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六月上旬的大杂烩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3,897
$58.90
$733.35
获赞赚币
56.94
点赞赚币
1.96
最大赞力
0.23
当前赞力
26.40%
《六月上旬二三事》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临睡前仔仔兴奋的告诉我,妈妈明天下雨。
怎么了?
那是不是就不用早起跑步了?

自从5月31日第一次让他们跑步和蛋蛋干了一仗,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一开始,蛋蛋逢跑必岔气,必抱怨,必赖皮,还动辄以走代跑。
渐渐的,养成一天三次从家到山顶图书馆三公里往返跑的习惯。
到昨儿刚好跑了十天,个儿窜了两公分,体重没减还略增,腰围瘦了三公分。
开始跑步那天还矮我一点,现在隐隐要比我高了。连最近几个月一直没长个的仔仔也长了近一公分。
再一次证明老妈永远正确的真理。
幸好这十来天适应期里,每天都是20度左右的温润天气,不然哥俩真联手对抗也是麻烦事。
IMG_20200610_073211842.jpg
现在速度3公里18分钟,时速10公里。
昨儿接到社区足球通知,六月底要开练。
要维持原来训练和比赛的强度,体能和速度都有待提高。
先这样吧,老母亲太南了。

其二:技多不压身

前儿剪草剪半道,发现剪草机开关又失灵了,发动机不屈不挠的轰炸耳膜。

上次发生这事时是宏哥剪草,他特地叫我过去,深入浅出讲一通机械原理。
我耐着性子听了,一句也没记住。
只记得他捣鼓的部位在侧面,凭印象捣鼓了一阵,未果。
干脆继续把草地剪完,剪完了又是一通试,还是不灵。
IMG_20200609_171503419.jpg
果断跑去敲邻居门。

邻居一家是法国移民,英语有点够呛,比我的法语强点不多。
女主人开的门,我表示要借她先生江湖救急。其时邻居男主人正在远程连线工作,等了好一会。
当剪草机持续的轰鸣声快要把我搞出郁躁症时,救星终于从天而降。
他围着机器转了一圈,面有难色的样子让我怀疑找错人了。
正考虑下面是不是应该去马路对面的洗车狂人家敲门求助时,这哥们说你等会,我回去拿工具。
再回来时,他戴上劳动手套和一把巨钳。
使用工具和动手部位都不一样,那一瞬间我是绝望的,在动手方面我对机械专家是有点迷信的。
然鹅,很神奇的,世界刹那间就清净了。
完事他告诉我,下次这种疑难杂症,直接拧开火花塞就好,但要注意安全。
嗯嗯,这种简单粗暴的操作明显更适合我。
这位兄弟一边往自己家走,一边频频回首,强调有事才能拔,没事别拔着玩。
无语,我看着像没事拔火花塞玩的暴徒?

其三:白发亲娘

肉丸非要在外面露台吃饭,把每顿饭当野餐。
吃一口,跑去吹会泡泡,再吃一口,跑去看鸟。
坐野餐桌边等她,感觉自己像个线轴:
扯一下,风筝回来了,松一下,风筝又跑了。

蛋蛋在屋里吃完饭,跑出来站我身后搂着我,说妈妈我爱你。
我知道一一但你们该跑步还得跑步!我无情的回应。
少年笑到颤抖,一边笑一边拨弄我头顶的头发。
妈妈,你这一年长了好多白头发。
但我还是漂亮的对不?
哈哈哈!少年大笑。
感觉他手一抖,然后一下没声了一一不用说,肯定又拔错了。
快说是!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容跑题。
哇,真的多了很多白头发!少年用惊呼来打岔,做最后的良心挣扎。
所以呢,别让我再生气一一知道我下面想说啥不?

IMG_20200607_161401868.jpg
**今晚弹会吉他呗!**
拧过头和他对视一眼,我俩忍着笑异口同声喊出这句。
不愧是我儿子,脑洞方向完全一致!

好吧好吧,一切如你所愿,妈妈!
少年难得没叽歪。
要能一直这样,就真的岁月静好了!

其四:食为天

日前看到一腌菜食谱,念念不忘。
因为真的够简单,韭菜,盐,花椒,罐子里搁两天。
韭菜地里有的是,三块地轮着割,随割随长。
实操时觉得韭菜太孤单,自作主张把洋葱大蒜西芹胡萝卜扔进去陪她玩。
做完发现没注意配料标注比例,盐和花椒放多了

正打字,收到一条短信,涯哥要给我送鱼。

最近朋友圈刷屏的雪蟹龙虾各种鱼,其实我一样没拉都不少吃:
先是雪蟹吃出奇怪的福尔马林味,宏哥听说后问我干嘛还吃。
因为我吃的不是雪蟹,是我滴血的心。

然后龙虾,吃到第八只已经快吐了。
还没来得及发圈得瑟我的爱国心,甜点同学抢先发布消息:
她家已经吃到第二十三只了。
顿时感觉自己很渺小。

再说鱼,涯哥的鱼已经送到。

下图是嘉树上次送的鲥鱼。
IMG_20200606_111459305.jpg
中国的鲥鱼应是五月,银鳞细骨堪怜汝,荔枝卢橘未应先。
六月上旬,蒙村的朋友圈也被鲥鱼霸屏了。

嘉树送鱼那天,中午我才把前一天化冻的三条鱼烤了。
IMG_20200605_123556865.jpg
烤鱼出炉时,宏哥刚从超市回来,箱子里单掏出四只生猛大龙虾,一脸求表扬。
IMG_20200605_154559304.jpg

我一一难得有一种食道阻塞的感觉。

在各种河鲜海鲜的问题上,我注定要百年孤独。
仨娃坚决抵制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但哥俩喜欢水煮鱼,此外蛋蛋偶尔还能吃点虾和清蒸鲈鱼,肉丸最决绝,看都不看一眼。
宏哥自己也是嘴上不说,筷子点一下就算表态负了个领导责任那种。

这次涯哥给我送的鱼光种类就四五种,压力很大,但是我决定光棍到底,就算是一个人的游戏,也要把它们全部消灭。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召唤,我是时候解锁做鱼丸的技能了。

最近没事就带肉丸过石头家,在蚊群轰炸中,一边遛娃一边巡视我的菜地。
地里的叶子菜长出来了,欣喜之余,遇到新难题。
IMG_20200610_111611760.jpg

IMG_20200610_111743846.jpg

IMG_20200610_111756060.jpg

我居然分不清上海青和小白菜,莴笋和油麦菜,也不知道哪种是应该直接拔出来,那些剪了叶子会再长。

这一天天的,都是生存挑战啊!
 
最后编辑: 2020-06-11

骆驼客

厨子
付费矿工
14,299
$28.24
$1,654.44
获赞赚币
22.62
点赞赚币
5.62
最大赞力
0.53
当前赞力
40.44%

小暑

火娃
付费矿工
15,078
$0.00
$0.21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六月上旬二三事》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临睡前仔仔兴奋的告诉我,妈妈明天下雨。
怎么了?
那是不是就不用早起跑步了?

自从5月31日第一次让他们跑步和蛋蛋干了一仗,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一开始,蛋蛋逢跑必岔气,必抱怨,必赖皮,还动辄以走代跑。
渐渐的,养成一天三次从家到山顶图书馆三公里往返跑的习惯。
到昨儿刚好跑了十天,个儿窜了两公分,体重没减还略增,腰围瘦了三公分。
开始跑步那天还矮我一点,现在隐隐要比我高了。连最近几个月一直没长个的仔仔也长了近一公分。
再一次证明老妈永远正确的真理。
幸好这十来天适应期里,每天都是20度左右的温润天气,不然哥俩真联手对抗也是麻烦事。

现在速度3公里18分钟,时速10公里。
昨儿接到社区足球通知,六月底要开练。
要维持原来训练和比赛的强度,体能和速度都有待提高。
先这样吧,老母亲太南了。

其二:技多不压身

前儿剪草剪半道,发现剪草机开关又失灵了,发动机不屈不挠的轰炸耳膜。

上次发生这事时是宏哥剪草,他特地叫我过去,深入浅出讲一通机械原理。
我耐着性子听了,一句也没记住。
只记得他捣鼓的部位在侧面,凭印象捣鼓了一阵,未果。
干脆继续把草地剪完,剪完了又是一通试,还是不灵。

果断跑去敲邻居门。

邻居一家是法国移民,英语有点够呛,比我的法语强点不多。
女主人开的门,我表示要借她先生江湖救急。其时邻居男主人正在远程连线工作,等了好一会。
当剪草机持续的轰鸣声快要把我搞出郁躁症时,救星终于从天而降。
他围着机器转了一圈,面有难色的样子让我怀疑找错人了。
正考虑下面是不是应该去马路对面的洗车狂人家敲门求助时,这哥们说你等会,我回去拿工具。
再回来时,他戴上劳动手套和一把巨钳。
使用工具和动手部位都不一样,那一瞬间我是绝望的,在动手方面我对机械专家是有点迷信的。
然鹅,很神奇的,世界刹那间就清净了。
完事他告诉我,下次这种疑难杂症,直接拧开火花塞就好,但要注意安全。
嗯嗯,这种简单粗暴的操作明显更适合我。
这位兄弟一边往自己家走,一边频频回首,强调有事才能拔,没事别拔着玩。
无语,我看着像没事拔火花塞玩的暴徒?

其三:白发亲娘

肉丸非要在外面露台吃饭,把每顿饭当野餐。
吃一口,跑去吹会泡泡,再吃一口,跑去看鸟。
坐野餐桌边等她,感觉自己像个线轴:
扯一下,风筝回来了,松一下,风筝又跑了。

蛋蛋在屋里吃完饭,跑出来站我身后搂着我,说妈妈我爱你。
我知道一一但你们该跑步还得跑步!我无情的回应。
少年笑到颤抖,一边笑一边拨弄我头顶的头发。
妈妈,你这一年长了好多白头发。
但我还是漂亮的对不?
哈哈哈!少年大笑。
感觉他手一抖,然后一下没声了一一不用说,肯定又拔错了。
快说是!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容跑题。
哇,真的多了很多白头发!少年用惊呼来打岔,做最后的良心挣扎。
所以呢,别让我再生气一一知道我下面想说啥不?


**今晚弹会吉他呗!**
拧过头和他对视一眼,我俩忍着笑异口同声喊出这句。
不愧是我儿子,脑洞方向完全一致!

好吧好吧,一切如你所愿,妈妈!
少年难得没叽歪。
要能一直这样,就真的岁月静好了!

其四:食为天

日前看到一腌菜食谱,念念不忘。
因为真的够简单,韭菜,盐,花椒,罐子里搁两天。
韭菜地里有的是,三块地轮着割,随割随长。
实操时觉得韭菜太孤单,自作主张把洋葱大蒜西芹胡萝卜扔进去陪她玩。
做完发现没注意配料标注比例,盐和花椒放多了

正打字,收到一条短信,涯哥要给我送鱼。

最近朋友圈刷屏的雪蟹龙虾各种鱼,其实我一样没拉都不少吃:
先是雪蟹吃出奇怪的福尔马林味,宏哥听说后问我干嘛还吃。
因为我吃的不是雪蟹,是我滴血的心。

然后龙虾,吃到第八只已经快吐了。
还没来得及发圈得瑟我的爱国心,甜点同学抢先发布消息:
她家已经吃到第二十三只了。
顿时感觉自己很渺小。

再说鱼,涯哥的鱼已经送到。

下图是嘉树上次送的鲥鱼。

中国的鲥鱼应是五月,银鳞细骨堪怜汝,荔枝卢橘未应先。
六月上旬,蒙村的朋友圈也被鲥鱼霸屏了。

嘉树送鱼那天,中午我才把前一天化冻的三条鱼烤了。

烤鱼出炉时,宏哥刚从超市回来,箱子里单掏出四只生猛大龙虾,一脸求表扬。


我一一难得有一种食道阻塞的感觉。

在各种河鲜海鲜的问题上,我注定要百年孤独。
仨娃坚决抵制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但哥俩喜欢水煮鱼,此外蛋蛋偶尔还能吃点虾和清蒸鲈鱼,肉丸最决绝,看都不看一眼。
宏哥自己也是嘴上不说,筷子点一下就算表态负了个领导责任那种。

这次涯哥给我送的鱼光种类就四五种,压力很大,但是我决定光棍到底,就算是一个人的游戏,也要把它们全部消灭。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召唤,我是时候解锁做鱼丸的技能了。

最近没事就带肉丸过石头家,在蚊群轰炸中,一边遛娃一边巡视我的菜地。
地里的叶子菜长出来了,欣喜之余,遇到新难题。






我居然分不清上海青和小白菜,莴笋和油麦菜,也不知道哪种是应该直接拔出来,那些剪了叶子会再长。

这一天天的,都是生存挑战啊!
3公里18分钟,一天跑三次,不错
喜欢爱运动的人

爱鱼爱蔬菜
爱吉他

阿蛮生活丰富多彩
 
3,897
$58.90
$733.35
获赞赚币
56.94
点赞赚币
1.96
最大赞力
0.23
当前赞力
26.40%
3公里18分钟,一天跑三次,不错
喜欢爱运动的人

爱鱼爱蔬菜
爱吉他

阿蛮生活丰富多彩
不是我跑,我监督。
生完肉丸感觉零部件一个个坏掉,老来得女的代价,脚踝跑步总受伤,改走了。
吉他,其实是怕傻小子以后找不到老婆,不好直说只能强推撩妹技能。
我自个节奏感音感都特差, :wdb23: 😅
 

小暑

火娃
付费矿工
15,078
$0.00
$0.21
获赞赚币
0.00
点赞赚币
0.00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不是我跑,我监督。
生完肉丸感觉零部件一个个坏掉,老来得女的代价,脚踝跑步总受伤,改走了。
吉他,其实是怕傻小子以后找不到老婆,不好直说只能强推撩妹技能。
我自个节奏感音感都特差, :wdb23: 😅
我知道是娃娃儿们跑
娃娃们很乖
 
最大赞力
0.10
当前赞力
7.70%
《六月上旬二三事》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临睡前仔仔兴奋的告诉我,妈妈明天下雨。
怎么了?
那是不是就不用早起跑步了?

自从5月31日第一次让他们跑步和蛋蛋干了一仗,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一开始,蛋蛋逢跑必岔气,必抱怨,必赖皮,还动辄以走代跑。
渐渐的,养成一天三次从家到山顶图书馆三公里往返跑的习惯。
到昨儿刚好跑了十天,个儿窜了两公分,体重没减还略增,腰围瘦了三公分。
开始跑步那天还矮我一点,现在隐隐要比我高了。连最近几个月一直没长个的仔仔也长了近一公分。
再一次证明老妈永远正确的真理。
幸好这十来天适应期里,每天都是20度左右的温润天气,不然哥俩真联手对抗也是麻烦事。

现在速度3公里18分钟,时速10公里。
昨儿接到社区足球通知,六月底要开练。
要维持原来训练和比赛的强度,体能和速度都有待提高。
先这样吧,老母亲太南了。

其二:技多不压身

前儿剪草剪半道,发现剪草机开关又失灵了,发动机不屈不挠的轰炸耳膜。

上次发生这事时是宏哥剪草,他特地叫我过去,深入浅出讲一通机械原理。
我耐着性子听了,一句也没记住。
只记得他捣鼓的部位在侧面,凭印象捣鼓了一阵,未果。
干脆继续把草地剪完,剪完了又是一通试,还是不灵。

果断跑去敲邻居门。

邻居一家是法国移民,英语有点够呛,比我的法语强点不多。
女主人开的门,我表示要借她先生江湖救急。其时邻居男主人正在远程连线工作,等了好一会。
当剪草机持续的轰鸣声快要把我搞出郁躁症时,救星终于从天而降。
他围着机器转了一圈,面有难色的样子让我怀疑找错人了。
正考虑下面是不是应该去马路对面的洗车狂人家敲门求助时,这哥们说你等会,我回去拿工具。
再回来时,他戴上劳动手套和一把巨钳。
使用工具和动手部位都不一样,那一瞬间我是绝望的,在动手方面我对机械专家是有点迷信的。
然鹅,很神奇的,世界刹那间就清净了。
完事他告诉我,下次这种疑难杂症,直接拧开火花塞就好,但要注意安全。
嗯嗯,这种简单粗暴的操作明显更适合我。
这位兄弟一边往自己家走,一边频频回首,强调有事才能拔,没事别拔着玩。
无语,我看着像没事拔火花塞玩的暴徒?

其三:白发亲娘

肉丸非要在外面露台吃饭,把每顿饭当野餐。
吃一口,跑去吹会泡泡,再吃一口,跑去看鸟。
坐野餐桌边等她,感觉自己像个线轴:
扯一下,风筝回来了,松一下,风筝又跑了。

蛋蛋在屋里吃完饭,跑出来站我身后搂着我,说妈妈我爱你。
我知道一一但你们该跑步还得跑步!我无情的回应。
少年笑到颤抖,一边笑一边拨弄我头顶的头发。
妈妈,你这一年长了好多白头发。
但我还是漂亮的对不?
哈哈哈!少年大笑。
感觉他手一抖,然后一下没声了一一不用说,肯定又拔错了。
快说是!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容跑题。
哇,真的多了很多白头发!少年用惊呼来打岔,做最后的良心挣扎。
所以呢,别让我再生气一一知道我下面想说啥不?


**今晚弹会吉他呗!**
拧过头和他对视一眼,我俩忍着笑异口同声喊出这句。
不愧是我儿子,脑洞方向完全一致!

好吧好吧,一切如你所愿,妈妈!
少年难得没叽歪。
要能一直这样,就真的岁月静好了!

其四:食为天

日前看到一腌菜食谱,念念不忘。
因为真的够简单,韭菜,盐,花椒,罐子里搁两天。
韭菜地里有的是,三块地轮着割,随割随长。
实操时觉得韭菜太孤单,自作主张把洋葱大蒜西芹胡萝卜扔进去陪她玩。
做完发现没注意配料标注比例,盐和花椒放多了

正打字,收到一条短信,涯哥要给我送鱼。

最近朋友圈刷屏的雪蟹龙虾各种鱼,其实我一样没拉都不少吃:
先是雪蟹吃出奇怪的福尔马林味,宏哥听说后问我干嘛还吃。
因为我吃的不是雪蟹,是我滴血的心。

然后龙虾,吃到第八只已经快吐了。
还没来得及发圈得瑟我的爱国心,甜点同学抢先发布消息:
她家已经吃到第二十三只了。
顿时感觉自己很渺小。

再说鱼,涯哥的鱼已经送到。

下图是嘉树上次送的鲥鱼。

中国的鲥鱼应是五月,银鳞细骨堪怜汝,荔枝卢橘未应先。
六月上旬,蒙村的朋友圈也被鲥鱼霸屏了。

嘉树送鱼那天,中午我才把前一天化冻的三条鱼烤了。

烤鱼出炉时,宏哥刚从超市回来,箱子里单掏出四只生猛大龙虾,一脸求表扬。


我一一难得有一种食道阻塞的感觉。

在各种河鲜海鲜的问题上,我注定要百年孤独。
仨娃坚决抵制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但哥俩喜欢水煮鱼,此外蛋蛋偶尔还能吃点虾和清蒸鲈鱼,肉丸最决绝,看都不看一眼。
宏哥自己也是嘴上不说,筷子点一下就算表态负了个领导责任那种。

这次涯哥给我送的鱼光种类就四五种,压力很大,但是我决定光棍到底,就算是一个人的游戏,也要把它们全部消灭。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召唤,我是时候解锁做鱼丸的技能了。

最近没事就带肉丸过石头家,在蚊群轰炸中,一边遛娃一边巡视我的菜地。
地里的叶子菜长出来了,欣喜之余,遇到新难题。






我居然分不清上海青和小白菜,莴笋和油麦菜,也不知道哪种是应该直接拔出来,那些剪了叶子会再长。

这一天天的,都是生存挑战啊!
手动赞 阿蛮这篇写的真好 幽默又从容 果然是广告界同行 (y)
 
3,897
$58.90
$733.35
获赞赚币
56.94
点赞赚币
1.96
最大赞力
0.23
当前赞力
26.40%
哦?那我记错了 我怎么记得你说过也是在广告业?
说的就是这事儿。多年以后我一做广告总监的朋友骂手下文案不得力,终于给我一个机会笑话广告人了。
但是良心话,知道得越多,越觉得我不会喜欢这行。嗯,或者说,我根本就不喜欢工作。饱食而遨游最适合我 :wdb9:
 
19,198
$74.36
$6,533.97
获赞赚币
49.93
点赞赚币
24.43
最大赞力
2.09
当前赞力
41.87%
《六月上旬二三事》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

临睡前仔仔兴奋的告诉我,妈妈明天下雨。
怎么了?
那是不是就不用早起跑步了?

自从5月31日第一次让他们跑步和蛋蛋干了一仗,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一开始,蛋蛋逢跑必岔气,必抱怨,必赖皮,还动辄以走代跑。
渐渐的,养成一天三次从家到山顶图书馆三公里往返跑的习惯。
到昨儿刚好跑了十天,个儿窜了两公分,体重没减还略增,腰围瘦了三公分。
开始跑步那天还矮我一点,现在隐隐要比我高了。连最近几个月一直没长个的仔仔也长了近一公分。
再一次证明老妈永远正确的真理。
幸好这十来天适应期里,每天都是20度左右的温润天气,不然哥俩真联手对抗也是麻烦事。

现在速度3公里18分钟,时速10公里。
昨儿接到社区足球通知,六月底要开练。
要维持原来训练和比赛的强度,体能和速度都有待提高。
先这样吧,老母亲太南了。

其二:技多不压身

前儿剪草剪半道,发现剪草机开关又失灵了,发动机不屈不挠的轰炸耳膜。

上次发生这事时是宏哥剪草,他特地叫我过去,深入浅出讲一通机械原理。
我耐着性子听了,一句也没记住。
只记得他捣鼓的部位在侧面,凭印象捣鼓了一阵,未果。
干脆继续把草地剪完,剪完了又是一通试,还是不灵。

果断跑去敲邻居门。

邻居一家是法国移民,英语有点够呛,比我的法语强点不多。
女主人开的门,我表示要借她先生江湖救急。其时邻居男主人正在远程连线工作,等了好一会。
当剪草机持续的轰鸣声快要把我搞出郁躁症时,救星终于从天而降。
他围着机器转了一圈,面有难色的样子让我怀疑找错人了。
正考虑下面是不是应该去马路对面的洗车狂人家敲门求助时,这哥们说你等会,我回去拿工具。
再回来时,他戴上劳动手套和一把巨钳。
使用工具和动手部位都不一样,那一瞬间我是绝望的,在动手方面我对机械专家是有点迷信的。
然鹅,很神奇的,世界刹那间就清净了。
完事他告诉我,下次这种疑难杂症,直接拧开火花塞就好,但要注意安全。
嗯嗯,这种简单粗暴的操作明显更适合我。
这位兄弟一边往自己家走,一边频频回首,强调有事才能拔,没事别拔着玩。
无语,我看着像没事拔火花塞玩的暴徒?

其三:白发亲娘

肉丸非要在外面露台吃饭,把每顿饭当野餐。
吃一口,跑去吹会泡泡,再吃一口,跑去看鸟。
坐野餐桌边等她,感觉自己像个线轴:
扯一下,风筝回来了,松一下,风筝又跑了。

蛋蛋在屋里吃完饭,跑出来站我身后搂着我,说妈妈我爱你。
我知道一一但你们该跑步还得跑步!我无情的回应。
少年笑到颤抖,一边笑一边拨弄我头顶的头发。
妈妈,你这一年长了好多白头发。
但我还是漂亮的对不?
哈哈哈!少年大笑。
感觉他手一抖,然后一下没声了一一不用说,肯定又拔错了。
快说是!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不容跑题。
哇,真的多了很多白头发!少年用惊呼来打岔,做最后的良心挣扎。
所以呢,别让我再生气一一知道我下面想说啥不?


**今晚弹会吉他呗!**
拧过头和他对视一眼,我俩忍着笑异口同声喊出这句。
不愧是我儿子,脑洞方向完全一致!

好吧好吧,一切如你所愿,妈妈!
少年难得没叽歪。
要能一直这样,就真的岁月静好了!

其四:食为天

日前看到一腌菜食谱,念念不忘。
因为真的够简单,韭菜,盐,花椒,罐子里搁两天。
韭菜地里有的是,三块地轮着割,随割随长。
实操时觉得韭菜太孤单,自作主张把洋葱大蒜西芹胡萝卜扔进去陪她玩。
做完发现没注意配料标注比例,盐和花椒放多了

正打字,收到一条短信,涯哥要给我送鱼。

最近朋友圈刷屏的雪蟹龙虾各种鱼,其实我一样没拉都不少吃:
先是雪蟹吃出奇怪的福尔马林味,宏哥听说后问我干嘛还吃。
因为我吃的不是雪蟹,是我滴血的心。

然后龙虾,吃到第八只已经快吐了。
还没来得及发圈得瑟我的爱国心,甜点同学抢先发布消息:
她家已经吃到第二十三只了。
顿时感觉自己很渺小。

再说鱼,涯哥的鱼已经送到。

下图是嘉树上次送的鲥鱼。

中国的鲥鱼应是五月,银鳞细骨堪怜汝,荔枝卢橘未应先。
六月上旬,蒙村的朋友圈也被鲥鱼霸屏了。

嘉树送鱼那天,中午我才把前一天化冻的三条鱼烤了。

烤鱼出炉时,宏哥刚从超市回来,箱子里单掏出四只生猛大龙虾,一脸求表扬。


我一一难得有一种食道阻塞的感觉。

在各种河鲜海鲜的问题上,我注定要百年孤独。
仨娃坚决抵制的大方向是一致的,但哥俩喜欢水煮鱼,此外蛋蛋偶尔还能吃点虾和清蒸鲈鱼,肉丸最决绝,看都不看一眼。
宏哥自己也是嘴上不说,筷子点一下就算表态负了个领导责任那种。

这次涯哥给我送的鱼光种类就四五种,压力很大,但是我决定光棍到底,就算是一个人的游戏,也要把它们全部消灭。

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召唤,我是时候解锁做鱼丸的技能了。

最近没事就带肉丸过石头家,在蚊群轰炸中,一边遛娃一边巡视我的菜地。
地里的叶子菜长出来了,欣喜之余,遇到新难题。






我居然分不清上海青和小白菜,莴笋和油麦菜,也不知道哪种是应该直接拔出来,那些剪了叶子会再长。

这一天天的,都是生存挑战啊!
我也奇怪,我们上海人从来不知道青菜叫上海青。
幼苗难分,长大一点就好分了。。。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7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网站回购价
网站大额卖出价
私人交易建议成交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地址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5$(10%总赞力)
主贴5$-10$(20%总赞力)
主贴10-14$(30%总赞力)
主贴14$-19$(40%总赞力)
主贴19-24$(50%总赞力)
主贴24$-28$(60%总赞力)
主贴28$-33$(70%总赞力)
主贴33$+(70%+总赞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