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1,005
$2.92
$151.27
获赞赚币
2.90
点赞赚币
0.03
最大赞力
0.07
1、
老赵从收银台边望出去,见彩票柜台有人在对奖。他一会儿也要去刷一下,看是否中了五千万。他又瞟了一眼,发现柜台里是一张新面孔。一张华人的脸,齐肩发,眼睛细长,弯弯的,整齐的门牙,面颊略瘦,似乎一直在笑着。

老赵五十多了,视力和前列腺功能一样,已经退化。但他分明看清了那个女人脸上的雀斑,甚至,似乎能看出她穿多大的胸衣,她的身高,并听到她在床上高高低低的呻吟。

老赵有些窒息,那个女人是Jennifer,他曾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二十多年了,女人不复当年的风情万种,但他不会认错。她看上去细长的眼睛,实际上很大,头发的亚麻色,是天然的。

他看见Jennifer正与西人对话,付款时居然有些走神,输错了密码。他扭头看一下旁边排队结账的人,确认他们都刻意地不看POS机的方向,便又按了一遍密码。

每次买彩票,老赵首先看本期有多少米粒奖金,40米粒以上,老赵就打20刀,然后回家路上分配奖金都用在什么地方。比如,Point Grey海边第一排的房子,两千万以上的,六十尺的游艇,等等。但这一次他看都没看,甚至没想好要不要买。

犹豫着走向彩票柜台,与Jannifer四目相对了。Jennifer冲他笑笑,他有些慌。她百分百会认出他的,即使他戴着棒球帽,不再是玉树临风的样子。

但Jennifer没显出惊讶或惊喜,只礼貌地微笑,像每个要推销自己产品的销售员一样。

他想起自己戴着大口罩,还添了一副眼镜,是一个蒙面客。

他犹豫着,要不要摘下口罩和眼镜,露出白发,让Jennifer去吃惊。他从口袋里摸出对奖券,在机器上扫描,一连两张,都是not a winner。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彩票不中者,多如牛毛,意难平,又如何?

要不要摘口罩?

”洁妮,还认识我吗?“ 老赵觉得应该这么说,边说边摘帽子,等到Jennifer用手掩住嘴巴,瞪大眼睛......但他忽然有些清醒,这是蒙面时期,况且,他还清楚地记得当年是怎么分开的。

老赵冲着Jennifer笑了一下,说,没中,还挥了下手,Jennifer也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像不列颠哥伦比亚三月明媚的天空。

推着购物车,走出自动门,到了汽车边,老赵摘下了口罩,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湛蓝的天空。

2、

几年前,老赵在公司里,员工敲他的门,说:“老板,您的电话。”

“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他的手机,那肯定不是熟人。这样的电话太多了,大部分是各种公司要推销自己的服务,有些还打着政府部门的旗号。

“说是您一个校友,出了一本书,想寄给您。”

老赵接起电话,才知道是张宏远,一个差他两级的学弟,在大学工作。当年在社团里一起玩过,毕业了就各奔东西,从无交集。

张宏远玩了一本小说,要寄给老赵看。老赵不明白为什么要寄给他看,但总归是人家瞧得起自己吧。所以收到书以后,认真地读完了,并且微信对作者表示祝贺。

张宏远回话感谢,同时问了老赵一个问题:“知道傅洁妮的近况吗?”

老赵咯噔了一下:“她不是你们班级的吗?”

老赵心里想,难道,他们都知道他和她的事情?

“我们班级没人知道她的情况……我以为你赵一鸣一定知道。”

“我不知道。”老赵顿了一下,又说:“好像去了加拿大。”

“是啊,去了加拿大,再没消息了。我这本书,是写给她的。”

老赵看出来了,张宏远当年疯狂爱着傅洁妮,是一份止于手牵手的爱。那本描写校园爱情的小说,很大的篇幅,是主人公和女同学的灵魂交往,暧昧,并且,最终,分道扬镳。到底一直躲在象牙塔里,张宏远还是那么天真。

他当然不能对张宏远说,他曾经和她同床共枕。对谁也不能说。

他想起很多年前,她穿了一条新裙子,转了一圈,手撑着腰,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最好的裙子,要能展示小腹的曲线。”

那曲线正对着自己,柔和的隆起,与胸前的曲线搭配着,像扑向灵魂舞动的火焰。

从此后,老赵就很在意女人小腹的曲线,那是女人最勾魂的一段,不可随意用眼神触摸的地方。胸部,虽然也不能盯着看,但一般女性实则是发了邀请要男人关注的。所以才会有事业线,有深到腹部的衣领。臀部,不,一听就老土,品味贫乏。

喝过了拉菲,别人再来和你吧啦吧啦普通酒庄酒,你没兴致的。

傅洁妮离开上海之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赵一鸣介绍的。那公司老总是赵一鸣原本的顶头上司,要年轻的赵一鸣去做部门经理,他思来想去,没去,但介绍了傅洁妮去做外贸,算是对顶头上司的交代。

后来,她出去了。她怎么出去的,老赵也不清楚,因为那时他们已经不再联系了。但顶头上司经常要在酒桌上问他,傅洁妮,Jennifer,怎么样了?

老赵总觉得是被看穿了,便有些心虚。

3、

赵一鸣与傅洁妮是社团活动认识的。这是个文静的姑娘,戴一副白框眼镜,很少说话。第一次见,赵一鸣觉得似曾相识,但他不会蠢到去告诉她,太老套不是。后来,知道她写文章了得。但他是个自负的人,觉得自己更了不得,没有太多互动。

隔了些时日,说起傅洁妮好久没来活动了,有人说她出事了。不知什么原因,她自杀了,但又救了回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来学校。

赵一鸣听了,心里难过。晚上在宿舍辗转反侧,被下铺蹬了好几下床:赵一鸣,他妈的睡不睡啊?

赵一鸣不睡了。他坐起来,把三号绘图板拿上来,打着手电写信给傅洁妮。他觉得有责任劝说傅洁妮振作起来,珍惜生命,他拿自己举例子,说自己以前因为不喜欢现在的专业是多么苦闷,后来,经过思想斗争,老师开导,终于领悟,人首先必须学会接受自己的境况,才能脚踏实地,掌握自己的命运。

几十年后,老赵明白,所谓自己的例子,不过为赋新词强说愁。但当时,他是真诚的,明亮的,深以为然的。

唉,这就是青春,总有一些在后来看来屁都不是的小石子让年轻人去扮演登山者。

写完信,犹豫了几天,赵一鸣寄了出去,信通过邮局绕回学校,等傅洁妮回校后,到达她的手上。

赵一鸣没在信上签名字,所以他觉得事情算是过去了。他那时喜欢李小萍,一个短发的、肤色白皙的大眼睛姑娘,常穿着运动衣,活力四射。

有一天,在广播台,播完稿件,放一张塑料压纹唱片,搭上唱针,外面隐隐传来电子琴音乐《海边》,舒缓,浪漫,但广播室里,唱机转动的声音都听得到。那张红色的唱片转啊转啊,细密的纹路像池塘的水纹,荡漾着,像赵一鸣的心事。

室内只有两个人,氛围刚刚好,甚至,有些暧昧。赵一鸣鼓起勇气,对李小萍表白。

李小萍像受惊的小鹿,站起来,垂眉看着桌子,涨红了脸,说,赵一鸣,不好意思。

后来,赵一鸣写了很多很多诗,从月光写到朝露,蝴蝶以及北极熊,都是为李小萍写的。毕业之际,那些诗稿寄给了李小萍,为他无果的校园爱情画上句号。

赵一鸣带着情伤离开了校园,分配到机电一局的一家大型企业。四川中路机电一局阴凉的大楼,干部处,一间铺着木地板的办公室里,赵一鸣办完报到手续,写得一手好字的老太太拿尺子压着中缝线,撕下介绍信,从眼镜上面看着他,说,小伙子,明天去上班。一听就是山东人。

按照培养新人的程序,赵一鸣被派到车间实习一段时间。

每日背着工具包穿行在机床之间,行车下,几天后,和机修班的小姑娘们混熟了。过了个把月,就到了打情骂俏的段位。他坐下来,便有姑娘和他挤一张椅子,不是羞羞答答,是争啊抢的,伴着欢快的叽叽喳喳。刚开始,他会满脸通红站起来,时间久了,偶尔有姑娘坐到腿上,他也可以像其他青工一样面不改色坐怀不乱,把手轻搭在姑娘腰上,说:“帮忙倒杯酸梅汤,太热了。”

大马力电风扇呼呼吹着,吹散了回丝飘出的浓郁机油味,吹得脸上的皮肤发麻。太阳透过梧桐叶和高高的窗户,细碎地落在工具箱上,箱子上放着工具和杂七杂八的零件。九月,秋蝉一遍遍叫唤,此起彼伏,鼓荡在青春飞扬的土地上。

赵一鸣空下来,看刘心武小说,顾城和舒婷们的诗,在宿舍写信,偶尔也写诗,但总不能发表。



4、

赵一鸣很想调去708车间实习。那是一个巨大的车间,车间尽头,有一座好几层楼高的水压机,经常出现在人民画报和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的纪录片中,跟在毛主席会见尼克松的新闻后面。他终于看到这个从小就在露天电影里看到过的庞然大物时,想起小时候站在人民公园看国际饭店时的感慨:册那,军帽要落特了。

708是一个内部代号,代表某项重大国家工程,正在一些研究所和企业里推进。

张小兵在一旁大声说:“压根大轴,揉面团一样,嫩赤赤。”

鼓风机把说话声吹散了,行车打着铃,吊着巨大的工件,隆隆驶过头顶,远处,传来乒乓乒乓金属敲击的声音。

赵一鸣看着水压机缓缓压下去,那根通红的大轴,一点点变形,外层剥落灰黑色的钢渣。他扯了大嗓门,说:“我去!我要去组织部,跟王老师说,这里带劲。”

“算了吧,舍得那几个小姑娘?”

“眼红我?我们换一下。”

天气热,机床毛病也多。赵一鸣穿着短袖工作服,与师傅一起去修一台630车床。穿过过道时,留心着车床里不断飞出的铁花。630车床的继电器线圈烧了,师傅让赵一鸣去领一个阿城厂的继电器。

赵一鸣顺路回机修班喝水,有人对他喊:“大学生,大门口好像有你一封信。”

收到一封陌生的来信,笔迹陌生,地址也陌生。由于没写明部门,信插在传达室木板上好几天了。

他好奇地撕开贴着四分邮票的本市邮件,抽出信纸。信是写在某机械厂红头信笺上的,白纸红线,粗粗的钢笔字迹,流畅似水,显示写信人是经常动笔写东西的。

“小赵:你好!

你一定会惊讶于收到一个陌生人的信。但,这是我考虑了很久才做的决定。

我叫傅城梁,是傅洁妮的父亲。一年多前,我女儿傅洁妮由于年少无知,一时想不开,做出了一些极端的举动,幸好发现及时,没有发生不可挽回的悲剧。这些,你是知道的。

我今天写信给你,是因为这一年多来,她回到家里,屡屡提起一位兄长。她说,是这位兄长鼓励她勇敢面对生活中的挫折和磨难。而这位兄长,就是你。

你一定还记得,一年多前,你给她写过一封信。信是匿名的,但洁妮还是很确定,写信的是你。

在我女儿二十年的生命里,我还没有看到她如此频繁地对我们提及一个男孩的名字。这个男孩子,确实改变了她,让她有了更多的笑意,让她感受生活的美好。

作为她的父亲,我冒昧地邀请你,如有空时和洁妮一起到家里来做客,一来,让我有机会感谢你对她的照顾,二来,也想请你做洁妮的大哥,在将来的生活里给予她更多的关照。

我听洁妮说你现在毕业分配到了这个单位,不知道这封信能不能到你的手上。如你收到这封信,请回复。如你觉得此信不妥,也请谅解,并理解一个父亲的心愿。

顺祝

工作顺利!

傅城梁

19xx年9 月20日”

赵一鸣这才知道,傅洁妮早就知道信是他写的。

如果放在今天,赵一鸣一定明白傅城梁写信给他的意思。当然赵一鸣那时也不是一点都不明白,但就是,不那么透彻。

况且这封信不是出自一个女孩子,是出自一个父亲,总觉得有些怪。如果这封信,这个意思,是由傅洁妮亲自来说,结果也许不一样。在那么一个年纪,赵一鸣对于女孩的家长,尚没有做好心理建设,心里存着一份不知所以的畏惧。他还没有准备好去见一个女孩的父亲,或者一种叫老丈人的生物。

也或者,他对傅洁妮真的没那个感觉。也许因为傅洁妮脸上几粒小雀斑?也许,她的自杀,终究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让他对她只有同情?

他忘记当时是怎么给傅城梁回信的了,总而言之,他没有去傅家做客。

午休时,年轻人喜欢去江边吹风。车间不远处,跨过一条铁路,是码头。秋天,风在高爽的天空里抹上疏淡的几笔,从码头远眺,发电厂烟囱的烟雾有些懒洋洋。一帮小年轻的欢笑声,与江面上啪啪啪驶过的轮船马达声混合在一起,被风吹得很远很远

多年以后,赵一鸣老想起码头上情景,有时模糊,有时清晰。那是他工作后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比他后来做了领导,当了老板,都明亮而且高远的记忆。

但不久之后他收到了傅洁妮的信。

“赵一鸣同学:你好!

我早就应该给你写信,感谢你在我压抑灰暗的日子里,让我看到了云端里的光明,感受到了寒风中的暖意。

我刚知道我爸给你写了信,我真的非常非常生气。我不知道我爸对你说了什么,但请相信,我不知情。这样打扰你,让我无地自容,但真的不是我的意思,请你一定原谅他的鲁莽。

是的,我早就知道那封信是你写给我的了。但他那样的强人所难,是我不曾想到的。

有些乱,不知所云,但愿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



一切顺利。”

赵一鸣回了一封信安慰傅洁妮,大意是让她不必有什么担心,因为他并没觉得她父亲的信有任何不妥。

写信的时候,赵一鸣还是担心傅洁妮会想得太多,甚至想不开,做过火的事情,因为她做过极端的事情。

这样,赵一鸣和傅洁妮就开始正式通信了。




五、

他们之间的书信往来持续了好几年,从赵一鸣毕业,直到傅洁妮去机床厂参加工作后的两三年。再过几年,摩托罗拉公司把人类最古老的沟通方式武功尽废。

开始通信后不久,傅洁妮到厂里来看赵一鸣。他们似乎默认,他们是比普通朋友高,比男女恋人低的纯洁的友人,至少赵一鸣是这样认为的。

赵一鸣带着傅洁妮在工厂附近的大众饮食店吃饭,在黄浦江边散步,去车间里看高耸的水压机。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身体几乎没有一点点接触。

两年以后,夏日的一个礼拜天,赵一鸣穿过整个上海,去傅洁妮的工厂看她。那之前,赵一鸣和财经大学的一个女孩恋爱,并在几个月前画上了句号。

气象台报了高温,傅洁妮撑一把黄色遮阳伞,邀请赵一鸣一同躲到伞下,偶尔,手臂会碰到一起。赵一鸣感受到那支柔软的手臂,每一根汗毛的触碰都能感受到。他闻到刚洗过的头发上留下的香皂味道,和她的身体散发的一点点体味。他有些眩晕,在一瞬间,有亲近她身体的渴望。

他们去五角场吃饭。走过朝阳百货商店,淞沪饭店的门大敞着。两人点了花生、牛肉、三黄鸡,鱼香肉丝,响油鳝丝,一个青菜,要了两瓶啤酒。赵一鸣酒量不错,喝得多,傅洁妮也喝了一些,喝得满脸绯红。

窗外,人流熙熙攘攘,附近公交起点站,一辆辆汽车发车。偶尔,卖票员跳下车来,把翘辫子的电车集电杆拉回去。

“早上来时,挤吗?”

“礼拜天,人不多。”

“平常日子,上车都要下面人把屁股推到车门里去。”

“哈哈哈。”

“你笑什么嘛。”

“把屁股推进去。”

“就是嘛,屁股撅在外面,门关不上。”

赵一鸣自然知道前胸贴后背的滋味。

“所以你不爱坐车回家。”赵一鸣问。

“对,住宿舍好。回家爸妈还要问很多事情。”

“你不愿和他们多说?”

“以前,小时候,说得多,现在……你不也不乐意嘛。哎,我脸是不是很红了?”傅洁妮拿手绢擦了一下嘴巴。

“红了。喝不下就不喝了。”

“嗯,不喝了,一会儿醉了你搬不动我。”

“醉酒的人,重,死人一样的。你礼拜天不回家,说过吗?”

“打了电话,说了你要来看我。”

闷热,没有风。吊扇“哗哗哗”打风,还是热。赵一鸣浑身是汗。

吃完饭,站在路边等着过马路去对面的新华书店。巨龙车绕着中心花坛兜圈子找出口,许多脚踏车在眼前叮铃铃走过,好些人把湿毛巾搭在头上遮阳。

傅洁妮忽然说:“不知道将来,我走哪一条路。”

五条马路五个方向,她大概因此感慨。那些不同路的人,越离越远。

买了几本书,傅洁妮把赵一鸣带到宿舍。女孩的宿舍,看上去比较干净。礼拜天,其他人回家了,整栋楼很安静,只有树上的黑蝉鸣唱着。傅洁妮让赵一鸣坐到自己床上,拿了刀准备杀个西瓜。

赵一鸣忙把傅洁妮手里的刀拿过来。

是个好瓜,刚碰到刀口便“咔”一声裂开来。两人吃了半个瓜,傅洁妮提议去厂里游泳池游泳。赵一鸣说,没带游泳裤啊。

“小时候,男孩子下水游泳,穿平角裤。”

傅洁妮坐在床的另一头,粉面姣好,酒后的红晕正退下去,但酒劲似乎仍在,笑得恣意而亲密。

“哈哈,是啊,小时候我也那样,现在谁还敢。”

“也是,越长大,胆子就越来越小。”

傅洁妮的眼睛明亮透彻。

安静的夏日午后,偶尔走过楼下的人声格外清晰。赵一鸣对面的这个女孩,已然不是多年前羞涩的少女,出落得丰满精致,青春洋溢。

两个人的话停下来时,便有些可怕的暧昧氤氲在房间里,让赵一鸣透不过气来。他必须时时提醒自己,当年,他鼓励她,不是为了接近她,况且傅洁妮也在信里说过,她不是那个意思。

“哎,打不打牌?打不打?”

赵一鸣是不想两个人打牌的,太没劲啊。大怪路子,必须四个人才有意思。但他还是说,打,打。

发三堆牌,打了一圈又一圈,总是赵一鸣赢得多。但输了也没什么惩罚,没有贴纸夹耳朵的玩闹。他们总是避免着肌肤故意的明白无误的接触。

“你是不是老在算我牌呀,是不是?” 傅洁妮委屈地问,有些娇嗔。

到底算了还是没算呢?赵一鸣自己也不知道。男孩子的牌技,宿舍里早练出来了,还用算吗?

“我下个月去外国语大学进修,一年,我调到技术情报室了,但我不是外语专业的,所以安排了进修。”

“那很好啊。你住学校还是住厂里。”

“还不晓得。不过离得不远,哪里都可以。”

不知不觉,天空暗下来,乌云压顶。一阵风起,凉丝丝,湿漉漉,傅洁妮赶快去关窗。雷声轰隆隆响起,雨点打在屋顶上,窗户上,发出劈里啪啦的声音。那是那一年最大的一场雨,雨水来不及进入下水道,很快漫上了厂区的道路。

赵一鸣看着窗外说:“这雨,别把马路给堵了啊。”

傅洁妮站在一边,说:“难说,哪一年没有。”说着,还笑。

“居然幸灾乐祸。”

“我吧,这是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实事求是。”

“好吧,实事求是,我得换好几部车。”

“还早,说不定一会儿会好一些。”

“只要有一段路不通,其他路再好也完蛋。”

“不是说还早嘛,你现在就满脑子想要走?”

“没,怕它一直下。”

“打牌打牌。我要翻盘。”

但那雨一直下,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赵一鸣心里也就越来越不踏实。第二天要上班,必须赶回去。他从来没想过留下的可能性,毕竟,生活作风问题还是个问题。

后来,是几年后了,洁妮问他:你是真的不明白我的想法吗?赵一鸣说:有些明白,但我,又害怕理解错了。

看着赵一鸣有些心不在焉,傅洁妮一直笑着的脸,也有些暗淡。

“我们认识三年多了。”傅洁妮忽然说。

“不止,五年了。”赵一鸣说。

“我是说,从接到你的第一封信开始,三年多。”

“哦,是。”

“我们总共在一起呆了不到十个小时。”

赵一鸣想,是啊,他们通信,告诉对方自己最近做些什么,想些什么,看什么书,对未来有什么样的打算,互相非常了解,但确实只在一起单独呆了不到十个小时。

雨终于停了,那一天,赵一鸣走得有些仓惶,似乎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但又好像非常正确。此后的两个月里,他没有接到傅洁妮的来信。

赵一鸣结婚前,丢了一部分以前的信件。那些信,有些已经翻读过好几遍。

从体制内跳出来前,整理办公室,抽屉里放着的一批信件,觉得带不走,又丢了。几十年后,他已经无法找到年轻时的信件了。他怕他老婆看到这些信件后会不悦,虽然这些信件无关男女关系。




《未完待续》
 
最后编辑: 2020-06-12
1,005
$2.92
$151.27
获赞赚币
2.90
点赞赚币
0.03
最大赞力
0.07
"看出了她穿多大的胸衣,她的身高,并且似乎听到她在床上高高低低的呻吟" --- 持保留意见。
那是记忆中的东西,不一定符合现实,但是,是记忆中的真实。
 
1,005
$2.92
$151.27
获赞赚币
2.90
点赞赚币
0.03
最大赞力
0.07
2、

几年前,老赵在公司里,员工敲他的门,说:“老板,您的电话。”

“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他的手机,那肯定不是熟人。这样的电话太多了,大部分是各种公司要推销自己的服务,有些还打着政府部门的旗号。

“说是您一个校友,出了一本书,想寄给您。”

老赵接起电话,才知道是张宏远,一个差他两级的学弟,在交大工作。当年在社团里一起玩过,毕业了就各奔东西,从无交集。

张宏远玩了一本小说,要寄给老赵看。老赵不明白为什么要寄给他看,但总归是人家瞧得起自己吧。所以收到书以后,认真地读完了,并且微信对作者表示祝贺。

张宏远回话感谢,同时问了老赵一个问题:“知道傅洁妮的近况吗?”

老赵咯噔了一下:“她不是你们班级的吗?”

老赵心里想,难道,他们都知道他和她的事情?

“我们班级没人知道她的情况……我以为你赵一鸣一定知道。”

“我不知道,似乎是去了加拿大。”

“是啊,去了加拿大,再没消息了。我这本书,是写给她的。”

老赵看出来了,张宏远当年疯狂爱着傅洁妮,是一份止于手牵手的爱。那本描写校园爱情的小说,很大的篇幅,是主人公和女同学的灵魂交往,暧昧,并且,最终,分道扬镳。到底一直躲在象牙塔里,张宏远还是那么天真。

他当然不能对张宏远说,他曾经和她同床共枕。对谁也不能说。

他想起很多年前,她穿了一条新裙子,转了一圈,手撑着腰,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最好的裙子,要能展示小腹的曲线。”

那曲线正对着自己,柔和的隆起,与胸前的曲线搭配着,像扑向灵魂舞动的火焰。

从此后,老赵就很在意女人小腹的曲线,那太能体现一个女人身体的美妙了。臀部,不,一听就知道品味贫乏。

喝过了拉菲,别人再来和你吧啦吧啦普通酒庄酒,你没兴致的。

傅洁妮离开上海之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赵一鸣介绍的。那公司老总是赵一鸣原本的顶头上司,要年轻的赵一鸣去做部门经理,他思来想去,没去,但介绍了傅洁妮去做外贸,算是对顶头上司的交代。

后来,她出去了。她怎么出去的,老赵也不清楚,因为那时他们已经不再联系了。但顶头上司经常要在酒桌上问他,傅洁妮,Jennifer,怎么样了?

老赵总觉得是被看穿了,便有些心虚。

《未完待续》
 
最后编辑: 2020-03-14
18,496
$112.39
$6,205.23
获赞赚币
87.09
点赞赚币
25.30
最大赞力
2.82
2、

几年前,老赵在公司里,员工敲他的门,说:“老板,您的电话。”

“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他的手机,那肯定不是熟人。这样的电话太多了,大部分是各种公司要推销自己的服务,有些还打着政府部门的旗号。

“说是您一个校友,出了一本书,想寄给您。”

老赵接起电话,才知道是张宏远,一个差他两级的学弟,在交大工作。当年在社团里一起玩过,毕业了就各奔东西,从无交集。

张宏远玩了一本小说,要寄给老赵看。老赵不明白为什么要寄给他看,但总归是人家瞧得起自己吧。所以收到书以后,认真地看完了,并且微信对作者表示祝贺。

张宏远回话感谢,同时问了老赵一个问题:“知道傅洁妮的近况吗?”

老赵咯噔了一下:“她不是你们班级的吗?”

“我们班级没人知道她的情况……我以为你赵一鸣一定知道。”

“我不知道,似乎是去了加拿大。”

“是啊,去了加拿大,再没消息了。我这本书,是写给她的。”

老赵看出来了,张宏远当年疯狂爱着傅洁妮,是一份止于手牵手的爱。那本描写校园爱情的小说,很大的篇幅,是主人公和女同学的灵魂交往,暧昧,并且,最终,分道扬镳。到底一直躲在象牙塔里,张宏远还是那么天真。

他当然不能对张宏远说,他曾经和她同床共枕。对谁也不能说。

他想起很多年前,她穿了一条新裙子,转了一圈,手撑着腰,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最好的裙子,要能展示小腹的曲线。”

那曲线正对着自己,柔和的隆起,与胸前的曲线搭配着,像扑向灵魂舞动的火焰。

从此后,老赵就很在意女人小腹的曲线,那太能体现一个女人身体的美妙了。臀部,不,一听就知道品味贫乏。

喝过了拉菲,别人再来和你吧啦吧啦普通酒庄酒,你没兴致的,并且,觉得自己坐在云端。

傅洁妮离开上海之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老赵介绍的。那公司老总是老赵原本的顶头上司,要年轻的赵一鸣去做部门经理,他思来想去,没去,但介绍了傅洁妮去做外贸那部分的工作,算是对顶头上司的交代。

后来,她出去了。她怎么出去的,老赵也不清楚,因为那时他们已经不再联系了。但顶头上司经常要在酒桌上问他,傅洁妮,Jennifer,怎么样了?

老赵总觉得被看穿了。

《未完待续》
现在有感觉了(make sense),谢谢续文。。。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3,087
$74.68
$239.14
获赞赚币
73.57
点赞赚币
1.11
最大赞力
0.11
漫长的倒叙故事。

看(1)的时候,觉得老赵好猥琐,藏头遮脸,遇到老情人了,纠结胆怯虚张声势,半点没有买彩幻想是“米粒”富翁的畅快潇洒境界,但结尾——“推着购物车,走出自动门,到了汽车边,老赵摘下了口罩,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湛蓝的天空。”又及——“ Jennifer也回了一个灿烂的笑,像不列颠哥伦比亚三月明媚的天空。” 倒是转换意境的好句子。——就算潦倒落魄的流浪汉都有过自己的春天,更何况是由曾经玉树临风的小赵和曾风情万种的Jennifer主演的故事。

(2)看到的是,倒回去几年前,事业有成,修炼得一肚城府的赵老板,面对任何能关联到Jennifer的人或话题都敏感又遮掩的状态,Jennifer,Jennifer,好深的孽缘,风流债……这一集是现代版的《雷雨》剧哈。

(3)是错了版的《红楼梦》。
似曾相似的年轻姑娘傅洁妮不是小赵的林妹妹,但也是能让他在得知其自杀的不幸时,有睡不着打手电写信的冲动,劳心费力写了励志信还要费劲曲折寄出去。对傅姑娘的这丝柔情,诉说着小赵为赋新词强说愁感时花溅泪的春天。
神仙妹妹李小萍是小赵青春里亮丽的红玫瑰,——红色的唱片转啊转,细密的纹路像池塘的水纹,荡漾着,——舒缓,浪漫,最后还是把小赵的心事虚化了。
经历了情伤的小赵,显然脱去了青涩的表皮,出了校门上了班,很快迎来了莺歌燕舞,桃红柳绿的时节——和机修班的小姑娘们混熟了,过了个把月,就到了打情骂俏的段位,接着和姑娘挤张椅子,再到面不改色坐怀不乱,把手轻搭在姑娘腰上,说:“帮忙倒杯酸梅汤,太热了。”——虽说还是诗情画意的宝玉,但怎么看离西门大爷的距离也就只差几步路了。

顺便说下,这段好写意——大马力电风扇呼呼吹着,吹散了回丝飘出的浓郁机油味,吹得脸上的皮肤发麻。太阳透过梧桐叶和高高的窗户,细碎地落在工具箱上,箱子上放着工具和杂七杂八的零件。九月,秋蝉一遍遍叫唤,此起彼伏,鼓荡在青春飞扬的土地上。——很喜欢。

(4)这一节,最大的感触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操心未必能结果。如若傅姑娘父亲能意识,小儿女的事父母最好只做幕僚,千万不要上前台,不然很可能惊了一池春水,飞了野鸭子。再怎么想让小赵进家门,他最好的操作也只应该是不断鼓励自家姑娘去接触小赵,也许故事就改了梗。

(5)这节肯定是小赵和傅姑娘暧昧情的重点,但就像花开了却不是想象中的美丽纯粹,小赵最终的逃避多少也表示他还是个多情也纯情的年轻人吧。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周发行量
总发行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