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目岂可混珠:法律都有,民主与专制中的“法治”天渊之别---曹操与诸葛亮

有人质疑,民主国家也使用暴力镇压,岂不是枉称民主。显然民主社会一样有警察,监狱,法院,军队。

屡见不鲜:加拿大医院的等候时间相当长,在候诊室,一位女士突然狂躁起来,走到护士处,大声要求看病,否则就拒绝离开。立刻来了彪形大汉,把这位女士“请”走了。管中窥豹,可见民主国家的也不是吃素的。

关键在:谁是统治者

民主:
制度和法律来当统治者,宪法就是统治者。所以我们常听到,弹劾别人最高的帽子就是:你违宪了

专制:
让统治者用“法”来统治。这也是依法治国,法律是利刃,工具。“法家”的名言:圣人执要,四方来效

如果,只要用“法”治国就可以的话,那么秦始皇就是名副其实的:依法治国

英文这两者的区别是:Rule by LawRule of Law 大不同。

”天子与“”天子的区别

周公辅政,诸葛亮鞠躬尽瘁,他们是“”奉天子以令不臣“,而曹操,董卓之流则是:“胁天子以命天下”。

周公和诸葛亮 对比 曹操与董卓王莽的区别,只在一字之间,一个是“尊奉”,另一个是“胁迫”。看似并无区别,实在天渊之别。


小麻雀的胡说八道

佩奇愿做一只在草丛里,自由自在的胡说八道的小麻雀,给佩奇点个“赞”,开心 + 暖心,不“赞”也同样感谢亲的阅读时间。

我愿做为生计奔波的自由小麻雀,不要做笼中金丝鸟!自由逍遥的人生最难得--写在今天
 
最后编辑: 2020-06-06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有人质疑,民主国家也使用暴力镇压,岂不是枉称民主。显然民主社会一样有警察,监狱,法院,军队。

屡见不鲜:加拿大医院的等候时间相当长,在候诊室,一位女士突然狂躁起来,走到护士处,大声要求看病,否则就拒绝离开。立刻来了彪形大汉,把这位女士“请”走了。管中窥豹,可见民主国家的也不是吃素的。

关键在:谁是统治者

民主:制度和法律来当统治者,宪法就是统治者。所以我们常听到,弹劾别人最高的帽子就是:你违宪了

专制:让统治者用“法”来统治。这也是依法治国,法律是利刃,工具。“发家”的名言:圣人执要,四方来效

如果,只要用“法”治国就可以的话,那么秦始皇就是名副其实的:依法治国

英文这两者的区别是:Rule by Law 和 Rule of Law 大不同。

“奉”天子与“胁”天子的区别

周公辅政,诸葛亮鞠躬尽瘁,他们是“”奉天子以令不臣“,而曹操,董卓之流则是:“胁天子以命天下”。

周公和诸葛亮 对比 曹操与董卓王莽的区别,只在一字之间,一个是“尊奉”,另一个是“胁迫”。看似并无区别,实在天渊之别。


小麻雀的胡说八道

佩奇愿做一只在草丛里,自由自在的胡说八道的小麻雀,给佩奇点个“赞”,开心 + 暖心,不“赞”也同样感谢亲的阅读时间。

我愿做为生计奔波的自由小麻雀,不要做笼中金丝鸟!自由逍遥的人生最难得--写在今天
赞佩奇驳斥混淆视听言论
 
最大赞力
0.54
当前赞力
100.00%
Rule of law的根本定义是 法律面前 人人平等
专制体制很难实现这个,
专制制度的法治, 只是统治的美颜词,法只往下, 不管上,

民主体制,民主选出的立法单位, 来立法,立的法面向全社会

这是我个人体会的两种体制在法律上的区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关于立法,说一件实事。

多伦多市政府去年要修改噪音法,我在市政府征求公众意见的时候,通过网站看了一下,发现很奇怪的是,没有新法的草案,发 Email 问了一下,回复是没有草案提供给公众,这个就比较麻烦了,没有一个具体的东西,让大家提意见,无的放矢,怎么提,提什么?

我觉得如果立法真正是民主的,那么至少提供一个草案给大家。

后来这个法就提交给市议会,当然可以想见的,市议员也不是什么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员,平时的事情也够多,所以就通过了,没人发现问题。

后来我和市政府的 bylaw 办公室争执具体问题的时候,找来新的噪音法,结果发现其中的一个条款是有问题的,而且是 bylaw 办公室和我双边都觉得这个条款有问题。

但是这样一个条款已经随着新噪音法一起被市议会批准,成为了市政府的 bylaw。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不管你是民主的还是民主集中制的(专制的,这就是帽子),首先你是一群人去代表的。那就一定各有各样,世间没有完人……

我不善、也不喜欢咬文嚼字。我只知道,北美两国离得太近,近乎一个国家(只是一个简单粗暴的大哥,一个温和善良小弟)至少,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哥喊弟随吧……

但昨天,作为政府领导人总理当着全世界领导人的面下跪了?我理解不了其意代表什么,我只想说你此时把你大哥架在火架子上烤火鸡了,你是不是太任性,太叫邻国领导人寒心了!你绝对成了他们眼里的猪队友!无论派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市政府的 zoning bylaw, 依据法律应该通知所有的物业业主和社区,但是市政府没有这样做,只是在市政府的网站上通知某时某地有公众意见征询会,是面对全市发的,但是老百姓平时忙的很,没有几个人会去看市政府的网站通知,所以我们社区很多人至今也没搞清什么时候这里就是重工业区了,怎么就商店之类的商业设施就不允许了,居民怎么就在重工业边上了。

套用初级阶段的说法,我觉得我们就是一个民主的初级阶段,可以参选,可以投票选举,可以说话发表意见,但是很多事情是没有那么公开透明,走真正的民主程序的。
 
关于立法,说一件实事。

多伦多市政府去年要修改噪音法,我在市政府征求公众意见的时候,通过网站看了一下,发现很奇怪的是,没有新法的草案,发 Email 问了一下,回复是没有草案提供给公众,这个就比较麻烦了,没有一个具体的东西,让大家提意见,无的放矢,怎么提,提什么?

我觉得如果立法真正是民主的,那么至少提供一个草案给大家。

后来这个法就提交给市议会,当然可以想见的,市议员也不是什么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员,平时的事情也够多,所以就通过了,没人发现问题。

后来我和市政府的 bylaw 办公室争执具体问题的时候,找来新的噪音法,结果发现其中的一个条款是有问题的,而且是 bylaw 办公室和我双边都觉得这个条款有问题。

但是这样一个条款已经随着新噪音法一起被市议会批准,成为了市政府的 bylaw。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市政府的 zoning bylaw, 依据法律应该通知所有的物业业主和社区,但是市政府没有这样做,只是在市政府的网站上通知某时某地有公众意见征询会,是面对全市发的,但是老百姓平时忙的很,没有几个人会去看市政府的网站通知,所以我们社区很多人至今也没搞清什么时候这里就是重工业区了,怎么就商店之类的商业设施就不允许了,居民怎么就在重工业边上了。
个案就不在这里讨论了,如果需要讨论,请另外开贴。

不管好歹,楼主码字不易,进楼回帖,麻烦点个赞,也是互相尊重的意思。

也欢迎另开新楼,去其它楼逛逛。

小麻雀佩奇有点随心所欲了,多有得罪
 
不管你是民主的还是民主集中制的(专制的,这就是帽子),首先你是一群人去代表的。那就一定各有各样,世间没有完人……

我不善、也不喜欢咬文嚼字。我只知道,北美两国离得太近,近乎一个国家(只是一个简单粗暴的大哥,一个温和善良小弟)至少,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哥喊弟随吧……

但昨天,作为政府领导人总理当着全世界领导人的面下跪了?我理解不了其意代表什么,我只想说你此时把你大哥架在火架子上烤火鸡了,你是不是太任性,太叫邻国领导人寒心了!你绝对成了他们眼里的猪队友!无论派别。
这个吗:unsure:,小孩没娘,说起来就话长喽:wdb33: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个案就不在这里讨论了,如果需要讨论,请另外开贴。

不管好歹,楼主码字不易,进楼回帖,麻烦点个赞,也是互相尊重的意思。

也欢迎另开新楼,去其它楼逛逛。

sorry, 我没有讨论个案的意思,所以没有说具体的问题,只是讨论立法的程序,以为这个也在楼主的讨论范围内。
 
最大赞力
0.54
当前赞力
100.00%
关于立法,说一件实事。

多伦多市政府去年要修改噪音法,我在市政府征求公众意见的时候,通过网站看了一下,发现很奇怪的是,没有新法的草案,发 Email 问了一下,回复是没有草案提供给公众,这个就比较麻烦了,没有一个具体的东西,让大家提意见,无的放矢,怎么提,提什么?

我觉得如果立法真正是民主的,那么至少提供一个草案给大家。

后来这个法就提交给市议会,当然可以想见的,市议员也不是什么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员,平时的事情也够多,所以就通过了,没人发现问题。

后来我和市政府的 bylaw 办公室争执具体问题的时候,找来新的噪音法,结果发现其中的一个条款是有问题的,而且是 bylaw 办公室和我双边都觉得这个条款有问题。

但是这样一个条款已经随着新噪音法一起被市议会批准,成为了市政府的 bylaw。
前边发言预测了, bylaw 不是 of law, 天大的区别, 原来是埋伏你的发言啊,
楼主太有前瞻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