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迷失南半球(五)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考拉不是熊

小猫是我大哥
迷失南半球(一) https://forum.iask.ca/threads/896360/
迷失南半球(二) https://forum.iask.ca/threads/896419/
迷失南半球(三)https://forum.iask.ca/threads/896956/
迷失南半球(四)https://forum.iask.ca/threads/897856/

悉尼The Star赌场的外墙玻璃晃的人目眩。

据介绍,这里的海鲜自助餐是非常有名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子突然转过身来,大笑着伸开了双臂:“各位,欢迎你们来到悉尼。”

大家都笑了,心妍挽着陆小北,“我感觉我们现在才真正的在享受着悉尼。”

陆小北在心妍的额头上轻吻,“我也是。”

“刚子哥,座位都订好了。”一个头发染成金黄的女孩赌场大厅里走了出来,来到刚子几个人前面。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阿雅,在我店里工作。”刚子把手轻轻的搭在阿雅的后腰,然后又用另外一只手引见,“这是我的兄弟陆小北和他的女朋友心妍。”
  
“你好,小北哥,心妍姐。”阿雅向陆小北和心妍点了点头。

陆小北仔细地端详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十八九岁的样子,个头不高,脸上涂着厚厚的粉底,淡紫色的眼影,嘴唇上猩红的唇膏有些刺眼,举手投足间透露着老练,有股跟年龄不太相称沧桑感。

“你好。”陆小北跟阿雅打了个招呼,又冲着刚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走吧,都快饿昏了。”刚子挥了挥手,仿佛没看见陆小北的表情。

“小北哥,请把太阳眼镜摘了吧。”门口站着保安,阿雅回头提醒了一下。

“这里规矩还蛮多的。”陆小北摘下墨镜,笑了一下。

“这里不可以穿短裤,也不让戴墨镜,还有不能跑来跑去。”刚子泰然自若的在最前面走着,“这种地方心情好的时候来玩玩还行,千万不能总来,小北,记住了我跟你说的,今天带大家来,主要是庆祝一下你和心妍在澳洲团聚。”

赌场里面和陆小北想象的不是很一样,原以为会气氛严肃的要死呢,结果里面就好像一个大party,大家有说有笑的在聊着天,还有些性感的女孩端着饮料走来走去。

“四周的亮着灯机器就是老虎机,很简单,按bet就可以压了,中了自动吐,中间有各种各样的赌法,那个是轮盘赌,刚玩的话玩那个不错,那边两个牌桌是百家乐,太大了,先看看,学习一下,最后面的是21点,还有色子,锄大地,小小的玩玩挺有意思,我不说太多了,反正都很简单,一会儿吃完饭可以去玩玩。” 刚子给大家介绍着。

“这是赌球的地方吗?”陆小北看到门口的吧台有一排电脑,下面记录的是各大联赛的队名和对阵日期,抬头的大屏幕上正在显示着实时数据。

“是的,不但这里可以赌球,悉尼这里每一家TAB酒吧里,都可以下注,非常方便。”刚子点了点头,带着大家往二楼的自助餐厅走去。

“吃自助餐还需要预约?”陆小北有些好奇。

“你是不知道,来这里吃饭的人很多,到了吃饭的时间,排队就要花掉好长时间,如果不想等太久,就要提前订位子,但必须是这里的会员。”刚子嘿嘿的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会员卡,“这张是金卡,知道办这张卡需要花多少钱吗?”

“几百块钱?”陆小北不以为然的看着那张闪着金光的卡片。

“嘿,没见过世面,这张金卡,没有消费个几万块,根本办不下来。”刚子晃了晃手中的会员卡,“金卡会员享受很多的优惠,每年可以免费入住几天的五星级酒店,这里的自助餐可以享受半价,还可以有机会免费乘坐环球邮轮呢!”

“我靠,有钱人,你小子没少给赌场贡献钱吧?”陆小北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

“我这他妈的叫做有钱人?现在从中国来的这批小留学生,那才叫土豪呢。这些身上带着神秘的“黑卡”或最高级的“钻石”会员卡的小兔崽子是新一代赌徒,年幼时就在网上赌博,等到了进入赌场的年龄后,他们已是资深赌徒了,原本专门迎合多数年老的中国VIP豪赌客而设置的赌厅,现在却似乎成为小留学生的天堂。”刚子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

“你知道钻石会员有多牛逼吗?赌场的一切设施全免费,全免费,懂吗?你如果观察这些年轻人,就会发现他们刚走出滑雪场,就直接到赌场中,然后坐下来赢个上百万,我曾看见他们要进门时被保安拦住,因为他们的年龄不够,而且还只是穿着短裤和连帽卫衣,但他们亮出钻石卡后,保安的态度就发生转变,放他们进来,吃的喝的,只要他们想要的,服务人员都能提供,他们随后坐在一群老人当中开始赌起博来。”

“百万级别?从哪弄这么多钱?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吧?”

“哼,做生意?这得做多大的生意才敢这么扔钱?都是的贪官的后代,来钱就是眨眼之间的事情,钱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他妈的擦屁股纸。”刚子眼中的凶光一闪而过,“算了,不说这个了,先海吃一顿,爽完了再说。”

自助餐厅的环境雅致,取餐台上摆放的海鲜琳琅满目,来到餐厅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前来就餐的人,刚子一行人选择靠窗的位置坐下,窗外就是悉尼美丽的海港,远远望去,令人心旷神怡。

“你们慢慢吃着,我先下去玩两把,”刚子狼吞虎咽的吃完,从兜里拿出钱来,“到这里我就不管你们啦,得用你们自己的钱去战斗,呵呵,一会儿阿雅会陪着你们,那边是兑换处,记得,不要玩太大了。”

“阿雅,刚子经常和你到这里玩吗?”看着刚子消失的背影,陆小北吐出嘴里的虾皮。

“我没来几次,不过刚子哥好像经常到这里玩,有时候一玩就是通宵。”阿雅放下手中的餐叉。

“通宵?”陆小北的眼睛瞪了起来,眼前浮现出烟雾缭绕,赌桌前一群人叼着烟卷,眼圈发黑,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的场景,“刚子店里的生意很好吗?”

“嗯……刚子哥的生意不错,在这个圈子里是挺有名气的……”

“生意不错,也不能把钱往赌场扔啊……”陆小北小声嘀咕了一句。

“你呀,就是瞎操心。”心妍在一旁轻轻推了一下陆小北。

陆小北嘿嘿的笑了笑,便没有再问什么,吃过饭后,阿雅领着陆小北和心妍来到赌场中,各人换了些钱后,阿雅就坐到了一台老虎机前,陆小北在她后面看着她把硬币一个个的扔了进去。

不一会,她从高脚凳上跳了下来。

“没了?”陆小北问她。

“是啊,20块钱。”阿雅耸耸肩膀。

“真他妈是吃人啊。”陆小北笑了,“刚子呢?”

“他去里面的包房了,那里面是show hand,很大的,需要底金,我们进不去。”阿雅又跑向了兑换处。

“我们去玩那个吧。”心妍指着21点,“我曾经在澳门玩过那个,很简单的。”
  
“Sir, welcome you here, good luck。(先生欢迎你来这里,好运)”一个黑大汉熟练的洗着牌。

“这里人赌钱还都很有礼貌啊?”陆小北笑着压上10块钱,“OK。”

一张K,一张A被扔到陆小北面前。

“K算多大啊?”陆小北回头问心妍,她的脸上已经笑开了花,“是blackjack啊,你赢啦。”

那个黑人堆着笑,递给陆小北一摞筹码。

陆小北的运气真是好的惊人,不到一个小时,面前竟然已经堆起了厚厚的筹码。
  
500澳币,得来的就是这么容易。
  
刚子和阿雅的影子已经找不到了,心妍有些倦了,“你先玩会儿,我去外面的酒吧坐一会儿。”

陆小北的好运还在继续,拿着厚厚的筹码在赌场里四处转着,一会在色子上压个大,一会到轮盘那边贴个双,筹码的颜色也从蓝色慢慢变成红色,从10澳币一个的变成了100澳币一个的。

“心妍呢?”刚子和阿雅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站在了陆小北的后面。

“去外面的酒吧了吧。”陆小北全神贯注的盯着色钟,猜想着这次会是大还是小。

旁边一个和陆小北较了半天劲的家伙斜着眼睛看着他,这家伙每次都用3000块钱把一头买死,看那大腹便便的样子就知道一定是个刚子说的那种大陆来的贪官。
  
“快走吧,找找心妍去。”刚子在催陆小北。
  
“好的。”陆小北用两个指头捏起100的筹码,轻巧的扔到了小上,“最后一把。”

色钟打开了,1,2,4,7点小。

那个家伙扔下了一句妈的,掉头走了。

1000澳币正好,在兑换处换钱的时候,陆小北突然觉得这钱来的并不真实,刚子敲了敲陆小北的肩膀,“想什么呢?来钱挺容易的吧?,不过记住了,运气并不总是在你这里的。”

陆小北笑了笑,低头甩了几下手中的钞票。
  
突然,酒吧那边传来一声尖叫。
  
“心妍!”

陆小北三个人忙赶了过去。
  
一个醉熏熏的人死死的拖着心妍的手不放,旁边的人都闪在一边,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你他妈的放开手。”刚子已经一个箭步跳了上去。
  
两边突然闪出两个人来,狠狠的把刚子按住了。
  
“我说怎么的,怎么的,我刚出去一会儿你们闹什么呢?”
  
陆小北回过头,是刚刚那个在赌桌上和自己较劲的家伙,正挺个肚子叼着烟看着。
 
“你们的人在耍酒疯。”陆小北盯着他。

“我怎么就没看见。”他把烟头扔在陆小北面前,“不好意思,帮我踩了。”

“没看见吗?我让你看看。”

陆小北一拳砸了过去,因为很突然,所以打的很结实,陆小北清楚的看到坐在地上的他鼻孔里往外冒着血。

“反了你了。”他一挥手,陆小北感觉无数个黑影扑了上来。

陆小北突然忘了恐惧,也挥拳扑了上去。
  
突然一个巨大的身子横在了众人面前,挡住了陆小北的去路。
  
是一个赌场的保安,一米九十多的巨型身体,叉着两条粗壮的黝黑的胳膊,像面棕色的墙一样,矗立在那里,一份威严让两边的人都停了下来。
  
保安的身旁站着几个中国人,领头的年轻人,瘦高的身形,留着贝克汉姆式的发型,十分帅气,他跟保安嘀咕了几句,保安恭敬地点了点头,指着那个爬在地上的醉鬼,伸出一个手指头,指向门外。

陆小北吐口气,原来他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那个家伙显然借着酒劲没有把保安放在眼里,嘴里骂咧着,“管鸡巴毛闲事啊,操的。”硬撑着站了起来,往那个保安身上扑来。

人群中有人惊讶的叫了一声。
  
陆小北看到那个保安不费力气的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拎小鸡似的拎了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用胳膊肘顺势推了那家伙一下。
  
那家伙和一张纸片一样的飞了出去,爬起来的时候陆小北看到他满嘴血花,地上还有两颗带着血丝的牙齿。
  
有这么强大的人帮忙,陆小北自然不怕了,“你们谁他妈还敢过来。”
  
那个年轻人似乎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走到心妍身边,把她拉到一旁,关切的看着她。

“张洋?”刚子挣开了架着他的人,快步来到那个年轻人身边。

“刚子,你们怎么惹上这些家伙了?”张洋用手指了指那几个人。

“哼,他妈的输红了眼,到处发酒疯。”刚子咬了咬牙。

“这位美女是……”张洋目光灼热的盯着心妍,并不关心眼前发生的打斗。

“这是我女朋友,谢谢帮忙。”陆小北已经跑了过来,把心妍拽到身边,不爽的瞪了张洋一眼。

“哦,这是我兄弟陆小北,旁边是他的女朋友心妍,今天多亏了你出手帮忙,哥们欠你个人情,改天我做东,一起吃个饭。”刚子看着张洋,用手拍了拍陆小北的肩膀。

“好啊,到时候记得带这位美女一起呀!”张洋并没有理会陆小北的态度,目光依然没有离开心妍。

刚子跟张洋道了声谢,拽起陆小北,“小北,快走吧。”

“走?”陆小北不解的看着刚子。

刚子给陆小北使了个眼神,大家快速的离开了赌场。

The Star外,天空被夕阳染红了半边,夜幕已经渐渐降临。

远处有警铃在响着,刚子心神不宁的开着车子。

心妍躺在陆小北的怀里,受到惊吓的她眼睛睁的好大,楚楚的看着陆小北。
  
“没关系,都过去了。”陆小北轻轻的抚着她的脸,手上湿湿的。
  
心妍哭了。

汽车在夜色下穿过一条又一条街,直到身后的那片霓虹灯消失在浓厚的夜幕下。

“真他妈险啊……”刚子长长的吐了口烟,然后盯着袅袅升起的烟圈儿。

心妍受到了惊吓,从赌场跑出来就一直躲在陆小北的怀里,瑟瑟发抖。

“你刚刚拦着我干吗?”陆小北的怒气一直没散去。
  
“对啊,刚子哥,你没见那保安是帮咱们的吗?”阿雅也有些不解。
  
“别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刚子突然瓮声瓮气的扔出来一句,“这是在悉尼,不是在自己家,每天都有这样的华人打架事件,澳洲的警察就他妈靠这个捧着自己的饭碗呢,在这里,干什么都可以,但你们要记得,千万不要进局子,那地方……生不如死……”

众人傻傻的在那里听着刚子的话。

“你们别以为你们可以凭着年轻,靠着你出其不意的给人家一拳头就能赢得这个世界的尊重。刚刚你们不是也看到了,所有的人都在看你们的热闹,你们知道他们在等什么吗?他们就是在等警察的到来,要不怎么说白人就他妈的看不起我们呢,今天我们算是走运了,要没碰到张洋过来呢?还他妈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就那个大肚子的家伙,惹毛了在悉尼划拉一票人把你砍了不和玩一样?”刚子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呼呼的吐了出来。

“那个叫张洋的,什么来头?连保安都乖乖的听他指挥?”陆小北想到刚才的一幕,仍然有些不爽。

“那个张洋……咱们惹不起的。”刚子摇下车窗,把手中的烟头弹了出去。


未完,本周更新结束,待不待续,看心情吧。
 
最后编辑: 2020-03-19

abx

家园币认证矿工
24,755
$0.00
$896.98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55
完了,看来这个张洋就是那个祸害。
你总这么狼来了狼来了地喊,然后就扔一只靴子,算是怎么回事儿呢?
 

abx

家园币认证矿工
24,755
$0.00
$896.98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55
心妍右手慢慢的伸进bra,掏出一颗手雷,弹开保险。。。
二十个字,你看这样写,行吗?
哈哈,你改写抗战神剧吧。
 

zyx

芳草才芽,梨花未雨,春魂已作天涯絮
家园币认证矿工
获赞赚币
1.94
点赞赚币
0.80
最大赞力
0.70
也挺好,就像韩国流行的反斗剧。
反斗剧是什么?如果能坚持就写呗,你昨天不是说下周有时间吗?疫情不能出门太多正好可以安心写作。希望结局不要悲,疫情已经让人有些郁闷了,当然我说了不算,还是得按你自己的想法:D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popeyes
scywlj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comeback
admin
hkkuo33
周雅
seastar66
亲baby
啊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