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蓬佩奥演讲全文实录

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gjw8060

大家一起来推墙
付费矿工
获赞赚币
1.02
点赞赚币
1.55
最大赞力
0.27
当前赞力
33.57%
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星期四(7月23日)在加利福尼亚州约巴林达的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说。

这位美国首席外交官说,尼克松总统近50年前开始的接触政策并没有改变中国共产党马列政权本质,而且给北京带来了好处,美国不能再回到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模式了。他说,华盛顿将继续与北京对话,但必须对中共采取“不信任,而且要核实”的态度。蓬佩奥说,美国人民和各国必须开始改变对中共的看法,不能再把中共领导下的中国视作“正常国家”。他还说,中共不能代表14亿中国人民,美国不能再忽视中国人民包括勇敢的异议人士的呼声。蓬佩奥在讲话中特地向在场的中国民主运动人士魏京生和王丹致意。他在讲话中还呼吁建立“新的民主联盟”,他说,自由世界一定能够打败“新暴政”。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包括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和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先后就中国问题发表讲话,蓬佩奥在加州的演说是最新一次。

以下是蓬佩奥国务卿讲话的全文翻译:

谢谢你,谢谢大家。谢谢州长的介绍,实在是过奖了。的确,你走进那个健身房,提起“蓬佩奥”的名字时,会有人悄悄耳语。我有个兄弟,马克,真的是很棒,真的是很棒的篮球手。

再次为蓝鹰仪仗兵和空军下士凯拉·海史密斯和她精彩的国歌演唱鼓掌,怎么样?

也感谢劳瑞牧师动人的祷告,我想感谢休·休伊特和尼克松基金会邀请我在这个重要的美国机构发表讲话。很高兴有一位空军的人为我唱歌,一位海军陆战队的人为我做介绍,而且他们让陆军的人站到了海军的人的房子前。这一切都很好。

很荣幸来到约巴林达。尼克松的父亲在这里建了这座房子,他在这里出生长大。

感谢尼克松中心董事会和工作人员使我和我的团队今天的活动成为可能,在眼下这样做绝非易事。

我们有幸看到在座的有些非常特殊的人,包括克里斯,我得以结识他,克里斯·尼克松。我还想感谢翠西·尼克松和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对这次访问的支持。

我还想感谢几名勇敢的中国异议人士,他们远道而来参加我们今天的活动。

所有的其他贵宾,所有的其他贵宾,感谢你们来到这里。那些能够坐在帐篷下面的人,你们一定是多付钱了。

也感谢那些收看直播的人。

最后,就像州长提到的,我出生在圣安娜,离这里不太远。今天在座的有我姐姐和姐夫。谢谢你们来。我敢打赌你们从来也没想到我会站在这里。

我今天的讲话是一系列有关中国的演说的第四部分,我请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联调局局长克里斯·雷和司法部长巴尔与我一道发表这些演说。

我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的、一个真正的使命。这就是解释美中关系的不同层面、几十年来累积起来的那种巨大的关系失衡以及中国共产党的霸权意图。

我们的目标是表明,特朗普总统中国政策旨在解决的针对美国的威胁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我们为确保这些自由制定了战略。

奥布莱恩大使讲到了意识形态。联调局局长雷谈到了间谍问题。司法部长巴尔讲到了经济。我今天的目标是为美国人民把这些汇总在一起,详细阐述中国的威胁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自由乃至世界各地自由民主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明年将是基辛格博士秘密访问中国半个世纪的一年,离202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50周年也不太远了。

大家知道,那时的世界大为不同。我们曾经想象,与中国接触将会产生团结合作的光明未来。然而,因为中共未能履行对世界的承诺,今天我们都仍然戴着口罩,目睹大流行病死亡人数的上升。每天早晨,我们都在读着打压香港和新疆的新闻头条,我们看到造成美国就业流失、沉重打击美国各地、包括南加州这里的经济的中国不当贸易行为的惊人统计数字,我们目睹中国军队变得越来越强大并且越来越具威胁性。

从加利福尼亚这里到我的故乡堪萨斯州以至更远的地方,美国人心灵和脑海中萦绕着这些问题,我也要重复它们:

与中国接触50年后,美国人民现在有什么成果可以示人?

我们的领导人提出的中国朝着自由与民主演变的理论被证明是正确的吗?

这是中国所定义的“双赢”局面吗?

而且,从一位国务卿的视角来看,核心的是,美国更加安全了吗?我们自身以及我们后代的和平前景是不是更大了?

我们必须承认一个无情的事实。如果我们希望有一个自由的21世纪,而不是习近平所梦想的中国世纪,我们必须承认一个无情的事实并应以此作为我们未来几年和几十年的指导: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旧模式根本做不成事。我们绝不能延续这个模式。我们决不能重回这个模式。

特朗普总统非常明确地表示,我们需要一个战略,保护美国经济,还有我们的生活方式。自由世界必须战胜这个新暴政。

在我好像急于要破坏尼克松总统的遗产之前,我希望明确表示,他做的是他当时相信对美国人民最为有利的事情,而且他可能是对的。

他是一位出色的中国研究者、强悍的冷战勇士、而且是中国人民的仰慕者,---我想我们大家都是。

必须要充分肯定的是,他认识到中国实在太重要了,不能被忽视,即使当时的中国因为自我施加的共产暴政而处在被削弱的状态。

1967年,尼克松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的一篇非常著名的文章中解释了他的未来战略。这是他说的话。他说: “长远来看,我们根本无法承受永远让中国留在国际大家庭之外…...除非中国改变,世界不会安全。因此,在我们对事件所能影响的范围内,我们的目标应为引导改变。”

我认为这是整篇文章的关键词:“引导改变”。

因此,尼克松总统历史性的北京之行,开启了我们的接触战略。他崇高地寻求一个更为自由、更为安全的世界。他希望中国共产党会对那个承诺做出回报。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决策者日益假定,随着中国变得更为繁荣,它会开放,对内会变得更为自由,而且对外不那么具有威胁性,更为友好。我敢肯定,一切似乎都显得如此的势在难免。

然而,势在难免的时代结束了。我们一直在追寻的那种接触政策没有在中国境内带来尼克松总统所希望引导的那种改变。

事实是,我们的政策,还有其它自由国家的政策,重振了中国失败的经济,看到的却是北京反咬喂食给它的国际之手。

我们向中国公民张开了双臂,换来的却是中共利用我们自由与开放的社会。中国派出宣传手进入我们的记者会、我们的研究中心、我们的高中和大学,甚至进入我们家长教师协会的会议。

我们把我们在台湾的朋友边缘化,台湾后来成长为一个生机勃勃的民主。

我们给予中国共产党及其政权本身特殊的经济待遇,看到的却是中共坚持要求在其践踏人权的问题上保持沉默,把这作为允许西方公司进入中国的代价。

就在前些天,奥布莱恩大使提出了几个例子:万豪、美国航空、达美和美联航都从它们的公司网站上删除了提到台湾的地方,以免触怒北京。

离此不远的好莱坞,---这个美国创意自由的中心和自封的社会公正的仲裁者,对哪怕是中国稍微不利的说法都实行自我审查。

企业界对中共的默默接受在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

企业界的这种效忠效果如何?这种奉承得到了回报吗?我来引用司法部长巴尔上星期的演说中的一句话,他说:“中国统治者的终极企图不是与美国进行贸易。它是抢掠美国。”

中国窃取我们珍视的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使美国各地损失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岗位。

它从美国吸走了供应链,然后加上了奴工器具。

它使世界的关键水道对国际商贸不那么安全了。

尼克松总统曾说,他担心,他把这个世界向中共开放,创造了一个“怪物弗兰肯斯坦”。而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局面。

诚信者可以辩论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自由国家会允许这些坏事发生。也许我们当初对中国的共产主义毒株过于天真,或者冷战之后,我们相信自己必胜,或者我们是贪婪的资本家,或者被北京的“和平崛起”言论所蒙蔽。

无论什么原因,中国今天在国内越来越威权,而且越来越咄咄逼人地敌视世界其它地方的自由。

特朗普总统已经说了:够了。

我不认为两党中有很多人对我今天所举出的事实提出质疑。但是即使是现在,有些人还在坚持说,我们必须保留那种为了对话而对话的模式。

现在,要明确说明的是,我们会坚持对话。但是如今的交谈不一样了。几个星期前,我去檀香山见了杨洁篪。

还是老一套,话说了很多,但真的是没有提出要改变任何行为。杨的承诺,跟中共在他之前做出的很多承诺一样,是空洞的。我猜测,他的预期是,我会屈从于他们的要求,因为坦率地说,太多以往的行政当局都这样做了。我没有。特朗普总统也不会。

奥布莱恩大使阐述得很好,我们必须记住,中共政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习近平总书记是一个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真正信仰者。

他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他数十年来对中国共产主义全球霸权的渴望。美国不能再忽视我们两国之间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根本不同了,就像中共从来也没有忽视它们一样。

我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任职、随后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以及出任国务卿两年多来的经历让我有了这样的核心理解:

真正改变共产中国的唯一方式就是以中国领导人如何表现而不是说什么为基础来采取行动。你可以看到美国的政策对这个结论做出回应。里根总统说,他本着“信任但要核实”跟苏联打交道。对中共,我的说法是:“我们必须不信任,而且要核实。”

我们这些世界上热爱自由的国家,必须引导中国做出改变,就像尼克松总统所要的那样。我们必须以更具创造性而且更为强势的方式引导中国做出改变,因为北京的所作所为威胁着我们的人民与我们的繁荣。

我们必须从改变我国人民与合作伙伴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开始。我们必须说实话。我们不能像对待其他国家一样,把这个中国的化身当作一个正常的国家。

我们知道,与中国进行贸易不像与一个正常、守法的国家进行贸易。北京把国际协议视为建议,作为获得全球主导地位的渠道。

但是,通过坚持公平条款,就像我们的贸易代表在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所做的那样,我们可以迫使中国正视其盗窃知识产权和伤害美国工人的政策。

我们也知道,与中共支持的公司做生意与一家公司、比如一家加拿大公司做生意是不一样的。他们不听从于独立的董事会,而且很多公司是国家赞助的,不需要追求利润。

一个好的例子就是华为。我们已经不再假装华为是一个无辜的电信公司,它只是来确保你能和你的朋友交谈。我们以它本来的面目来称它 --- 一个真正的国家安全威胁 ---而且我们采取了相应的行动。

我们也知道,如果我们的公司在中国投资,他们可能有意或无意地支持共产党对人权的严重侵犯。

我们的财政部和商务部因此对中国领导人以及正在伤害和侵犯世界各地人民基本权利的实体进行制裁并将他们列入黑名单。好几个政府部门合作制定了一个商业咨询公告,以确保我们的首席执行官了解他们的供应链在中国境内的运作情况。

我们也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中国学生和雇员都是来这里只是为了多挣一点钱或者多为自己积累一些知识的正常学生或工作人员,他们中有太多的人是来盗窃我们的知识产权并它们带回自己的国家。

司法部和其他部门已经在大力寻求惩罚这些罪行。

现在我们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也不是一支正常的军队。它的目的是维护中国共产党精英的绝对统治,拓展中华帝国,而不是保护中国人民。

因此,美国国防部加强了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以及台湾海峡的自由航行行动。我们建立了太空军来帮助阻遏中国侵略太空这个最后边疆。

坦率地说,我们在国务院也建立了一套与中国打交道的政策,推动特朗普总统的公平对等的目标,改写几十年来不断增加的失衡。

就在本星期,我们宣布关闭中国在休斯顿的领事馆,因为那里是间谍活动和知识产权盗窃的中心。

两个星期前,我们逆转了八年来在有关南中国海国际法问题上的那种右脸被打转过左脸的做法。

我们已经呼吁中国使其核能力符合我们这个时代的战略现实。

国务院在各个层级而且在世界各地与我们的中国同行进行接触,只是为了要求公平和对等。

但我们的作法不能只是一味强硬。这不大可能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还必须与中国人民进行接触,并赋予他们力量,---他们是充满活力、热爱自由的人民,与中国共产党完全不同。

这要从面对面的外交开始。无论走到哪里,我都遇到了才华横溢、勤奋努力的中国男性和女性。

我见过从新疆集中营逃出来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族人。我和香港的民主领袖们交谈过,从陈枢机主教到黎智英。两天前,我在伦敦与香港自由斗士罗冠聪会面。上个月,我听到了天安门广场幸存者的故事。其中一位今天就在这里。

王丹是一名关键的学生,他从未停止为中国人民的自由而斗争。王先生,请站起来,我们好认出你来。

今天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中国的民主运动之父魏京生。他因为倡导民主而在中国的劳改营里度过了几十年。魏先生,请站起来,好吗?

我在冷战时期长大并在陆军服役。如果我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共产党人几乎总是撒谎。他们撒的最大的一个谎言是,要认为他们是在为14亿被监视、压迫和恐吓得不敢说出真相的人民说话。


恰恰相反。中共对中国人民诚实意见的恐惧甚于任何敌人。除了失去对权力的掌控之外,他们没有理由恐惧。

试想一下,假如我们能够听到武汉医生们的声音,假如他们被允许对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的爆发发出警报,全世界,更不要提中国境内的人,会好得多。

在太长的时间里,我们的领导人忽视或淡化勇敢的中国异见人士的言论,他们就我们面临的这个政权的性质警告过我们。

我们不能再忽视它了。他们和任何人一样清楚,我们永远不可能回到现状了。

但是,改变中国共产党的行为不可能仅仅是中国人民的使命。自由国家有捍卫自由的工作要做。这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我有信心我们能做到。我有信心,因为我们以前做过。我们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

我有信心,因为中国共产党正在重复苏联曾经犯过的一些错误---疏远潜在的盟友,在国内外破坏信任,拒绝接受产权和具有可预见性的法治。

我有信心。我有信心是因为我看到其他国家的觉醒,他们知道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就像我们在美国一样。从布鲁塞尔到悉尼到河内,我都听到这个信息。

最重要的是,我有信心我们能够捍卫自由,因为自由本身就是一种甜美的吸引力。

在中国共产党加强对香港这座骄傲的城市的控制时,看看那些争相着要移民海外的香港人吧。他们挥舞的是美国国旗。

的确是有差异。与苏联不同的是,中国已经深深地融入了全球经济。但北京对我们的依赖比我们对他们的依赖更大。

我拒绝这样的看法,即我们生活在一个势在难免的时代,某些“陷阱”是命中注定的,共产党的主宰地位是未来。我们的做法并非注定要失败,因为美国并没有在衰落。正如我今年早些时候在慕尼黑所说的,自由世界仍在获胜。我们只需要相信这一点,知道这一点,而且对此感到自豪。

世界各地的人们仍然希望来到开放的社会。他们来这里学习。他们来这里工作,他们来这里为他们的家庭开创美好的生活。他们并不急于在中国定居。

现在是时候了。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时机很好。现在是自由国家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不是每个国家都会以同样的方式应对中国的挑战,他们也不应该如此。每个国家都必须自己悟出如何保护自己的主权、如何保护自己的经济繁荣以及如何保护它的理念不被中共的触角所染指。

但我呼吁每一个国家的每一位领导人开始做美国已经在做的事情,---那就是坚持从中国共产党那里得到对等、透明和问责。他们是一小伙统治者,远非铁板一块。

这些简单但强有力的标准将会产生巨大的效果。我们让中共来制定接触条件的时间已经太久了。已经不再是这样了。自由国家必须设定基调,我们必须在同样的原则上运作。

我们必须划定不会被中共的讨价还价和甜言蜜语所冲洗掉的共同底线。事实上,美国最近就是这么做的…我们一劳永逸地拒绝接受中国在南中国海海的非法声索…同时,我们敦促各国成为洁净国家,这样他们公民的私人信息就不会落入中国共产党的手中。我们通过设定标准来做到这一点。

的确,这是困难的。对于一些小国来说,这是困难的。他们害怕被一一干掉。因为这个原因,一些国家此刻根本就没有能力或是勇气与我们站在一起。

的确,我们的一个北约盟国在香港问题上没有以应有的方式挺身而出,因为他们害怕北京会限制他们进入中国市场。这种胆怯将导致历史性的失败。我们不能重蹈覆辙。

我们不能重复过去几年的错误。面对中国的挑战,需要欧洲、非洲、南美、特别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民主国家使出力气,投入精力。

如果我们现在不行动,最终,中国共产党将侵蚀我们的自由,颠覆我们各国社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于规则的秩序。如果我们现在屈膝,我们的子孙后代可能会受中国共产党的摆布,他们的行动是当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战。

中国的习总书记注定不会永远在中国内外施行暴政,除非我们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这不是关于遏制。不要相信这个。这是关于我们从未面对过的一个复杂的新挑战:苏联当时与自由世界是隔绝的。共产中国已经在我们的境内了。

所以我们不能独自面对这个挑战。联合国、北约、七国集团、20国集团,如果我们有明确的方向和巨大的勇气,我们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的结合肯定足以应对这一挑战。

也许是时候建立一个志同道合国家的新联盟了,一个新的民主联盟

我们有工具。我知道我们能够做到。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意志。我要引用《圣经》里的一句话来问:“我们的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

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共产中国肯定会改变我们。不能仅仅因为过去的做法舒服或方便就回到这些做法。

从中国共产党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而美国处于领导这个使命的最佳位置,因为我们的建国原则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正如上星期我定睛站在费城独立厅时所解释的那样,我们的国家建立在这样的前提上,即人人拥有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

保障这些权利是政府的职责。这一简单而有力的事实已使美国成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人民所向往的自由灯塔。

理查德•尼克松在1967年写道:“ 除非中国改变,世界不会安全。”他说的太对了。现在要靠我们来听从他的话了。

今天,危险显而易见。

今天,觉醒正在发生。

今天,自由世界必须做出回应。

我们永远也不能回到过去。

愿上帝保佑你们每一个人!

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

愿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

谢谢大家!
 
最后编辑: 2020-07-24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
中国人日子最苦的时候,上帝在哪?美国人又在哪?
中国人日子好起来了,美国人反而挂念起中国人了?
王丹,魏京生不过是棋子而已,美帝要是真为国人着想,对愿意移民的中国人开放难民申请即可
本质是利益的冲突,打着意识形态,捍卫自由的旗号
中国人日子最苦的时候,美国人在帮助中国抗击日本人,在太平洋战场上和日本海军主力决战。中国人面临苏联核打击的时候,是美国人阻止了苏联的行动。中国人日子好起来,也是因为美国和中国建交,力挺中国的改革开放,把中国拉近WTO,将中国变成世界工厂。美国人做这一切当然有自己的利益考量,但在客观上成为中国人能得到解放并且富起来的重要因素。中国人讲“吃水不忘打井人”,但是共产党有没有一天真正把美国当成自己的盟友?还是暂时拿来利用,早晚有一天要除之而后快的敌人?

利益的冲突?我告诉你什么是利益的冲突。中美之间的根本利益冲突,不是很多人以为的华尔街和白宫算计的那仨瓜俩枣。如果中共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霸权,那么美国的民主宪政体系以及这个体系下的选举、法治、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等等等等,将被共产主义极权统治所取代。美国人的土地会被收回国有,美国人会被一茬一茬地割韭菜,像奴隶一般劳作,还要放声歌颂党的恩典。政府可以骑在美国人民脖子上为所欲为,哼唧一声都是对党国权威的挑战,都是可以进古拉格劳动改造营的罪名。起义?别忘了,枪支早就被收缴,而反抗的和被怀疑有反抗思想的人早已被处决。

美国和共产党之间没有可能和解。这是因为美国的立国之本——宪法以及宪法背后追求平等自由的价值观,其本身就是对共产党极权制度最大的威胁。而共产党的极权制度对美国的民主宪政又是最根本的威胁。二者是水火不容,就像“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样可笑,是早晚要撕破画皮的。所以,美国和中国冲突的本质,是美国与共产党的冲突。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共在世界的影响力已不可同日而语,其称霸世界,“将红旗插遍全球”的野心也已暴露无遗。这个时候如果美国还不下手遏制,第二次太平洋战争甚至是核战争将不可避免。到那时候,就不是中国或是美国的灾难,而是全人类的灭顶之灾。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的问题是:
你搞你的民主、你管人家专制干什么?
中共也没说老美你不能搞民主政府了。

制裁阿尔斯通是因为法国不民主吗?
制裁华为中兴就是因为中国不民主?
你做你的生意,你管我抢劫干什么?我也没宣布要抢你。

美国和世界各国都会有利益争端,包括加拿大。但是对共产党不同,是生存威胁。就像如果朝鲜有了氢弹和技术可靠的洲际弹道导弹,天天喊着要核掉北京,北京也会弄死它的。
 

MONTREALCANADA

无地自农 改行算卦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9.95%
周末了 上网吹牛 多打点字 哈哈哈哈
日常现实和朋友亲人中不要争论政治 没有现实意义 我是从来不和知道我姓名的人 谈论这些 更不说争论了 浪费精力 而恰恰我本人关心和接触政治新闻的时间估计就比我年纪少几年吧 家庭原因导致的 哈哈

米国精英其实也不是很懂中国 普通人那是一头雾水 中国人更不懂中国 因为中国人这个概念太大 分到每个省和地区 人和人都差距很大 有钱人和大城市的人看中国是一个强盛和便利的世界 穷人和小地方的没关系的人看到的是另一个无望 疲劳 和压抑的世界

但是 我还是简短说下个人看法 我的实际经历是: 中国共产党里面混得开 掌实权的人 其实很聪明 多数人很坏 比较邪 少数人还特别卑鄙 缺德 那个体系就是就是要这种人 这种人才爬得上去 要不就是红2代 3 代 ,我还正好很多亲戚属于红2代 就是这种人 ,这些人还真不坏 个人也正值 但是自私 也自己感觉良好 自抬身价 觉得自己就能代表中国 能代表那些没出息的人的想法 替他们做主 哈哈 有很多那个年代的习气,生活上喜欢占小便宜,养尊处优惯了,习总就是这种人 ,他生长的环境其实就是我家一些老年人的生长环境 我太了解他们的思维了 (其实很多人年轻时因为父母的身份 还被狠狠斗争过 下放过 我自己老爹就下放了12年 到现在死不悔改 我还是出国自己混 比较自在 哈哈,他们还是毛思想洗脑 终生醒悟不了那种 所以我来加国8年 从没亲戚来过加国 哈哈 我也是只想靠自己 不靠他们 看看能不能在加国活下去 还真是争口硬气 在老家如果靠亲戚 拍拍马屁 赚钱那是随意的 我还就不去拍 宁可自己在加国洗碗打雷波起家 就想以穷人的身份 看看真实的世界和人的嘴脸 )
我从小的同学 中学 大学的同学就很多这种人 不想和这些人恶行竞争 我才决议出国的 图个清静 也孤独 难两全其美 虽然最终我赚的钱比他们差远了 也不比他们轻松 也曾后悔跑出来 但是这个东西很难去对比 但我觉得起码自己有很多信息和思维的自由吧 每个人想要的不一样 也许你现在拥有的状态就是最好

中国终将强大 因为中国苦逼人群 被逼无奈 死干 苦干 打工的死干 做生意的也是死折腾 对经济贡献 那真是无穷 世界上这些国家 很难有中国普通人那么能吃苦的 能忍的 但中国强大 不是个人强大 个人强大 跟钱关系不是特别大 还是要靠自己学习和思考 时间到了 钱财豪宅也带不走 自己以婴儿的身份独自来 自己以老人或其他身份独自走 谁人不是 ? 再厉害的人 再坏的人也会老去 死去 他们会带那些荒唐的梦去坟墓

随着信息化和科技的发展 一代代中国孩子虽然被洗脑 但多数总归会醒悟 连我这么傻的都会思考 何况那些聪明的孩子 普世价值最终和中国传统文化会很好的融合 比如香港地区的形态 共匪撑不过3代人 在历史长河 也就是昙花一现

还是好好过自己的生活 多看见世间的美好 人人都是活一天少一天 一点都不羡慕有钱有势的人 倒是特别羡慕那些幸福 家庭条件不错 父母有头脑的 小孩子 年轻和年幼才是真财富 恨自己出生太早 哈哈哈 有时间多学中文和英文吧 多体验美好的文化 和好的人交往 交流 哈哈哈哈 网络的好处就是面对陌生人 畅所欲言 无拘无束 不怕得罪谁 减轻自身心理压力 放下包袱 轻装向前 哈哈哈 88
 
最后编辑: 2020-07-2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0.45%
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
中国人日子最苦的时候,上帝在哪?美国人又在哪?
中国人日子好起来了,美国人反而挂念起中国人了?
王丹,魏京生不过是棋子而已,美帝要是真为国人着想,对愿意移民的中国人开放难民申请即可
本质是利益的冲突,打着意识形态,捍卫自由的旗号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二战谈不上美国帮中国,是互相帮助。美国太平洋舰队被灭后才参战,不是为中国而参战。独立特轰炸东京鼓舞国民士气,是中国帮助美国飞行员的安全回国,更别说在中国战场拖住了几百万日本军队,二战胜利是包括苏联中国在内同盟国共同努力付出的结果,虽然美国参战加速了二战进程,贡献极大。
你说的是中学历史课本的历史,是歪曲和胡扯

没有美国,中国不出五年就被日本全面占领。当时日本占领东三省的时候,整个西方世界没有一个出来主持公道。美国站出来,说你不能继续进攻中国,不然断你石油。日本不听招呼,真的断了石油。日本想,没了石油,就算占了中国也没什么鸟用,我的海军就是一堆废铁,大东亚如何建立?必须跟美国开战,逼他求和,不干涉我。于是有了珍珠港事件,有了太平洋战场,国军才有了喘息的机会。你能想象一个让大英帝国沙皇胆寒的日本军队,居然八年拿不下中国?蒋介石回忆录有一段,当他知道日本偷袭珍珠港时,长舒一口气,心想中国有救了

出来了,就不要被他们的谎言欺骗了,不然太那啥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0.45%
你说的是中学历史课本的历史,是歪曲和胡扯

没有美国,中国不出五年就被日本全面占领。当时日本占领东三省的时候,整个西方世界没有一个出来主持公道。美国站出来,说你不能继续进攻中国,不然断你石油。日本不听招呼,真的断了石油。日本想,没了石油,就算占了中国也没什么鸟用,我的海军就是一堆废铁,大东亚如何建立?必须跟美国开战,逼他求和,不干涉我。于是有了珍珠港事件,有了太平洋战场,国军才有了喘息的机会。你能想象一个让大英帝国沙皇胆寒的日本军队,居然八年拿不下中国?蒋介石回忆录有一段,当他知道日本偷袭珍珠港时,长舒一口气,心想中国有救了

出来了,就不要被他们的谎言欺骗了,不然太那啥了
从77事变到41年7月,日本南下太平洋,这之间4年美帝一直对日本提供石油,并且占到了日本石油进口的百分之八十,想象一下如果日本一对中国开战就被卡了石油会是什么情况。。。日本战前已经储备了3,4年左右的石油,对老蒋不能速胜,对储备石油的消耗也可想而知,日本从北上转而南下的关键事件是诺门坎,这场战争基本就是二战规模,双方都动用了十几万的兵力,结果是日本大败。日本并不服气,苏军这次战役在火力上占据明显优势,伤亡人数则是日本更少,老蒋在南方牵制了日本大部分陆军主力也是事实,日军就此收手北部扩张,战略至此由北向南。(诺门坎战役后2年后德军入侵苏联,如果日本不放弃诺门坎战役,僵持一年,德军也提早入侵苏联,苏联可能就被日本德国瓜分了)。日本南下太平洋的确也是为了石油,美帝之所以不对日本石油禁运也是因为惧怕因此会倒逼日本南下获取石油资源,但既然日本已经南下,禁运石油也就顺理成章了,这之后的珍珠港事件则是日本为了确保从东南亚到日本的石油航道的畅通而对美帝太平洋舰队痛下杀手。日本与美国不宣而战,低估了美帝维护其太平洋利益的决心是其战略方针的致命错误。
日本对美帝,苏联不宣而战,是其不自量力的战略方针决定的,也是其二战失败最终无法吞并中国的根本原因。但苏美也都是为了自身利益各打自己的小算盘。雅尔塔会议,美苏不带中国玩,双方做交易逼迫老蒋放弃外蒙,让中国痛感弱国无外交,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友谊只有永远的利益。。。
美国客观上帮助中国,中国自然要感谢,但美国苏联的帮助都是出于自身利益,正如美国这次对中国的打击也是出于自身利益(不能否认意识形态也有一些,但不是主因)。帮助了中国,自然要感谢,无论其是否出于自身利益,但出于自身利益打击中国,中国还要念着所谓的旧情就有些可笑了。
 

MySunflower327

未关注(999土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美国国务卿迈克尔·蓬佩奥星期四(7月23日)在加利福尼亚州约巴林达的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题为《共产中国与自由世界的未来》的演说。

这位美国首席外交官说,尼克松总统近50年前开始的接触政策并没有改变中国共产党马列政权本质,而且给北京带来了好处,美国不能再回到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模式了。他说,华盛顿将继续与北京对话,但必须对中共采取“不信任,而且要核实”的态度。蓬佩奥说,美国人民和各国必须开始改变对中共的看法,不能再把中共领导下的中国视作“正常国家”。他还说,中共不能代表14亿中国人民,美国不能再忽视中国人民包括勇敢的异议人士的呼声。蓬佩奥在讲话中特地向在场的中国民主运动人士魏京生和王丹致意。他在讲话中还呼吁建立“新的民主联盟”,他说,自由世界一定能够打败“新暴政”。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包括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和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先后就中国问题发表讲话,蓬佩奥在加州的演说是最新一次。

以下是蓬佩奥国务卿讲话的全文翻译:

谢谢你,谢谢大家。谢谢州长的介绍,实在是过奖了。的确,你走进那个健身房,提起“蓬佩奥”的名字时,会有人悄悄耳语。我有个兄弟,马克,真的是很棒,真的是很棒的篮球手。

再次为蓝鹰仪仗兵和空军下士凯拉·海史密斯和她精彩的国歌演唱鼓掌,怎么样?

也感谢劳瑞牧师动人的祷告,我想感谢休·休伊特和尼克松基金会邀请我在这个重要的美国机构发表讲话。很高兴有一位空军的人为我唱歌,一位海军陆战队的人为我做介绍,而且他们让陆军的人站到了海军的人的房子前。这一切都很好。

很荣幸来到约巴林达。尼克松的父亲在这里建了这座房子,他在这里出生长大。

感谢尼克松中心董事会和工作人员使我和我的团队今天的活动成为可能,在眼下这样做绝非易事。

我们有幸看到在座的有些非常特殊的人,包括克里斯,我得以结识他,克里斯·尼克松。我还想感谢翠西·尼克松和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对这次访问的支持。

我还想感谢几名勇敢的中国异议人士,他们远道而来参加我们今天的活动。

所有的其他贵宾,所有的其他贵宾,感谢你们来到这里。那些能够坐在帐篷下面的人,你们一定是多付钱了。

也感谢那些收看直播的人。

最后,就像州长提到的,我出生在圣安娜,离这里不太远。今天在座的有我姐姐和姐夫。谢谢你们来。我敢打赌你们从来也没想到我会站在这里。

我今天的讲话是一系列有关中国的演说的第四部分,我请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联调局局长克里斯·雷和司法部长巴尔与我一道发表这些演说。

我们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的、一个真正的使命。这就是解释美中关系的不同层面、几十年来累积起来的那种巨大的关系失衡以及中国共产党的霸权意图。

我们的目标是表明,特朗普总统中国政策旨在解决的针对美国的威胁是显而易见的,而且我们为确保这些自由制定了战略。

奥布莱恩大使讲到了意识形态。联调局局长雷谈到了间谍问题。司法部长巴尔讲到了经济。我今天的目标是为美国人民把这些汇总在一起,详细阐述中国的威胁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自由乃至世界各地自由民主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明年将是基辛格博士秘密访问中国半个世纪的一年,离202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50周年也不太远了。

大家知道,那时的世界大为不同。我们曾经想象,与中国接触将会产生团结合作的光明未来。然而,因为中共未能履行对世界的承诺,今天我们都仍然戴着口罩,目睹大流行病死亡人数的上升。每天早晨,我们都在读着打压香港和新疆的新闻头条,我们看到造成美国就业流失、沉重打击美国各地、包括南加州这里的经济的中国不当贸易行为的惊人统计数字,我们目睹中国军队变得越来越强大并且越来越具威胁性。

从加利福尼亚这里到我的故乡堪萨斯州以至更远的地方,美国人心灵和脑海中萦绕着这些问题,我也要重复它们:

与中国接触50年后,美国人民现在有什么成果可以示人?

我们的领导人提出的中国朝着自由与民主演变的理论被证明是正确的吗?

这是中国所定义的“双赢”局面吗?

而且,从一位国务卿的视角来看,核心的是,美国更加安全了吗?我们自身以及我们后代的和平前景是不是更大了?

我们必须承认一个无情的事实。如果我们希望有一个自由的21世纪,而不是习近平所梦想的中国世纪,我们必须承认一个无情的事实并应以此作为我们未来几年和几十年的指导: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旧模式根本做不成事。我们绝不能延续这个模式。我们决不能重回这个模式。

特朗普总统非常明确地表示,我们需要一个战略,保护美国经济,还有我们的生活方式。自由世界必须战胜这个新暴政。

在我好像急于要破坏尼克松总统的遗产之前,我希望明确表示,他做的是他当时相信对美国人民最为有利的事情,而且他可能是对的。

他是一位出色的中国研究者、强悍的冷战勇士、而且是中国人民的仰慕者,---我想我们大家都是。

必须要充分肯定的是,他认识到中国实在太重要了,不能被忽视,即使当时的中国因为自我施加的共产暴政而处在被削弱的状态。

1967年,尼克松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的一篇非常著名的文章中解释了他的未来战略。这是他说的话。他说: “长远来看,我们根本无法承受永远让中国留在国际大家庭之外…...除非中国改变,世界不会安全。因此,在我们对事件所能影响的范围内,我们的目标应为引导改变。”

我认为这是整篇文章的关键词:“引导改变”。

因此,尼克松总统历史性的北京之行,开启了我们的接触战略。他崇高地寻求一个更为自由、更为安全的世界。他希望中国共产党会对那个承诺做出回报。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决策者日益假定,随着中国变得更为繁荣,它会开放,对内会变得更为自由,而且对外不那么具有威胁性,更为友好。我敢肯定,一切似乎都显得如此的势在难免。

然而,势在难免的时代结束了。我们一直在追寻的那种接触政策没有在中国境内带来尼克松总统所希望引导的那种改变。

事实是,我们的政策,还有其它自由国家的政策,重振了中国失败的经济,看到的却是北京反咬喂食给它的国际之手。

我们向中国公民张开了双臂,换来的却是中共利用我们自由与开放的社会。中国派出宣传手进入我们的记者会、我们的研究中心、我们的高中和大学,甚至进入我们家长教师协会的会议。

我们把我们在台湾的朋友边缘化,台湾后来成长为一个生机勃勃的民主。

我们给予中国共产党及其政权本身特殊的经济待遇,看到的却是中共坚持要求在其践踏人权的问题上保持沉默,把这作为允许西方公司进入中国的代价。

就在前些天,奥布莱恩大使提出了几个例子:万豪、美国航空、达美和美联航都从它们的公司网站上删除了提到台湾的地方,以免触怒北京。

离此不远的好莱坞,---这个美国创意自由的中心和自封的社会公正的仲裁者,对哪怕是中国稍微不利的说法都实行自我审查。

企业界对中共的默默接受在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

企业界的这种效忠效果如何?这种奉承得到了回报吗?我来引用司法部长巴尔上星期的演说中的一句话,他说:“中国统治者的终极企图不是与美国进行贸易。它是抢掠美国。”

中国窃取我们珍视的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使美国各地损失了数以百万计的就业岗位。

它从美国吸走了供应链,然后加上了奴工器具。

它使世界的关键水道对国际商贸不那么安全了。

尼克松总统曾说,他担心,他把这个世界向中共开放,创造了一个“怪物弗兰肯斯坦”。而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局面。

诚信者可以辩论为什么这么多年来自由国家会允许这些坏事发生。也许我们当初对中国的共产主义毒株过于天真,或者冷战之后,我们相信自己必胜,或者我们是贪婪的资本家,或者被北京的“和平崛起”言论所蒙蔽。

无论什么原因,中国今天在国内越来越威权,而且越来越咄咄逼人地敌视世界其它地方的自由。

特朗普总统已经说了:够了。

我不认为两党中有很多人对我今天所举出的事实提出质疑。但是即使是现在,有些人还在坚持说,我们必须保留那种为了对话而对话的模式。

现在,要明确说明的是,我们会坚持对话。但是如今的交谈不一样了。几个星期前,我去檀香山见了杨洁篪。

还是老一套,话说了很多,但真的是没有提出要改变任何行为。杨的承诺,跟中共在他之前做出的很多承诺一样,是空洞的。我猜测,他的预期是,我会屈从于他们的要求,因为坦率地说,太多以往的行政当局都这样做了。我没有。特朗普总统也不会。

奥布莱恩大使阐述得很好,我们必须记住,中共政权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权。习近平总书记是一个破产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的真正信仰者。

他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他数十年来对中国共产主义全球霸权的渴望。美国不能再忽视我们两国之间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根本不同了,就像中共从来也没有忽视它们一样。

我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任职、随后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以及出任国务卿两年多来的经历让我有了这样的核心理解:

真正改变共产中国的唯一方式就是以中国领导人如何表现而不是说什么为基础来采取行动。你可以看到美国的政策对这个结论做出回应。里根总统说,他本着“信任但要核实”跟苏联打交道。对中共,我的说法是:“我们必须不信任,而且要核实。”

我们这些世界上热爱自由的国家,必须引导中国做出改变,就像尼克松总统所要的那样。我们必须以更具创造性而且更为强势的方式引导中国做出改变,因为北京的所作所为威胁着我们的人民与我们的繁荣。

我们必须从改变我国人民与合作伙伴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开始。我们必须说实话。我们不能像对待其他国家一样,把这个中国的化身当作一个正常的国家。

我们知道,与中国进行贸易不像与一个正常、守法的国家进行贸易。北京把国际协议视为建议,作为获得全球主导地位的渠道。

但是,通过坚持公平条款,就像我们的贸易代表在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时所做的那样,我们可以迫使中国正视其盗窃知识产权和伤害美国工人的政策。

我们也知道,与中共支持的公司做生意与一家公司、比如一家加拿大公司做生意是不一样的。他们不听从于独立的董事会,而且很多公司是国家赞助的,不需要追求利润。

一个好的例子就是华为。我们已经不再假装华为是一个无辜的电信公司,它只是来确保你能和你的朋友交谈。我们以它本来的面目来称它 --- 一个真正的国家安全威胁 ---而且我们采取了相应的行动。

我们也知道,如果我们的公司在中国投资,他们可能有意或无意地支持共产党对人权的严重侵犯。

我们的财政部和商务部因此对中国领导人以及正在伤害和侵犯世界各地人民基本权利的实体进行制裁并将他们列入黑名单。好几个政府部门合作制定了一个商业咨询公告,以确保我们的首席执行官了解他们的供应链在中国境内的运作情况。

我们也知道,并不是所有的中国学生和雇员都是来这里只是为了多挣一点钱或者多为自己积累一些知识的正常学生或工作人员,他们中有太多的人是来盗窃我们的知识产权并它们带回自己的国家。

司法部和其他部门已经在大力寻求惩罚这些罪行。

现在我们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也不是一支正常的军队。它的目的是维护中国共产党精英的绝对统治,拓展中华帝国,而不是保护中国人民。

因此,美国国防部加强了在东中国海、南中国海以及台湾海峡的自由航行行动。我们建立了太空军来帮助阻遏中国侵略太空这个最后边疆。

坦率地说,我们在国务院也建立了一套与中国打交道的政策,推动特朗普总统的公平对等的目标,改写几十年来不断增加的失衡。

就在本星期,我们宣布关闭中国在休斯顿的领事馆,因为那里是间谍活动和知识产权盗窃的中心。

两个星期前,我们逆转了八年来在有关南中国海国际法问题上的那种右脸被打转过左脸的做法。

我们已经呼吁中国使其核能力符合我们这个时代的战略现实。

国务院在各个层级而且在世界各地与我们的中国同行进行接触,只是为了要求公平和对等。

但我们的作法不能只是一味强硬。这不大可能达到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还必须与中国人民进行接触,并赋予他们力量,---他们是充满活力、热爱自由的人民,与中国共产党完全不同。

这要从面对面的外交开始。无论走到哪里,我都遇到了才华横溢、勤奋努力的中国男性和女性。

我见过从新疆集中营逃出来的维吾尔人和哈萨克族人。我和香港的民主领袖们交谈过,从陈枢机主教到黎智英。两天前,我在伦敦与香港自由斗士罗冠聪会面。上个月,我听到了天安门广场幸存者的故事。其中一位今天就在这里。

王丹是一名关键的学生,他从未停止为中国人民的自由而斗争。王先生,请站起来,我们好认出你来。

今天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中国的民主运动之父魏京生。他因为倡导民主而在中国的劳改营里度过了几十年。魏先生,请站起来,好吗?

我在冷战时期长大并在陆军服役。如果我学到了什么的话,那就是,共产党人几乎总是撒谎。他们撒的最大的一个谎言是,要认为他们是在为14亿被监视、压迫和恐吓得不敢说出真相的人民说话。

恰恰相反。中共对中国人民诚实意见的恐惧甚于任何敌人。除了失去对权力的掌控之外,他们没有理由恐惧。

试想一下,假如我们能够听到武汉医生们的声音,假如他们被允许对一种新型的冠状病毒的爆发发出警报,全世界,更不要提中国境内的人,会好得多。

在太长的时间里,我们的领导人忽视或淡化勇敢的中国异见人士的言论,他们就我们面临的这个政权的性质警告过我们。

我们不能再忽视它了。他们和任何人一样清楚,我们永远不可能回到现状了。

但是,改变中国共产党的行为不可能仅仅是中国人民的使命。自由国家有捍卫自由的工作要做。这绝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但我有信心我们能做到。我有信心,因为我们以前做过。我们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

我有信心,因为中国共产党正在重复苏联曾经犯过的一些错误---疏远潜在的盟友,在国内外破坏信任,拒绝接受产权和具有可预见性的法治。

我有信心。我有信心是因为我看到其他国家的觉醒,他们知道我们不可能回到过去,就像我们在美国一样。从布鲁塞尔到悉尼到河内,我都听到这个信息。

最重要的是,我有信心我们能够捍卫自由,因为自由本身就是一种甜美的吸引力。

在中国共产党加强对香港这座骄傲的城市的控制时,看看那些争相着要移民海外的香港人吧。他们挥舞的是美国国旗。

的确是有差异。与苏联不同的是,中国已经深深地融入了全球经济。但北京对我们的依赖比我们对他们的依赖更大。

我拒绝这样的看法,即我们生活在一个势在难免的时代,某些“陷阱”是命中注定的,共产党的主宰地位是未来。我们的做法并非注定要失败,因为美国并没有在衰落。正如我今年早些时候在慕尼黑所说的,自由世界仍在获胜。我们只需要相信这一点,知道这一点,而且对此感到自豪。

世界各地的人们仍然希望来到开放的社会。他们来这里学习。他们来这里工作,他们来这里为他们的家庭开创美好的生活。他们并不急于在中国定居。

现在是时候了。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时机很好。现在是自由国家采取行动的时候了。不是每个国家都会以同样的方式应对中国的挑战,他们也不应该如此。每个国家都必须自己悟出如何保护自己的主权、如何保护自己的经济繁荣以及如何保护它的理念不被中共的触角所染指。

但我呼吁每一个国家的每一位领导人开始做美国已经在做的事情,---那就是坚持从中国共产党那里得到对等、透明和问责。他们是一小伙统治者,远非铁板一块。

这些简单但强有力的标准将会产生巨大的效果。我们让中共来制定接触条件的时间已经太久了。已经不再是这样了。自由国家必须设定基调,我们必须在同样的原则上运作。

我们必须划定不会被中共的讨价还价和甜言蜜语所冲洗掉的共同底线。事实上,美国最近就是这么做的…我们一劳永逸地拒绝接受中国在南中国海海的非法声索…同时,我们敦促各国成为洁净国家,这样他们公民的私人信息就不会落入中国共产党的手中。我们通过设定标准来做到这一点。

的确,这是困难的。对于一些小国来说,这是困难的。他们害怕被一一干掉。因为这个原因,一些国家此刻根本就没有能力或是勇气与我们站在一起。

的确,我们的一个北约盟国在香港问题上没有以应有的方式挺身而出,因为他们害怕北京会限制他们进入中国市场。这种胆怯将导致历史性的失败。我们不能重蹈覆辙。

我们不能重复过去几年的错误。面对中国的挑战,需要欧洲、非洲、南美、特别是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民主国家使出力气,投入精力。

如果我们现在不行动,最终,中国共产党将侵蚀我们的自由,颠覆我们各国社会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基于规则的秩序。如果我们现在屈膝,我们的子孙后代可能会受中国共产党的摆布,他们的行动是当今自由世界的首要挑战。

中国的习总书记注定不会永远在中国内外施行暴政,除非我们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这不是关于遏制。不要相信这个。这是关于我们从未面对过的一个复杂的新挑战:苏联当时与自由世界是隔绝的。共产中国已经在我们的境内了。

所以我们不能独自面对这个挑战。联合国、北约、七国集团、20国集团,如果我们有明确的方向和巨大的勇气,我们的经济、外交和军事力量的结合肯定足以应对这一挑战。

也许是时候建立一个志同道合国家的新联盟了,一个新的民主联盟。

我们有工具。我知道我们能够做到。现在我们需要的是意志。我要引用《圣经》里的一句话来问:“我们的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

如果自由世界不改变共产中国,共产中国肯定会改变我们。不能仅仅因为过去的做法舒服或方便就回到这些做法。

从中国共产党手中确保我们的自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使命,而美国处于领导这个使命的最佳位置,因为我们的建国原则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正如上星期我定睛站在费城独立厅时所解释的那样,我们的国家建立在这样的前提上,即人人拥有某些不可剥夺的权利。

保障这些权利是政府的职责。这一简单而有力的事实已使美国成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全世界人民所向往的自由灯塔。

理查德•尼克松在1967年写道:“ 除非中国改变,世界不会安全。”他说的太对了。现在要靠我们来听从他的话了。

今天,危险显而易见。

今天,觉醒正在发生。

今天,自由世界必须做出回应。

我们永远也不能回到过去。

愿上帝保佑你们每一个人!

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

愿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的人民!

谢谢大家!
看来他们已经跟郭先生的爆料革命在合作了
 

MySunflower327

未关注(999土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
中国人日子最苦的时候,上帝在哪?美国人又在哪?
中国人日子好起来了,美国人反而挂念起中国人了?
王丹,魏京生不过是棋子而已,美帝要是真为国人着想,对愿意移民的中国人开放难民申请即可
本质是利益的冲突,打着意识形态,捍卫自由的旗号
美国只想维持自己领导世界的地位

现在忽悠全世界来对抗中共
实际上就是对抗中国
话语上说要区分出中国人民和中共
实际上是想让引发中国人去斗争中共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0.45%
美国只想维持自己领导世界的地位

现在忽悠全世界来对抗中共
实际上就是对抗中国
话语上说要区分出中国人民和中共
实际上是想让引发中国人去斗争中共
引发中国人斗中共?我们看到的只是许章润,陈秋实,崔永元等少数人对政治现状的不满或是愤怒,但多数知识精英依然保持沉默,或出于胆怯或偷安现状,至少目前没有任何反叛的迹象,中共只要松松政治枷锁,估计就能缓解这个矛盾,但民族主义和国家利益冲突则是中共最大的武器,而美帝则自愿成为这一武器的尖锋所指,想用王丹,魏京生,或是上帝保佑中国就能化解这一利器有些一厢情愿
 

MySunflower327

未关注(999土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中国人日子最苦的时候,美国人在帮助中国抗击日本人,在太平洋战场上和日本海军主力决战。中国人面临苏联核打击的时候,是美国人阻止了苏联的行动。中国人日子好起来,也是因为美国和中国建交,力挺中国的改革开放,把中国拉近WTO,将中国变成世界工厂。美国人做这一切当然有自己的利益考量,但在客观上成为中国人能得到解放并且富起来的重要因素。中国人讲“吃水不忘打井人”,但是共产党有没有一天真正把美国当成自己的盟友?还是暂时拿来利用,早晚有一天要除之而后快的敌人?

利益的冲突?我告诉你什么是利益的冲突。中美之间的根本利益冲突,不是很多人以为的华尔街和白宫算计的那仨瓜俩枣。如果中共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超级霸权,那么美国的民主宪政体系以及这个体系下的选举、法治、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等等等等,将被共产主义极权统治所取代。美国人的土地会被收回国有,美国人会被一茬一茬地割韭菜,像奴隶一般劳作,还要放声歌颂党的恩典。政府可以骑在美国人民脖子上为所欲为,哼唧一声都是对党国权威的挑战,都是可以进古拉格劳动改造营的罪名。起义?别忘了,枪支早就被收缴,而反抗的和被怀疑有反抗思想的人早已被处决。

美国和共产党之间没有可能和解。这是因为美国的立国之本——宪法以及宪法背后追求平等自由的价值观,其本身就是对共产党极权制度最大的威胁。而共产党的极权制度对美国的民主宪政又是最根本的威胁。二者是水火不容,就像“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样可笑,是早晚要撕破画皮的。所以,美国和中国冲突的本质,是美国与共产党的冲突。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共在世界的影响力已不可同日而语,其称霸世界,“将红旗插遍全球”的野心也已暴露无遗。这个时候如果美国还不下手遏制,第二次太平洋战争甚至是核战争将不可避免。到那时候,就不是中国或是美国的灾难,而是全人类的灭顶之灾。
我的问题是:
你搞你的民主、你管人家专制干什么?
中共也没说老美你不能搞民主政府了。

制裁阿尔斯通是因为法国不民主吗?
制裁华为中兴就是因为中国不民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死脑筋的人确实不少,包括国人的坚持马列,美国人的恐共。
其实这个世界已经大大改变了,主义之争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所余的问题不过是一党与多党执政的问题。
比如说中国人还在意资本主义模式的问题吗?不会了。就是一些在意的人也清楚不可能再回去的。所谓的特色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特色资本主义,特色就是一党专政罢了。
说起来,中国人对一党专政很抗拒吗?特别渴望自由吗?不是这样的。大多数人都已经习惯了一党制,也不再像过去那么关心政治。挣钱最重要,娱乐至死,这才是未来的趋势。
在这样的国人思维下,美国想打压中国以至改变政制的想法是错误的,也是适得其反的,只会激起国人的不满,会认为美国人只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而搞事。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美国希望通过经济打压中国的愿望注定是不能成功的。
因为不管是经济伙伴好,商人也好,都不会同一条心,钱才是第一位的。
当然,中国也不会发展得很好,这是由环境造成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77事变到41年7月,日本南下太平洋,这之间4年美帝一直对日本提供石油,并且占到了日本石油进口的百分之八十,想象一下如果日本一对中国开战就被卡了石油会是什么情况。。。日本战前已经储备了3,4年左右的石油,对老蒋不能速胜,对储备石油的消耗也可想而知,日本从北上转而南下的关键事件是诺门坎,这场战争基本就是二战规模,双方都动用了十几万的兵力,结果是日本大败。日本并不服气,苏军这次战役在火力上占据明显优势,伤亡人数则是日本更少,老蒋在南方牵制了日本大部分陆军主力也是事实,日军就此收手北部扩张,战略至此由北向南。(诺门坎战役后2年后德军入侵苏联,如果日本不放弃诺门坎战役,僵持一年,德军也提早入侵苏联,苏联可能就被日本德国瓜分了)。日本南下太平洋的确也是为了石油,美帝之所以不对日本石油禁运也是因为惧怕因此会倒逼日本南下获取石油资源,但既然日本已经南下,禁运石油也就顺理成章了,这之后的珍珠港事件则是日本为了确保从东南亚到日本的石油航道的畅通而对美帝太平洋舰队痛下杀手。日本与美国不宣而战,低估了美帝维护其太平洋利益的决心是其战略方针的致命错误。
日本对美帝,苏联不宣而战,是其不自量力的战略方针决定的,也是其二战失败最终无法吞并中国的根本原因。但苏美也都是为了自身利益各打自己的小算盘。雅尔塔会议,美苏不带中国玩,双方做交易逼迫老蒋放弃外蒙,让中国痛感弱国无外交,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友谊只有永远的利益。。。
美国客观上帮助中国,中国自然要感谢,但美国苏联的帮助都是出于自身利益,正如美国这次对中国的打击也是出于自身利益(不能否认意识形态也有一些,但不是主因)。帮助了中国,自然要感谢,无论其是否出于自身利益,但出于自身利益打击中国,中国还要念着所谓的旧情就有些可笑了。
诺门槛坎战役的战略意义你说得很恰当,日本觊觎苏联的石油,但决心不大,日本陆军本来实力最弱,碰了钉子,自然退缩了。

南洋的石油,当时产量很少,没有战略价值。日本的如意算盘是,偷袭珍珠港,逼美国议和,然后我买你的石油,跟你瓜分南洋,没问题吧。美国的如意算盘是,切断你南下东进的路子,你北上最好。人算不去天算,结果干掉日本德国,留下苏联,中共。

美国在利益上除了欧洲,就是中国日本等东亚国家,是天然朋友,不然不会有尼克松的战略调整。中共是不作不死的典型,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美国给他出路,他偏偏不学好,没走好几步又要折腾,可笑又可气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0.45%
美国只想维持自己领导世界的地位

现在忽悠全世界来对抗中共
实际上就是对抗中国
话语上说要区分出中国人民和中共
实际上是想让引发中国人去斗争中共
中国人要是能推翻中共,建立一个民主的国家,不是坏事,但从两千多年的帝王专制,到近代民族主义思潮兴起后的100多年的列强欺压,现状是自由意识淡薄,民族意识强盛。如何指望通过外力能逼迫中共实行民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通篇意识形态了,就不能说说如何搞好经济带领小弟们一块赚钱嘛!

靠撸小弟们羊毛终究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把加拿大撸的连小土豆都不肯去美国参加峰会了。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2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网站回购价
网站大额卖出价
私人交易建议成交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总市值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地址
bc1q9zwl0pan2agt2ku7lrkw4x5zy7thxah0ccm33v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5$(10%总赞力)
主贴5$-10$(20%总赞力)
主贴10-15$(30%总赞力)
主贴15$-20$(40%总赞力)
主贴20-25$(50%总赞力)
主贴25$-30$(60%总赞力)
主贴30$-35$(70%总赞力)
主贴35$+(80%+总赞力)
顶部