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国庆节,感恩加拿大 !回忆我们初来多伦多的日子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asania

付费矿工
1,962
$4.74
$25.27
获赞赚币
4.73
点赞赚币
0.02
最大赞力
0.01
十几年前的6月27日,我们登陆了多伦多。加拿大日,是我们在加拿大的第一个节日。初来的日子,其实并不轻松,似乎移民后所有的担子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那个时候虽然谈不上度日如年,但确实是在未知的惶恐中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因此,刚刚到达多伦多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激动或者喜悦,而是在麻木,茫然和惴惴不安中度过的。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最享受的事情莫过于能够倒头就睡。到达移民接待站后,什么都来不及多想,第一件事就是睡觉倒时差。到第二天清早醒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异国他乡了。早上起来没有东西过早,所以起床后,必须找地方买牛奶面包。走在屋外的大小街道上,尽管是夏季的早晨,房子都很漂亮,房前屋后有些不知名的花草,还有一些结了红色的小果子的树,很是美丽,但还是觉得很冷。

移民的选择一直是在患得患失的煎熬中度过来的。因为有了一个选择,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由于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就意味着要为整个家庭和孩子的未来负责任。所以这个重大的决定,就是一种风险,而这种风险,必定是决策人来承担。我本是个好好先生类的或者阿Q式的人物,以前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单位里,从来不做任何决定,而是听别人的或者是领导上的安排,再不就是听天由命。而唯一的一次的重大决定,就是移民。

当时住的地方,是在Markham附近。在多伦多地图上看,就是在很靠东的地方。也许太偏僻的缘故,有时在大街上走半个小时,也不见一个人。给人的感觉是这里太冷清。于是在按房东的要求住到第三天,决定退房搬家。当时也不知道要往哪里搬,就给同学打了个电话,同学说先到她家里去,再找房子。到了同学家后,就把行李暂放在她家里,并找了些中文报纸,开始打电话,看房。由于不想太麻烦同学,在看了她家附近的两到三处房子后,就定了一家,并在下午7点钟之前搬到了那里。

虽然房子并不怎么满意,但离唐人街很近,买菜方便,并且对面就是图书馆和社区中心,隔壁就是医院,麦当劳,看来街上的人也不少。总算是打开了行李,安顿下来了。社会保险卡在住移民接待站的时候,我就抽了个空去办了,一个人,坐着公共汽车,对于方向感特差,又懒得动脑筋的我,确实是个英勇的举动,并有小小的成就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保险卡和枫叶卡以及办理健康卡和小孩的牛奶金。

搬家后的第二天就是加拿大的国庆节,在省政府门前有庆祝活动,于是我们就拖家带口,带着相机看热闹去了。当时的庆典活动场面不大,但是很美丽,很热闹,激动人心。总算有个地方可去,有个热闹可凑,虽然寂寞依然,但是也算玩得尽兴。那天晚上,也许是倒时差的缘故,在辗转难眠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或许是错误的,也许会把自己的家庭或者生活搅个稀巴烂。

如果日后对孩子的教育失败,或者令孩子一事无成,又或者我带着孩子在这个地方生活不下去,我怎么对那些反对我移民,并且反复劝我不要离开的家人交代呢?于是那天夜里,我第一次感到了责任重大,感到了恐惧。在没有任何哪怕是心理上,精神上的支持的情况下,怕自己会因承受不了责任而崩溃,而不仅仅是单纯的惶恐或者担忧。

接下来的日子,一家人除了到处转悠,熟悉环境外,就是去社区寻求中文服务。主要是牛奶金的办理,和孩子入学的程序与学校的选择问题。在初步了解了市区有哪些可选的学校以外,还打印了这些学校的历史,师资,学生的成就,还有统计图表,每个学校都有几十页。过了几天,比我们早一个月登陆的老乡邀我们去他们家里玩,我看到他们住的公寓,尽管楼很旧,但是感觉比我们租的HOUSE要强多了,于是就打算往那里搬。凑巧的是,社区工作人员推荐的学校有一所就在这个区域内,所以就坚定了我们再次搬家的决心。
 
最后编辑: 2020-07-01

comeback

天若有情
付费矿工
24,570
$55.33
$3,507.46
获赞赚币
43.29
点赞赚币
12.04
最大赞力
1.17
十几年前的6月27日,我们登陆了多伦多。加拿大日,是我们在加拿大的第一个节日。初来的日子,其实并不轻松,似乎移民后所有的担子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那个时候虽然谈不上度日如年,但确实是在未知的惶恐中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因此,刚刚到达多伦多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激动或者喜悦,而是在麻木,茫然和惴惴不安中度过的。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最享受的事情莫过于能够倒头就睡。到达移民接待站后,什么都来不及多想,第一件事就是睡觉倒时差。到第二天清早醒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异国他乡了。早上起来没有东西过早,所以起床后,必须找地方买牛奶面包。走在屋外的大小街道上,尽管是夏季的早晨,房子都很漂亮,房前屋后有些不知名的花草,还有一些结了红色的小果子的树,很是美丽,但还是觉得很冷。

移民的选择一直是在患得患失的煎熬中度过来的。因为有了一个选择,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由于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就意味着要为整个家庭和孩子的未来负责任。所以这个重大的决定,就是一种风险,而这种风险,必定是决策人来承担。我本是个好好先生类的或者阿Q式的人物,以前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单位里,从来不做任何决定,而是听别人的或者是领导上的安排,再不就是听天由命。而唯一的一次的重大决定,就是移民。

当时住的地方,是在Markham附近。在多伦多地图上看,就是在很靠东的地方。也许太偏僻的缘故,有时在大街上走半个小时,也不见一个人。给人的感觉是这里太冷清。于是在按房东的要求住到第三天,决定退房搬家。当时也不知道要往哪里搬,就给同学打了个电话,同学说先到她家里去,再找房子。到了同学家后,就把行李暂放在她家里,并找了些中文报纸,开始打电话,看房。由于不想太麻烦同学,在看了她家附近的两到三处房子后,就定了一家,并在下午7点钟之前搬到了那里。

虽然房子并不怎么满意,但离唐人街很近,买菜方便,并且对面就是图书馆和社区中心,隔壁就是医院,麦当劳,看来街上的人也不少。总算是打开了行李,安顿下来了。社会保险卡在住移民接待站的时候,我就抽了个空去办了,一个人,坐着公共汽车,对于方向感特差,又懒得动脑筋的我,确实是个英勇的举动,并有小小的成就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保险卡和枫叶卡以及办理健康卡和小孩的牛奶金。

搬家后的第二天就是加拿大的国庆节,在省政府门前有庆祝活动,于是我们就拖家带口,带着相机看热闹去了。当时的庆典活动场面不大,但是很美丽,很热闹,激动人心。总算有个地方可去,有个热闹可凑,虽然寂寞依然,但是也算玩得尽兴。那天晚上,也许是倒时差的缘故,在辗转难眠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或许是错误的,也许会把自己的家庭或者生活搅个稀巴烂。

如果日后对孩子的教育失败,或者令孩子一事无成,又或者我带着孩子在这个地方生活不下去,我怎么对那些反对我移民,并且反复劝我不要离开的家人交代呢?于是那天夜里,我第一次感到了责任重大,感到了恐惧。在没有任何哪怕是心理上,精神上的支持的情况下,怕自己会因承受不了责任而崩溃,而不仅仅是单纯的惶恐或者担忧。

接下来的日子,一家人除了到处转悠,熟悉环境外,就是去社区寻求中文服务。主要是牛奶金的办理,和孩子入学的程序与学校的选择问题。在初步了解了市区有哪些可选的学校以外,还打印了这些学校的历史,师资,学生的成就,还有统计图表,每个学校都有几十页。过了几天,比我们早一个月登陆的老乡邀我们去他们家里玩,我看到他们住的公寓,尽管楼很旧,但是感觉比我们租的HOUSE要强多了,于是就打算往那里搬。凑巧的是,社区工作人员推荐的学校有一所就在这个区域内,所以就坚定了我们再次搬家的决心。
节日快乐!
 

Aidemengdun

Work Hard for Better Canada
付费矿工
获赞赚币
0.14
点赞赚币
5.14
最大赞力
0.51
写得很好👍
其实每次决定都是这样,往前看更加丰富多彩

十几年前的6月27日,我们登陆了多伦多。加拿大日,是我们在加拿大的第一个节日。初来的日子,其实并不轻松,似乎移民后所有的担子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那个时候虽然谈不上度日如年,但确实是在未知的惶恐中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因此,刚刚到达多伦多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激动或者喜悦,而是在麻木,茫然和惴惴不安中度过的。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最享受的事情莫过于能够倒头就睡。到达移民接待站后,什么都来不及多想,第一件事就是睡觉倒时差。到第二天清早醒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异国他乡了。早上起来没有东西过早,所以起床后,必须找地方买牛奶面包。走在屋外的大小街道上,尽管是夏季的早晨,房子都很漂亮,房前屋后有些不知名的花草,还有一些结了红色的小果子的树,很是美丽,但还是觉得很冷。

移民的选择一直是在患得患失的煎熬中度过来的。因为有了一个选择,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由于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就意味着要为整个家庭和孩子的未来负责任。所以这个重大的决定,就是一种风险,而这种风险,必定是决策人来承担。我本是个好好先生类的或者阿Q式的人物,以前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单位里,从来不做任何决定,而是听别人的或者是领导上的安排,再不就是听天由命。而唯一的一次的重大决定,就是移民。

当时住的地方,是在Markham附近。在多伦多地图上看,就是在很靠东的地方。也许太偏僻的缘故,有时在大街上走半个小时,也不见一个人。给人的感觉是这里太冷清。于是在按房东的要求住到第三天,决定退房搬家。当时也不知道要往哪里搬,就给同学打了个电话,同学说先到她家里去,再找房子。到了同学家后,就把行李暂放在她家里,并找了些中文报纸,开始打电话,看房。由于不想太麻烦同学,在看了她家附近的两到三处房子后,就定了一家,并在下午7点钟之前搬到了那里。

虽然房子并不怎么满意,但离唐人街很近,买菜方便,并且对面就是图书馆和社区中心,隔壁就是医院,麦当劳,看来街上的人也不少。总算是打开了行李,安顿下来了。社会保险卡在住移民接待站的时候,我就抽了个空去办了,一个人,坐着公共汽车,对于方向感特差,又懒得动脑筋的我,确实是个英勇的举动,并有小小的成就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保险卡和枫叶卡以及办理健康卡和小孩的牛奶金。

搬家后的第二天就是加拿大的国庆节,在省政府门前有庆祝活动,于是我们就拖家带口,带着相机看热闹去了。当时的庆典活动场面不大,但是很美丽,很热闹,激动人心。总算有个地方可去,有个热闹可凑,虽然寂寞依然,但是也算玩得尽兴。那天晚上,也许是倒时差的缘故,在辗转难眠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或许是错误的,也许会把自己的家庭或者生活搅个稀巴烂。

如果日后对孩子的教育失败,或者令孩子一事无成,又或者我带着孩子在这个地方生活不下去,我怎么对那些反对我移民,并且反复劝我不要离开的家人交代呢?于是那天夜里,我第一次感到了责任重大,感到了恐惧。在没有任何哪怕是心理上,精神上的支持的情况下,怕自己会因承受不了责任而崩溃,而不仅仅是单纯的惶恐或者担忧。

接下来的日子,一家人除了到处转悠,熟悉环境外,就是去社区寻求中文服务。主要是牛奶金的办理,和孩子入学的程序与学校的选择问题。在初步了解了市区有哪些可选的学校以外,还打印了这些学校的历史,师资,学生的成就,还有统计图表,每个学校都有几十页。过了几天,比我们早一个月登陆的老乡邀我们去他们家里玩,我看到他们住的公寓,尽管楼很旧,但是感觉比我们租的HOUSE要强多了,于是就打算往那里搬。凑巧的是,社区工作人员推荐的学校有一所就在这个区域内,所以就坚定了我们再次搬家的决心。
 
707
$1.72
$224.61
获赞赚币
1.01
点赞赚币
0.71
最大赞力
0.07
移民的选择一直是在患得患失的煎熬中度过来的。由于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就意味着要为整个家庭和孩子的未来负责任。
如果日后对孩子的教育失败,或者令孩子一事无成,于是那天夜里,我第一次感到了责任重大,感到了恐惧。在没有任何哪怕是心理上,精神上的支持的情况下,怕自己会因承受不了责任而崩溃,而不仅仅是单纯的惶恐或者担忧。
楼主的文字娓娓道来,让我回忆起相似的经历,尤其这一段,不过我家我是决定人,和楼主一样的心路历程!点赞👍
不过今天一家人其乐融融,享受着这里的美好时光,我骄傲的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经过疫情,我更喜欢加拿大了🇨🇦
 
19,135
$92.60
$6,487.44
获赞赚币
63.61
点赞赚币
28.99
最大赞力
2.16
十几年前的6月27日,我们登陆了多伦多。加拿大日,是我们在加拿大的第一个节日。初来的日子,其实并不轻松,似乎移民后所有的担子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那个时候虽然谈不上度日如年,但确实是在未知的惶恐中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因此,刚刚到达多伦多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激动或者喜悦,而是在麻木,茫然和惴惴不安中度过的。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最享受的事情莫过于能够倒头就睡。到达移民接待站后,什么都来不及多想,第一件事就是睡觉倒时差。到第二天清早醒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异国他乡了。早上起来没有东西过早,所以起床后,必须找地方买牛奶面包。走在屋外的大小街道上,尽管是夏季的早晨,房子都很漂亮,房前屋后有些不知名的花草,还有一些结了红色的小果子的树,很是美丽,但还是觉得很冷。

移民的选择一直是在患得患失的煎熬中度过来的。因为有了一个选择,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由于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就意味着要为整个家庭和孩子的未来负责任。所以这个重大的决定,就是一种风险,而这种风险,必定是决策人来承担。我本是个好好先生类的或者阿Q式的人物,以前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单位里,从来不做任何决定,而是听别人的或者是领导上的安排,再不就是听天由命。而唯一的一次的重大决定,就是移民。

当时住的地方,是在Markham附近。在多伦多地图上看,就是在很靠东的地方。也许太偏僻的缘故,有时在大街上走半个小时,也不见一个人。给人的感觉是这里太冷清。于是在按房东的要求住到第三天,决定退房搬家。当时也不知道要往哪里搬,就给同学打了个电话,同学说先到她家里去,再找房子。到了同学家后,就把行李暂放在她家里,并找了些中文报纸,开始打电话,看房。由于不想太麻烦同学,在看了她家附近的两到三处房子后,就定了一家,并在下午7点钟之前搬到了那里。

虽然房子并不怎么满意,但离唐人街很近,买菜方便,并且对面就是图书馆和社区中心,隔壁就是医院,麦当劳,看来街上的人也不少。总算是打开了行李,安顿下来了。社会保险卡在住移民接待站的时候,我就抽了个空去办了,一个人,坐着公共汽车,对于方向感特差,又懒得动脑筋的我,确实是个英勇的举动,并有小小的成就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保险卡和枫叶卡以及办理健康卡和小孩的牛奶金。

搬家后的第二天就是加拿大的国庆节,在省政府门前有庆祝活动,于是我们就拖家带口,带着相机看热闹去了。当时的庆典活动场面不大,但是很美丽,很热闹,激动人心。总算有个地方可去,有个热闹可凑,虽然寂寞依然,但是也算玩得尽兴。那天晚上,也许是倒时差的缘故,在辗转难眠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或许是错误的,也许会把自己的家庭或者生活搅个稀巴烂。

如果日后对孩子的教育失败,或者令孩子一事无成,又或者我带着孩子在这个地方生活不下去,我怎么对那些反对我移民,并且反复劝我不要离开的家人交代呢?于是那天夜里,我第一次感到了责任重大,感到了恐惧。在没有任何哪怕是心理上,精神上的支持的情况下,怕自己会因承受不了责任而崩溃,而不仅仅是单纯的惶恐或者担忧。

接下来的日子,一家人除了到处转悠,熟悉环境外,就是去社区寻求中文服务。主要是牛奶金的办理,和孩子入学的程序与学校的选择问题。在初步了解了市区有哪些可选的学校以外,还打印了这些学校的历史,师资,学生的成就,还有统计图表,每个学校都有几十页。过了几天,比我们早一个月登陆的老乡邀我们去他们家里玩,我看到他们住的公寓,尽管楼很旧,但是感觉比我们租的HOUSE要强多了,于是就打算往那里搬。凑巧的是,社区工作人员推荐的学校有一所就在这个区域内,所以就坚定了我们再次搬家的决心。
忆苦思甜,写得很好! (y) (y)
 
45,806
$4.59
$169.53
获赞赚币
4.23
点赞赚币
0.36
最大赞力
0.06
十几年前的6月27日,我们登陆了多伦多。加拿大日,是我们在加拿大的第一个节日。初来的日子,其实并不轻松,似乎移民后所有的担子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我那个时候虽然谈不上度日如年,但确实是在未知的惶恐中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因此,刚刚到达多伦多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激动或者喜悦,而是在麻木,茫然和惴惴不安中度过的。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最享受的事情莫过于能够倒头就睡。到达移民接待站后,什么都来不及多想,第一件事就是睡觉倒时差。到第二天清早醒来,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异国他乡了。早上起来没有东西过早,所以起床后,必须找地方买牛奶面包。走在屋外的大小街道上,尽管是夏季的早晨,房子都很漂亮,房前屋后有些不知名的花草,还有一些结了红色的小果子的树,很是美丽,但还是觉得很冷。

移民的选择一直是在患得患失的煎熬中度过来的。因为有了一个选择,就必须放弃一些东西,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由于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就意味着要为整个家庭和孩子的未来负责任。所以这个重大的决定,就是一种风险,而这种风险,必定是决策人来承担。我本是个好好先生类的或者阿Q式的人物,以前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单位里,从来不做任何决定,而是听别人的或者是领导上的安排,再不就是听天由命。而唯一的一次的重大决定,就是移民。

当时住的地方,是在Markham附近。在多伦多地图上看,就是在很靠东的地方。也许太偏僻的缘故,有时在大街上走半个小时,也不见一个人。给人的感觉是这里太冷清。于是在按房东的要求住到第三天,决定退房搬家。当时也不知道要往哪里搬,就给同学打了个电话,同学说先到她家里去,再找房子。到了同学家后,就把行李暂放在她家里,并找了些中文报纸,开始打电话,看房。由于不想太麻烦同学,在看了她家附近的两到三处房子后,就定了一家,并在下午7点钟之前搬到了那里。

虽然房子并不怎么满意,但离唐人街很近,买菜方便,并且对面就是图书馆和社区中心,隔壁就是医院,麦当劳,看来街上的人也不少。总算是打开了行李,安顿下来了。社会保险卡在住移民接待站的时候,我就抽了个空去办了,一个人,坐着公共汽车,对于方向感特差,又懒得动脑筋的我,确实是个英勇的举动,并有小小的成就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待保险卡和枫叶卡以及办理健康卡和小孩的牛奶金。

搬家后的第二天就是加拿大的国庆节,在省政府门前有庆祝活动,于是我们就拖家带口,带着相机看热闹去了。当时的庆典活动场面不大,但是很美丽,很热闹,激动人心。总算有个地方可去,有个热闹可凑,虽然寂寞依然,但是也算玩得尽兴。那天晚上,也许是倒时差的缘故,在辗转难眠之后,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或许是错误的,也许会把自己的家庭或者生活搅个稀巴烂。

如果日后对孩子的教育失败,或者令孩子一事无成,又或者我带着孩子在这个地方生活不下去,我怎么对那些反对我移民,并且反复劝我不要离开的家人交代呢?于是那天夜里,我第一次感到了责任重大,感到了恐惧。在没有任何哪怕是心理上,精神上的支持的情况下,怕自己会因承受不了责任而崩溃,而不仅仅是单纯的惶恐或者担忧。

接下来的日子,一家人除了到处转悠,熟悉环境外,就是去社区寻求中文服务。主要是牛奶金的办理,和孩子入学的程序与学校的选择问题。在初步了解了市区有哪些可选的学校以外,还打印了这些学校的历史,师资,学生的成就,还有统计图表,每个学校都有几十页。过了几天,比我们早一个月登陆的老乡邀我们去他们家里玩,我看到他们住的公寓,尽管楼很旧,但是感觉比我们租的HOUSE要强多了,于是就打算往那里搬。凑巧的是,社区工作人员推荐的学校有一所就在这个区域内,所以就坚定了我们再次搬家的决心。
字里行间渗透着真情实感,等待继续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网站回购价
网站大额卖出价
私人交易建议成交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地址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5$(10%总赞力)
主贴5$-10$(20%总赞力)
主贴10-14$(30%总赞力)
主贴14$-19$(40%总赞力)
主贴19-24$(50%总赞力)
主贴24$-28$(60%总赞力)
主贴28$-33$(70%总赞力)
主贴33$+(70%+总赞力)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