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1,757
$6.82
$362.79
获赞赚币
6.60
点赞赚币
0.22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57.43%
躲瘟疫,看电视剧,里面的角色,去一家很豪华的店里做高定服装,立时三刻高大上。

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乡间裁缝。

我长在乡下,每一年两年,家里要请裁缝上门做衣裳。我不知其他地方怎样,我们那里,是每家请裁缝上门做衣裳的。穿服装店的现成衣裳是上海人的事体,乡下人,拿了钞票布票,自己去店里剪洋布,裁缝量体定制。布票定量太少,小孩子长得快,不够,就拿土布做衣裳。土布,我们叫老布。

我家没织布机,但外婆家有。外婆白天黑夜织布,分我们一些,给我和我哥做衣裳。但老布硬,穿着不适意,我们不喜欢穿,倒辜负了她老人家的心意。

请裁缝需要很早就定下时间,印象中,总要提早两到三个月,可见裁缝很吃香。一般总是在天气凉爽,或者有些冷的时候,因为大半的喜庆事,加上过年,都在十月一日以后。

裁缝上门那天,早早拆下一块门板,在客堂间里用两只平时场地上晒被子的木架子搁起来,算是裁缝师傅的工作台。我娘从大橱里,箱子里,拿出各种各样的布料,的确凉,纺绸,毛涤,缎子,呢料,堆在工作台上。现在看来,也不算很低档。

七八点钟,裁缝踏着脚踏车,载着缝纫机上门。后来,家里有了蝴蝶缝纫机,师傅上门就只带工具袋了。裁缝师傅总是两个人来,夫妻档,或父子档,也有带了徒弟的。我已经不确定他们是哪里人了,印象里,很多是浦东的。我一个很要好的亲同学,爷老头子就是裁缝,三林塘的。

师傅叫我立好,手臂膊伸开去,量尺寸的时候,总是很开心,那个时刻最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长大。量裤裆的时候,总有些难为情,好像人家要摸你一把一样。缝纫机哒哒哒走线的声音,很好听,现在说起来,很治愈。

量完尺寸,师傅就用粉饼在料子上划线,配合着尺子,这里挖出一个弧,那里划条直线,随后用剪刀裁剪。裁缝的剪刀,两片的大小不一样,开料时,声音很是爽脆。衣服做得好不好,这一步是关键。

裁缝师傅的午饭和晚饭是要在主人家吃的,所以这一天家里的菜很好,肉鱼蛋,都有,这大概也是我欢喜这日子的原因。同着陌生人一起吃饭的感觉总是很怪,但裁缝师傅是吃惯了百家饭的,不来虚套客气,风卷残云,挑自己欢喜的几样,哗啦哗啦吃完,面盆里揩一把脸,就又去做生活了。如果师傅吃香烟,要备好牡丹牌香烟。但多数师傅不吃香烟,大概怕烫坏料子。

有些裁缝师傅很能说家常,走的地方多,听得多,就可以同我娘说上很多话。我娘最欢喜上一年做过生活的师傅,这一年又来,说她还是那么年轻,而两个儿子,又长高了很多。

一天做不完,也有做两天的。做三天,总是这一家要有人结婚了,尤其新娘子结婚的衣裳,多,而且考究。中式衣裳的盘纽、葡萄纽,就很费功夫。

做完衣裳,我娘就叠叠好,分门别类放进大橱、樟木箱和皮箱里。新衣裳,要藏到大年夜和走亲戚出客穿,平常嘛,旧衣裳能穿就穿。

我记得,我爷娘做过哔叽呢的中山装,中式的棉袄,就是后来叫唐装的那种,呢大衣却没舍得做。我的衣裳,印象深的就是军装了。

记不得裁缝师傅的工钱了,按照当年的收入,大约摸一两块的样子。那时说来,裁缝是高薪阶层。吃个喜酒,一般也就给五块礼钱。

不知从哪一年起,家里再也没有裁缝师傅上门了,家里的缝纫机静静地站了很多年,成了一个普通的桌子。后来,拆迁了,缝纫机,老屋,金黄色的油菜花,夏日黄昏满天的蜻蜓,都消失在遥远的时光里。唉,居然有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感觉。
 
最后编辑: 2020-03-18

小暑

火娃
付费矿工
15,289
$2.85
$1.83
获赞赚币
2.85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3.71%
自我隔离中,看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主角,去一家装修豪华的店里做高定服装,立时三刻,扎台型。

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乡间裁缝,换换脑筋,讲点瘟疫以外的事。

我长在乡下,每一年两年,家里要请裁缝上门做衣裳。我不知其他地方怎样,我们那里,是请裁缝上门做衣裳的。穿服装店的现成衣裳是上海人的事体,乡下人,拿了钞票布票,自己去店里剪洋布,裁缝量体定制。布票定量太少,小孩子长得快,不够,就拿土布做衣裳。土布,我们叫老布。

我家没织布机,但外婆家有。外婆白天黑夜织布,分我们一些,给我和我哥做衣裳。但老布硬,穿着不适意,我们是不喜欢穿的,倒辜负了她老人家的心意。

请裁缝需要很早就定下时间,印象中,总要提早两到三个月,可见裁缝很吃香。一般总是在天气凉爽,或者有些冷的时候,因为大半的喜庆事,加上过年,都在十月一日以后。

裁缝上门那天,早早拆下一块门板,在客堂间里用两只平时场地上晒被子的木架子搁起来,算是裁缝师傅的工作台。母亲从大橱里,箱子里,拿出各种各样的布料,的确凉,纺绸,毛涤,缎子,呢料,堆在工作台上。现在看来,也不算很低档。

七八点钟,裁缝踏着脚踏车,载着缝纫机上门。后来,家里有了蝴蝶缝纫机,师傅上门就只带工具袋了。裁缝师傅总是两个人来,夫妻档,或父子档,也有带了徒弟的。我已经不确定他们是哪里人了,印象里,很多是浦东的。我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爷老头子就是裁缝,三林塘的。

师傅叫我立好,手臂膊伸开去,量尺寸的时候,总是很开心,那个时刻最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长大。量裤裆的时候,总有些难为情,好像人家要摸你一把一样。缝纫机哒哒哒走线的声音,很好听,现在说起来,很治愈。

裁缝师傅的午饭和晚饭是要在主人家吃的,所以这一天的菜要好很多,肉鱼蛋,都有,这大概也是我欢喜这日子的原因。同着陌生人一起吃饭的感觉总是很怪,但裁缝师傅是吃惯了百家饭的,从来不客气的,风卷残云,挑自己欢喜的几样,哗啦哗啦吃完,面盆里揩一把脸,就又去做生活了。

有些裁缝师傅也是很能拉家常的,走的地方多,听到的就多,就可以同我娘说上很多话。我娘最欢喜上一年做过生活的师傅,这一年又来,说她还是那么年轻,而两个儿子,又长高了很多。

一天做不完,也有做两天的。做三天,总是这一家要有人结婚了,尤其新娘子结婚的衣裳,要做上好几件的,而且考究。

做完衣裳,我娘就叠叠好,分门别类放进大橱、樟木箱和皮箱里。新衣裳,是要藏到大年夜和走亲戚出客穿的,平常嘛,旧衣裳能穿就穿。

我记得,我爷娘做过哔叽呢的中山装,中式的棉袄,就是后来叫唐装的那种,长的呢大衣却没舍得做。我自己做过的衣裳,印象深的就是小军装了。

裁缝师傅一天的工钱,我现在记不清了,按照当年的收入,估计是四块五块的样子。那对我们也是不少钞票了。

不知从哪一年起,家里再也没有裁缝师傅上门了,长大了,大部分的衣裳,都买现成的了。偶然定做,街上有裁缝小店。家里的缝纫机在爷娘的卧室里静静地站了很多年,成了一个普通的桌子。后来,拆迁了,缝纫机,老屋,金黄色的油菜花,夏日黄昏时分满天的蜻蜓,都消失在遥远的时光里。

有小说看了
是不是女裁缝
两根大辫子
先赞后看
 

小暑

火娃
付费矿工
15,289
$2.85
$1.83
获赞赚币
2.85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3.71%
自我隔离中,看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主角,去一家装修豪华的店里做高定服装,立时三刻,扎台型。

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乡间裁缝,换换脑筋,讲点瘟疫以外的事。

我长在乡下,每一年两年,家里要请裁缝上门做衣裳。我不知其他地方怎样,我们那里,是请裁缝上门做衣裳的。穿服装店的现成衣裳是上海人的事体,乡下人,拿了钞票布票,自己去店里剪洋布,裁缝量体定制。布票定量太少,小孩子长得快,不够,就拿土布做衣裳。土布,我们叫老布。

我家没织布机,但外婆家有。外婆白天黑夜织布,分我们一些,给我和我哥做衣裳。但老布硬,穿着不适意,我们是不喜欢穿的,倒辜负了她老人家的心意。

请裁缝需要很早就定下时间,印象中,总要提早两到三个月,可见裁缝很吃香。一般总是在天气凉爽,或者有些冷的时候,因为大半的喜庆事,加上过年,都在十月一日以后。

裁缝上门那天,早早拆下一块门板,在客堂间里用两只平时场地上晒被子的木架子搁起来,算是裁缝师傅的工作台。我娘从大橱里,箱子里,拿出各种各样的布料,的确凉,纺绸,毛涤,缎子,呢料,堆在工作台上。现在看来,也不算很低档。

七八点钟,裁缝踏着脚踏车,载着缝纫机上门。后来,家里有了蝴蝶缝纫机,师傅上门就只带工具袋了。裁缝师傅总是两个人来,夫妻档,或父子档,也有带了徒弟的。我已经不确定他们是哪里人了,印象里,很多是浦东的。我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爷老头子就是裁缝,三林塘的。

师傅叫我立好,手臂膊伸开去,量尺寸的时候,总是很开心,那个时刻最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长大。量裤裆的时候,总有些难为情,好像人家要摸你一把一样。缝纫机哒哒哒走线的声音,很好听,现在说起来,很治愈。

量完尺寸,师傅就用粉饼在料子上划线,配合着尺子,这里挖出一个弧,那里划条直线,随后用剪刀裁剪。裁缝的剪刀,两片的大小不一样,开料时,声音很是爽脆。衣服做得好不好,这一步是关键。

裁缝师傅的午饭和晚饭是要在主人家吃的,所以这一天家里的菜很好,肉鱼蛋,都有,这大概也是我欢喜这日子的原因。同着陌生人一起吃饭的感觉总是很怪,但裁缝师傅是吃惯了百家饭的,不来虚套客气,风卷残云,挑自己欢喜的几样,哗啦哗啦吃完,面盆里揩一把脸,就又去做生活了。

有些裁缝师傅很能说家常,走的地方多,听得多,就可以同我娘说上很多话。我娘最欢喜上一年做过生活的师傅,这一年又来,说她还是那么年轻,而两个儿子,又长高了很多。

一天做不完,也有做两天的。做三天,总是这一家要有人结婚了,尤其新娘子结婚的衣裳,要做上好几件的,而且考究。

做完衣裳,我娘就叠叠好,分门别类放进大橱、樟木箱和皮箱里。新衣裳,是要藏到大年夜和走亲戚出客穿的,平常嘛,旧衣裳能穿就穿。

我记得,我爷娘做过哔叽呢的中山装,中式的棉袄,就是后来叫唐装的那种,呢大衣却没舍得做。我的衣裳,印象深的就是军装了。

裁缝师傅一天的工钱,我现在记不清了,按照当年的收入,估计是四块五块的样子。那对我们也是不少钞票了。

不知从哪一年起,家里再也没有裁缝师傅上门了,家里的缝纫机在爷娘的卧室里静静地站了很多年,成了一个普通的桌子。后来,拆迁了,缝纫机,老屋,金黄色的油菜花,夏日黄昏时分满天的蜻蜓,都消失在遥远的时光里。
多少幸福的回忆多少甜蜜的时光
我们要继续幸福甜蜜
给作者和大家

我们村也是有裁缝的
也是夫妻档
都是好看的人
都是俺大姐的朋友
后来又出现一个女裁缝
是我大姐铁杆

确实是
往日斜阳金色里
岁岁年年布谷声
(原创)
 

小暑

火娃
付费矿工
15,289
$2.85
$1.83
获赞赚币
2.85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3.71%
自我隔离中,看一个电视剧,里面的主角,去一家装修豪华的店里做高定服装,立时三刻,扎台型。

忽然想起小时候的乡间裁缝,换换脑筋,讲点瘟疫以外的事。

我长在乡下,每一年两年,家里要请裁缝上门做衣裳。我不知其他地方怎样,我们那里,是请裁缝上门做衣裳的。穿服装店的现成衣裳是上海人的事体,乡下人,拿了钞票布票,自己去店里剪洋布,裁缝量体定制。布票定量太少,小孩子长得快,不够,就拿土布做衣裳。土布,我们叫老布。

我家没织布机,但外婆家有。外婆白天黑夜织布,分我们一些,给我和我哥做衣裳。但老布硬,穿着不适意,我们是不喜欢穿的,倒辜负了她老人家的心意。

请裁缝需要很早就定下时间,印象中,总要提早两到三个月,可见裁缝很吃香。一般总是在天气凉爽,或者有些冷的时候,因为大半的喜庆事,加上过年,都在十月一日以后。

裁缝上门那天,早早拆下一块门板,在客堂间里用两只平时场地上晒被子的木架子搁起来,算是裁缝师傅的工作台。我娘从大橱里,箱子里,拿出各种各样的布料,的确凉,纺绸,毛涤,缎子,呢料,堆在工作台上。现在看来,也不算很低档。

七八点钟,裁缝踏着脚踏车,载着缝纫机上门。后来,家里有了蝴蝶缝纫机,师傅上门就只带工具袋了。裁缝师傅总是两个人来,夫妻档,或父子档,也有带了徒弟的。我已经不确定他们是哪里人了,印象里,很多是浦东的。我一个很要好的同学,爷老头子就是裁缝,三林塘的。

师傅叫我立好,手臂膊伸开去,量尺寸的时候,总是很开心,那个时刻最能感觉到自己正在长大。量裤裆的时候,总有些难为情,好像人家要摸你一把一样。缝纫机哒哒哒走线的声音,很好听,现在说起来,很治愈。

量完尺寸,师傅就用粉饼在料子上划线,配合着尺子,这里挖出一个弧,那里划条直线,随后用剪刀裁剪。裁缝的剪刀,两片的大小不一样,开料时,声音很是爽脆。衣服做得好不好,这一步是关键。

裁缝师傅的午饭和晚饭是要在主人家吃的,所以这一天家里的菜很好,肉鱼蛋,都有,这大概也是我欢喜这日子的原因。同着陌生人一起吃饭的感觉总是很怪,但裁缝师傅是吃惯了百家饭的,不来虚套客气,风卷残云,挑自己欢喜的几样,哗啦哗啦吃完,面盆里揩一把脸,就又去做生活了。

有些裁缝师傅很能说家常,走的地方多,听得多,就可以同我娘说上很多话。我娘最欢喜上一年做过生活的师傅,这一年又来,说她还是那么年轻,而两个儿子,又长高了很多。

一天做不完,也有做两天的。做三天,总是这一家要有人结婚了,尤其新娘子结婚的衣裳,要做上好几件的,而且考究。

做完衣裳,我娘就叠叠好,分门别类放进大橱、樟木箱和皮箱里。新衣裳,是要藏到大年夜和走亲戚出客穿的,平常嘛,旧衣裳能穿就穿。

我记得,我爷娘做过哔叽呢的中山装,中式的棉袄,就是后来叫唐装的那种,呢大衣却没舍得做。我的衣裳,印象深的就是军装了。

裁缝师傅一天的工钱,我现在记不清了,按照当年的收入,估计是四块五块的样子。那对我们也是不少钞票了。

不知从哪一年起,家里再也没有裁缝师傅上门了,家里的缝纫机在爷娘的卧室里静静地站了很多年,成了一个普通的桌子。后来,拆迁了,缝纫机,老屋,金黄色的油菜花,夏日黄昏时分满天的蜻蜓,都消失在遥远的时光里。

我还想起了Joe 家的裁缝 :ROFLMAO: :ROFLMAO: :wdb37: :ROFLMAO: :wdb37: :ROFLMAO: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家园币回购价
家园币大额卖出价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比特币的家园币报价
家园币的比特币报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比特币储备地址1(冷钱包)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比特币储备地址2(年息6%)
32vhfuzr6RZdzayYWydCEAdvdBMdfZEyDL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1$
主贴1-3$
主贴3-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3$
主贴13$-15$
主贴15$-17$
主贴17$-19$
主贴19$-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8$
主贴28$+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