漩涡 (小原创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韩剑东,成了她心里的一把利刃,留着或离开,都已经造成了伤痛。

秦璐机械性地坐在银行现金区,强撑手脚麻利地完成最后的客户业务。5点正好,大堂闸门缓缓降下,秦璐吸了一口气,一天工作的结束,却是长夜里辗转难眠的开始。

离上次在湖边见完韩剑东,已经整整1个月不见了。他的岗位是走动性的,有需求客户要招待才会停留在基层银行。偶尔听到他来,也是怱怱忙忙地工作。秦璐自然是躲得远远,避之不及。

第一次的心动,无奈又荒唐。
即便悬崖勒马,但抽刀断水,岂能快速无恙。还未抚平的伤口,隐隐间......痛。

秦璐差点叫了出声,食指不小心被A4纸划破了一道小口,立马渗出一丝血痕,分外鲜红,映入眼里,一阵刺痛。微不足道的小伤口,此时却如此娇情,秦璐自嘲地苦笑着。

“完了,完了......我完了。”
旁边的舍友罗佩雯一边数着现金一边低喃着,神色慌张。
秦璐与她并肩坐现金区工作已有一段时间,平常她工作挺认真负责的,但她话多,时常与客户聊上了就把业务耽搁 。见她此状,秦璐暗知不妙 。

现金与电脑账目总数不符,少了2千元整。秦璐帮佩雯又仔细地检查一遍抽屉和箱子,又翻查了垃圾筒,最后无奈地望向佩雯,朝后台办公桌的方向打了个眼色。

坐在办公桌的是副主任张梅,新官上任1个月。张梅听完佩雯报告后,雷厉风行地查账查票查录像,最后确认佩雯凭空存多了2千元入客户账。
佩雯垂头丧气,张梅却笑意盈盈的拍拍她的肩膀说,
“没事,信贷部的客户,我能把他叫回来冲账。”
秦璐瞥了一眼副主任张梅,头皮发麻。

7点半,大堂闸门又缓缓升起,随后走进那位佩雯的冲账客户,还有跟在身后的韩剑东。一月不见,他明显消瘦了一些,神色淡然,客套的表情,却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秦璐赶快躲回后台。

“秦璐,你去教一下佩雯冲账。”
张梅在她后面唤她。秦璐一惊,想着怎样推脱。
“快去,别让客户等。”张梅催促她。
秦璐来到佩雯身后,收敛所有的表情,低垂着双眼,手指飞快地指着电脑教佩雯操作。

“秦姑娘,又见面了。”
说话的是客户。秦璐顺声抬头望去,却骤然对上一道灼热的视线,韩剑东在客户身后,隐隐的却又紧紧地盯着她。
“您好。”秦璐赶快礼貌地望客户一眼说,便急忙结束,走回后台。

你一定可以很勇敢,
有勇气停留在悲伤里,
那你一定也有勇气离开那场悲伤。
一一一秦璐

业务完了,客户走了,韩剑东也走了。秦璐扶一扶额头,想着应该沒有露出什么破绽,便与同事道别先下班。走出门口见到保安聊了几句,保安对今天的晚下班颇有怨言。末后,他提醒秦璐有她的包裹放在接待室的柜子里。

网购的零食寄到了,有佩雯喜欢的榴莲糖,秦璐便转身回银行。

“秦璐那天晚上出去后就再没有深夜单独出去了。”秦璐刚走到接待室门边左侧,还没进去,便听到佩雯的声音。
“那天晚上”?秦璐皱着眉,正想再踏进一步 。
“好,你再帮我盯着她,今天冲账是小事,不会记录在你的年终考核上。”

秦璐一惊,收回脚步,全身顿时毛管竖起,脸色阵阵发白,这......这是副主任张梅的声音。

一个月前,当她见到张梅时,秦璐便知道世事难料,终究躲不过上天的惩罚。即便是相安无事,却处处都是她的提心吊胆和小心翼翼。

秦璐心口又一阵闷痛,咬紧嘴唇,脑子空白。她有疑问,却不知从何疑起。想到佩雯,一下又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跌入缥渺的虚无,无感无力无助......直至双腿发软跪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待她如此残忍。即便面对的是韩剑东,伤痛也远远不及他的老婆张梅,如洪水般来得如此凶猛。

忽然,一双强有力的手从后面瞬间抓起她的双臂,搀扶着她。秦璐一愣,低头看到自己的左臂上,有一只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片创可贴的手,白皙而修长。
韩剑东眉头紧锁 ,深邃的眼晴看着秦璐,神情忧伤,双手却愈发用力地抓着她。

我要你知道,
世界若只有黑与白,
我偏要做,
那永无归处的灰,
接你黑白往返。
一一一 韩剑东


陷阱(小原创一)
 
最后编辑: 2020-03-02
韩剑东,成了她心里的一把利刃,留着或离开,都已经造成了伤痛。

秦璐机械性地坐在银行现金区,强撑手脚麻利地完成最后的客户业务。5点正好,大堂闸门缓缓降下,秦璐吸了一口气,一天工作的结束,却是长夜里辗转难眠的开始。

离上次在湖边见完韩剑东,已经整整1个月不见了。他的岗位是走动性的,有需求客户要招待才会停留在基层银行。偶尔听到他来,也是怱怱忙忙地工作。秦璐自然是躲得远远,避之不及。

第一次的心动,无奈又荒唐。
即便悬崖勒马,但抽刀断水,岂能快速无恙。还未抚平的伤口,隐隐间......痛。

秦璐差点叫了出声,食指不小心被A4纸划破了一道小口,立马渗出一丝血痕,分外鲜红,映入眼里,一阵刺痛。微不足道的小伤口,此时却如此娇情,秦璐自嘲地苦笑着。

“完了,完了......我完了。”
旁边的舍友罗佩雯一边数着现金一边低喃着,神色慌张。
秦璐与她并肩坐现金区工作已有一段时间,平常她工作挺认真负责的,但她话多,时常与客户聊上了就把业务耽搁 。见她此状,秦璐暗知不妙 。

现金与电脑账目总数不符,少了2千元整。秦璐帮佩雯又仔细地检查一遍抽屉和箱子,又翻查了垃圾筒,最后无奈地望向佩雯,朝后台办公桌的方向打了个眼色。

坐在办公桌的是副主任张梅,新官上任1个月。张梅听完佩雯报告后,雷厉风行地查账查票查录像,最后确认佩雯凭空存多了2千元入客户账。
佩雯垂头丧气,张梅却笑意盈盈的拍拍她的肩膀说,
“没事,信贷部的客户,我能把他叫回来冲账。”
秦璐瞥了一眼副主任张梅,头皮发麻。

7点半,大堂闸门又缓缓升起,随后走进那位佩雯的冲账客户,还有跟在身后的韩剑东。一月不见,他明显消瘦了一些,神色淡然,客套的表情,却看不出他的任何情绪。秦璐赶快躲回后台。

“秦璐,你去教一下佩雯冲账。”
张梅在她后面唤她。秦璐一惊,想着怎样推脱。
“快去,别让客户等。”张梅催促她。
秦璐来到佩雯身后,收敛所有的表情,低垂着双眼,手指飞快地指着电脑教佩雯操作。

“秦姑娘,又见面了。”
说话的是客户。秦璐顺声抬头望去,却骤然对上一道灼热的视线,韩剑东在客户身后,隐隐的却又紧紧地盯着她。
“您好。”秦璐赶快礼貌地望客户一眼说,便急忙结束,走回后台。

你一定可以很勇敢,
有勇气停留在悲伤里,
那你一定也有勇气离开那场悲伤。
一一一韩露

业务完了,客户走了,韩剑东也走了。秦璐扶一扶额头,想着应该沒有露出什么破绽,便与同事道别先下班。走出门口见到保安聊了几句,保安对今天的晚下班颇有怨言。末后,他提醒秦璐有她的包裹放在接待室的柜子里。

网购的零食寄到了,有佩雯喜欢的榴莲糖,秦璐便转身回银行。

“秦璐那天晚上出去后就再没有深夜单独出去了。”秦璐刚走到接待室门边左侧,还没进去,便听到佩雯的声音。
“那天晚上”?秦璐皱着眉,正想再踏进一步 。
“好,你再帮我盯着她,今天冲账是小事,不会记录在你的年终考核上。”

秦璐一惊,收回脚步,全身顿时毛管竖起,脸色阵阵发白,这......这是副主任张梅的声音。

一个月前,当她见到张梅时,秦璐便知道世事难料,终究躲不过上天的惩罚。即便是相安无事,却处处都是她的提心吊胆和小心翼翼。

秦璐心口又一阵闷痛,咬紧嘴唇,脑子空白。她有疑问,却不知从何疑起。想到佩雯,一下又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跌入缥渺的虚无,无感无力无助......直至双腿发软跪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待她如此残忍。即便面对的是韩剑东,伤痛也远远不及他的老婆张梅,如洪水般来得如此凶猛。

忽然,一双强有力的手从后面瞬间抓起她的双臂,搀扶着她。秦璐一愣,低头看到自己的左臂上,有一只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片创可贴的手,白皙而修长。
韩剑东眉头紧锁 ,深邃的眼晴看着秦璐,神情忧伤,双手却愈发用力地抓着她。

我要你知道,
世界若只有黑与白,
我偏要做,
那永无归处的灰,
接你黑白往返。
一一一 韩剑东

人世间,感情是最复杂的东西...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挺好看的。仔细看完了。

男人 喜欢权利,政治,金钱,女人喜欢感情的纠结,家庭,孩子。天性使然

文中的男主应该去当皇帝,这都不算事。如果不是,心里只装一个人,会让所有人都好过些。
男人要想一辈子不顺序,就去找两个老婆:wdb33:
谢谢佩奇 ?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还是个连载小说

开始有点虐心了!这种职场老流氓,真当让我愤慨!跟我九十年代初,工作单位的局长一个模式,滋要是有点姿色的女人,绝对不放过!那会儿,我是刚做孩子的父亲了,不然的话,早废吖一腿了……

实在看不得这种垃圾,随后,就辞职,走人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女人是不是好骗?
只要感情上把她忽悠晕了,就会让她对你死心塌地?
我原则上不反对善意的骗女人!(切~女人哪有那么好骗的)

只要是身份真,态度真,目的真,我都觉得骗到手就是有本事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