨水槽。大家分工干着,正往前院垃圾车扔旧瓦皮的我,似乎听到后院扑通一响,大喊老马的名字,没人应,坏了,跑过去趴屋檐边往下看,老马一脸懵懂歪地上。

很快地,消防车救护车到了。急救员测试了老马的意识,没大问题,但他后脑勺的正中在不停冒血。于是救护车呼啸去了医院,大姐驾车载着二姐和我紧追其后。急救室医生让家属说话,我说我法语不好,得大姐二姐帮我听着,医生立即放慢语速,完了对其他人说道:“瞧,她听得懂!”

大纱布裹住老马的大脑袋后,医生说可以走人。大姐二姐给老马套上外衣,然后一左一右给他套鞋,老马则洋娃娃般被摆弄着、心安理得地享受着。

老马有六个哥哥、四个姐姐、一个弟弟。魁北克人早先信奉天主教,天主教禁欲但鼓励生育,孩子少的家庭,教会每周会派人上门做思想工作。当马妈妈做了绝育手术后,老马的老爹也停止性生活,他是虔诚教徒,性生活是为了生育。

“我16岁才开始帮我妈妈做家务。”有次闲聊,大姐谈到她的成长:“当时老师问我有没有帮母亲做事,我说没有。老师问为什么不帮,我说母亲没要求过。但是从此,我开始帮妈妈做家务和照料弟妹。”

大姐,在外是老师,在家(无论哪个家)是老大,性格坚韧。她年轻时的年代,妇女参加工作,是受责难的。她女儿的早年离家求学,晚上抹泪的是大姐夫。“我对孩子是有要求的。安妮(大姐的女儿)有次和朋友们去舞会,她提出12点以后回家,我没同意。她说她别人的父母都同意,我说我不是别人的父母。”

“安妮爱看书,当她第一次问我性的问题时,我带她去书店买回一些书,我告诉她,性知识我懂得也不多,我俩一起学。“记得大姐说到这里时,又停下了,因为我正目不转睛看着她,而每逢这场景,她会放慢语速:”“如果你没听懂,你可以让我重复。如果我说得太快,你可以提醒我。因为我有耐心。”

二姐,一直独身,个高,年轻时很苗条(证据是她年轻时一件皮衣的腰身),而五官,她的话是“没人说过我漂亮。“老实说,二姐是不漂亮,她鼻头受过伤,鼻梁不挺直。不过二姐很爱漂亮,以前老马从卢浮宫给她带回一幅凡高的印刷画,她用很漂亮很贵的画框装了,然后写上收到的日子和老马的名字。上次回老家,她给了我们她的餐桌餐椅和两幅画,两幅画中,乡村房子的,我放壁炉上方(为了色调和谐,我把旁边那些相框重新喷了漆)。凡高那幅我放卧室,这画的是我和老马呢,一起劳动一起睡觉。

三姐,有过婚嫁,两个儿子牛高马大,喜欢把三姐搂搂抱抱,但让人操心,尤其大的,先是和人同居,女方带着一女儿,又跟他生了两女儿。上前年,这俩请客结了婚,一年后,为离婚打起官司。两孩子判女方后,大儿子有些破罐破摔,跟人贩毒进了牢房,去年出来了。而三姐的本人,前年车祸、去年同居男友查出骨癌后期。。。“我祈祷!“三姐告诉我,她是老马家唯一周末上教堂的人,为了上帝你,她和老马有时要你来我往几句,比如有次说起蒙头盖脸的伊斯兰教的面罩,三姐直摇头,老马回击她:”你的上帝也差不多。“

至于四姐,她念书不多,一直打零工,每周去大姐家做清洁,自己家却很乱。不过四姐很会做面包,家庭大聚餐时的面包都她提供,我呢,吃一次尖叫一次,她呢,见我一次给我做一次、用粗胳膊把我抱一次。四姐年轻时很象黛米摩尔,嫁人很早,丈夫有个狐狸养殖农场,农场和地没都四姐的份。不过这些财产协议,并不影响四姐的爱和心情,身形日渐粗重的她,仍是一脸小姑娘的笑。

2020年6月29日。写到这里,老马让我看他的电脑(屏幕上是露台楼梯的设计图),他准备开讲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为表示尊重,我得搁笔聆听去。
朴实善良的家人,深情相伴的夫妻,平凡的日子,读来却是深深的感动与温暖。
 
这类需要脚手架的活,不看让人揪心,看着让人更揪心,所以大多时候,老马一上脚手架,我就回屋一边做清洁,一边尖着耳朵留意屋外的噪声杂音。一旦安静了,我就大喊老马的名字,他应了,我继续手里的活,没人应,我就出门张望。
尤其这段写踏歌悬着的牵着的担着的心,平实而细腻,真好!
 
@今年夏天
请教,雅蜜喊“广东人”:unsure:
我猜测是指她老公。
广东人都是这么称呼老公的吗?
认识一些广东人,她们在外人面前通常喊老公“阿某”,比如“阿强”、“阿坚”,向外人提起老公的时候会说“我地屋企阿某”(我们家阿某) 。

等着楼主和顾楚两个广东美女的进一步阐述。
 
昨上午,老马完成了露台楼梯的电脑设计图,这活对他不难,干几十年了。完成后我们去附近商场买露台的材料,回家经过十字路口时,有自行车正横冲红灯,老马猛按喇叭,骑车的,一个脚下惊惶,一个脸色惊惶。

“你是坏蛋!有时。“微微摇摇头。“不!总是。”老马重重摇摇头。

到家后,老马去后院,我进厨房。午饭是鸡翅加薯条,老马的最爱,从拿起饭碗到放下饭碗,一直乐得摇头晃脑。离桌时,他晃晃手中的可乐瓶,问我要不要添,我说只要一口漱漱嘴里的咸味。

“一口?”老马边翻白眼边抬右手,一口可乐,半口进我的杯子,半口洒桌上。
“都怪你提了根本做不到的要求!”老马喊道。

“你就会找借口!总是!”我笑道。
“Sauf une fois au chalet. ”老马眼珠一转,讲起魁省十多年前一起审判事件:

2008年,93岁的Philippe Hamelin因性侵和殴打他的两个女儿被定罪判刑。该罪行发生于1956年至1963年期间,但两个女儿是等其母2005年去世才提出指控的,这是姐妹俩的遗憾。"我妹妹20年前就想这么做,但我还没准备好面对它。"大女儿说。

“我经常跟他对质他所做的。"小女儿说,“但2004年,他回答我说,无论怎样,他都不内疚,他对我做的,是我喜欢的。我觉得恶心,我告诉我姐姐,即使没有她,我也要指控。我姐姐回答我,她现在准备好了。”

2005年,Philippe Hamelin被起诉,鉴于他的年龄和健康。他的律师申请了心理评估,他被认为适合面对法庭诉讼。

审判是2005年5月开始的,时间却得回到那个跪诵经文的的年代,那个宗教迷信的年代,那个忏悔可以漂白一切罪行的年代。

“侵犯后,父亲让我们去忏悔,以便不下地狱。他也忏悔,这给了他再次侵犯的权利。"据姐妹俩说,父亲从她们4岁起就开始了侵犯,手淫和其他性行为,直到大女儿年满18岁。

“父亲警告我们,如果跟人说这些事,他将我们到监狱或孤儿院。他还经常拳打脚踢我们,为一些小过失,比如诵经站得不够直。“忆及过去,姐妹俩总感耻辱和恐惧:去世的母亲知道一切,不过她更喜欢闭上眼睛。“

Philippe Hamelin是虔诚教徒,庭审时他将在圣经上宣誓,所以两个女儿以为他会认罪。但她们的父亲断然否认了,并争辩说,"我做了你们想要的,我的罪在于做了你们想要的。"

经过多次庭审,最后Philippe Hamelin承认了两起事件并认为不严重。第一次发生在木屋里,他穿着泳裤和孩子"玩耍"。"我抱着她的小爪子,阴茎在她大腿揉擦了几分钟就射精了,就五分钟!"他发誓并把事由归于壮年的“活力”,以及”阴茎从泳裤里自己出来"。而另一次是,他躺在女儿身上,没有恶意地吻了她。

2008年,Philippe Hamelin被定罪被判两年以下的监禁,这一判决是姐妹俩坚韧不拔精神的赞扬,她们父亲的罪行,不仅剥夺了姐妹俩的童年,也让以后岁月不堪和残缺:四十多年的成人生活中,她们与一直抑郁、酒瘾和自杀抗争着。

“我从来没睡过我的女儿们,我从来没打过我的女儿们,我从来没碰过我的女儿们,除了一次在木屋(
Sauf une fois au chalet)。这是André Perreault面对记者的回答。自那以后,这个表达方式变得普遍(有时略有改变),用于各式调侃或讥讽。

"我所判处的刑罚,不可能将你们被偷去的东西还给你们。我相信,你们的态度、你们谴责的崇高原由帮助了其他面临同样问题的受害者。通过谴责(你们的父亲),你们帮助了受害者。我也明白,你们追求的是一个漫长的、穿插阴影的愈合过程。我希望你们的余生会更好,你们会痊愈,在听到你们的声音后,我认为这是可能的。“这是法官对姐妹俩的回答。而这个故事中,我更喜欢这段话。

2020年6月30日。后院干旱的草地泛出青色,那株不耐寒的玫瑰打开了花瓣。微笑着,我合上六月,这支夏天最初的歌谣。
 
最后编辑: 13 天前
这个是一个系列,俺家那位最先找到的,看的高兴得不得了,每期都不拉下。后来我也开始跟着看。
很多集,下面这个是压缩得。

其实我觉得,俺家那位想把我训练成视频里的狗,让他带着到处玩儿 :LOL:

压缩的2个视频




是一个频道
这种小木屋,我看过详细搭建过程,从四姐夫家一盘录相带看到的,老马老家,还保留有这种木屋。
 
很喜欢你的文字,貌似轻描淡写,却是直击人心。写出这样文字的人,我想用一个词来形容:assertive。不知道对不对?
陆续写过不少日记,帖子名叫记忆碎片,最先开始写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记忆,无论是爱还是被爱。
后来,记忆慢慢有了,我开始写下:我记得,记得一切,我记得的一切是,你爱我,我更爱你。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assertive,但我希望也相信,我能记得,记得一切。
 
错过了你以前的文章 只见过几首诗。 这篇好看 是近期最佳了 (y)

上屋顶 必须系安全绳 如果着地角度再倾斜一点 脖子都可能断 或者 头落在石头、树根上都要命
与其担心 不如强迫老马遵守操作规范


————————————————————————————
猫娘出去抓 竟不为了吃 TA的女网友生气了 却不是因为抓
我不能自己决定写得好或不好,因为写的都是生活中的事,加上时间仓促。
谢谢安全操作的建议和提醒。
 
昨上午,老马完成了露台楼梯的电脑设计图,这活对他不难,干几十年了。完成后我们去附近商场买露台的材料,回家经过十字路口时,有自行车正横冲红灯,老马猛按喇叭,骑车的,一个脚下惊惶,一个脸色惊惶。

“你是坏蛋!有时。“微微摇摇头。“不!总是。”老马重重摇摇头。

到家后,老马去后院,我进厨房。午饭是鸡翅加薯条,老马的最爱,从拿起饭碗到放下饭碗,一直乐得摇头晃脑。离桌时,他晃晃手中的可乐瓶,问我要不要添,我说只要一口漱漱嘴里的咸味。

“一口?”老马边翻白眼边抬右手,一口可乐,半口进我的杯子,半口洒桌上。
“都怪你提了根本做不到的要求!”老马喊道。

“你就会找借口!总是!”我笑道。
“Sauf une fois au chalet. ”老马眼珠一转,讲起魁省十多年前一起审判事件:

2008年,93岁的Philippe Hamelin因性侵和殴打他的两个女儿被定罪判刑。该罪行发生于1956年至1963年期间,但两个女儿是等其母2005年去世才提出指控的,这是姐妹俩的遗憾。"我妹妹20年前就想这么做,但我还没准备好面对它。"大女儿说。

“我经常跟他对质他所做的。"小女儿说,“但2004年,他回答我说,无论怎样,他都不内疚,他对我做的,是我喜欢的。我觉得恶心,我告诉我姐姐,即使没有她,我也要指控。我姐姐回答我,她现在准备好了。”

2005年,Philippe Hamelin被起诉,鉴于他的年龄和健康。他的律师申请了心理评估,他被认为适合面对法庭诉讼。

审判是2005年5月开始的,时间却得回到那个跪诵经文的的年代,那个宗教迷信的年代,那个忏悔可以漂白一切罪行的年代。

“侵犯后,父亲让我们去忏悔,以便不下地狱。他也忏悔,这给了他再次侵犯的权利。"据姐妹俩说,父亲从她们4岁起就开始了侵犯,手淫和其他性行为,直到大女儿年满18岁。

“父亲警告我们,如果跟人说这些事,他将我们到监狱或孤儿院。他还经常拳打脚踢我们,为一些小过失,比如诵经站得不够直。“忆及过去,姐妹俩总感耻辱和恐惧:去世的母亲知道一切,不过她更喜欢闭上眼睛。“

Philippe Hamelin是虔诚教徒,庭审时他将在圣经上宣誓,所以两个女儿以为他会认罪。但她们的父亲断然否认了,并争辩说,"我做了你们想要的,我的罪在于做了你们想要的。"

经过多次庭审,最后Philippe Hamelin承认了两起事件并认为不严重。第一次发生在木屋里,他穿着泳裤和孩子"玩耍"。"我抱着她的小爪子,阴茎在她大腿揉擦了几分钟就射精了,就五分钟!"他发誓并把事由归于壮年的“活力”,以及”阴茎从泳裤里自己出来"。而另一次是,他躺在女儿身上,没有恶意地吻了她。

2008年,Philippe Hamelin被定罪被判两年以下的监禁,这一判决是姐妹俩坚韧不拔精神的赞扬,她们父亲的罪行,不仅剥夺了姐妹俩的童年,也让以后岁月不堪和残缺:四十多年的成人生活中,她们与一直抑郁、酒瘾和自杀抗争着。

“我从来没睡过我的女儿们,我从来没打过我的女儿们,我从来没碰过我的女儿们,除了一次在木屋(
Sauf une fois au chalet)。这是André Perreault面对记者的回答。自那以后,这个表达方式变得普遍(有时略有改变),用于各式调侃或讥讽。

"我所判处的刑罚,不可能将你们被偷去的东西还给你们。我相信,你们的态度、你们谴责的崇高原由帮助了其他面临同样问题的受害者。通过谴责(你们的父亲),你们帮助了受害者。我也明白,你们追求的是一个漫长的、穿插阴影的愈合过程。我希望你们的余生会更好,你们会痊愈,在听到你们的声音后,我认为这是可能的。“这是法官对姐妹俩的回答。而这个故事中,我更喜欢这段话。

2020年6月30日。后院干旱的草地泛出青色,那株不耐寒的玫瑰打开了花瓣。微笑着,我合上六月,这支夏天最初的歌谣。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庆幸的是正义还是来了,虽然来得很迟很迟。。。
作为女儿,我庆幸有一个爱我并依然把我当小女孩看待的爸爸。
作为母亲,无时无刻不挂虑儿女们的安全。
关系到这个方面,再小心谨慎琐碎都不会过分。
 
最后编辑: 13 天前
陆续写过不少日记,帖子名叫记忆碎片,最先开始写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记忆,无论是爱还是被爱。
后来,记忆慢慢有了,我开始写下:我记得,记得一切,我记得的一切是,你爱我,我更爱你。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assertive,但我希望也相信,我能记得,记得一切。
踏歌,你的文字中有一种底色与气质,我说不出来,但特别特别地喜欢.
好想拜读你的"记忆碎片".
 

顾楚

家园币认证矿工
976
$1.82
$233.08
获赞赚币
0.25
点赞赚币
1.57
最大赞力
0.14
认识一些广东人,她们在外人面前通常喊老公“阿某”,比如“阿强”、“阿坚”,向外人提起老公的时候会说“我地屋企阿某”(我们家阿某) 。

等着楼主和顾楚两个广东美女的进一步阐述。
我认识的直接叫"老公"的不多,都是叫名字或者阿某
正解
无补充 :giggle: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popeyes
scywlj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comeback
admin
hkkuo33
周雅
seastar66
亲baby
啊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