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木姜子

I'm not returning to the Source.
家园币认证矿工
2,241
$111.24
$97.85
获赞赚币
110.64
点赞赚币
0.61
最大赞力
0.06
小螺号,嘀嘀嘀吹
声声唤船归啰。
小螺号,嘀嘀嘀吹
阿爸听了快快回啰。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脑海里经常响起这首歌。

我其实是特别念旧的人,即使时空都远离,也一直念念不忘故土、故人在心头。
可惜命运裹挟着,却越走越远。

因为工作的缘故,曾经全世界到处出差。那时候身边有同事一心向往国外,一定要体验当地原汁原味的风土人情,我呢,前一两天还可以虚与委蛇一下,之后就会自己走街串巷,到处找寻中国菜甚至家乡菜。

以前在盐湖城的时候,一在本地的华人同事深知我的癖好,有天中午特地驱车带我去离办公室四十mile的地方尝川菜,在一个很小的plaza,一进门,整个大堂就七八张桌子,“执着”地放着国内八十年代的老歌,邓丽君,落了座,定定神,呵,我们“包场”了。点菜的时候,我跟服务员小姑娘攀谈起来,确认老板兼厨子确实是四川老乡,一再邀请出来聊聊。少顷,一矮矮胖胖、上了年纪的男人出来,一见我愣了一下,磕磕巴巴地聊起来,似乎很久没跟人长聊的感觉,一问一答似的,聊了一会儿,知道他是八十年代末出国的,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许久无话。走的时候,他送到门口,手脚无处放的感觉,我张了张口,大着舌头说“老乡保重了哈!”。。。

有一年在巴黎出差,结束了请了几天假,为了省钱自己选了个便宜的区,去了之后才知道是黑人聚居区。我上网一搜,嘿!酒店对面就有一家中餐馆,进去点了一碗酸菜米线,一瓶啤酒,客人很少,进进出出就我和另外一桌,我正和福建女老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很小跟着父母到巴黎,自己后来慢慢把这家店盘起来,儿子也上初中了,就是特别不省心,今天居然还跟着同学去参加同性恋游行,“你说气人不气人”,边聊边眉目传情。突然,外面喧哗声大作,原来正好当天是世界杯法国队的比赛,不幸法国队没有出线,外面已经开始骚乱(第二天看新闻才知道把车都掀翻烧了)。没几分钟,进来几个华人小伙儿,看我没有走的意思(舍不得),把卷帘门拉下来,女老板安慰我说,“没事,我们这里有咱们华人帮会罩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我突然觉得暖洋洋的。等我磨磨蹭蹭吃完,有个看起来是女老板亲戚的小伙儿看了看女老板,又看了看我,“算了,我亲自带你从侧门走吧”,我就三步一回头地跟着他走了。

除了多伦多、温哥华之类华人聚居的城市,大多数城市的中餐要么是在唐人街,要么是在不那么发达的区,尤其川菜定位又不太高大上,更是如此。这些年,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我为了图“口舌之快”,其实是走了不少不太安全的地方的(后怕)。有一年到圣保罗出差,照例和同事敷衍了晚餐,我回酒店上网搜了一下,圣保罗居然有一家麻辣香锅,赶紧打车过去,到的时候九点过,那家店卷帘门已经拉上,但是里面的木门还没关,我探头探脑地往里hello、hello,冷不丁旁边一带着浓重乡音的男声响起,“我们都关门了哈”,我扭头一看,一微微发福、头顶地中海的中年男人长吸了一口烟,貌似享受了几秒,长呼出一口惆怅,我也跟着低落起来,讪讪地搭了几句,本来想着的攀老乡莫名其妙地罢了,回去路上,又禁不住地后悔起来。

乘兴而至,尽(败)兴而归。

其实很多时候,乡情就是一个泡泡,故土在里面,故人也在里面,我只是努力让它永远完整如旧、七彩斑斓罢了。
 
最后编辑: 12 天前

fjptyhy

木南
家园币认证矿工
2,582
$155.88
$84.79
获赞赚币
155.54
点赞赚币
0.33
最大赞力
0.05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家园币认证矿工
4,635
$94.45
$1,900.75
获赞赚币
88.51
点赞赚币
5.93
最大赞力
1.16
很多时候,乡情就是一个泡泡,故土在里面,故人也在里面,我只是努力让它永远完整如旧、七彩斑斓罢了

说得真好

小螺号,嘀嘀嘀吹
声声唤船归啰。
小螺号,嘀嘀嘀吹
阿爸听了快快回啰。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脑海里经常响起这首歌。


我其实是特别念旧的人,即使时空都远离,也一直念念不忘故土、故人在心头。
可惜命运裹挟着,却越走越远。

因为工作的缘故,曾经全世界到处出差。那时候身边有同事一心向往国外,一定要体验当地原汁原味的风土人情,我呢,前一两天还可以虚与委蛇一下,之后就会自己走街串巷,到处找寻中国菜甚至家乡菜。

以前在盐湖城的时候,一在本地的华人同事深知我的癖好,有天中午特地驱车带我去离办公室四十mile的地方尝川菜,在一个很小的plaza,一进门,整个大堂就七八张桌子,“执着”地放着国内八十年代的老歌,邓丽君,落了座,定定神,呵,我们“包场”了。点菜的时候,我跟服务员小姑娘攀谈起来,确认老板兼厨子确实是四川老乡,一再邀请出来聊聊。少顷,一矮矮胖胖、上了年纪的男人出来,一见我愣了一下,磕磕巴巴地聊起来,似乎很久没跟人长聊的感觉,一问一答似的,聊了一会儿,知道他是八十年代末出国的,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许久无话。走的时候,他送到门口,手脚无处放的感觉,我张了张口,大着舌头说“老乡保重了哈!”。。。

有一年在巴黎出差,结束了请了几天假,为了省钱自己选了个便宜的区,去了之后才知道是黑人聚居区。我上网一搜,嘿!酒店对面就有一家中餐馆,进去点了一碗酸菜米线,一瓶啤酒,客人很少,进进出出就我和另外一桌,我正和福建女老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很小跟着父母到巴黎,自己后来慢慢把这家店盘起来,儿子也上初中了,就是特别不省心,今天居然还跟着同学去参加同性恋游行,“你说气人不气人”,边聊边眉目传情。突然,外面喧哗声大作,原来正好当天是世界杯法国队的比赛,不幸法国队没有出线,外面已经开始骚乱(第二天看新闻才知道把车都掀翻烧了)。没几分钟,进来几个华人小伙儿,看我没有走的意思(舍不得),把卷帘门拉下来,女老板安慰我说,“没事,我们这里有咱们华人帮会罩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我突然觉得暖洋洋的。等我磨磨蹭蹭吃完,有个看起来是女老板亲戚的小伙儿看了看女老板,又看了看我,“算了,我亲自带你从侧门走吧”,我就三步一回头地跟着他走了。

除了多伦多、温哥华之类华人聚居的城市,大多数城市的中餐要么是在唐人街,要么是在不那么发达的区,尤其川菜定位又不太高大上,更是如此。这些年,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我为了图“口舌之快”,其实是走了不少不太安全的地方的(后怕)。有一年到圣保罗出差,照例和同事敷衍了晚餐,我回酒店上网搜了一下,圣保罗居然有一家麻辣香锅,赶紧打车过去,到的时候九点过,那家店卷帘门已经拉上,但是里面的木门还没关,我探头探脑地往里hello、hello,冷不丁旁边一带着浓重乡音的男声响起,“我们都关门了哈”,我扭头一看,一微微发福、头顶地中海的中年男人长吸了一口烟,貌似享受了几秒,长呼出一口惆怅,我也跟着低落起来,讪讪地搭了几句,本来想着的攀老乡莫名其妙地罢了,回去路上,又禁不住地后悔起来。

乘兴而至,尽(败)兴而归。

其实,很多时候,乡情就是一个泡泡,故土在里面,故人也在里面,我只是努力让它永远完整如旧、七彩斑斓罢了。
 

佩奇

家园币认证矿工
4,283
$362.18
$8,342.66
获赞赚币
294.22
点赞赚币
67.96
最大赞力
5.08
猴打滚儿 的那篇从割草引申到:“今天不杀戮” 给佩奇留下相当深刻的印象。后来更是好文不断,影评,图文并茂,视角独特新颖,看的过瘾。

再不要说今天这篇,真的说出了:佩奇心里藏着,但是不知如何表达的感情 :love:

妈呀,你太有才了!

1593514687975.png
 

sofia

我的生活我做主
家园币认证矿工
10,808
$60.46
$2,771.24
获赞赚币
40.21
点赞赚币
20.25
最大赞力
1.69
手动赞
 
小螺号,嘀嘀嘀吹
声声唤船归啰。
小螺号,嘀嘀嘀吹
阿爸听了快快回啰。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脑海里经常响起这首歌。


我其实是特别念旧的人,即使时空都远离,也一直念念不忘故土、故人在心头。
可惜命运裹挟着,却越走越远。

因为工作的缘故,曾经全世界到处出差。那时候身边有同事一心向往国外,一定要体验当地原汁原味的风土人情,我呢,前一两天还可以虚与委蛇一下,之后就会自己走街串巷,到处找寻中国菜甚至家乡菜。

以前在盐湖城的时候,一在本地的华人同事深知我的癖好,有天中午特地驱车带我去离办公室四十mile的地方尝川菜,在一个很小的plaza,一进门,整个大堂就七八张桌子,“执着”地放着国内八十年代的老歌,邓丽君,落了座,定定神,呵,我们“包场”了。点菜的时候,我跟服务员小姑娘攀谈起来,确认老板兼厨子确实是四川老乡,一再邀请出来聊聊。少顷,一矮矮胖胖、上了年纪的男人出来,一见我愣了一下,磕磕巴巴地聊起来,似乎很久没跟人长聊的感觉,一问一答似的,聊了一会儿,知道他是八十年代末出国的,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许久无话。走的时候,他送到门口,手脚无处放的感觉,我张了张口,大着舌头说“老乡保重了哈!”。。。

有一年在巴黎出差,结束了请了几天假,为了省钱自己选了个便宜的区,去了之后才知道是黑人聚居区。我上网一搜,嘿!酒店对面就有一家中餐馆,进去点了一碗酸菜米线,一瓶啤酒,客人很少,进进出出就我和另外一桌,我正和福建女老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她很小跟着父母到巴黎,自己后来慢慢把这家店盘起来,儿子也上初中了,就是特别不省心,今天居然还跟着同学去参加同性恋游行,“你说气人不气人”,边聊边眉目传情。突然,外面喧哗声大作,原来正好当天是世界杯法国队的比赛,不幸法国队没有出线,外面已经开始骚乱(第二天看新闻才知道把车都掀翻烧了)。没几分钟,进来几个华人小伙儿,看我没有走的意思(舍不得),把卷帘门拉下来,女老板安慰我说,“没事,我们这里有咱们华人帮会罩着”,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我突然觉得暖洋洋的。等我磨磨蹭蹭吃完,有个看起来是女老板亲戚的小伙儿看了看女老板,又看了看我,“算了,我亲自带你从侧门走吧”,我就三步一回头地跟着他走了。

除了多伦多、温哥华之类华人聚居的城市,大多数城市的中餐要么是在唐人街,要么是在不那么发达的区,尤其川菜定位又不太高大上,更是如此。这些年,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我为了图“口舌之快”,其实是走了不少不太安全的地方的(后怕)。有一年到圣保罗出差,照例和同事敷衍了晚餐,我回酒店上网搜了一下,圣保罗居然有一家麻辣香锅,赶紧打车过去,到的时候九点过,那家店卷帘门已经拉上,但是里面的木门还没关,我探头探脑地往里hello、hello,冷不丁旁边一带着浓重乡音的男声响起,“我们都关门了哈”,我扭头一看,一微微发福、头顶地中海的中年男人长吸了一口烟,貌似享受了几秒,长呼出一口惆怅,我也跟着低落起来,讪讪地搭了几句,本来想着的攀老乡莫名其妙地罢了,回去路上,又禁不住地后悔起来。

乘兴而至,尽(败)兴而归。

其实,很多时候,乡情就是一个泡泡,故土在里面,故人也在里面,我只是努力让它永远完整如旧、七彩斑斓罢了。
感动 (y)

我们这些移民在国内时大多也是离家在外 时有漂泊之感 没想到还要漂泊到更远处 还要再体验异国他乡的飘零之感 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最后的心安处:cry:


———————————————————————
再风骚的悟空 最后不也沦为管理员手里的矿工
 
"我其实是特别念旧的人,即使时空都远离,也一直念念不忘故土、故人在心头。
可惜命运裹挟着,却越走越远。"

这几句,像是内心独白 :wdb19:

一大早就看到这么真挚的文章,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归故乡,满心的惆怅:wdb7::wdb14: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最后一句 牡丹亭:cool: 当然你也可能是在红楼梦里看到的:LOL: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popeyes
scywlj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comeback
admin
hkkuo33
周雅
seastar66
亲baby
啊美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