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asania

家园币认证矿工
获赞赚币
0.03
点赞赚币
0.20
最大赞力
0.83
早上一觉醒来,多伦多天阴阴的下着雨,昨晚居然还下了雪,堆积在路边,在屋顶。查查记事本,发现3月29日是父亲去世的日子。如果不是冠状病毒正在肆虐,我会打算去唐人街买点纸钱,找个地方去烧给他。其实,这个想法也就是只是一念而已,思前想后都不妥,远在万里之外的我,没有自己的一方地,一寸土。

记忆中,清明节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父亲的天空也是灰色的。2001年父亲去世的时候,是我最悲痛的时刻,到今天整整十九年了。这些年来,我常常梦见他。他的样子一直不曾变过,从我记事起,到我读大学,到他退休,到他生病,到去世。

父亲做人一直很谨慎,说话很小心,甚至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我中庸之道,容我随波逐流。即便这样,他也能出口成章,一些四言八句,常常信口道来,像模像样,有时做报告时,也忍不住来几句,在他工作的地方蛮有名气,可惜没有记录下来。父亲小的时候,受过很好的教育。祖父曾留学日本,是辛亥革命党人,长期在西安从事他的事业,当时的西安的辛亥革命起义,就是他领导的。祖父育有四子,其中,老大,老二解放前去了美国,老三抗战期间参加青年远征军去了缅甸,杳无音信,失去了联系,生死不明。父亲是最小的,从小在祖父留下的一栋老房中长大,直至1952年离开故乡,去了外地。

父亲喜欢吃零食,尤其是煎炸过的,或烤得很香的那种,像炒熟的花生,麻花,油条什么的,他都喜欢吃。父亲爱喝很浓的绿茶,很苦很浓很香的那种,总是满满的一杯,不停的加水。所以家里的开水瓶很多,烧水也是父亲的工作。不管走到哪里,了解他的人都会为他准备足够的开水,很好的茶叶。父亲也爱抽烟,这个习惯据说是17岁的时候在卷烟厂做学徒工的时候开始的,有段时期在医生的建议下,准备戒掉的,但是没有成功。到生病住院的时候,由于身体状况不容许了,才没有再抽了的。父亲喜欢下象棋,还同时教我和弟弟下,但是我没有什么长进,弟弟倒是学出来了,有段时间所向披靡,连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父亲一辈子最爱的娱乐活动就是象棋了,一般赢多输少,后来居然经常输给儿子,心里也不应该有什么遗憾吧。

解放初父亲尽管阶级成分不好,但还是入了党,做了干部。然而,却终究没有逃脱在文革期间被批斗的命运。父亲在他工作的地方,被打成“走资派”,在大会上被公开批斗,遭造反派毒打。同时,在另一个城市,街道的造反派多次到祖母和我住着的家里,挖地抄家,将年已七旬祖母作为“黑五类”强行赶出家门。父亲退休后,迷上了打麻将,他打麻将如同他为人一样,沉稳,谨慎,不动声色,糊起牌来,一鸣惊人。也是赢多输少。

父亲在外地工作了将近五十年,因为祖父被误认为是军阀,在文革中受了冲击,挨了批斗,并受了伤痛,从此小心做人,谨慎行事,即使对自己的子女,也不曾说过自己真实的感受。他曾打算1994年退休后与我母亲回老家安度晚年,却不料患了肺癌,于2001年3月29号在异乡病逝,算起来,父亲离开故乡整整半个世纪,未能在有生之年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抱憾而去。即使回到了故乡,也没有落脚之处,一家人住在亲戚家或住旅店,我想这是父亲最遗憾的地方吧。

父亲是孤独的,他很小失去了父亲,他没有兄弟姐妹可以相助,也没有叔伯姑婶可以往来,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家里没有任何一个来自父亲家里的亲戚。父亲是清贫的,即使他做了四十多年的局长,当他生病住院的时候,连药费都要子女垫付,更不用说为子女留下什么财产。父亲是不得志的,他没有任何机会生活在他父亲作为辛亥革命党人的光环里,反而因为他的家庭出身而在文革之中受了打击;他有很好的文学天赋,却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以为我们即使说与当时形势,当时的政策不符的任何事情,都会惹祸上身。父亲也是幸运的,他明哲保身的生活了许多年,即使没有与人争斗的本领,也在领导岗位上呆了四十多年,既没有提升,也没有降职,更没有在文革之中倒下去。

父亲的有些故事颇有传奇色彩,他不知道姨妈舅舅的名字,也不知道如何与他们联系,到临去世前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至少两个同父异母的,大他二十多岁的哥哥,解放前夕,卖了老家的田地,去了美国。这是从老家查了族谱后,老人们回忆说的。父亲的另一个同父同母的哥哥,和他一起读了私塾的,失踪了很多年,1985年左右,父亲受了祖母去世前的委托去找。有一个线索是:失踪前在西安读美术专科,学画画,后来学校遭日本人的飞机轰炸,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父亲的天空是灰色的,没有真实的面对自己,也不敢说真话,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一直到最后去世,都没有很好发挥自己的才华,也没有守住祖父留下来的产业,更没有实现祖母的托付,找到他失散的亲人。但是他真真实实地做了一个好人,一个好父亲,为一些小人物造了一些福。

我的中庸,并非遗传 - 我的祖父李载煦
 
最后编辑: 2020-03-23

小暑

火娃
家园币认证矿工
14,118
$30.86
$1,340.74
获赞赚币
25.71
点赞赚币
5.15
最大赞力
1.07
早上一觉醒来,多伦多天阴阴的下着雨,昨晚居然还下了雪,堆积在路边,在屋顶。查查记事本,发现3月29日是父亲去世的日子。如果不是冠状病毒正在肆虐,我会打算去唐人街买点纸钱,找个地方去烧给他。其实,这个想法也就是只是一念而已,思前想后都不妥,远在万里之外的我,没有自己的一方地,一寸土。

记忆中,清明节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父亲的天空也是灰色的。2001年父亲去世的时候,是我最悲痛的时刻,到今天整整十九年了。这些年来,我常常梦见他。他的样子一直不曾变过,从我记事起,到我读大学,到他退休,到他生病,到去世。

父亲做人一直很谨慎,说话很小心,甚至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我中庸之道,容我随波逐流。即便这样,他也能出口成章,一些四言八句,常常信口道来,像模像样,有时做报告时,也忍不住来几句,在他工作的地方蛮有名气,可惜没有记录下来。父亲小的时候,受过很好的教育。祖父曾留学日本,是辛亥革命党人,长期在西安从事他的事业,当时的西安的辛亥革命起义,就是他领导的。祖父育有四子,其中,老大,老二解放前去了美国,老三抗战期间参加青年远征军去了缅甸,杳无音信,失去了联系,生死不明。父亲是最小的,从小在祖父留下的一栋老房中长大,直至1952年离开故乡,去了外地。

父亲喜欢吃零食,尤其是煎炸过的,或烤得很香的那种,像炒熟的花生,麻花,油条什么的,他都喜欢吃。父亲爱喝很浓的绿茶,很苦很浓很香的那种,总是满满的一杯,不停的加水。所以家里的开水瓶很多,烧水也是父亲的工作。不管走到哪里,了解他的人都会为他准备足够的开水,很好的茶叶。父亲也爱抽烟,这个习惯据说是17岁的时候在卷烟厂做学徒工的时候开始的,有段时期在医生的建议下,准备戒掉的,但是没有成功。到生病住院的时候,由于身体状况不容许了,才没有再抽了的。父亲喜欢下象棋,还同时教我和弟弟下,但是我没有什么长进,弟弟倒是学出来了,有段时间所向披靡,连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父亲一辈子最爱的娱乐活动就是象棋了,一般赢多输少,后来居然经常输给儿子,心里也不应该有什么遗憾吧。

解放初父亲尽管阶级成分不好,但还是入了党,做了干部。然而,却终究没有逃脱在文革期间被批斗的命运。父亲在他工作的地方,被打成“走资派”,在大会上被公开批斗,遭造反派毒打。同时,在另一个城市,街道的造反派多次到祖母和我住着的家里,挖地抄家,将年已七旬祖母作为“黑五类”强行赶出家门。父亲退休后,迷上了打麻将,他打麻将如同他为人一样,沉稳,谨慎,不动声色,糊起牌来,一鸣惊人。也是赢多输少。

父亲在外地工作了将近五十年,因为祖父被误认为是军阀,在文革中受了冲击,挨了批斗,并受了伤痛,从此小心做人,谨慎行事,即使对自己的子女,也不曾说过自己真实的感受。他曾打算1994年退休后与我母亲回老家安度晚年,却不料患了肺癌,于2001年3月29号在异乡病逝,算起来,父亲离开故乡整整半个世纪,未能在有生之年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抱憾而去。即使回到了故乡,也没有落脚之处,一家人住在亲戚家或住旅店,我想这是父亲最遗憾的地方吧。

父亲是孤独的,他很小失去了父亲,他没有兄弟姐妹可以相助,也没有叔伯姑婶可以往来,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家里没有任何一个来自父亲家里的亲戚。父亲是清贫的,即使他做了四十多年的局长,当他生病住院的时候,连药费都要子女垫付,更不用说为子女留下什么财产。父亲是不得志的,他没有任何机会生活在他父亲作为辛亥革命党人的光环里,反而因为他的家庭出身而在文革之中受了打击;他有很好的文学天赋,却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以为我们即使说与当时形势,当时的政策不符的任何事情,都会惹祸上身。父亲也是幸运的,他明哲保身的生活了许多年,即使没有与人争斗的本领,也在领导岗位上呆了四十多年,既没有提升,也没有降职,更没有在文革之中倒下去。

父亲的有些故事颇有传奇色彩,他不知道姨妈舅舅的名字,也不知道如何与他们联系,到临去世前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至少两个同父异母的,大他二十多岁的哥哥,解放前夕,卖了老家的田地,去了美国。这是从老家查了族谱后,老人们回忆说的。父亲的另一个同父同母的哥哥,和他一起读了私塾的,失踪了很多年,1985年左右,父亲受了祖母去世前的委托去找。有一个线索是:失踪前在西安读美术专科,学画画,后来学校遭日本人的飞机轰炸,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父亲的天空是灰色的,没有真实的面对自己,也不敢说真话,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一直到最后去世,都没有很好发挥自己的才华,也没有守住祖父留下来的产业,更没有实现祖母的托付,找到他失散的亲人。但是他真真实实地做了一个好人,一个好父亲,为一些小人物造了一些福。

我的中庸,并非遗传 - 我的祖父李载煦

安慰
抱抱
 
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很多人的故事,有太多的感触,却是难以言表。安慰楼主。

人类社会在哪里其实都有这样那样让人感慨的故事。加拿大这里我对一个人的故事挺感慨的,就是多伦多的卡萨罗马古堡 (Casa Loma)的主人,里面有个小电影,讲他的故事。他在贫病交加中去世,唯一的儿子和太太在他之前去世。
 

asania

家园币认证矿工
获赞赚币
0.03
点赞赚币
0.20
最大赞力
0.83
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很多人的故事,有太多的感触,却是难以言表。安慰楼主。

人类社会在哪里其实都有这样那样让人感慨的故事。加拿大这里我对一个人的故事挺感慨的,就是多伦多的卡萨罗马古堡 (Casa Loma)的主人,里面有个小电影,讲他的故事。他在贫病交加中去世,唯一的儿子和太太在他之前去世。
谢谢安慰。悲剧在别人家是故事,在自己家是哀伤。
 

周雅

家园币认证矿工
16,285
$131.17
$4,241.16
获赞赚币
100.56
点赞赚币
30.61
最大赞力
3.39
早上一觉醒来,多伦多天阴阴的下着雨,昨晚居然还下了雪,堆积在路边,在屋顶。查查记事本,发现3月29日是父亲去世的日子。如果不是冠状病毒正在肆虐,我会打算去唐人街买点纸钱,找个地方去烧给他。其实,这个想法也就是只是一念而已,思前想后都不妥,远在万里之外的我,没有自己的一方地,一寸土。

记忆中,清明节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父亲的天空也是灰色的。2001年父亲去世的时候,是我最悲痛的时刻,到今天整整十九年了。这些年来,我常常梦见他。他的样子一直不曾变过,从我记事起,到我读大学,到他退休,到他生病,到去世。

父亲做人一直很谨慎,说话很小心,甚至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我中庸之道,容我随波逐流。即便这样,他也能出口成章,一些四言八句,常常信口道来,像模像样,有时做报告时,也忍不住来几句,在他工作的地方蛮有名气,可惜没有记录下来。父亲小的时候,受过很好的教育。祖父曾留学日本,是辛亥革命党人,长期在西安从事他的事业,当时的西安的辛亥革命起义,就是他领导的。祖父育有四子,其中,老大,老二解放前去了美国,老三抗战期间参加青年远征军去了缅甸,杳无音信,失去了联系,生死不明。父亲是最小的,从小在祖父留下的一栋老房中长大,直至1952年离开故乡,去了外地。

父亲喜欢吃零食,尤其是煎炸过的,或烤得很香的那种,像炒熟的花生,麻花,油条什么的,他都喜欢吃。父亲爱喝很浓的绿茶,很苦很浓很香的那种,总是满满的一杯,不停的加水。所以家里的开水瓶很多,烧水也是父亲的工作。不管走到哪里,了解他的人都会为他准备足够的开水,很好的茶叶。父亲也爱抽烟,这个习惯据说是17岁的时候在卷烟厂做学徒工的时候开始的,有段时期在医生的建议下,准备戒掉的,但是没有成功。到生病住院的时候,由于身体状况不容许了,才没有再抽了的。父亲喜欢下象棋,还同时教我和弟弟下,但是我没有什么长进,弟弟倒是学出来了,有段时间所向披靡,连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父亲一辈子最爱的娱乐活动就是象棋了,一般赢多输少,后来居然经常输给儿子,心里也不应该有什么遗憾吧。

解放初父亲尽管阶级成分不好,但还是入了党,做了干部。然而,却终究没有逃脱在文革期间被批斗的命运。父亲在他工作的地方,被打成“走资派”,在大会上被公开批斗,遭造反派毒打。同时,在另一个城市,街道的造反派多次到祖母和我住着的家里,挖地抄家,将年已七旬祖母作为“黑五类”强行赶出家门。父亲退休后,迷上了打麻将,他打麻将如同他为人一样,沉稳,谨慎,不动声色,糊起牌来,一鸣惊人。也是赢多输少。

父亲在外地工作了将近五十年,因为祖父被误认为是军阀,在文革中受了冲击,挨了批斗,并受了伤痛,从此小心做人,谨慎行事,即使对自己的子女,也不曾说过自己真实的感受。他曾打算1994年退休后与我母亲回老家安度晚年,却不料患了肺癌,于2001年3月29号在异乡病逝,算起来,父亲离开故乡整整半个世纪,未能在有生之年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抱憾而去。即使回到了故乡,也没有落脚之处,一家人住在亲戚家或住旅店,我想这是父亲最遗憾的地方吧。

父亲是孤独的,他很小失去了父亲,他没有兄弟姐妹可以相助,也没有叔伯姑婶可以往来,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家里没有任何一个来自父亲家里的亲戚。父亲是清贫的,即使他做了四十多年的局长,当他生病住院的时候,连药费都要子女垫付,更不用说为子女留下什么财产。父亲是不得志的,他没有任何机会生活在他父亲作为辛亥革命党人的光环里,反而因为他的家庭出身而在文革之中受了打击;他有很好的文学天赋,却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以为我们即使说与当时形势,当时的政策不符的任何事情,都会惹祸上身。父亲也是幸运的,他明哲保身的生活了许多年,即使没有与人争斗的本领,也在领导岗位上呆了四十多年,既没有提升,也没有降职,更没有在文革之中倒下去。

父亲的有些故事颇有传奇色彩,他不知道姨妈舅舅的名字,也不知道如何与他们联系,到临去世前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至少两个同父异母的,大他二十多岁的哥哥,解放前夕,卖了老家的田地,去了美国。这是从老家查了族谱后,老人们回忆说的。父亲的另一个同父同母的哥哥,和他一起读了私塾的,失踪了很多年,1985年左右,父亲受了祖母去世前的委托去找。有一个线索是:失踪前在西安读美术专科,学画画,后来学校遭日本人的飞机轰炸,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父亲的天空是灰色的,没有真实的面对自己,也不敢说真话,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一直到最后去世,都没有很好发挥自己的才华,也没有守住祖父留下来的产业,更没有实现祖母的托付,找到他失散的亲人。但是他真真实实地做了一个好人,一个好父亲,为一些小人物造了一些福。

我的中庸,并非遗传 - 我的祖父李载煦
赞好文,很有感情。。。
 

梦里雪飞扬

家园币认证矿工
1,901
$3.28
$553.51
获赞赚币
1.47
点赞赚币
1.80
最大赞力
0.44
早上一觉醒来,多伦多天阴阴的下着雨,昨晚居然还下了雪,堆积在路边,在屋顶。查查记事本,发现3月29日是父亲去世的日子。如果不是冠状病毒正在肆虐,我会打算去唐人街买点纸钱,找个地方去烧给他。其实,这个想法也就是只是一念而已,思前想后都不妥,远在万里之外的我,没有自己的一方地,一寸土。

记忆中,清明节的天空总是灰蒙蒙的,父亲的天空也是灰色的。2001年父亲去世的时候,是我最悲痛的时刻,到今天整整十九年了。这些年来,我常常梦见他。他的样子一直不曾变过,从我记事起,到我读大学,到他退休,到他生病,到去世。

父亲做人一直很谨慎,说话很小心,甚至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教我中庸之道,容我随波逐流。即便这样,他也能出口成章,一些四言八句,常常信口道来,像模像样,有时做报告时,也忍不住来几句,在他工作的地方蛮有名气,可惜没有记录下来。父亲小的时候,受过很好的教育。祖父曾留学日本,是辛亥革命党人,长期在西安从事他的事业,当时的西安的辛亥革命起义,就是他领导的。祖父育有四子,其中,老大,老二解放前去了美国,老三抗战期间参加青年远征军去了缅甸,杳无音信,失去了联系,生死不明。父亲是最小的,从小在祖父留下的一栋老房中长大,直至1952年离开故乡,去了外地。

父亲喜欢吃零食,尤其是煎炸过的,或烤得很香的那种,像炒熟的花生,麻花,油条什么的,他都喜欢吃。父亲爱喝很浓的绿茶,很苦很浓很香的那种,总是满满的一杯,不停的加水。所以家里的开水瓶很多,烧水也是父亲的工作。不管走到哪里,了解他的人都会为他准备足够的开水,很好的茶叶。父亲也爱抽烟,这个习惯据说是17岁的时候在卷烟厂做学徒工的时候开始的,有段时期在医生的建议下,准备戒掉的,但是没有成功。到生病住院的时候,由于身体状况不容许了,才没有再抽了的。父亲喜欢下象棋,还同时教我和弟弟下,但是我没有什么长进,弟弟倒是学出来了,有段时间所向披靡,连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父亲一辈子最爱的娱乐活动就是象棋了,一般赢多输少,后来居然经常输给儿子,心里也不应该有什么遗憾吧。

解放初父亲尽管阶级成分不好,但还是入了党,做了干部。然而,却终究没有逃脱在文革期间被批斗的命运。父亲在他工作的地方,被打成“走资派”,在大会上被公开批斗,遭造反派毒打。同时,在另一个城市,街道的造反派多次到祖母和我住着的家里,挖地抄家,将年已七旬祖母作为“黑五类”强行赶出家门。父亲退休后,迷上了打麻将,他打麻将如同他为人一样,沉稳,谨慎,不动声色,糊起牌来,一鸣惊人。也是赢多输少。

父亲在外地工作了将近五十年,因为祖父被误认为是军阀,在文革中受了冲击,挨了批斗,并受了伤痛,从此小心做人,谨慎行事,即使对自己的子女,也不曾说过自己真实的感受。他曾打算1994年退休后与我母亲回老家安度晚年,却不料患了肺癌,于2001年3月29号在异乡病逝,算起来,父亲离开故乡整整半个世纪,未能在有生之年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抱憾而去。即使回到了故乡,也没有落脚之处,一家人住在亲戚家或住旅店,我想这是父亲最遗憾的地方吧。

父亲是孤独的,他很小失去了父亲,他没有兄弟姐妹可以相助,也没有叔伯姑婶可以往来,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家里没有任何一个来自父亲家里的亲戚。父亲是清贫的,即使他做了四十多年的局长,当他生病住院的时候,连药费都要子女垫付,更不用说为子女留下什么财产。父亲是不得志的,他没有任何机会生活在他父亲作为辛亥革命党人的光环里,反而因为他的家庭出身而在文革之中受了打击;他有很好的文学天赋,却没有办法表达自己的真情实感,以为我们即使说与当时形势,当时的政策不符的任何事情,都会惹祸上身。父亲也是幸运的,他明哲保身的生活了许多年,即使没有与人争斗的本领,也在领导岗位上呆了四十多年,既没有提升,也没有降职,更没有在文革之中倒下去。

父亲的有些故事颇有传奇色彩,他不知道姨妈舅舅的名字,也不知道如何与他们联系,到临去世前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至少两个同父异母的,大他二十多岁的哥哥,解放前夕,卖了老家的田地,去了美国。这是从老家查了族谱后,老人们回忆说的。父亲的另一个同父同母的哥哥,和他一起读了私塾的,失踪了很多年,1985年左右,父亲受了祖母去世前的委托去找。有一个线索是:失踪前在西安读美术专科,学画画,后来学校遭日本人的飞机轰炸,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父亲的天空是灰色的,没有真实的面对自己,也不敢说真话,没有人知道他的想法。一直到最后去世,都没有很好发挥自己的才华,也没有守住祖父留下来的产业,更没有实现祖母的托付,找到他失散的亲人。但是他真真实实地做了一个好人,一个好父亲,为一些小人物造了一些福。

我的中庸,并非遗传 - 我的祖父李载煦
安慰,抱抱,照顾好自己!
 

asania

家园币认证矿工
获赞赚币
0.03
点赞赚币
0.20
最大赞力
0.83
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很多人的故事,有太多的感触,却是难以言表。安慰楼主。

人类社会在哪里其实都有这样那样让人感慨的故事。加拿大这里我对一个人的故事挺感慨的,就是多伦多的卡萨罗马古堡 (Casa Loma)的主人,里面有个小电影,讲他的故事。他在贫病交加中去世,唯一的儿子和太太在他之前去世。
Casa Loma 我去了两次,他的故事有点悲情色彩。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popeyes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scywlj
admin
comeback
hkkuo33
seastar66
周雅
亲baby
啊美
徽州女人
bonitali
Alicewen
gifkins
rachal
二胡MM
Chinada
Carol6chen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